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87 女王之怒

隨著滬伊的來到,周圍立即有兩個看起來像是滬伊親信的士兵很快的跑過來,將凱特給拉了起來,讓他面對滬伊。
  同時,其他的小隊員也都有人照顧的被拉到凱特的面前,一起面對著滬伊那張充滿著皺紋的臉。
  無法壓抑心中遷怒的恨意,望著動彈不得的凱特等人,滬伊忽然仰面大笑起來。
  笑聲當中充斥著無盡的怨毒,饒是凱特等人膽大包天悍不畏死,在這種完全處于下風的時刻,也聽的他們心中一陣陣感到不妙。
  忽然伸手拔出了旁邊一個士兵的配劍,滬伊用力的往凱特大腿上一插!
  雖然身上還有著獸幻鎧的保護,但是因為此時凱特沒有半點的真氣護身,因此再堅硬的護鎧也禁不起滬伊如此大力的一刺,霎時鮮血頓時從凱特的大腿上噴濺出來。
  所幸凱特身上所受到的麻醉光不但取走了凱特等人的行動能力,甚至連感覺也都消失了。因此,明知現在自己的大腿上還插著一支亮晃晃的長劍,但是凱特臉色連變都沒變。如果凱特此時還有能力可以變臉的話!
  用力的將長劍一吋吋往大腿中刺進去,滬伊臉上盡是猙獰的殺意與憎恨:“終于,你們全都落入了我的手中了吧!我知道你是誰!你是那小子底下三個小隊長之一,我記得你叫凱特,是不是呀!”
  手里的動作并沒有因為嘴巴在講話而停止,反而更用力的往凱特的大腿中刺了進去。
  終于,在點出凱特的身分之后,滬伊也狠狠的用長劍在凱特的大腿上刺個對穿。
  松手將長劍留在凱特的身上,滬伊看起來似乎是極度疲倦的往后退了幾步,自然有一兩個人馬上迎上來扶住他。
  掙開了旁人的扶持,滬伊再度來到了凱特的面前。
  忽然又是一個伸手將凱特大腿上的長劍給拔了出來,然后又換成了另外一條腿,同樣用盡了全力才把長劍給刺進凱特的大腿當中,然后又拔出來,然后又換成了手。
  直到長劍在凱特身上四進四出,徹底將凱特的四肢給完全的廢掉之后,滬伊這時才像是滿意了一般,將長劍給丟在一旁,然后又從懷里掏出了一顆不到半個拳頭大的白色小圓球。
  小白球一離開滬伊的懷中,便不斷的閃耀著白色的光芒,籠罩在凱特以及其他人的身上,然后滬伊才又將小白球給收了回去,得意的看著凱特。
  “我知道,你現在因為麻醉光的關系,所以無論我怎么傷你你都沒有感覺,但是你放心,麻醉光的效果很快就會過去了,等會你就知道了!”
  轉過頭來,滬伊對其他人說道:“來人!把這幾個家伙的四肢全都給我廢了,我倒要看看沒有了行動能力的死神小隊有多厲害!”
  一聲令下,幾乎拉著其他隊員的士兵,二話不說的拔出了自己的劍,也學著滬伊剛剛那樣,在其他的小隊員身上炮制出相同的傷口。
  面對著此時自己以及其他兄弟們四肢被廢的命運,也許是因為麻醉光的影響所致,所以凱特出奇的有種恍惚不真實的感覺,仿佛眼前所發生的一切都是一個夢!
  只是比起了現在自己身落敵手四肢被廢的命運,凱特所關心的是,滬伊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心里暗暗有個預感,滬伊將他們給擒住,絕對不會只是為了要廢他們的四肢這么簡單。尤其是在他看到了其他的兄弟們一個不少的被抓住以后,他更是如此的確信著,滬伊一定還有更深的用意在!
  似乎是早已有所準備,滬伊很快的命人拿來了一支只三公尺高的鐵柱來,就地的在地上打洞直立起來。
  凱特還不清楚這鐵柱到底要干什么時,就已經聽到滬伊大喊道:“來人,把這些家伙給我吊上鐵柱,我要所有人都看到他們的慘樣!”
  說著,凱特幾乎是頭一個,雙手被人給綁在了一根從鐵柱上端拉下來的粗大鐵鏈上,恰到好處的調整之下,凱特整個人剛好被鐵柱給高高吊了起來,兩腳離地的懸浮在半空。腳下同時也掛上了一顆二十公斤重的大鐵球。
  而其他的人,也很快步入了凱特的后塵。
  很快的,整個中央塔前面的空地上林立了八十七個鐵柱,每一個鐵柱上全都懸掛著一個渾身赤紅染血、麻痹,完全失去了行動能力的死神小隊。
  在所有人都吊好了的同時,凱特忽然忍不住發出一聲輕哼!原本木楞的眼角也不自覺的開始微微抽搐著,周圍的死神小隊也開始傳出了悶哼聲!
  原來,正如滬伊所說的,他身上麻痹光的效用已經開始慢慢的減退了。
  痛!痛!痛!
  無盡的疼痛由輕而重,開始由凱特的四肢逐漸蔓延到全身,仿佛是每一吋的神經都在吶喊著,四肢撕裂般的痛苦,咬噬著神經。
  此時此刻,凱特寧愿還是剛剛那樣的麻木比較好。
  也不知道滬伊是用了什么樣的方法,此時恢復了知覺的凱特依舊覺得自己渾身無力,甚至連體內的真氣依舊也像消失了一般,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
  不過,他總算還可以稍稍的轉個頭,看一下四周與他同樣狼狽的兄弟們了。
  看著其他人的樣子,凱特忽然一陣悲哀涌上心頭。
  曾幾何時,人人心目中最畏懼的死神小隊,竟然會因為一個失誤而落入了現在的這個窘境,甚至連求速死都不能,只能任人欺凌?
  雖然身體上的非人疼痛讓凱特幾乎想要立即結束自己的性命,但是他卻不由的感到憂心。
  滬伊如此辛苦的將他們給擒住,廢去四肢又吊在這里,到底有何居心?
  他絕對不相信滬伊只是單純的想要把他們給吊死而已!
  無法肯定滬伊到底想要做什么的凱特,此時除了身體上的劇痛以外,心中更是萬分的焦慮。
  他心中隱隱有一個預感,他絕對不會喜歡滬伊要做的事情的。
  等到所有人全都安排好了以后,滬伊似乎相當欣賞凱特等人狼狽的模樣,站在眾人的面前品頭論足了一番之后,這才揮揮手。
  一個站在滬伊身后不遠處,打扮看起來像是滬伊副官的一個中年人,隨即轉頭往后叫道:“帶上來!”
  隨著他一聲令下,原本密密麻麻的隊伍開始起了騷動。可以明顯的感覺到,正有一大群人往這個方向擠進來。
  半晌,終于在另外一群士兵的戒護之下,一大群人出現在已經痛的天昏地暗的凱特等人面前!
  看到了這一大群人,凱特等人瞬間臉色變的相當的慘白。因為他們不是別人,正是他們今天晚上目標之一的親友團。
  在士兵的戒護之下,親友團來到了滬伊的身邊。
  滬伊對著所有親友團的長者微笑道:“各位!相信你們剛剛已經看到了,眼前這一群人士如何毫不猶豫的對著你們的幻影揮刀,現在你們愿意相信我的話了吧!聯軍壓根就是想要取你們的性命的!”
  聽到滬伊對親友團所說的話,凱特不由的眼前一黑。
  他終于知道另外一邊的弟兄們遇到了什么狀況了,而很顯然的,滬伊也想到了,甚至還將計就計擺了他們一道。
  至此,凱特算是心灰意冷了,沒想到他們從頭到尾都被滬伊給利用了!
  在聽到了滬伊的話之后,親友團的人不由惡狠狠的看著他們。
  忽然,當中有人拿起了地上的碎石頭,往凱特一丟:“可惡的家伙,我們與你們無冤無仇,你竟然這么狠心的想要殺害我們!”
  不到拳頭大的碎石頭敲在凱特的臉上并未造成傷害,但是,那個老人的話卻叫凱特心中百味雜陳,小小的石頭卻比大鐵錘還要令凱特感到痛苦!
  他無話可說,因為他們真的是抱著能救即救,不能救即殺的目的來到這里的!
  只是,盡管明知在戰爭之下,任何的犧牲都是沒有任何道理可言的,他們也有著這樣的覺悟。
  但是,看到了這么一大群七、八十歲白發蒼蒼的老人不斷的撿起地上的東西丟著他們,臉上更是抱著明顯的痛惡與憎恨的神情,凱特只覺得一陣心痛。
  也許所有人都抱著與凱特相同的想法,因此,無論這群老人用什么東西砸他們,甚至最后還忍不住沖到他們面前對他們拳打腳踢,甚至還有用咬的,弄得身上的盔甲上面沾滿了自己所流出來的鮮血,但是就是沒有人吭聲,默
  默的忍受老人的拳打腳踢,而這也正是隨后趕來的洪伯所見到的景象。
  半夜里,明顯的察覺到豐原城當中不斷的傳出喧鬧聲,當中還夾雜著各種煙火訊號不斷的在空中綻放,擔心凱特等人情況的妃雅,幾乎忍不住的想要趕過去一探究竟。
  幸好洪伯也同樣不放心,因此強行將妃雅給勸下了之后,他才匆匆的飛到了豐原城上空。
  來到豐原城之后,憑洪伯的能力,他很快就察覺到豐原城里面的異狀,同時也發現到中央塔附近的狀況,連忙的趕到中央塔。
  誰知道來到中央塔的上空時,第一個見到的就是擠滿了中央塔附近數也數不清的士兵,以及空曠無人站立處的那一大堆殘骸斷肢,令人難以想象剛剛到底發生多激烈的戰斗!
  再仔細一看,洪伯不由的肝膽俱裂。凱特等人竟然被人給活生生的吊在一根又一根的鐵柱上面,而且,還有一大群七老八十的老人正不斷對著凱特等人拳打腳踢,心里面第一個反應就是凱特等人已經不幸了。
  這實在是不能夠怪洪伯會如此想,實在是凱特等人現在就跟個死人沒兩樣,渾身上下原本威風凜凜的獸幻鎧如今早已經破破爛爛的,很難令人想象那幻獸是否還活著!
  再加上他們個個又都是渾身血跡,也難怪會令洪伯如此想了。
  看著下面那恍如是在鞭尸般的舉動,洪伯只覺得心中的怒意與殺氣不斷的高漲起來,哪管底下“鞭尸”的人每個看起來都七老八十的。二話不說,隨手發出了七、八顆流星往當中的人群給炸了下去,同時聲如轟雷般的怒喝道:“住手!”
  總算洪伯在盛怒之下還顧忌到怕會傷害到凱特等人的“尸身”,因此下手是雷聲大雨點小,除了幾個親友團的老人被流星給砸中身亡之外,其他的人全都安然無恙。
  否則,依照凱特等人現在的情況來說,恐怕洪伯這七、八顆流星砸下來,他們可真的會成為尸體!
  而底下原本正在憤怒凱特等人竟然想要殺害自己的親友團,在忽然看到七、八顆流星飛下來砸死了幾個人,又聽到了洪伯那聲大喝,不由的全被嚇了一大跳,驚叫的不斷往后退,亂七八糟的涌入了士兵當中。
  對他們而言,在親眼看到死神小隊毫不猶豫的對他們的幻影一刀砍下的時候,這些原本強迫把他們帶來,又逼他們上城墻用人情打動聯軍那些如狼似虎的士兵不要攻城,拿他們的老命當擋箭牌的新商盟士兵,已經悄悄的在他們心中轉變成了他們的守護神了。
  因此,遇到這轟雷般的聲音還有會打死人的流星時,他們自然而然的跑進了他們當中尋求保護了。
  看著底下亂成一片的士兵以及親友團,此時的洪伯真的是殺氣滔天。
  渾身雄厚的帝王真氣,因為他激動的情緒而綻放出了強烈的黃色光輝籠罩在全身,幾乎把洪伯變成了一個黃銅所鑄的鐵人般,無數顆閃耀的黃色流星不斷的在洪伯的周身急速的飛翔著,看來洪伯已經是真的動了大怒了。
  就在這時,底下忽然有一句話傳進了洪伯的耳朵中,頓時叫洪伯為之一楞,身上的黃光與流星一瞬間消失不見了。
  “大力神王,如果你還要他們的命的話,就不要輕舉妄動!”
  洪伯眼光不由的凝聚在現場里唯一一個完全無懼于他威勢的老人——滬伊的身上。
  同時,滬伊雖然是口出威脅,但是在知道凱特等人還沒死的情況下,他不由的心中一陣興奮。
  仔細的打量一下凱特等人,果然發現到他們雖然看起來像個死人,但是身體還微微顫動。這一發現,頓時叫洪伯心里高興的無法形容。無論如何,只要人沒死,一切都還有希望。
  同時就在洪伯打量凱特等人的狀況時,滬伊已經趁機叫人將劍架在凱特等人的身上了,以免洪伯會出來搶救凱特他們。
  其實滬伊也小看了洪伯,以洪伯堂堂十大高手之一的大力神王,又怎么會看不出來凱特等人現在早已經失去了行動的能力。光憑他一個人根本就無法在最短的時間當中,一口氣把他們救出來。
  何況,眼前的情勢也擺明了滬伊是要借著凱特等人達到他某種要脅的目的,因此洪伯也就任由滬伊等人把劍給架在凱特等人的身上了。
  緩緩的降到了滬伊的面前,此時完全展露自己神王威儀的洪伯,足不沾地懸浮在三十公分高的地面上,面目陰沈的面對著滬伊。
  在滬伊兩邊的人早已經被洪伯的樣子給嚇到了,不由自主的垂下頭來不敢正視洪伯的眼光。
  反而是滬伊這個現在沒有半點力量的衰老老人,竟然無視于洪伯的視線,惡狠狠的與洪伯對視著。
  “說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不想浪費時間,洪伯直接挑明,聲若洪鐘的直接詢問著眼前這個讓他第一眼看到就相當討厭的滬伊。
  狠毒的一笑,滬伊看了一下凱特等人,然后才道:“我要求你們以最快的速度通知亞芠那個小子,我等他半個月,半個月之后他如果沒有來的話,那么我就會把這些家伙的尸體送回去給你們!”
  滬伊此話一出,不但是洪伯一楞,就連滬伊身邊的手下也是大楞。
  雖然說他們并不清楚滬伊的計畫細節到底為何,但是對死神小隊的威名他們可是如雷貫耳,更何況現在就連傳說中的神人大力神王也現身,可以見得死神小隊的身價不凡。
  但是手中掌握了身價如此不凡的死神小隊的滬伊,竟然只是要大力神王通知一個名不見經傳叫什么亞芠的人?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照道理來說,應該是要求對方退兵才是正理呀!
  身為滬伊的手下,他們不由的百思不解,滬伊身旁的副官忍不住的叫道:“大人!”
  滬伊兩眼一睜,忽然伸手一揚,只見一道綠光射出,當場把那個副官給打的往后滾了好幾圈。
  滬伊冷聲道:“懷疑我的話嗎?”
  洪伯這下更是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了,滬伊怎么會忽然要他通知亞芠?
  “然后洪伯你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凱特他們落入敵手跑回來?”鐵青著臉,妃雅似乎相當憤怒的望著剛剛說完的洪伯。
  苦笑的點點頭,洪伯道:“滬伊那家伙交給了我這個綠色的球之后,跟我說了用法之后,我想起了今天早上還要發動總攻擊,所以這才急忙的趕回來!”
  聽完洪伯所說的以后,再對照之前的推論,妃雅整個人全都呆住了。她竟然從頭到尾都落入了滬伊的計算當中呢!
  “都是我,要不是我自作聰明反被聰明誤的話,凱特他們現在也不會身陷險境,全都怪我!
  “如果凱特他們有個什么意外,我怎么對得起亞芠?”忽然緊緊的抱著自己的頭,妃雅無比自責的喃喃自語起來。
  看到妃雅這個樣子,洪伯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雖然說謀略并非是他的長項,但是憑著他所知的亞芠與滬伊之間的事情來看,也知道滬伊根本從頭到尾的目標都是在亞芠身上!
  而妃雅的樣子也實在令洪伯相當的擔心,但是也不知道該從何安慰起,不由的擔心叫道:“妃雅!”
  “妃雅,這不是你的錯!”
  隨著洪伯的聲音,另外一個低沈渾厚的聲音也跟著響起,是蓋赤的聲音!
  已經跟其他人在門口聽完洪伯所說的事情經過之后,瞧見妃雅自責的模樣,蓋赤也出聲了。
  慢慢的走到妃雅的身邊,蓋赤安慰道:“妃雅,這并不是你的錯,錯在于我們太過高估滬伊這個人了。”
  抬起頭來,睜著一雙已經帶著水霧的紅色雙眸,妃雅瞧著蓋赤。
  看到妃雅的模樣,蓋赤不由的暗暗一嘆。再怎么說,妃雅到底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子,將這重擔壓在她的肩上也的確是苦了她。
  不過現在可不是想這個的時候,蓋赤肯定的對妃雅露個微笑道:“妃雅,你真的沒有錯,事實上,昨天晚上你的推論真的一點錯誤都沒有,甚至比我們這幾個打混了大半輩子的人還要來的敏銳,而且還能夠發現我們所沒有發現到的疑點。老實說,論聰明才智,你已經比我們幾個老家伙要強得多了!”
  一旁的吉爾大公以及升日樓主也不約而同的點頭附和著蓋赤的話。
  事實上,昨天晚上他們真的是心服口服,況且這幾年來,妃雅的表現他們也是看在眼里,因此,現在看到妃雅如此難過,他們也不好受,也想出言安慰妃雅,只是被蓋赤搶先一步而已。
  “但是,我卻害的凱特他們身陷險境!”妃雅喃喃道,心中的結還是無法解開。
  蓋赤嘆了一口氣:“妃雅,我想包括你我以及在場的所有人在內,我們都忽略了一件事情了!”
  “什么事?”
  洪伯立即詢問起來,不忍看到妃雅如此自責的模樣,只要能夠引開妃雅的注意力,要他干什么都行!
  “其實無論怎么看,妃雅你的猜測并沒有錯,一切也都合情合理,也找不到任何的缺點,甚至我們幾個老家伙都沒辦法像妃雅你那么精準的一眼看出了滬伊的企圖!”
  也不管妃雅有沒有在聽,洪伯一發問,蓋赤立即從善如流的說了起來。
  “但是我們都忽略了一點,就是把滬伊投*基列的行動誤認為滬伊就是基列那方的人,因此,無論滬伊的任何所作所為,我們都是以滬伊是屬于新商盟的觀點來看待的!”
  吉爾大公一聽到蓋赤這么一說,連忙詢問道:“蓋赤兄,你的意思是?”
  蓋赤臉色有點凝重道:“我想,這個滬伊所謂的投*,毋寧說是滬伊與基列達成了某一個我們不知道的協議。而這個協議現在想來,應該就是說要除掉亞芠吧!”
  升日樓主也問了:“蓋赤兄,此話怎講?”
  蓋赤回答道:“正如同我們都曉得,在基列的背后有著‘它們’的存在,而基列他們也都曉得,我們其實也都跟亞芠有著相當密切的關系。而偏偏照目前的情勢看起
  來,亞芠才是他們真正最忌諱的。正好,這時候最怨恨亞芠、甚至怨恨亞芠一家人的滬伊出現了。
  “無論滬伊是用什么方法與‘它們’聯系上,甚至說服它們,總之,滬伊跟它們肯定是一拍兩相合,有了共識,企圖要對亞芠不利。所以滬伊所謂的投*基列,恐怕只是想要利用這個機會而已,至于基列的新商盟,則根本不在滬伊的心上。”
  說到這里,大家全都懂了,也相當清楚了。
  正確來說,妃雅所做的各種推論根本就沒有錯誤。
  但是,妃雅卻錯了一點,她錯的是她對于人性的估計,也錯估了滬伊對亞芠的怨恨,自始至終,滬伊壓根就沒有想要幫助基列,基列的死活根本就不被他放在心上。
  他所在意的是身在遠方的亞芠,甚至他一切的計謀,不管是豐原城的親友團,不管是誤導他們以為他的目標是洪伯而引誘凱特他們前來,進而將凱特他們給全都活捉起來,所有的一切全都是繞著亞芠轉!
  而滬伊的想法也不言可知了,這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他一定還設計了更加狠毒的陷阱等著他們通知亞芠之后,好讓亞芠一腳踩進去。
  尤其是對凱特等人的實力,在場的眾人可以說是知之甚詳。而憑著凱特等人的實力竟然落到那樣狼狽的被滬伊給生擒,再想到滬伊對于亞芠的仇恨,光是想到這,眾人不由的不寒而栗起來。
  妃雅忽然抬起頭來,仿佛已經恢復了冷靜,道:“這件事情,不可以通知亞芠.蓋赤伯伯,請你立即集合所有人,原訂總攻擊的命令繼續執行!”
  眾人大楞,蓋赤正想要說什么,忽然從帥帳的門口匆匆忙忙的沖進來了兩個人影,大嚷道:“大事不好了!”
  眾人更是一呆,看清楚這兩個沖進來的人正是被排拒在政治核心之外的帝卓與朗尼,大聲嚷嚷的人正是朗尼。
  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帥帳里面的低氣壓,朗尼一跑進來,立即結結巴巴道:“聯主,外面、外面鬧起來了!”
  未等心情糟透了的妃雅說話,最*近朗尼的升日樓主,已經先伸手扶住了看起來像是搖搖欲墜的朗尼瘦小的身子,溫言道:“朗尼長老,什么事情這么慌慌張張的?”
  吞了吞口水,大概是升日樓主的溫言起了作用,朗尼定了定神之后,說話總算不再結巴的道:“外面,豐原城
  里面不知道怎么的,剛剛忽然放出了兩、三千個親友團的人,往我們的駐地過來,已經跟我們的士兵接觸了。“
  眾人聽到朗尼這樣一說,不由互望一眼,心中隱隱感到不祥。
  “那些親友團告訴我們的士兵說,昨天晚上,聯主派了一大群人前往豐原城里面想要把他們全都給殺掉,免得他們阻礙了聯主收回豐原城!他們還親眼看到大力神王企圖要救那些人,但是被城里面的人給打退了!”
  “什么!”聽到了朗尼的話,整個帥帳里面的所有人全都臉色一呆,隨即不敢置信的驚呼出聲。
  又聽到朗尼繼續道:“現在,整個聯軍的部隊全都亂了套,底下的人全都吵著要聯主出去給他們一個公道,竟然想要殺害他們的親人尊長,還騙他們說派人去保護他們,原來是要殺害他們。如果聯主不給他們一個滿意的答復的話,他們就要集體投往新商盟那邊!”
  聽到朗尼這么一說,所有人的臉色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原來他們還是低估了滬伊了,竟然意圖一箭多雕,不但將他們最有戰力的死神小隊擒住,意圖引來亞芠好報仇,而且還借機讓親友團散布謠言,或者是事實,好讓底
  下的部隊離心離德,更甚,竟然還借機重重打擊洪伯大力神王的威信。
  更甚的是,盡管明知這并非事實,但是今天早上洪伯匆匆忙忙的由豐原城回來,神色緊張是眾所皆見的,讓他們就算想要辯解更是無從辯解起,反而落了士兵的口實。
  “他們還說??”看著眾人相當難看的臉色,朗尼猶豫著該不該繼續說下去。
  鐵青著臉,妃雅打個手勢要朗尼繼續說下去。
  朗尼只好繼續的說道:“他們還說,現在城里的主事者要他們傳話說,說什么如果在期限內,沒有通知他的話,他沒有來的話,他絕對不會手軟的。還有說什么如果在這段期間內我們聯軍發動攻勢的話,那么每發動一次攻勢,他就會殺掉一百個親友團與那些人中的五個人。反正他那邊人很多,也不知道主事者要他們傳這些話干什么?”
  蓋赤忍不住頭痛的一拍頭,喃喃道:“完了,連這個他都想到,這下該怎么辦?難不成真的要通知亞芠?”
  朗尼與一旁的帝卓不由的一楞,亞芠是誰?
  不過現在可不是詢問的好時機,帝卓開口道:“聯主,現在的情況怎么處理?”
  妃雅閉上了眼睛,外表看起來像是在思考。其他的人也都以為妃雅正在思考。
  實際上,妃雅現在心中除了一片混亂之外,什么事情也無法想,太多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全部都擠在一起發生,令妃雅措手不及。
  深深的呼吸了好幾下,不管耳邊所聽到的、或是從帥帳外所傳進來越來越大聲的喧嘩,妃雅終于勉強的定下了心。
  想及凱特等人現在還急需要人救援,妃雅不由的暗暗一咬牙,她決定了!
  睜開一雙幾乎完全讓人瞧不出任何感情來的眼睛,妃雅淡淡道:“蓋赤伯伯,請你現在立即率領精兵團的人員,馬上將那些由城里面放出來的親友團給‘請’到空置營區去,如有不從者,一律視同奸細處置,格殺勿論!”
  蓋赤一楞,隨即點點頭。
  雖然這樣做有點對不起那些剛出虎口的老人家,但是這的確是唯一可以迅速遏止軍心渙散的辦法。不過蓋赤顯然還是擔心的太早了點。
  “吉爾大公,請你派遣你手下支部的人員擔任止謠者,凡是底下有人再談論這件事情者,一律嚴懲不怠!”
  就在蓋赤還在思考時,妃雅已經轉頭對著一旁的吉爾大公這么說起來。
  吉爾大公一楞,隨即點點頭,又聽到妃雅補充道:“凡是屢勸不聽者,大公,我相信你應該知道怎么做才是。”
  吉爾大公這下真的楞住了,妃雅這話不等于是要發布禁言令嗎?這怎么可以!
  面目陰沈的妃雅臉色冷森的望著吉爾大公,看的吉爾大公不由的心中一陣發毛。感覺上,令他不由的想起了當日見到亞芠時的情景,出奇的,吉爾大公竟然將亞芠冷酷的面貌與現在妃雅冰霜的容貌結合在一起了。
  當然,除了吉爾大公以外,所有人也同樣被妃雅的命令給嚇到了。所有人的心中同時泛起了一個念頭,到底妃雅知不知道她現在在說什么?
  底下的戰士可是傭兵而不是士兵呀!怎么可能用上這種強制高壓的手段呢!難道妃雅不怕引起底下的強烈反彈嗎?
  冷冷的看著所有人驚愕的表情,妃雅對于他們心中的所思所想一目了然。
  完全不帶人味的冷冷一笑:“我已經受夠了這種狀況了,因為體恤下屬所以任由毫無戰力的親友團阻擋了我們這么久,因為不可以強制命令所以我們無法有效的執行各種命令。從今天起,如有人不執行命令者,殺˙無˙赦!”
  聽到這句話之后,所有人猛然一震,不約而同被妃雅話語當中那種決斷無情的殺意,給嚇了一大跳。
  還來不及反應時,妃雅又說道:“洪伯!”
  本能的應了一聲,原本低頭沈思的洪伯隨即看向了妃雅。
  望著洪伯,妃雅一字一句的說道:“洪伯,我希望你能夠擔任我方的督戰官,凡是有任何人違反軍令者,格殺勿論!
  “另外,通知北斗,要他們以最快的時間聯絡上亞芠,告訴他我們這里發生的事情,同時把這個圓球交給他!”說著,妃雅將手中的圓球拋給了洪伯,喃喃自語道:“既然滬伊想要見銀月惡魔,那么,我就讓他見他吧!”
  緊接著,又大聲道:“通令下去,全軍休整,亞芠來到之時即為我軍攻城之日!”說完,妃雅不理會呆若木雞的眾人,起身轉頭走回她自己的房間。
  望著妃雅消失的背影,所有人不由的一陣膽戰心驚。
  以往,雖然說妃雅在外人的面前一向不茍言笑而博得了一個冰火女王的稱號,但是在他們這幾個長輩的面前,卻向來談笑晏晏,絲毫令他們感受不到有任何的寒意。
  但是此時,他們卻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妃雅語氣當中那種冰冷之情,仿佛在此時,她真的化身成了一個高高在上的冰心女王。
  在她的眼中,不再有親疏之別,有的就只有是否可以利用的價值。光看她對洪伯的態度,根本上,已經不把洪伯給當成了以前的洪伯了,而是把洪伯給當成了大力神王來看待。
  讓大陸十大高手之一的大力神王當一個可以先斬后奏的督戰官,恐怕還沒有人有這個能力去反抗洪伯的力量吧!
  再看她剛剛的自言自語,什么滬伊想要見銀月惡魔,她就讓他見?
  只要一想到如果讓亞芠知道自己鐘愛的死神小隊現在的情況,眾人不由的感到一陣毛骨悚然。而且,聽起來的感覺,妃雅好像把銀月惡魔與她的愛侶亞芠之間,劃上了一個不等號。
  銀月惡魔是銀月惡魔,她是利用銀月惡魔來攻占豐原城,至于銀月惡魔的名字叫亞芠,身分是她的愛侶這一點,她好像根本就沒有考慮到的樣子。
  一想到這,所有人忍不住又往妃雅房間的方向望去。
  仿佛是在看,這個妃雅跟以前的妃雅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人?
  忽然,包括帥帳內的蓋赤、升日、吉爾、帝卓、朗尼等核心長老,帥帳外的精兵團,甚至是范圍闊達周圍三公里半徑之內,所有人全都感覺到一陣難以言語,恍如實質般的強大壓迫感壓在身上、心上,叫人不得動彈也無法出聲,而壓力的來源——在蓋赤等人驚駭的注視下,洪伯,不!應該說看起來仿佛有丈二般高的大力神王緩緩的站了起來,轉頭看了看一臉驚駭的蓋赤眾人,隨即面向妃雅的房間,在眾人不解的眼光下,忽然向妃雅的房間方向點了點頭,聲若洪鐘道:“大力神王遵命!”
  一瞬間,蓋赤等人如遭雷擊,同時心中恍然大悟,他們終于領悟到了,妃雅已經真的鐵了心,想要排除傭兵那單兵戰斗能力雖強、但團體戰力卻差、甚至有時還會出現抗命的陋習,決心把這二十萬大軍建立成一個團體,而不再是一盤散沙了。
  所以,最了解妃雅的洪伯才會在這時,收起了對妃雅那種長輩式的關愛,轉而換之,提供給妃雅的是大力神王那種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強橫力量為助力,這正是洪伯對于妃雅毫無異議的支援表現。
  看來,滬伊的詭計不但讓妃雅的冰心浮現,就連洪伯這個自從加入聯軍以來,向來韜光隱晦、甚少出手的大力神王也真的發怒了。
  大力神王加上冰火女王,還有另外那個雖不在場、但是如果出現肯定殺意滔天的銀月惡魔。有這三個人在,滬伊的詭計恐怕不會那么順利的!
  眾人不約而同的在心中泛起了這么一個想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