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86 十面埋伏

趁著夜色,凱特充分的發揮了他所有的技巧,穿過了一層又一層的嚴密警衛,靜靜的潛進了位于豐原城地理位置的正中央、原本妃雅的住所宅邸、同時也是整個豐原城里面最豪華的大宅——豐原府當中。
  在凱特的推測中,滬伊如果真的要安排陷阱的話,所能選擇的無非是兩個地點,一個是鐵血團的總部,另一個無非就是他現在的豐原府了。
  經過了一番思考之后,凱特決定在這兩個地方都走一遍,不過現在看來,他的運氣似乎不錯,第一個選擇就正中目標了。
  比起了沿路而來那種鬼影全無,寂靜無聲的景象,顯然,眼前的豐原府要熱鬧得多了。
  整個府邸當中幾乎全都點起了耀眼的燈火,讓整個豐原府里面幾乎沒有陰暗的角落,而且從大門口開始,幾乎
  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全身著鎧荷槍帶刀的衛兵,幾乎站滿了每一個可以站的地方,將整個豐原府掌握在他們的監控當中。
  無論滬伊是否真的在這里,看到了這樣的陣仗,凱特直覺有一探的必要。
  借著以前奉亞芠的命令來這里找妃雅時所記熟的府里地形,凱特既輕巧又靈敏的,充分的發揮藝高人膽大的道理,謹慎而又大膽的作風,一路有驚無險的在不驚動任何人的作為之下,慢慢的潛進了府里的重要部位。
  來到了這個屬于核心的所在,很明顯的戒備又更加的森嚴了。凱特愈發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觀察著每一個房間。
  可惜的是,每一個房間當中幾乎都沒有人在,偶有人的也都是一些年輕力壯的人,一看年紀就知道不是他的目標。
  最后,凱特終于想到了一個地方。
  他小心翼翼的躍上了屋頂,避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崗哨,終于來到了一間隱藏于所有建筑之中的一棟小平房外。
  這棟看起來不起眼的小平房,當日曾經是妃雅用來處理豐原城里各種事務的書房,可以說是整個豐原府里面戒備最森嚴的地方。
  凱特帶著略微緊張與興奮的心情,隱藏在陰暗處看著不遠處的小平房。
  看來他的猜測應該是沒錯,比起往日來說,現在在他面前的這座平房的戒備有過之而無不及。
  起碼,這棟小平房四周看起來雖然好像都沒有人,但是他硬是在黑暗的角落中聽出了數十聲的低微呼吸聲,連他也搞不清楚暗中到底有多少人盯著那間屋子瞧,想過去根本就沒有機會。
  想了想,凱特隨即靜靜的轉過身來,將剛剛被他打昏的那個人身上的衣服脫下來。這是他為了找個觀察的好位置,而打昏了原本隱藏在這里的衛兵。
  扒下了他的衣服之后,凱特仔細的將他的衣服給套在自己的衣服外,拿著他的兵器隨即發出了一聲引人注意的驚咦聲,然后大搖大擺的從藏身處走了出來。
  剛剛走出來,不遠處隨即有人發聲道:“威樂,你在干什么?長老不是要我們藏好戒備嗎?”
  凱特邊往小平房的方向走過去,邊含糊道:“剛剛我好像看到了小平房上面有什么東西晃過的樣子,所以忍不住走出來瞧瞧。”
  那聲音好像暗罵了一聲粗話,隨即又道:“威樂,快回來,你忘了長老的交代了嗎?無論看見什么東西都不要出聲,長老自會處理,用不著你替他擔心!”
  凱特心里暗暗的一喜,看來滬伊真的是在那小平房里了,那個所謂的長老應該就是他沒錯,而他的陷阱應該也在那屋子中,看來他真的是運氣不錯!
  但是嘴里卻不怠慢道:“不行,我還是要去看看,搞不好真的可以發現什么,那我不就發了!”
  那人嘀咕了幾聲,照凱特的猜想應該又是粗話吧!
  隨即才又聽到那人道:“算了,你想爭功就去吧!當心功沒爭成倒把自己的小命給丟了,別怪我沒提醒你,長老的本事你也看過了,自己小心點。”
  凱特暗笑一聲,看來這個家伙倒還挺關心那個被他給打昏的衛兵的,不過他大概想不到他可不是威樂,而是前來刺殺滬伊的刺客。
  不過想想也是,大概也沒人想到過,他這個刺客竟然會這么大剌剌的假裝成他們的人,從他們的面前走過吧!
  事實上,凱特的這個舉動可真是大膽妄為,而且也是險之又險。萬一一個不對,或是暗中的衛兵再精明一點,他等于是自暴位置,成為別人的活靶子。
  而顯然的,凱特的大膽冒險也有了回報。
  一路任由他大搖大擺的往小平房走過去,就是不見有人出來盤查他,頂多是凱特經過時,黑暗中老是有人不屑的發出了嗤鼻聲。
  顯然,剛剛他與那個衛兵的說話已經被其他人給聽在耳中了,所以在認為他是自己人的情況下,頂多是對凱特的“拍馬屁”行為感到不悅以外,也沒人想到要阻止他。
  終于來到了小平房的側邊墻角。
  凱特假意的觀察一下墻壁的高度,然后輕輕的低喝一聲,大腳一跨,用力的在墻邊留下了一個大大的腳印,然后藉由一蹬之力,跳上了小平房上的屋頂上。
  人雖然是上了屋頂,但是免不了的,耳力不錯的凱特聽到了黑暗中傳來了好幾聲不屑的聲音。當中甚至有人說什么連個小小的屋頂都跳不上去,還想要發現什么東西,真是笑死人了。當場引得凱特心里暗暗發笑。
  上到了屋頂以后,巧妙的利用屋頂的高度與平板的屋頂所造成的視覺死角,凱特半伏在屋頂上,暗自運功,徒
  手無聲的在屋頂上開了一個小洞,就著小洞往下一望,觀察著屋內的情況。
  首先看到的便是一個頭發剩下沒多少的頭頂,微微的調整了一下角度,凱特很清楚的看到了,那是一個坐在桌子前,正低頭看著桌子上的書的一個老人。
  雖然沒看過滬伊,但是凱特心中幾乎已經確定了,底下的這個老人應該就是他此行的目標沒錯。況且,這間屋子里面除了他之外,也沒有其他人的存在了。
  看了一會,老人終于抬起頭來,好像是脖子因為長久維持同一個姿勢而酸痛的往四下扭轉的時候,凱特隱約間可以看得見,這是一個臉上的皺紋多到可以夾死好幾只蚊子的老人。
  扭完了脖子之后,老人又繼續的低下頭來,同時還伸手翻了桌子上大概是書本的東西,然后又恢復成了剛剛凱特初見的姿勢。
  雖然只是驚鴻一瞥,而且看得不怎么仔細,但是從年齡上來推論,應該是錯不了了。
  即使如此,凱特還是不放心的再看了一下屋內各處,再三確認之下,屋內沒有什么扎眼的東西。凱特終于決定采取行動了。
  正在這時,屋內的老人又開始抬起頭來。
  凱特深怕老人會起身離開這個位置,這樣一來,老人剛好位在他正下方如此好的刺殺位置的優勢就沒了。
  不敢遲疑,凱特隨即輕喝一聲,運氣一震,隨即將他所在的位置屋頂給震碎,整個人夾著雷霆萬鈞的下擊聲勢,往老人的頭頂落下。
  這時候的凱特,也不管會不會引起外人的注意,一切以完成刺殺的任務為優先!
  萬幸老人似乎還沒有發現到自己頭頂上所發生的事情,抬起頭來也只是扭扭酸痛的脖子并沒有離座。
  只是凱特忽然覺得好像有什么不對!
  雖然曾經從頭兒的口中知道了滬伊曾經被他給封住了魔力,但是應該也不會耳朵失聰到連自己在他頭上破屋而入所發出來的聲音也沒聽到吧!
  再來,凱特在瞬間也注意到了,老人扭頭的順序好像跟剛剛一模一樣,甚至凱特還懷疑連角度也都一樣。
  不好!我中計了!
  心里暗暗的叫著糟,但是凱特已經收不回他全力下墜的攻勢了,現在他只求一切都是他想太多而已!
  只是上天似乎不想讓凱特太好過,當他手中的大刀接觸到老人的身影時,整個屋子當中忽然亮起了一道青綠的光芒。
  光芒過后,凱特定神一看,哪里有什么老人,甚至連剛剛的桌椅也都不見了,只有擺在他面前一個綠色水晶狀的東西。
  隱約間,凱特好像看到了某處的墻壁有在移動的跡象,只是知道自己已經中伏的凱特,可不想等到那個墻壁動完。
  飛快的丟下了手中的大刀,一聲鎧化之下,凱特的背后頓時出現了一只形象飄忽的威猛豹子的青色光芒圖紋。
  在青光的照耀下,其睜眼難辨的程度,絲毫不亞于剛剛綠色的強光。
  青光過后,現場已經不見了凱特的身影了。
  就在這一瞬間,凱特已經穿上了獸幻鎧,而且循著原路幾乎足不沾地的一路狂飆到快要脫出小平房周圍的暗樁監視范圍了。
  只不過,此時周圍的暗樁也都已經在剛剛凱特破屋而入時所引發的巨大聲響吸引的現出身影來,追逐著凱特那因急速移動而化成的青影。
  凱特知道自己還是太過小看滬伊所設下的陷阱,因而中了伏,想必現在整個城里面都知道他的存在了。
  想起還四散的弟兄,他一邊急速奔馳竄往豐原府外,一邊閃躲前方攔路的衛兵,百忙之中還抽空朝天空發出了道耀眼的紅色光芒,警告著其他的小隊員事跡敗露要盡快的撤離。
  此時的凱特已經無法顧及其他人是否能順利的完成任務了,只要一想到那不可思議的,仿如跟真的一樣令人分不清真假的“老人”,凱特不由的心急如焚。
  面對擁有那種能力的滬伊,凱特現在不知道在這個陷阱當中,滬伊到底還有多少的手段沒有使出來?其他的地方到底有沒有類似的東西?
  只要一想到這個,凱特就更著急了!
  而就在凱特邊急急撤出豐原府邊急著通知其他人時,在小平房里面,那扇空白的墻壁終于完全打開來了。
  從墻壁當中,走出了一個與剛剛凱特所見的老人一模一樣的老人,看來他應該就是策畫這一切的人,也是凱特此行的目標滬伊了。
  滬伊撿起了地上的綠色水晶,冷笑道:“果然不是大力神王,是他手底下的人。看來,計畫相當的順利!”
  說完,滬伊又看著屋頂上的破洞,相當怨毒的喃喃自語道:“跑吧!看看中了麻醉光的你可以跑多遠?等你跑不動的時候,還不是乖乖的手到擒來,相信以你們為餌,他想不來也不行!”
  如果妃雅也在這里的話,聽到滬伊的話,想必她會驚覺,到頭來她還是中了滬伊的算計,落入了滬伊的計謀中。
  看來滬伊是故意要引起她的警覺,好讓她聰明反被聰明誤的以為滬伊的目標是在聯軍當中享有崇高地位,實力最強的大力神王。而自始至終,滬伊的目標本就不是大力神王,而是凱特等死神小隊!
  可嘆的是,自以為已經看穿了滬伊陰謀的妃雅與凱特,卻還是傻傻的一頭鉆進了滬伊的圈套當中。
  拖著大量的追兵,凱特一頭撞出了豐原府,在大街上到處亂撞。
  沖出了豐原府之后,凱特這才驚覺到,不知何時,整個豐原城的街道上到處充滿全副武裝的士兵,凱特等于是一頭撞進了他們的隊伍當中。
  但是奇怪的是,看到了凱特,街道上的士兵非但不上前圍剿,反而拉開了他們與他之間的距離,只在遠處不停的大呼小叫著。
  凱特心中雖然覺得奇怪,但是他卻不敢稍有停頓,趁機躍上了街道上的屋頂,避開底下大街上的擁擠士兵,認準了城外的方向直直往城外沖去。
  已經無暇去隱藏身影的凱特很快就發現到,為什么這些士兵不攻擊他了。
  因為在屋頂上不斷奔馳跳躍的他,赫然發現到,自己的手腳好像越來越不聽使喚了,逐漸的失去了感覺,令原本應該是相當輕松跳躍的急行,變得好像速度越來越慢,也越來越困難。
  陡然的,凱特想起了剛剛在屋中那道不知其意的綠光。
  看來,就是那道綠光在作怪。
  難怪街道上的士兵們不攻擊他,反而拉開了彼此之間的距離,但是無論他跑到哪,士兵們就大呼小叫的。
  原來,他們早知道他的身體已經逐漸的麻木起來,早晚會失去行動能力,難怪他們怎么也不肯近他的身了。
  不用想也知道,這一定又是出自于滬伊的手筆,不與他對抗,只是藉由叫聲來表明他的位置所在,任憑他失去行動自如的能力。
  面對著不肯與自己對打的敵手,任憑他本領通天也是無可奈何的。
  但是滬伊,你未免也太自大了,你以為憑我的能力,在完全沒有受到阻攔的情況下,會無法沖出豐原城嗎?
  看著遠處已經逐漸出現了豐原城城墻的黑影,凱特不由的暗自冷笑著。
  只是,就在此時,心中冷笑的凱特忽然看到了遠處,分成兩邊,接連升起了好幾道的紅色信號。
  一看之下,凱特心中頓時大驚失色,他知道,滬伊的陷阱又啟動了。
  身為死神小隊的隊長,凱特當然是一看之下就可以看得出來,那幾道紅色信號的用意是什么?
  一邊是風組與水組所發出來的求救信號,表示他們急需支援。另外一邊則是火組與土組回應風水兩組的信號,表明了他們現在無力去支援他們。
  停頓了一下以后,隨即,兩道金色的光芒分別從兩組的所在地升空。
  看到了這兩道金光,凱特不由的心中一顫。
  金光的用意他再清楚不過了,同時,也是凱特最不希望使用到的信號。
  這道金色信號表示出,現在自己這一方情況已經是危急到不能再危急,甚至已經到達就算有人趕來也沒有救了的地步。周圍如果還有同伴的話,不用再過來,自己趕快找地方逃生去吧!
  看到了這道等于是宣布自己死期的訊號,凱特渾身已經被冷汗給浸濕了,他多么希望自己看錯了。
  身為死神小隊怎么可能會遭遇到這種情況呢?
  但是凱特知道自己并沒有看錯!
  抬頭看了一下遠處那已經相當巨大的幽暗城墻,他知道,自己如果奮力一搏的話,想要安全回到聯軍所在根本就不是問題,但是問題是,他能夠照著兄弟們的信號所表示的那樣,趕快找地方逃生去嗎?
  答案是——不能!
  當日,在虎王坡上,頭兒不曾棄大家而去,現在,身為隊長的他也無法棄自己的弟兄而去,否則就算他逃得一命,那么他也無顏茍活了。
  一咬牙,凱特狠狠的在自己的胸膛上用力的劃上了一刀,鮮血頓時染遍了他的盔甲,借著強烈的疼痛,凱特喚回了自己的感覺,猛一轉頭,倒頭往兄弟們的方向沖了過去。
  既然要死,那么大家就一塊死吧!死神小隊沒有丟下自己同伴而獨自逃生的人!
  同時,凱特在掉頭的同時,一瞬間將自己身上所有攜帶的金色信號彈往空中發放,隨即,又同時把所有攜帶的信號彈依序的發放著,藉此標示著自己所在的位置!
  很顯然的,其他人似乎也是存著相同的心思,也不斷的發放著信號彈,標示著自己所在的位置。
  最后,終于在豐原城中央塔旁的廣場上,凱特終于看到了自己的兄弟們,也看到了兄弟們背后那群緊跟不舍但是卻又不肯*近的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兵隊!
  而當凱特與所有人會合在一起的時候,從凱特來的方向,也同時傳出了密雜的腳步聲,人數絕對不會少于其他兩面的兵隊。
  他們也隨著凱特之后現身了,與其他兩方的兵隊會合在一起,將整個中央塔以及附近團團的包圍住,將凱特等人圍困在中間。
  會合在一起以后,凱特等人隨即察覺到,所有人的身上幾乎全都帶著傷口,還不停的冒著血。
  只是這些傷口全都只有一兩道而已,看來就像是自己弄上去的,所有人的遭遇已經不言可知了。
  彼此互看一眼,又看了一下彼此身上的傷口,死神小隊所有人,包括了凱特在內,不約而同的仰頭大笑起來。
  看來不愧是同一個出身,連刺激自己的方法也全都一樣呀!
  笑完了,凱特橫目看向四下那密密麻麻包圍住他們的商聯所屬兵隊一眼,隨即收斂起臉上的笑意,殺氣騰騰的說道:“兄弟們,準備好了嗎?”
  不約而同,所有人高呼道:“早就準備好了,就等隊長你了!”
  凱特忍不住綻放出他一貫的笑意:“那好,這是最后一場了,就讓他們后悔惹上了我們死神小隊吧!”
  吰——吰——吰發出了一連串的怪叫聲,死神小隊所有的人在一瞬間渾身騰起了令人膽寒心顫的濃烈殺氣。
  在這個時候,什么也不必說了,所有人都已經有了最佳的打算!
  正如凱特剛剛所說的,死神鐮刀小隊豈能輕辱?就讓大家用生命來讓所有人知道,讓他們后悔吧!
  高高舉起了手,然后重重的放下,凱特一馬當先的大吼一聲,往四周的兵隊撲去,而其他人也沒有比凱特慢上多少,幾乎是奮不顧身的,一頭闖進了那密密麻麻的兵隊當中。
  有力而堅定的一張一縮,位于右肩上那只像極了可愛的小狗般的青色小豹子,忽然詭異的化成了一道綠色的線條,直接順著手臂投入了手掌心當中,化身成了一把足足快有一個人長、像鞭更像刀的青色超長細刀,被凱特給握住了。
  一向以來,自從功力大成以后,鮮少拿出自己的幻獸武器的凱特在現在這個時候,終于展現出了他的專用武器了。
  細長的刀尖隨著凱特那猛烈的前撲之勢,忽然綻放出了一道無色透明的空氣之刃,往那擁擠在一起的兵隊群中橫掃而去。
  仿佛在為自己的外號做最明確的注解一般,遠長于一般長刀一倍以上的超長細刀,加上前端那令人防不可防的
  無形氣刃,再搭配上凱特靈活而猛烈的身影,擁擠的兵隊此時真的是遭到了最嚴重的打擊!
  隨著凱特的一揮,凡是在他面前五公尺以內的兵隊,無論身上有無盔甲護身,有無武器阻擾,半徑五公尺內之人物,皆順著凱特的一揮之勢,攔腰而斷,無一幸免。
  遠遠的望過去,仿佛就像是一個陷入了瘋狂的人,揮舞著又長又利的大鐮刀,在收割著所有的人命。
  無論是那因為沾染了鮮血而使無形的氣刃也泛出了清楚而深刻的圓弧紅刃,抑或者是那擁有著銳利刀刃的青色鐮柄,無非都說明著,為何當初,凱特會被人稱之為風鐮之來由。
  當一向冷靜而理智的凱特舍棄了冷靜,拋開了理智,投入了對鮮血與戰斗的狂熱當中時,手持著宛如一把有著血鐮青柄的大鐮刀的凱特,絕絕對對是所有與他為敵者的最大惡夢。
  沒有人可以接近凱特身周五公尺之內,近乎瘋狂,也像是喜悅著眼前那一株株形之為人的作物,像個技巧熟練至極的老農般,一大把一大把,大力的收割著名之為生命的果實,用以填滿空虛的地獄谷倉!
  完全無法忍受自己的同伴在眼前被那無形的刀刃所切割,幾乎是戰意全消的,所有的人全都驚恐的往四下逃竄。
  無奈人群實在是太擁擠了,再怎樣逃,卻也逃不過那一次又一次,飛揮而來的透明氣刃,只能無助的看著自己的鮮血,化成了下一個受害者恐懼的血鐮紅影。
  很快的,凱特的身邊已經充滿著用尸體所鋪設而成的殘酷地板。
  其他人沒有凱特那樣的功力,也沒有凱特那樣的精力,但即使身上的傷口已經壓不住陣陣的麻痹感,但是死神小隊的其他人依舊是不停的動著。
  雖然已經失去了靈活,但是,完全沒有任何的猶豫,所有人也如同凱特那般,哪邊的敵人最多便往哪邊沖。
  拖著有點遲疑的身體,拿出了醉大師精心打造的銳利神兵,鼓起了所有的力量,催動著體內所有能夠催起的真氣,刺激著手上深埋在指套里神之鉆的強大能量,一次又一次的浴血奮戰。
  也不知道是為了什么原因,似乎是從頭到尾,看起來相當精銳的兵隊當中,竟然沒有一個人還手,除了逃之外還是逃,完全沒有人肯跟死神小隊正面戰斗。
  是陷阱嗎?
  包含凱特在內的所有人心中,不由的藏著這么一個疑惑,難道這又是滬伊的另外一個陷阱?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包括凱特在內的所有人,早已抱定了必死的決心,因此也不去探究,只是一殺再殺,能夠殺兩個絕對不會只殺一個。
  對于那陣陣驚恐的慘嚎聲,意外的,似乎只能夠激起凱特他們更強烈的殺機,壓榨出最后的一分力量,將眼前會活動的物體全都殲滅!
  不知道過了多久,由功力最弱的開始,死神小隊的小隊員一個接著一個的不支倒地,一個接著一個的被擁擠的人潮給拖了出來,來到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現場、正面無表情的看著死神小隊殺戮自己手下的滬伊面前。
  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那凄涼可怕的殺戮戰場,滬伊似乎完全沒有感覺。
  他所在意的是,在他眼前,一個接著一個橫臥于地,渾身動彈不得,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死神小隊的小隊員。
  不知何時,場中只剩下功力最高的凱特一人,在追逐著越來越難追逐的兵隊群了。
  看著凱特那已經相當蹣跚的腳步,再也無剛剛的靈活與猛烈,誰都知道,凱特倒下也是遲早的事情。
  終于,一個踉蹌,完全感覺不到自己有踢到什么東西的凱特,砰的一聲倒下了,倒在剛剛被他給攔腰而斷的某一截尸體上。
  幾乎零距離的看著眼前這個因為死不瞑目而兩眼怒張的蒼白臉孔,凱特暗暗的苦笑一聲,也該夠本了!
  心念一動,想要逆轉真氣自盡,但是沒想到的是,不但全身宛如木石般沒有任何的感覺因而無法行動,就連體內那向來靈活自如的真氣也完全沒有感覺。
  罷了!看來自己連想要自裁的機會也沒了!
  體悟到這一點的凱特心里暗暗的嘆口氣,想來個眼不見為凈,卻發現他連閉眼的權力也沒有了。
  忽然,一陣清脆的掌聲傳入了凱特的耳朵當中。
  “好!好!好!不愧是死神鐮刀小隊,中了能在一瞬間將人給完全麻痹的麻痹光竟然還能夠跑到這里來,而且還殺了我這么多的手下,真的不愧是死神小隊呀!”
  輕輕的拍著手掌,滬伊完全無視于周圍那群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對他敢怒不敢言的士兵們那怨毒的神色,緩緩的來到了凱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