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85 刺殺行動

好不容易,終于等到妃雅調整好自己的思緒,完全的恢復了正常,升日樓主已經忍不住的問道:“聯主,你看對于這件事,我們該怎么處理才好!”
  妃雅想了想,最后一咬牙道:“不去理他!”
  “不去理他?”幾乎是所有人有志一同的,驚叫出聲來。
  妃雅點點頭道:“對!就是不去理會他,完全當這件事情不存在!這是我們唯一可以化被動為主動的辦法。既然我們都已經知道對方敢設下這個以洪伯為目標的陷阱,這表示對方絕對有相當的把握。既然明知如此,那我們又何必白白去犧牲。
  “還是說各位會認為去挑戰一個計畫周延的危險陷阱,比明知眼前有陷阱而閃過去的作為來的比較有挑戰性?
  “再說好了,滬伊敢設下這個圈套,就表示他算準了我們一定會上鉤,但是我們偏偏來個反其道而行,置之不理,這樣反而會打亂滬伊的步驟,甚至引起滬伊的猜忌,無論怎么看對我們都有利。”
  聽完了妃雅的理由以后,眾人不由的深思起來。妃雅所說的的確相當有道理,就連信心十足的洪伯也不吭氣,但是??吉爾大公想了想以后,忍不住問道:“聯主,那親友團的事情如何解決?”
  近乎鐵青著臉,妃雅板起臉來,厲聲道:“不用再提親友團的事情了。要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傳令全軍,從明天開始,全力圍攻豐原城,凡是遇有因親友團成員而出戰不力者,視同叛亂處以極刑!
  “蓋赤長老,明天就由你的鐵血團支部擔任先鋒,由你親自督戰,凡是有上述情形者,持我號令當場立斬!”
  聽到妃雅鐵青著臉發布出來的雷霆命令,甚至還拿出了聯主的氣魄不再稱呼蓋赤為伯伯,改以直接稱呼他的職名以示她真的已經下定決心了,眾人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氣。
  知道妃雅這次是真的鐵了心,不想再受到親友團的限制,甚至不惜取走親友團的性命,藉此同時亦表明了她取得豐原城的決心。
  正當眾人為妃雅如此絕情冷酷的命令而呆呆凝視著妃雅時,看到了眾人的樣子,妃雅不由不滿的皺起了眉頭,問道:“蓋赤長老,你有問題嗎!”
  聽到了妃雅冷冽的聲音,蓋赤不由的一震,急忙的站起來,略微躬身道:“屬下遵命!”
  “且慢!小姐,請你收回成命!”
  幾乎是同時,在蓋赤領命的時候,一個溫和的聲音響起,阻止蓋赤的領命。
  妃雅、蓋赤、以及其他的人全都望向了聲音的主人——凱特。
  嘴角逸出了一抹溫和的微笑,凱特站起來對著妃雅及眾人道:“妃雅小姐,請你收回這道命令!
  “您看看,各位長老都被你嚇到了,再不收回這道命令的話,可是有損你女王的形象唷!”
  妃雅皺起了眉頭,凱特到底在說什么?
  再度的一笑,凱特微笑道:“再說,你要下這道命令的對象也下錯了吧!你要蓋赤長老以及鐵血支部做這種事
  情,豈不是叫蓋赤長老為難!像這種殘殺老弱婦孺的壞事,就應該交給惡魔的手下來干才是正理!“
  妃雅一楞,正想要說什么,凱特已經搶先的搖搖頭道:“不過,這也怪不得小姐你了。有誰不知道,惡魔的手下也只聽惡魔的話,現在既然惡魔不在這里,那么,會干出什么事來大概是沒人曉得了。妃雅小姐,我想大家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各位長老說是不是呀!”
  “凱特,你在說什么呀!”
  幾乎是氣急敗壞的,妃雅忍不住也站起來,對著凱特大叫著。
  搖搖頭,凱特臉上的微笑不變,忽然伸了個懶腰,輕輕道:“嗯!這天色已晚,小姐、各位長老,請恕我已倦了,要早點回去休息了。”
  看著凱特那氣死人的慵懶模樣,妃雅更是大聲的叫道:“凱特,你——”
  誰知妃雅還來不及說完,就見凱特背后披風一揚,一陣輕風吹過,休息室當中已經少了凱特的身影,只留下了休息室充當大門的布幕,被人掀動而啪啪作響的聲音。
  失去了指責的對象,妃雅只得垂頭喪氣的坐了下來。
  一旁的蓋赤嘆口氣道:“妃雅!”
  妃雅深深將自己的頭埋進了兩手當中,悶聲道:“我知道!我知道!都怪我沒有及早下定決心,全都怪我!”
  蓋赤、眾人不由全都陷入了一片沈默當中。
  在場的眾人哪里會看不出來,凱特已經決心要背起這個屠殺自己鄉親父老的惡名了,而且還體諒的說出了,死神小隊不是妃雅直接管束的話來,用意就是要撇清妃雅等人與他們之間的關系。
  凱特如此自愿承擔罵名,做著他們想做但是不能做的事情,如此貼心而又為他們著想的行為,一時之間竟使得所有人全都不知道該說什么!
  半晌,妃雅終于抬起頭來,隨即用著一種幾乎冷到極點的聲音對著蓋赤道:“蓋赤長老,剛剛的命令還有什么問題嗎?”
  忽然看到妃雅這個樣子,蓋赤不由的一楞,隨即點點頭道:“沒問題,屬下這就下去安排!”
  “等等,通令下去,明天天明之時,發動總攻擊!”
  叫住了要離開的蓋赤,妃雅又下了總攻擊的命令。
  不等蓋赤回應,妃雅又馬上站了起來,匆匆的拋下了一句話:“各位,今天的會議就開到這里為止,我先失陪了!”
  說完,妃雅立即轉頭走回她的房間里面,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當然,沒有人會為妃雅這種明顯的失禮舉動感到不悅的,因為,每個人早已看到了妃雅那微帶著水氣的通紅雙眼!
  在蓋赤的示意下,所有人靜悄悄的站了起來,走了出去。
  既然妃雅這個聯主已經下定了決心,那么身為商聯長老的他們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安排。
  今晚,對他們而言將是個不眠之夜,或者,對另外的一小部分人也是!
  第二天一大早,在蓋赤等一干長老的陪同下,妃雅登上了臨時搭建而成的將臺,底下,是一片密密麻麻擠滿了整座山谷的二十萬聯軍大軍。
  此時,二十萬的大軍正處于一片竊竊私語的轟鬧當中,所談論的,無非是昨天晚上,值勤的衛兵曾經聽到了豐原城當中傳來的喧囂聲。
  隱約間,還有著喊殺喊打的聲音。聽說,在昨天晚上的時候,還有人看到過,從中軍的帥帳里,有一道黃色的光芒飛出,直接投往豐原城。
  站的離將臺比較近,而且比較敏感的人已經發現到了,向來陪在聯主身邊那個魁梧的老人家,傳說中大陸十大高手之一的大力神王洪伯,在這個時候竟然不見蹤影。
  再加上從昨天深夜里就已經不斷的各種騷動,今天早上又這么早就將所有人給集合在這里,敏感的人不由的心中了然。
  看來聯主已經失去了耐性,準備要全力進攻了。
  冷眼看了一下不斷竊竊私語的一干戰士,妃雅眉頭緊緊的皺著。
  半晌,往前跨出了幾步,來到了將臺的前緣,張口道:“各位商聯英勇的戰士們,相信里面已經有許多弟兄們已經知道了,我們今天為什么要一大早就站在這里的原因了。”
  不需借用傳聲水晶,妃雅冷凝的聲音傳遍了二十萬個聯軍戰士的耳邊,讓每個人都接收的到。
  “如果當中還有不知道的人,那也沒關系,請仔細的聽我說來!”不理會底下的竊竊私語,妃雅依舊進行著她的演講。
  “我想各位應該都知道,從我們商聯立意要奪回屬于我們的地方、屬于我們的城市,到現在為止,已經有兩個月了。我很高興的跟大家說一聲,在各位的努力下,我們已經奪回了屬于我們舊聯盟近三分之一的地盤了。
  “但是也要很遺憾的跟各位說,我們至今還沒有一個城市,尤其是我們現在的情況大家應該都很了解,那就是我們已經困在這里一個多月了。可以說,我們舉事以來,所有的時間都浪費在這個小山谷當中。
  “眼看著冬天即將來臨,而我們這么多的弟兄卻沒有一個可以棲身的場所,所以今天,我在這里集合各位,用意便是想要帶領著各位進入豐原城當中以避風雪。各位說好不好?!”
  隨著妃雅的話聲一落,底下稀稀落落的響起了一片應和的叫好聲,弄得妃雅背后的蓋赤等人不滿的皺起了眉頭。這樣的部隊說要打勝仗恐怕也難!
  妃雅又繼續道:“我知道要各位去攻擊親友團會令各位相當的為難,不過,不用擔心,昨天晚上,死神小隊已
  經先行的潛進城里,暗中將親友團給保護住了,所以各位在戰場上盡可發揮所長,攻克敵陣。但是,為了避免當中有人——“
  “妃雅!先別出擊!”才說到一半,半空中忽然響起了一番炸雷般的巨大聲響,掩蓋了妃雅接下去所說的話。
  緊接著,所有人看到了天空中,一道強烈的流星閃過,一個霸氣十足的魁梧巨人從天而降,來到妃雅的面前。
  看到了這一個巨人,剛剛還奄奄一息的二十萬大軍頓時起死回生,個個精神十足高挺起胸膛,同時引爆了一連串的高聲歡呼。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在聯軍當中有著戰神般地位存在的大力神王洪伯。
  只是此時的洪伯似乎無心理會底下的歡呼聲,隨手的對所有人揮揮手打聲招呼之后,一邊拉起妃雅,一邊對一旁的蓋赤等人交代說:“蓋赤,你們將所有人回歸原處,今天的總攻擊計畫取消!妃雅,你跟我來!”說完又對妃雅說了聲,然后就拖著妃雅飛快的來到了她的帥帳當中,徒留一大群滿腹疑惑的眾人在原地。
  來到帥帳當中,妃雅忍不住用力一甩手,氣憤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臉色鐵青的道:“洪伯,你如果不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雖然是在氣憤當中,但是面對著自己最信任的長輩,妃雅說出來的話多多少少還是夾帶著一點的小女兒嬌態。
  但是要不是因為洪伯是當著全體戰士的面前,強行將她給拉回來,還自作主張的將她的攻擊命令撤銷,恐怕妃雅也不會對洪伯這樣說話了。
  苦笑一聲,洪伯伸手遞出了一個綠色的圓球給妃雅道:“妃雅,你看完這個東西,你就知道了。用真氣注入就行了。”
  妃雅疑惑的從洪伯手中接過了這個以前從來沒看過的東西,先反復的看了一下之后,然后才照著洪伯所說的,將真氣給注入了這個綠色怪東西當中。
  其實,如果這時納肯在場的話,一定可以看出這個東西跟他與海格聯絡用的東西,是相當類似的。
  將真氣給注入了綠色圓球當中之后,妃雅驚訝的發現到,這一個綠色的圓球竟然慢慢的脫離了她的掌心,飛到了半空中,同時散發出一層淡淡的綠光來。
  不一會,綠光組成了一幕似虛似實的半透明光幕,出現在妃雅的面前。
  雖然相當訝異這個不知道是用什么原理啟動的東西如此神奇,但是,更叫妃雅吃驚的是,光幕當中一幕幕閃過的各種畫面。
  雖然因為整個光幕都是綠色的,所以導致色彩失真,但是,妃雅還是一眼就可以認得出來,光幕當中所描繪出來的一幕幕人影,全是死神小隊的人,而且一個不少,足足八十七個,沒有任何人缺席。
  但是,怎么,死神小隊竟然會被人所擒?
  這怎么可能?
  最后,在光幕當中出現了一個臉皮皺的跟什么似的,眼中透露著無比強烈恨意的老人的大臉,然后整個光幕又回到綠色圓球,飄回了妃雅的手上。
  緊緊的抓著手中的小圓球,妃雅努力的大大吸了好幾口氣,勉強平復了一下自己心中那無比激蕩與震驚,還有因為光幕當中死神小隊的各種模樣所引起的可怕憤怒,眼露兇光臉色鐵青的望著洪伯,半晌,這才咬著牙,一字一句的問道:“洪˙伯,這˙是˙怎˙么˙一˙回˙事?”
  雖然早已經有預感妃雅會這個樣子,但是怎么也沒想到會令號稱寒冰之心的妃雅如此的憤怒,而連妃雅都這個樣子了,洪伯真難想象這東西如果真的交到他的手中的話,那又會是怎樣的一個光景了?
  苦笑著,洪伯無奈道:“妃雅,你先冷靜冷靜,你這個樣子教我怎么說?”
  雖然知道洪伯所說的沒錯,這個時候更是需要冷靜,但是心中那沸騰的殺氣與憤怒,卻叫她怎么也冷靜不下來。
  勉強的大吸了幾口氣,妃雅閉上了雙眼,動也不動的坐在原位上。
  許久,妃雅那激烈的呼吸聲終于慢慢的緩和下來,然后才睜開了眼睛,注視著洪伯,語如寒冰道:“洪伯,你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洪伯苦笑一聲,好吧!總算是比剛剛要好的多了,而且他也知道,妃雅可以做到這樣已經是不簡單了。
  雖然只是把憤怒與殺意藏在心中而已,但是真的也夠不簡單了。尤其是在見識過剛剛妃雅的怒氣之后,現在雖然也是鐵青著臉,但是也足夠了。
  不再賣關子,洪伯終于緩緩的將他昨天晚上所見到的事情,逐一的說了出來。
  不知何時,蓋赤等所有的長老也悄悄的走進來,停在洪伯的背后聽洪伯說話。
  在離開了妃雅的私人休息室以后,凱特馬不停蹄的直接走到山谷外面的一處林子當中。
  在林子當中,除了少數的人出去偵察以外,所有死神小隊的隊員幾乎全都在這里,或靜或動的,全都在凝練著自己的真氣或是招式。這是死神小隊無敵的實力來源,隨時隨地只要有時間就充裕自己的實力,這是他們的自我期許也是自我要求。
  察覺到凱特回來了,眾人全都收功圍到凱特的身邊,七嘴八舌的問著凱特今天晚上開會的結果。
  看來他們也是很清楚,今天晚上的會議才是重頭戲。
  凱特微笑道:“兄弟們,我們今天晚上要出動了。”
  一聽到凱特這么一說,一瞬間所有人的神態立變。雖然臉上依舊是有著笑容,但是原本輕松的感覺不見了,可以感覺到,淡淡的煞氣正從所有人的身上飄出。
  凱特微微一笑:“先把外面的弟兄們給找回來吧,其他人趁機整理一下自己的東西!”
  對著其中的某人說著之后,凱特往自己的帳幕走了進去。
  其實說是他的帳幕還不如說是他跟其他人一起合睡的帳幕,身為小隊長的他并沒有特別的享受,一切與其他人一樣,而這也是凱特以及力奧這兩個小隊長之所以深深受到其他隊員愛戴的原因,可不光是他們的實力堅強而已。
  至于夜月則是因為性別的關系,所以才得以享受到特殊的待遇。不過比起受愛戴來講,夜月還是三個小隊長里面最受歡迎的。沒辦法,誰教美女總是比較占便宜,就算是死神小隊也不能免俗。
  很快的整理好自己的裝備,一身輕便的勁服,外加現在幾乎已經成為了標準配備的大披風,凱特不自覺的看了一下左臂上的死神徽章,心里暗暗的苦笑。
  看來,今天死神徽章又注定要染血了,搞不好還可能是那些最不該染上的無辜者的鮮血!
  振了振精神,凱特一掀布簾走出了帳幕。才一出來,首先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群神情彪悍,隊伍整齊,個個像根直挺標槍的安靜隊伍。
  看到了凱特出來,隊伍當中頓時傳出了報告聲:“報告,風組到齊!”
  “火組到齊!”
  “水組到齊!”
  “土組到齊!”
  凱特點點頭,臉上的笑臉一斂,厲聲道:“兄弟們,大伙的好日子過去了。各位的刀劍磨利了沒?”
  “磨利了!”一聲整齊的宏亮回應聲,由八十六個死神小隊隊員同時的喊出來。
  凱特滿意的點點頭,然后才又道:“今天晚上開會時,我方接獲到凡鐵的情報,或者該說是,從敵方主動透露情報給我們知道的訊息中顯示出,目前在城中主持各種事務的是頭兒的大敵滬伊!”
  不顧死神小隊臉上的驚訝神色,凱特隨即一一將今天晚上妃雅所做出來的各種推測與假設全都說的一清二楚,一一的告知所有人。而這也是亞芠在虎王坡上所立下來的慣例,絕對不對任何人隱瞞任何事情。
  總算說完了之后,凱特沈默了一下,讓所有人消化一下剛剛他所說的事情,然后才道:“不可諱言的,現在城里面一定已經裝好了相當完善的陷阱,就等著洪伯入籠。
  原本妃雅小姐已經決定不管這一個陷阱了,但是她也對于豐原城一再地派出親友團阻擾大軍一事失去了耐性了,因此決議要在明天發動總攻擊,甚至不惜造成親友團的損傷也要攻進豐原城。
  “不過,我在想,頭兒派我們來本來就是要從旁協助妃雅小姐的,如果真讓妃雅小姐下了這個命令,豈不是辜負頭兒對我們的期望了,也未免對妃雅小姐的形象有所影響。所以,還是我們來比較合適,再說,這種取人性命的事情還是比較適合我們,誰叫我們是死神鐮刀小隊,本來就是專門用來接收人命的。
  “所以我已經阻止妃雅小姐下達那個命令了,這件事我已經接下來了,不管是要血染親友團或是代替洪伯去鉆這個陷阱都一樣。
  “在我認為,對方既然存心要釣洪伯,那么所有的陷阱一定都是針對洪伯的,如果對象換成了別人,應該就沒有那么有效了。而且我個人認為這畢竟是一個好機會,放棄了實在太過可惜,所以我決定這件事就由我們死神小隊去干。
  “當然了,既然要一頭鉆進別人準備好的陷阱一定是相當危險的,所以依照往例,愿意去的等一下就跟我走,不愿意的就留守在這里。各位有沒有問題?”
  死神小隊的所有人你望我我望你,就是沒有人發話,接著凱特又說道:“現在,不愿意跟我去的負責今天晚上的警戒,有特殊的狀況立即直接回報給妃雅小姐,愿意跟我去的人現在聽令!出發,目標豐原城!”
  說完,凱特一馬當先的在黑夜當中頭也不回的奔往豐原城的方向。
  不過此時的凱特如果回頭的話就會發現到,剛剛的那句話他根本就是白講了,因為根本就沒有人留下來,八十六個小隊員,一個不缺的跟在他的背后,趁著夜色往豐原城而去。
  來自鐵血團見習兵隊,幾乎全是在豐原城里土生土長的死神小隊,輕而易舉的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穿過豐原城厚厚的高大城墻潛進了豐原城當中,同時找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聚會。
  不過,之所以能不驚動任何人,一方面是死神小隊技高膽大的關系,另一方面,卻也是因為他們從頭到尾都沒有碰到一個外人的關系。
  雖然現在已經是深夜了,但是,豐原城中卻是靜的出奇。
  大街上家家戶戶門窗緊閉,連一點燈光都沒有,而且向來繁華的大街上別說是人影了,連個鬼影都沒有,除了一、兩只找不到吃的野狗在大街上遛達,間或因為饑餓而發出哀鳴聲以外,一切都是靜悄悄的。
  詭異的寂靜像是一塊沉重的大石,重重的壓在凱特等人的心頭上,使得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死神小隊,這時也顯得好像有點異樣,不時的用眼光往四周探視,仿佛就像是在那黑暗的角落里,有著屬于鬼物的冷光在窺視著他們般,令人不寒而栗!
  凱特也察覺到所有人的異狀了,雖然他自己也是感覺到心里沈甸甸的,但是會有這樣的異狀倒也不出他的所料之中。
  因此,凱特很快的說道:“現在各組分頭,風組負責查探親友團之所在,如果可以救出則救,如果不能的話——”
  輕輕的在自己的脖子上一劃,所有人都看懂凱特的意思。一時之間,濃厚的殺意彌漫在死神小隊之間。
  凱特轉過頭來又繼續道:“水組負責從旁協助風組,如果遭遇到敵人的話,能滅即滅,不能滅的話立即撤退,不得戀戰。風組跟水組聽到沒!”
  大概是因為現場的氣氛太過于詭異,凱特不敢大意,還特別的交代了一番。
  等到小隊當中某部分的人點頭之后,凱特才又繼續道:“火組與土組分頭尋找豐原城當中兵隊中心所在,找到后聯手監控,如果兵隊有任何狀況發生的話,先做阻撓,并且發信通知風組與水組撤退,然后加以掩護,同樣不得戀戰!”
  等到剛剛沒有點頭的另外一部分人也點頭了,凱特這才又道:“三個小時后,無論是一無所獲或是順利完成任務,各組都回來此地會合!如果到時我還未到的話,不用管我,自行撤退!”
  凱特此話一出,所有人全都了解到凱特已經將此行最困難也最危險的任務——刺殺滬伊,攬在自己身上了。
  這項刺殺任務等于是正面挑戰滬伊所設下的陷阱,其危險性是不用置疑的,所以凱特才會有此一說。
  但是即使如此,相信凱特的實力即使是不成功,平安歸來應該也是沒問題的眾隊員,也什么都沒有說。
  更何況,亞芠不在的這個時候,在眾人的心目中,凱特等于就是亞芠的代表,對于凱特所說的話,眾人當然是不會有所疑問的。
  見到所有人全都了解了剛剛他所分配的任務之后,凱特隨即打了一個出發的手勢,一瞬間,所有的死神小隊仿佛是跟夜色融為一體般,急速的從凱特的身邊消失,不到三秒鐘,現場就只剩下凱特的身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