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84 錯綜復雜

見到妃雅否決他的提議,洪伯不由的一楞:“妃雅,你搖頭是什么意思?”
  不答洪伯的詢問,妃雅轉過頭來詢問蓋赤道:“蓋赤伯伯,我想請問你一下,這傳回來情報的凡鐵是什么時候派出去的?”
  蓋赤一楞,隨即很快的回答道:“就在我得知上一次派出去的探子全失去消息以后,我再加派的。”
  “也就是說,這些探子都是在今天派出去的嘍!”妃雅望著蓋赤說道。
  不待蓋赤回答,妃雅又繼續說道:“蓋赤伯伯,剛剛你說這些情報來源都是由凡鐵接觸滬伊身邊的人所查出來的,關于這一點,蓋赤伯伯,我有個疑問!
  “雖然我并不很清楚探子們探聽情報的程序是如何,但是我想,不管是如何杰出的探子,在進入敵方的勢力范
  圍時,首先要做的應該是掌握周遭的環境,然后才有余力來查探其他的吧!“
  蓋赤點點頭,妃雅所說的一點都沒錯,隨即又聽到妃雅道:“伯伯,你覺得光是一天的時間,不,應該說是一個白天的時間,新派出的探子能夠做到掌握一切該掌握的事情,然后還進一步的順利接觸到敵方主將身邊的親近人員,查探出我們花上了一個多月,前前后后派出了不下十余次上百的探子,卻一直查不出來的事情?
  “伯伯,你覺得你今天所派出去的探子能力,有強到比之前所有探子的能力綜合起來還要強嗎?
  “或者這一次的探子真的是運氣好的過火,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查到這么多珍貴的情報?”
  妃雅每問一個問題,蓋赤就搖一次頭,同時臉色也越來越難看。再怎么本領通天的探子,也不可能辦到這樣的事情來,至于說運氣,那更是笑話!
  任何一個對于情報有點概念的人都知道,想要查到有用的情報,憑借的是大膽而小心的行事、謹慎而仔細的觀察、分析與聯想的能力,才能夠從所有可以取得的資料當中,找出自己所要的情報。
  運氣雖然也是當中的一個因素,但也只是占了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畢竟情報可不是大街上的銅錢,用撿的就可以取得。
  最后,妃雅又問道:“伯伯,你能夠確定凡鐵所傳給你的情報,都是來自凡鐵的手筆嗎?”
  “沒錯,無論是所用的紙筆,傳遞的方式,約定的暗號,使用的密語,全都是我今天所派出的凡鐵成員的手筆沒錯!”
  話雖然是這么說,但是蓋赤此時的臉色卻是難看到了極點。
  妃雅點點頭,下了結論:“那么,問題就是出在凡鐵的身上了。”
  聽到妃雅說出了他不想承認也不想說出口的話,蓋赤臉色已經是青里夾白,黑中帶灰,用難看已經不足以形容他的臉色了。
  嘴巴略一抖動,想說什么但是卻來不及說出來,妃雅已經搶著說道:“伯伯,你別誤會了,我沒有別的意思,我當然相信伯伯你的眼光絕對不會錯的,也相信凡鐵的成員個個都是忠心耿耿的好伙伴!
  “但是別忘了,在新商盟背后的陰影下,有著它們的存在,我不知道在這件事情上,它們有沒有插手。但是經驗告訴我們,只要有它們的存在,凡事最好要做最壞的打算,畢竟,有它們在,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
  聽到妃雅這么一說,蓋赤的臉色總算是好看了一點。
  畢竟,沒有人會想要自己手底下應該是最值得信任的探子背叛自己吧!如果說有那群怪物存在的話,那么妃雅如此的懷疑絕對是正常的,換成了自己的話,也會有這樣的反應的。
  在看到了蓋赤已經能夠接受自己的說法以后,妃雅將眼光移往其他人臉上,每個人都是一樣,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畢竟在座的都是一方之雄,雖然她跟蓋赤之間的話說的有點沒頭沒尾的,但是他們完全可以理解他們之間的對話。
  看到眾人的模樣,妃雅忽然發出了一個清靈的笑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然后才又道:“我想各位現在應該都很清楚了吧!既然對方能夠發現到我們前幾次所派出去的探子,那么沒有道理我們這次所派出去的探子他們會發
  現不了,就算沒能發現,就算主事者再怎么無能,在經歷過了前幾次的經驗之后,難道會不曉得提高警覺?如此又怎么能夠讓我們的探子這么輕易的就探出來如此重要的情報呢?
  “更何況對方的主事者又是那個具有如此先見之明,輕易的就可以抓住我們聯軍弱點的老狐貍滬伊。相信憑他的聰明才智,對于這點應該是早已注意到了,否則我們前幾次的探子也不會有去無回了。”
  “咦!妃雅小姐,剛剛你不是說情報有問題嗎?怎么還會認為對方的主事者是那個滬伊呢?”
  從頭到尾一直參與這場聯軍核心真正會議的魯西,因為曉得自己還不夠資格在這種場所上發言,所以一直保持著沈默,靜靜的聽著在座的尊長的話。可是這時,他再也忍不住了,不由脫口而出的發問。
  但是,當魯西發現到因為自己的發問,會議室里面所有人都轉過頭來看著他時,魯西不由的有點后悔自己的魯莽。
  因為很顯然的,從自己的父親眼中,他讀出了不贊同的眼色,令他相當的困惑,完全不知道自己錯在何處,竟然會讓自己的父親這樣的看他?
  妃雅對魯西溫和的一笑,道:“魯西大哥,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質疑過這一則情報的正確性!”
  那你又為什么說這個情報有問題?雖然心中藏著這個疑問,但是魯西聰明的沒有說出來,幸好妃雅已經在幫他解答了。
  “剛剛,我之所以會問蓋赤伯伯這么多的問題,所懷疑的并非是情報的正確性,而是情報的來源問題。很顯然的,這些情報絕對是正確的,或者說是對方故意透露給我們的正確情報。真正有問題的是情報的來源,而這就是對方的居心到底何在的問題了。”
  看到了魯西還是一臉茫然,妃雅也知道魯西不懂,不只是魯西,一旁的洪伯也是一臉疑惑。
  妃雅知道他們不像她和幾個首長這樣,打從出生開始就因為利益的關系而對人心的險惡有著相當的體悟,幾乎一輩子都活在爾虞我詐的環境里,看事情當然永遠會看的深一點,也習慣將事情做最壞的打算。
  因此魯西與洪伯無法理解她的言下之意,她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倒是凱特,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才叫妃雅相當的驚訝。同時她亦暗暗的感嘆,亞芠果然是用心良苦,派了凱特這么一個好助手給她。
  她知道,這段日子以來,凱特總是在暗地里幫她解決相當多的問題,一想到這,妃雅不由的強烈思念起身在遠方的亞芠來。
  很快的收回心神,整了整思緒,妃雅看到了魯西與洪伯正等待著她的答案,不由暗怪自己怎么在這時候走了神?
  為了掩飾自己的失態,妃雅很快的說道:“我們應該要想想,既然能夠抓到我們的探子,那么又為什么要多此一舉的故意泄漏情報給我們呢?
  “我想唯一的答案就是,一定有比將這些情報泄漏給我們知道還更多的收益在,所以滬伊才會將這些情報泄漏給我們知情。反正這些情報說起來就算給我們知道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俗話說要釣得大魚就一定要舍得香餌!而這條大魚就是洪伯,香餌就是滬伊本人了!”
  也不知道是妃雅說的太快還是魯西跟洪伯真的是腦袋轉不過來,所以兩個人還是一臉茫然。
  倒是凱特恍然大悟的模樣,贏得了妃雅的眼神稱贊!
  妃雅耐心的解釋道:“首先,我們先來看看這個由敵人主動透露、凡鐵傳遞的情報里面有些什么?
  “第一個,這個情報里面最重要的一點,當然就是現在這個豐原城里面,主事者是滬伊,而這也正是我們一直以來最想要知道的一件事情。甚至我不懷疑,從一開始的隱瞞一直到現在的透露,都是滬伊故意造成的假相,為的就是在為一件事情鋪路。
  “你們也許會奇怪滬伊為什么要這么做吧,但是如果揭開來說,其實一點都不奇怪!試想看看,一個一直保持神秘的主事者忽然現身在我們的面前,然后又有意無意的讓我們知道,我們目前所遭遇到的一切窘境全是這個主事者一手造成的,面對著這樣一個可怕的敵手,我們頭一個產生的想法會是什么?”
  “這么可怕的敵人還是越早除去越好,說不定還能夠有助于我們解除眼前的困境。”回答妃雅的不是困惑的洪伯與魯西,而是臉上掛著奇特笑容的凱特。
  妃雅贊許的點點頭,然后又道:“既然我們都會想要除去這么可怕的敵人,那么派什么樣的人去當然是最重要的了。而很剛好的,情報當中又有這么一條,豐原城中有
  八萬的精兵。試想看看,在座的人當中,有誰能夠輕易突破八萬精兵的封鎖,取得主事者的性命然后全身而退的?“
  不由分說,包括了已經被妃雅的說明吸引了注意力的蓋赤、升日與吉爾,全都將眼光注視著洪伯,連洪伯也都指著自己。
  但是這時魯西又有問題了:“但是妃雅小姐,凱特也有這個能力呀!甚至死神小隊里面的人也都有這個能力呀!為什么一定是洪伯?”
  妃雅笑了笑說:“對于這一點,我是絕對不會懷疑凱特與死神小隊的能力的。只是這并非是輕視凱特他們,而是如果要求百分之百成功的話,我想死神小隊與洪伯,我會不加思考的選擇洪伯的。畢竟,身為大陸十大高手之一,就算是刺殺失敗,洪伯也絕對有這個能力可以擺脫八萬精兵全身而退的。”
  眾人全都頗有同感的點頭,就連提出問題的魯西也不由自主的同意了妃雅的論點。
  畢竟在剛剛當洪伯說出要殺掉滬伊時,他們都有個共同感覺,那就是滬伊是死定了。
  不過妃雅的理由似乎還不止于此,她又繼續道:“還有一點也是我確定滬伊的目標是在洪伯的理由之一。試想看看,在我方陣營里有著洪伯這傳說中的高手坐鎮,對于敵方的士氣打擊是何等的嚴重,而這也是滬伊不敢輕舉妄動的原因。
  “但是如果可以將洪伯給擊殺的話,那么對于滬伊新商盟一方士氣的提振,會有多大的效果那是無法想象的,正如同我們想要奪得豐原城的理由一樣。
  “再則,除了洪伯以外,我也想不出來,我們之間有誰需要滬伊花上一個多月的時間來布置可以一舉擊殺洪伯的手段?”
  眾人不由的點點頭,洪伯的確是有這個資格沒錯!
  “因此相較于洪伯這條大魚的價值,與其透露假情報來讓洪伯在刺殺途中發現而驚走洪伯,倒不如直接說出自己有著八萬的精兵這個消息。一方面可以逼使我方除了洪伯以外無人可派,另一方面,也等于是變相的警告我們說,來的人如果能力太低的話肯定是有去無回的。
  “這樣的話滬伊就能夠確保來人就算不是洪伯的話,能力也差不了洪伯多少,他一樣有賺頭!
  “同時,說出自己兵力的多少也是滬伊厲害之處。我想,滬伊一定很深入的研究過洪伯的行事風格,八萬的精兵應該就是洪伯的能力極限了。”
  聽到妃雅的說法,洪伯不由的點點頭。
  剛剛之所以敢發下豪語要取滬伊的性命,也是評估過自己還能夠在八萬精兵里面進出自如,再多他也沒辦法了。
  畢竟他可不是傻子,會明知敵勢過強還傻傻的跑去送死。
  妃雅微笑道:“這就是了,能夠如此清楚的掌握到我們的心意與企圖,滬伊還真的是相當的難得呀!”
  隨即,妃雅又臉色陰沈道:“不過,這也正是滬伊厲害之處,能夠讓我們落入他的計算當中最好,但是他也不怕我們看破他的計謀。畢竟不管如何,這都是一個機會,一個可以刺殺他的好機會,所以他也知道,無論我們有沒有看破,我們都不會放過這個可能解除現在這個僵局的好機會的。”
  至此,魯西終于全都弄懂了,所有的安排根本都是沖著洪伯來的,而且還不怕洪伯不上鉤。
  再怎么說,這都是一個可以接近滬伊,刺殺他好解開眼前僵局的好機會,無論如何妃雅是絕對不會放過的,即使明知其中蘊藏著相當大的危險在。
  同時,魯西也能夠理解到另外兩個消息的用意了。
  使聯軍陷入目前窘況的來由全都是親友團的關系,而透過了這兩個情報,滬伊等于變相的在警告著大家,不用妄想要將親友團給揪出來。
  高達一萬三千多人的數字可不是說救就能救的,更別說在高墻的另一方還有著八萬的精兵虎視眈眈著。
  而且,就算是將人救出來,沒有滬伊的解藥的話,親友團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到時候救之等于害之!
  這是滬伊計畫的保險,讓聯軍這一邊除了派出洪伯以外別無其他選擇,無論是刺殺滬伊還是想要取得解藥都一樣,香餌都是滬伊。
  當然了,聯軍也可以以漠視或是退兵來讓滬伊的計畫無疾而終,但是,滬伊是擺明了相當了解聯軍是不可能退兵,也無法長久僵持的弱點,不愁洪伯不送上門去。
  想通了這一些關鍵以后,魯西不由的將眼光移到妃雅那冷艷至極的美麗臉龐上。
  為什么自己還比妃雅要大上兩歲,但是妃雅硬是可以從一個情報當中看出這么多的事情,甚至還能夠提醒在座的其他尊長,但是自己卻一點都看不出來?甚至還要妃雅解釋老半天自己才能想通?
  此時,魯西不由的想起了外人關于妃雅的形容:“寒冰之心、烈火之身,冰火女王妃雅!”
  現在,魯西有點明白了,所謂寒冰當中的那個冰字,所形容的應該就是妃雅那冰樣剔透的通徹智慧了,難怪自己的老爸會心甘情愿的臣服于她的領導之下。
  原本自己還以為老爸是畏懼那個惡魔的力量,以及感謝之前妃雅能夠通知冰雪樓危難,讓冰雪樓可以順利撤出奇特城的恩德呢!看來是自己一直會錯意了!
  也難怪商聯的業績會蒸蒸日上了,妃雅絕對不是一個擺著好看的花瓶,相反的,她的智慧才是促使商聯有如此佳績的最重要因素。
  只是不免的,魯西心中還是有著一股淡淡的妒忌與羨慕心情!
  隨著妃雅解說完,魯西垂頭面對自己內心那復雜的感覺時,整個會議廳里面每個人不由的全都陷入了各自的思緒里。
  兩眼望著行軍營帳幕的頂端,對于上面隨風起伏的布幕視如不見,妃雅苦思著該如何因應眼前這個窘境,該怎樣做才能夠化被動為主動?
  陡然的,妃雅忽然想到了,如果亞芠身在此地,面對這樣的情況,他會如何做呢?
  半晌,妃雅不由的啞然失笑起來,這真的是一點都不難猜呀!
  面對滬伊精心設置的陷阱,她想亞芠一定會面無表情的揮舞手中的白金劍,然后從豐原城的城門開始,一路殺到滬伊的身邊,從容的將滬伊的人頭斬下,然后同樣從容不迫的突破精兵封鎖而歸來吧!
  又或者亞芠根本就不會為了所謂親友團的阻擋而停下他的腳步。
  依照他的個性來推論,要嘛,亞芠肯定是會展現鐵腕作風,硬是把所有親友團身上所中的毒給解開,然后把他們全都救出來以后再揮軍急沖豐原城。要嘛,他就是第一個揮出白金劍將親友團給解決掉的人。
  依照她對亞芠個性的了解,亞芠肯定是會這么做的。
  這個時候,妃雅突然覺得她好佩服亞芠能夠如此做到凡是敵對者殺無赦的理念,換做是她的話,盡管外人稱呼
  她為寒冰之心,有著一顆寒冰般的冷血心臟,作風相當的冷硬,但是唯有她自己知道,其實她心硬如鐵全都是被逼出來的。若非如此,又怎么能夠統領這么大的一個勢力呢?
  真正的她根本就無法做到那種對敵人殺無赦的絕情作風,起碼,她就不忍心也沒有辦法逼迫自己手底下的戰士,對他們所熟識的尊長揮刀相向。
  妃雅忍不住幽幽一嘆。面對著這種局面,她實在不知道該怎么解決才好。
  曾經有過好幾次,她好想叫凱特領著死神小隊去解決掉親友團,她知道死神小隊絕對有辦法,只要她說出口他們一定能夠幫她解決這件事情的,但是,她真的是不忍心呀!
  妃雅不用想也知道,死神小隊解決這件事情的唯一辦法會是什么辦法,但是,她怎么能夠眼睜睜的看著親友團這一萬多名的老人家,死于死神小隊之手呢!更何況,這對死神小隊也是不公平的!
  妃雅她不是不知道,雖然整個二十萬聯軍當中的所有人,都在慶幸著自己的這一方有著死神小隊這樣實力堅強、可以對抗商盟方面的魔獸牛怪的精銳隊伍存在,保存
  了他們絕大部分的生命安全,但是,同時他們也是深深的畏懼著死神小隊的存在。
  是的,二十萬聯軍的戰士,幾乎每個人都在畏懼著死神小隊的存在!
  這想來也是情有可原的,畢竟,看到了小小的數十人隊伍,竟然能夠獨立的面對著數以千計的龐大魔獸群,在經過了一番人獸廝殺以后,在那滿地是牛怪殘尸的血腥戰場上,宛如修羅戰鬼般數十個染血的人影毫無損傷的平安歸來,這樣的場景在聯軍開始舉事的時候,幾乎是每天都要在二十萬大軍的面前上演。
  一次、兩次,所有的戰士還會因為牛怪遇到了克星而感到興奮,但是十次、二十次以后,興奮冷淡下來,轉而代之的,是對于死神小隊的深深畏懼。畏懼著他們那種強大到不堪想象的可怕力量,畏懼著他們那種無情狠厲的殺戮手段,更畏懼著他們那每日染血的身影。
  曾幾何時開始,妃雅悲哀的發現到,死神小隊已不再出現于聯軍人群的面前了,他們只是靜靜的、沈默的,守護在聯軍與她四周的陰暗角落,一面忍受著孤寂守護著所有人的安全,一面靜靜的等待著,等待著能夠讓他們這群殺戮機器再度派上用場的時刻。
  直到現在,唯一肯出現在人群面前的也只有現在在她身邊的凱特了。
  但那也只限于在她召喚他的時候。平常的時候,凱特也是一如其他的成員一般,消失而不知所蹤。
  有時候,妃雅真的有點氣亞芠,氣亞芠為什么要賦予死神小隊這樣可怕的力量,又賦予了他們如此無情到近乎殘忍的鐵血作風。
  但是更氣的是,聯軍當中的人卻完全沒有想到,若非有著這樣的死神小隊,聯軍現在早也已經不存在了。
  如此之下,她又怎么忍心再讓死神小隊背負上除了受人畏懼以外,再加上屠殺親友團所帶來的聯軍戰士的怨恨呢?
  雖然她知道死神小隊一直在等待著她的命令,凱特也曾經暗示過她好幾次,但是她就是不忍心呀!
  也許,自己并不是不忍心將那群親友團給除掉,而是不忍心死神小隊要因此而背負著眾人的罵名與怨恨!
  陡然的,妃雅不由的想起了數年前,在虎王坡上,當自己拒絕渾身染血的亞芠觸碰時,亞芠臉上那種淡淡的悲哀神情!
  亞芠,當日你在命令死神小隊演出這一場戲的時候,對于今日死神小隊的情景,你是否早已了然?
  如果早有預知的話,那么你又為什么要下了這樣的一個命令呢?
  我寧愿死神小隊還是跟在你的身邊,起碼,在你身邊的死神小隊是昂首挺胸、神氣萬分,而不是在這里面對著眾人畏懼的眼神,不得不將自己隱身于黑暗之中!
  亞芠你可知道!死神小隊跟在我的身邊,受到了多大的委屈?
  在這里,有的,只不過是一群同時令敵我雙方畏懼的死神之名,在殘酷的冷血戰場上渾身浴血,用盡心力卻又不受人喜愛與認可,只能夠藏身于黑暗的角落當中,默默的承受著人群畏懼的眼光,靜靜的舔舐著自己激戰后所留下的傷口,一群只能夠存在于孤寂光環下的黑暗英雄!
  不再是那群用著激烈高昂的聲音,高傲無比的向世人宣布,他們乃銀月惡魔座下死神鐮刀小隊,那支令人振奮的精銳隊伍!
  忽然,沈浸在自己思緒里面的妃雅,感覺到身外的氣氛有點奇怪,整個廳里面所有的人全都楞楞的看著她,臉上的表情相當怪異。
  妃雅一楞,脫口而出的問道:“大家是怎么了?怎么這樣看著我?”
  蓋赤輕咳一聲道:“妃雅,你的眼睛是不是跑進沙子了?眼淚都流出來了!”
  在蓋赤含蓄的提醒下,妃雅這才驚覺到,自己竟然呆望著凱特而且還流著淚?
  急忙的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臉,妃雅不好意思的對所有人道:“對不起了,大概是太累了,所以眼睛有點發酸!”
  在場的皆是明眼人,又哪里會不知道妃雅這只不過是掩飾的話而已。即使好奇妃雅剛剛在想什么,但是,沒有人會笨到去揭穿妃雅的掩飾的。
  忽然,妃雅的眼中傳入了一陣有如蚊蚋般低細的聲音,是凱特真摯的聲音。
  “小姐,您不用想太多,我們只是做我們應該做的事情而已!”
  心知自己剛剛的失態已經讓凱特察覺出了她的思緒,輕不可覺的微微點了點頭,妃雅算是對凱特回應。
  但在她心中是否真能夠放下這不忍,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