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4)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4)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4)     

天魔神譚83 豐原城外

不知道過了多久,沐浴在令人感覺到溫暖的白光之下的納肯,忽然發出了一個呻吟聲,同時驚醒了伊簾跟蘭妮。
  在伊簾跟蘭妮的目瞪口呆之下,剛剛還如一灘爛泥的納肯,忽然掙脫了伊簾與蘭妮的扶持,獨立坐了起來。
  好奇的看看自己的身體各部位,有點不敢置信的摸摸每一處曾遭到亞旭摧殘,被他給打斷的骨頭。
  只覺得記憶中的部位,除了有點酸酸麻麻的以外,仿佛剛剛被亞旭折斷全身的骨頭是一場惡夢一樣,根本就不存在。
  直到頭頂上的白光消失,已經可以站起來的納肯,還是不敢相信自己身上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一再地檢查著自己的身體狀況。
  而一旁的亞華雖也震驚亞芠所展現出來的力量是如此的神奇,但是,卻還是忍不住的抱怨道:“亞芠,你干嘛要救這個小子,你嫌他害的我們還不夠嗎?”
  亞華的抱怨提醒了忙著檢查自己身體的納肯,令他終于想到了,自己的小命還是捏在人家的手掌心里,搞不好,亞芠之所以要救他是想要再來一次。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想起了剛剛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覺,納肯倒希望亞芠能夠干脆給他一刀算了。
  望著臉色有點難看的納肯,然后再看著自己的家人一眼,亞芠的眼中明顯的流露出一種奇妙的神色,但是就連最聰明的亞旭、最親近的翰羅,都無法解讀出亞芠眼中到底充斥著什么?
  單手忽然放在納肯的肩上,亞芠對著葛沃比點點頭道:“陛下,請恕在下失禮,跟您借點時間,我要跟大使繼續剛剛未完的話題。”
  葛沃比點點頭,看到現在為止,這場戲大概也接近尾聲了,既然這位大使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死,起碼他也可以放心了,至少納肯這位親善大使,應該不會死在這家子的手中了。
  看見獲得了葛沃比的首肯,亞芠又對葛沃比點點頭示意了一下,然后對自己的二哥亞旭使個眼色,提著納肯,慢慢的騰身而起,往王宮外直線的飛了出去。
  他相信,憑他二哥的智慧,以及他臨行前的那個眼色,二哥亞旭一定會幫他處理好善后的事情,包括安撫一下他那個沖動的大哥。
  而亞芠與納肯這一談,便談了一整天,一直到隔天的清晨,亞芠才又帶著納肯回到這座宮殿里面。
  沒有人知道亞芠跟納肯到底談了什么東西,任由伊簾與蘭妮百般的詢問,納肯卻是守口如瓶。
  而亞芠更不用說了,沒有人會想要去碰這個硬釘子的。
  只曉得,與納肯談完了以后,亞芠又花上了一整天的時間,跟自己的爺爺、三個哥哥,甚至還請來了他的外公威靈、二叔公威颯、以及小舅里昂這三位與他相當親近,足以代表泰龍第一世家的人物,參與這個秘密的家族會議。
  然后當天晚上,亞芠又秘密的進了王宮一次,一直到隔天才出來,一切的行動顯得那么的神秘。
  五天之后,由泰龍帝國的官方管道對外發布了一個令世人震驚的消息,官方的訊息是這樣子說的:經泰龍宮廷當局努力不懈的招聘之下,原華那邦公國總指揮官——光榮虎王翰羅˙斯達克將軍經吾感召,愿歸順我國,為國效力,謹定于下月初一拜官封將,任命為我國之帝國元帥。
  署名者竟然是泰龍帝國皇帝陛下葛沃比˙那雷!
  這消息甫一發布,各種的情報機關、民間團體、政治單位,無不用盡最快的方法,將這一篇發表上呈到最高首腦的手中,頓時引發了全大陸的暗潮洶涌。
  翰羅將軍乃何許人也,生平大小戰役數百場,建立了他不敗老將的威名,人稱光榮虎王,三個孫子聯手將華那邦與斯達帝國聯軍打的七零八落,原先因為涉入了華那邦公國之叛國罪名而曾經消失匿跡了數年,人人皆以為亡故,但是沒想到竟然又出現了,而且一出現就被泰龍帝國網羅,甚至賦予了帝國當中從未有過的所謂帝國元帥一職,足以令世人震驚。
  每一個接獲到這個消息的人,頭一個反應便是華那邦公國有難了。
  又有誰不知,翰羅將軍與華那邦之間的仇恨的?
  又有誰不知,泰龍與華那邦之間的國仇大恨的?
  如今兩者結合起來,豈不就是擺明了要跟華那邦公國過不去?
  附帶一提的,當這個消息傳進了世人的耳中以后,冒險者賞金榜上已經自動的將斯達克一家的賞金名字剔除了。
  沒辦法,畢竟冒險者公會再如何的龐大,也只不過是一個民間的組織,總不好將人家未來帝國元帥的名字登錄在賞金榜的首位,這樣不是擺明要跟泰龍帝國過不去嗎?
  而當某位掌握了大陸最大情報系統,同時又兼任泰龍的監察使一職,可是卻一直不務正業、整天游手好閑的某人,將這個消息傳入了翰羅的耳中時,翰羅也只是一笑置之。
  對他而言,是不是被懸賞其實都無所謂,當然了,其他的人也是同樣的想法。
  而就在泰龍帝國和其他各國之間暗地里一再做著各種舉動的同時,位在遠處的新商盟與商聯之間的緊張局勢變化,也是一日三變。
  位于豐原城外四十里處的一座四季常春的山谷,是妃雅等人的商聯二十萬大軍的駐扎之處。
  因為這一個多月以來,新商盟跟商聯之間戰況膠著,因此,在商聯的聯軍總部當中,彌漫著一種相當緊張但是卻又感到無可奈何的氣氛。
  這一日,在商聯聯軍總部當中,一如昔日的召開了每三日一次的軍事會議,凡是沒有軍務在身的大佬們幾乎全都聚集在一堂。
  商聯聯主冰火女王妃雅、商聯聯軍鐵血支部長蓋赤、冰雪樓支部長升日?泰、爾峊擎烈支部長吉爾大公皆在列,圍著一張ㄩ形會議桌,聽取著站在會議桌內昂首侃侃而談的冰雪樓少樓主魯西報告著。
  在座的同時還有位居客座的凱特,以及威勢逼人的大力神王洪伯,兩人分別坐在妃雅的兩側。
  除了他們以外,在方形桌的兩端尾側還各自坐著一高胖、一矮瘦的兩個老人。
  坐在妃雅左手邊,身穿一襲華麗貴服的高胖老者名叫帝卓?湯瑪斯,右手邊同樣一身華服的矮瘦老者名叫朗尼?道根。
  這兩個老者乃是響應妃雅等人的商聯發出來的號召,前來加入討伐基列的新商盟行列,原聯盟中的商人們所推派出來的兩名代表。
  “目前,我方雖然日日前往叫戰,但是新商盟方面卻一直拒不應戰,遇我方企圖強攻時,新商盟方面便派遣出親友團在城墻上,令我方之戰士們戰意全失,無法強行登墻作戰。
  “現在報告傷亡狀況。這三天以來,我方除了十九名探子在潛進豐原城失去了音訊,判斷應是被新商盟方面給截殺以外,其余無任何人傷亡。報告完畢!”
  說完,整理一下手中的資料,魯西返身走回自己的父親旁邊,坐了下來。
  抬頭看看諸人,妃雅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開口詢問道:“各位對于目前的情況,有什么看法?”
  眾人你望我我望你,半晌,蓋赤穩重的開口道:“聯主,說實在的,目前新商盟方面閉城自守拒不應戰,加上
  又派出了親友團來,實在是令人相當的頭痛,尤其是我方舊屬豐原城的士兵,幾乎個個戰意全消,就連在城外叫戰,也變成了閑話家常,根本就打不起來呀!“
  蓋赤說的可笑,但是卻是整個商聯聯軍目前最頭痛的問題。
  親友團,這一個看似好笑的稱謂,但是卻是有用得很。光是這么一支由原先各城邦的鄉親父老們所組成的老弱殘兵,竟然以不足一萬的人數,硬是阻擋了商聯二十萬如狼似虎的精銳戰士。說出來可能會笑掉人家的大牙,但這就是事實!
  比起了軍隊當中上司與下屬的關系,聯軍當中只存在著出錢的老板與受雇的傭兵之間的關系,因此妃雅等人無法向軍隊下令指揮,大部分都是用說的方式。
  也不知道是誰出的主意,看準了商聯聯軍與軍隊截然不同的本質,竟然將境內各處德高望重的長者們全部集中在豐原城中,當一路銳不可擋的商聯傭兵聯軍撲到豐原城時,所有的戰士們赫然發現到自己家鄉的長者,竟然早就在城墻上等著他們了。
  面對著這種情況,又有哪一個人可以將手中的刀槍棍棒遞出去的?
  偏偏,豐原城方面就是看準了這一點,清楚的了解到聯軍畢竟跟一般的軍隊不一樣,無法以軍令強行逼迫自己的戰士圍城攻堅,況且,妃雅他們也不忍心對這一群可能是打小看著他們長大的七老八老、又手無縛雞之力的長者們下手,導致于戰況一直膠著至今,而豐原城也一直高枕無憂。
  一萬多個沒有一點戰力的老弱婦孺憑著人情,硬是頂住了二十萬的大軍。為此,妃雅他們可真的是傷透了腦筋,偏偏他們又完全無法可施。
  看著一個個低下了頭的各大勢力首領們,任憑他們平時如何的驍勇善戰、智計百出,面對這樣的一個情況,也只能搖頭嘆氣了。但是別光是說別人,她自己又何嘗不是一籌莫展呢!
  搖搖頭,妃雅站起來,想要宣布散會,大伙再回去想個幾天,看看能不能想出一個好辦法來。
  眼看著這一場軍事會議幾乎又要落的跟前幾次一樣無計可施的下場,忽然一個相當尖銳刺耳的聲音響起:“聯主,我有話要說!”
  妃雅一楞,隨即點點頭,又坐了下來,同時伸手道:“帝卓長老請說!”
  高胖老者,掌握著全大陸近一成糧秣生意,同時,亦是這次聯軍軍糧最大贊助商的帝卓站了起來。先是看了所有的人一眼,然后才道:“各位,請容我再提醒各位一下!我方目前困居在此,二十萬人的大軍每日耗費糧草不菲,如不能在近日內改善現況的話,恐怕我方的軍糧會入不敷出,這點希望聯主還有各位長老要注意一下!”
  一旁的矮瘦老者朗尼也跟著站起來道:“聯主,除了糧食的問題要注意以外,本長老也要再提醒一次,現在時日已經越來越接近秋末,即將跨入冬季了,一旦進入冬季以后,我方可能會需要大量的冬衣御寒。雖然本長老對于戰事并不甚了解,但是本長老也知道,冬天的戰事必定比現在更加的艱困,攻城更是不易。
  “如此看來,”朗尼細小的眼睛中立即閃爍出了銳利的光芒:“本長老在此建議聯主及各位長老,若不盡快改善目前的困境,恐怕我們不得不撤退,以尋求一個過冬的場所了。”
  帝卓與朗尼的一搭一唱,眾人不由微微的皺起眉頭來,甚至連妃雅也不能幸免。
  他們所說的在座的眾人又豈不明白?只是依照目前的情況來看,恐怕撤退與進攻都是兩難的選擇。
  如果在這個時候撤退的話,恐怕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聯軍聲勢與信心會蕩然無存,而且下一次新商盟方面畢竟會有所戒備,到時,想要再擁有現在這種打的新商盟措手不及的優勢局面就難了!
  而如果決定要進攻的話,看看現在,光是一個豐原城,竟然就將他們這二十萬大軍拖在這里,親友團更使得聯軍面臨著無計可施的窘境,更是令人難過,打擊著所有人的信心,唯一的優勢恐怕只是占領了原聯盟三分之一的土地而已。
  但是大家也都很清楚,在名義上,商聯雖然說已經奪回了舊聯盟三分之一的領土,但是,畢竟不管是新商盟也好還是商聯也好,都并非是國家,只是商業商會的集合體,對彼此而言,占領土地的多寡并沒有多大的意義,一切最重要的還是要向利益看齊。
  關于這一點,最明顯的證據就在于,名義上已經占領了舊聯盟的基列,所屬的奇特城組織。
  從第一天開始,就一直嚷著要建立起一個能夠與泰龍、斯達、華那邦看齊的大國家,但是時至今日,卻依舊只是一個商業聯盟,而不是一個體制健全的國家。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組成了新商盟的份子大都是商人,對他們
  而言,建立國家并沒有什么好處,遠不如舊聯盟那樣,只要有人可以給他們做生意賺錢,那么一切就沒問題了!
  基列想要建立起一個國家,等于是要在他們的頭上再加一個限制,那等于是減少了他們賺錢的機會,他們又怎么肯呢?
  也因此,沒有國家級的武力在后面支援著,基列也不敢得罪舊聯盟當中的所有人,只能拼命的刮錢,以求早日建立起一個龐大的軍隊,藉此來完成他的理想。
  只不過外人沒有想到的是,基列刮錢的原因除了要自己建立軍隊以外,還得要應付另外一個無底洞。
  也因此,即使明知妃雅等的商聯,一路勢如破竹的將舊聯盟南方的土地全都給占領了,基列的新商盟方面也不覺得有什么大不了的。掌握的人數多寡,才是最重要的關鍵因素。
  雖然在這場與其要爭土地不如說要爭人口的戰爭當中,土地并不值錢,可是城池就不一樣了。
  畢竟所有舊聯盟當中的城池,之所以會建立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了經商,是商業與金錢的精華結晶,尤其是代表著原先八大勢力當中的第二大城與第二大傭兵團
  的舊有根據地——豐原城,是僅次于第一大城奇特城的商業精華城市,簡直是一顆藥力超強的信心大補丸。
  如果商聯聯軍能夠順利的收回的話,那對于商聯的士氣提振可是有著無法估計的好處的,也能夠在商聯聯軍當中某些信心不足之輩的心中,立下了今天能夠回收豐原城,明天就可以回收其他城那種牢不可破的信心與觀念。
  而且,身為舊八大勢力當中之一的豐原城,在妃雅與蓋赤的眼中,更是一塊甜美無比的大餅。有誰能夠比他們更了解、更清楚豐原城所蘊含的各種潛力與妙用呢?
  也因此,當商聯決定不再徒勞無功的奪取土地分散兵力,改而集中全力奪得一座商業大城,以此來安定本方軍心以及準備過冬時,妃雅與蓋赤當然是立即的提議四大城當中距離南方最近,也就是距離他們最近的豐原城了。并且還舉出了種種的理由,終于說服了其他的人,同意進攻豐原城。
  當然了,這其中是免不了妃雅以及蓋赤的一點點私心在其中,而其他的長老也是心知肚明的。
  只是,看在妃雅畢竟是名義上的聯主,而鐵血團也是聯軍的兩大重要支柱之一,這幾年來對商聯都有著良多的貢獻。再加上時間也不能容許他們再去找另外一座可以容
  納二十萬大軍的大城來攻占,所以才會全力的支援攻復豐原城。
  而這也正是妃雅所屬的商聯會集中全力在此想要收服豐原城,以及基列所屬的新商盟不惜用出了親友團這樣一個無恥的戰術,以阻止商聯占領豐原城的原因。
  望著兩個新加入的長老,所有人的眉頭都緊緊的皺著。
  老實說,打從戰況膠著以來,這兩位長老幾乎是每一次的開會都會提出這兩個問題來,實在已經引起了眾人的反感。
  雖然說兩位長老所提出來的問題是目前的切要問題沒錯,但是,如果有人整天在自己的耳邊提醒著你同樣的事情,就算是脾氣再好的人。恐怕也會心生不悅吧!
  況且,在座的所有人,其實也都對這兩個長老的為人有著一定程度的不滿。
  雖然很感謝他們無條件的提供了整個聯軍大半的糧食與衣物,但是,看到這兩位長老每每在聯軍占領一個新的地方時,便借著聯軍的軍事威脅,狐假虎威的將當地所有與他們相關的產業全都半強迫半買斷納為己有,要不是看在拿人手軟、吃人嘴軟的份上,妃雅早就跟他們翻臉了。
  而現在,因為戰況的膠著,使聯盟的聯軍一直未能再占領新的地盤,無利可圖想必是令他們相當的不滿。
  所以在這之前,總是一再地催促說干脆轉移陣地,進攻其他地方好了。
  而現在,竟然還干脆說撤兵,的確是令在場的人相當不滿。
  輕輕的一笑,妃雅點點頭道:“兩位長老言之有理,不過因為這事事關重大,所以需要從長計議。不如,等散會之后,且容我思考一下相關的事宜,再向兩位長老說明可好!”
  帝卓一聽,正想要發言,妃雅已經搶先一步,巧笑的轉頭對著另外一邊的朗尼道:“對了!朗尼長老,既然您提到了冬季快到的事,我想,我正好趁著這個機會跟您討論一下,不知道由您的管道是否可以獲得足以供應我軍全體所需要的冬衣。當然了,我方也會照市價購買的!”
  輕笑著,妃雅強調了一下依照市價購買這個詞,聽的朗尼不由的喜孜孜的。二十萬大軍所需要的御寒衣物全都由他所供應,這是一個多大的利潤啊!
  急急的點點頭,朗尼坐了下來,心里頭不斷的盤算著這次的交易,他到底可以從中獲取多少的利潤。
  因為太過于專心了,以至于坐下以后,一直低著頭的他,從頭到尾沒有看見他對面的帝卓一直在給他使眼色。
  看到朗尼坐下以后,妃雅轉過頭來,對著帝卓略帶疑惑道:“帝卓長老,您還有問題嗎?”
  帝卓看了一下一直低著頭的朗尼,微微的嘆口氣,沒好氣道:“不!聯主,我沒有問題了!”
  說完,帝卓也跟著坐了下來。
  而妃雅則是再次的環顧一下所有人,最后道:“好了,如果大家都沒有問題的話,那么,今天的會議就開到此為止。大家下去之后,再研究一下,看看是不是能找到可以對付親友團的方法。那么,散會!”
  說完,妃雅對所有人點了點頭,當先的走出了會議室。
  洪伯跟凱特互望一眼,也跟了上去。
  當天夜里,在妃雅的私人休息室里面,又再度的召開了一場小型的會議,與會的人員,除了新加入的兩位長老不在以外,早上參與開會的人員幾乎全都到齊了。
  “妃雅,凡鐵的消息已經傳回來了,在豐原城中,目前僅知有精兵八萬,親友團共一萬三千多人,至于是否還有所隱藏,則需要再進一步的調查。
  “另外,這一次也有著重大的突破,凡鐵已經調查出來了,目前主持豐原城內防務的主事者是新近才加入新商盟,擔任基列手下第一謀臣的滬伊˙碧˙達捷!”
  最先開口的是蓋赤,他不勝欷噓的感嘆道:“果然是曾經擔任過華那邦公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右相重臣,我們的計畫他似乎都了若指掌。
  “根據接觸凡鐵與滬伊身邊的人暗中查探,調查結果說明,滬伊與基列頭一次見面時,他就已經指出,我們最后一定會找一個城池占領,最有可能的就是豐原城。
  “而當他受到基列的重用時,所下的第一個命令便是在最短的時間當中,集合各處所有德高望重的長者,并且將他們帶到豐原城來。
  “當時基列那方的人全都不解滬伊集合這么一群人想要干什么,直到現在看來,滬伊那家伙的確是有先見之明呀!我方的困境全都是出于他的策畫,只可惜,這樣的一個好人才竟然不能夠為我們所用,真是可惜呀!”
  所有人全都了解到蓋赤所說的不能夠為他們所用的意思何指,畢竟眾人全都知道,滬伊跟亞芠所屬的斯達克一家子之間的仇恨,可是用大海的水也洗不清的,所以也就
  注定了他們與這么一個可怕的人物,是一定要站在敵對的立場。
  妃雅微皺著眉,轉頭詢問道:“那蓋赤叔叔,凡鐵有沒有指出滬伊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控制那些長者的?”
  “有!據凡鐵所說,那些長者們好像每隔五天就要服食一種特殊的藥物,但是那是什么藥物,因為那東西都是按人頭發的,所以凡鐵也無法取得實物送回,所以也不知道!”
  妃雅喃喃道:“是*藥物嗎?這倒也不出我們所料!”
  想了想,妃雅又轉頭對一旁的升日問道:“樓主,那我們現在的戰士們反應如何?”
  聽到了妃雅的詢問,升日樓主那張白的有點過份的臉上,很明顯的出現了相當不滿的表情,搖搖頭道:“跟我早上所說的一樣,大部分的戰士幾乎全都失去了戰意。我冰雪樓所屬的舊部與大公的擎烈城舊部總算還有點戰意,可是也幾乎快變成了將每日的叫戰當成了認親會,幾乎全都在找著是不是有自己認識的人。
  “不過最嚴重的還是妃雅小姐你與蓋赤兄的舊部,很明顯的已經完全沒有戰意了,壓根就把叫戰當成了在跟自
  己的尊長親人會面聊天一樣,根本一點都沒有警覺的意識!“
  聽到升日一點都不客氣的形容詞,妃雅與蓋赤不由的露出了苦笑,誰叫他們的家就在這里!
  搖搖頭,妃雅望向了吉爾大公。
  不待妃雅發問,吉爾大公已經先站起來說道:“還是老樣子,兩個老家伙今天晚上又聚在一起,不知在干什么。不過,剛剛蓋赤兄提起滬伊這個人,我才想到一件事。”
  聽到吉爾大公這么一說,妃雅急忙的問道:“大公,是什么事?”其他人也是一臉疑惑的看著吉爾大公。
  吉爾大公雙眼突然亮起了一陣青光,嚴肅道:“當初,我接受妃雅小姐你的命令,前去調查兩個老家伙的來歷時,我手下的弟兄們給我的報告中曾經提過一件事,當時我并不怎么在意,但是現在想來,確實是太過于輕忽了!”
  見吉爾大公說了半天就是沒有說到正題,所有人不由的一陣心急。
  一旁的洪伯差點沒有出聲催促吉爾大公說快一點,幸而吉爾大公又繼續的說了下去。
  “在報告當中曾經提到一點,帝卓那家伙生意的范圍重心都是在華那邦公國的境內,當初,在滬伊沒有失勢之前,曾經有傳言說,帝卓一直極力的巴結滬伊,而且顯然他相當的成功,跟滬伊建立起了相當的交情來。關于這一點,令我想到了一件不寒而栗的事情!”
  什么事情吉爾大公沒有說出來,但是在場的人哪一個不是精的像是回鍋了好幾次的老油條,又哪里會聽不出吉爾大公的言下之意?
  只要一想到這個可能性,所有人真的是如吉爾大公所說的,感到一陣不寒而栗!
  沈默了半晌,妃雅又問道:“那大公,你是否曾經發現過帝卓有什么異樣的地方?從他加入我們以后?”
  “沒有,因為以前一直沒有想到這個問題,所以在這方面我并沒有特別的要求。妃雅小姐你放心,待會我會交代下去的!”搖搖頭,吉爾大公回答道。
  妃雅點點頭,看向凱特。
  凱特立即道:“妃雅小姐,目前兄弟們的回報中,連今天在內,已經三十五天沒有看見牛怪了。依據我的判斷,應該是前幾次的結果,導致牛怪數量大減,再加上基
  列他知道再派出牛怪來也沒有用了,所以應該是暫時不會再派出來了。
  “另外,北斗曾經傳遞了某位對牛怪有著相當研究的前輩高人的話給我,說牛怪這怪物相當懼怕寒冷,只要溫度低于某一個程度,牛怪就會失去了行動的能力而被活活凍死。所以我想,如果到冬季之前牛怪一直沒有出現的話,那我們在整個冬季應該都不用擔心牛怪會出來搗亂了。”
  聽到凱特的補充說明,蓋赤頗有興趣的問道:“凱特,北斗傳來的消息正確嗎?那位前輩是誰?他的話可信嗎?”
  而蓋赤問出來的也正是眾人都感興趣的,沒辦法,雖說現在已經有著凱特這群專門克制牛怪的死神小隊在,但是每次牛怪一出現,或多或少都會帶來輕重不一的傷亡,他們實在是被這群悍不畏死又相當難纏的怪物給打怕了。
  回頭看了蓋赤一眼,凱特露齒一笑道:“我想應該是可信的吧,如果說天下第一高手——血獸皇的親筆信所說的話都不能相信的話,我實在是想不出來還有誰的話能夠相信的了!”
  聽見了凱特的話,整個會議室里面的所有人,不由的全都嚇了一大跳,頓時交談聲不絕于耳。
  沒想到他們這一場戰爭,竟然會連那個傳說中的絕世高人也來插上一腳,真是叫他們意外!
  就在眾人吵吵鬧鬧的同時,一個渾厚的聲音響起,蓋過了所有人的聲音道:“其實,我早就在懷疑,這些前所未見,仿佛是忽然之間憑空冒出來魔獸牛怪,跟那個老家伙有關系,也只有那個老家伙才會去研究這種奇奇怪怪的事情,現在他插手這件事,看來是**不離十了,搞不好,他可能還會親自出面來說明。”
  “哼!如果這件事情真的是他搞出來的話,到時候我非要他負責不可!”
  聽到了這個聲音,所有人全都安靜下來。
  沒有人敢懷疑,為什么這個人敢叫血獸皇為老家伙,也沒人懷疑他敢不敢叫血獸皇負責這件事情,因為,發言的人,正是大陸十大高手當中排名第七的大力神王。
  在座的所有人可是都曾經親眼看過,大力神王洪伯在面對無人能擋的牛怪時,一手一只,兩手分別抓著有他身體兩倍大的魔獸牛怪當武器,一口氣解決掉一大群的牛怪,把可怕的牛怪耍著玩。
  當初,要不是他只有孤單一人,又要對付牛怪又要保護老弱的話,恐怕輪不到凱特他們這一群死神小隊來揚名,他一個人就可以解決所有的牛怪了,更別提洪伯還有著一招被蓋赤尊稱為“白日奇襲王者”的流星,曾經在一天之內解決了數千頭的牛怪,這是眾所皆知的事情。
  因此,當洪伯這似抱怨似恐嚇的話一說出來,所有人全都安靜下來,不過可沒有人會笨的去質疑洪伯是不是辦的到。
  抱怨完了以后,洪伯轉過身來,面對著妃雅,忽然殺氣騰騰道:“妃雅,既然現在我們已經知道豐原城里面到底是誰在主事了,不如今天我就殺進城里面去,把那個什么滬伊宰了,這樣不是既省事又干脆?”
  洪伯此話一出,不由的引起在場所有人的共鳴。
  暗殺敵方主將而打敗敵軍的例子歷史上多的是,將滬伊給殺了的確是相當妙的一個主意。
  如此一來,豐原城在群龍無首之下,想要攻破它的確省事多了,尤其說出這話的人又是洪伯,那更是再好不過的事了,想來被洪伯宣判死刑而還能活下來的人,應該是沒有吧!
  誰知道,聽完了洪伯的主意以后,第一個搖頭的便是妃雅。
  而跟著妃雅之后,凱特也搖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