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82 分外眼紅

看著自己的兩個同伴對亞芠怒目相視,知道他們相當擔心自己的安危,納肯心中不由泛起了一陣相當溫暖的感覺。
  伸手拍拍伊簾跟蘭妮的手,安撫一下他們兩個,然后,強撐全身好像快散的骨頭,納肯勉強的站了起來,同樣的露出了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微笑,對亞芠打招呼道:“亞芠,好久不見了,謝謝你的好禮。”
  納肯當然知道,剛剛亞芠對他的痛打應該就是一種治療的手段,只是,他也了解到,治療恐怕是附帶的而已,最重要的是亞芠想要收點利息,證據就是,他現在比剛剛不得動彈還要來的痛苦多了。
  亞芠冷哼一聲,不再理會他。
  納肯也不以為意,轉過頭來面對著葛沃比,艱難的對著葛沃比做個宮廷常用的禮節:“陛下您好,恕在下未能即時見禮,請陛下見諒!”
  即使明知納肯是曾經出賣過自己的主人而換取榮耀的人,但是現在納肯的作為卻贏得了葛沃比的好感。苦笑的回了個禮,然后關心的道:“大使,你先躺下吧,我看你現在好像連站著都很困難。”
  “謝謝陛下您的關心了,在下經??經亞芠先生治療后,已經沒有什么大礙了。”
  亞芠這時終于正眼看了納肯,冷道:“別高興的太早了,剛剛我只不過是將你體內的那些神化劑給逼出來而已,腦袋里面的我只是暫時壓下,放著不管的話,早晚還是會反撲的,到時候你就當個活死人好了!”
  納肯忽然露出了一個奇妙的笑容,看著亞芠.半晌,納肯忽然轉過頭來對著葛沃比說道:“陛下,雖然很失禮,但是能不能請你給我一點時間,我想要跟我這個‘好朋友’聊聊天?”
  葛沃比一楞,隨即點點頭道:“這個當然,這個當然,不過,待會能不能請大使跟我旁邊的這個宜楊將軍談談,我們可能需要大使閣下你提供一下關于那些襲擊你的
  人的相關資料,畢竟,這關系到我國的外交安全,事關我國的大體?“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說到最后,葛沃比好像瞄了一下一旁冷著一張臉的亞芠,仿佛他這話是在對亞芠說的,而不是在對納肯說的。
  只是,亞芠好像沒聽見似的,還是喝著自己那早已經冷掉的茶。
  苦笑一聲,葛沃比朝其他人招招手道:“來吧!各位,把這間房間讓給大使跟亞芠先生他們這對許久未見的‘好朋友’,我們出去吧!”
  眾人懷疑的看看亞芠以及看看納肯。
  老實說,亞芠跟納肯之間怎么看也不像是葛沃比所說的“好朋友”,不過,他們也知道自己在這里是相當礙事的,因此,也乖乖的隨著葛沃比出去。
  而納肯則是對他身旁欲言又止的伊簾、蘭妮擺擺手道:“伊簾、蘭妮,你們也出去吧!”
  相當不放心放他跟亞芠在一起的伊簾與蘭妮,本想阻止納肯找死的舉動,但是看到了納肯眼中那種堅定的光彩,多年相處的經驗告訴他們,這個時候的納肯是勸不聽
  的,無奈之余,兩人也只好乖乖的隨著葛沃比等人走了出去。
  剛剛走出門口,伊簾與蘭妮立即聽到葛沃比正在交代宜楊道:“宜楊,記得把所有的人都給我撤出這座宮殿,不管這個房間里面傳出了什么聲音都不要管。老天保佑,這間宮殿可是我王宮中最好的貴賓殿,希望不要被亞芠先生給拆了才好!”
  宜楊點點頭表示了解之后,葛沃比看到了伊簾跟蘭妮走了出來,轉過頭來問道:“侍衛長(伊簾)、幕僚長(蘭妮),你們是否要跟我們一樣離開宮殿?”
  伊簾與蘭妮面面相覷,忍不住又轉頭看了一下背后那破了個大洞的房間一眼,隨即對葛沃比搖搖頭,表示他們留在這里就行了。
  葛沃比也不勉強,點點頭之后,嘴里不知道念著什么,領著一大群人很快的就撤出了宮殿。
  當眾人全部離開以后,整個房間變的相當冷清。
  納肯站了一會,自顧來到亞芠旁邊椅子上一坐,自己倒了一杯茶,看亞芠的茶杯空了,也替亞芠倒了一杯。
  兩個人就這樣,慢慢的啜飲著茶,房間完全一片寂靜。
  不久,納肯似乎是不小心的牽動了剛剛被亞芠毆打的傷勢,輕輕的發出了痛呼聲,引起了亞芠的眼光一掃。
  痛的摸摸自己的鼻子,納肯苦笑一聲,用著鼻音相當濃的怪異聲音道:“現在你想怎么辦?殺我?”
  沈默了一會,亞芠忽然冷硬道:“暫時??不想。”
  似乎不訝異亞芠的答案,而且也沒有小命被人捏在手中的感覺,納肯聳了聳肩,卻又引得自己痛呼一聲,最后才道:“為什么?”
  亞芠不答,反問:“誰想要殺你?”
  “海格,我的老師,你也見過的,當日在虎王坡上的那家伙!”
  喝了口茶,納肯毫不猶豫的說了出來,似乎不當亞芠隨時可能會拔劍宰了他。
  “說吧,為什么不殺我。根據我的了解,你應該就是傳說中那個殺人不眨眼的銀月惡魔,沒道理會放過我的,如果你真的是他的話。”
  又再度問了一次,同時也是確認自己的猜想,見到亞芠并未否認,納肯幾乎能夠確定,亞芠必定是令他那個沒人性的老師傷透腦筋的人了。
  把玩著手中精美的茶杯,亞芠輕聲道:“納肯,你是一個小人,一個標準的小人!”
  納肯聳聳肩,不例外的又忍不住痛哼一聲。
  他可不認為亞芠是那種會辱罵別人的人,況且,他也不認為自己是一個正人君子,在這個世界上,正人君子只有兩個,一個尸骨已寒,另外一個則是發瘋了。
  “而小人向來很能求生存,而且,相當的好用!”
  聽著亞芠說著言不及義的話,納肯知道這只是亞芠的開場白而已。
  “你認為我為什么會救你?”
  納肯也學亞芠一樣,把玩著手中的茶杯,表面上看來好像不在意,實則,心中急速的轉著腦筋。
  老實說,亞芠會救他令他相當感興趣,尤其是,他是最了解亞芠的人之一了,以亞芠的個性,還有他的傳聞來說,無論如何亞芠都沒有救他的理由!
  慢慢的,納肯仿佛是理出了一個頭緒,忽然抬起頭來,看著亞芠,一字一句的說著:“華那邦公國!”
  是了,比起他出賣斯達克家的仇恨,相信亞芠更是清楚,他真正的仇敵是華那邦公國,或者說是華那邦公國的
  德野王。就算,他不出賣斯達克家,德野王也會找出一個可以出賣斯達克家的人來。
  因此,比起對他的怨恨,相信亞芠更是憎恨華那邦公國,他們才是造成斯達克家慘況的真正兇手。
  而他,只不過是在背后推一把而已,這也是納肯所能夠想到的理由。
  亞芠會放過他的唯一一個理由,是因為他還有更大的目標!
  笑了!
  亞芠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了一個奇妙的笑容!
  “納肯,以前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你很聰明的,從你小時候開始,你就很聰明!”
  納肯也笑了。
  “嗯!這一點不需要你跟我說,很多人都在說!”
  亞芠與納肯,兩個小時候的死敵、現在的仇敵,忽然相視而笑。只是,他們的笑,好像充滿著一種說不出來的詭異味道。
  就在此時,忽然房間外傳來了一聲聲的叫喝聲,同時也有著焦急的聲音。
  “納肯,納肯,你給我滾出來!”
  “將軍,將軍,不要在這里鬧事!”
  聲音雖然同樣都是屬于粗豪,但是很明顯的是,兩個人同時發出來的聲音。
  納肯一挑眉,眼光不由的看向門外。亞芠則是面露一種詭異的表情,令納肯在一看之下,不由的心中發毛。
  緊接著,門外傳來了激烈的打斗聲,同時,隱隱約約間,伊簾與蘭妮的聲音傳了過來:“不行,你們不能進去!”
  同時,一個魁梧、全身散發著無比熱力的大漢出現在門口,掩飾不住的濃厚殺意,在他的身上不斷的翻騰著。
  大漢眼光往房間中一瀏覽,當眼光看到亞芠時,明顯的一楞,隨即又往亞芠身邊的納肯一看,似乎在確認納肯的身分。畢竟,納肯現在的模樣實在是不太像個人,鼻青臉腫不說,渾身破破爛爛的,還留著紅紅綠綠的血。
  半晌,大漢好像是確認了納肯的身分了,大喝一聲:“納肯,你這卑鄙小人,納命來!”
  怒喊著,手中的長槍翻騰著炙熱的金色火焰,聲若雷霆的往納肯刺來。
  看著電射而來的長槍,納肯不由的臉色一變,心知肚明,如果挨上了一下可不是開玩笑的,恐怕不死也半條命了。
  急忙一個閃身,急速的往旁邊竄了出去,而大漢顯然是因為怒急攻心,出手不留余地,納肯這一閃,槍勢竟然直對著納肯旁邊的亞芠射來。
  大漢見狀,發覺自己的槍勢去的太盡而收不了,連忙大叫道:“亞芠,快閃!”
  淡淡一笑,亞芠忽然一伸手,準到不能再準的一手握住了大漢長槍的槍尖,長槍上面那閃耀著金色光芒的高溫火焰,仿佛對他沒有任何的影響。
  鎖住了大漢的長槍,亞芠微笑道:“大哥,對付這種人不值得你用槍,留點力比較好!”
  大漢,也就是亞芠的大哥亞華,聽到了亞芠的話,不由的一楞,又發現到自己的長槍被亞芠給鎖住收不回來,怒不擇言大吼道:“什么?亞芠,你要為這個卑鄙小人求情?”
  亞芠搖搖頭,臉上帶著惡意的笑容道:“不!大哥,我是覺得一槍殺了他太輕松了,用手把他給凌遲了不是比較好?”
  “好!”
  大喝一聲,連槍也不要了,直接的留在亞芠的手中,掄起了斗大的拳頭,亞華不由分說的往正想要閃的遠遠的納肯打過去。
  亞芠淡淡一笑,將長槍往旁邊一放,慢條斯理的將手中的茶給喝完之后,這才彈彈衣服,站了起來。
  這時,亞華與納肯兩人早已在一追一逃之下,跑出房間了。
  走出了房間一看,門外不知何時已經擠滿了一大堆的人,葛沃比等人不說,連他的家人也全到了。
  他爺爺翰羅,在一個看起來相當漂亮而且有點面熟的年輕女郎陪伴下,站在一旁。
  二哥亞旭則站在一邊眼光陰沈的看著納肯,在看到亞芠從房間里面出來時,不由的一楞,眼中透露出了納悶疑惑的眼色,似乎在詢問著他,也向他走了過來。
  三哥亞若則像貓戲耗子般以一敵二,阻擋著怒叫連連的伊簾跟蘭妮不得*近納肯。
  而葛沃比他們似乎是覺得眼前的情況相當有趣,一副看好戲的模樣。除了那個一板一眼的宜楊將軍好幾次想要沖出來阻止亞華追殺納肯,但是卻屢屢被葛沃比所阻擋。
  當然大哥亞華還正追著四處逃竄的納肯。
  走到了亞芠的身邊,亞旭疑惑的問道:“亞芠,剛剛你在里面?”
  看到亞旭指著房間,亞芠點點頭。
  他當然是知道亞旭問這話是什么意思了,不過他并不認為現在是解釋的好機會,只是對亞旭點點頭之后道:“二哥,待會兒再跟你解釋,你幫我跟大哥說一聲,叫他先別急著把那家伙給打死,我還有事要問他。”
  亞旭點點頭,他自也知道全家人當中,報仇之心最強烈的非亞芠莫屬,既然亞芠都這么說了,一定有著他的用意。因此一聽到亞芠這么一講,他完全沒有異議的往亞華的方向走了過去。
  正好這時,身上帶傷的納肯終于被亞華給追上了,被亞華的幾個鐵拳往身上一砸,納肯忍不住吐了好幾口血來。
  亞旭來到亞華身邊,不由分說的一把抓住亞華對著納肯頭頂砸下的拳頭。
  感覺到自己的拳頭被人給阻擋,亞華不由紅著眼,往來人一看,卻是自己的二弟亞旭,這才忍住了想要殺了來人的心情,沙啞道:“亞旭,干嘛阻止我?”
  知道這時候跟無比憤怒又沖動的大哥說什么都沒用,亞旭相當干脆而又陰森道:“大哥,留一點給我,我也手癢了。”
  點點頭,亞華干脆往后退一步,畢竟好東西要跟好兄弟分享才對!
  輕輕的將納肯扶了起來,看著納肯那鼻青臉腫,還不斷吐血的臉,亞旭臉上忽然露出了一個笑容。
  又吐出了一口血,看著眼前笑得迷人的亞旭,納肯苦笑道:“二少爺,好久不見了。”
  亞旭點點頭,一樣是笑得相當的迷人道:“納肯是呀,我們是好久不見了,我可是想死你呢!”
  聽著亞旭那詭異萬分的詢問,納肯絕對不會誤會亞旭有什么怪異傾向的,畢竟,亞旭現在抓在他肩膀上的手勁好像越來越重,已經痛的他差點想要大叫了,至于亞旭說想死他,他看應該是想他死吧!
  亞旭又繼續道:“嗯,好歹我們也曾經是一家人,既然你人都來到這里了,怎么不跟我們說一下,好讓我們盡盡地主之誼呢?”
  忽然之間,一聲輕微的喀啦聲由納肯的肩膀中傳了出來,納肯臉色瞬間變的死白,忍不住痛呼一聲。
  看來,他的鎖骨好像已經斷了!
  盡管如此,納肯還是強撐著,強笑道:“這怎么好意思麻煩二少爺呢!您就不用這么麻煩了。”
  這邊笑面狐正邊說笑邊下手痛宰真小人時,亞芠已經來到了翰羅的身邊。
  輕輕的對著翰羅行個禮,亞芠站在翰羅的身邊,一同看著亞旭慢慢的幫納肯數著身上的骨頭數目。
  身上散發著一種令人膽寒的肅殺氣勢,翰羅淡淡道:“亞芠,聽監察使說是你救了納肯那畜生的?”
  亞芠眼光淡淡的掃了一下在一旁偷聽、臉色有點變白的葛瑞斯,點點頭道:“是的爺爺,孫兒有點事情要問他!”
  翰羅終于將眼光移回亞芠的身上,定定的看了亞芠一會,久久,這才嘆了一口氣道:“算了,你已經長大了,有你自己的想法了,但是莫忘記,納肯是一個怎樣的人,你要小心一點!”
  姜不愧是老的辣,光從亞芠的一句話中,翰羅幾乎就可以推測出亞芠葫蘆里面到底是賣什么藥了。
  亞芠點點頭,同時亦為翰羅的諒解而感到高興。
  畢竟,如果翰羅不想讓納肯有機會在他面前亂竄的話,恐怕亞芠還是得拔劍把他解決掉,這樣一來對他而言,想要辦的事情可就麻煩多了。
  不過此時的亞芠也沒有感覺到,他似乎正逐漸轉變當中。
  今天換做是剛剛從清藍之境出來的他,恐怕納肯只要出現在他的面前,馬上就會被他給碎尸萬段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不但救了納肯一條小命,而且還阻止自己的家人取他性命,更心平氣和的聯想到納肯有什么地方是可以讓他利用的。
  “啊!那個人快被亞旭殺死了!”
  忽然一聲的嬌呼吸引了亞芠的注意,令亞芠不由的將目光轉移到聲音的主人身上,那個站在翰羅身邊的美麗女子。
  第二眼看到她,亞芠終于想起她是誰了:“影小姐是嗎?您放心,只要納肯還剩一口氣,我就有辦法將他救活的,現在讓二哥他們出口氣也不錯!”
  在想起女子是誰的同時,亞芠亦想起來,當初,這個美麗的女子與他大哥之間的那種奇妙氣氛,現在看到她出
  現在這里,想必是有譜了,所以亞芠也是格外溫和的回應著影。
  聽到了亞芠在對自己說話,原本是德野王密探,但是卻在清藍之境外被亞芠一家所救,然后拋去了自己密探身分的影先是嚇了一跳,然后才驚覺自己的失態,漾起了一個溫柔的笑容,對亞芠點點頭。
  這時,亞芠看到納肯真的已經只剩一口氣了,全身的骨頭大概都已經被亞旭給數光了,另一方面,伊簾跟蘭妮也被亞若給玩夠了,兩個人身上到處都是被電焦的黑痕,冷冷的一笑,亞芠高聲道:“大哥、二哥、三哥,夠了!”
  聽到亞芠的話,三兄弟先是看了一下亞芠,總算剛剛的發泄讓他們冷靜了一點,聽到自己小弟的聲音之后,才停下了手。
  亞若一手一個,提著已經完全沒有反手余地的伊簾跟蘭妮走了過來,而亞旭則是更干脆,伸手一拋,納肯像灘爛泥般的被拋到亞芠的前面。
  葛沃比等人不由的面面相覷,皆可以看到彼此眼中的驚懼。
  他們在看到納肯的這副慘狀時,全都被嚇了一大跳。
  從此在他們的心中種下了一個觀念,畢竟是出產銀月惡魔的一家子,其成員非魔即惡,惹火了這一家子恐怕自殺會比較好一點。
  在場最傷腦筋的應該算是葛沃比了,照理來說,他身為泰龍帝國的皇帝,實在是不能夠任人將別國來訪的親善大使弄成這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慘狀的。
  然而造成這副樣子的人,一個是他最想要得到的光榮虎王,親手把人打成這樣的又是他最倚重的三個將軍,更慘的是,那個臉上始終掛著奇異笑容的惡魔,才是他最不想去得罪的人。
  干皇帝干到像他這個樣子,也實在是痛苦的哪!
  一想到這,葛沃比忍不住將眼光給挪到自己旁邊的兄弟身上,也許,他應該退休享福了。
  感覺到葛沃比正在看他,葛瑞斯不由奇怪的看了葛沃比一眼,只覺得葛沃比眼中的光芒有種令他不寒而栗的感覺,渾身的雞皮疙瘩全都冒了出來。
  而被亞若提過來的伊簾與蘭妮兩個人,在看到納肯渾身血跡且像灘爛泥般倒在地上時,眼睛都紅了。
  蘭妮不講,眼淚早就已經停不了了,而伊簾更是紅了眼,怒吼道:“可惡,你們只會欺負一個病人,算什么好漢,有種對著我來,納肯身上的傷還沒好,這樣子對待他算什么?”
  亞若冷硬道:“想死還不容易!”
  說著,一把將伊簾給丟在地上,手往上一提,掌心里閃耀著熾烈的藍色電流,就要給伊簾一個痛快。
  忽然,原本癱軟在地的納肯強撐著抬起頭來,叫道:“伊簾,不要再說了!”
  太過于激動之下,納肯又吐了口血,這下真的是再也抬不起頭來了。
  伊簾跟蘭妮見狀,連忙爬到納肯的身邊,完全無視亞若的手,急切的將納肯扶起來,問道:“納肯,納肯,你沒事吧!”
  納肯強笑一聲,喃喃道:“暫時死不了!”
  看到納肯這模樣,蘭妮不由的鼻頭一酸,紅著眼抬起頭來大喊道:“這下你們滿意了吧!就算納肯曾經對不起你們,你們也沒必要將他給打成這樣子呀!欺負一個沒有還手之力的病人,算得上什么英雄好漢?
  “人家說你們斯達克一家都是英雄,都是好漢?我呸,你們只是一群欺善怕惡的人而已!”
  出奇的,蘭妮這樣的怒罵一通,連最沖動的亞華也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
  說到底,他們全都是真正的鐵漢,在仇人剛見面被仇恨沖昏頭的時間過后,現在看到納肯三人的狼狽模樣,倒也感到有點心虛。
  尤其是亞華,想到剛剛見到納肯時,納肯就已經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樣,在追打的時候,納肯更是幾乎快連跑都跑不動了,更別說是反擊了。
  如果是在與納肯正面硬碰硬的公平敵對上,一刀將納肯給殺了的話,也許他還不會像現在這樣有點心虛。
  但是任憑他怎么想,從剛剛開始,他就好像是在欺負弱者一樣,因此,任由蘭妮說的難聽,沖動如亞華也不吭聲,任由蘭妮叫罵著。
  “早在納肯有心出賣我們的時候,你們應該就要有所覺悟,終有一天會有這樣的下場,不是嗎?”
  冷冷的說著這一番話的人是亞芠.向來鐵石心腸的他絕對不會因為一兩句話就改變了自己的主意,更何況,他認為這樣還太便宜納肯了。
  而聽到亞芠的話,蘭妮不由的轉過頭來對亞芠怒目相向,但是卻也不敢向亞芠口出惡言了。
  畢竟納肯的一條小命,還捏在亞芠的手中。
  冷哼一聲,亞芠忽然伸手朝向納肯,張開的五指上,分別出現了白色的光芒,凝結成了五顆小小的光珠。
  手指輕輕一彈,五顆光珠離指而出,緩緩的飛到了納肯三人的頭頂上,繞著三人直打轉。
  一旁的葛沃比等人,近乎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事情。
  他們終于了解到,為什么當初在斯達帝國時,亞芠會被人尊稱為“慈悲圣者”了,現在在他們面前所展現出來的,是一種近乎神跡般的奇跡。
  在五顆光珠的光芒照耀下,除了渾身血污的納肯看不出來之外,伊簾、蘭妮身上那些被亞若的電流所打擊產生的焦黑部位,開始慢慢的干枯起來,然后慢慢的,一塊塊焦黑的死皮逐漸脫落,露出了里面那恍如嬰兒般新生的嬌嫩肌膚。
  真是令人難以想象,這五顆小小的光珠竟然會有如此神奇而快速的妙用,就連恢復魔法也沒有這么快的效率!
  一旁的米非耶忍不住喃喃道:“圣者,果然是圣者才能夠展現的神跡呀!”
  而事實上,當初在斯達帝國時的亞芠,其實也還沒有這種能力,頂多,他也只能夠借著《無名醫經》上所記載的各種不可思議的治療方式,以自己那雄厚到不可思議地步的真氣或是精神異力,針對病人的病癥來加強治療,從而達到迅速治愈的效果而已。
  現在的亞芠之所以會擁有如此神奇的力量,其實是得力于當初在接觸到月光草時,受到了月光草的特性所啟發,從而學習到這種特別的方式。
  其實原理說穿了也是相當簡單的。
  亞芠只不過是透過了光珠的方式,將他所發出來的光系能量,透過緩慢釋放的方式,慢慢的輸進了人體當中,讓這些能量一方面可以刺激人體的自然痊愈功能,另一方面又可以藉由這種方式,提供人體在痊愈時所需要的能量。
  當然了,要做到恰到好處的能量供應,還要做到適當的供應速率,也只有亞芠這個熟讀過《無名醫經》、擁有強大力量、而且又曾經以圣狼王之姿不知道治愈過多少病人、有著無比豐富經驗的人才拿捏得準。
  而在未來,亞芠所發出的這道神奇光芒,則是被人們視為亞芠這個“慈悲圣者”的獨門絕活。
  這道光,被人稱為“圣愈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