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81 仇人相見

隨著葛瑞斯,亞芠、威靈、米非耶及蘇蘭等人坐上一輛馬車,急速駛向王宮大門,來到了一個相當清幽的宮殿門前。
  下了車,不顧衛兵的致禮,葛瑞斯人還沒進門就大呼小叫道:「陛下,我已經請來了亞芠先生了。」
  隨著葛瑞斯的大呼小叫,眾人很快的走進了宮殿中。而從宮殿里面,也迎出了一群人來,為首的正是葛沃比。
  亞芠與葛沃比先互相點個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當然,亞芠這種近乎無禮的舉動,也惹起了永遠都隨侍在葛沃比身旁的宜楊的不悅,畢竟再怎麼說,葛沃比可是堂堂的一國之君呀!
  不過幸好宜楊也知道,亞芠并不是那種會隨著世俗地位而有所反應的人,因此他也沒說什麼,反正只要葛沃比自己不在意就行了。
  打過招呼後,亞芠的眼光掠過葛沃比還有宜楊,望向站在葛沃比身後三步之處那一男一女的兩個青年人,眼光在他們的臉上不斷的流轉著。
  大概是已經心有定見了,所以幾乎是一照面之下,亞芠馬上就認出了這兩人到底是誰,絲毫不受多年未見而有所影響!
  男的,雖然現在比以前瘦了一點,但還是有點胖胖的感覺,以前那種老實模樣已經被穩重給取代了,但是依稀還可以窺見從前的面貌。他應該是伊簾。
  女的不用說了,是一個看起來相當漂亮的年輕女子,雖然臉上布滿著焦慮的表情,但是仍然掩飾不了她那種精明的神色。應該是與他母親有著相同名字的蘭妮。
  亞芠還記得,這伊簾跟蘭妮,還有其他的幾個人,從他小時候起,就都是納肯的死黨兼好友,當然了,欺負他的時候也少不了他們的一份。不過多年未見,多多少少還是帶給亞芠一種對於童年的懷念感覺。
  除了亞芠忍不住的仔細觀察他們以外,伊簾跟蘭妮同樣也忍不住打量起亞芠來。
  雖然心中對於納肯受襲之後昏迷不醒而感到憂慮,但是,他們同樣對眼前這個應該就是葛沃比陛下所說的那一個,可以治療納肯怪病的圣者的怪異青年感到好奇。
  雖然感覺上是頭一次見面,但是不知怎麼的,兩人不約而同對於亞芠有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彷佛以前就已經認識他了。但是他們又很確定,他們以前應該沒有見過這樣的一個人。
  畢竟,眼前這人一頭白發而又有著相當冷漠的神情,是相當令人印象深刻的,如果以前他們見過面的話,沒道理會忘記才對!
  可是如果說是以前沒有見過的話,那麼他們對於這個人的那種熟悉感,到底是從何而來的?
  還有,這個人看他們的眼神也不像是那種看待陌生人的感覺呀!這又是為什麼呢?
  忍不住的互望一眼,眼中同時透露出了納悶與疑惑的神情。
  「咳…來,我替你們介紹一下,這兩位是……」
  輕咳一聲,一旁的葛沃比手一伸,正想要替雙方介紹時,亞芠已經冷冷的說道:「陛下,不用介紹了,都是『熟人』了,還是先讓我看看里面的那位『大使』吧!」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葛沃比似乎聽到了亞芠好像特別加重熟人還有大使這四個字,當場頓知,亞芠一定已經知道了他想要他救的到底是誰了,會有這種反應也是難怪。
  畢竟,現在躺在里面的那個大使,跟眼前這個有時候會讓他感覺到壓迫感的銀月惡魔之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對於他這個有心人而言,根本就不是什麼秘密了。
  因此,當米非耶大長老對他建議請亞芠來看時,對於現在的這種情況,他早已有心理準備了。
  亞芠沒有提劍過來,已經是相當的給他面子了。
  至於亞芠愿不愿意出手救人?那可得看躺在里面的大使的運氣,還有亞芠的心情好不好了,他可沒有把握!
  因此,聽到亞芠這麼說,葛沃比也不敢再多說什麼,點點頭的讓開了路,讓亞芠走過去。
  不過說來也真的是丟人,他堂堂大陸第一強國的皇帝,竟然會去怕一個人,傳出去可能會叫人不敢相信。
  但是沒辦法,誰叫他雖然是泰龍的皇帝,但是他畢竟還是一個人,至於亞芠的話,葛沃比早已經不將他當成是一個人來看了。
  沒辦法,誰叫亞芠可是能夠操縱朱雀圣獸,以一敵萬,想殺人時不用親自動手,光是發起怒來的怒氣就會嚇死人的銀月惡魔來著!
  而葛沃比身後的伊簾還有蘭妮,則是不敢置信的看著亞芠與葛沃比的互動,到底他們看到的是什麼?
  堂堂泰龍帝國的皇帝陛下竟然會在這一個白發青年的面前,做出這種近乎被壓制的低頭行為來?真是叫他們不敢相信!
  還有,剛剛這個人說什麼來著?熟人?他們什麼時候跟這個家伙是熟人?怎麼他們自己都不知道?
  「呃!亞芠先生,你要治療那位大使嗎?」
  葛沃比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似乎是想問亞芠到底是來治療還是來殺人的,但是又不能問的太明,所以問的有點模模糊糊的。
  正要推開門的亞芠聞言,頓了頓,轉過頭來似笑非笑道:「既然陛下有命,那在下也只好從命了,至於其他的事嘛,我不急!」
  聽到了亞芠這一番話,葛沃比不由的松了口氣。
  亞芠這一番話不啻是表示出,看在他的面子上,他會動手救里面的大使的,至於事後的問題,那就與他無關了。或者可以解釋成,就算他要殺他,也會等到將他給救醒過來後才動手。
  聽到這個,葛沃比心中真的是輕松了起來,畢竟,要不是人是在他的國家中被刺殺的話,那個家伙的死活他根本就不關心,而且與他無關。
  再說,身為一國之君的他,更是痛恨這種賣主求榮的家伙,可以說,葛沃比對他的印象也不怎麼好。
  而一旁的伊簾與蘭妮則是在聽到了亞芠這個令他們相當熟悉的名字時,不由的感到一陣疑惑,隨即,他們馬上想起了,亞芠這個名字到底是代表著誰時,渾身宛如觸電般的一顫。
  雖然相當的驚訝那個應該已經死去好幾年的人,忽然出現在這里,而且又變成了這副鬼樣子,但是想到了現在躺在里面昏迷不醒的納肯與亞芠之間的過節,兩個人不由的一陣膽寒心顫。
  眼看著與年幼時完全不一樣的亞芠已經推開了門走進去,兩個人不約而同發出了一聲的驚呼,連忙跟著搶了進去,看勢是想要阻止亞芠對納肯不利。
  而站在門外的葛沃比,臉上則是浮出一種期待看好戲的表情。
  他也很想知道,當多年不見的大仇人昏迷在自己的面前時,亞芠這位號稱心狠手辣的銀月惡魔,會是怎樣的一種表情?
  一想到這,葛沃比連忙的跟了進去。
  此時的他似乎也忘記了,是他請亞芠來治療這個親善大使納肯的!
  而葛沃比一走進去,葛瑞斯、米非耶、蘇蘭等人也馬上跟著走了進去。老實說,他們也是相當的好奇。
  當葛沃比等人走進房間當中時,所看到的景象是,亞芠正愜意的站在床前五步之處,打量著躺在床上臉色白中泛青的納肯。而伊簾與蘭妮則是神色萬分緊張,而且敵意高漲的站在納肯的床前,阻止亞芠的目光。
  伊簾甚至手已經按到了他背後的武器上,只要亞芠一有什麼舉動,他背後的武器隨時會飛出來。
  只是,亞芠似乎沒有什麼興致去理會他們,打量了納肯一下之後,隨即轉身往旁邊的一張椅子上一坐,自顧的倒起了茶水,喝了起來。
  往亞芠的旁邊一坐,葛沃比也是自己動手倒了一杯茶,邊喝邊問道:「亞芠先生,大使的情況怎麼樣?」
  輕輕的將手中的茶杯放下,亞芠臉上浮現出一種奇妙的惡意表情道:「不妙!真的很不妙,他是中了神化劑,看來人家是鐵了心不想讓他活著!」
  嘴里說著不妙,但是亞芠的臉上可是看不見有什麼不妙的表情,反而是有種幸災樂禍的味道,看的葛沃比等人不由的一愣。
  這是他們首次見到,亞芠看起來最人性的一種表情,雖然是帶著惡意的表情,但是不可諱言的,這樣的亞芠看起來比平常還要像個人。
  這時候,在這間屋子里面,最尷尬的要算是伊簾跟蘭妮了。
  無論是亞芠也好,葛沃比等人也好,所有人全都不當他們的警戒是一回事,可是偏偏他們又不敢放松戒心,畢竟,眼前的亞芠跟納肯之間的深仇大恨,他們可以說是最了解的人,就算亞芠一進門就拔刀相向也不會令他們意外,反而是亞芠這種無所謂的模樣,才叫他們吃驚!
  此外,當他們聽到亞芠說納肯是中了神化劑時,更是令他們心中暗暗的叫苦連天。
  身為納肯身邊最親信的人,他們又怎麼會不知道神化劑是什麼樣的東西呢?
  那可是納肯那個不是人的老師海格,研發出來的一種具有控制人心,號稱無藥可解的可怕藥物呀!
  「神化劑?」
  現場唯一不知道神化劑是什麼東西的葛沃比與葛瑞斯兩兄弟,在聽到亞芠說納肯是中了神化劑時,忍不住異口同聲的叫了出來,語氣當中充斥著濃濃的疑問。
  亞芠看了他們一眼,隨即冷冷的解釋道:「神化劑是一種外星怪物們拿來控制人類的藥物,少量的神化劑可以刺激人類的潛能,發揮出比平時高出好幾倍的力量來,缺點是會讓人理智全失,變成一只徒具人形,心中只有殺戮意識的野獸,而且等藥效過後,注射神化劑的人也會因為耗盡生命力而死亡!
  「而如果注射了多量的神化劑,再加上某些我們所無法了解的手段之後,就會變成了之前陛下你們曾經見過的那種,非人非獸,具有強大力量及毒性的魔!
  「但如果只是注射了微量的神化劑的話,那麼,就會變成納肯現在這樣,整個人陷入昏睡當中,不斷的燃燒身體的潛能,但是卻又無法清醒過來,直到再也負荷不了而死去!」
  「難怪了,納肯那麼嚴重的傷勢,竟然會在短短的幾天之內完全的復原,然後一直的昏睡不醒,原來是這樣的!」
  聽到了亞芠的解釋,伊簾忍不住的喃喃自語起來,但是在場的所有人,又何嘗不是將伊簾的話給聽在耳里?
  聽到亞芠說的可怕,葛沃比忍不住的問道:「亞芠先生,你怎麼知道……這麼清楚這種神化劑?還有,納肯大使有救嗎?」
  亞芠看了葛沃比一眼,悠悠道:「這是我跟我的一位朋友在研究以後,獲得的結論,至於我怎麼這麼了解,那是因為我曾經親身嘗試過神化劑的威力!」
  不知怎麼的,當葛沃比聽到亞芠說他的朋友時,他突然想到了當初亞芠口中所說的,命令朱雀圣獸來協助亞芠的那個朋友來,當場,葛沃比就相信亞芠的話了。同時心中暗暗的注意起來,這種這麼可怕又前所未聞的藥物,等一下一定要叫人好好的去研究一番。
  而事實上,葛沃比所猜測的并沒有錯,亞芠可不是信口開河的,這神化劑的諸般功用,的確是亞芠以自己的親身感覺,以及所遭遇到的各種情形,再與太始研究過後,所獲得的結論。
  當然了,當中也許還有各種的功用,但是因為缺乏實物的樣本,所以太始也僅能就亞芠的經歷,下達這樣的結論。
  聽了老半天,蘭妮卻聽不見亞芠說出納肯到底有沒有救,瞪大了眼睛,一邊充滿戒心,一邊卻又相當渴望的看著亞芠,忍不住的詢問道:「亞……你是亞芠吧?那個……納肯到底有沒有救?」
  聽到蘭妮忽然出聲問他,亞芠偏過頭來看了蘭妮一眼,忽然一伸手,從他的指尖處出現了一顆散發著柔和白光的光珠,光珠在亞芠一彈之下,忽然飛射而出,朝納肯電射而去。
  伊簾與蘭妮見狀不由一愣,隨即臉色大變。
  伊簾背後的組合式長槍,蘭妮腰上的短刀同時出手,企圖攔截這顆光球。
  但是,這顆看似由亞芠漫不經心彈射出來的小光球,去勢是如此的快捷,才看到亞芠彈指發出,槍刀同時出手之後,卻才驚訝的發現,光球已經越過他們,來到了納肯頭上了。
  伊簾與蘭妮神色驚駭,欲阻止卻不及。
  奇異的事情發生了,這顆光球并非如他們所想的那樣要攻擊納肯,相反的,這顆光球竟停留在納肯臉上五十公分處,散發著柔和的光輝。
  一方面深駭亞芠竟然有此能力,一方面,這顆光球卻又帶給他們另一種無法言語的感受。
  盡管只是站在床邊受到這一顆光球的馀輝照射,但是當身上被這種光輝照耀時,伊簾與蘭妮卻有種相當溫暖而舒適的感覺。
  伊簾與蘭妮不敢置信的互望一眼,聰明如他們當然立即猜出來,亞芠此舉并非是要對納肯不利。依照他們所感受到這光球帶來的奇特感受,起碼對納肯是無害的。
  就在伊簾與蘭妮的緊張注視、葛沃比等人的好奇觀看之下,光球似乎不斷的散發光輝,進而慢慢的消失不見了。
  當光球消失的同時,納肯也發出了一聲的低聲呻吟。好半晌,納肯終於艱困的打開了眼睛。
  看到納肯醒過來,伊簾與蘭妮不由的發出了一聲驚喜的呼聲。
  搶到納肯的身邊,蘭妮急切的問道:「納肯,你……你還好吧?有沒有什麼問題?」
  納肯勉強的扯了一下嘴角,似乎想要笑,但是卻有點力不從心,透過了眼光,看了蘭妮一眼。
  多年的相處令蘭妮與納肯之間不需要用言語,光是一個眼神就能了解彼此的意思,蘭妮立即七手八腳的將納肯給扶了起來,在他的背後墊了枕頭,讓納肯可以坐起來。
  好半晌,納肯似乎是有點恢復了,用乾澀的聲音道:「別擔心,我沒事!」
  就在納肯安慰伊簾跟蘭妮的同時,旁邊忽然插進了一個冷冷的聲音道:「真不錯,在這種情況下還可以保持神智的清楚,查知身外的動靜,還真是不錯,不過全身只剩下一張嘴兩只眼睛可以動,算是沒事?」
  聽到這聲音,所有人不由的全都轉頭注視著聲音的主人——亞芠。
  此時亞芠的臉上竟是肅殺的氣息,就是三歲的小孩子也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亞芠的不懷好意與諷刺。
  伊簾不由分說的將手中長槍一比,站在納肯的面前,警戒萬分的面朝著亞芠戒護,而蘭妮則是欲言又止的,看看納肯又看看亞芠,似乎想說什麼,但是卻又不知道該如何說。
  「伊簾,不要緊張!」
  忽然出聲將伊簾給勸到一旁的人是納肯,在伊簾退開以後,納肯與亞芠直接面對面的互看。
  沈默了一會,納肯忽然道:「是你?」
  「是我!」
  「要救我?」
  「嗯!」
  「為什麼?」
  「…………」
  「理由?」
  「你的命是我的!」
  「喔………」
  聽到亞芠與納肯那彷佛是打啞謎般的對答,眾人的反應不一。
  葛沃比兄弟是饒有興致,米非耶與蘇蘭是模模糊糊的,最緊張的要算是伊簾跟蘭妮了,同時他們也是聽的最了解的人。
  「想不想要滅華那邦公國?」忽然語出驚人的,納肯說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亞芠臉上不為所動,倒是一旁的葛沃比跟葛瑞斯兩兄弟既驚訝又不敢置信,不由的面面相覷,眼中忽然流露出了明顯的銳利光芒看著納肯。
  看完了納肯之後,葛沃比兩人又轉頭看著亞芠。
  亞芠忽然冷冷道:「不需要!」
  納肯忽然扯起了嘴角,笑了起來:「你需要的。」
  在場,真正能夠聽懂亞芠跟納肯之間對答的人,恐怕沒幾個。
  很清楚的,雖然表面上看似昏迷,但是對於身外之事都能夠掌握的納肯,很明確的掌握到,自己現在的生命是掌握在亞芠的手中。
  最是了解亞芠對於他以及華那邦公國之間仇恨的納肯,之所以問出了那麼一句話來,亦即很清楚的表示出來,他可以幫助亞芠「滅掉」華那邦公國。
  但是亞芠卻說他不需要,可是納肯卻相當篤定的說亞芠絕對需要他的協助。
  亞芠忽然奇異的笑了笑,站了起來,來到納肯的床前,伸手往伊簾還有蘭妮一推。
  伊簾還有蘭妮駭然的發現到,自己不知何時,竟然維持著原來的動作渾身僵硬,任憑亞芠這麼輕易的一推,完全沒有阻擋的能力。
  站在床邊,亞芠微微的傾下了上身,面對著納肯,忽然重重的打了一下納肯的肚子。
  這一下,當場使得納肯臉色大變。
  他只覺得從肚子處忽然一陣強烈到無法形容的麻震傳遍了全身,緊接著麻震之後是一種近乎浸徹到骨子里的強烈疼痛。一瞬間,叫他呼吸困難,接著渾身又是一陣痙攣。
  然後亞芠又是一拳,這一拳是由下往上的打在納肯的下巴處,將納肯整個人給打的飛了起來,再重重的由半空中摔到地上。
  這時,納肯總算是能夠叫出聲來了,只是夸張的嘴型流逸出來的呻吟,卻是比小貓的呻吟要來得小。
  一旁的蘇蘭不由發出了一聲驚呼聲,光是看,也知道亞芠是非常的用力。
  伊簾及蘇蘭兩人則是無比的焦急,偏偏他們現在動都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不得動彈的納肯遭受亞芠的重擊。
  而葛沃比則是忍不住擔心的叫道:「亞芠先生!」
  亞芠一頓,看了蘇蘭一眼,然後再看了一下臉上充滿著殺意的伊簾跟蘭妮一眼,最後眼光落在葛沃比身上,冷冷道:「我先收點利息……」
  說著,亞芠又是一腳往納肯的肩膀一踢,相當巧妙的,既給納肯強烈的痛苦,又將納肯給踢的站了起來。
  右手又是一拳,穩穩的砸中了納肯的臉,光看納肯那歪曲的鼻子以及噴逸出來的鼻血,也知道納肯的鼻梁肯定是斷了。
  「放心,我不會殺了他的,起碼現在不會!」
  隨著亞芠一句冷森的話語傳入眾人的耳中,亞芠的身形忽然詭異的一閃,幾乎是一瞬間的由納肯前面閃到了他的背後,一個肘頂,將納肯那被他打的往後傾倒的身形,又往前打飛了出去。
  下一瞬間,亞芠又出現在納肯的面前,又是一拳打中他的肚子,然後又來到他的背後再一擊。
  看在眾人的眼中,幾乎是變成了有兩個亞芠一般,一前一後的夾著納肯,交雜的痛打著納肯,而納肯則是一個人形的沙袋,任由亞芠前前後後的練拳,乒乒砰砰的聲音傳遍了所有人的耳中。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伊簾與蘭妮的雙眼全都紅的快噴出火來了。
  只是他們別說動了,連出聲都沒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納肯像塊抹布般的,在亞芠的拳掌之間變的破破爛爛的。
  而葛沃比等人則是暗自心驚,他們沒想到亞芠竟然會有這樣的一面,同時心中暗暗的發誓,他們絕對不會去惹怒亞芠,否則,被亞芠這樣一弄,那可是比死還不如。
  打了好半晌,亞芠忽然對納肯迎面來一個強力的上勾拳,力道之大讓納肯整個人在砰的一聲之後,被打回到床上。
  而亞芠則是已經回到了剛剛的座位上,捧著茶輕輕的喝了起來,彷佛剛剛將納肯打成像塊破抹布,根本就已經看不出還像個人,渾身鮮血淋淋的樣子的人不是他。
  同時,伊簾跟蘭妮也發現到自己已經恢復行動能力了。
  嬌呼一聲,蘭妮焦急萬分的撲到納肯的身邊,捧著納肯那跟豬頭有的比的青腫臉頰,急切的問道:「納肯,納肯,你沒事吧?」
  而伊簾則是一揮手中長槍,大吼著往亞芠飛撲而來道:「可惡的家伙,我跟你拼了!」
  看到伊簾那種怒火攻心的模樣,可以肯定他已經氣昏頭了。
  可惜的是,伊簾的槍還沒來得及碰到亞芠的衣角,也不見亞芠如何的作勢,整個房間當中的人就感覺到房中刮起了一陣的強風。
  伊簾慘叫一聲,像是被一股大力擊中般,比來勢還要快得多的又往後飛了出去,直接撞破門飛到外面去了。
  看著被撞得七零八落的門,還有聽到外面傳來的一陣乒乒乓乓聲音,葛瑞斯忍不住看了一眼還是悠閒的在喝茶的亞芠,喃喃道:「真是不知死活呀!」
  葛瑞斯剛剛說完,又馬上看到了臉上不知何時已經充滿了淚水的蘭妮執著短刃,同樣的往亞芠沖了過來。
  結果可想而知,伊簾的歷史又再度重演。
  循著伊簾剛剛的路線,蘭妮整個人尖叫的倒飛了出去,畢竟,亞芠向來是與憐香惜玉扯不上關系的。
  這次,葛瑞斯總算勉強的看到亞芠的衣角有點飄動的感覺,看來,亞芠應該是用披風打伊簾跟蘭妮的。
  不久,葛瑞斯不由目瞪口呆的看著已經完全失去了遮掩功能的門口。
  在門口處,伊簾跟蘭妮有點舉足維艱的站在門口處。
  而兩個人相當對稱的,一個左臉一個右臉,臉頰上紅紅的一片,站在門口處正死命的盯著亞芠看。
  怒嘯一聲,伊簾跟蘭妮兩個人不由分說的往亞芠沖了過來。
  眼看著伊簾的長槍已經快要接觸到了亞芠,但是亞芠卻還是不為所動。
  「住手!」
  忽然一聲大喝傳了過來,熟悉的聲音頓時讓伊簾跟蘭妮兩個人緊急剎車,手中的長槍與短刃指著亞芠,不敢置信的轉頭一看。
  不知何時,納肯竟然已經坐了起來,對他們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來,而剛剛的那一聲大喝,正是他喊出來的。
  看到了剛剛還動都不能動的納肯,現在已經能夠自己坐了起來,驚喜之下的伊簾跟蘭妮,顧不得找亞芠的麻煩,直接收下了手中的武器,飛奔到納肯的身邊,異口同聲的問道:「納肯,你沒事吧?」
  納肯還來不及回答他們,一旁的亞芠已經冷冷的道:「沒事?還早得很!」
  理所當然的,亞芠的冷言冷語又再度讓伊簾與蘭妮對他怒目相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