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15 流亡歲月


  彷佛是父子天性,當御萊綻放出他生命的最后一絲光華時,逃出原曙成的翰羅一行人均不約而同的回身望向那在無數燈光的城中,那閃耀無比的黃色光芒中,連昏迷中的亞芠也醒了過來。
  直至光芒消失,原曙城再度恢復平常的樣貌。
  一股莫名的熱淚,在眾人的眼框中溢出。
  眾人不約而同的一陣心悸,彷佛他們最親近的人已消逝,脫口而出:“我兒(爸爸)!”
  無法遏止的熱淚及心悸,使的他們幾乎數次想要轉身再度回到城中,即使這是如何的不智的行為。
  但他們畢竟都是身經百戰的勇士,即使明知御萊可能已是兇多吉少,翰羅還是強忍悲痛道:“走吧!”
  轉身的那一瞬間,亞芠彷佛看到爺爺的身影在這一轉身中,蒼老了二十歲。
  忍悲含痛的一行人開始了他們艱苦的流亡生涯。
  整整一整年,翰羅一行人花了平常人五十倍的時間,由華那邦公國首都原曙城,一路躲躲藏藏,潛逃到公國北方邊境,與奇蘭樓聯盟銜接的奇華森林中。
  號稱奇武大陸中,最大,最神秘的奇華森林,其面積就有華那邦公國三分之一大,是冒險家的圣地,武術家、魔法師的試練之地,更是無數窮兇惡極罪犯的犯罪天堂。
  森林呈不規則橢圓形,由外而內分為三個部分,森林最外層五到十公里之間,稱為森林市鎮,散布無數的空地及天然與人為的道路,平常人即以這些大空地上的市鎮及道路穿梭其中活動。
  第二部份為靠近中央約十到十八公里處,被稱為試練之地,充斥著無數奇巖怪林,及無數魔獸(野生的殘暴攻擊性幻獸),只有進行修練中的武術家,魔法家,躲避仇家的人、盜賊、犯罪者等才會到這。
  第三部份,以森林中央為圓心,二十六公里的范圍,只有視死亡為無物,追求財寶,追求刺激的冒險者才會踏足的地域,被稱為中央魔域。
  亞芠一行人就在一年后踏足到這塊中央魔域。
  在這一年中,一行人可以說以九死一生還不足以形容他們的經歷。
  剛開始逃亡的一個月中,亞芠一行人還因代念追擊的人皆為一般不知真相的士兵,當拒敵時都還手下留情。
  但一個月后,他們由路人口中獲知,德野王退位由皇太子-黎安.艾塞斯繼任為皇,是為公國第六十七代皇帝-黎安王,原皇帝德野王退位為太上皇-德野.艾塞斯,暫時垂簾聽政一年,輔助新王治政。
  新皇黎安王即位當日發布三大政令,其一:通告全大陸,原斯達克公爵一家宣布為公國永遠政治通緝犯,任何人得予格殺勿論,不論生死,擒(殺)一人得千萬公國金幣,擒(殺)兩人以上給于除千萬公國金幣外,視人數多寡而給予伯、子、男爵之爵位。
  堪稱是有史以來的最高賞金,令無數人前仆后繼。
  其二:宣布對斯達帝國建立兄弟國之交往。
  令整個大陸情勢一日之間作一番大變革,更激起無數的暗流。
  其三:以軍政大臣,右相扈伊.碧.達捷為首等二十九人,作一番職務上的大調整。
  扈伊擔任公國貴族議會會長,實是明升暗降,知曉內情的都知是因他不肯透露出原曙城“黑夜烈日”當夜的事情經過,只肯說出御萊已死,其余人等逃走,造成德野王不滿。
  因此德野王才會藉新王登基便,調整人事,行明升暗降之舉。
  另外在大多數人沒注意之處,有著一則人事命令:“查納肯.席瓦因對國有功,特令擔任為公國萬騎長,給予公國子爵之封號。”屬名是黎安王。
  亞芠等人當然不知道這和新王登基及斯達克家成為公國永遠通緝犯,或公國和斯達帝國建交比起來算是小到不足以重視的新聞。
  但是光聽到由扈伊親口告知全國御萊死亡的消息,這就足以讓亞芠一家人陷入無比悲凄中了。
  自聽到這消息后,一方面全家人不敢相信,一方面卻也更加激起對德野王及扈伊的痛恨,連帶也恨起這他們出盡了大半生力量去保護的華那邦公國。
  不久之后,大量意圖那天價般賞金的殺手,冒險者,獵頭者,罪犯甚至是一般的平民,開始對他們伸出魔手,畢竟千萬公國金幣足叫人享受三輩子還花不完,爵位更能叫人名利雙收,有誰不會眼紅的。
  于是,亞芠一家除了要躲避黎安王派出的追兵外,還要應付蜂擁而至的的大量獵人頭者。
  明叫陣,暗偷襲,毒、獵殺,種種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尤其是眾多貪圖賞金中的人當中,實在是不乏奇能異士,每當亞芠一家以為已躲過追兵時,他們又從他們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出來,對他們施以各種手段。
  終于使的全家人都冒火,手下不再留情,不管對方是殺手,是罪犯,是冒險者,是獵頭者,甚至是平民,只要意圖不軌者-殺!懷有惡意者-殺!
  但這似乎是不足以嚇阻他們,于是,亞芠等人又采取更激烈的手段,只要是對敵,一律殺盡對方一兵一卒,毀尸滅跡,斷絕追蹤者用以追蹤的機會。
  如此一來總算是減少不少的追兵。
  但,厄運之神似乎并不算就此放過他們,他又給這顛沛流離的一家更嚴竣的考驗。
  亞旭判斷出,他們身上所中之毒竟是傳聞中,斯達帝國皇家密毒-“滅魂香”,一種讓主人吃下去會逐漸腐蝕主人的身體,雖不至于會立即讓人死亡卻會叫人活在衰老死亡的陰影中,而且更會產生一種對幻獸有極大的傷害的劇毒,這種劇毒會隨著幻獸依附在主人身上時傳到幻獸身上,傷害幻獸,讓幻獸越來越虛弱,最后至死為止,而其主人一生都將再也不能擁有另一只幻獸。
  一發現身中的是如此惡毒的毒藥,翰羅等人幾乎是絕望了,那等于是宣判他們的死刑,更別提想要報仇了。
  最先死去的是亞華的火獅.獅炎,獅炎死于逃亡后第三個月;再來就是翰羅的光虎,于隔月也步上獅炎的后塵;接著是亞旭的狂風之狐,再第五個月時也步上死路;最后的幻獸-亞若的碧水雷鷹于第七個月的一場戰斗中也魂歸冥府。
  在失去雷鷹后又碰上另一群隔山觀虎斗,撿便宜的獵頭者時,全家人幾乎已是絕望了。
  但是,命中注定斯達克一家的厄運連死神都抵不過,在最危急的時候,一直依附在亞芠身上的貪狼星感受到亞芠的危機,再度不待命令的由亞芠身上脫出,以第一原始型態跟三個獸幻鎧及一個魔幻鎧決一死戰。
  看到這一路上一直由眾人守護的亞芠,忽由身上跑出那只不知何時竟被眾人遺忘的幻獸,勇猛的擋在眾人身前,眾人不由再生信心。
  終于在眾人齊心合力之下,在渾身是傷幾乎斃命的情況之下,解決這次危機,將所有獵頭者斃命。
  眾人拖著疲憊的身心躲到隱密處,才由亞芠說出這貪狼星來歷及奇異之處,還有當日眾人沒有看到的,貪狼星在遭遇葦諾的血煞時所產生的怪事。
  既有這一絲生機,翰羅等人不由重燃希望,重新制定脫逃計劃。
  面對敵人時,由亞芠指揮貪狼星迎敵,眾人則是負責保護自己,讓亞芠無后顧之憂。
  畢竟斯達克一家每一個都是當世之雄,雖失去幻獸,身中奇毒,無法迎敵,但結陣自保是綽綽有余了。
  當計劃討論完后,看著亞芠及貪狼星稚嫩的臉孔,翰羅不禁悲從中來,一家人的生死竟全壓在這才剛滿十六歲小孫子及一只剛才近入成長期的幻獸身上!
  “天呀!我一家是作錯什么事,讓你要如此的懲罰我斯達克一家?”仰天長嘯,翰羅終于發出了他的不平、不甘、不愿的滔天恨意。
  連帶著,亞華、亞旭、亞若這三個硬漢也跟著悲從中來,落下了自御萊死后,逃亡五個月來的第一滴眼淚。
  一旁的亞芠雖也一樣眼角含淚,但他卻無法讓這顆眼角的淚水就這樣落下,因為現在并不是他哭的時候。
  爺爺,三位兄長的生死之責已落在他的肩上,他已不再是一個小孩子了,必須是一個男人,一肩挑起他的責任。
  五個月的逃亡生活早已教會他什么叫做現實,學會認清環境,現在他該做的是如何讓家人在如此艱苦的環境中活下來,該想的是要如何保護他們的安全,因此現在沒有時間,也沒有地方可以容許他哭。
  “總有一天”,亞芠心中暗暗許下諾言,總有一天,當他將家人帶到一處安全,一處可以讓他安心的地方,他一定會投身爺爺及哥哥們的懷中,好好的痛哭一場,現在不是落下眼淚的時候,現在“他、絕、對、不、能、哭”。
  當亞芠開始擔任家人的保鑣時,他并未體認到,這七個月的日子對他有多大的助益,雖然它是如此的艱辛,如此的困難,如此的痛苦,如此的難熬。
  在這七個月之中,他拼了命的提升自己,除了睡覺及趕路時,全部的時間,他都用在修練天心真氣上,到了后期,甚至亞芠也學會了如何在日常行動及睡覺中一樣的修練天心真氣,即使功效不像他每一次連續運行三十六次循環那么大,但他仍不愿放棄任何能提升自己的機會與時間。
  而且更為了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天心真氣提升到令他足以保護家人的地步,他甚至還放棄了修練精神力的部分,除非頭痛欲裂到他無法忍受時,才不得不修練精神力的部分。
  因為這樣的決心,使的亞芠的天心真氣在逃亡第九個月之后已能讓他在沒有“鎧”的情況之下,和普通著鎧的人作戰斗,其提升的速度讓翰羅等人幾乎不敢相信。
  但亞芠并未以此而滿足,他能持續的賣命的盡其所能,不斷的提升自己,更期待著貪狼星進入變態期、成熟期。
  但現狀卻使的亞芠失望了,一直到他們到達中央魔域時,貪狼星皆未能進入成熟期,但在這段時間中,并不光是亞芠有所成長,貪狼星也在快速進步中。
  在逃亡后半期中,貪狼星一直以著被他們打敗的追擊者的幻獸的幻獸結晶為食,無意中解決亞芠因全部提升力量而在無余力提供它成長的能量的問題。
  半年的時間,貪狼星同樣以快速的速度成長,短短的半年間,它已成長到站立起來時已到達亞芠的腰際,一身會隨著日、月光而呈現出金、銀雙色的灰白長毛及雙目瞳孔,修長而有力的四肢,尖而銳利的獠牙及爪,勇猛而機警的姿態,稍微差一點的鎧或裝甲根本不是它的對手,令亞芠在困苦的生活中是感到唯一欣慰的事。
  唯一的遺憾就是貪狼星一直遲遲未進入成熟期,令亞芠大為之失望。
  既然貪狼星一直不進入成熟期,亞芠只好訴之其余途徑來提升自己的戰斗能力。
  幾乎發狂似的,亞芠不斷的學習著各種招式,爺爺、三位哥哥的招式,很快的就讓他學完了,但亞芠一點也不高興,因為當中七成以上的招式,都是必需結合幻獸的力量才能發揮出招式的威力,并不符他現在的需求,于是,亞芠有把腦筋動到其他方面。
  每一次,當他們將追殺者殲滅時,亞芠等人都會搜索追殺者身上的物品,藉以從中獲取逃亡所需的糧食、飲水、及金錢。
  當亞文學會祖、兄的技藝時,他搜索的東西又多了一項。
  身為一個獵頭者、罪犯、冒險者,每一個人幾乎都是將他們最珍貴的東西隨時帶在身邊,當他們死于亞芠手中時,這些被他們列為珍貴的東西理所當然的就落入亞芠的手中,其中不乏一些珍貴的寶物,當然也是有一些所謂密傳的武功密笈。
  亞芠的目標就是這些密笈,當然,這些秘笈有好有壞,有高有低,有些亞芠用的著,有些用不著。
  但亞芠一律不分好壞,不認高低,不管用不用的著,一拿到這些秘笈,亞芠就死命的記了下來。
  他的想法是,不管是好是壞、是高是低,能用的上的當然是最好的,用不上的也沒關系,只要他多了解敵人一分,當他再次碰上相同類型或使用同一種技巧的人時,他就多一分勝算。
  就是這樣的想法,讓亞芠漸漸地積少成多,等他和家人到達中央魔域時,他所知的武技已不下百多種,這還是他后期因獲得相同的密技機會大增所致,畢竟,他可是以一己之力,經歷八百余場有形無形的生死決戰,保護家人走到這的。
  踏進中央魔域,一如往常,亞芠走在最前面,再他身后十公尺處,亞華、翰羅、亞若,亞旭走在一起,貪狼星在最后十公尺處四下巡邏。
  此時若有認識他們的人在這,一定無法將這一群人和一年前意氣風發的斯達克家聯想在一起。
  經過一年被追殺、懸賞,顛沛流離的日子后,亞華變成了一個野人似的人,也一些亞人可能還比他還像一個正常人,走在他身后的翰羅同樣被顛沛流離的生活變的比他實際年齡老了三十歲以上,看來好像是一個百歲老人,再加上他思兒成疾,變的有點瘋瘋癲癲的,時而清醒時而癡呆,亞若則是因為腿上的舊創及一身的傷病,使他現在走起路來一瘸一瘸的,加上身懷舊疾,像個垂危的病人,亞若在四人中算是改變較少的,只是生活的困苦,讓他受成皮包骨,臉上有著一條于一次戰斗所留下的大傷疤,令他看起來像鬼多于像人。
  但若要算改變最多的首當是亞芠,身上只簡單的穿著分布輕是白是灰的短袖單衣及黑色長褲,身形因為勤練天心真氣的緣故,一年來長高了二十幾公分,高瘦而結實,渾身肌肉看來就像隱藏著無窮力量,一年來八百多場的生死決戰讓他渾身布滿大大小小的傷痕,經年的精神緊繃,使他的臉孔成熟的像個歷盡滄桑的中年人,完全沒有一點十七歲少年的樣子。
  最叫人訝異的要算是他那一頭頭發了,顛沛流離的生活,生或死的巨大壓力,無止盡的耗用心力強迫自己學習無數的知識,再加上他未依母親的話去修練控制自己迅速增長的精神力,而只是一昧的強加壓制,因而不時有著地獄般的強烈頭痛不斷地侵襲著他。
  導致和家人到達中央魔域時,亞芠那頭因沒修剪而已長到肩背的黑色長發竟全是一根根如銀絲般的白發。
  一個有著十七歲實際年紀,三十歲般滄桑的臉,九十歲白發的一個人,那就是亞芠現在的樣子。
  逃亡一年的代價對亞芠一家人來說實在是太大了,所幸這一切快過了,他們已到達他們的目的地,一座恒古以來一直罕有人跡的森林地區-奇華森林的中央魔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