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79 幻獸評審

血獸皇不由的露出了相當諷刺的笑容,隨即又嘆了口所道:“但是偏偏那時候,人族的年輕一代十大高手幾乎都已經面臨慘敗,而我兄弟的師傅,為了不讓我當時身受重傷的兄弟遭遇不幸,竟然一口氣將他所有的魔力灌輸給我兄弟,但是自己卻在沒有足夠自保能力的狀況下,慘死于各族菁英交手所散發出來的各式氣勁之下。
  “看著自己的師傅為了自己而冤枉慘死,自己的同伴個個岌岌可危,又想到自己所身負的重大責任,畢生以來,我那心中只有慈念的兄弟,心中竟然產生了一股的殺氣,他開始悔恨起為何自己不在剛剛痛下殺手,那樣,自己的師傅也不會誤死!同伴也不會陷入了如此的慘狀!甚至,當時我的兄弟還以為自己已經聽到了千萬同胞悲苦遭遇的痛嚎聲!”
  說到這里,血獸皇忍不住的長長嘆了一口氣,而亞亞則是一陣漠然,對于生與死之間,他已經看得太多了,對于圣靈魔導師的慈心,他并不認為不對,但是,他卻有著自己的看法?!
  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這是他一貫的態度!沉默了一下,血獸皇繼續道:“當時,很奇怪的,當我兄弟心里面產生了那股的殺氣以后,被這前所未有的感情所震駭,我竟然蘇醒了,沉醒了將近六十幾年,一直渾渾噩噩的我,吸收了我兄弟的這股怨氣殺氣,我蘇醒了!”
  亞文不由心中暗嘆,他幾乎可以想到接下會發生什么事情!果然,血獸皇眼中忽然迸出了無比強烈的血紅光芒,聲音卻變的相當的緩慢低沉,緩緩道:“在我兄弟腦中沉睡了六十幾年的我一醒來,我就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從我兄弟自誕生起到當時的所有事情,我這才知道,原來看似沉睡的我,其實一直通過了我兄弟的雙眼在看著世間。而且,醒來之后,我發現到了,我兄弟師傅灌輸到我兄弟,我們兄弟體內的魔力,我兄弟并未能夠吸收了一點半分,全都變成了被我所吸收,大概是那時候我兄弟本能的抗拒著,對他而言等于是他師傅生命代表的魔力吧!那時候的我,因為是承襲了我兄弟的殺意而蘇醒的,當然,當時的我心中也是充滿著無限的殺機。幾乎是我兄弟相反性格的我,恨不得將眼前的那群異族菁英給殺個精光,但是,我卻力有未逮。要知道,我所會的,等于也是我兄弟所會的,因此,我兄弟不會攻擊魔法,當然,我也是一樣的不會,但是,我卻又極力的想要殺掉眼前的異族人。忽然,我想起了,當時,我的一位應該算是我兄弟的師執輩,正在研究一種可以將精神力在體內轉化為真氣的方法,但是并未完全成功,而那位師執輩也曾經與我兄弟討論過那種不成熟的方法,雖然可以帶給人相當可怕的力量,但是也需要付出相當的代價來。
  可是,當時剛剛蘇醒的我,早已經被殺氣給沖昏頭了,只想要有強大的力量,用最殘酷的手法來殺死眼前的敵人,所以,我自然而然的選擇了跟我兄弟不一樣的方式,將我吸納自我兄弟師傅的精神力量,一瞬間轉化成為真氣。當然,畢竟是沒完成的方法,我也因此會出了相當的代價,我這一轉化之下,原來我們兄弟倆的頭發由黑變紅,連我自己,也幾乎在那一瞬間完全的失去了理智,心中所想的,幾乎都有是要如何以最殘酷的手法殺死敵人,變成了一個似人似獸,渾身籠罩在血紅光芒的人形怪物。再來的事情,你應該也可以想到,全然沒有學過任何武功的我,憑著體內轉化而來的霸道真氣,大力的屠殺那些異族菁英們。而且在戰斗當中,我更是本能的循著我兄弟所學到的,最強的攻擊方式,水與火屬性的魔法方式,將真氣強行灌入敵人的體內,引起敵人體內的血液或逼出、或冰封、或雷擊、或焚干的殘酷異變。此后,這一道霸道的真氣就被當時的幾個同伴稱之為滅血真氣,而由于我展示出這真氣的時候,渾身赤紅,像魔更像人,行動更是宛如一只嗜血狂獸,以狂飲敵人的鮮血為樂,因而,在事后了解到真相的同伴們,便將我稱之為血獸皇。而這套功法則稱之為滅血魔功,從此我血獸皇便與我兄弟圣靈魔導師共存于一身,直到現在。”
  亞文一直沉默的聽到現在,思緒完全的浸濕在血獸皇所敘述的當年的事情當中,在他感覺上,血獸皇似乎跟他相當的類似,同樣的曾經失去了人性化身為嗜血狂獸的經歷,令他相當的感到親近!兩人分頭想著自己的心事。半晌,血獸皇又哈哈笑道:“真是的,干嘛老是想這些陳年老事,來來,小怪物,我這就教你滅血魔功的奧秘所在,能夠吸收多少,會不會練成,就看你自己的福份了。”
  說完,就在亞文強自的收攝心神下,血獸皇開始講述起何謂滅血魔功來。
  整整的一個下午,亞文的腦中硬是記下了血獸皇所教授的每一字一語,知道能夠讓血獸皇仗以成名數百年的滅血魔功,絕對不是這短短一個下午就可以學會的,因此亞文只得先背下來。
  一個下午下來,亞文自覺大有收獲,撇開能不能學會血獸皇的獨門絕活不說,光是血獸皇今天的講述,就已經讓亞文受用無窮了。
  而血獸皇其實也只是將精神力量轉化的方法,以及他累積的上百年的運用真氣的方式傳授給亞文罷了,對血獸皇而言,滅血魔功就仿佛是他天生就會的,因此,他也只能這樣子傳授給亞文。但血獸皇說的是很簡單,把精神力是特殊方法轉化成滅血真氣,然后在學會了他累積百年的技巧,這樣子自然滅血魔功就能學會,但是其中牽扯的各種技巧與方法,卻不是光聽識字可以了解的。
  可是對亞文而言,這樣卻是相當的符合他的胃口,是讓他最能夠接受的傳授方式。
  其實以滅血魔功來說,其作用的方法,幾乎是講究如何要將真氣用各種方法灌進敵人的身體當中,然后以真氣的力量來模擬出水火兩種魔法的各種現象,藉此由內而外的將敵人體內組織完全的破壞掉。當然,這其中還牽扯到滅血真氣的那種獨特的、由精神力轉化而來、幾乎是橫跨了真氣與精神力的雙重效果在內的霸道及詭異的特性在內,不過,這也正是為什么血獸皇的滅血魔功,從沒有人得真傳的原因所在!透過了血獸皇的經驗傳承,對亞文來說,讓他的種種招式的運用技巧,更是變的更加的熟練、有效果,當然,也是更加的殘酷!
  現在他的破壞力又增進了一大步,無論是天心真氣或是魔法的精神異力都一樣,但是這對亞文的敵人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
  在血獸皇傳授完了以后,這個性情堪稱古怪的老前輩,這這么悶聲不響的獨自離去了,獨留亞文自己一個人在大廳里面,思考剛剛他所傳授的各種經驗與滅血魔功。
  在確定自己已經完全的將血獸皇所說的全都記住了以后,亞文這才拖著疲累但是卻相當興奮的心情,緩緩的走到了獨院外!才剛剛走到獨院外,亞文便看到了夜月一個人正坐在獨院外的草皮上,臉上正浮現著一種似苦笑又似好玩的表情看著前面,而在夜月的前面,另外一個鑫金發身影不知道在說些什么?
  亞亞暗暗的一笑,在夜月還沒有發現到他出來的時候,又悄悄的退了回去。
  靜靜的回到了大廳里面,繼續的思考剛剛他覺得血獸皇所傳授的,對他相當有用的東西。
  同時心中忍不住的想著剛剛的畫面,看來那位監察使葛瑞斯已經展開了他的攻勢了,但是能否打動夜月的芳心,那就不是他所能夠掌握的了,全看葛瑞斯的手段如何了。
  他所能夠做的就是象現在,幫他制造出一個可以與夜月獨處的機會了。
  再說一次,他可是相當看好葛瑞斯的!
  領著夜月,力奧等死神小隊人員,第二次的在葛瑞斯的帶領之下,亞亞等人再次的來到了葛沃比所在的宮殿外。
  而這一次他們所來的時刻,而是那么的湊巧,竟然又是葛沃比皇帝集合轄下各郡郡主開會的時間,但是與第一次不同的是,這一次同樣是負責守衛的宜揚將軍一點也沒有為難亞亞等人,反而是恭敬的領著亞亞等人進去宮殿里面。
  上一次,夜月,力奧等人并未能進到這座宮殿里面,而亞亞雖然是后來有來過,但是,那次卻是來去匆匆,又是在黑夜里,所以也沒有看清楚這座宮殿的模樣。
  這一次,總算是所有人都看清楚這座宮殿的模樣了,但是看清楚之后,卻又忍不住的贊嘆起來。
  比起泰龍帝國王宮本身其他的宮殿,或者是斯達帝國的王宮,這座宮殿在規模上,只能夠算的上是一座小型的宮殿!甚至,連稱之為小型也有點勉強,簡直可以稱的上是一座迷你宮殿!
  但是,這座宮殿的設計卻是叫人忍不住眼前一亮!
  宮殿整體成一個長方的回字形,底面中央有一個拱型通道,通過拱型通道以后,最先映入眼中的,就是宮殿內部的一座相當精美的小花園,再加上宮殿外的大花園,可以想見,葛沃比這位皇帝是如何的喜歡萬紫千紅,花團錦簇的景象了。
  宮殿的正對面,即是葛沃比的起居室兼書房之類的私人空間,也是當日亞亞與他密談的所在。
  右側,即是葛沃比有時候召集國內重臣召開會議的小會議廳,亦即現在葛沃比及各郡郡主所在的位置。
  左邊,即是葛沃比專人御廚的廚房,托葛瑞斯的福,亞亞等人也都知道這間廚房的用意所在,這是喜好美食的葛沃比特別命人建造的。
  整座宮殿的四周墻上沒有什么華貴的裝飾,但是有著極為高明的巧匠在上面浮雕著相當精美的花鳥蟲魚的圖案,甚至連接著整座宮殿四面的走廊上的大理石圓柱,也都不例外。
  在經過了巧匠的精心設計與巧妙安排及高超的手藝裝飾之下,讓整間宮殿墻上的圖案仿佛就像是活了過來似的,變成了另外的一個花園般,叫人不由的贊賞這巧匠的心思之巧妙,后來亞亞才知道,原來這座宮殿的墻上并沒有這些圖案,這些圖案全都是后來才加雕上去的,而雕塑的人,正是他的老朋友神匠伊夜銘!
  而在他們走進來的時候,葛沃比與其他的郡主正站在宮殿的走廊前等著他們,在葛沃比的前面,擺著一張上頭蓋著白布的方桌,白布下明顯的有著三個圓圓的東西,看樣子,應該就是昨天早上,他叫葛瑞斯要拿給葛沃比的三顆沙耙星人的人頭!
  葛沃比看到亞亞來了以后,微笑道:
  “亞亞先生,歡迎你抽空來!”
  亞亞點點頭,淡淡道:
  “陛下,您忽然召喚我過來,莫非是要我解開這三顆人頭?”
  說著,也不見亞亞如何的作勢,方桌上的白布便忽然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掀開來,露出了方桌上的東西,果然是沙耙星人的人頭!
  葛沃比還來不及說些什么,亞亞已經轉頭對著夜月道:
  “夜月,幫大哥解開這冰封魔法,大哥粗手粗腳的,怕一不小心就毀了這三顆人頭。”
  夜月微微一笑,走上來,她那絕麗的容貌頓時叫葛沃比等人不由的一楞,就連原本要怒喝亞亞無禮的宜揚,也忘了自己要說什么。
  纖手一伸,一道白光由夜月的掌心中射出,一舉掃過了桌子上的三顆人頭,頓時化解了圣靈魔導師在這三顆人頭上面所施加的冰封魔法。
  同一瞬間,亞亞伸手劃出了一道淡淡的金光,天心真氣化成了一道銳利的氣勁,將三顆人頭的天靈蓋一舉切開而且彈走。
  三顆人頭一被亞亞所切開之后,所有人,包含了葛沃比及葛瑞斯兩人,都忍不住的往前湊近一瞧。
  只見這三個人頭里面,沒有一般人的灰白大腦,取而代之的,是三只如人拳頭大,有著四條觸須,形似一只四腳章魚的小怪物盤桓在頭顱的中央處。
  解開了冰封以后,這三只章魚怪物顯然是慢慢的蘇醒過來,忽然,三只小章魚同時發出了一陣又尖又細,刺耳無比的尖叫聲,而這尖叫聲一入耳以后,所有人頓時感覺到頭痛欲裂,不由的抱頭痛叫起來。
  邊發出了尖叫聲,三顆人頭忽然移動在一起,就在眾人的眼前開始融合起來,慢慢的,變成了一顆大型的圓球。
  這大型的圓球忽然往天空中一彈,看樣子似乎是想要破空而去。
  只可惜,亞亞自始至終就一直注意著這三顆人頭的變化,反手一攤掌,一顆相當迷你的聚元轟天破的金色光球出現在亞亞的手掌上,輕輕的往那大圓球一丟。
  一瞬間,當小如拇指的聚元轟天破的金色光球接觸到大圓球時,只見,大圓球整個失去了浮力,往下掉了下來,而在來不及與地面接觸的時候,大圓球整個都被亞亞的聚元轟天破給震了個粉碎,只留下了如碎肉般的零碎肉塊掉在眾人的面前。
  亞亞冷冷的道:
  “陛下,這樣足夠做證明了吧!”
  還沒有從剛才那陣尖叫聲里面完全回復過來,葛沃比一手扶著頭道:
  “夠了,夠了!”
  亞亞點點頭,正想要說些什么時,忽然,一旁有人出聲道:
  “陛下等等,剛剛我們根本就來不及看清楚到底時發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以這樣來做證明的話,那豈非是太過于草率了?”
  聽到了這話以后,在葛沃比身后的各郡郡主不由的同意的點點頭,而葛沃比與葛瑞斯兩人則是以一種相當怪異的眼光看向了說話的人,除了亞亞還是一副冷冷的模樣。
  剛剛發話的人,伊卡郡主同樣的一手扶著頭,慢慢的走到葛沃比的面前,道:
  “陛下,這三顆人頭里面的東西我們根本就還來不及看清楚,現在,卻又已經變成了一堆碎肉了,這樣的話,根本就無法證明真的是有怪物會假冒人類,而且,誰也不敢保證這三顆人頭是假造出來的!各位郡主你們說是不是?”
  忽然轉過頭來對著其他郡主這么說道,伊卡郡主當然是立即的獲得其他郡主的響應,說到底,誰也不想要把自己手上的權力給交出來,當一個任人擺布的傀儡,因此,所有郡主很快的就忘記了剛剛見到三個人頭里面的章魚怪時所產生的震驚,以及那陣讓他們到現在還沒有恢復過來的尖叫,努力的支持著伊卡郡主的話來。
  亞亞冷冷一笑,對于這樣的事情走勢發展,他早已預料在心,早知道幾個郡主不可能這么輕易的就會被這三顆人頭給說服的!
  亞亞正想要出聲,但是有人比他更早一步:
  “那各位郡主你們想要怎樣?才能夠讓你們覺得足夠證明呢?”
  冷厲的望著各郡郡主,葛瑞斯此時臉上全然沒有他平常的笑容,冷冷的看著各郡的郡主:
  “你們要證明,亞亞先生也把怪物的人頭摘到你們的面前讓你們看過了,但是自己又不看清楚,現在反倒說不足以證明,說吧!你們到底要什么樣的證據才肯相信?”
  一干郡主面面相覷,其實,他們心中早在當日碰到假扮瑪榭郡主的一零四三以及小型戰機時,就已經信了五成,而今,三只藏在怪物頭中的章魚怪更是令他們信了九成,可是無論怎么說,要他們交出手里的權力,也真是令他們挺不愿意的,最后,所有人的眼光全都集中在剛剛發話的伊卡郡主身上。
  南提倫郡主道:
  “伊卡,你怎么說?”
  伊卡郡主皺著眉頭,其實,他也是拿不定主意,對于亞亞的話以及他所提出來的證據,其實他本人也是相信的,但是,他就是無法忍受亞亞那種樣子,尤其是亞亞還曾經得罪過他,所以他總不想要讓亞亞稱心如意,才會貿然得出聲反駁一下,如今,看到所有人都在看他,他也是有點心慌的感覺。
  不自覺的看了一下葛沃比,葛瑞斯兩人,發覺到他們兩人正面目陰沉的望著他,伊卡郡主不由的心中一涼,他知道,自己現在可是已經大禍臨頭了。
  面對著整個帝國最有權勢的帝王還有最難纏的監察使,擺明了這兩人都已經是在支持著亞亞了,但是自己卻因為一時之氣,大膽的出言反駁他們的決議,這豈不是自討苦吃嗎?
  再看一下亞亞,伊卡郡主更是心中一震,此時亞亞臉上很明顯的擺出了一副諷刺的表情看著他,雖然還是冷冷的微笑,但是,伊卡郡主偏偏就是可以從那雙平淡的銀色雙眼中,感覺到一陣淡淡的譏笑以及殺氣,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錯覺,但是一想到了自從亞亞出現在他面前以來所發生的事情,伊卡郡主就更是發慌,感覺上,自己好象得罪了一個比葛沃比還要不能去得罪的人物!
  半晌,伊卡郡主靈機一動道:
  “恩,其實亞亞先生所提出來的證據也確實有著其可信的程度,如果說全盤給予否認的話,那也太過無視于亞亞先生的辛勞了!
  “不如就這樣吧!再過半個月不到,盧勘學院一年一度的幻獸大會就要開辦了,我們不如就請亞亞先生擔任比武大會的評審以及武斗大會的嘉賓。
  “這樣一來,亞亞先生也可以先以此來證明,您對陛下所說的幻獸提升實力一事的真假,況且,這樣一來,陛下也可以籍著這次的機會,向大家宣布亞亞先生的好意,如此豈不是一舉兩得?”
  伊卡郡主說完之后,看著亞亞,似乎是不愁亞亞不答應的樣子。
  事實上,對于奇異的貪狼星,在場的所有人都曾經看過,也知道必有著神秘之處,因此,對于伊卡郡主的提議,眾人也都曉得其實這也是伊卡郡主退讓一步的表示。
  但是話又說回來,要擔任盧勘學院的幻獸大會評審并不簡單,由于幻獸的種類相當的繁多,而且所擅長的也都不一樣,有的有力,有的速度快,有的會飛,有的會游。
  因此,雖然盧勘學院已經將整個大會的比試項目盡量的減少,合并,但是還是高達了近百項的各種比賽項目。
  而要擔任這些項目的評審,當然勢必要精通與該項特長,最少,他的幻獸也需要是那一領域的佼佼者,如此所做出來的裁判才能夠讓所有參賽者,甚至是所有人心服口服。
  因此,每一年的幻獸大會幾乎是全盧勘學院的所有老師全都出動,而且如遇到人數不足或是嫩里不足以勝任時,都還需要向各方申請支援,譬如泰龍帝國的宮廷每年都要派出好幾人擔任各種裁判或是辦事員,甚至每一位郡主,都是莫一項項目的主審。
  而幻獸大會里面最引人注意的幻獸比武大會的評審,其所要求的資格更是比其他項目要來的高上許多!
  原因就在于幻獸比武大會,顧名思義,就是以幻獸為主角的比武大會,在這場大會中,各種的幻獸將會無所不用其極,在主人的命令下,打敗對手,而且,比賽的場地更是為了因應各種幻獸的習性而有著陸,海,空三種環境混合的擂臺。
  因此比武大會的輸贏可是要看幻獸的能力,還有幻獸與主人只見的默契了,人的因素只不過時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況且要是一個弄不好,就會像以前曾經發生過的,一個上級的八階幻獸卻輸給了中級的四階幻獸,這種事情,可不是沒有發生過。
  因此,擔任這比武大會的評審的資格當然更是需要嚴格一點,不然,如何面對悠悠眾口?
  更何況,比武大會的冠軍也等于是整個幻獸大會的總冠軍,除了有豐厚的獎金,獎品以外,更是會受到各界的矚目,不但是一項至高的榮譽,而且,也是可以表現自己實力的最好地方。
  而擔任比武大會上的嘉賓的人,所要面對的是幻獸比武大會前四強的挑戰。
  雖然輸贏并不影響前四強的決戰資格,而且前四強與嘉賓的幻獸之間的戰斗,名義上,也是一場表演性質的演出而已。
  其主要目的便是要負責引導出前四強的真正實力來,甚至是有著臨場指導的用意,好在觀眾的面前能夠讓前四強有著更好的表現,可以有更精彩的表演。
  但是,嘉賓之所以為嘉賓,最困難的地方就在于,嘉賓既不能夠將四強的幻獸給打傷,但是也不能夠輸的泰難看,免得失了自己的面子,而且,又要引出四強的潛力來,對于擔任嘉賓的人跟幻獸,是一大嚴峻的挑戰,而以往,嘉賓都是由盧勘學院的正副院長擔任,由此可知道嘉賓的重要性。
  這與前四強的挑戰雖然說并不一定就要贏,起碼不能輸的泰難看,但像亞亞這樣,同時擔任比武大會評審以及嘉賓的,更是史無前例,伊卡郡主這樣的說法,等于是逼的亞亞絕對不能夠輸給四強,否則亞亞如何令人信服他的判決?
  尤其,亞亞用以說服葛沃比以及葛沃比說服其他郡主的理由,是以提升幻獸的實力為餌,如此一來,亞亞若不親自現身說法的話,又怎么能夠讓人信服,所以,亞亞不但不能輸,甚至還要在比武場上現身說法,用前四強的幻獸來做例子,而這便是伊卡郡主的主意。
  因此所有人也都是知道,提出了這樣的一個條件的伊卡郡主,其實私心在讓步之余,還是含有挑戰亞亞的意思。
  “好!我答應你,但這是最后一次了!”冷冷的一笑,亞亞答應了伊卡郡主所提出來的條件。
  猜不透亞亞這所謂的最后一次是指他的讓步,或是說不想在此事上做糾纏,但是無論哪一種,不用大腦想也知道,如果到時候再有以外的話,恐怕亞亞就不會這么好說話了。
  只是,包括葛沃比,葛瑞斯兄弟倆,對于亞亞一口答應的如此自信滿滿的樣子,卻又感覺到相當的不解,難道亞亞就真的事那么有自信嗎?
  或者是,亞亞這個外來者根本就不知道盧勘學院的幻獸大會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擔任總評審與比武大會的嘉賓又是怎樣的一個情形?所以會說的這般的有自信?
  要知道,就算是他們這些擁有著九階幻獸的人,再比武大會上,如果沒有自己的身份在撐著腰的話,可沒有一個人敢大聲說自己一定是穩贏的,葛沃比也不例外!
  畢竟,比的是幻獸而不是人!
  當然了,如果他們了解到貪狼星的真正身份的話,恐怕也會像亞亞一樣吧!
  伊卡郡主所提出來的這個條件在亞亞嚴重根本就是鬧劇一場,在這個世界上,又有哪一只幻獸敢去挑戰身為獸王的貪狼星呢?
  至于說要引導出幻獸的潛力來,對亞亞更是不成問題,畢竟,現在在他的身邊,還有著一個最了解幻獸的人類血獸皇,以及,身為獸王半身的太始在幫他撐腰,隨便向他們討個兩招,還不是手到擒來?
  答應完了伊卡郡主的條件之后,亞亞已經沒有耐性再跟這幾個郡主多做糾纏,一個回身,領著力奧等人,又如他們來時一樣,離開了這個宮殿。
  走往隆府當中往下人區小木屋的路上,亞亞不由的回想起,剛剛與外公威靈他們的談話。
  原本威靈等人還在煩惱,該如何說服亞亞留到盧勘學院的幻獸大會結束以后再離開,沒想到他們還沒來得及開口,亞亞靜讓就已經先告訴他們,他即將擔任幻獸大會中的**戲,比武大會的評審以及嘉賓。
  如此一來,當然時令威靈等人欣喜欲狂!雖然這樣一來,亞亞真正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變少了,但是與他們的設想確實不謀而合。
  不過,威靈等人當然也是感到憂心仲仲,土生土長的他們,哪里會不曉得亞亞所答應的條件是怎么的一回事!
  從威靈的口中,亞亞終于知道了,他所答應的是怎么樣的一件事情,在威靈和威颯還有里昂耳提面命下,亞亞終于了解到盧勘幻獸大會的意義,以及擔任比武大會的評審跟嘉賓的意義何在!
  雖然訝異于區區一個幻獸比武大會,竟然會有著如此的意義所在,但是相對于威靈等人的憂心仲仲,亞亞,反倒是相當的悠閑,不為別的,他相信,那些郡主所要看的,并不是他擔任評審的正職,而是他在比武大會上的表現,這才是他們所關心的重點。
  而他,是世界上最了解貪狼星的身份,最清楚它的實力,也是對貪狼星最有信心的人,所以,對于擔任幻獸比武大會的嘉賓跟評審,亞亞倒是不顯得有多緊張。
  結束了與威靈他們的談話以后,亞亞終于想起了被他丟在一邊已經好幾天的克瑞了,他又來到了克瑞的小屋前。
  來到了小屋面前,亞亞站在門口看著里面的克瑞,此時的克瑞正全神貫注的與烈芒對峙著,一點也沒有察覺到亞亞回來了。
  望著眼前的情景,亞亞迅速的與烈芒作了一番的溝通,了解到這兩三天來克瑞的進度,出乎亞亞意料的,克瑞的進步相當的快。
  這兩三天來,克瑞已經可以輕松的躲過了烈芒以一半的速度攻擊,雖然說還沒有還手的力量,但是起碼不象前幾天那樣,沒幾分鐘就叫烈芒把他打昏了,現在,他最少可以磨上幾分鐘的時間了,看來,他是相當認真的在練習天心真氣,這才會讓他的反映加快許多。
  靜悄悄的走進了小木屋的院子里,亞亞終于引起了克瑞的注意,令克瑞忍不住的轉頭來看了一下亞亞,臉上不由的呆了一呆,顯然是沒想到亞亞這么快就回來了。
  而克瑞的這么一轉頭加上一楞之下,走神的結果,就是措手不及的被烈芒在肚子上又重重的撞了一下。
  痛哼一聲,克瑞不由自主的跪了下來,指著肚子悶哼不止。
  亞亞暗暗的點點頭,看來克瑞真的是大有進步,起碼不會像之前那樣,被烈芒一撞就昏過去,但是亞亞臉上卻還是冷冷道:
  “你已經死了一次,戰斗中竟敢分心走神,此乃大忌,這點不不會不知道吧?還是你真的不知道?克瑞大少爺。”
  邊指著像是整個腸子都糾結在一起的肚子痛哼,克瑞邊痛苦的喘著氣怒叫道:
  “少多管閑事,本少爺不需要你來說這些連三歲小孩子都知道的廢話!”
  嘴里雖然不服輸,但是克瑞也暗暗的恨自己為什么會失神?
  現在恐怕克瑞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亞亞剛才所說的話了,以他現在痛的站不起來的樣子,刻骨銘心的記住了!
  亞亞冷冷的點頭:
  “既然如此,那大少爺你就請繼續吧!”
  說完,亞亞又坐回他的椅子上,從懷里拿出了一本書低頭看著,不再理會好奇的想要看看亞亞又在看什么書的克瑞。
  忽然,克瑞眼角一閃,不顧自己的肚子還痛的要命,連忙狼狽不堪的往地上一滾,閃過了朝他的頭飛過來,那道烈芒所化的金光。
  雖然相當的狼狽,但是,克瑞畢竟已經閃過了烈芒的頭一擊,然后又跟烈芒在這小小的院子當中玩起捉迷藏來。
  過了一會,亞亞抬起頭來,眼中不經意的閃過一抹的贊許光芒,但是聲音還是相當的冰冷道:
  “烈芒,你可以用嘴跟這個大少爺玩玩了。”
  聽到了亞亞的話,烈芒所化成的金光隨即一頓,停在克瑞面前的半空中,忽然,小嘴一張,發出了一聲震天的大吼,不由的嚇了克瑞一下。
  細想一下這幾天來的情形,這烈芒竟然是從來沒有用過嘴咬的攻擊方式,所有的攻擊全都是用撞的。
  一想到這一點,克瑞不由的心中一震,知道接下來,他恐怕是不怎么好過了,最少,被烈芒這只小怪物給抓到的話,恐怕不會只是被撞昏這么簡單了。
  即使明知如此,克瑞依舊是不服輸的叫罵道:
  “來呀!小怪物,我就不相信你那張比顆鳥蛋都小的臭嘴,能夠對本少爺怎樣?”
  亞亞淡淡的一笑,在亞亞的示意下,烈芒當場示范了一下,用它那張比顆鳥蛋還小的嘴,硬是把院子里面唯一的一株大腿粗的樹給攔腰咬斷了。
  看到了這么不可思議的情景,克瑞不由的驚出了一身的冷汗,它的身體恐怕不比那顆樹還要硬,而且也細多了,恐怕容不得烈芒那張比鳥蛋還要小的嘴巴碰上一下,如此的認知,使得克瑞不由自主,戒慎的看著烈芒那張微微泛著白光的嘴。
  亞亞淡淡道:
  “烈芒,開始吧!”
  說完,亞亞又低頭的看起了書,而烈芒與克瑞,又繼續展開了你追我躲的游戲。
  大概是為自己的生命著想的緣故吧,克瑞前所未有的將全副精神都灌注在閃躲烈芒的攻擊上,渾然不覺,自己為了保住小命,什么豬滾狗爬的姿勢都拿了出來,所求的,全都是要躲過那張泛著白光的小嘴。
  從亞亞過來一直到傍晚,克瑞奇跡似的竟然沒有被烈芒給碰到過。
  “停!”
  忽然一聲停傳入了克瑞的耳中,剛剛聽到了亞亞的聲音,克瑞還沒有會意過來,直到烈芒忽然的在空中一轉身,落到了亞亞的大腿上,克瑞這才回過神來,也才想到,亞亞剛剛的那個聲音是什么意思,原來是今天的“訓練”已經結束了!
  忽然之間,克瑞只覺得渾身一陣虛脫,再也站不住腳的整個人坐倒在地上,不由自主的抬頭看顆一下天空,這才注意到,不知何時,天空竟然已經是一片的昏黃,一天又將結束了。
  就在此時,夜月白色的身影出現在院子前面,輕笑一聲:
  “大哥,爺爺,要我來告訴你,你要找的人都已經來了,爺爺輕你馬上到大廳去!”
  克瑞驚訝的發現,當夜月說完之后,亞亞那張他以為除了呆板以外,不會有其他表情的冷臉上,竟然出現了笑容。
  站了起來,亞亞看也不看他一眼,很快的繞過了坐在地上的克瑞,來到夜月的身邊,微笑道:
  “都來了嗎?那太好了,夜月,叫力奧他們做好準備,今天晚上就出發!”
  點點頭,亞亞及夜月一前一后的很快就離開了這座院子,連烈芒也跟去了。
  而克瑞則是莫名其妙,他根本聽不懂亞亞與夜月到底在說什么東西?
  但是最叫他氣憤的是,亞亞也好,夜月也好,竟然全都當他不存在一樣,看都不看他一樣,就這樣離去?
  當然,克瑞忘記要生氣了,眼光也直楞楞的看著亞亞剛剛坐著椅子上的莫個物品,強拖著近乎虛脫的身體,蹣跚的來到椅子前,拿起了椅子上的東西。
  那是剛剛亞亞在匆忙之際,忘記要帶走的東西。
  一本書!
  一本上面寫著隆家第四代祖先的名字,在書中,第四代祖先自稱他的身法天下第一,里面有著他的自述,還有好幾套他最引以為傲的身法收錄在其中的一本武學秘籍!
  最叫克瑞高興的是,這本書里面還有著詳細的注解,他根本就不用愁自己會看不懂,欣喜欲狂的克瑞連忙將這本書給塞進了自己的懷里,然后一副沒事的樣子,走回他現在住的相當習慣的小木屋當中。
  只不過,克瑞似乎沒有發現到,為什么第四代祖先記述身法的字,會跟第一代祖先記述天心訣的字一模一樣,他們應該最少差上一百五十年,還有,幾千年前的文字又怎么會跟現在他所學的一模一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