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78 滅血魔功

“怎么樣,小怪物,關于那件事情你沒問題吧?”血獸皇明知故問的詢問著。
  亞芠點點頭,同時心中也暗暗的盤算起來。
  依照血獸皇剛剛據說的異族比武大會的事情,還有前一陣子云中央大陸,水妖王所帶回來的圣日祭司觀察到魔族那邊有異變的訊息,再一下自己所知道的,亞芠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底了。
  血獸皇所說的!異族菁英比武大會變質的時間,大約相等于沙杷星人等聯盟潛進人類世界的時間,想來比武大會之所以會變質,應該是因為受到了它們的影響的緣故。
  而魔族那邊之所以會有所異動,也該是與它們脫離不了關系,而精靈族那方的話,亞芠并不怎么擔心,畢竟有太始在那邊坐鎮,如果有什么問題的話,太始應該會先做處理的。
  那么,無論是從哪一方面來說,他勢必都要參加異族菁英的比武大會的,如果說外星聯盟能夠忍耐到那個時候還不屐攻勢的話!
  “前輩,那這一次到底要去參加比武大會的有哪些人?”想了想,夜月終于忍不住的問起血獸皇來。
  血獸皇微微一笑道:
  “第一個,當然就是你了,小妮子你應該也跑不掉,再來的話,你大哥的三兄弟我們也列入考量當中,還有妃雅小妮子也是一樣,再者死神小隊則是要看他們未來的發展如何才能夠決定,基本上,力奧與凱特兩個都相當有希望,其他人則是差了一點。”
  “有,最近也崛起了相當多的后起新秀,像是在聯盟里面的大地騎士瑟洛.喀吉沙、老泥鰍的記名弟子火魔導尉狄.斐濟,還有幾個我們原先培養出來的儲備人員,都有可能會被挑選為將來參加異族菁英比武大會的人員。將來有機會的話,我們再介紹給你們認識認識!”
  聽到了血獸皇這么的一說,亞芠倒是心中一動。這大地騎士當初與他曾經有過一面之緣,而且跟火魔導尉狄.斐濟一樣,都曾經是鐵血國的客卿人先之一。如今,他已經是掛名的鐵血團團長,不知道這兩人的近況如何?
  想到這,亞芠忍不住的詢問起血獸皇來。
  聽到亞芠的詢問,血獸皇哈的一聲:
  “哈!這你可問對人了!尉狄那小子不爭氣,秘書還沒有獲得老泥鰍的首肯,就自以為天下無知的跑出來,僥幸的被他給闖下了一點名頭以后,又學人家去混什么組織的。最后被老泥鰍給揪回去加強磨練。”
  “而瑟洛小子則也是順便的被追著尉狄而來的老泥鰍給抓走,也打算要好好的訓練一下,免得糟蹋了這塊美玉。所以他們現在應該還在老泥鰍那里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
  “可告訴你們呀!老泥鰍教訓起人來,可是比水妖怪還來的可怕。也許不久以后,他們就會出來了。”
  亞芠一愣,懷疑的看了一下血獸皇。怎么他就沒有這種好運氣?隨隨便便就可以碰到高人指點?就是跟水妖王在一起的時候,也沒有聽過水妖王指點他任何一點的東西?
  似乎能夠了解亞芠的想法,血獸皇又是似笑非笑得看了亞芠一下道:
  “怎么?你小怪物也想要我們這群老家伙的指點嗎?”
  血獸皇又再搖搖手:
  “免啦免啦!你自己練的都快比我們幾個老家伙強了,哪里還需要我們來指點?”
  “再說,水妖怪也說過,與其把我們這點破爛老本教給你,倒不如讓你自己去摸索。
  起碼,你練到現在,年紀輕輕的,但能力論真來說也跟我們差不多。這表示你自己摸索出來的比我們的還好的多,根本不需要我們來指點。”
  而一旁的夜月則是忍不住的撲哧一笑,沒想到亞芠也會為這種事情而計較的!
  而亞芠則是淡淡的一笑。剛剛他只是有點錯愕,同時也是感覺到有點疑惑。這幾位老前輩看起來似乎都有種教育狂的傾向。幾乎隨隨便便在成名的人里面挑幾個,都跟他們脫離不了關系。
  當然,亞芠也能夠理解。他們是為了人族后起之秀不如他們的理想,而會這樣做。
  只是,想到了血獸皇剛剛說過他們很注意他,怎么就沒人來給過他指點而感到疑惑。
  但是如果說為此而吃味的話,那到也沒有那種心思,畢竟如血獸皇所說的,他自己摸索出來的東西就覺得不會比他們差了。如果他們真的有心要指點他的話,搞不好他還不想學呢。
  大概是太過于專注于自己的想法,所以亞芠并未有任何的表示,但是這樣一來,反倒是令血獸皇誤會了。
  “怎么,還真的是心理不平衡?認為我們幾個老家伙藏私?”血獸皇愣了愣地說道:
  “也對,難怪你會這么想了。無緣無故的要你承擔這些責任,但是你連一點的甜頭都沒有,這也實在是對你不公平!”
  “這樣好了,反正我的滅血魔功到現在也沒個傳人。不如,小怪物你就勉強一點!
  學學看吧,雖然只是一套破武功。不過,倒也蠻適合你的,哈哈!“銀月惡魔”加上滅血魔功,光聽就覺得不錯!”
  剛剛回過神來,聽到了血獸皇的話,亞芠不由的臉色微微的一變,難道血獸皇真的是誤會他了?
  正想要出言表示時,卻又被血獸皇滔滔不絕的話,給弄得昏頭轉向的。根本就插不上嘴。在聽到血獸皇講完以后,亞芠不由的愣住了。雖然不知道何謂滅血魔功,但是光是聽名字也知道,恐怕血獸皇的名聲跟這套魔功是脫離不了關系。
  血獸皇竟然隨隨便便就說要傳給他?
  而一旁的夜月則是無比驚喜道:
  “太好了,大哥,前輩愿意傳授你滅血魔功。我師傅曾經說過,這可是前輩的不傳之秘。是前輩最厲害的功夫!”
  “哪里是什么最厲害的功夫,還不是因為我就只會這一套。不是最厲害的是什么?”
  血獸皇雖然是這么說,但是臉上得意的神情是騙不了人的。
  而亞芠則是責怪的看了夜月一下之后,才拱手道:
  “前輩,您誤會了,我剛剛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
  只是什么,亞芠卻說不下去。因為,他知道他根本就沒有必要解釋什么。
  雖然血獸皇表面上笑咪咪的,但是,他的眼中卻完全的流露著堅定的意思。不管血獸皇剛剛是如何想的,如果他推辭的話,那未免也太不尊重這個天下第一高手了。而且,血獸皇也不是那種因為一點小事就做出輕率決定的人。再說好了,面對天下第一高手愿意傳他的功夫,亞芠說他不動心那是騙人的。
  如此,亞芠只好一拱手道:
  “既然前輩這么說了,那晚輩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但愿晚輩能夠不讓前輩失望才是。”
  血獸皇這才真的是笑了起來。
  說到底,剛剛他也是順勢而為。自知已經活了三百多歲了,能夠再活多久他自己也不知道。但總是不愿意自己苦心研究出來的功夫失傳。他也想要找個能夠傳承的人。而剛好亞芠甚合他的胃口,所以他想也不想的就說出來。
  但是,他也有著身為第一高手的自尊。如果說自己愿意傳授絕技給人,但是人家卻不肯接受的話,那豈不讓他面子掃地?
  幸好,亞芠跟水妖王相處過一段時間,相當的了解到這些所謂的天下十大高手的前輩,個個都有著自己的怪脾氣。
  因此,也不矯情的就滿口要學了。
  呵呵地一笑,血獸皇滿意的看著亞芠道:
  “不過,小怪物,咱們話可是要說在前頭。我這滅血魔功其實也不是頭一次的傳給人了。但是從來沒有人可以學的完整,不是我老人家藏私,而是那些人的資質雖好,但是就是學不會滅血魔功。所以,萬一到時候你學不會的話,可別怪我老人家唷!”
  亞芠點點頭,天下第一高手的壓箱絕學,如果說好學的話,那也就不會讓血獸皇成為天下第一高手了。對此,亞芠已經有所心理準備。
  微微地一笑,夜月起身道:
  “那前輩,我就不打擾你了。”
  血獸皇點點頭道:
  “小妮子你自便!”
  即使是天下第一高手的血獸皇也無法罔顧私心,無私的教人是一回事,自己的絕學讓其他人知道又是一回事。因而,興安盟這種禁忌的夜月,主動的告辭了。而血獸皇自也是不意外月的突然說要離開。
  走出了亞芠所居住的獨院,夜月隨即設下了一個相當牢固的隔音結界。
  雖然里面是當世的第一高手心臟自己最信任的大哥,這世界上可以躲過他們的耳目而侵入到可以聽見他們說話的人,恐怕還沒有出生,但是在這種傳功授藝的時候,小心點總是好的。
  因此,夜月自愿的當起了護法人。幫血獸皇心臟亞芠戒備著。
  而在這時候,不遠處,有著某一個看起來相當興奮的人。踏著輕快的腳步,往這個方向走了過來。
  在看到了夜月那抹白色的身影之時,忽然的加快了腳步,快奔過來!
  傍晚時分,腦袋里塞滿各種東西的亞芠,有點頭昏腦脹得走出了獨院。腦袋里面還殘存著血獸皇對他所說的話。
  “其實,我并不懂什么武功!”
  開口的第一句話,血獸皇就在亞芠的心里面造成了極大的震撼。
  天下共尊的第一高手血獸皇竟然說他不會武功,那可真的是會嚇掉了天下人的下巴。
  但是亞芠卻不敢輕忽血獸皇這聽似相當不合理的話,以血獸皇的身份,又怎么會說出這連三歲小孩子都不相信的話來?
  凝神注意的聽著,亞芠相信這必定就是血獸皇所謂的,為何沒有人可以學會滅血魔功的理由之所在了。
  “你也應該知道,我跟我兄弟是共用一個身體,但是我們之間的情形,你可能并不了解。因為,我們跟所謂的雙重價格并不一樣。”
  指著自己的腦袋,血獸皇神秘的微笑道:
  “在這個腦袋里面,擠著原本應該分開的兩個頭腦!”
  亞芠不由的微張著嘴。
  盡管已經見識過不知道多少不可思議的事情了,但是,他卻也一時之間無法接受這樣的一個事實。
  愣了半晌,亞芠終于收起了那副跟他形象相差太遠的傻樣,恢復成了他原本的冷肅神色,看著血獸皇。
  血獸皇滿意地點點頭:
  “小怪物,你不愧是小怪物。對于這種與常理不符的事情,竟然可以這么快的就接受了。果然是我們所看上的后起之秀!”
  “總之,你應該可以了解到,這腦子既然有兩個,是別人的兩倍,那么當然了,學起魔法來,當然也就跟別人不一樣,既快又好了!”
  亞芠點點頭。身懷精神異力的他,當然能夠體會血獸皇的話中用意。畢竟,精神力的強衰,就代表著一個人魔力大小強弱程度,這是定理也是鐵則,但是這又與滅血魔功有什么關系?
  嘆了一口氣:
  “唉,其實,最先的時候,我們并不是這樣子的,或者說,最先的時候,我并不存在自己的意識,也可以說,原本我并非是處于清醒的狀態,而是一直靜靜的沉睡在我兄弟的腦袋里面,成為提供他另外一份精神力量的來源。
  “這種情形一直持續到第一次異族比武大會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兄弟他已經是一名實力相當強大的魔法師,當然,那時候的他還未被人稱之為圣靈魔導師,只是一個擁有強大魔力的魔法師而已。
  “在我們之前那一代的十大高手之一,也是我兄弟的師傅,他看中了我兄弟強大的魔力,讓他取代他的位置,參加比武大會。
  “并不能說我兄弟的師傅的決定是錯誤的,因為那時候我兄弟的魔力早已經在他之上了,以我兄弟的實力去參加比武大會,成為新一代的十大高手,可以說絕對是名至實歸,但是我兄弟的師傅卻忽略了一件事情,一件差點害得我兄弟喪命的事。
  “要知道,我兄弟可以說是一個面軟心慈,心中只有對生命的熱愛與保護意志的人,平常,最看不得別人受苦,因此他幾乎對于他師傅所傳授的攻擊系魔法不屑一顧,總認為那是一種殘害生命的方法,根本就不愿意去學習,就算是學了也是為了應付他師傅而已。
  “因此可想而知,在異族菁英匯集的比武大會上,我兄弟雖然說為了要守護人類,而逼得自己不得不去攻擊別人,但是對他而言,就算是異族也是一條寶貴的生命,在比武大會上,他除了將敵人給挫敗,讓敵人受傷,就已經是罪大惡極了,更別說是要人性命了。
  “但是,敵人并未因此而領受我兄弟的好意,在比武大會最后一場的異族混戰當中,當時身為人類代表里面魔力量第一的我兄弟,頓時成了異族菁英狙擊的目標,存心想要將他給鏟除。
  “若是我兄弟就此死去,我想我兄弟大概也不會有什么怨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