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4)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4)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4)     

天魔神譚76 圣靈導師

圣靈魔導師維岸正想要說什么時,忽然微笑道:“看來,這個地方可不是什么談話的好地方,不如,我們回去再說吧!”
  說著,圣靈魔導師忽然嘴中念念有辭,同時兩手一連串比劃出相當復雜的手勢,緊接著,亞艾就發現有眾多的光元素聚集在他們的四周,令他們四周變的越來越明亮。
  圣靈魔導師忽然輕一聲:“起!”
  接著,亞艾與坎茲隨即感覺到身外有某種力量,柔和的將他們的身體給托起來,隨即往天外飛去。
  同時,亞艾亦感覺到死靈峽谷里,起了莫名的騷動。
  在他們起飛的時候,忽然從死靈峽谷里竄出十多艘小型戰機,尾隨著他們而來。
  圣靈魔導師輕笑這:“別追了,我可不是我兄弟呀,可應付不了你們,不過,你們也追不上吧!”
  在圣靈魔導師說話之問,身在光團當中的亞艾頓時感受到一陣迎面而來的壓力,顯示出他們現在正逐漸往前加速飛行當中。
  亞艾相信,現在如果從外面看來的話,那他們大概就像是一個飛越天際的流星吧。
  這樣的領悟,讓亞艾心中另有所感。
  原來,以前他以為在天上飛行,會被地上的人當成靶子來打的這個問題,像圣靈魔導師這樣的老前輩早已經考慮過了。
  就像現在一樣,雖然圣靈魔導師聚集了這么多的光元素,看似相當的顯眼,但是外人只會以為是一個流星,而不會有其他的感覺,反而是一種相當好的保護色。似乎是相當了解亞艾此時心中的想法,圣靈魔導師祥和道:“小夥子,有所體會吧?”
  亞支點點頭,圣靈魔導師微笑道:“像我們這些有能力飛翔的老家伙們,個個都練了一套可以隱身保護自己的方法,像水妖王他就習慣用他的靈藍真勁包圍自己,然后飛得老高,讓人家就算想看也看不到,而我,就是用光元素來做掩飾,需知越是醒目,反倒越不惹人在意!”
  “倒是你,小小的年紀竟然有如此高深的修為,實在是令我們幾個老家伙大吃驚,你可能不知道,在我們十大里面還有一些潛而不顯的老不死,可是相當的注意著你的行動呢!不過,可能就是因為你的功力提升的實在是太快了,以至于你錯過了很多需要用時間與經驗去累積才能夠體會到的事情。就像你的飛行一樣,沒有練任何藏云訣的你,不但飛得比我們經常飛的高度要來的低,又飛得那樣快,真氣鼓蕩之下,只要有點本事的家伙,當然都可以輕易的追蹤到你的行蹤,想必我兄弟可以追的到你這件事,相當的令你困擾吧!”
  說著,圣靈魔導師忍不住又笑了起來,忽然驚覺到亞艾困惑的臉色,隨即又解釋道:“唉呀!抱歉?真抱歉,所謂的藏云訣就是我們對于飛行時,可以隱藏身法的法訣,大都是脫離不了隱形、斂聲、護身這三種形式,不過基于避免太過驚世駭俗,大都是偏向于隱形及斂聲這兩方面。”
  “一來,可以避免輕易泄漏出自己的行蹤,二來,能夠修行到可以飛行的人,大都是功力深厚的老家伙,自然也不太伯別人趁著他在飛行時偷襲他。”
  察覺出亞艾不懂什么叫做藏云訣,所以圣靈魔導師連忙的解釋,順便說明了一下,令亞艾了解。
  亞艾點點頭,眼珠子一轉,忽然深思道:二剛輩,那有沒有人專門學習在飛行時攻擊的技巧,或是利用飛行來攻擊的方式呢?
  “我總認為飛行時雖然速度相當的快速,但是如果光是用來移動的話,似乎有點浪費,而且,飛行時的速度,似乎也可以變成一種相當強力的武器。”
  亞艾不由的聯想到當日在虎王坡上,雖然他的神志模糊,但是對于白虎從天而降,化身流星一口氣撞進了他無可奈何的外星怪物的戰艦當中,那樣的雷霆威勢,不由的令亞艾印象相當的深刻,也令亞艾起了效法之心。
  聽到亞艾的說法,圣靈魔導師也不由的陷入了沉思當中,半晌,他才道:“倒是沒有人這么做過。”
  亞艾一愣,急忙的詢問起來。
  老實說,在他修煉的生涯里,幾乎沒有什么人可以相互討論的,所有的疑惑全都要仰賴自己去解決,有時候也不知道自己想的對不對,雖然因此開創出像森羅萬象、生命奇跡、無名這些奇特的絕招魔法,但是卻也讓亞艾有著更多的疑惑。
  難得現在眼前有這么一個大名鼎鼎、數一數二的前輩高手圣靈魔導師可以請益,亞艾忍不住把握機會請教起來。
  至于身后那些追上來的沙杷星人的小型戰機,早就不知道被甩到哪邊去了。而二芳的坎茲又已經震驚于他“飛起來”的事實而說不出話來,更是沒有人會打擾他。
  面對亞艾的詢問,圣靈魔導師緩緩說道:“拿我這魔法師來做例子好了,我們魔法師在飛行時,必須先要有能力聚集足夠的元素能源,大都是風元素,就是我自己也不例外,頂多是外面再罩層光元素罷了。但是風元素卻有個特點,那就是風元素實在太過于活潑靈動了,這在平時是一項優點沒錯,可以縮短施法聚集的時間,也可以擴大魔法的威力半徑,但是在飛行上,這項優點就變成了一項缺點了。想要控制風元素同時的往相同的地方作用,本來就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更遑論是要控制足以將自己整個人給托起來所需要的龐大風元素,那又更加的困難了。再說,就算可以飛起來,還需要注意到飛行時,要隨時吸收周遭的風元素來補充飛行時所耗損的元素能量,還要應付沿路上可能會碰到的空氣亂流或是什么意外的,光是應付這些,就已經夠叫人花費全部的精神在此,哪有什么余力可以進行空中的戰斗的?也因此,不管是魔力如何強大的魔法師,即便如我,遇到戰斗的時候,還是腳踏實地為主,在戰斗當中飛起來,那大都是為了逃跑或是逼不得已的就那么一下,真正要在飛行中戰斗,那幾乎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忽然,圣靈魔導師眼中微微的閃耀著紅光:“等等,我兄弟也有話要我轉達,嗯……嗯……”
  半晌,圣靈魔導帥恢復原狀,微笑道:“由于現在是我在飛行,他無法控制我所召集的元素能量,所以托我轉達,有什么不懂的,等二廣你再問他好了。”
  亞支點點頭,看來這圣靈魔導師及血獸皇雖然是兩人一體,但是一擅武功一長魔法,各有所長,無法干涉對方的領域。
  獲得亞艾的會意以后,圣靈魔導師才轉述道:“我兄弟說,以真氣飛行的方法,其實也跟魔法有著類似的弱點。真氣是來自于人體本身,每個人體內的真氣都有著一定的含量,要達到可以離地飛翔,說真的,二股人可能練個百十年都很難達到,除非是那種天賦異稟或是有所奇遇的人,能夠超脫了人體的極限,修煉到擁有可以違反大地局限,而后才能離地飛行。而往往,這種人大都是像我們這種老不死的家伙,我兄弟說你是個小怪物,所以你不算在內。”
  聽到圣靈魔導師突然冒出這么一句,亞艾不由的苫笑起來。
  又聽到圣靈魔導師續道:“撇開利用幻獸的增幅力量,或是特殊幻獸的力量來飛行的家伙不算,嗯,我兄弟說這種勉強飛行的家伙不能算的上是真的會飛行,只是些小雜魚,不要去介意。”
  亞艾啼笑皆非道:“前輩,用不著把獸王前輩嘮叨的話,也跟著說出來吧?”
  圣靈魔導師不由的一愣,隨即一笑,道:“奸,不過我兄弟他要我轉達說,你這小怪物敢說我嘮叨,待會要你好看,嗯,正式來了唷!”
  亞艾哭笑不得的點點頭,聽到圣靈魔導師繼續轉述血獸皇的話,道:“撇開那些藉助外力來飛行的人不講,真正可以依*自己力量來飛行的實在是寥寥無幾。而小怪物你應該也知道,使用真氣飛行其實是相當累人的事情,對真氣的消耗,遠比在地上移動的時候要耗損好多倍,而且,由于飛行時,還必須要將真氣外放,藉此以抵抗迎面而來的強風吹襲,或是其他空中的鳥類、異物之類的沖撞到自己,不像魔法師可以憑藉著自己所召集的魔法元素,在外形成保護罩來保護自己,所以,真氣的消耗量就又更大了。
  “因此,既然在天空中碰到敵人的機會實在是太少了,而且飛行時,驅動身形與保護身體所需要耗費的真氣能量又那么多,當然就沒有;個練武的人,會頭腦壞掉的去練這會累死自己的玩意兒了。
  “如果小怪物你真的對飛行攻擊的方式有興趣的話,那有機會的話你去找太乙門那個號稱飛行天下第一的野鶴,笨,就是飛云道君啦!他也許對這個問題有研究也不定!”
  完全仿照血獸皇的語氣,甚至也跟著叫他小怪物,連罵人的口氣都一模一樣,圣靈魔導師忠實的呈現原味,只是弄得亞艾哭笑不得。
  轉述完了血獸皇的話之后,圣靈魔導師又恢復了他的溫和,道:“二逗樣亞艾你了解到為什么無論是魔法師還是練武的人當中,沒有人去練飛行中攻擊的方式了吧?”
  亞艾理解的點點頭,但是又有點不以為然。
  跟沙杷星人戰斗過那么多次的他,深深的感受到了沙杷星人在空中的優勢,那如果到了總決戰的時候,面對著掌握了空中優勢的沙杷星人,光*人類當中幾個會飛的人,又豈能應付所有的危機?
  因此,亞艾此時深刻感覺到這一個致命性的問題。
  沉思了半晌,亞艾心中靈機一動,忍不住道:“那前輩,如果說我們可以解決上述那些問題的話,那不就可以進行空中的戰斗了?
  “比如說,我們是不是要經常的利用能量石來做各種的用途,如果說我們可以利用某種方法,讓能量石當中的能量,按照我們所想要的方式來進行釋放與運作,那這樣來的話,如果說可以填充到足以供一個人飛行的風元素能量,那么就連一個普通人,也可以憑藉著能量石而飛行了,不是嗎?”
  “這樣的話,那經過修煉的魔法師當然也可以依*能量石來飛行,在空中的戰斗就不成問題了,那是適應或不適應的問題了,使用真氣的練武人也可以發揮出所長來,而且如果熟練的話,還可以發揮出更靈活的動作來,不是嗎?”
  “混帳小怪物,藉助外力飛行,算不上是真本事。”圣靈魔導師忽然吐出了這么句話來。
  不過亞艾也不奇怪,因為光聽第一句也知道,他是轉述血獸皇的話來的,不過亞艾他才不鳥血獸皇呢!什么藉助外力不外力的,他現在只想要增加人類在未來的空中優勢而已。
  不過,接下來圣靈魔導師本人所說的話,卻把亞艾的滿腔熱情給澆熄了。
  “亞艾,你所說的的確是一個好辦法,在理論上也是可行的,但是卻有一個致命傷。”
  亞艾一愣,忍不住詢問道:“二叫輩,什么致命傷?”
  圣靈魔導師微笑道:“首先,你說的這個方法中,能量石只是一個很單純儲存能量的東西,要如何讓能量石里面的能量,可以按照我們所希望的方式釋放出來,這就是個相當難以解決的問題了。
  “再來,你想,以一個能量石所能儲存的能量來說,體積越大,代表著能夠儲存的能量越大,那你想,需要有多大的能量石,才能夠儲存足夠的能量,來供一個人短暫的飛行,更別提要長途飛行與做激烈的戰斗活動?”
  不待亞艾去想,圣靈魔導師已經將答案給說出來了:“恐怕那需要比一個人的身體更大,試想看看,就算你有辦法解決前一個問題,而且也能夠找到這么大的能量石,據我所知,現在的能量石最大的也不過是半人大小而已,背著一個比自己還要大的能量石,又可以靈活到里去呢?”
  聽圣靈魔導師說到一半,亞艾也理解到這項方法不可行,不由一陣失望。
  看到亞艾失望的模樣,圣靈魔導師卻忍不住神秘一笑,正想要對亞艾說什么,卻突然忍不住眼睛一閉,道:“兄弟,別吵!給亞艾知道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圣靈魔導師此話一出,頓時將亞艾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想也知道,必然是圣靈魔導師想說什么,但是血獸皇卻不準他說,兩個人意見相左,這也令亞艾相當的好奇,圣靈魔導師到底想要說什么?
  圣靈魔導師的眼睛再度睜開來,溫和的笑道:“別理他,他在跟我嘔氣!”
  亞支點點頭,渴望的看著圣靈魔導師,不知道圣靈魔導師想要說什么?
  圣靈魔導師清清喉嚨,道:“其實,你剛剛的想法,我跟我兄弟兩個也都曾經想過了,你也應該要知道,其實我們兩個,不!不止我們兩個,在這個世界上還有許多的杰出人物,其實也都知道那群怪物們的存在,也都曾經與它們有過接觸,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它們會對我們懷有那么深的敵意,但是它們想要對人類不利是事實,所以我們也都曾經與它們對抗過。
  “而在對抗當中,我們也都發覺到,我們有著一項無法與它們相比,而且是相當致命的缺點,那就是空戰。
  “往往我們跟它們大打一場時,打贏了,它們往天上一飛,我們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們離開,不是追不上,而是不能追,追上了,沒辦法動手的我們只能變成活靶,任人家宰著玩。
  “我們打輸了,卻不敢往天上飛,只能抱頭鼠竄,否則,在天上被它們給追上了,也是死路一條,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這一點上面。”
  亞艾一陣驚奇,首次得以聽到此秘聞的他這才知道,原來暗地里一直有人在抵御著沙杷星人的攻擊,恐怕這也是讓人類一直存活至今的重要因素之一吧!
  “想必,你會有空中攻擊方法研究的念頭,應該也是起于對那群怪物的空中優勢之感吧?”圣靈魔導師慈祥的笑道。
  直到亞支點點頭,圣靈魔導師才又道:“就因為有不少的同伴都是輸在這一點上而冤枉的犧牲了,所以你剛剛所想到的問題,很早以前就有人在研究了。
  “倒是你提出來的方法,還真是叫我們兄弟倆吃驚,竟然花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就想到了唯一一個可行方法,亞艾,你真是不簡單,果然是后生可畏!”
  對于圣靈魔導師的稱贊,亞艾倒是不以為意,他在意的事是圣靈魔導師剛剛所說的話里,所透露出來的訊息。
  難道……
  看到亞艾驚喜的表情,圣靈魔導師祥和道:“你猜的沒錯,別看我兄弟那樣子,事實上,他對于這方面的研究其實可以算的上不遺余力,所成就的幾乎也可以說是當世的第一。
  “剛剛你提出來那種使用能量石的方法,的確是相當的不錯,而且,似乎也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方法,當然,只要解決了剛剛我問你的那兩個難題也就行了。
  “針對這兩個問題,我們曾經花費了大量的時間與精力去研究,不過,始終找不到合適的方法去驅動能量石內的能量,與適當大小的能量石來使用,著實也令我們相當的頭痛,尤其是我兄弟,他更是廢寢忘食的研究著,但是,到最后,我們卻不得不宣布這項研究的失敗。”
  雖然圣靈魔導師說的如此絕望,但是亞艾還是注意的聽著,他知道,必定還有下文。
  “但是,亞艾,你知道幻獸這種生物,其實是相當神秘的嗎?”
  話題一轉,圣靈魔導師卻忽然將話頭指向幻獸。
  這話出自于跟獸王共用一個身體的圣靈魔導師的嘴中,亞艾是絕對不敢輕忽之,腦中急速的轉動著各種念頭,猜測著圣靈魔導師為什么會忽然提到幻獸?忽然,心中靈機一動,即使是亞艾,也忍不住失聲驚呼一聲:“啊,難道……”
  圣靈魔導師臉卜浮現出滿意的笑容,微笑道:“亞艾,你果然是心思靈敏,我才對你稍微提醒一點,你就馬上了解了。”
  話鋒一轉,又繞回原來的題目,圣靈魔導師繼續道:“依舊是本著使用能量石的能量,來取代人身飛行時所需要耗用的能量這樣的一個思考題目,只是把能量石換成了幻獸。
  “我兄弟將他最擅長的幻獸學識完全的活用,以幻獸取代了能量石的位置,這樣來,事情就變的相當簡單與明了了。
  “第一,幻獸本身具有儲存大量能量特質,雖然說能量的多寡受到幻獸位階的限制,而有大小之分,但是即使是第一階的幻獸,所能儲存的能量也比與它等重的能量石要來的多的多。
  “第二,幻獸又有一個好處,在透過了以各種特殊的方法培育之后,幻獸便可以成為具備種種奇特功能的獸靈具,可以為人類提供種種的服務,當然,也一定可以讓幻獸按照我們的理想那樣,可以隨意的操縱風元素的能量,因此,我兄弟他便將主意動到了幻獸的頭上來。
  “經過了仔細而精密的評估以后,更是因為顧及到使用者的關系,所以,我兄弟最后選擇了下級一階風屬(飛鼠)系的幻獸,作為目標去培育。
  “最主要是因為一階的幻獸消耗的能量少,而且體積也小,不會影響到人的行動,甚至,一個可以使用四階鐘的人,就算再加上一個二的獸靈具,也不會成為多大的負擔,而飛鼠雖然本身并不會飛,但是對于風的操控卻有其獨具的高超本能,因此,可以說一階的風系飛鼠應該是最好的選擇了。
  “經過了長年的努力,我兄弟他終于培養出一只,具有強烈操縱風系元素能力的飛鼠獸靈具,而且經實驗證明,這只飛鼠也確實可以帶著自己的主人在天空中飛翔,只是,這一個嘗試卻也令我兄弟相當的灰心,因為,它可以說是最好的成功,但是也是最大的失敗。”
  雖然說圣靈魔導師說的輕描淡寫,但是亞艾可以體會得出來,當時的血獸皇到底花費了多少的心力在上面。
  雖然只是一階的飛鼠幻獸,但是一只飛鼠也只能夠使用一種方法去培養,而這種讓飛鼠變成可以帶著人在天空中飛行,又是前所未有的嘗試,根本沒有任何的前例可循,完全必須要開創出新的方法來。
  為此,血獸皇不知道要犧牲掉多少的飛鼠幻獸,還有多少的時間與能量,才能夠培養出這么一只成功的獸靈具來?
  只是,亞艾卻又相當的懷疑,什么叫做最好的成功與最大的失敗?
  圣靈魔導師忽然將他那有點破破爛爛的上衣下擺給掀了起來。
  亞艾隨即看到在圣靈魔導師的腰上,有著一條深青色約兩指半寬,隱隱泛出金屬光澤的奇異腰帶,在腰帶的正中央,有著亞艾相當熟悉的一顆幻獸核心,或者說幻獸結晶正不斷的閃耀著白色及青色的光芒。
  難道這就是圣靈魔導師剛剛所說的,那個可以帶人飛行,風系飛鼠的獸靈具?
  指著腰上的腰帶,圣靈魔導師嘆口氣道:“當初,我們培養出了這只獸靈具時,我兄弟他齟(致勃勃的找我一起試驗,試驗的結果令我們相當的滿意,無論是魔法還是真氣,這只我們取名為騰云帶的一階飛鼠,所形成的飛行獸靈具,都具有相當優異的性能。
  “以我來說,它本身除了可以幫助我聚集我所需要的風元素以外,還能夠幫我控制那龐大的風元素。同樣的飛行路程,我只需要耗費原先不到百分之一的魔力能量就可以完成,而且,也能夠讓我像現在這樣跟你隨心所欲的談天,而不用全神貫注其中,不能分心想其他事情,可以說是相當的便利,不由的讓我們相當慶幸選對了幻獸。
  “但是,也許我們一開始選擇使用一階的飛鼠幻獸,也是我們最大的失敗。”
  “這逗話怎么說?”亞艾忍不住奇怪的問著。
  “受限于它低階的有限能力,這條騰云帶最大的速度,只有我以八成的力量飛行不到十分之一的速度,而且,以一個八十公斤、功力一般的人來說,這條騰云帶的能量只足夠攜帶他飛行百里的距離,百里一到,它本身能量一旦用完,那就非得停下來,落地補充能量,而以一般人的速度的話,最少需要兩個小時才能夠補滿,總共的時間算起來其實也快不到哪去,所以除了它可以飛以外,其實也實在是沒什么大用。
  “當然,我兄弟他也曾經嘗試過使用同系的二階二二階騰云帶,但是基于對一般人能力負擔的考慮,實在也是相當的難以取舍,而且,也不如這一階的騰云帶來的輕巧靈活,可以說是各有利弊。”
  亞艾完全能夠理解的點點頭,這個世界上又有多少人可以像他們一樣,就算是騰云帶的能量因使用而有所損耗時,可以立即的補充?
  更何況,以他們的能力來說,就算沒有這騰云帶,他們不是也照樣可以飛得愉快,而且比騰云帶更快更穩?
  只是像他們這樣的人畢竟是少數中的少數,而他與圣靈魔導師都知道,血獸皇研究這騰云帶的用意并不是要為少數人服務,而是針對多數沒有飛行能力的大眾,而去研究的。
  亞艾邊想,邊聽到圣靈魔導師繼續道:“當然,我們也知道以現在我們的能力,能夠有此發展已經算是不錯了,但是就在我們想要把這騰云帶的培養方法公布出去,將之推廣時,我們卻又悲哀的發現到,這騰云帶的問題不光是如此而已!說來,這也是人類的悲哀吧!
  “亞艾,想必你也知道,以現在的情況來說,三至六階的幻獸可以說是當行其道,是目前一般大眾所擁有的數目當中最多的。
  “七階以上不說,除了被各國的權貴把持以外,也不是普通人所能夠養的起來的,所以數目向來稀少。
  “而二階以下,更因為天生的壽命限制以及缺乏攻擊力,除非是有特殊的需求,否則的話,一般的平民大眾也不喜歡使用二階以下的幻獸,甚至可以說,目前二階以下的幻獸數量,除了野生的以外,為人類所擁有的,甚至比七階以上的幻獸還要來的稀少。”
  亞支點點頭,他所認識的人當中,最明顯的例子便是大力神王洪伯、以及伊夜銘。葛老伯了。
  洪伯是因為他獨門流星的特殊需求而選擇了二階幻獸。而葛老伯盡管是拿幻獸當雕刻刀,但是他所使用的還是三階的幻獸,這是最明顯的例子了。
  “試想看看,如果今天要大眾花個三年的時間去孵化出一顆一階的飛鼠獸卵,然后又花個一年的時問去將它培養成獸靈具,但是它除了可以讓你體會一下在空中的滋味以外,別無他用,會有多少人肯花這個時間與精力,去多負擔養活這樣的一只幻獸?
  “而且,別提現在一階的幻獸其實已經相當少見了,更別說是要指定風屬的飛鼠了!”
  似乎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問著亞艾,圣靈魔導師說出了這樣的一番話來,亞艾也為之一陣沉默。
  忽然,圣靈魔導師微笑道:“算了,說這個本來就不是我的專長,亞艾你就跟我兄弟好好的討論吧,難得他今天這么勤快,直吵著要換手!”
  亞艾聞言一愣,這才發覺,不知何時他們競已經飛越了數千公里的路程,現在隆府已經在腳下了。
  而且,東方的天空也呈現了魚肚白。
  這個令他難忘,得以窺見大陸十大高手數一數二的血獸皇、與圣靈魔導師廬山真面目的一夜,終于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