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74 死靈峽谷

在泰龍帝國南方,屬於瑪榭郡的地域中,有一個相當著名的死靈峽谷。
  這座死靈峽谷沒有人知道它產生於何時,只知道,好像自有這大陸的存在,這座死靈峽谷就存在這了。
  死靈峽谷全長近兩千多公里,最寬處有四十多公里,最窄處也有十多公里,而深度則是沒有人知道,因為死靈峽谷全長近兩千多公里,最寬處有四十多公里,最窄處也有十多公里,而深度則是沒有人知道,因為這自死靈峽谷里面終年云霧彌漫,就算是夏至那日的強烈陽光,也無法照射到峽谷的底層。
  而且,整個死靈峽谷是位於泰龍瑪榭郡的瑪榭盆地當中,其周圍方圓十里內寸草不生,但是十里之外,卻是瑪榭郡甚至可以說是泰龍理最富庶得幾個農產地之一,這種詭異的情形讓瑪榭郡里的人民相當的奇異。
  除此以外,死靈峽谷還有一個相當特殊的地方,整個死靈峽谷往下凹陷的部分,所有的石壁全市最陡峭也最險峻的地形,有人花了大半輩子去研究,但是卻連一處可以下降到死靈峽谷當中,而傳說中,也曾經有人藉助幻獸的力量下去,但是從來沒有人回來過。
  種種神秘的跡象,為這座死靈峽谷蒙上了一層神秘的不祥面紗,令當地的人不敢過於接近這座峽谷的四周,甚至連峽谷方圓十里以內的裸露巖地都沒有人愿意踏進。
  但是這一日,半夜的時候,確有一個漆黑的身影出現在這座可怕的死靈峽谷的旁邊,態度自然的望著峽谷里云霧翻騰的谷底。
  這是一個宛如來自九幽的身影,冷冽的氣息恍若非人,出奇的,這個身影竟然與著這恐怖的死靈峽谷相當的搭配。
  黑影說話了:「死靈峽谷嗎?跟我這個銀月惡魔倒是相當的相配呀!」
  在這個大陸上,敢自稱銀月惡魔的人幾乎全被殺光了,唯一僅存的就只有正牌貨,也就是真正的銀月惡魔亞芠而已。
  但是,亞芠半夜不休息,自己一個人跑到這個距離瑪茵之盾數千里外的死靈峽谷旁做什麼?
  答案很快的就揭曉了,一個黑色的魁武身影很快的來到了亞芠的身後,帶著不確定的語氣道:「恩人,是你嗎?」
  亞芠轉過身來,面對著那個黑衣人,在轉身的同時,亞芠也已經收斂起身上冷冽的氣息,換上了溫和的笑意,看著黑衣人:「坎茲,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黑衣人坎茲興奮的看著亞芠,搖搖頭道:「不,我一點都不辛苦,倒是恩人你怎麼來了?我聽到北斗說你要來的時候,我還不敢相信呢!」
  亞芠微笑道:「情況有變,坎茲最近這里有什麼變化嗎?」
  坎茲道:「還是老樣子,那些東西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次,每次都是匆匆的飛走或是飛回來,也不知道它們在干什麼,倒是這幾天晚上,一口氣出現了十多只來來回回的,好像有什麼事情發生似的!」
  亞芠暗暗的點點頭,想必這群怪物已經察覺了它們的同伴少了一個了,所以才會有這麼頻繁的舉動。
  這時候,天上淡淡的月牙露出了烏云,藉著月光,可清楚的看清那個黑衣人的面貌,原來,這一個黑衣人竟然是當日在斯達帝國帝都當中,那一個渾身是傷,而且又中了微量神化劑的武士。
  原來這個武士坎茲原本是瑪榭郡主的親信近衛,但是幾年前,坎茲意外的發現到瑪榭郡主在一次出游回來後,整個人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有一些瑪榭郡主應該知道的事情,卻還要他來提醒,引起了坎茲的懷疑。
  坎茲將疑問放在心里面,莫不吭聲的暗暗查訪起來,幾年下來,竟然讓他發現到瑪榭郡主竟然早就被一群怪物所取代,甚至,他還發現到瑪榭郡主每隔一段時間就回來這死靈峽谷。
  這一發現,令坎茲相當的震驚,但是他深知這群怪物神通廣大,只敢將這個秘密放在心里,不敢隨意的透露出來給人知道,因為他無法確定到底哪些人是由這群怪物所假扮的。
  終於在幾個月前,他接獲到假扮瑪榭郡主的怪物的命令,要他到一個地方去打擊一群突然出現的怪物,當時跟他一起去的還有其他好幾個都是瑪榭郡里面的好手跟他一起去。
  原本這種事情是相當正常的,但是偏偏坎茲卻是知道這個假瑪榭郡主的秘密的,而這一次他們所要去的地方又是在死靈峽谷的左近,因此,隱隱之間感覺到有點不妙的坎茲不由的提高警覺。
  果然,在到達假郡主所指定的地方之後,便出現了一群魔將他們團團的圍住,企圖要活捉他們。
  坎茲假意被擒,然後趁著魔沒有注意的時候,竄逃出來,只是沒想到當初被擒之時,坎茲等人就已經被魔給注射了微量的神化劑,為即將到來的改造而做準備。
  因為體內這微量的神化劑的影響,令坎茲在逃亡的路途上吃盡了苦頭,必須時時的克制自己那幾乎不受控制的獸性,但是也慶幸有著些神化劑在體中,讓坎茲得以發揮出高出以往一倍的力量,讓他順利的逃過了好幾次魔的追緝。
  最後,坎茲終於逃進了斯達帝國的帝都中,正好碰上了那時亞芠在帝都里施展醫術治人,坎茲本想去試試看,但是沒想到自己的一時心軟維護了兩個不相識的陌生老幼,竟然會使的亞芠對他另眼相待。
  而且,他的運氣更好的是,亞芠一眼就看出了他身上所中的神化劑,而且,亞芠也可能是人類當中最了解神化劑,也是唯一一個可以治療神化劑的人。
  治好坎茲以後,亞芠與坎茲開公布誠的密談了一夜,坎茲終於從亞芠的身上得知那群怪物的真正來歷,而亞芠的收獲也不少,從坎茲的口中得知了杷沙星人已經假扮泰龍帝國實權人士之一的瑪榭郡主,也獲知了死靈峽谷的存在。
  懷疑死靈峽谷可能就是杷沙星人在奇武大陸的大本營的亞芠,便托熱心又熟知當地地形的坎茲幫他監視這死靈峽谷,然後又托請北斗幫忙,利用北斗那堪稱是全大陸最快速的情報傳遞系統,彼此聯系。
  透過北斗的情報系統與坎茲,亞芠隨時隨地都掌握著這個死靈峽谷的所有狀況,同時,這段日子以來,經過了坎茲的觀察,亞芠也幾乎有八成的把握,這一個人跡罕至又有著可怕名字的死靈峽谷應該就是杷沙星人的大本營沒錯。
  而今天早上,亞芠之所以會如此有把握,敢答應葛沃比要提供有力的證據,就是因為有坎茲及死靈峽谷的存在,亞芠已經打算來活捉一個杷沙星人回去給那些家伙們瞧瞧。
  所以,亞芠才會連夜趕來這里,并且約坎茲來這里見面。
  在聽到亞芠說情況有變時,坎茲不由的一愣,疑惑道:「恩人,什麼變化?」
  亞芠微笑道:「總之說來話長,這一次我來這里主要是想要抓一只怪物回去。」
  聽到亞芠這麼一講,坎茲不由的一愣,正想要問時,忽然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道:「喝,怎麼這個鳥不生蛋雞不拉屎的地方竟然有兩個年輕人在這里?」
  「是誰?」
  乍聽人聲之下,坎茲失聲大叫,同時轉過頭來,看向背後。
  而這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不要說坎茲嚇了一大跳,亞芠的反應比坎茲還要來的劇烈,猛一個轉身,雙眼中閃耀著充滿了無窮殺機的銀光,看向了背後的來人。
  自從他精神異力大成以來,從來沒有人可以如此的接近到他的身後而讓他不自覺,甚至亞芠向來靈敏到不可思議的直覺也不管用,著實叫亞芠大吃一驚,使的亞芠難得的擺出了這麼樣的一個戒備神態來。
  當亞芠轉過身來時,就看到了在他跟坎茲的背後五公尺處,站了一個老人。
  看起來除了有一頭凌亂略帶淡紅色的頭發以外,就跟一般人印象當中的老人沒兩樣,瘦瘦小小的身材,微曲的腰桿,乾燥的皮膚,黑黑的臉,幾乎就在轉過身來的一瞬間,亞芠已經將這個老人看個徹底。
  在亞芠的眼中,他完全感受不出這一個老人有什麼出奇的地方,但是越是這樣,亞芠越是擔心,能夠無聲無息的侵入他的背後五公尺,甚至不出聲的話他還沒有發現的人,會是一個普通的老人?
  亞芠陰郁的盯著這個老人直瞧,而坎茲則是在看到他們身後是一個老人,不由的松了一口氣,起碼不是什麼怪物之類的東西。
  沒有任何的懷疑,坎茲臉帶笑容道:「老先生,你怎麼會一個人到這里來?這個地方很危險的,趕快離開吧!」
  老人呵呵一笑道:「誰說我是一個人來著?我可是跟我兄弟一起的。」
  坎茲疑惑道:「老先生,你怎麼會跟你兄弟跑來這里?這地方可是死靈峽谷呀!」
  「啥!死靈峽谷?」
  「慘了慘了,都怪那只怪鳥啦!怎麼會跑到這個號稱有來無回的可怕地方來?」
  聽到了坎茲說這里是死靈峽谷,老人不由一臉著急,搓著手直打轉,一副慌急的樣子。
  坎茲好奇的問道:「老先生,你說什麼怪鳥?」
  老人停下來,看著坎茲,嘆扣氣道:「本來,我跟我兄弟是想要去拜訪我一個朋友的小兄弟,但是沒想到半路上,忽然看到了一只渾身發黑,然後頭上又有著白色影子的怪鳥在天上飛,大概……啊!大概有你身邊這個人那麼大,所以我跟我兄第一時好奇就跟著它跑,沒想到這一跑竟然會跑到這地方來,實在是太可怕了,那只怪鳥該不會是從這個死靈峽谷里跑出來的惡魔吧?」
  「唉呀,看起來還真的是跟你旁邊的這個小兄弟好像!」
  聽到老人的比喻,坎茲忍不住的看了一下他身邊面目陰沈的亞芠,呃…還真是巧呀!亞芠可不是一身的黑衣外加一頭的白發?
  坎茲憋笑道:「好了老先生,我這位朋友可不是什麼你看到的惡魔怪鳥的,而且我們在這里也沒有看到你說的怪鳥,這個地方真的很危險,你就趕快找到你兄弟,然後離開這里!」
  老先生點點頭,似乎還想要說什麼,自始至終不發一語的亞芠忽然由身上冒出了冷冽的冰寒殺氣,籠罩著老人,冷聲道:「你…是誰?」
  對於亞芠所發出來的強烈壓迫感及冰冷的殺氣恍若未覺,老人有點莫名其妙道:「我?我就是我呀!不然我還是誰?」
  站在亞芠的身邊,間接的感覺到亞芠所散發出來的寒氣,忍不住滴滴的打了個冷顫,同時也因為亞芠的反應而感覺到眼前的老人好像不似他想像中得那麼簡單,坎茲驚異的看著眼前的老人,不敢再開口。
  亞芠往前跨出了一步,雖然只是一步,但是在坎茲的眼中,亞芠在那一瞬間,身形卻變的無限的高大起來,彷佛像座巨山般,令人望而生畏!
  「你…是誰?」
  固執的問著同樣的話,但是語氣卻比剛剛要平靜的多,但是寒氣卻又更重,聽的坎茲忍不住的搓搓自己的手臂,這才發現到,自己的手臂尚不知何時,竟然雞皮疙瘩全冒出來了。
  老人搖搖頭道:「小伙子,干嘛那麼兇?好好,我叫維蓋·瑟華,我兄弟叫維岸,這下你滿意了吧?」
  搖搖手,完全是亞芠那會另一般人心顫膽寒的氣勢如無物,老人嘻笑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腦中急速的搜尋維蓋這個名字,結果一無所獲的亞芠,又往前踏出一步,慢慢的舉起手來,又問道:「你…維蓋是誰?」
  好吧,最少有進步了,多說出了兩個字,果然是如他所說的那樣,難搞的很!
  老人心中有點無奈的想著,眼光卻不由自主的看向亞芠那五指并攏,緩慢而僵硬的舉起來的右手,臉上雖然是微微笑著,但是心中可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終於,亞芠的手臂高舉過頭,停頓在他的頭上,筆直向天,一旁的坎茲忍不住的揉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現在所看到的。
  亞芠的整個氣息內斂,剛剛那種令坎茲起雞皮疙瘩的冰冷氣息不再,但是看在坎茲的眼中,此時的亞芠恍如是變成了一個石人一般,彷佛自有大地存在以來,他就以這種姿勢佇立在此,歷經千萬年不變,更叫坎茲無法相信的是,他完全無法將此時的亞芠跟剛剛的亞芠連在一起。
  剛剛的亞芠雖然冷,但是坎茲還是可以感覺到亞芠是一個有生命的人,可是,現在的亞芠全身上下卻又完全不一樣,全身僵硬的彷佛是由生鐵巨巖所雕琢出來的,沒有任何的生命感覺,偏偏又是有種無窮澎湃的生命力隱藏在其中,蠢蠢欲動,彷佛隨時會爆發出來一樣。
  摸摸自己的頭,坎茲感覺自己有點莫名其妙,怎麼腦袋里會突然的冒出這樣的奇怪念頭?生命力,這個以前想都沒想過的東西會在這時跟亞芠串連在一起?
  「地!」
  感覺到老人維蓋沒有作進一步說明的打算,亞芠忽然淡淡的說了這麼一個字出來。
  聽到了亞芠的地字,坎茲心中陡然的一跳,彷佛亞芠的這一個字激起了他身上的某種東西,使的坎茲不由自主的往旁邊飛快的跳了開來,見鬼般的傻看著亞芠。
  而亞芠這時已經慢慢的將高舉的右臂往下揮動。
  亞芠的動作是如此的緩慢,如此的凝重,坎茲彷佛可以感受到亞芠的手上有著千萬斤的東西凝聚在上頭,造成了亞芠手臂揮動的困難。
  「慢!慢!慢點!小伙子,有話好說,千萬別動粗,我老人家可經不起你這麼折騰。」
  來不及了,老人雖然兩手直搖,但是卻搖不動亞芠那宛如生鐵所鑄的僵硬面孔與比北極寒冰還要冷硬的心。
  『無名之地』已經發出去了!一道黃光脫手而出,直射入亞芠身前約一公尺處的地面上,不留半點痕跡。
  看到亞芠的手臂垂直向下,恢復成剛剛的樣子,坎茲奇怪的看著亞芠,有點不太明僚亞芠手臂這麼一揮,喊了一聲令他渾身一震的地字,又發出了一道黃色閃光,但是現在卻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坎茲疑惑不解,但是老人這下可緊張了,突然的輕喝一聲,頭上的頭發一瞬間由淡紅轉變成了深紅,黑黑的臉上同時的浮現出了一股血紅色的光芒,令人懷疑起他的紅發是因為某種神秘的力量所造成的。
  老人眼中紅光勃發,注視著地面,隨後,地面上傳來了一陣的鳴聲,地鳴聲隨即轉變成了轟轟作響,同時,老人的腳底下,開始出現了像是巖柱、裂口、斷層、震動、尖刺等等,千奇百怪的東西,但是奇怪的是,這些東西只在老人的腳下兩公尺內發生。
  乍看之下,就像有人在地底下,利用大地在對老人出招,看的一旁的坎茲目瞪口呆的。
  而老人面對這種近乎魔法但是遠比魔法要來的多變而又復雜、急速的攻擊方式,可真的是令他叫苦連天,最慘的是,他明知道這些的變化全都是由亞芠剛剛的那一道黃光所引起的,偏偏卻又無法臆測出到底下一秒從地底冒出來的會是什麼東西,而且,他想要攻擊也不知道該攻擊誰?使的老人應付起來相當的辛苦。
  半晌,老人乾脆大喝一聲,兩手發出了閃耀的紅光,往腳底下拍出一掌,然後整個人往空中躍起,這下子地底下冒出來的東西再也打不到他了吧!
  老人心中得意的想著,小伙子,這一招什麼地的雖然奇妙,但是還有一個致命的缺點,你想不到我老人家會飛吧!
  似乎是察覺的老人心中的想法,亞芠冷冷的一笑,忽然又再一次的舉起右臂,然後又往下一揮。
  而就在這時,老人所拍出的那一掌立即引發地面激烈的反應,地面上砰的一聲,忽然揚起了漫天的灰塵,細微的煙塵夾帶著強烈的勁力往空中漫射而去,恍如當日御萊的塵爆再現。
  老人大驚失色,急忙的大吼一聲,渾身飆射出強烈無比的血紅光芒,偏偏此時,亞芠信手一揮的殲月斬氣勁又已經來到了老人的面前。
  下有塵爆亂射,前有殲月斬來襲,老人的心中叫苦不已,這下,他可真的是後悔干嘛沒事愛現,亂飛一通,這下可好了,被人給當成活靶打著好玩。
  心里雖然這麼想,但是老人手底下可不慢,兩手一揮,施出了漫天的掌影,勉強的抵擋了亞芠這仿塵爆的可怕招式,同時身形猛的往後一番,險而險之的閃過了亞芠的這到殲月斬。
  好不容易的閃過了這兩招,老人落地之後,忍不住的回頭看了一下剛剛被他閃過的月牙狀殲月斬,看到殲月斬在地面上劃過了一道又長又深的痕跡,然後轟的一聲爆了開來,炸出了一個足有三人寬一人深的大洞,不由的暗暗被嚇出了一身的冷汗。
  乖乖的不得了,還好小伙子留了一手,聽說這招應該是X形的,才出來一半算是對我老人家不錯了,免得我老人家出糗,不過,要是挨上一記也不好玩。
  煙塵之中,老人發出了一陣的咳嗽聲:「咳咳咳,慢,慢慢,小伙子,我是水妖怪的朋友,別下重手!」
  老人這話說的正是時候,因為這時候亞芠已經第三度將右臂舉起來,直聽到老人提起水妖怪三個字才又慢慢的放下來,因為,他曾經聽到洪伯提及水妖怪這三個字,這是一些對水妖王熟識的人才會有的稱呼,既然叫得出這三個字,那應該認識水妖王,很有可能如他所說的,真的是水妖王的朋友,不過,亞芠還是不敢大意,一個可以在『土』之下毫發無傷的人,絕對不是普通的人物,呃,也許不是毫發無傷!
  隨著咳嗽及說話聲,老人從煙塵堆里面跑出來,身上雖然沒有傷,但是一旁的坎茲一看之下,卻又忍不住的悶笑一聲。老人身上原本穿著一件相當普通的灰白色麻布衣,但是在亞芠的土所引發的塵爆之下,現在已經變成了一件洞洞裝,破的亂七八糟的,令老人看起來相當的狼狽。
  「你到底是誰?」
  完全視老人一身的狼狽若不見,亞芠依舊兩眼直盯著他,淡淡的詢問著。
  老人嘆了一口氣:「噯,小伙子別那麼心急,可千萬別拿我當敵人看,我老人家可從水妖怪的嘴里知道太多成為你的敵人的事情了,我可不想當你敵人。」
  見老人老是將話題東扯西扯的,就是不肯說出他到底是誰,亞芠忍不住的一挑眉忍不住就想要發作,但是心中念頭一轉,根據他對於這些所謂的老前輩的了解,這些個家伙一個比一個怪,拿水妖王來說,堂堂的十大高手之一,但是卻不喜歡他叫他老前輩,反倒是喜歡跟他平輩相稱。
  而這個老人,滿口老人家老人家的自稱,該不會他是跟水妖王相反的例子吧?
  一想到這,亞芠心中一動,換個方法,一拱手道:「前輩,真是對不住了,因為你不聲不響的就出現,所以我才會這樣,不知您如何稱呼?」
  果然,亞芠這麼一說,維蓋頓時眉開眼笑,不斷的點頭:「嗯,孺子可教也,我老人家大你快三百歲,你稱呼我這一聲老前輩,絕對是不吃虧。」
  「想知道我是誰嗎?我告訴你好了,像水妖怪他們這幾個老朋友,喜歡叫我血魔,不好意思,剛好跟你一樣都是魔字輩的,你說我是誰?」
  血魔?
  亞芠喃喃的念了這個名字,微皺著眉頭,血魔這麼名字聽起來相當的陌生,好像沒有聽說過。
  血魔?血?等等!
  他說他跟水妖王是老朋友,又活了近三百歲,那一頭頭發剛剛好像也曾經變成血紅色的,跟夜月曾經對他說的某一個人很像!
  符合了這些條件的,就亞芠所知,好像就只有那麼一個人。
  真正誠心誠意的,亞芠朝維蓋一拱手,真摯道:「原來是您老,恕晚輩不知,多有得罪!」
  一旁的坎茲兩只眼睛都瞪的快凸出來了。
  雖然跟亞芠相處的時間并不多,但是無論他怎麼想,也想不出來,亞芠也會有這種擺出低姿態的時候,真的是叫坎茲大開眼界。
  到底,這個看起來嘻嘻哈哈的老人是誰呀?
  維蓋,大陸上傳說中的十大高手當中,連續蟬聯兩百年,地位無人得以動搖,公認的第一高手血魔、血獸皇,忍不住的哈哈大笑:「好小子,這樣你也猜得出來是我老人家?」
  亞芠訕訕一笑:「您老真是愛該玩笑,捉弄晚輩!」
  聽到亞芠這麼一說,維蓋的大笑聲頓時變成了苦笑,開玩笑,這一個玩笑也未免太大了吧,差點開的老命都給丟了,以後,還是少找眼前這小伙子開玩笑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