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73 核心能量

「核心能量?那是什麼東西?」
  狐疑的望著亞芠,亞華忍不住的叫了出來。
  今天上午相當難得的,平時公務繁忙的亞華三人特別的抽出了時間,與亞芠一起兄弟四人窩在亞芠目前暫居的獨院里聚會。
  剛剛用完早餐的兄弟目前正愜意的待在花園的涼亭里乘涼,順便聊聊天,而亞芠趁機把昨天從朱雀處聽來的核心能量一事說了出來。
  不同於亞華的反應激烈,亞旭秉持著他一向溫文冷靜的態度,略帶欣喜的尋問道:「亞芠,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可以藉著直接提供給白金龍核心能量,然後讓它們自己去吸納其他所需的能量,這樣我們就可以不用在像以前那樣耗費了大量的能量,但是卻還是不夠白金龍的需求,也才能夠真正的發揮出白金龍的真正威力?」
  亞芠微笑的點點頭:「二哥,的確是這樣,我已經問過朱雀了,以白金龍這種等級的圣幻獸來說,它們已經具備的基本的由外界吸取它們所需能量的能力,所以二哥你們如果有辦法直接提供給它們核心能量的話,它們自然就會自己去找它們所要的其他能量來補充。」
  「畢竟照朱雀的估計,核心能量大約只占了哥哥你們平常提供給白金龍的能量當中的四分之一不到,如果是這樣的能量的話,哥哥你們不但能夠輕易的負擔,而且也絲毫不損於白金龍的實力。」
  「亞芠,你確定真的可以?那要怎麼做?」亞若急切的問道,老實說這幾年他們實在是憋壞了,空有白金龍這樣強大的圣幻獸,但是卻礙於能量的問題無法如意的發揮出它們所應有的力量,雖然說他們現在一直致力的鍛鍊自己,但是畢竟不像亞芠那樣三十六循環是自小就筑基,在功效上根本就比不上,可傷透了他們腦筋了。
  「理論上是可行的,因為白金龍是認哥哥你們為主,所以當然可以由你們直接提供它們核心能量才對!」
  「至於怎麼做……………」
  亞芠看了一下臉上表露出了急切表情的三位哥哥,心里不由暗笑著。
  以他三位哥哥現在的實力來說,就算空手對上八階鎧也不見得會輸,但是對於強大的力量,恐怕連他三位哥哥都不能免俗的渴望著。
  亞華忍不住的催促道:「亞芠,你別光是一直笑,說說看到底該怎麼做?」
  亞芠不再捉弄三位哥哥,聳聳肩道:「很簡單,平常沒鎧化時就直接對著白金龍的幻獸結晶輸入你們的能量,鎧化的時候則是把思緒集中在白金龍的幻獸結晶上,主動將能量透過幻獸結晶輸進白金龍的身體中,而不是讓白金龍主動的吸收,這樣的話,依照朱雀保守的估計,起碼可以節省大約八成以上的能量給自己運用。」
  亞若一愣:「這麼簡單,主動透過幻獸結晶輸入能量就行了?」
  亞芠微笑道:「說是簡單,但是真正要做的話,那可不容易,幻獸結晶都是深埋在幻獸體內,得真正的完全掌握它的位置才行。」
  「而且一般的觀念里,幻獸結晶可是幻獸最重要的部分,看起來又那麼的脆弱,真正有膽把能量灌入結晶里的人可不多。」
  「要不是白金龍是圣幻獸身體結構,包括它們的幻獸結晶比一般的幻獸要來的結實,而它們需求的能量又那麼多,自己本身又有可以從空間里汲取能量的能力的話,我可不敢跟哥哥你們說這件事。」
  亞旭完全能夠體會亞芠的用意,暗自的點點頭。
  平常人哪里會想到提供能量給幻獸竟然還有分成是給核心能量或是給身體的區別?要不是有朱雀主動說出來的話,恐怕這個秘密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才會被人類自己給發現?
  不過話又說回來,一般的幻獸需求能量比較少,就算是核心能量跟其他用途的能量全都有自己的主人所提供,平常人也都提供的起,又哪里會需要像他們現在這樣,非得用這種主人只提供核心能量維持幻獸的生命,而其他的能量需求,幻獸你自己去想辦法!
  況且,依照亞芠剛剛所說的,九階以下的幻獸也沒有自己汲取空間能量的能力,就算是知道這個辦法也是白搭!
  就在亞旭消化吸收亞芠所說的話之時,一旁的亞華已經迫不及待的嘗試起來了。
  「火龍!」
  隨著亞華的一聲叫喚,從亞華的身上,一只有著紅色的毛鬃的白色小龍頓時的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說是小龍,其實也只是以傳說中神龍應該有的尺寸下去衡量,三公尺長半尺粗的身軀,看起來可不怎麼小。
  看看火龍,亞華搔搔頭,似乎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最後,乾脆道:「喂!火龍,把你的幻獸結晶弄出來我看看!」
  一聽到亞華的命令,火龍長鳴一聲,高高的揚起了它的長嘴,露出了下巴的部位,緊接著,在火龍的下巴那處傳說中龍的逆鱗給展現在眾人的面前,然後所有人就看到那些逆鱗竟然往兩邊一分,一個粉紅色的菱形水晶頓時出現在原本逆鱗的部位。
  眾人不由目瞪口呆的看著火龍下含處那顆只有半個拳頭大的幻獸結晶,這樣也行?
  原本眾人還想要取笑亞華下那個什麼怪命令的,沒想到火龍竟然還真的這麼簡單的就把幻獸結晶給弄出來了?
  伸手按在幻獸結晶上,亞華彷佛在哄小孩子一樣:「火龍乖乖,我給你核心能量唷!」
  說完,就見亞華的手上開始浮現出了淡淡的紅光,逐漸的往那個菱形的幻獸結晶中輸入真氣。
  隨著亞華的真氣輸入,火龍的幻獸結晶原本粉紅色的光輝開始轉深,同時也由粉紅開始轉變成深紅,到最後,甚至變成了火紅。
  同時,其他人也都注意到火龍的身上也開始產生的異象。
  隨著火龍的幻獸結晶開始逐漸的變色,火龍身上那潔白的鱗片也逐漸的隱隱發出了淡紅色光輝,而且逐漸的加濃中,這淡紅色的光輝在出現以後,頓時吸引周圍空間里同樣性質的能量逐漸的往火龍的身軀*近,看在眾人的眼中,就變成了點點的紅光不斷的被吸進火龍的身體里,一看就知道火龍開始汲取空間當中的能量了。
  而隨著火龍所汲取的能量越多,它身上的紅光越是鼎盛,到最後,甚至鱗片全變成了火紅色的,看來相當的漂亮,而且,火龍頸後的鬃毛更是比剛剛長了一倍多,而且更加的茂密,讓火龍看起來相當的威武。
  輕輕的吐出了一口氣,亞華的手掌離開火龍的幻獸結晶,往後退了一步,臉上喜孜孜的,看起來他輸給火龍的真氣并沒有眾人想像的多。
  亞若好奇的問道:「大哥,剛剛你到底輸給火龍多少真氣?怎麼一下子火龍的樣子全都變了?」
  亞華轉過頭來,微笑道:「我剛剛大約給了火龍近乎一半的真氣,不過剛剛火龍也跟我說了,我現在給它的這些真氣,足夠它用上半年不止,在這半年之內它已經可以自己去汲取能量,哈!比以前輕松不只上百倍。」
  「現在,我可以感覺到火龍的能量是前所未有的充足,現在叫我一個人干掉一千人我也一定可以辦到了。」
  見到亞華這麼得意的樣子,一旁的亞旭及亞若連忙也叫出了自己的圣幻獸風龍跟水龍。
  效法亞華的經驗,同時的輸給了風龍跟水龍他們一半的真氣,頓時,風龍跟水龍也都全變了一個樣,亞旭的風龍變成了青綠而亞若的水龍則是碧藍,看起來相當的漂亮。
  兄第四人看了看這三條因為難得的吃夠了能量而歡愉的在涼亭四周玩耍的風、火、水龍,不由的相視一笑,他們都知道,從今天起,亞華他們才真正是算的上擁有了圣幻獸的力量。
  看了一會,亞若忽然道:「對了亞芠,三哥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三哥有什麼事情你盡管說!」望著好像不懷好意的亞若,亞芠感覺有點怪怪的回道。
  亞若看著自己的水龍,不懷好意道:「既然三哥的水龍現在都已經吸夠了能量,你也知道這幾年來三哥我一直沒辦法好好的掌握水龍的能力,所以三哥我………」
  話還沒說完,亞華已經嚷嚷道:「老三你好詐,亞芠別聽你三哥的,先跟大哥我打一架再說。」
  亞芠一愕,卻又聽到亞旭跟著道:「乾脆我們一起來好了,反正亞芠現在對上我們三個一定也是穩贏不輸的,我們作哥哥的太早敗下來的話那就不好看了,再說,人多也可以跟亞芠打久一點,這樣比較可以測得出金龍圣鎧的力量到底是到那個程度。」
  亞芠傻眼了,原來是想跟他打一場,但是怎麼連二哥亞旭都想插上一腳?還提出三打一?
  根本就不給亞芠反對的機會,亞華及亞若在亞旭說完的時候立即鼓噪起來,看的亞芠除了在心里苦笑以外還能夠說什麼?
  亞華甚至道:「亞芠,先說好,待會你不能叫小星幫你,不然有小星在的話,我們的白金龍連打都不用打,直接認輸就好了,所以,你只能空手唷!」
  發出了一聲苦笑,亞芠現在還有什麼好說的?
  在三個哥哥半推半拉之下,亞芠等人很快的就來到了隆府主屋前的大廣場上了,看著亞芠,亞華等人不懷好意以的直悶笑著。
  面對幾個哥哥,又是在這樣的一個不平等的條件下,亞芠不由的苦笑起來,不敢大意,首次將自己背上向來不離身的披風給解下來,交給了一旁聞訊而來的夜月。
  此時,聽說到亞芠跟亞華他們要比試,而且是那種一比三,亞芠不準穿鎧的情況下與穿鎧的亞華三人比試,這更是引人注目,只是沒有人懷疑這場的比試根本就不公平,反倒是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
  原因就在於現在坊間流傳最廣的傳言就是大名鼎鼎的銀月惡魔現在已經來到了瑪茵之盾里,只是不知道他現在在哪里?
  但是對於銀月惡魔的形象卻是傳言的幾乎人所皆知,什麼喜穿黑衣,有著滿頭的白發,隨身帶著一只威武的神狼,面貌俊美無濤但是確有相當的冷酷無情之類的。
  聽到這樣的傳言,在隆府里的人當然首先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們那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表少爺亞芠,只是誰也沒有那個膽子去問亞芠到底他是不是真正的銀月惡魔,相反的,因為亞芠總是面帶微笑,所以又讓隆府里的人不敢確定,一個冷酷的人又怎麼會臉上的笑容不斷?
  也因此,一聽到這一場的比試,所有人都不感到意外,因為,亞芠如果真的是銀月惡魔的話,那憑他傳言當中的力量來論,不穿鎧跟亞華三人比劃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了。
  而死神小隊不用說,早就跑第一個占據了最好的位置,除了進王宮去開會的里昂以外,威靈夫婦、威颯、凱琳姊妹、翰羅,甚至連被亞芠勒令不準出來的克瑞都偷偷的跑出來躲在陰暗的角落里偷瞧著,其他的更別提一些仆人護衛之流的人了,所有人早就把整個廣場里面給塞的滿滿的了。
  看到了被眾人為在場中的亞芠四人,四周的人連氣都不敢喘一聲,兩眼瞪的大大的看著這難得一件的比試,一方是這兩年來瑪茵之盾理所有年輕人偶像的斯達克三位將軍,對於他們的實力那是不用置疑的。
  一方則是近日里連言不斷但是又不敢確認真的是傳說中的那個人的銀月惡魔亞芠,這四人之間的比試可是百年難得一見,尤其又是在這麼樣的一個三個穿鎧打一個不穿鎧的狀況下,更是叫所有人不由的相當的興奮。
  在場中,亞華三人早已經將金龍圣鎧穿上,但是尚未進入戰斗的狀態,臉上的面甲還為出現,露出了一張臉,看著被他們三人包圍在中間神態自若的亞芠。
  亞若面露笑意道:「好小子,看你這樣子,敢情是自信十足,有信心將我們給打敗?否則你怎麼連個架勢都沒有擺出來?」
  亞芠同樣是面露笑意,微笑道:「三哥,要打便來,打了你就知道我有沒有自信了!」
  亞華大喝道:「好小子,你三哥才給你三分顏色你就給我開起染房了,兄弟們,給我好好的教訓我們這個不識相的小弟,不然他還以為我們三個作哥哥的還真的被他給吃的死死的!」
  話說完,亞華臉上的面甲隨即合了起來,完全的進入了戰斗當中,伸手一朝亞芠一揮,一道火熱的金色火焰頓時朝亞芠的臉飛了過去,周圍圍觀的人都可以感覺到一股熱風迎面襲來,可見亞華的這道火焰真的是相當的熾熱。
  旁邊的人尚且如此了,那更別提身為亞華目標的亞芠了。
  望著前方來勢洶洶的炙熱火焰,亞芠淡淡的一笑,身形忽然的一轉,彷佛是帶起了一陣的旋風,閃過了亞華所發出來的火焰,朝亞華沖去,但是才來到亞華的面前,亞芠又是一個轉身,幾乎呈直角的往亞華的右邊閃過,在那一剎那之間,由亞芠的背後吹過了一陣銳利如刃的強風,原來是亞旭在同一時間也發動了攻勢了。
  緊握著不知道何時出現的青風圣龍刀,亞旭化身為一道靛青旋風,追逐著亞芠的身影,不讓亞芠脫出他的掌控之外。
  百忙之中,亞芠抽空的喊道:「赫!二哥你連青風刀都拿出來了,玩真的?」
  「當然是跟你玩真的了,不然還有玩假的嗎?」
  一道刺眼雷電刁鉆無比的由亞芠的側方彎彎曲曲的往亞芠射來,閃閃的電光叫人知道這到激電可是碰不得的,最妙的是這到激電與亞旭的青風刀配合的天衣無縫,另亞芠無論往哪一個方向逃全都躲不過風與電的追擊,正是不甘寂寞的亞若也出手了。
  看到了這樣的一個情況,四周的人雖然明知道只是在切磋而已,但是卻依舊是緊張的不禁大叫一聲,實在是現在亞芠的情況實在是相當的危急,無論是在亞芠背後見光不見影的亞旭,亦或是亞芠旁編雙手死命的發出激電的亞若,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他們完全沒有留手,哪有比劃會比劃成這樣簡直像是把亞芠給當成了生死仇人來斗的?
  而亞芠眼見自己躲不過兩個哥哥合擊的這一招,乾脆他不躲了,大喝一聲,身影詭異的駐留在原地,身上瞬時騰出了閃閃金光,像一個從天而降的戰神般,兩手一前一後的握拳一擊。
  所有人只聽見兩聲合成一聲的巨大轟轟雷響,緊接著亞芠三人的身影全被地上所揚起的灰塵所掩蓋,令人完全的瞧出他們的身影。
  同時,耳邊傳來了亞若的哇哇大叫:「死亞芠,你用了幾成力?」
  「三哥,七成!」亞芠的輕笑聲同時傳進了眾人的耳朵里。
  亞若大叫道:「不行,只準你用五成!」
  「五成就五成!」
  隨著亞芠的聲音一落,一連串的碰碰碰的拳掌交擊聲像密雷般的傳進了眾人的耳中,同時,傳來了亞華豪爽的大叫聲道:「過癮!」
  同時,無數的烈火拳掌腳勁由塵煙中往四面八方漫無目的的漫射著,嚇得眾人急忙的閃躲與抵擋,幸好力奧等人早有所準備,夜月架起了一個相當結實的結界,將亞芠兄弟所有的勁力全都與旁邊的眾人隔開而力奧諸人則是分頭的將那些夜月不及阻擋的勁道給打散。
  不過畢竟四散的勁力太多,力奧等人根本來不及阻止,其他人見狀也連忙的加入,這才駭然的發現到亞芠等人光是無意間泄出來的氣勁威力竟然就有這麼大,震的所有人手腳發麻。
  這時候,整個廣場的人在往後退出了一大段的距離,睜著眼睛直直的瞧著由夜月動用了六元圣珠所結出來的厚實結界里面的情形。
  這個時候,結界里早就已經打的昏天暗地了,真正能夠看清楚亞芠他們動作的人根本就沒幾個,大部分的人都只看到了金、藍、青、黑四團影子不斷的飛繞著,六色結界的結界壁上,不斷的有金焰、藍電、青風、金芒強力的撞擊而發出著轟轟轟的聲響,真是看的所有人眼花撩亂。
  忽然,極動不停亞芠等人又在眾人的驚愕當中全停了下來。
  四個人忽然相視哈哈大笑,亞華叫道:「亞芠,先嚐嚐大哥的狂龍焰破天!」
  說完,亞華渾身的金焰猛烈的燃燒起來,甚至將亞華整個人的身影全都給掩蓋住,在亞芠的面前變成了一團金黃的火焰。
  而夜月一聽到亞華叫出了招式的名字,不由的臉色一變,嬌喝道:「所有人往後退!」
  同時,夜月的身上忽然的冒出了閃亮的銀光,在這大太陽底下看起來就像是一尊銀光閃爍的亮麗女神,籠罩在無限神秘的光輝下。
  而隨著夜月的銀光閃爍,她伸手往六元圣珠一指,六元圣珠所形成的結界頓時又擴大了一倍有馀。
  夜月可沒有忘記當初在清藍之境外,亞華發出狂龍焰破天時所產生的浩大聲勢。
  不過這次夜月倒是白擔心了,經過兩年的苦心潛修,亞華的修為早已不比當初了,這狂龍焰破天一出,不在像當日那麼的聲勢浩大,所有的就只是一條粗如水桶的金光巨龍往亞芠飛卷而去。
  當金光巨龍一離亞華之身,亞華頓時往地上一坐,可見他現在已經完全的將全身的力量全都集中在這一招上了。
  面對這一招聲勢雖然不若以前那樣的浩大,但是力量更加集中更加可怕的狂龍焰破天,亞芠了臉上真正的浮現了笑容。
  右手反手一攤,亞芠的手掌上頓時出現了一顆閃耀的金色光球。
  一看到這顆金球,力奧等人頓時臉色大變,對於這顆金色光球他們可是記憶猶新,因為這一個光球便是引起了他們對於練氣感到興趣的聚元轟天破。
  想到了當初亞芠展現聚元轟天破的可怕威力,所有人不由的臉色變的相當的難看,隱隱的提聚起功力,準備要應付接下來兩大絕招相碰可能會引發的災難。
  不過,他們實在是太杞人憂天了。
  若說亞華現在今非昔比,亞芠又和嘗試當初的亞芠?
  當亞芠隨手發出來的聚元轟天破的小小金色光球碰到了亞華全力所發出來的狂龍焰破天的金色狂龍時,眾人意料當中的可怕爆破并未出現,反而金色光球與金色狂龍竟然像是同歸於盡般,詭異的消失無蹤,連一點一滴的氣勁都沒有出現。
  與意料中的情形產生了如此大的反差,一時之間,竟然叫力奧、夜月等知道這兩大招式可怕威力的人一愣一愣的全傻眼了。
  而其他人則是覺得奇怪,但是全都是針對亞華而言。
  事前叫的那麼大聲的招式,看起來又像具有這麼不凡威力的可怕招式,竟然會被亞芠那小小的一顆光球,甚至比一般的魔法彈還來的小巧的金色光球就這麼被抵銷掉了,不由的讓人興起了一種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
  然後,夜月忽然覺得一震,六元圣珠忽然的撤除了結界,飛回到她的手上,夜月知道,這必定是亞芠出的手,也唯有亞芠,才能夠以那與她同源但是卻不知到要強大上多少的精神異力,硬行的從她手上剝除了對六元圣珠的控制,想來,亞芠他們大概是不想打了,所以才會自行撤除她的結界。
  果然,結界一撤除,亞芠四人馬上自密布的塵煙當中走了出來,亞華三人已經沒有穿鎧,但是渾身大汗,臉上有著無比滿足的微笑,而亞芠還是那個樣,只是額上隱約有著汗漬,說到底,以五成功力不穿鎧的對付亞華三人,對他而言也是一項重大的考驗。
  來到了眾人的面前,亞華疑惑的看著眾人,喃喃道:「怎麼回事?這麼多人?」
  「咦?康達將軍,您怎麼來了?」
  像亞華一樣驚訝著四周何時來了這麼多人的亞若忽然看到了一個令他驚訝的人,忍不住的叫出了對方的名字來。
  眾人轉頭一看,不知什麼時候起,康達、宜楊以及葛瑞斯三人竟然就站在最前面,看著亞華四人。
  事實上,今天一早,康達、宜楊、葛瑞斯三人就相約來隆府,他們到達的時候,正好是亞芠四人開始比武的時候,因此人頭混亂下,誰也沒有注意到他們這三個在泰龍帝國來講,威名鼎盛的大人物的來到。
  葛瑞斯見到亞芠他們發現到他們時,忽然猛的對亞芠施一個臉色,亞芠一愣,忽然注意到在他們三人之間有一個身穿黑色斗蓬的熟悉身影。
  而一旁的威靈顯然也看到了,年老成精的他幾乎在一眼當中就看出了那個黑色斗蓬的人是誰!連忙的大聲喝道:「好了好了,這比武也比完了,大家該干什麼就去干什麼了,別一直擠在這里!」
  聽到了威靈發話了,所有人盡管對於這場比武有滿肚子的話想要跟旁人討論,但是也只得乖乖的離開。
  很快的,整個廣場里除了威靈一家子,翰羅祖孫,力奧、夜月等人以外,就只有剩下康達三人,還有被葛瑞斯的保鏢團巧妙的圍住的那個神秘人而已!
  威靈及亞芠同時的對保鏢團里的黑衣人微微欠身道:「陛下!」
  什麼?這個跟葛瑞斯他們一起來的竟然會是泰龍的皇帝葛沃比?
  他不是今天一大早就召集了所有的重臣要開會嗎?所以里昂才會一大早就前往王宮,怎麼這個會議召集人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隆府?
  而其他人一聽連忙的要行禮,但是卻被葛沃比給伸手止住了,此時眾人心中全都是充滿著疑問。
  葛沃比顯然沒有想要在這個時候解釋的心情,對威靈及亞芠等人點點頭,目光不由自主的朝站在自己的三個孫子身邊的翰羅注視了一下,然後輕聲道:「廷議長,能否借你們的密室一用?」
  威靈一愣,點點頭,立即領著眾人往主屋的深處移動。
  來到位於主臥房旁邊的花園中,威靈朝花園當中的一座假山拍出了一掌,假山隨即的往後一挪,露出了底部密室的入口,葛沃比看了一下眾人,微笑道:「能不能請翰羅將軍、三位將軍以及亞華先生隨我進密室一談?」
  眾人一愣,葛沃比竟然是前來找亞芠他們一家的?
  亞芠點點頭,隨**代力奧等人守好,亞芠等人便走往密室的入口,葛沃比隨即要跟入,但是走到一半以後,葛沃比忽然的轉過頭來,遲疑一下才道:「廷議長、書記長,你們也跟著下來好了。」
  威靈兩人一愣,到底是什麼事情?不但要葛沃比親自的跑這一趟來找亞芠他們,甚至於要讓他們知道還會遲疑一下?
  來到密室里面,亞芠發現到密室里面的擺設相當的簡單,整間密室大約可以容納二十人的大小,如今只有他們進來,看起來相當的空曠。
  密室是由青色的大理石所造,頭頂上有著一顆魔法時正散發著白色的光芒照耀整間密室,讓密室相當的明亮,密室里面沒有任何的擺設,只有地板的角落里有一疊的草席,看來在這間密室理所有人都要席地而坐。
  果然,威颯三兩下將墻角的草席拿出來平鋪在地面上,當先的坐下,眾人見狀也依照身份的高低分頭的坐下。
  葛瑞比不用說了,自是坐在正中央,他的左右兩邊分別坐著威靈及翰羅,威靈的下首是威颯,翰羅的下首依序為亞華四兄弟,亞芠則正好坐在葛沃比的正面。
  緩緩的看了所有人一眼,葛沃比半晌才道:「我的貿然來訪想必是造成了各位的整種猜測,為了避免各位多加猜測,我在這里先說明一下。
  原來今天早上葛沃比在來此之前已經先召集泰龍里的郡主與各重臣們,在泰龍帝國著名的圓形議會上開過了一次會。
  在會議當中,已經設想過了一夜的葛沃比順勢的利用了昨天晚上朱雀現身時所引發的種種異象與猜測,一口把朱雀正式的封為泰龍的護國圣獸,并且對外宣布。
  關於這一點,當然是沒有任何人有異議,畢竟在座的所有人在昨晚都是親眼目睹的朱雀的神威,而且更有細心的人發現到朱雀竟然是繞著以王宮為中心的大圓飛了三圈才離去,對於這件事情從昨晚到現在已經是被人家拿來不知討論了幾次了,因此葛沃比的此舉可以說是深獲民心。
  再來,葛沃比安排在這時宣布要對斯達帝國發出友好通知,并且表達出愿意與斯達帝國結盟的意愿,此話一出,不由讓所有人為之錯愕!
  當場,整個半圓形的會議廳里面立即的傳出了一片鬧哄聲,但是葛沃比不管議場的喧鬧聲,用強力的聲音又宣布道:「此外,從今天開始,我以泰龍帝國最高司令的身份下達最高指令,從今天起,全國進入一級警戒狀態,全民於秋冬收割之後,凡十五歲以上四十歲以下全部參與軍隊冬操訓,隨時做好赴戰之準備。
  葛沃比此話一出,當場又使的會議廳當中宛如想起悶雷一般,所有人全被驚的說不出話來。
  半晌,忽然,比剛剛還要來的大聲吵雜的聲音又在會議廳當中響了起來。
  葛沃比緊皺著眉頭,雖然說早已經猜想到會有這樣的情景出現,但是卻依舊叫他有點受不了,輕咳了一下嗓子,葛沃比用比剛剛還要大的聲量道:「各位,靜一靜!」
  聽到葛沃比講話了,一干重臣與郡主們慢慢的安靜下來,靜待著葛沃比的解釋。
  葛沃比威嚴的看著所有人,然後慢慢道:「各位,你們可還記得我們前些日子里曾經討論過的,關於斯達帝國為何實施全面警戒一事?」
  眾人點點頭,但是,這跟葛沃比想要與斯達帝國建交又有什麼關系?難不成葛沃比兩年前不怕斯達、華那邦兩國合攻,現在反倒是怕了斯達帝國的一個小小全民皆兵政策?
  那若是如此的話,葛沃比又干嘛要發出國家一級警戒的嚴重命令來?又為什麼要頒布冬操的軍令?難道葛沃比只是想要藉著與斯達建交而凝聚國力準備跟斯達大打一場?
  有這個想法的人并不只一人,事實上,除了少數知道葛沃比會這樣做的原因的人以外,其他的人,幾乎八成以上都有這個想法。
  葛沃比也了解到眾人的想法,沈穩道:「各位不用猜測,事實上,我會下達這些命令,主要是因為我們現在正面臨著一項生死的難關,需要我們以強大的力量才有可能會度過這一個困境,斯達帝國之所以會實施全民皆兵也是因為這項難關。」
  聽到了葛沃比的話,眾人忍不住的問起到底是怎樣的一個難關,為什麼兩大帝國不約而同的都要采取這種手段?
  葛沃比兩手一張,壓住了眾人的竊竊私語,繼續道:「我知道各位現在心中有著相當的疑問,但是我只能夠跟各位說明,這一次的危機非同小可,不但是我們、斯達帝國,甚至是全人類都有可能會滅亡,最明顯的就是,朱雀圣獸的降臨并非是祝福,而是為了示警!」
  聽到葛沃比說的可怕,所有人不由面面相覷。
  半晌,忽然有一個宏亮的聲音道:「我反對!」
  聲音一傳出,整個會議廳里的人全都安靜下來,所有人將眼中集中在某一個人的身上,甚至,連葛沃比都有點不悅的看向他,道:「伊卡郡主,你為什麼反對?」
  伊卡郡主站了起來,臉色相當陰沈的道:「陛下,我反對你的提議。」
  葛沃比一挑眉,靜待伊卡郡主的說法,這是泰龍與眾不同的地方所在。
  各郡的郡主,在平時地位幾乎跟葛沃比可以平起平坐,在各郡里面,郡主享有自治權,而泰龍的皇帝說穿了,其實也就是泰龍這一個國家對外的一個代表。
  當然,身為泰龍的皇帝,在某些方面還是比郡主的地位要高一點,具有很多的特權,但是,遇到了關系整個泰龍的事情的話,那就必需要經過各郡郡主的同意之後,才能施行,不然,就算泰龍的皇帝勉強的推行,沒有各郡郡主的支持的話,依舊是空口說白話。
  因此,盡管在這樣的情況下,葛沃比還是得要尊重伊卡郡主的發言,聽他怎麼說。
  伊卡郡主先是環顧了一下整個會議廳里的所有人,然後才道:「陛下,本郡反對的理由有三,第一點,有關冬操令一事,冬天雖然我國的人民不需在下田工作,但是卻是一年當中的養息之時,我們帝國的先祖曾經規范過,除非是國家面對生死存亡之際,否則,萬萬不能施行這種擾民之策,這點,陛下莫非是忘記了?」
  「再則,關於陛下所謂朱雀圣獸降臨是為示警而不是祝福,關於這一點,陛下又是從何而得知?而所謂的生死關頭,陛下又是從何而得知?為何本郡卻一點跡象都沒有看到?」
  「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關於一級戒備命令頒布一事,我更是感到疑惑,陛下,這一級警備命令需要先通過我等各郡郡主的全數通過陛下才能實施,如今陛下不但未事先告知我等,還在這重要的會議上一個人獨斷的發布,這樣豈非是罔顧我等郡主之權利?」
  當葛沃比說到了伊卡郡主在會議上所提出的三點疑問時,頓了頓,眼光看向密室里的所有人,威靈兄弟、亞華三兄弟都是了解泰龍帝國的政策運作的,因此,他們并不意外伊卡郡主會當著所有人的面提出這樣的疑問來。
  而翰羅則是有點震驚,沒想到一個臣下竟然敢當著所有人的面來拒絕葛沃比的命令,這是出身華那邦的他所不敢想像的。
  倒是亞芠,臉上依舊是一片平靜,令人完全看不出來他在想什麼?
  葛沃比繼續道:「總而言之,在會議上,我并無法提出有力的證據來回應伊卡郡主的三個疑問,畢竟,有很多事情是現在無法公開的,最後使的這場的會議草草了事。」
  說這些話的時候,葛沃比的眼光一直注視著亞芠,最後,亞芠終於開口道:「那麼,陛下你結束會議之後,匆匆忙忙的趕來這里找我們,不知有何指教?」
  葛沃比臉色凝重道:「如果可以發布一級警戒命令的話,那麼整個泰龍帝國則可以任由我指揮操縱,如此,我便可以輕易的達到了與亞芠先生你的約定,但是就現在的情況看來,這似乎不太可能。」
  「而我最頭痛的也在此,現在我最大的困難,就在於我無法順利的說服以伊卡郡主為首的其他郡主同意的實施一級戒備命令,畢竟,這一級的戒備命令一旦發布,各郡的郡主便要無條件的將他們所有的軍政權力放棄,通通由我來統一發令指揮。」
  亞芠截口道:「陛下你的意思是說,因為你無法舉出有效的證據來證明你之所以會這麼做的原因,所以無法獲得各郡主的支持。」
  「而陛下你現在之所以來找我,是想要我提供可以證明的有力證據嗎?」
  葛沃比點點頭,跟聰明人說話就是有這個好處,他還不用說,亞芠就全都知道了。
  亞芠淡淡的一笑道:「沒問題,我有證據。」
  葛沃比不敢置信道:「先生你有證據?先生我剛剛忘了說,我曾經跟各郡主透露了一點有關外星怪物的事情,但是,他們并不怎麼相信,雖然,我也曾說過那天的魔還有假扮瑪榭郡主的怪物的事情,但是伊卡郡主并不認為光憑這樣就能夠證明什麼東西!」
  亞芠淡淡的笑道:「我知道,所以,我這次就讓他們親眼目睹一下外星怪物的可怕!」
  葛沃比緊張道:「先生你知道那群怪物在哪里?」
  亞芠點點頭道:「大概知道,不過我還需要找到一個人才行,陛下,你給我十天的時間,我自然有辦法去抓到一個外星怪物來給你們看,證明我所說的不假。」
  葛沃比真的是大大的愣住了,本來他還找亞芠是沒辦法中的辦法,想說這消息本來就是亞芠帶來的,那亞芠也許有辦法可以幫他證明,沒想到亞芠不但有辦法幫他的忙,甚至還可以去捉一只外星怪物來,真是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