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72 朱雀神威

“陛下,您認為兩干多年前獸之賢者時代的幻獸,與現今的同階幻獸,誰比較強?”
  不知道亞艾想要說什么的葛沃比謹慎道:“我想應該是差不多吧?或者現今的幻獸會弱一點,不過想來應該是差不了多少吧!”
  聽到了葛沃比不確定的語氣,亞芠發出了會心的微笑,想必葛沃比是受到剛剛他那一番話的影響,所以才會有此一說,不過很遺憾的道:“陛下您錯了,是現今的幻獸比較強,而且還相差至少一倍的實力!”
  “咦!”葛沃比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這樣豈不是與亞艾剛剛所說的自相矛盾嗎?
  亞艾微笑道:“陛下,其實這一點都不矛盾,您想想看,現在受人類所飼養的幻獸能量是來自于誰就可以知道了。
  “跟兩千多年前相比,不管是魔法還是武學,人類都是一直隨著時間的演化而不斷的進步,自然,只能夠由自己主人身上獲得能量的幻獸,隨著一代代的主人能力不斷的增加,所能提供的能量越多,幻獸當然也就一代代的進化,而且一代代的力量也比以前更強了。
  “當然了,這兩千年前的幻獸之所以比現在的還要弱,其主要的原因除了最初的強力”戰斗生化獸“因為缺乏能量而消失以外,另外一個也是因為長期演化的結果所造成的。
  “要知道幻獸是一種生命力相當旺盛的生命體,為了求生存,除了一些本來能量就需求相當少的幻獸以外,其實大部分的幻獸都為了適應環境而減少對能量的吸納,經過長久的演化,當然它們的力量也因為吸納的能量少了,而變弱了。
  “所以說,若要講上古幻獸比較強的話,其實也是對的,只是這個上古指的是什么時候,就有差了。”
  這時葛沃比不但眼睛瞪的大大的,連嘴巴也張的大大的,都足夠塞進一顆雞蛋了,亞艾這話可以說是顛覆了一般人的觀念。
  總是認為古代的東西比較好,幻獸也一樣的道理,原來就算是指上古,也有時期上的差別的。
  光看葛沃比的樣子,亞艾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亞艾又解釋道:“當然,現在有很多人都會認為上古幻獸很強,我說的上古幻獸是指一般人所謂的時期,并不是大破滅時代,這點望陛下分清楚才好!這上古幻獸會比現代的幻獸強,主要的原因就在于使用上古幻獸的人其實非常的少,再加十上古幻獸不像現在的幻獸一樣,在經過了幾千年來的發展以后,所有的能力幾乎都已經跟人類相輔相依。
  “這些上古幻獸因為與人類合作的時間較短,往往或多或少都還具有某些他們獨有的特殊能力。
  “而且因為有機會能夠使用上古幻獸的人本來就很少,而能夠仗以出名的更少,因此,瞧在一般人的眼中,就變成了每一只上古幻獸都十分的強大,有著某些隱藏的特殊能力,所以才會造成人的錯覺。”
  聽到這里,葛沃比一想之下果然是如此。
  歷史上所知,使用上古幻獸的人就那么幾個,人人果然都十分強大,而最讓人津津樂道的,當然就是他們所用的是與眾不同的上古幻獸,還有那些上古幻獸所隱藏的神秘能力了。
  難怪會給人這樣的錯覺了,他不自覺的點頭表示受敦了。
  到這時,葛沃比幾乎忘記了他本來的問題,興致勃勃的聽著亞艾的論點。
  而亞艾也沒有讓他失望,繼續說道:“剛剛已經說過了,上古時期那些真正強力的幻獸,其實都因為缺乏所需的能量或是自我演化而逐漸的消失了,當然當中還是有些因為各種的原因而保留了它們原本的力量,繼續生存在這個世界上,如傳說當中的圣獸。?
  “只不過,那些殘留下來的上古強力幻獸,并不足以提供一個國家提升實力之所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它們的數量實在是太少了,少到現厶的幻獸光用壓的就可以壓死它們。?
  “此外,大部分上古時代的幻獸也因應了環境的變化,主動的削弱了自身的力量,讓自身對能量的需求減少,藉此以延續種族的生命。”?聽到亞艾忽然又把話題繞回來,葛沃比不由的一愣。隨即想到亞艾所說的的確是個鐵則,不管是怎樣的強力幻獸,如果說數目太過于少的話,那就無法形成一股有效利用的力量。
  正如魔法師以及習武之人一樣,雖然明知道魔法師以及武人都有著強大的力量,但是卻因為人數過于稀少,始終無法成為決定戰場致勝因素的主流,最多,只能擔任特殊的任務而已。
  決定戰場勝敗的最終因素,還是在于那些不會魔法也不會武功,但人數最多的一般士兵。?人都是如此了,何況在戰場上受到人支配的幻獸!?不過……
  葛沃比忍不住偷見了一下眼前的亞艾,這套鐵則看起來在眼前的這個怪物身上,似乎形同虛設,畢竟,他可是個在血土臺上以一人之力對敵萬人,又將萬人盡數斬殺于地,讓血土臺尸積成山、血流成河的“銀月惡魔”。
  渾然不知道葛沃比現在腦中在轉著什么念頭的亞艾,繼續道:“現在的幻獸整體素質之所以比以前的幻獸強,原因就在于現在的人整體素質比以前的人強,而剛好,我有一個‘朋友’知道如何讓現在的幻獸發揮出它們在最原始時代里,所應該具有的力量。
  “不是那種經過演化之后被削弱后的力量,而是最古代,屬于太古時期的大破滅之前,原始的‘戰斗生化獸’所應該具有的本來力量。”一聽到這,葛沃比忍不住的跳了起來聽亞艾說了這么多,他總算是曉得亞艾想要說什么了,原來亞艾所謂的提升實力就是這么一回事!?葛沃比忍不住想道,如果亞艾所說的一切屬實的話,他真的有辦法可以引導現在泰龍軍隊中的幻獸發揮出最原始的力量,那當然也能夠把泰龍的實力,提升到另外的一個層次了。
  一想到這,葛沃比就怎么也坐不住了,因為所有的幻獸全都可以發揮出太古時期最原始、在那被稱為眾神時代的大破滅之前“戰斗生化獸”的強力武器的力量。
  如果一個國家的軍隊都是那樣的部隊,那會是怎樣的一個光景?
  光是想像就讓葛沃比不寒而栗,那幾乎是無法想像的事情。難怪風大帝那家伙會這么心甘情愿的聽亞艾的話,不但積極的準備面對人類浩劫,還如此的賣力,有種全民皆兵的味道,說穿了,還不是對亞艾所說的引導出所有幻獸原始力量而感興趣,還不都是為了他自己的國家在著想。
  一想到這,葛沃比不由的暗自埋怨起亞艾為何這么晚才來找他,讓他白白的浪費了這段日子。?只是……?除了這一點之外,葛沃比卻又感覺到有點恐懼,因為亞艾所說的實在是太過理想與美好了,讓他有點不踏實的感覺,令他在渴望之余,又有種患得患失的感覺。
  盡管亞艾的提議對于泰龍而言,并沒有任何的害處,但是,因為這個引導所有幻獸發揮太古時期的原本實力提議實在是太誘人了,如果亞艾是騙他的話,葛沃比恐怕會后悔的要死。因此,葛沃比不由傻愣愣的看著亞艾。?面對葛沃比的異樣,亞艾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樣,畢竟當初的嵐大帝也曾用這副模樣來看他。
  亞艾微微一笑:“陛下,我知道您心中有所懷疑,現在,我就把證據拿出來給您看。”?一聽到亞艾這么說,葛沃比不由精神一振,注意的瞧著亞艾。不過亞艾卻沒有任何的動作,反而繼續發言道:“陛下,現在,我可以告訴您一件剛剛沒有告訴您的事。”?“什么事?”葛沃比狐疑的望著亞艾,他已經完全被亞艾給牽著鼻子走了。
  亞艾嘴角微扯:“其實,剛剛我所說的,太古時期的強力”戰斗生化獸“除了某部分消失以外,所剩下的數目并不足有任何的影響,是有一點不太對!”
  葛沃比倒沒有什么異常,他已經習慣亞艾這種異軍突起的講話方式了,他現在只想要聽聽看亞艾到底要說些什么!“其實,這世界上還是有某些幻獸,就算它們的數量很少,但是依其實力來說,依舊是無法用一般幻獸的數目來取代的!”最明顯的,莫過于人類之問傳頌了數千年之久,但是卻始終沒有人見過其廬山真面目,傳說里守護著四方,是圣幻獸的四方守護圣獸,東方青龍、西方白虎、北方玄武以及南方朱雀!“
  隨著亞艾的話聲一落,一道赤紅的光芒由書房的窗外電射進來,落在亞艾高高舉起的右手臂上。葛沃比定神一看,卻是當日曾經匆忙見過的那只奇怪的紅色小鳥,難道……亞艾所說的證據就是指這只奇怪的幻獸嗎?亞艾很快的就解除了葛沃比的疑惑,領著葛沃比走出書房,亞艾微笑道:“陛下請看!”
  右臂一揚,手臂上的朱雀騰空而起,亞艾高聲道:“朱雀,展現你真正的姿態吧!”聽清楚亞艾所說的話以后,葛沃比只覺眼前的一切都變的不真實起來,今天他的心臟遭受到了最嚴厲的考驗!朱雀?哈哈!葛沃比忍不住在心中叫著。現在,已經沒有什么東西可以叫他吃驚了。就算……就算那只怪鳥真的是傳說中的南方圣獸朱雀,就算朱雀真的在他面前,他也不會再吃驚了!有點神志不清的葛沃比已經放棄了吃驚的念頭了,學著亞艾,仰起頭來,看著振翅高飛的朱雀,飛人了漆黑的夜空中,直到它紅色的身影不見為止。
  這一夜,又是一個令全瑪茵之盾的人民無眠的夜晚!
  所有在這一時間還在戶外的人,全都看見了,看見了瑪茵之盾的夜空里,一場不可思議的景象在發生著。
  首先,看似漆黑的夜空中,在不知道多高的空中某處,忽然燃起了一個小小的火苗。
  這小小的火苗小到了唯一知道它存在的兩個人,也要用盡目力才能看見,是這么朵小火焰。然后,隨著時問一分一秒的過去,十秒以后,第一個瑪茵之盾里的人,發現了這朵已經變的像一個車輪般大的火焰存在了。
  一分鐘后,第二白個瑪茵之盾的人,也看到了這一顆變的足有兩公尺大的火焰了,開始叫他的親戚朋友也出來看。
  兩分鐘后,第一千個人,被自己的家人叫出來的人也看到了這朵火焰了,它已經擴張成十公尺大了。
  五分鐘后,第二萬個人走出了自己的家門,也看到了半空中那一朵近二十公尺大的燃燒火焰,然后他忍小住沿著大街小巷狂呼不止。十分鐘之后,瑪茵之盾的百萬人口,擠滿了所有可以看到天空中那朵燃燒中的火焰的地方,訝異它的突然以及巨大。這時候,火焰已經變成了上千尺的大火球,將瑪茵之盾的夜空燒成了一片火紅,幾乎讓人以為世界末日來到!
  然后,就在十分零一秒的時候,在瑪茵之盾百萬人口的親眼見證下,有史以來,四方圣獸的南靈朱雀首次在這么多人的面前現身了!?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之下,空中那朵超過千尺的燃燒火焰,忽然從中問分裂開來,引的瑪茵之盾里的百萬人口同時尖叫起來。
  那耀眼的光芒,叫所有人不得不瞇上雙眼才能看清。
  這時候,所有人也才注意到,原來,那火球并不是裂開來,而是在伸展,那也不是什么火球,而是一只赤紅的火鳥,那是一只巨大到令人無法想像的巨大火鳥,在伸展它那最少超過三千尺以上的寬大羽翅。
  仔細的瞧,空中那只火鳥,有著美麗的鮮紅羽冠,猛烈燃燒的赤紅身軀及羽毛,還有那閃閃發亮的十八道細長尾翎,正隨風飛舞。?朱雀!是朱雀!
  百萬人口心中同時只有一個念頭,現在在他們眼前的,不正是傳說中那南方守護圣獸朱雀的形象嗎??一瞬問,所有人情不自禁的或雙手合十,或跪地朝拜。
  地處南方的泰龍對于屬于南方的朱雀圣獸,本來就有種親切感,如今,傳說中的朱雀竟然出現在所有人的眼前。
  這一刻,所有瑪茵之盾里的人們,全都把朱雀當成了他們的護國圣獸了。
  若非如此,又如何能夠解釋這向來只聞其名不見其形的南方守護圣獸,為何會無緣無故的出現在瑪茵之盾的上空??身長翅寬最少在三干公尺以上的巨大朱雀,先是在空中伸展著它的羽翼,然后引頸發出了一聲全瑪茵之盾的人都可以聽見的了亮鳴聲,緊接著雙翅微動,頓時使得朱雀正下方的人,感受到一股強大的火熱勁風吹來。
  同時,整個瑪芮之盾里更是意外的引發了一場異象。
  所有的幻獸,無論大小強弱幾階,就在朱雀發出了這樣一聲鳴叫聲以后,不約而同的脫離了自己主人的身體或是各種禁錮,全都跑出了戶外,朝著天空中的朱雀,做出了各種一看就知道是臣服膜拜的動作來。?看到了這種景象,瑪茵之盾里的人民又更加確信了,天上的火鳥定是傳說中的朱雀圣獸,不然哪來這么大的聲勢?又如何可以讓整個瑪茵之盾里的幻獸全都臣服?
  而有心人這也才發現到,原來在幻獸的世界里,竟然也存在著階級的觀念,這么說來,與朱雀同級的四方圣獸,是不是幻獸當中的最高階者?
  只不過,心里存著這個想法的人跟其他人一樣,所有的心神全被空中的朱雀給吸引住了,全然沒有注意到,在瑪茵之盾的東南方,有一道朱雀在鳴叫時就同時出現的金銀雙色光柱,直達天際,而不讓朱雀專美于前,顯示出發出了這道光柱的生物,其地位絕對不在朱雀之下,甚至是在之上。
  而發出這道光柱的地點,就是泰龍第一世家的隆府。
  巨大的火焰朱雀拍著翅膀,以王宮為中心飛繞了三圈,然后朝南方的天際飛沖而去,不一會就完全的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但是,瑪茵之盾里的人群依舊是癡癡的望著朱雀消失的方向,久久眼光無法離開,而隆府的沖天光柱也不知在何時消失了。
  朱雀消失之后,在王宮深處,皇帝宮殿的花園里,亞艾與葛沃比繼續對話。
  “這就是我的證據,陛下!”“……”
  或者該說是亞艾說話,而陷入呆滯狀況的葛沃比只能夠聽。?“陛下,現在您相信我剛剛所說的了吧?這朱雀是我的”朋友“特地叫來協助我的,連朱雀它都能夠指揮了,您該相信它有引導出所有幻獸原始力量的能力了吧?”
  葛沃比依舊不語,看看天邊朱雀消失的方向,再看看自己腳邊趴在地上起不來的幻獸。
  他的上級九階火屬泰格(虎)系幻獸,剛剛在朱雀的叫聲中,就忽然離開他的身體,然后趴在地上動也不動,完全沒有平常的一點王者之風。
  看到葛沃比正處于吃驚和發呆的混和狀態,亞艾知道自己現在說什么葛沃比根本就聽不進去,干脆對葛沃比點點頭,告辭了!
  不過這次亞艾可是用走的不是用飛的離開王宮,沒辦法,誰叫現在正有一百萬雙眼睛同時盯著天空看著,他可不想自找麻煩。
  走在混亂而興奮的街道上,依舊與周圍的熱鬧氣氛格格不入的亞艾,這次臉上卻出?奇的充滿笑意,微低著頭,正與他的披風說話!
  呃!是跟包住他全身的披風里的某一個生物對話!
  “讓我休息一下吧!我快累死了!你都不知道要維持這樣一個空殼多辛苦呀!
  都怪你啦,沒事叫我演這出戲干什么?“
  一點都不同情披風內的抱怨聲,亞艾輕巧的閃過迎面而來的一群激動人群,淡淡道:“我只叫你稍微表現一下,可沒叫你把聲勢做的這么大,又弄那么一招,讓所有的幻獸非得臣服于你不可,你累死活該!”
  “咦!亞艾,你過河拆橋唷,也不想想,我如果不把聲勢弄大,人家怎么肯相信你?
  “更何況,人家好歹也是四圣獸之一!雖然大部分的能量全都留在外太空沒有帶進來,但是圣獸就要有圣獸的樣子、圣獸的威風嘛!叫人隨隨便便出場的話,那不如不要算了!?”總之,人家今天晚上損耗的能量你要賠我!“
  忽然從亞艾的披風里伸出了一個紅色的鳥頭,發出了一聲輕靈的叫聲之后,又縮了回去,同時,亞艾隨即感覺到體內的能量正一絲絲的流失著。
  不過說是一絲絲,那是對亞艾的客氣話,如果是換成其他人的話,這“一絲絲”的能量流失可能會把人變成人干!?搖搖頭,亞艾無余道:“搞出了這么大的一件事,小星已經非常不滿了,現在你還好意思吸取我的能量,當心回去小星追著你打。”
  朱雀舒服的發出了一個鳴叫聲,在亞艾的腦海中嘻嘻笑道:“沒關系,大不了我飛給它追不就得了,再說,小星這家伙八千多年來從來沒有盡過它身為太初的義務。我跟白虎,要不是有太始好心分給我們能量的話,早就餓死了,現在,我只不過是從你身上討回一點利息而已,誰叫你也是太初!”
  “嗯!果然還是亞艾你這太初的能量味道比較好,感覺很溫暖呢!不像太始有點冷冰冰的,難怪我怎么都吃不慣,改天叫白虎來嘗嘗才對!”?亞艾不由的啼笑皆非,能量還有分味道好不好的?
  不過,從朱雀不經意的話里,亞艾總算也知道了一件事,原來獸王還負有提供四靈能量的工作呀!?一想到將來如果白虎真的如朱雀所說的那樣,以白虎那么大的塊頭,他豈不是被吸成人干?
  雖然說朱雀的胃口也蠻大的,這沒幾分鐘,他就去掉兩成的能量了,但是起碼朱雀看起來還小一點,至少讓他心里好過一點。?如果換成是白虎的話……
  亞艾不由暗暗叫苦。
  若是再算上小星的話,亞艾光是想,就不由的讓他頭皮發麻。
  雖然說小星現在有神之鉆提供它能量所需,但是亞艾也從太始處知道,其實神之鉆是太古時代一種高濃度精純能量的結晶體,之所以號稱擁有無限能源,其實也只是因為人類根本就無法去用光它所蘊含的能量。
  如果是小星的話,也不知道小星身上那顆神之鉆的能量可以支撐多久??吸定亞艾的三成能量以后,朱雀停止了吸取亞艾的能量,由于剛剛她與亞艾的能量相通,因此亞艾心中所想的朱雀是一清二楚。?再度采出頭來,朱雀嘻嘻一笑,道:“你放心,我們所需要的只是要你提供我們核心運作所需要的能量而已,至于其他的能量我們自有辦法從空間里提取,唯有這核心能量我們沒辦法控制,所以必須要*太初或是太始提供,不然的話,就算太始再怎么有辦法,也養不活我們四個!”?“核心能量?”
  從朱雀的口中出現了這么一個新名詞,亞艾忍不住的問道。
  朱雀道:“換個方式來說,核心,顧名思義,對我們的重要性有點像是人類的心臟以及大腦的綜合,跟現在人類所說的幻獸結晶意思差不多,不過要復雜的多了。”
  亞支點點頭,隨即又疑惑道:“既然你們的核心能量由太始提供,那太始的核心能量是由誰提供?”?朱雀搖搖頭,道:“太始跟我們不一樣,不,太始跟太初都與我們不一樣,因為它們都是所有生化獸的司令塔,是獸王,所以它們可以自己制造核心能量,以免因為意外而死亡。”
  亞艾理解的點點頭,道:“也就是說,你們必須要*太始或太初提供核心能量,才能活下去,那想來,你們應該也可以提供給其他幻獸能量了?”?“聰明,我們這幾千年來也各自養了幾千只你們人類所謂的圣幻獸,太始說,那可是將來的最大戰力了。”?亞艾一聽到各養幾千只,那合起來豈不是有上萬只?這么多的圣幻獸,那可是實力驚人。
  朱雀沒好氣道:“不然你以為光是*我們四個就可以守住整個太陽系嗎?
  沒有幾個手下的話,哪有可能!“
  亞支點點頭,忽然想到一件事,連忙問道:“那這么說來,小星……”?才說到一半,朱雀已經搶著道:“你想的美唷!太初可是末完成體,加上你一個勉強算是完成了八成的太初,根本就沒有能力去自己制造核心能量,你還是乖乖的讓小星吸干吧!”
  說著,朱雀忽然又是一笑:“說不定,哪天太始一時興起,搞不好也會自己來找你吸收能量。你都不知道,吸收能量時有多舒服,自己制造可沒有那么舒服呢!嗯!說不定太始會這么一直催你,就是想要換換口味,嘗嘗別人提供核心能量的感覺,其是你這兼具太初及人類雙重身份的人的能量也說不一定,不!一定是這樣的!
  “換做是我,叫我連吃八千年同樣的菜我也會受不了的,啊!我還真的吃了八千年太始的核心能量呢!”忽然想到自己不正是吃了太始的能量八千多年嗎?
  朱雀不由的叫著。
  雖然明知道朱雀滿口胡言,但亞艾還是忍不住的暗叫,這樣也成?太始太初還能夠互相交換核心能量??搖搖頭,彷佛將這一股相當荒誕的感覺搖出自己的腦海,最后,亞艾問道:“那你們需要的核心能量要多少?可以維持多久?”
  朱雀沉默了一會,這才道:“據我估計,其實也并不多,以我跟白虎來說的話,大概需要你兩成的能量就可以維持一年左右,不過這維持是指沒有什么激烈的活動的話,如果說有戰斗的話,那一次的能量大概就只能維持三到五次不等,如果換成太始要吃的話,那恐怕就得你全身一半以上的能量了,如何?恐怖吧!”
  亞艾放心了,兩成的能量對他來說,打坐個兩天就恢復了,提供給白虎及朱雀甚至是跟太始同等級的小星也一起來的話,他都還有剩,看來他是白擔心了。
  誰知想到這時,朱雀忽然叫道:“這樣你就放心了?我告訴你,你可別太得意,你以為這兩成的能量有多少?
  那可是將近上千只你們所謂的圣幻獸那種強力的“戰斗生化獸”所需要的核心能量了,而且,你的兩成能量對于別人而言,可能是人家的十成,甚至是二十成了,這可是一份沒有人可以提供的起的龐大能量。
  “就像剛剛那個葛沃比,以人類的標準來說,可以算的上是絕頂高手了,他在人類當中已經算是不錯了,但是他的能量卻連你的五分之一都不到,你可以想像我們所謂的兩成能量有多少嗎??”再說萬一哪天我跟白虎,或是太初受了傷,需要你的能量來協助我們加速復原,那需求可不是這么一點了,這點你沒想到吧?
  “這倒是”,面對著朱雀的數落,亞艾不由的暗暗責怪自己,自己還是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知道就好,我希望你繼續提升自己的力量,就算是為了我們,為了將來臨的大戰作準備也好,希望你有一天可以像太始那樣,將你現在的兩成能量當成是九牛一毛般,真正的微不足道。
  “可千萬不要認為你現在的力量就已經很強了,甚至因此而自滿,不思進取,你要知道,你現在的能量在我們來說,除了勉強夠我們核心能量所需以外,其他的,就算是你出盡全力,也不及我們其他力量的百分之一!”
  亞艾當然是知道這一點的,他現在的力量以朱雀及白虎的標準來看,那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
  看來,他真的得趕快想辦法解決自從他回復原身以來,功力進展不前的問題,免得到時候真的像朱雀所說的,供不應求!
  就在這時,亞艾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忍不住的問道:“對了,朱雀你剛剛不是說你只要兩成的能量就夠你用一年了,怎么你一口氣吸走了我三成的能量?”
  聽到亞艾這一發問,朱雀原本探出來的頭,忽然的縮了回去:“不好意思,因為太舒服了,所以一時忘形,多吸了一點,你別介意!”
  亞艾搖搖頭,苦笑一聲,繼續隨著因為朱雀的表演而興奮的像是瘋狂了似的人潮,?緩緩的往隆府的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