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70 第三個人

夜深人靜時分,身為泰龍帝國第一世家的隆府主屋區域卻是熱鬧滾滾,幾乎所有人都不得入眠,原因就在于主屋的某個角落,一個不停的傳出來,令人無法忍受的慘痛叫聲,叫人不得安眠。
  在主屋的西區,屬于克瑞這個隆家未來繼承者的大屋中,幾乎所有隆家主系的人全都聚集在克瑞的房間當中,個個眼睜睜,緊張兮兮的看著坐在床沿,正替被凱琳給弄昏的克瑞把脈的亞芠。
  良久,亞芠將克瑞的手給放下,站了起來,面對著眾人,亞芠對夜月投以一個只有他們彼此了解的眼神,然后這才面對著眾人。
  仔細的看了一下擠在這個房間里的人臉上的表情。
  他的外公嚴肅的臉上有著難掩的緊張,二叔公緊張之外更是充滿著焦急,小舅則是跟爺爺一樣,雖然緊張但是更多的是對他的信任,凱琳與憶琳則是有點怪罪他的樣子,令亞芠不由在心底苦笑起來。
  至于他的外婆,現在總算是戴上了她的老花眼鏡,臉上充滿著愧疚還有焦急混合的復雜神情。
  亞芠先對眾人投以一個要大家安心的表情,然后才徐徐道:“大家不用著急,克瑞一切正常。”
  心直嘴快的凱琳當場發飆道:“什么正常?你在騙鬼呀!”
  “從晚上吃過晚飯以后,克瑞就一直喊著他頭痛,還亂叫些人聽不懂的話,甚至還叫說他看到他被你給殺了,哪一點正常?你到給我說說看!”
  亞芠苦笑一聲,他可不敢得罪他這個叼蠻的表姊,連忙解釋道:“精神異力覺醒的話,頭痛跟見到幻象都是正常的。”
  凱琳狐疑道:“精神異力?什么精神異力?”
  倒是一旁的威靈、威颯還有里昂一聽到精神異力四個字便忍不住的驚叫出來
  威靈忍不住喃喃自語道:“難道先祖的傳說是真的?”
  憶琳忍不住搖搖威靈的手,嬌問:“大爺爺,什么是精神異力?”
  威靈臉色凝重的答道:“所謂的精神異力是指我們隆家自古以來,每隔幾代人就會莫名其妙出現的一種精神力量異變。”
  “具有這種精神力量異變的人,其精神力是一般人的數十倍以上,擁有著令人想像不到的可怕力量,傳說中,我們隆家的第一代先祖就是擁有這樣的力量,所以才得以創下這么大的家業來。”
  “但是,這種力量卻同時也被稱為惡夢的力量!”
  一旁的凱琳也忍不住的問道:“既然可以擁有常人數十倍的精神力量,那又為什么會被稱為惡夢的力量呢?”
  威颯接續威靈解釋道:“因為這種力量是來自于精神的變化,因此,在變化的時候會引起令人無法忍受的可怕頭痛以及無時無刻的幻象,據說在歷代的先祖當中,不少人曾經因為忍受不了這種精神力量變異所帶來的痛苦,自殺或是拿東西敲破自己頭的不在少數。”
  聽到威靈說的可怕,凱琳及憶琳不由的驚叫一聲,俏臉剎時變的慘白不已,在她們想來,那克瑞豈不是死定了?
  見到凱琳姊妹這樣子,威颯安慰道:“你們別擔心,先祖有鑒于此,所以早已經研究出了一種精神封印法來,可以將異常的精神異力封印住,這樣就沒事了。”
  “倒是……”
  威颯忍不住的轉過頭來看著亞芠,威靈接替威颯的話尾道:“亞芠,你怎么能夠確認克瑞現在是精神異力覺醒呢?”
  亞芠淡淡一笑,夜月已經替他回答了:“大哥的精神異力早已經覺醒完了,所以他當然一眼就可以認出克瑞現在的情況!”
  “什么?”
  所有人不由的失聲大叫,不敢置信的望著亞芠,尤其是威靈等人,歷代先祖當中早已經注明了每當精神異力覺醒時,定要將之封印起來,不然下場一定極為凄慘,而亞芠竟然完成了整個精神異力的覺醒?
  亞芠淡淡一笑:“隆家血統的精神異力可以使人具有強大的精神力量,而外公剛剛你也說錯了,精神異力的產生并非是莫名其妙,而是有固定的定律的。”
  威靈一挑眉,顯然還沒有從亞芠已經完成精神異力的異變震驚當中醒來,脫口而出道:“怎么說?”
  亞芠看屋內所有人都好奇的看著他,便道:“簡單來說,精神異力的產生是以隆家血統每五代一次的頻率出現,要精神異力覺醒,第一個條件便是他必須是隆家逢五的子孫。”
  “再則,第二個條件便是年齡必須要在十五到二十歲的少年期間,第三個條件便是,必須要在這段期間當中,遭遇到大喜或是大悲的事情,如此達到三個條件才有可能會造成精神異力的覺醒!”
  “當然,如果錯過了這段時間,那以后就不再有可能會產生精神異力的異變了。”
  對著凱琳,亞芠微笑的說著,叫凱琳不知道是該慶幸自己沒事還是該惋惜自己失去了擁有強大力量的機會?
  不過,一想到當中所需要的條件,凱琳與憶琳姊妹倆不由的面面相覷,這么說來,憶琳也有可能會發生精神異力的異變的機會嘍?
  只是,她們卻搞不懂什么叫大喜或大悲?憶琳不由怯生生的問道:“表哥,那什么叫做大喜與大悲?”
  畢竟是關系到她自己也有可能會產生精神異力的機會,所以向來相當內向的憶琳也忍不住的詢問起來。
  夜月拉著憶琳的小手,代替亞芠回答道:“憶琳,大喜或大悲顧名思義,其實指的是情緒的波動過大,所謂的大喜大悲,其實只是說明的讓人較容易懂而已,正如克瑞一樣,因為前幾天面臨著死亡的威脅,促使他的精神波動太過于強烈,這才導致了克瑞的精神異力產生覺醒。”
  雖然是在幫憶琳說明,但是夜月的話等于也是替眾人解開了克瑞精神異力忽然覺醒的原因,眾人這才知道原來原因還是出在亞芠身上呀!
  不過,眾人這時到沒有責怪亞芠,反倒是夜月的說明引起了幾位老大人的注意。
  亞芠身為隆家的子孫,又是千百年來首度完成精神異力變異的第一人,對于精神異力的了解當然是不在話下,但是怎么亞芠身邊的這個看起來相當漂亮的女孩子竟然也這么了解精神異力的本質?在看她滿口大哥大哥的叫的亞芠親熱極了,這個女孩子到底是誰?
  而一旁一直未出聲的瑪蓮則是面呈異色的望著夜月,經過了認不出亞芠而產生的誤會,對馬蓮而言可是記憶深刻,如今,看到夜月的樣子,無論她怎么看,隱隱間都覺得夜月長的好像有點面熟?
  一想到這,瑪蓮不由的更仔細的看著夜月的長相,還真的是越看越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看到后來,瑪蓮奇異的神情也引起了眾人的注意,看到眾人在看她,威颯乾脆問道:“嫂子,你干嘛一直盯著人家小姑娘直瞧?”
  “沒什么!”瑪蓮一愣,隨即回過神來,故作沒事道,但是眾人可全看得出來一定有什么的,只是現在也不好追問。
  同時,威靈轉過頭來,對著夜月問道:“小姑娘,我記得你好像叫做夜月是吧?
  我看你好像很了解我們隆家的精神異力,是亞芠跟你講的嗎?”
  夜月聽到威靈的詢問,忍不住的看了一下亞芠及里昂,有點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一旁的亞芠微笑道:“外公,夜月之所以了解精神異力的特質的確是我告訴她的,有什么不妥嗎?”
  威靈搖搖頭道:“是沒什么不妥的,只是我看到夜月從剛剛在聽到克瑞的狀況時,臉上的表情跟你一模一樣,而且還跟你再交換眼色,所以我一時覺得奇怪,就忍不住的問了出來,這也沒什么!”
  亞芠一愣,他這個外公看的到真的是很細,連他跟夜月之間的交換眼色都看得出來!
  想了想,亞芠微微的睨了里昂一眼,微笑道:“外公,其實你有所不知,論真算起來,就算我沒有跟夜月說過精神異力的事情的話,夜月也是相當的了解精神異力的,甚至在某些方面來說,夜月才是真正的善于使用精神異力的人,比我還要來的擅長。”
  笑了笑,不管威靈他們臉上那一副震驚的模樣,亞芠對著夜月及里昂道:“夜月可是也已經完成了精神異力的變異的第二人,克瑞勉強來說只能算的上是第三號!”
  “什么?”
  聽到這,威靈、威颯已經忍不住的驚叫出來,一時之間威靈及威颯不由的懷疑起亞芠到底在說什么?一個外人怎么會有他們隆家的精神異力?
  除非……
  里昂微微一笑,既然亞芠都已經幫他說出來了,那他也不在隱瞞了,走到夜月的身邊,摸摸夜月的頭,微笑道:“夜月,還不叫人?”
  夜月臉上漾起笑容,對威颯、威靈還有瑪蓮施了個禮道:“爺爺、奶奶、二叔公!”
  同時,里昂微笑道:“父親、母親、二叔,我像你們介紹,夜月是我失散了二十年的女兒,是亞芠幫我找回來的!”
  三位老大人一聽到這里,終于忍不住了,威靈及威颯忍不住的倒退幾步,坐在椅子上,而瑪蓮則是身體一晃,夜月見狀急忙的沖過去把瑪蓮扶住,這才不至于讓瑪蓮出糗。
  對三個老人來說,這一刻實在是太刺激了,怎么也沒想到眼前這個美麗的少女夜月竟然會是他們隆家的嫡系,而且還是堅決不肯成親的里昂的女兒,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威靈他們這個樣子,里昂跟亞芠也是大吃一驚,顯然這個驚喜真的是太過于刺激了,使的三個老大人全承受不住。
  好半晌,終于撫平了自己不堪刺激的心情,瑪蓮最先開口:“你…夜月,你真的是我們的孫女?”
  夜月含笑道:“是的,奶奶!”
  一旁的里昂連忙解釋道:“父親,母親,你們還記得二十年前我曾經有一段時間失蹤吧!那時候,我曾經遇上了一個女孩,夜月就是那個女孩留給我的!”
  雖然是短短的幾句,但是卻遮掩不住里昂語氣理淡淡得憂傷,令所有人不由的為之黯然,不用想也知道,那定是一段令人黯然的無緣感情,不過,這個時候肯定不是追問里昂的好時機,三個老大人很快的就被自己忽然跑出來了一個這么大的孫女、孫侄女的歡樂取代了剛剛由里昂所引起的憂愁。
  威靈伸手道:“夜月,來,讓爺爺看看你。”
  夜月扶著瑪蓮,走到威靈的面前,瑪蓮欣喜道:“老爺,夜月長的真是漂亮呀!
  而且你看看,夜月的這雙眼睛看起來還真的像是里昂小時候的樣子,又大又圓,難怪剛剛我怎么看她怎么覺得面熟,原來真的是我們的孫女呀!”
  忽然,瑪蓮原本忍不住摸摸夜月俏臉的手忽然一僵,不自在的轉頭看了一下身后帶笑的亞芠,瑪蓮忽然覺得有點難過,自己對于以往不曾見過也不知道她的存在的夜月能夠在一眼當中覺得她相當的面熟,但是對于亞芠卻面對面那么久竟然沒有認出亞芠來。
  此時的瑪蓮心中真的是相當的難過,但是卻又更怕亞芠會誤會她厚此薄彼,使的瑪蓮神情相當的不自然。
  現場所有人都是明眼人,看到瑪蓮的不自在哪有不曉得瑪蓮的心結的,所有人不由的將目光全都集中在亞芠的臉上。
  微嘆一口氣,看來雖然嘴里不說,但是眾人還是很在意他離開隆府這件事,他是不是要改變一下決定?不然的話,恐怕外婆會一直內疚下去的。
  微微一笑,亞芠來到瑪蓮的身邊,對夜月略一示意,從夜月的手邊接過瑪蓮,親膩的攬住了瑪蓮,微笑道:“外婆,您別在意那件事情,外公不是已經跟您說過了,我會離開是有其他原因的,絕對不是您的關系的,您在這樣的話,那我只好搬回來了!”
  聽到亞芠這么一講,瑪蓮不由眼眶一紅,眼中更是充滿一陣的濕氣:“亞芠,你愿意原諒外婆了嗎?”
  亞芠嘆了一口氣,看到瑪蓮這樣鉆牛角尖的樣子,使他不由的更加的愧疚,什么藉口不好用,怎么會用到這個爛藉口,害字小就相當疼愛他的外婆這么難過。
  “外婆您別這么說,您就當在我小時候調皮您打我屁股一樣,那時候我不也是跟您鬧過氣嗎?就當是那樣就好了,再說,我剛剛不是說過要搬回來了嗎?”
  聽到亞芠一提到以前的事情,瑪蓮忍不住的露出了會意的笑容,小時候的亞芠在她的面前可真的是皮的要命,好幾次她還真的忍不住打了亞芠的屁股,讓亞芠跟她生起悶氣呢!
  如今一想起來,也讓瑪蓮忍不住的一笑,現在想想,時間過的還真是快呀!當初讓她抱在懷里疼在心里的小孩現在都已經比她高出一個頭不止,是一個氣宇軒昂的堂堂男兒了。
  而眾人看到瑪蓮這一笑,心里頓時松了一口氣,心知瑪蓮的心結終于解開了,現在總算是真的雨過天晴了。
  忽然,瑪蓮道:“不行,亞芠,你不是說你會搬出隆府是有你的理由的,如今外婆既然知道你沒有怪外婆的意思,那你就不用特地在搬回來了,這樣會讓你為難的。”
  亞芠又攬了攬瑪蓮,微笑道:“外婆您別擔心,之前我之所以會搬出去,的確是有我的考量,但是比起那個目的,現在引導精神異力覺醒的克瑞順利的完成異變卻又是更重要了。”
  亞芠這么的一講,頓時又把所有人的注意力由剛剛夜月的認祖歸宗上又拉回了床上的克瑞身上。
  威颯忍不住的問道:“亞芠,你的意思是?”
  亞芠微微一笑:“二叔公,難道您不認為,克瑞好不容易有精神異力覺醒的機會,就這樣的把他封印掉的話,實在是太可惜了嗎?”
  “更何況,有我跟夜月的例子在前,證明這精神異力的覺醒并非不可能,所以……我想讓克瑞順利的完成精神異力的異變。”
  “而且,我這次回來的另一個目的也是想要看看我們隆家里,到底還有多少個人有機會可以讓精神異力覺醒的。”
  威靈及威颯一聽不由的相視一眼,他們是知道的,亞芠現在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要匯集一切所能準備的力量,然后去面對即將來到的人類浩劫。
  既然如此,擁有強大力量的隆家精神異力當然早已在亞芠的考量當中了,因此,他們并不準備反對亞芠的意思。
  而其他人,則也是羨慕克瑞有這個機會,哪會再反對的!只是他們全然沒有想過,想要獲得精神異力是必須要通過如何嚴苛的考驗,如果知道的話,恐怕他們也許會考慮一下的。
  昏昏沈沈當中,克瑞勉強的睜開了眼睛,本能的扶住了頭,不見了,那痛的他想要打破自己頭的頭痛不見了,欣喜之下,克瑞急忙的坐起來。
  還沒有看清自己在那邊,忽然一個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朵里:“醒了?”
  乍聽這個充滿著一股冰冷無情的聲音,克瑞不由的一愣,本能的望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在他的眼中,正將窗外明媚的金色陽光帶進陰暗的屋子里,溫暖著房間的窗邊,有一個人背對著他站在窗戶旁,不怎么強烈但是卻叫他剛從黑暗中睜開的雙眼無法忍受的雙眼要一直連眨好幾下,才能夠適應他金色的陽光。
  終于,克瑞看清楚窗邊的人了,頓時讓克瑞心中陡然的一跳,一股恐懼涌上心頭,隨即又想到這樣的自己豈不是太過示弱了?
  強壓自己的恐懼,用著不亞于那聲音的冰冷道:“是你?你來干什么?一年之期不是才過三天而已?”
  那人轉過身來,正面的面對克瑞,正是亞芠。
  背對著陽光的亞芠,讓克瑞瞧不清楚亞芠的表情,只聽到亞芠冰冷的聲音道:“既然已經醒來了那就去吃飯吧!”
  至此,克瑞忍不住大叫道:“夠了,你是什么東西?竟敢指揮本少爺!”
  忽然一個大力傳來,一瞬間,克瑞只覺得一股他無法抵擋的無形壓力傳來,將他整個人又壓回了床上,不但使他動彈不得,而且還令他感覺到呼吸困難,這時克瑞也才發覺到,現在在他身底下的‘床’并不是他所熟悉的溫軟大床,而只是一堆稻草而已。
  “我不是什么東西,我是你的表哥,記得嗎?不過現在還要再加上一個稱呼,那就是隆家繼承人的頭銜,記得從今以后你要稱呼我為子爵表哥,聽到沒?”
  亞芠冰冷的聲音又傳進了克瑞的耳中,直到亞芠說完,那一股壓制的克瑞的無形壓力也同時的消失了。
  但是,聽清楚了亞芠的話的克瑞根本就無視于那股壓力的消失,本能的跳起來,氣急敗壞的大叫道:“你說什么?”
  亞芠走向前,來到克瑞的面前,一向冰冷無情的眼中罕見的露出了明顯的輕視眼光,無情道:“聽不清楚嗎?”
  克瑞臉色一瞬間變的慘白,不是聽不清楚,而是不敢置信,如果真的照亞芠所說的,那他豈不是被亞芠給奪走一切了嗎?
  胡亂的一揮手,克瑞大吼道:“我不相信,大爺爺呢?我要去找大爺爺!”
  說著,克瑞一個轉身就往門的方向沖去,那里知道還沒走出幾步,忽然他又發現到那股無形的壓力又出現了,只是這次不像剛剛那樣的‘溫柔’。
  沒錯,忽然被這股無形的壓力給往后彈飛,狠狠的撞擊到墻上,痛的克瑞不由的慘叫一聲,跌落在他剛剛躺的稻草堆上相比,剛剛只把他壓住的力量真的算的上是溫柔了。
  彎下身來,亞芠很明顯的不屑道:“找外公想要干什么?問這件事情是真是假嗎?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說著,亞芠忽然丟了一張紙給痛的爬不起來的克瑞,自己又走到剛剛的位置去,背對著克瑞。
  -克瑞巍巍顫顫的拿起了那一張紙,一看之下,不由的心中一涼。
  那是一張上面名書隆府的繼承人為亞芠·斯達克的繼承書,上面有著亞芠的簽名還有威靈與威颯的簽名。
  這種紙他小時候也見過一次,那就是他被立為隆家的繼承人時也曾經在同樣的紙上簽過名,上面同樣的有大爺爺及爺爺的簽名,而最重要的是,這種紙是隆家根據古傳的密法所制作的只有身為家主的人才知道如何的制作,水浸不濕火燒不毀,連要把它撕掉都不可能,是隆家專門為了確保未來繼承人的身份而造出來的,根本就假造不來。
  而這張紙上甚至有注明,原隆家的繼承人克瑞·隆被廢,也就是說,他未來繼承人的身份已經被廢除了,現在,他已經不再是克瑞子爵了。
  一想到這,克瑞不由的心神若喪,整個人全都呆住了。
  就在這時,亞芠那可恨的冰冷聲音又傳來:“看完了就把它還我,趕快去吃飯,我還有事情要你做!”
  “做什么?”
  失神的克瑞連與亞芠頂撞的力氣都失去了,木然的望著亞芠。
  忽然,那惡夢般的頭痛又發生了,痛的克瑞忍不住的抱頭痛叫起來,亞芠見狀一個跨步,忽然一掌拍在克瑞的頭上,克瑞只覺得一股冷氣由亞芠的手掌傳進了他的腦中,將那痛苦給壓制下去。
  克瑞一個掙扎,猛的后退,赤紅著雙眼怒吼道:“你干什么?”
  亞芠淡淡道:“替你阻止頭痛,保住你的小命,這是我答應外婆交換隆家繼承人的條件。”
  一聽到這,克瑞忍不住大吼道:“你休想,我寧愿痛死也不會讓你得到隆家的。”
  口里這么喊,但是克瑞整顆心卻又噗通噗通的跳起來,難道他是以幫他治療頭痛來換取隆家的繼承人的位置,讓大爺爺他們不得不妥協?
  亞芠忽然將臉湊進克瑞,眼中掩飾不住的諷刺與輕視:“你想的沒錯,這是我跟爺爺他們交換的條件,你可別輕視你現在的頭痛,那可是隆家血統所引發的精神異力異變,隨著發作的時間越來越久,頭痛會越激烈,最后甚至會出現幻象,到最后甚至會致人于死,隆家的祖先里不少人曾經因此而死于非命。”
  “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你最少要給我活過一年的時間,一年之后,你死不了,那隆家就是我的了。”
  “你……你休想,我寧愿死也不會把隆府給你的。”抱著頭,克瑞雙眼怒睜的幾乎讓人以為會裂開,憤怒的叫著。
  站起來,亞芠無所謂的聳聳肩:“那也沒關系,如果你在這一年當中死了,那我正好順理成章的成為隆家的繼承人,這樣也不錯。”
  說完,亞芠站了起來,轉身往門外走了出去,出門之前,克瑞又聽到亞芠道:“如果沒事的話,那就出來吧,該做的還是要做,畢竟我已經答應了外公跟外婆他們了,雖然說我認為沒什么必要就是了,反正你在一年后還是一樣會在百招之內死在我的手上。”
  說完,亞芠已經不見了人影,而克瑞則是震驚于亞芠的那一番話。
  他怎么會忘記亞芠就是他姑姑凱琳的獨生子,依照大爺爺他們對于堂姑的疼愛及懷念,很有可能在移情作用之下,真的在他死后就讓他當個真正的繼承人,這怎么行呢!
  不!
  克瑞在心中恨恨的想著,他絕對不把繼承人的位子讓給亞芠,他一定要在精神異力的異變下活過來,而且一年之后他不但要擋住亞芠的百招,還要在百招之中將亞芠給打敗,把繼承人的位子搶回來。
  眼中不由的綻放出了堅毅的光芒,以及混雜著決心跟對亞芠的恨意,克瑞站了起來,大步的踏出了這間房間,渾然不覺,不知何時,剛剛那痛的他慘叫的頭痛已經消失不見了。
  來到房間外,克瑞這才發現到原來這里還是在隆府里,那熟悉的綠樹身影不由的叫克瑞心中安定了點,舉目四下一看,原來這地方是隆府的后院下人區里面的某個院子,他好像還記得這里是一處原本被當成庫房的院子。
  往背后一看,他剛剛走出來的正是一間看起來不怎么起眼的木屋,有點老舊,果然沒錯。
  眼光看到某個方向,發現到在前方的草坪上,亞芠背對著他站著,在亞芠跟他之間,有一張方形的小斗桌,桌面上擺著兩三碟的食物,知道這是要給他吃的,所以克瑞毫不客氣的往桌子旁一坐,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三兩下吃個精光以后,克瑞拍拍肚皮滿足道:“吃飽了!接下來要干什么?”
  亞芠一彈指,立即有一個克瑞沒見過的年輕人出現在克瑞的面前,而克瑞竟然沒有看到這個年輕人是如何出現的?
  年輕人不發一語的將桌子上的東西全都收拾好,將小斗桌扛上肩膀,對著亞芠躬了個身,看也不看克瑞一眼,轉身的往院子的拱門外走了出去。
  克瑞懶懶道:“快點,我在等你呢!”
  亞芠轉過身來,絲毫不因克瑞無理挑釁的態度而有任何的異常,還是那張令克瑞痛恨的冷漠臉孔。
  “接受訓練,跟我打一場!”
  聽到亞芠冷冷的說完,克瑞就忽然覺得亞芠的身影放大,然后肚子上傳來一個令他永生難忘的重擊,一瞬間,克瑞整個人彎曲的像只被煮熟的蝦子,整個人倒在地上,痛到他連叫都叫不出來,剛剛才吃下去的早餐又都吐的一乾二凈,眼前更是一陣的發黑。
  到最后,在整個視角完全變黑之前,克瑞又聽到亞芠的冷言冷語道:“看來我高估你了,廢物一個,你…不值得我動手!”
  接下來,克瑞就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