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14 英雄挽歌


  一道閃著藍光的人影沖過來,踢走亞芠。
  黑影-虛冷哼一聲:“愚蠢!”
  手中彎刀一轉,一刀砍在藍影腿上,頓時,血光乍現,藍影的右腿上被彎刀劃了一個三十公分,深可見骨的傷口。
  亞芠雖因大量失血及第一次運用精神力,不懂節制,造成精神力大量透支,因而引發頭痛,但他能意識十分清楚的看清,那踢他一腳讓他躲過殺身之禍而替他挨了一刀的人正是他的三哥亞若。
  眼看虛的彎刀在一次斬向亞若的脖子,顧不得頭痛欲裂,渾身酥軟,驚叫的往亞若身上趴去,意欲代亞若挨這一刀。
  可是,虛這一刀并未落到他身上,因為,完成回生訣的翰羅、亞華、亞旭重新著鎧后已由亞華擋下這一刀。
  翰羅及亞旭分別扶起亞若及亞芠。
  翰羅望也不望其他人,只是盯著御萊,含悲道:“御萊,為父的對不起你。”
  說完,大喝道:“亞華走!”
  “誰敢擋我者,死!”驚人的殺氣令一些埋伏在暗處的伏兵竟無一敢動,任由翰羅等人匆忙離去。
  御萊見翰羅等人的身影不見后立即秉除一切外騖,專心對付著眼前這四十余個高手。
  察覺到虛要追去,御萊大喝一聲:“給我回來!”
  身上綻放出強烈的黃光,耀眼的連皎潔的月光都失色。
  一個強烈的吸力將虛原本前躍的身行硬生生后拉。
  虛驚嘆一聲:“好個隔空控力,殺死你真是可惜!”
  御萊冷哼道:“來試試看!”
  對虛襲來的彎刀一看也不看,右手一揮,力霸之槍出手,往虛的頭上打下。
  虛雖能一刀刺穿御萊的腹部,但他也將斃命于御萊的力霸之槍下。
  他怎肯和御萊做這以命搏命之舉,一個側身,收回手中的彎刀,退后一步,讓過這搏命之局。
  而這正是御萊想要的,只見他手中的力霸之槍順著勁勢,來個大回身,一槍掃破最近他身邊兩個黑衛隊員。
  至此才察覺出御萊意圖的扈伊懊惱的一伸手,不顧此舉有點以大欺小兼偷襲的意味,發出一道白色光束,恍若實質般,劃過御萊的左肩,留下一條焦黑的傷痕。
  但御萊連哼都不哼,反而利用所有人都被扈伊所發的強烈白光眩目時,趁機又用手中的長槍刺穿三個人的胸膛。
  三聲慘叫傳來,葦諾才如夢出醒,大聲怒喝道:“你們都是死人呀!乖乖這樣站給人打,還不快結陣攻他。”
  眾黑衛隊員才回過神來,開始運行起十絕陣來。
  但畢竟剛才以給御萊趁機殺死五人,原本緊密的陣是已經出現了破綻,不到三分鐘,又讓御萊給刺殺其中的五人,這下陣已不成陣了。
  可是在外觀戰的虛卻又一揮手道:“暗魔,補充十絕陣。”
  話聲一落,原本隱身在黑暗處的十個黑影突如鬼魅般一動,補足十絕陣的間隙,一瞬間,又組成一個十絕大陣。
  這十個暗魔一加入,御萊不由感到十分頭痛。
  這十人功力何只高上黑衛隊一籌以上,加上他們神出鬼沒的身法,令十絕大陣的威力高上一籌,也令御萊更加難以應付。
  而且十絕陣漸漸轉成以這十個暗魔組成的詭陣為主攻,攻陣及護陣為輔。
  這下子御萊真的是頭痛無比,不到十分鐘,御萊身上已多出大大小小十多個傷口。
  眼看這黑衛隊和暗魔越配合越好,在下去的話,御萊就算沒被陣法殺死,也會死于流血過多。
  一咬牙,御萊隊背后暗魔襲來的二把彎刀不理不采,手中力霸之槍用力一揮,化虛為實,硬將他前方的兩個引誘他注意力的黑衛隊員,橫斷成四截,噴出來的鮮紅熱血濺到他身上,加上身后那兩個暗魔彎刀在他背后流下兩條深可見骨的傷痕。
  鮮血染紅御萊一身的鎧甲,也不知是敵人的血多還是他的血多?
  看到如此情況,即使是敵人,扈伊還是忍不住道聲:“好漢子。”
  他已看出御萊不惜硬挨這兩刀,目的是為了解開十絕陣密不可破的陣勢。
  果然如此一來,御萊再應付十絕陣時就顯的輕松的了,雖然還是險象環生,但他總能在陣中找出一絲絲的陣法空隙,躲過數次的殺身危機。
  就再御萊與十絕陣中的黑衛隊及暗魔打的火熱時,一邊的虛已不耐煩道:“這樣下去要如何是好,再讓御萊一個人拖住我們全部的人,光是*那些普通士兵根本不是翰羅他們的對手,那到時若真的讓翰羅等人給脫逃,陛下交付的任務無法達成時,我們可是誰都擔待不起。”
  扈伊及葦諾一聽深覺有理,眼下最重要的事完成陛下的交代,將斯達克一家全部緝獲,不論死活,但現在所有安排好的人手全都被御萊一個人拖住,無法前往緝捕,光憑普通士兵是絕對不是翰羅等人的對手,但要叫他們分出人手追捕,老實說,實在是沒人有這能力。
  在三人中功力最高的扈伊也只能與翰羅打個平手,樂觀一點是略高翰羅一籌,但翰羅身邊又有四個孫子在,撇開最小的亞芠,其余三個孫子都是在公國中以勇猛著稱的勇將,光憑他們三人中的任何一個人實是沒有把握能打倒他們全部。
  除非三個人一起去才有機會。
  而其中最沒信心的要算是葦諾,因為他是親身嘗過亞芠莫名其妙苦頭的人,若要他和扈伊及虛三個人去追,他實在有點心虛,誰知道那個號稱最沒用的亞芠還有什么奇怪的能力,不過他當然不知道亞芠現在早已陷入精神異力暴走,精神錯亂而昏迷中。
  葦諾一聽出扈伊及虛有意要三個人去追擊,馬上反對道:“我認為我們三人去追捕之事甚為不妥。”
  虛及扈伊一挑眉,等待葦諾的下文。
  葦諾見扈伊及虛并沒立即出言反對,便又道:“要知翰羅一家人威名不虛,如今又是黑夜,翰羅一家人就有如隱藏在黑夜中受傷的猛獸,危險性大增,加上我們三個人與他相比,說句不動聽的話,就算是讓我們追上他們,少了黑衛隊及暗魔之助的我們,相比翰羅身邊有四個孫子之助,不是自甘貶低,但小弟有自知之明,我深知我與翰羅相比還差他一截,更何況他有助力,而我們的助力卻又被纏住,恐怕我們帶再多的士兵,能不能留住他們還是個問題?”
  見扈伊及虛深思的樣子,葦諾又看了一眼御萊,加重語氣道:“俗話說“十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若我們就此去追拿翰羅等人,萬一讓御萊逃脫,而我們又不能追上翰羅或追上卻不能留下他們,到時不是悔之太晚?”
  扈伊和虛一聽深覺有理,扈伊便道:“那好,我們就先拿下御萊再作計議。”
  最高位的扈伊如此一說,虛當然無意見,葦諾更不用說,只是葦諾一直很奇怪,為何生平沒怕過任何人的自己,竟一直有種不想和亞芠見面的感覺。
  卻不知,再剛剛,他早已被亞芠在他心中無意識的用精神異力埋下一顆恐懼的種子,這使的他在數年后再見到亞芠時,竟發生一件極不可思議的事。
  且說當葦諾等三人再陣外討論時,一言一語都被陣中的御萊聽個正著,令御萊心中大亂,深怕他們真的追去,后來雖決定解決他才去追擊,令御萊心中暫時松了一口氣,但這段時間也在御萊身上又留下數道傷口,所幸他現在是燃燒生命力來作為攻擊的力量,因此身上的傷口都是以百倍的速度在復原,對他并無大礙。
  可是如果在受傷下去,原本就已將枯竭的生命力將消逝的更快,所以他心中已有所決定。
  御萊突發出一道數倍強的氣勁,硬生生將身邊圍攻他的黑衛隊及暗魔逼退五步,爭取到喘一口氣的時間,身體一前傾,手中力霸之槍泛出黃光,突動作一頓,竟然棄槍,雙手合什,口中吐出一句奇怪的話:“颯嘶崠。”
  身上立即并出一團光亮無比的黃光,隨著御萊雙手一張,黃光一爆,卷起地塵土,混在黃光中往四面八方散去。
  那小小的塵埃及黃光竟隱藏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將所有的黑衛隊及暗魔打的東倒西歪,更在他們身上留下無數數不清的小傷口,使的每個人都成了一個個血人。
  而扈伊在御萊念出那一句奇怪的話時,即臉色大變,驚叫聲:“不好!”
  隨即伸手蹲下,手握拳往地下一擊,口中也念出一句同樣奇怪的語句:“埃凘溘。”
  拳頭擊中的部分立即由土中竄出五根,足有三人高,兩人寬,冒著寒氣的透明冰柱,正好擋住御萊發出的黃光。
  黃光消失,冰柱也跟著縮回到地下,好似一切變故皆未發生,只留下地上五個洞及血流全身的黑衛隊及暗魔,還有七具被御萊趁機殺死的尸體。
  饒是奸詐如葦諾,冷酷如虛,也不由被眼前這一瞬間變故弄得張大嘴而不自知。
  扈伊壓根不看葦諾及虛一眼,只是神色古怪,震驚中帶有奇怪,不信中帶著疑問,混雜著各種奇怪的情緒,問道:“我是用太古魔導法中的冰系-冰柱.埃凘溘,你呢?”
  御萊喘氣道:“太古魔導法地系-塵爆.颯嘶崠。”
  扈伊突然發瘋似的猛搖頭道:“不可能!不可能!你只是一個會練氣的武術家,怎么可能會跨躍魔武極壁?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絕對是不可能發生的!”
  扈伊連續說出了數個不可能,顯示出他無法置信的驚駭,更好像藉此說服自己一樣。
  一邊的葦諾及虛更是驚駭無比,即使是在面對生死大仇的敵人翰羅時,扈伊仍能冷靜自制的對翰羅談笑風生,絲毫不漏一絲殺機,顯見他的修養已爐火純青,但現在只為了御萊說出的一句莫名的怪話及一招奇怪的招式,他就失態到這樣子,令兩人大吃一驚,難道他們剛才問答中的什么太古魔導法隱藏有什么秘密?
  兩人不加思索,異口同聲喊道:“右相!”
  扈伊聽到葦諾及虛的呼喊,豁然一驚,半響,他才恢復常態,但仍緊緊的以一種驚駭(?)的眼光看著御萊。
  口中似是自問自答道:“自遠古諸神時代,諸神有一種神圣法力,這是一種能在瞬間發揮出現今魔法數十倍甚至數百倍威力的奇妙魔法,藉由當時的神器,諸神只須念出關鍵的魔導關鍵文字,就能在瞬間施出強大的力量,據說甚至有毀滅天地之能,但經過諸神之戰,當時眾神之首引發最后也是最終最強的神圣法力-破滅之力,雖結束了諸神之戰,但也造成了所謂的大破滅時代。”
  “從此以后,眾多的大小神器皆失去了它們所擁有的力量,不管諸神再怎么引動神圣之力,神器依舊沒有任何反應,到最后諸神失望了,失去力量的諸神再也不能稱之為神,他們就成了我們人類的祖先,或者可以說,我們全人類都是失去神力的神之后代。”
  “后來幻獸出現,人類開始使用幻獸,而據說幻獸是當時惟一具有力量的神器的化身,只是沒有人能證明。”
  “在不知多少年代以前,一次偶然的機會中,有一個人發現幻獸能保有諸神時代神器的神圣法力的力量,雖比之諸神時代傳說的破滅之力,薄弱的不成比例,但畢竟是神圣法力,其威力也是不容小覷。”
  “后來,有人針對這神圣法力加以研究,發現這力量出現的機率太小了,小到幾乎不可能,而如何引動也是一個謎,就連我……也是在一次奇怪的經歷中發現我擁有這力量,到現在我仍百思不解,但即使如此,仍有人研究出一個規律,也是唯一不變的鐵則,那就是能施展出神圣法力的一定是魔導裝甲的魔幻鎧,沒有任何例外。”
  “后來知道這種力量存在的人們將神圣法力稱為-太古之圣力,或稱為太古魔導法,以上這些是我的老師-水圣王告訴我的。”
  水圣王,就是十大高手中的水妖王,但因他嫌這妖字不好聽,所以自稱水圣王,當然身為他門下弟子的扈伊也是稱他為水圣王。
  既是水妖王所說的,當然沒有九成至少也有八成真,但葦諾仍忍不住問道:“那為什么御萊會施展太古魔導法,他不是使用獸幻鎧嗎?魔武極壁又是什么?”
  扈伊解釋道:“這也是我不能接受的地方,所謂的魔武極壁就是說,當一個人將目標注重在練氣或魔力時,他雖有可能魔武雙修,但永遠也無法達至其中一項的最頂端,這種現象在太古魔導前更是永恒不變的鐵律,自太古魔導出現后,任何一個擁有太古魔導法的人全都是專修魔法的,只要有練過武術的氣的人,哪怕是只練過一天都不可能學會太古魔導法,這種現象便被稱為“魔武極壁”,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我師水圣王,我師魔武雙修,但終其一生至此,他只是隨著修行日久,修為益深外,他卻一直無法練成太古魔導法,反而是我們這些在他門下專修魔法的弟子,除少數入門年淺,魔法修為不足者外,十個中倒有七八個,都莫名其妙的練成太古魔導法。”
  “至于他為什么能又修武術,又會太古魔導法,只能問他了,恐怕他是數千年來第一人吧!”
  御萊聽到扈伊如此說,臉上雖表情不變,但心中卻是暗暗苦笑,他哪是真的會什么太古魔導法,雖說他也知太古魔導法之名,但他可是從來不會這玩意兒,只是他曾在家族史中獲知,祖先中有某一代曾出現一個會太古魔導法的祖先,他把他太古魔導法使用辦法流傳下來,后來他則是有一次在記載上看到一則有關塵爆的技法,因為他本身屬地屬性,因為覺得很像有幫助,所以背了下來,數十年來一直沒什么幫助,但剛才,他激發全身生命力,囤積這股生命力所化成的力量,本想將之以絕招發出,造成敵人重創,可是不知怎么的,腦中突浮現這一他早已遺忘的太古魔導法的塵爆,使的他的絕招一滯,施展不順,但箭已上弦,渾身之氣不得不發,不得已,便依塵爆之太古魔導法施出,沒想到頭一次出手就如此的順利而且效果及威力出意料的好,不過當然他可不會將這些告訴扈伊他們的。
  當扈伊藉這講述這些關于太古魔導法的密聞,爭取時間,一方面整理自己的心情恢復正常,一方面讓受創的黑衛隊及暗魔恢復行動力,御萊不是不知道,但他本來就是要拖住他們,爭取時間讓父親及兒子們能逃亡,因此他樂得當成不知道,一面聽聽密聞,一面回氣,及檢視自己。
  聽完后,御萊才知自己有多幸運,能施出這一招,而他經過檢視后,全身大大小小共有四十多道傷口,令他懷疑自己竟還活著,但這還不是最嚴重的,剛剛施出那一幾超越能力極限的塵爆,全身獸幻鎧組織壞死兩成以上,開始覺得頭昏目眩,站著似乎已有點困難了。
  大限似乎已到!苦笑一聲,按照身體的狀況,他似乎還能用上四記塵爆,足以將眼前這些人重創八成以上,足已阻止他們在明天之前追上父親,如果他還能使用塵爆的話!
  幾乎是同時,御萊和葦諾及虛同時一動。
  葦諾大喝一聲:“十絕絕命。”
  以他為首,黑衛隊全跟在他身后,十二個黑衛隊同時將手中的武器高舉,發出無盡的能量集結成一顆巨大的能量球,葦諾從雙手手腕上再度伸出十多根血紅觸須,編成一個網狀,包住那十二人集結成的能量球,半秒內,觸須化成一根長足七八公尺的異形血紅長槍,長槍中隱隱透出強烈的血光,一看就之是將十二個人的能量強行壓縮在其中,其威力不言而知。
  而發出全部能量后,十二個黑衛隊全昏死在地。
  虛則是更詭異,只見他人未動,卻隨手抓來一個暗魔,吼道:“黑暗魔劍。”
  霎時,以虛手中那人為基點,那一個暗魔又抓來另一個暗魔,一個接一個,直到九個暗魔全串成一串,虛大喝一聲,全身發出濃黑霧,直到將連他在內十個人全包圍在內,黑霧中,九個暗魔全發出凄厲的叫聲,越是末端越凄厲,好似正在承受不可想像的痛苦。
  黑霧微散,可以看出九個暗魔竟全身嚴重扭曲,結成一把大的異常,大的無比恐怖,一把握在虛的手中,由九個活生生的人所組成的巨大惡魔長劍。
  一樣是集合眾人全部的力量,但虛的方法比葦諾的力量大的多,確實而完全,也殘酷的多。
  御萊無暇為這二十一個黑衛隊及暗魔哀悼,因為葦諾的絕命血槍,虛的黑暗魔劍,已不分先后封死他的前后左右上下,往他斬來。
  看來葦諾及虛是打定主意,要一即將他斃殺在此,畢竟他們誰也不知他只有一招塵爆,天知道他還會有什么異招?
  眼看槍劍同時來襲,可是他又不能退,因為退的后果只有被隨后而來的攻勢擊斃為止將無任何反擊機會。
  既然不能退,那就硬拼吧!
  深吸一口氣,御萊再度將拿在手上的力霸之槍棄于地上,回想塵爆的施展感覺,身上再度發出比剛才更強烈一倍有余的強光,雙手一合什,再一展,原本該是往四面八方散出的能量竟被御萊硬生生硬扭聚在雙手,對葦諾的槍,虛的劍,各自發出一道恍如實質,黃玉般的臂粗光柱。
  槍、劍與光柱一觸,爆發出一陣震天悍雷般的聲響,御萊、葦諾、虛手上的光柱、血槍、魔劍,有如灰塵般,一瞬間化成塵埃消失無蹤,而撞擊的余波更將四周方圓一千公尺夷為平地。
  三人各自吐了不下一升的血,往三方被反作用力擊飛。
  一旁蓄勢待發的扈伊立即往御萊飛退的方向追去,霎那間,來到御萊身前,在御萊還沒站穩之前一掌印在他胸口上,立即一道冰寒至極的白光穿過御萊胸前,瞬時,御萊的心臟停止跳動,被扈伊的力量攪個粉碎,但,就在那一瞬間,塵爆再度展出,心里還來不及發出得逞的笑意,扈伊馬上生受下這一記塵爆,慘叫一聲,和葦諾及虛一樣,身受重傷的倒飛回去。
  這時葦諾及虛才剛倒飛落地。
  奇跡發生,心臟粉碎,生機已絕,早該是個死人的御萊不但沒倒下,反而隨著扈伊的后邊,追了上去。
  看見御萊飛奔而來,身上再度發出那道,令他們幾乎為之喪膽的黃光,塵爆那無可披敵的威力再現眼前,扈伊三人心中絕望,死亡的陰影攏罩心頭。
  來到三人身前,御萊突立定下來,仰天大吼:“父親、孩子們,我先走一步,咱們來世再見。”
  低下頭,露出一個不算笑的笑容:“接我御萊.斯達克在這世上最后一記塵爆吧!”
  扈伊三人雖想逃開,但身上的重傷,令他們動彈不得,各自暗道:“我命休矣!”
  黃光泛出,遠遠比前幾次還要強烈上千百倍。
  一夜之間,原曙城傳出“黑夜烈日”傳說。
  良久,光芒由盛而衰,再度展開雙眼的扈伊三人,驚奇的發現他們竟未死?
  御萊呢?
  一看,御萊竟維持原狀站在他們面前,夜風撫來,一絲絲金黃色細沙般的東西由御萊身上飄出,由晚風輕輕送往遠處,直到整個人隨夜風消逝。
  這段時間過了多久,扈伊三人不知道,他們只是呆呆的看著御萊隨夜風而逝,等他們回過神來時,四周已是天大亮。
  德野王率著千人的黑衛隊及暗魔還有無數的民眾及貴族已不知何時站在他們身邊四周。
  三人不知是誰最先的,回神后第一件事竟不是向德野王覆命。
  而是在千人眾目睽睽下,向那一個名叫御萊.斯達克的人逝世最后的地點及飛逝的方向行起最高的三跪九叩之禮。
  那是只有在祭祀最高神時才行的禮。
  每一下都在地上留下一個血印,其虔誠之意連在祭祀最高神-創世神日光主神.頡凡諦-之時都無如此。
  盡管德野王心中無比氣憤,盡管他心中無比怨恨,無數的疑問,但三人不約而同的將昨夜之事永埋心中,因為,御萊.斯達克臨終之景只有他的家人才夠資格知道,才夠資格找他們復仇,德野王并沒有那資格詢問他們。
  所有的怨仇都已不算什么了。
  因為他們永遠也忘不了那名為御萊.斯達克之人隨風而逝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