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69 親友夜談

今夜,是一個無月的夜晚,在經歷的前幾天的動亂之後,很顯然的在瑪茵之盾里的人民暫時的失去了在夜晚外出尋歡的念頭,早早的就回家休息了,連荒區那一向繁華的大街上也都沒有幾個行人在行走,許多夜晚才有營業的店家甚至乾脆關起門來,過個難得的寧靜夜晚。
  就在寂靜無人聲的荒區上空,有一個像只大蝙蝠般的漆黑身影,靜悄悄的滑過了無月的星空,往荒區的某個地方飛翔著。
  漆黑的身影背後的那束隨風飛舞的雪白長發,似乎取代了消失的月亮,散發著淡淡的銀色光輝,但是若非是由比這個身影高的地方往下看的話,那是誰也看不到空中的這抹猶如來自九幽的漆黑身影的,正如某個街角的醉漢根本就沒有察覺到他的頭上五十公尺處正有人以難得一見的飛行方式通過。
  遙望著腳下飛逝的街景,感受著迎面而來的涼勁夜風,剛剛從泰龍帝國的王宮出來的亞芠相當的享受這樣的感受。
  也不知道是這幾天為了追殺那些四處逃竄的魔而飛來飛去,還是因為這瑪茵之盾實在是太大了的緣故,亞芠來到瑪茵之盾以後,在天上飛的時間遠比用雙腳在地上走的時間要來的多。
  也因此他這才發現到,為什麼水妖王從初見面時起,總是喜歡在他的面前飛來飛去的原因了。
  以往,他總是認為,當一個人修為到達可以不借外力純粹用肉身飛翔時,以其實力來說,其實在地上移動的速度已經不比在天上飛要慢多少了,而且在天上的飛翔容易成為敵人的標靶遠不如在地上用雙腳移動來的省力而且安全。
  因此,盡管以他的實力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達到可以隨意飛翔的地步,但是除非是必要,否則亞芠寧愿在地上用自己的雙腳跑。
  可是,這幾天連續在瑪茵之盾的高空飛行的經驗,卻是叫他體會到另外一種的體驗,無關功力的消耗也與安全與否沒有關系,更與快速與否沒有牽連,在高空中飛翔的亞芠意外的體會到了那種涼風吹過,眼前一片海闊天空,令人心曠神怡的美麗感受,使的亞芠不自覺的喜歡上了這種移動的方式。
  事實上,以亞芠現在的能力來說,他根本無須擔心飛行時所需要耗損的能量,憑他現在的能量來論,夠他環繞世界好幾圈了。
  飛著飛著,要不是因為現在是深夜,要不是怕會嚇到人,亞芠還真的想要仰天長嘯,將心中的喜悅給叫出來。
  一方面是因為夜空的飛行讓他愉快,另一方面,則是自己的目標終於又往前跨出一大步了。
  回想起剛剛與葛沃比及葛瑞斯的私下會面,令亞芠自己也覺得順利的叫他有點不敢相信。
  在那場秘密會面當中,亞芠毫不隱瞞的將自己的目標,包括了沙杷星人企圖滅亡人類的陰謀全都告訴了葛沃比及葛瑞斯,他希望葛沃比可以暫停與其他國家的征戰,全力的準備應付不知道多久以後外星同盟的全力進攻。
  或許是假扮瑪榭郡主的1043的緣故,也許是見識過魔的可怕力量的原因,或者是自己這幾日所表現出來的高強實力,又或者是那個北斗紫星的葛瑞斯暗地里出了不少力,或許全都有吧!
  總之,亞芠本來以為自己在沒有任何的證據之下,要費很多口舌才能夠讓這第一強國的皇帝相信他的話,卻在他說完時,這個皇帝陛下馬上就表現出了相信他的樣子。
  他不知道這個皇帝到底心里有相信他幾分,但是,對亞芠而言,起碼這位皇帝對於他所提議的暫時停止人類之間的爭斗,聯合甚至是泰龍敵對國家的斯達帝國都說他愿意考慮,而不是一口回絕,這對亞芠就夠了,他相信以這位皇帝的聰明才智會判斷不出到底該怎樣做才對?
  現在,兩大帝國當中的斯達帝國的嵐大帝在基於他對他的救命之恩,以及他相當的賞識他的緣故之下,現在已經按照他的提議來為將來的人類存亡大戰開始準備了,而泰龍帝國相信達到目標也是指日可待。
  接下來,那就剩下其他的兩國了。
  新商盟不說,他相信以冰雪樓及鐵血的實力再加上凱特他們的協助還有妃雅的智慧,歐,忘了還有十大高手之一的大力神王洪伯的鼎力相助,收復是早晚的事情,而另外一國的話!
  哼哼!
  心中泛起了一陣的冷笑,有那樣的皇帝,又早已被沙杷星人控制的國家,實在是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華納邦公國,你滅亡的日子不遠了。
  心中轉著令人發寒但是卻沒人敢懷疑他有沒有這個能力做到的滅國念頭,亞芠認定了荒區的某個角落,緩緩的減慢了自己的飛行速度,準備找個沒人的地方降落。
  剛剛通過荒區里鼎鼎有名的大酒店雅客的上空,亞芠還來不及找地方降落,忽然就看到了在某個陰暗的角落里忽然的飛出了一紅一銀的身影。
  看到了這兩個身影,亞芠冷肅的臉上也不由的漾出了笑容,打招呼道:「朱雀、小星,你們怎麼出來了?」
  兩個身影,一身赤紅的朱雀還有身泛銀光被生雙翼的貪狼星高興的在亞芠的身邊飛繞起來。
  亞芠乾脆停下來,讓朱雀停在他的右肩上,貪狼星則是撒嬌的用它的大毛頭在亞芠身上磨磨蹭蹭的。
  亞芠輕輕一笑,拍拍貪狼星的毛頭,微笑道:「怎麼了?這麼撒嬌?我才出去一天而已!」
  同一瞬間,亞芠同時的接收到了來自朱雀嘰嘰喳喳的聲音以及來自貪狼星的心靈通訊,讓他在一瞬間就了解到雅客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帶著奇異的眼神,亞芠低頭俯瞰著底下一片幽靜的雅客大酒店喃喃道:「外公他們來了嗎?」
  對現在的亞芠而言,應付自己的親人要遠比應付葛沃比來的棘手多了,不光是因為都是自己的親人的緣故,而是亞芠知道這些親人都是真正的關心自己。
  就因為這一點的緣故,所以亞芠格外的難以使用非常手段讓他們了解自己的用意,這也讓亞芠他感到棘手的原因,他總不能一照面對露出銀月惡魔的面目來面對自己的家人吧!
  想了想,亞芠拍拍貪狼星的頭,帶著貪狼星與朱雀,也不找什麼無人的角落了,直直的往地面落下,降到雅客的後院里。
  還沒降到後院里,亞芠就看到一抹清麗的白色儷影已經在後院里等著他了。
  雙腳踏地,白色的儷影走過來,輕聲道:「大哥,你回來啦!」
  亞芠點點頭,看了白色的儷影夜月一眼,夜月欲言又止,亞芠一伸手道:「不用說了,我都知道,爺爺跟外公他們是不是都在等我?」
  夜月點點頭,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力奧跟其他人也跟著被亞芠落下的衣服飄動聲給引來,看到了是亞芠,急忙的點頭問好:「頭兒。」
  亞芠點點頭道:「你們辛苦了,先去休息吧!」
  力奧點點頭,朝其他人擺擺手,所有人又如潮水般的退下了。
  亞芠又微笑道:「夜月,我們走吧!」
  說完,領著夜月還有貪狼星及朱雀,亞芠朝他們所包下的獨院小客廳走了過去。
  來到裝飾擺設相當的高雅大方的小客廳前,輕吸了一口氣,散去了一身冰冷的寒氣,銀眸也恢復正常,亞芠推開小客廳的大門,放眼一看,小客廳里,他的爺爺、外公、二叔公、小舅四個人正坐在客廳里。
  看到亞芠及夜月走進來,眾人臉上焦急的神色終於一緩,但是隨即臉上又浮現出了一股責怪的神色,翰羅擺擺手,示意亞芠先坐下。
  而看到這群長輩在座,夜月不由替亞芠擔起心來,今天下午,這些長輩們一來,臉色就相當的難看,又找不到亞芠之下,讓他們枯等了這麼久,想必他們現在的心情一定更糟了,偏偏她又不能跟他們說亞芠到底是去哪了,現在可真的叫夜月擔心。
  亞芠坐下以後,翰羅已經迫不及待的發問道:「亞芠,你在搞什麼?怎麼我才去你大哥他們那里住兩天,一回來就聽到你把你外婆給氣昏了?還帶著人自己跑出來?」
  亞芠嘴一張,正想解釋,一旁的威靈已經搶著替亞芠緩頰道:「親家,先別急,孩子有孩子的想法,我想亞芠并不是那種會意氣用事的人,你先別急,聽聽這孩子怎麼說!」
  亞芠感激的望了自己的外公一眼,一旁的翰羅則是暗笑在心,自己的孫子是怎麼樣的人他還會不了解嗎?說亞芠把自己的外婆給氣昏了,然後自己又再一氣之下離開隆府,如果亞芠真的是那種會意氣用事的孩子,他頭第一個就不相信。
  這離開隆府翰羅他是知道的,亞芠本來就有想要跟隆府劃清界限的意思,所以恐怕這次是剛好趁機利用這個機會而已,至於說亞芠氣昏他外婆這件事情,翰羅頭一個就不相信,比誰都重視家人的亞芠會去忤逆自己的尊長,那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當中一定有什麼隱情的。
  只是,弄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來,他不罵一罵亞芠的話,又怎麼對的起自己的親家呢?所以翰羅才搶先一步的發難。
  只是他沒想到威靈對亞芠的信任也不比他差,他自己都還沒開口替亞芠講情,威靈就先替亞芠說話了,不由令他暗笑在心。
  一旁的里昂也道:「亞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天我們都不在,你跟你外婆之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說出來讓我們聽聽,說不定是什麼誤會,也許小舅可以幫你。」
  「是呀!乖乖侄孫,有什麼委屈就說出來,二叔公替你作主,那天的事情我也是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是克瑞那畜生的不對,二叔公已經替你教訓他一頓了,你別在意呀!你這麼一走,昨天你外婆醒來可是哭的淅哩嘩啦的,弄得你外公可難過極了,你有什麼不滿的你盡管說出來,二叔公我一定替你作主!」
  一旁的威颯也忍不住的開了口,他實在是相當的喜歡亞芠這個外侄孫,那天,他只來得及看到自己嫂子一聽到亞芠的名字就昏倒,而亞芠又轉頭就走,弄得他莫名其妙的,偏偏克瑞這畜生無論他們怎麼問死也不開口,還真叫威颯難辦的很。
  而站在亞芠身邊的夜月則是一臉不可思議,下午找到這里來的這四個長輩,分明的擺出他們就是要來找自己大哥興師問罪的,怎麼現在大哥連一句話都還沒有說,他們竟然一個個又替大哥找起理由開脫起來,甚至連翰羅爺爺也是一臉微笑的樣子,無論她怎麼看,可一點都沒有什麼興師問罪的樣子在呀?
  亞芠感激的望著眼前的四個長輩,他們的用心他全看在眼里,到現在,他也不忍心再讓四位長輩為了他的事情再這麼擔心了,沈思了一會,亞芠終於緩緩的將當初的事情,包括他跟克瑞之間的沖突始末一一的說了出來。
  四個老大人聽完了亞芠的話之後,翰羅跟威靈還來不及表示意見,威颯已經忍不住的拍桌子吹胡子瞪眼睛的罵道:「克瑞這小畜生,難怪我怎麼問他都不說,原來一切都是他惹出來的禍,早知道他不學好,沒想到這麼嚴重,竟然仗著自己的身家在外為非作歹,不行,我要回去再好好的教訓他一頓。」
  越罵越氣,威颯一個起身,就想要趕回去教訓克瑞。
  一旁的里昂見狀,急忙的拉住了威颯,說道:「叔叔,您先別急,要教訓克瑞有的是時間,我們還是先將亞芠帶回去好了,不然娘又要在您耳邊哭的您心煩。
  說來好玩,這威颯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怕女人的眼淚,偏偏當初他取的老婆又是一個淚潭子,每每威颯有什麼事情跟自己的老婆意見不同,只要他老婆眼眶一紅,威颯就什麼男人的自尊全拋在一旁,非得弄到自己的老婆滿意的收起了淚水他才松一口氣,當時這件事還成為隆府里的笑談。
  如今,雖然威颯的老婆早死,但是上頭卻還有個嫂子在,這幾天,瑪蓮的淚水可是弄得威颯比威靈還要緊張,因此,一聽到里昂的話,威颯也不急著走了,又坐了下來,連聲道:「亞芠乖乖侄孫,既然錯不在你,那你就趕快跟二叔公回去向你外婆請個安,那就沒事了!」
  而一旁的威靈也總算是找到了開口的機會了,他也道:「是呀亞芠!既然這是一場誤會,那你大可不必把你外婆的氣話當真,住在這里也不方便,不如就跟外公回去吧!」
  在場的眾人里,除了早之內情的翰羅以外,其他人全都任為亞芠是在意瑪蓮的那一番氣話,所以賭氣的離開隆府,如今既然他們已經知道這是一場誤會所引起的,誤會一解開,亞芠還不是會乖乖的跟他們回去!
  只是,亞芠卻搖搖頭道:「不了外公、二叔公、小舅,我暫時不想回隆府。」
  里昂一愣:「亞芠,難道你還在意你外婆的氣話嗎?要不是我們強力阻止你外婆的話,你外婆昨天就一個人跑出來找你了,好不容易今天才知道你在這里還是你外公一直阻止,不然你外婆就跟我們一起來了,還是說你真的要你外婆親自來請你回去嗎?」
  說到這,里昂忍不住的也露出了一個不茍同的眼色來。
  看到里昂誤會他的意思,亞芠連忙搖頭,到這里,他也不能在隱瞞了,於是亞芠便道:「其實,就算沒有發生這件事情,我也想要找個機會離開隆府了。」
  聽到了亞芠這麼一說,威靈、威颯還有里昂不由的臉色一變,威颯問道:「怎麼回事?亞芠你不要我們這些親人了嗎?」
  想起了當初在小酒館里看到的亞芠那種絕對冷酷無情的樣子,威颯不由暗自的心驚,一急之下,頗令亞芠困擾的稱呼也省了,急忙的追問起來,一旁的威靈及里昂也是一驚,馬上露出了注意聽的神情。
  亞芠暗道一聲遭,怎麼誤會越來越大?連忙的將自己以往的遭遇及目的,剛到隆府時就已經下定的決心,還有自己的種種考量,這兩三天在瑪茵之盾里的經過,不敢隱瞞的一一說個清楚。
  好不容易花費了大量的時間,終於將前因後果給交代清楚以後,亞芠有點口乾舌燥的拿起了桌上的清水喝了幾口,同時一邊欣賞的幾位老大人臉上的吃驚呆愕表情。
  這一次,亞芠可真的是半點都沒有隱瞞的將所有的事情全都說出來,因此,連即使已經聽過了其中大半部分的翰羅也不由的傻了眼,眾人彷佛是在瞧一個怪物般的看著亞芠,心里實在有點難以接受那些超乎他們想像力的詭異情事,連夜月也不例外。
  過了好半晌,眾人這才終於的回過神來,手指著亞芠右肩上的朱雀,威颯有點結巴道:「乖乖亞芠,你說,現在你肩膀上的這只怪鳥就是四…四方守護圣獸的南方朱雀?」
  忽然一個揮動翅膀,朱雀由亞芠的肩上起飛,羽冠尾翎全都伸出來,飛到威颯的頭上,狠狠的啄了一下,同時,一個銀鈴般的聲音傳進了所有人的腦海中:「討厭,人家才不是什麼怪鳥呢!人家可是最漂亮最玲瓏纖細的南靈朱雀。」
  威颯摸摸被朱雀啄到的地方,絲毫不管頭上隱隱做疼,望著朱雀呵呵呵呵的傻笑著。
  朱雀耶!傳頌了數千年的四方守護圣獸當中的南方圣獸朱雀現在就在他的面前,多不可思議呀!
  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威颯嚇了一跳叫道:「你…你會說話?」
  在廳內空中盤旋的朱雀不屑的瞧了威颯一眼,聲音再度的傳進了眾人的腦海當中:「別在那少見多怪了,會說話又有什麼了不起的?人家早在八千年前就會說話了,還等你現在才發現?」
  被朱雀這麼一罵,威颯也只能嘿嘿嘿的不停傻笑了。
  而里昂則又是另一個樣子,指著貪狼星,里昂無法置信的問亞芠道:「小星…小星是獸王?地位還在四圣獸之上,是所有的幻獸之王的獸王?」
  亞芠含笑點點頭,這下換成里昂傻笑了,他再怎麼也沒想到,當年隨隨便便一時性起買來送亞芠的卵竟然會孵出了這麼一只了不起的幻獸,幻獸之王呢!
  而貪狼星則是隨著亞芠的回答用鼻子朝里昂輕哼了一聲,眼神明顯的表示出:知道吧,以後放尊重點!
  看到了里昂的傻鳥樣以及貪狼星的傲樣,亞芠忍不住一笑,解釋道:「根據另一個獸王半身的太始對我的解釋,小星本身由於在八千年前來不及完成,沒有獨立精神的它并不算是一個完整的半身,必須是要我跟小星合體,我們兩個加起來,才能夠算的上是完整的獸王半身的太初。」
  什麼半身完整不完整的,里昂有點搞不太清楚,反正總而言之,小星說是獸王半身的太初其實又不能算是真正的太初,一定要加上亞芠的精神才算是真正的獸王半身的太初就是了。
  腦海中這麼想,忽然一個聲音嚇了里昂一跳:「算你聰明,簡單來講就是這個意思沒錯!」
  轉頭一看,不知何時,朱雀已經落回亞芠的右肩上,正看著他,隱隱間,里昂似乎在朱雀的眼中瞧見的贊賞的眼光,又嚇了里昂一大跳,這才想起眼前的可是傳說中的西方守護圣獸朱雀。
  而無暇去訝異眼前的朱雀及貪狼星的真正身份,翰羅及威靈更在意的是亞芠所說的一切事情。
  花了好一段時間終於將剛剛亞芠所說的完全消化完,威靈這才斟酌的用字,小心翼翼的確認道:「亞芠,也就是說,現在你來泰龍的目的,便是想要泰龍暫時放下對於其他國家的仇恨,更希望所有人一起聯手去準備對抗天外來襲的怪物?」
  亞芠點點頭,補充道:「太始曾經對我說過,由於近年來外星怪物動作相當的異常,再加上太始截取它們的通訊內容,終於確認在不久之後,外星怪物的援軍即將到達,到那時,恐怕就是外星怪物對我們人類發動總攻擊,想要一舉將我們人類給殲滅的時候,而太始并沒有把握光*四圣獸的力量就可以守護我們人類。」
  「而且,在這漫長的八千多年守護歲月當中,因為人類的不自愛,不斷的發生征戰,所以太始逐漸的失去了對我們人類愛護心,連帶著也讓太始開始質疑它這樣守護人類到底值不值得。」
  「尤其是最近,適逢得知外星怪物即將全力來襲,太始如果要像以前那樣繼續的守護人類的話,勢必要付出極大的代價,這樣的認知讓太始長年來的疑問升到最高點,令它拿不定主意!」
  翰羅接著亞芠的話,說出他的推論道:「於是,這時候正好你出現了,決定不再繼續這樣沈默守護人類的太始便開出了條件,它希望人類可以為自己的存亡盡一分力,所以它便要求你要結合全人類的力量,一起去抵抗外星怪物的來襲?」
  亞芠凝重的點點頭:「爺爺說的沒錯,由於我同時的具有著人類以及獸王半身太初一半的雙重身份,所以,太始便要求我以獸王的身份決定人類是否有必要繼續的生存下去,若是我覺得人類有活下去的必要,那就要我以人類的身份去集結所有的力量一同對抗外星怪物,在太始的心目中,也唯有我才有那個資格來決定一切。」
  「可笑的是,那個時候正是我最迷惘最不信任自己同類的時候呀!」
  聽到亞芠自嘲的話,雖然明知道亞芠會在這里就一定是他決定人類還有繼續生存下去的必要,但是,現場又有誰會不知道亞芠所說的最迷惘,最不信任自己同類的那段遭遇呢?
  只要一想到當時的亞芠如果一個想不開的話,那現在人類恐怕就失去了最後的生存希望了,甚至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這就讓所有人不寒而栗!
  乾咳一聲,威靈說道:「所以你現在來到泰龍就是為了太始的要求?」
  亞芠點點頭:「不光是泰龍,現在斯達帝國的嵐大帝也已經知道了這些事情,而且也已經相當有誠意的派出了使節團來希望可以跟泰龍聯手,而我今天晚上也已經跟陛下密談過,陛下雖然沒有給我正面的答覆,但是我相信依陛下的聰明才智,他會做出最恰當的選擇的。」
  「等到陛下給我明確的答覆之後,接下來,我就要到商聯去,會合妃雅她們,將激烈給推翻以後,那這樣整個大陸大約就有四分之三的人可以團結起來了。」
  聽到這,翰羅若有所思的說道:「亞芠,那華那邦公國你將如何處置?」
  一直未聽到亞芠提及與他們一家有著深仇大恨的華那邦公國,翰羅忍不住詢問。
  亞芠冷冷一笑:「爺爺,您以為有德野王及黎安王那樣的皇帝,整個國政又已經被潛伏的外星怪物海格所把持,這樣的國家有可能會為了全人類的未來而誠心合作嗎?」
  聽出了亞芠的言下之意,所有人不由的打了個寒顫,雖然亞芠沒有說出口,但是眾人也都能夠了解到,亞芠已經下定決心,華那邦公國將在無存在的必要了。
  當然了,除了這些原因以外,眾人也都知道這還牽扯到關系著斯達克家的深仇大恨,已經注定了華那邦的下場了。
  只是,除此外,眾人卻又不由的為亞芠冷酷的言語所鎮攝,沒有人敢懷疑亞芠做不到,只是如此輕易的說出了滅人國家的言語,也讓眾人了解到,亞芠在某些方面是如何的冷酷,不愧是銀月惡魔。
  一時之間,因為亞芠冷厲的言語,竟然使的整個客廳里陷入了凝重的沈默氣氛里。
  「算了,不要談這麼嚴肅的題目了,亞芠,你說了這麼一大堆,你還沒有說出為什麼不跟我們回去的原因呢!」
  半晌,忍受不了這種沉悶的氣氛的威颯沒話找話,他忽然將整個談話內容又遷回了亞芠為什麼不跟他們回去的問題上?
  聽到了威颯的問題,眾人不由的全都皺起了眉頭,亞芠還沒說話,威靈已經先道:「二弟,你到現在還不了解亞芠的用意嗎?」
  威颯一愣,看到眾人的模樣,難不成現場就只有他不知道?可是看到眾人眼中那種讓他覺得自己好像問了個很白癡的問題,威颯不由的一陣怪怪的。
  看到了威颯是真的不知道,嘆了一口氣,威靈解釋道:「剛剛,亞芠就已經說過了,他此行的目的是想要各國放下彼此的仇恨,共同攜手合作,好應付即將來到的外星怪物的來襲不是嗎?」
  威颯點點頭,又聽到威靈續道:「好那我問你,今天如果忽然有一個人跑過來跟你說,請你不要跟你的敵人打架了,跟你的敵人聯手一起聯手去打擊另外一個你們共同的敵人,但是你又發現到這個人是某個第三方的人,那你第一個反應會是什麼?」
  威颯脫口而出道:「開玩笑,我哪里會知道是真是假?他憑什麼要我放手?」
  威靈點點頭:「那就對了,亞芠現在正是處於那個喊停的第三人的角色,你該不會忘記我們的家族是什麼了吧?」
  威颯有點搞不懂的說道:「我們是泰龍帝國的第一世家呀!那又跟亞芠不跟我們回去有什麼關系?」
  威靈嘆了一口氣,再道:「你也知道我們是泰龍的第一世家呀?那你說,如果讓人加知道亞芠跟我們之間的關系的話,斯達帝國會怎麼想?」
  威颯理所當然的道:「當然是以為亞芠是不是泰龍所派出的間諜了,企圖用一個藉口讓他們失去戒心好使泰龍可以從中圖利呀!啊……」
  威靈微笑道:「現在你懂了吧!,想要所有人都放下彼此的仇恨而合作,亞芠這個發起人就必須要站在一個超然的地位上,不能讓人以為亞芠有任何偏袒某一方甚至是為自己圖利的意圖,這樣才可以讓所有人都信任亞芠的話,而這正是我們必須要配合亞芠的地方。」
  威颯有點不好意思的搔搔頭,隨即,又忽然想到什麼似的大叫道:「不對呀!剛剛咱們乖乖侄孫不是說過了嗎?監察使那小子已經在陛下的會議當中把他的老底給掀開了,那樣豈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早晚其他人也都會知道的,那麼現在掩飾不也沒有什麼作用了,這樣亞芠回不回隆府根本就沒有差別嘛!」
  「對不對!亞芠那你現在可以跟我們回……」
  興奮的轉過頭來,威颯卻撞見了一雙毫無人類感情存在其中的銀色瞳眸,那種冰冷無情的氣息頓時較威颯興奮的話語嘎然而斷,再也說不下去了。
  似笑非笑的,威靈徐徐道:「如何,你認為有這樣一雙無情眼神的亞芠,會讓人認為他會隸屬於某一個勢力嗎?會因為自己的親友而受到影響嗎?」
  忍不住的又看了一下現在面無表情的亞芠的銀眸,開什麼玩笑,在這樣銀眸狀況的亞芠別說受到人的影響了,威颯甚至不懷疑,如果殺了他有利的話,亞芠真的會毫不猶豫的拔刀宰了他這個二叔公,哪有可能會受到親人的影響?
  同時,耳邊更傳來了里昂的補充道:「就算是所有人都知道了亞芠跟我們隆家的關系又怎樣?二叔你不會以為這樣的亞芠會受到自己的親人所左右吧?更何況,亞芠還是被自己的親外婆給趕出隆家的,還有什麼比這個還要更好的證明呢?」
  這一瞬間,威颯終於了解到,自己還真的是個白癡,問出了這個白癡的問題來。
  但是,新的問題來了,威颯苦著臉道:「那該怎麼辦?亞芠不回去的話,那嫂子不是要哭死了,我還跟她打包票說我會把亞芠給帶回去的呢!」
  「二叔公您別擔心,又不是說我就不能回去了,只要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跟你們太過親近的話,自然就沒有什麼問題了,不過最好是以後二叔公提到我的名字時,多罵幾句,那就更好了。」
  不知道何時已經恢復正常的亞芠笑了笑得安慰威颯。
  回過頭來看了一下亞芠,威颯滿意的點點頭:「還是這樣看起來比較順眼多了,這樣才是我的乖乖好侄孫。」
  此話一出,眾人忍不住發笑,但是就在此時,亞芠忽然臉色一變,接著,力奧已經敲門走進來道:「頭兒,凱琳小姐匆忙的跑來要找頭兒你,她說要問你到底在克瑞身上做了什麼手腳,竟然害的克瑞從傍晚開始,他就一直不斷的喊著頭痛,更被一些莫名的幻象給弄得瘋瘋癲顛的。」
  話才說完,從力奧的背後客廳的門口處,氣勢洶洶的凱琳還有拉不住凱琳的憶琳沖了進來,一見面就大聲的嚷嚷起來,說的就是剛剛力奧所說的,鬧的所有人不由的面面相覷。
  亞芠及夜月不由的互望一眼,心里同時浮現了一個名詞,但是卻又不敢置信,同時的由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樣的神情。
  不會吧?精神異力覺醒?
  克瑞那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