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68 逢魔之日

瑪茵之盾最混亂的一天。
  對於這一天,對於居住在瑪茵之盾里的人民而言,既是惡夢般的一天,又像是幻夢般的一天,使的所有人對於這一天全都是印象無比的深刻,甚至在若干年之後,這一天還被瑪茵之盾稱之為『逢魔之日』,視為年中的一項重大的節日。
  根據某些民間的傳說,這逢魔之日的開始,是在下午的時候,由一陣自半空中所傳來的警告聲音所拉開序幕的。
  被民間傳頌為警世神音的聲音在同一時間中,傳進了瑪茵之盾里的百萬民眾的耳朵當中,警世神音警告所有人要小心一種有著龜背綠膚的人形怪物,不要正面遇上它們。
  當時人民們哪里會知道有這種怪物會出現?因此也不當一回事。
  但是,隨著這股聲音過後不久,先是由王宮周圍的各個達官貴人的府邸開始,遭受到這種不知哪來的怪物入侵。
  各家各府所設置的警衛武力在這種怪物的面前根本就沒有一點作用,隨著這種怪物的出現,幾乎就在一瞬間就被這群怪物給摧毀了。
  不過慶幸的是,在與這怪物的遭遇當中,真正死亡的人數遠比估計的少,幾乎除了幾個正面挑戰它們的笨蛋以外,這群怪物并不去追殺那些沒有攻擊它們的人。
  另外一個重要的原因就在於有一群同樣不知哪里來的人及時的阻止了這群怪物的屠殺。
  對於這群人,在民間的傳說當中,有著相當詳盡的描述,雖然說型態樣貌無一相同,但是相同的是,這群人同樣的都表現出了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摧枯拉朽的將這群恐怖的怪物給解決掉,避免了更多人的傷亡。
  當中,形象最奇特的有三個人,分別是兩男一女。
  那個女的據說長的是美若天仙,出現時,渾身籠罩在一陣彩色光芒當中,像個美麗的女神一般,周圍有著六顆顏色不同的光團在懸繞著,把她的周圍營造的如夢似幻。
  同時,這個女神般的人每次一出現,在她面前的怪物不是被凍為冰屑就是被烤成了焦炭,無一幸免,而受驚的人群往往一聽到這個女神的溫言撫慰,心中的驚慌頓時全不見了,是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女神般的人物。
  而男的當中的一個,同樣的叫人印象深刻,少見的魁武身材叫人一見難忘,渾身籠罩在一團赤紅的火焰當中,乍看之下,就像是火焰魔神現身一般。
  每一次的出現就如他的身材般令人難忘,人未至聲已先到,伴隨著一聲大喝聲,見到他的人眼前就只看到一團令人溫暖的火焰降臨,然後,威脅他們生命的怪物便在這個火焰魔神般的人物手下,被打成碎片,再也無法威脅到任何人。
  但是,若要論起最叫人難忘的,恐怕首屬第三人了,而他,也是出現最頻繁的人,但是最奇怪的是竟然沒有人可以看到他的長相!
  人們對他的第一印象,往往便是他那頭無風自動的飄舞白發,漆黑的背影,籠罩在一層神秘的淡淡銀輝之下的身影,還有那幾乎快凍結人心的渾身冰冷寒氣。
  往往,這個人都是在最緊要的關頭出現在人們的面前,擋住了怪物對於人們的威脅,人們所能見到的也就只有他的背影,但是奇怪的是,這飛舞的白發,漆黑的背影、銀色的光輝、冷冷的氣息,卻叫人不由自主的感覺到一陣安全的感覺傳來,彷佛這世界上的任何威脅都會因為他的存在而消失,包括了他們面前那張牙舞爪面目猙獰的怪物也一樣。
  這個人從頭到尾都不吭聲,往往沈默的將這些怪物給殺掉以後便消失無蹤。
  但是同樣的叫人嘖嘖稱奇的是,他出現的地方,如果有人受傷的話,在他消失的地方往往都會留下了一團散發著柔和光芒的白色光團,只要你沒有死,在這團光團光芒所籠罩之下,身上的病都會再光團消失之前完全的痊愈,甚至也傳出了某些身患某些病癥的人在這光團照耀之下,同樣的將多年的痼疾給治好。
  而這還只是這個奇異的人令人稱奇的三個原因之一,另一個叫人稱奇的原因是,有好幾起的人曾看到,這個神秘的黑衣人出現時,在他的頭頂上,一只有著十八道尾翎,形象像極了傳說中的四方守護圣獸朱雀的火鳥在飛舞著,甚至還有人指證歷歷的說他們曾經聽到那火鳥還發出了最美妙的鳴聲,叫人一聽難忘。
  而除此外,這個神秘的黑衣人身邊也跟隨著一只從來沒有見過的,長著白色獨角的銀色巨狼,也有幾起的人看到這之銀色的獨角巨狼獨力的將怪物給拆成了一片片的碎片。
  第三個原因,這個神秘人似乎不喜歡說話,他出現那麼多次,九成九的人沒有聽到他吭過半聲,唯一的幸運兒就是在他頭一次出現時的那一家人曾經聽到他說話。
  那家人事後回憶道,當時,他們一家本來是用完晚餐之後在院子里休息,忽然,後來被稱為魔的怪物破墻而入,當頭第一下便把這家的男主人給打飛到墻邊,讓男主人爬不起來。
  而被嚇呆的其他家人等到回過神來時,那魔已經到他們的面前了,就在他們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魔那猙獰的臉孔忽然的縮小。
  眾人一陣的驚呼,在仔細的一看,這才知道,原來不是魔縮小了,而是它被人用絕大的力量給打飛了,就像剛剛它打飛男主人那樣,而打飛它的,是一只由護著小兒子的女主人的背後身出來的一只手。
  接著,發楞的女主人即被嚇呆的小兒子就這麼看到由她們的背後,慢慢的走出了一個背對著她們的黑衣人。
  黑衣人慢慢的走到那個掙扎要爬起來,不斷發出可怕的咆哮聲的魔的面前。
  一家人隨即聽到了一聲輕的幾乎以為是他們的錯覺的聲音。
  「既然身為人又不再是人,何苦又何忍殘害自己的同胞呢?就讓我幫你解除你的痛苦吧!」
  聲音一說完,他們就只見到黑衣人身手往魔的額頭隔空輕輕一拍,隨即便看到原本還咆哮不止的魔頓時停止了它的咆哮,然後化成了一團的軟泥般的物體,再也威脅不到他們一家人。
  而留下了一團懸浮在半空中的白光以後,這個黑衣人就這麼在一家子面前完全的消失不見。
  所以,對於這個神秘到連臉都沒有人看到的黑衣人,最是受到了民間的熱烈討論。
  當然,除了這三個人以外,其他的還有好幾個人也是同樣的在危急的時候解救了不少的人,只是沒有這三個人來的令人印象深刻。時間是逢魔之日過後的第三天,經過了前兩天的翻天覆地,終於在今天整個瑪茵之盾回歸了正常。
  在瑪茵之盾東區的王宮深處,葛沃比的會議室里,獨坐上首的葛沃比面目陰沈的跟其他臉色也不比他好的郡主們正聽著監察使葛瑞斯在報這三天以來的各種數據。
  葛瑞斯清越的聲音環繞這間會議室,他道:「………根據統計的結果,在逢魔之日當天,死亡的人數總共四千三百六十七人,其中的兩千馀人皆是王宮的衛兵或仆役,再來便是當夜在對抗魔的時候遭魔所殺害的一千四百馀人,民間死亡的人數在一千上下,財物損失,包括王宮在內,總共損失了十三萬金幣左右,這是初步的估計。」
  「另外,陛下所召回的兵力已經全力投入了維持治安的工作當中,在瑪茵之盾里,現在一切的秩序都已經完全恢復了!」
  面目陰沈的葛沃比詢問道:「民間對於逢魔之日的反應怎麼樣?」
  葛瑞斯看了葛沃比一眼,然後才答道:「不安是一定的,但是,現在民間談論最多的卻還是亞芠先生他們的事跡,尤其是亞芠先生本人,幾乎都被傳訟成了神般的人物了。」
  「監察使,請坐!」
  點點頭,葛沃比讓葛瑞斯坐下以後,自己又低頭的望著他的桌子前,那四尊特意的被他拿出來的亞芠及貪狼星的雕像,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久久,葛沃比忽然拿起了手上的一份資料,自己翻著看,各郡主的面前也都有一份相同的資料,那是關於最近他們最重視的,商盟境內由新商聯所引發的動亂調查報告,只是不知道怎麼回事,葛沃比忽然會叫人拿出來。
  半晌,葛沃比翻到了其中的某頁,指著當中的某一條念道:「目前據查商盟與新商聯之沖突已經逐漸的僵化,商盟里的人民普遍支持新商聯的作為,迫使商盟的盟主基列需采高壓手段才能逼使民眾不敢親近新商聯,實是一項飲鳩止渴,極端不聰明的作法。」
  「現在針對雙方武力比較,商盟有舊有的圣魔導及逆十字兩大傭兵團以及兩大城四小城的支持,新商聯卻有原第一、第二的冰雪樓與鐵血兩大傭兵團及第二第三大城的舊有力量所組成,再加上這幾年來的發展,現在實力已經跟商盟平等。」
  「不過,現在的的情勢發展卻出乎當初所預料的,商聯竟然是穩占上風,逐漸的壓迫著商盟的勢力,在短短的一個月內,竟然已經取回了原奇蘭樓聯盟近三分之一的領地。」
  「據事後調查的結果顯示,其最大的原因就在於商聯當中不知何時忽然的出現了一群功力高絕的高手。」
  「這群高手年齡不知、數目不詳、來歷不明、面貌神秘,彷佛是從天而降,完全沒有人知道他們來自何方,只知道他們一出現,便將商盟仗以為主力的魔獸牛怪玩弄於鼓掌之間,大力的屠殺著這些牛怪,短短的不到三日,商盟境內就已經布滿了牛怪的尸體。」
  「爾後,這些神秘高手又不斷的暗殺著商盟所屬的成員,因為他們來去無蹤,行事又不擇手段,弄得商盟的人現在越是占有高位越是人人自危,讓商聯得以輕易著占去了三分之一的領土,現在,商盟與商聯的主力全都投入了在豐原城的對峙當中。」
  念完了這一段,葛沃比不再念下去,現場頓時的陷入了一陣的沈默當中,只是,一干的郡主也在懷疑,葛沃比忽然將半個多月前的資料拿出來干什麼?這不是他們早已知道的了?
  久久,葛沃比終於抬起頭來,看著各郡主道:「各位對於這些事情有什麼看法?」
  聽到了葛沃比的詢問,各郡郡主不由的面面相覷,該發表的意見早在半個月前他們就已經發表過了,現在又要他們發表干什麼?何況,今早的會議不是為了要因應這三天的混亂而召開的嗎?怎麼現在又在這里說這些舊新聞作什麼?
  將各郡主的疑惑看在眼里,葛沃比也知道自己忽然拿出這些東西來確實也叫這些郡主難以猜測他到底想要說什麼?
  對葛瑞斯輕輕的一點頭示意,葛瑞斯立即站起來道:「各位郡主,相信你們一定很懷疑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忽然拿商盟境內的事情來做文章吧?現在就由本使在這里先為各位說明一下!」
  聽到葛瑞斯要做說明,所有的郡主全都將眼光集中在葛瑞斯的身上,聽聽他要說什麼?
  「首先,我先向各位郡主說明一下,由於商盟境內竟然出現這麼一群神秘的高手,而我們的情報網卻又無法查出這群人到底是什麼身份,所以陛下為了防范未燃,特令本使透過情報組織北斗調查這一群人的背景。」
  一聽到葛瑞斯說這些資料是來自大陸第一情報組織北斗的,所有人不由的充滿著興趣的聽著葛瑞斯怎麼說,老實說,他們也曾經私底下去調查過這些神秘人物的背景,可是所得的皆是不詳兩個字,極端的神秘,但是因為這些人只在商盟境內活動,所以他們也不怎麼在意。
  如今聽到葛沃比竟然透過北斗來調查這些神秘人,哪有不讓他們感興趣的?
  看到眾郡主的興趣都被挑起,葛瑞斯不由暗暗的吐了吐舌頭,哪里是請北斗去調查的,根本就是北斗主動透露,由他這個北斗七星的紫星親自說給他們知道的。
  滿足了他自己小小的虛榮心以後,葛瑞斯這才正色道:「根據北斗的情報指出,這群神秘的高手相當的神秘,成員大約有百人,都是由二十到三十歲的年輕人所組成的,并未隸屬於商聯的組織,所有的號令全都是由商聯之主原豐原城主妃雅小姐對他們的首領直接的請求的。」
  「這群年輕高手與商盟之間也不存有主顧或是主從關系,看起倒還比較像是妃雅小姐的私人朋友關系,純粹是拔刀相助的模樣,當中的奧妙頗令人猜測。」
  聽到這,向來心直口快的南提倫郡郡主忍不住插嘴道:「那還不簡單,一定是那個首領跟妃雅小姐有什麼親密關系在,聽說那個妃雅號稱冰火女王,可是咱們奇武大陸出了名的絕世美女,肯定是那個首領愛好冰火女王她的美色,所甘愿出力幫她。」
  本來只是開玩笑,但是南提倫郡主越說越覺得有那回事,而且似乎也引起了其他郡主的同感,畢竟,自古以來又有那個英雄得以逃過美人關?
  臉上浮現出了令人害怕的邪邪笑意,葛瑞斯同意的點點頭道:「郡主您說的對,不過,這一番話如果傳出去的話,恐怕郡主您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說完,不理笑聲嘎然而斷的南提倫郡主,葛瑞斯繼續道:「這一群神秘的年輕高手,根據北斗的調查,僅得知他們的名字就叫做死神鐮刀小隊,簡稱死神小隊。」
  「他們并沒有一定的特徵,不像時下的各組織都有其一定規范的制服或是同樣的武功來歷等,唯一僅知的是,他們的右臂上都會有一個六角形以火焰為框內有一個骷髏斗蓬及兩把交叉鐮刀的死神標志,相當的符合他們的隊名。」
  不甘剛剛被葛瑞斯給嚇到,南提倫郡主忍不住的問道:「那這個又跟我們今天開會的目的有什麼關系?別說他們已經來到我們泰龍了!」
  本來只是想諷刺一下葛瑞斯,但是沒想到,葛瑞斯竟然還真的是點點頭道:「沒錯,他們已經來到了我們泰龍了,各位也都見過他們了!」
  一聽到這里,南提倫郡主不由兩眼一瞪,什麼時候的事情?他怎麼會不知道?
  而某幾個比較細心的郡主不其然的,聯想到三天前那一群各展神通的渡過外面湖面的年輕人,心中暗暗的猜想,該不會……
  不給各郡主再繼續猜測的時間,葛瑞斯繼續道:「北斗的報告更是指出了一件事,那個首領并非是這個死神小隊的真正首領,真正的首領其實是另有其人。」
  「而那個人,各位郡主都曾經與他接觸過,那位首領的名字就叫亞芠,也就是這幾年來大陸惡夢的銀月惡魔,而所謂的死神小隊,其實也就是這兩年來造成了大陸上一遍人心慌恐,無人得識其真面目的死亡殺手!」
  一口氣說完,葛瑞斯滿意的看著各郡主慘白的臉色無論是銀月惡魔或是死亡殺手,那可都具有閻王帖般的可怕威力。
  「等等,你所說的死神鐮刀小隊莫非是亞華將軍所說的,十人之力可以殲滅現在我們最精銳的部隊金色獵虎、藏風青狐以及藍天飛鷹,引起相當大猜測的那個傳說中的死神小隊?」
  角落里,忽然的出現了一個聲音,把原本打算要坐下的葛瑞斯又喊住了。
  葛瑞斯轉頭一看,角落里還坐著兩個人,一個是他相當熟悉的禁衛隊長宜楊將軍,此時宜楊將軍嘴巴微張,顯然也是想要發問,但是卻被他身邊的同伴給搶先了。
  而他身邊的同伴,問出了這個問題的人有著一張略為細長的馬臉,右臉頰上有著一道刀疤,年約在三十左右,正是接獲到葛沃比的命令,日夜急趕,終於在今天早上趕回到瑪茵之盾,但是還來不及喘口氣就又參加的這一場清晨會議的龍刃鎮守將康達。
  望著康達,葛瑞斯心中暗暗的偷笑,他就知道康達一定會忍不住的詢問這件事情的,黃星的手下早已經在龍刃鎮當中散布死神小隊的消息了,他就不信龍刃鎮里現在如此引人注目的討論康達會沒有聽說過?
  微微的一笑,葛瑞斯也不賣關子,直接道:「如果康達將軍你所說的是亞華將軍以前曾經說過的那個比他們兄弟所訓練出來的親衛隊還要可怕的小隊的話,我想,應該就是了,畢竟,銀月惡魔真正的名字應該是亞芠·斯達克,是斯達克家最小的么子,是亞華將軍他們最小的小弟,作哥哥的當然是了解自己的弟弟了。」
  乍聽這一個消息,所有人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樣子,南提倫郡主甚至還露出了滿嘴的白牙,嘴巴張的大大的,怎麼也不敢相信那個兇名昭著銀月惡魔竟然會是斯達克名將一家的人?
  甚至是連葛沃比都不免露出了奇異的神色,對於這件事情,他也不知道,所以現在聽到了葛瑞斯這麼一說,他終於了解到為什麼前幾天葛瑞斯會一副神神秘密的樣子。
  他所想要見的人-不敗老將光榮虎王翰羅·斯達克當然是跟自己的孫子有關系了;不得說出姓名,到現在為止,斯達克一家的人頭還是榮登奇武大陸最高賞金榜首;以及葛瑞斯所說的,這個秘密還能夠威脅多少,這點在看到了銀月惡魔的力量以後他也可以理解了,所有的疑問全都獲得了解答了。
  半晌,南提倫郡主忽然想到什麼似的,大叫道:「不可能,從來沒有聽說過斯達克家是四兄弟的,怎麼會忽然的冒出了一個第四人來?」
  嘆息著搖搖頭,葛瑞斯伸起手扳著手指算道:「的確,斯達克名將一家子最出名的首推光榮虎王翰羅,再來是以亡故的不破熊將御萊,然後就是雷火猛獅亞華、魔鬼風狐亞旭、死神之鷹亞若三兄弟,而這也是世人熟知斯達克家的成員。」
  「但是,不出名并不代表說就沒有,其實斯達克家族第三代當中,還有一個當年被人稱為沒出息的第四子,只是當年沒出息的人現在卻搖身一變,變成了令全大陸聞風喪膽的銀月惡魔,而他一手訓練出來的死神鐮刀小隊更是造就了大陸噩夢的死亡殺手。」
  說到這,一時興起的葛瑞斯還想要繼續的說些什麼,但是忽然之間,整個會議室忽然在一瞬間像是所有的空氣全都被抽空,令人感覺到呼吸困難。
  一股突如其來,無法形容的冰冷寒意侵入了所有人的身體當中,令所有人不由的臉色大變,甚至是室中那盞裝飾用的香油燈上的火苗也在那一瞬間被這種突如其來的詭異氣息給壓制的變成了一個碧綠的小火苗,處於即將熄滅的階段。
  同時,一聲冷哼聲不知從何而來,回盪在整個會議室當中,冰冷的哼聲雖然聽起來不怎麼大聲,但是卻震的所有人耳朵隱隱生疼。
  在場眾人皆是見多識廣的人,尤其是宜楊,想起了他的授業恩師曾經對他說過的一段關於形容一個絕頂高手的話,不由臉色大變,急忙大喝道:「所有人趕快運功護身,有絕頂高手駕到。」
  同時,宜楊勉力的運功喊道:「哪位前輩駕到,晚輩泰龍帝國禁衛隊長在此見禮!」
  宏亮的聲音在這個會議室里不斷的回繞著,但是卻蓋不過那聲冷哼的馀音,可見發出了這一聲冷哼的人功力之高絕。
  宜楊勉強的發完話之後,等了一下,室內的氣氛依舊是相當的凝重,冰冷的寒氣一樣不減,宜楊正想要再喊話,一旁的葛瑞斯已經搶先道:「大哥,我現在將你的底細給掀出來并沒存有任何的惡意,這是我們太上照水妖王前輩的指示交代我們辦的,水妖王前輩認為不管大哥你有何目的,都不應該再隱瞞你的出身了,大丈夫立身處世,應該活的坦然才對!」
  勉強的說完了這段話以後,葛瑞斯已經臉色發白,顯示他再說這段話的時候更是經不起這冰冷氣息的入侵。
  然後,又是一陣的沈默無聲,葛瑞斯一咬牙,正想要再說話,忽然眾人很清楚的聽到了由頭頂上的屋頂上傳來了聲音道:「葛瑞斯,你的話可真多,小心禍從口出!」
  說是這麼說,但是會議室內的那種冰冷及凝重的氣息卻在這發話的同時又詭異的消失不見了,令眾人緊張的心情不由的松懈了起來。
  沒有了這股莫名的壓力之後,葛沃比忽然一個電閃,展現出了他深厚的功力修為,急竄出會議室的門外。
  看到了葛沃比的舉動,眾人也急忙的跟著沖了出去,但是,他們只來得及看到那一身漆黑的身影以及背後被耀眼的陽光照耀的發出了金光的白發,然後神秘的身影就已經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南提倫郡主張張嘴,最後終於忍不住的問道:「到底是誰?」
  葛沃比用著一種奇怪的表情道:「是我們剛剛談論的主角!」
  「啥?銀月惡魔?」
  南提倫郡主似乎被嚇得不清,而其他人的臉色也不怎麼好看,向來在各郡主當中以陰沈著稱的伊卡郡主想到了剛剛的感受,他也忍不住氣憤道:「豈有此理,難道他是來示威的?」
  葛沃比瞥了伊卡郡主一眼,他自然之道伊卡郡主曾經跟亞芠之間所發生的不愉快,因此亞芠此舉當然會引起他的不滿,認為是在示威,事實上,現場諸人馀悸未平的臉上也顯現出不滿的神情。
  葛沃比淡淡道:「不用猜了,人家是特別來通知我們說魔已經全數殲滅了,不過正好聽到我們的監察使在掀人家的老底,所以讓人家一時不悅,可不是故意的,人家剛剛也向我致歉了。」
  直覺的葛沃比好像還隱瞞了什麼事情,堂堂的銀月惡魔應該不會就為了這麼一點的小事情就親自的跑了這一趟,但是眾人卻又更為剛剛的感受而感到驚心,無暇去細思葛沃比到底隱藏了什麼?
  光是想到,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不悅,情緒波動之下竟然就牽動了這麼大的聲勢,那如果讓這個銀月惡魔真的生氣的話,那又會是怎樣的一個景象,所有人幾乎不敢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