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67 惡魔揚威

完成了毀滅這架小型戰機的工作之後,亞芠一個返身,來到了力奧等人的面前,大喝道:「死神小隊聽令,將王宮西南方所有出現的魔格殺!」
  聽到了亞芠的命令,力奧等人頓時轟然一聲允諾,接著全身泛出了強烈的光芒,十二個人化成了十二道光芒,往王宮的西南方向直線的飛去。
  看到了亞芠及死神小隊的舉動,葛沃比這才回過神來,急聲叫道:「宜楊!」
  未待葛沃比說完,宜楊馬上接口叫道:「發出一極警備命令,所有禁衛隊全數趕往王宮西南方,凡是不像人類的東西全都格殺勿論!」
  這就是宜楊聰明的地方,雖然不知道亞芠口中所說的魔是什麼東西,但是看到剛剛的小型戰機也知道不是人類的產品,所以宜楊聰明的下了這樣的一個命令。
  事實上也證明宜楊這個命令也真的是下對了,這時候在宮廷的西南邊,正有著一群為數大約三百左右,渾身暗綠色像背著一個怪異的尖頭龜殼的魔正不斷的由王宮外入侵,沿路把被剛剛那場激變弄得慌張的王宮里的人群殺的一乾二凈,直到死神小隊奉亞芠的命令,發現到它們蹤跡而趕來阻止為止,王宮中死在魔的手中的人已經超過了五百人,尚不包括那些死在小型戰機的白光之下的人。
  當宜楊的命令傳遞出去之後,亞芠已經徐徐的落到了葛沃比的面前,而朱雀又恢復成了剛剛一人高的模樣,大剌剌的停在亞芠的右肩上,看起來相當的奇特。
  葛沃比急著想要問清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亞芠不給他機會,搶先道:「陛下你們先到安全的地方,等我們解決了那群魔之後我再來跟你解釋,說著,亞芠一個騰身,隨即往西南邊飛去,剛剛在半空中他就已經先一步察覺到西南方有魔的身影出現了。
  雖然心中著急,但是葛沃比也知道這時候不是詢問的好時機,所以,他一見到亞芠飛身而去,連忙也跟著交代宜楊道:「叫所有的金衛到這里集合,宜楊你留在這里保護各位郡主。」
  說完,不理會宜楊正要抗聲的舉動,葛沃比連忙展開身法,追著亞芠的足跡,也往西南方飛掠而去,不過才走沒有幾步,葛沃比就發現到自己的身邊出現了一個人,以為是宜楊不聽他的命令跟來,轉過頭來正想要斥喝他,卻看到,原來跟在他身邊的是他的弟弟葛瑞斯。
  葛瑞斯用只有他們兩個才聽的到的聲音道:「大哥,我跟你一起去!」
  葛沃比點點頭,他知道自己的小弟功力只比他高不比他低,因此也相當的放心他跟來。
  兩個人發揮出極快的速度,幾分鐘不到,就趕到了另外一處位於王宮的西南方的一塊大草地上的戰場。
  來到這個戰場一看,葛沃比及葛瑞斯兄弟倆幾乎差點沒將昨夜飯給吐了出來。
  現場,大約剩下有兩百多個魔正在與力奧等人交戰當中,周圍,到處布滿著斑斑血跡以及殘骸斷肢,濃濃的血腥味充斥著兩人的鼻端,令人作嘔,可怕的景象更是叫人不忍目睹。
  而先到一步的亞芠則是冰冷的站在最*近戰場的地方觀戰,在那平板冷硬的面甲、漆黑的晶體當中,絲毫無法察覺出此時他到底再想些什麼?
  除了正在戰斗當中的力奧等人以及觀戰的亞芠以外,周圍越來越多的衛兵到達現場,但是只敢團團的圍住而不敢輕易的加入戰場當中,葛沃比與葛瑞斯實在也無法責怪他們的膽怯,因為,眼前的這一場戰斗根本就不像是人類之間的打斗。
  姿態怪異可怕的魔,不斷的由頸後的尖角處噴出墨綠色的惡臭液體,射向力奧等人,當這些液體沒射中人而落到地上時,便引發了強烈的侵蝕作用,同時空氣中也彌漫著一種惡臭,可見這墨綠液體毒性之可怕。
  除此外,魔的兩手上又各自握這一把似虛似實的白色光劍,以一種超乎人類的極限能力的速度不斷的圍毆著力奧等人。
  但是令人驚奇的是,力奧等人以十二對兩百多可怕的魔,竟然還可以打個平手。
  夜月這個磨法師故且不論,根本沒有魔可以近的了夜月周身五公尺以內,從夜月雙手毫不間斷的飛射而出的各種風火雷電早已殺的魔鬼哭神號的,在她身邊環繞的六元圣珠更是不停的打擊著企圖想要侵入夜月的身邊,但是往往一碰到夜月的六元圣珠,不是失去了戰斗了能力之外就是被打飛,根本就傷害不到夜月的本身。
  而力奧等人不像夜月那樣的有六元圣珠可以護身,還有可以遠攻的魔法,純武人的他們各有一套辦法可以對付這群可怕的魔!
  以力奧為例,渾身宛如烈火籠罩的力奧根本就不怕魔所噴出的液體,還沒近身就已經被他身上的煉焰氣勁給彈出,一身覆蓋率達九成以上的擬九階獸幻鎧硬挨魔的光劍揮斬,往往魔的光劍一碰到他的獸幻鎧時,也就是力奧手中那把赤身藍芒的大刀將它們劈成兩半的時候,一副硬打硬砸的派勢。
  精於暗殺的停風跟龍紋根本就沒人可以看的到他們的身影,只有在某一個莫名其妙倒下的魔的背後,他們的身影才會隱隱約約的驚鴻一瞥。
  鬼刃是最狠的,跟力奧一樣全是硬打硬砸,但是他又沒有力奧那樣高的功力可以抵抗魔的光劍,因此,他身上的傷痕最多,但是,他身上有幾個傷痕就有幾個魔死在他的手下。
  而一旁的亞芠則是靜靜的看著自己的死神小隊在這一大群的魔的包圍遭受圍攻的場景,并非是他不想要出力,而是亞芠已經有所覺悟,接下來他所要面對的將會是完全不知到深淺的外星怪物。
  如果他還像以前那樣對於外星怪物的力量一無所知的話,那麼兩年前的虎王坡之事將會重演,所以他趁著這個機會多多了解這些被外星怪物改造而成的魔的威力到底有多大。
  而且,他更深知光憑他一個人的力量是絕對無法應付外星怪物的,到時候除了希望人類能夠團結起來一起對抗外星怪物之外,他更是考慮到了一點,死神小隊必定是會跟他站在最前線,他剛好可以趁機看看,在十二比三百懸殊狀況下,死神小隊面對威力強大的魔能夠有怎樣的表現,畢竟誰也說不準到底外星怪物總共有幾個魔?
  看了好一會,亞芠終於確認,這兩年來力奧等人的進步程度遠遠的超乎他的預料之外,簡直可以用奇跡來形容,以十二比三百的狀況下,竟然跟魔可以打成平手,而且,隨著魔的數目越來越少,力奧他們更是逐漸的占了上風。
  覺得已經夠了的亞芠,忽然長嘯一聲,聽到了亞芠的嘯聲以後,力奧及夜月不由的一愣,隨即同時的打了一個招呼,剎時,所有的死神小隊的人全都脫離了包圍住他們的魔,回到了亞芠的身邊。
  力奧疑惑道:「頭兒,干嘛叫我們都撤退?」
  隱藏在面甲下的亞芠冷冷的一笑,示意力奧他們退下,自己一個人往前移動,逐漸的接近乍失敵手而不斷咆哮的魔。
  站在稍遠處的葛沃比不由的一陣駭然,難道亞芠要以一個人之身來面對這看起來少說還有近兩百個的怪物?
  一旁的葛瑞斯則是緊張的手心直冒汗,聲音乾澀道:「大哥,你等著看,接下來才是真正的銀月惡魔的姿態。」
  聽到了葛瑞斯奇異的嗓音,葛沃比也不由的緊張起來,難道現在的亞芠還不足以稱之為銀月惡魔嗎?
  隨著亞芠一步一步的接近,魔也發現到亞芠的存在,咆哮的往亞芠撲來,而亞芠卻不改任何的行走的節奏,彷佛是眼前這一大群面目猙獰的魔是不存在一樣,唯一不同的是,亞芠的手中竟已握住了不知何時出現的奇形異劍太初獸王。
  第一只魔終於撲飛到了亞芠的面前,但是卻在兩腳還來不及落地的時候,一瞬間就在亞芠的面前被支解開來。
  沒錯,就是支解,在所有人全都沒有看清楚,甚至連亞芠到底有沒有什麼異常的舉動都無法確定之下,那個面目猙獰全身皮膚堅逾鋼石的魔就在那一瞬間彷佛被某種神秘的力量將全身分成了無數不到巴掌大的小塊,望四面飛射而去,所流出來的墨綠色體液連一點都沒有沾到亞芠那金光閃閃的貪狼之鎧。
  看到了這既詭異又殘忍的景象,周圍的衛兵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氣,緊接著,無數的驚呼聲隨著抽氣而呼出,甚至幾個忍不住的嘔吐了出來,葛沃比的臉色也在那一瞬間變的相當的慘白。
  但是比起接下來的景象,剛剛那景象簡直像是小菜一碟,正餐還沒上桌!
  一瞬間,亞芠的身影已經被蜂擁而來的魔給淹沒了,就在眾人還來不及驚呼的瞬間,密密麻麻的魔群當中,忽然傳來了亞芠的一聲輕喝:「火!」
  隨著亞芠的輕喝聲,忽然在魔的群體當中起了一陣的騷動,眾人只見到,忽然有一把猛烈的大火由魔的團體里燒了起來,直燒的魔的群體里不斷的發出了慘烈的咆哮。
  猛烈的大火隨著魔的身影不斷投入,彷佛是以魔的身軀為燃料,越燒越烈,越燒越大。
  但是,當眾人仔細的一瞧,卻又發現到,這個火其實跟一般所認知的火并不一樣,起碼,這個火竟然會是綠色的,綠色的火,從來沒有聽人說過這世界上有這樣的火的存在。
  在看仔細一點,眾人這才駭然的發現到,這把火根本就不是什麼火,眾人眼中所謂的綠色火焰,竟然是由亞芠的手中太初獸王沾染了魔的體液,在揮動向外灑出時,所形成的既燦爛又殘酷的火花。
  只是眾人也深覺的奇怪,為什麼這樣的情形會讓所有人在第一眼看到時,就會有火焰的感覺呢?甚至,竟然還由心的感覺到這是一股相當炙熱的火焰?
  其實一點都不奇怪,因為,這就是火,無名之火,亞芠的六大絕招之一的無名之火。
  不同於變化無常的無名之風,無名之火幾乎可以說是亞芠最殘酷的殺敵絕招。
  源自於負面的瘋狂焰心所領悟出來的無名之火,承襲了瘋狂焰心的殘酷獸性,是以生命為燃料所燃起的炙熱火焰,無窮無盡的吸納的任何生命,藉此延續火焰的燃燒。
  瑰麗復雜的招式軌跡,構成了火焰燃燒的形影,以亞芠為中心向四面八方飛舞著,點點的火星是太初獸王的劍尖,滾燙的火焰是劍刃的留影,綠色的火光是魔的血液,一篷火熱的綠色火焰就此而誕生。
  如果可以看到面甲之下亞芠的面孔話,想必所有人會無比的驚訝,在面甲底下的亞芠雙眼竟然是緊閉的。
  全心全力的投入了無名之火的施展之下,亞芠隱隱之間感覺到無名之火跟瘋狂焰心一樣,具有可以勾起他心中的獸性,這一發現,使的亞芠為了避免自己又像以前一樣陷入瘋狂而無法控制,所以他提升了自己施展這無名之火的困難度。
  藉著雙眼緊閉,純粹只透過耳朵的聽力,對付這群一般人會覺得相當可怕的魔的圍毆,同時,也可以藉著不要目視到眼前的血腥而避免刺激到自己的獸性。
  這個時候,當初亞芠創招的本意就完全的發揮的淋漓盡致了。
  雖然四面八方都有魔的各種攻擊,但是亞芠其實并不怎麼需要耳朵聽力的輔助,他只要順著自己的心,將無名之火盡情的施展出來,精妙神奇的無名之火就已將亞芠的周身完全的包圍住,連魔所噴出來的體液竟然沒有一點可以濺入由太初獸王所組成的劍圈當中,反而是變成了亞芠的劍下亡魂,飲恨而終。
  但是看在周圍的人影里,卻變成了亞芠雙腳不動,整個人全都籠罩在這綠色的火焰當中,而他的身周來自四面八方的魔則是像撲火的飛蛾一般,稍一近身,隨即在亞芠身邊的火焰給化成了碎塊,再無一點剛剛的猙獰與恐怖的形象。
  看到這樣的景象,以力奧、夜月為首的死神小隊是感慨最深的。
  老實說,在這兩年當中,他們不約而同的,所有的修練都是以當初虎王坡上令他們飲恨收場的魔為目標來激勵自己。
  今天,他們終於正面跟魔碰上了,也感覺到這兩年來的苦練并沒有白費,比起兩年前跟魔較量讓自己吃盡苦頭來相比,現在十二比三百不但可以勢均力敵,而且還能夠慢慢的蠶食它們,逐漸的占了上風,的確也真的是夠讓他們驕傲了。
  但是現在看到了亞芠的表現,一比兩百多的魔,竟然還能夠壓倒性的占了勝面,只看到亞芠那種彷佛是輕而易舉的就將魔給支解的的模樣,他們就知道,自己的實力跟兩年前與亞芠的相較之下,又被拉的更遠了。
  以致於現在,在看了亞芠的無名之火以後,所有人全都衷心的升起了一個期望,不奢望自己可以追的上亞芠的實力,但是起碼,自己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絕對要把自己的實力提升到再也無法提升為止。
  也因為有了這樣的一個念頭,在若干年之後,實力深不可測的死神小隊廣為人知,而促使他們有此實力的亞芠及亞芠所傳授給他們的森羅萬象之的武學理念也開始被人所探討,最後,開創了奇武大陸上的一片新的武學理念,終於讓亞芠成為了影響武學最大的宗師,成了名副其實的武圣!
  且不管力奧等人心中暗暗的立誓,以葛沃比、葛瑞斯等泰龍帝國王宮這一方面的人馬,心中又是另有一番的感想。
  不知道是剛剛的景象已經麻痹了他們的心或是已經見慣了,此時的他們心中顯的是出乎意料的鎮定,遙望著亞芠的身影,以及魔的前仆後繼,這個時候,在禁衛兵里面的所有人的心目中全都產生了同樣的一個念頭。
  大概是基於人的本性,看到了面目猙獰的魔在亞芠的手底下像是豆腐做的一樣,任由亞芠愛宰便宰,心里同時的升起了一個想法,他們也想要試試看。
  尤其是現在,看到了正一臉嚴肅的瞧著亞芠跟魔的戰斗的葛沃比正站在旁邊,基於想要在陛下的面前好好的露一下,讓葛沃比可以記住他們,對於自己將來也有好處,因此他們不約而同的全都想要參與這場戰斗。
  而他們也確實做了,慢慢的,衛兵的包圍圈越來越小,到最後,甚至有不少人企圖往魔的圈子當中闖進去。
  只是,當他們真的*近了整個戰斗的圈子時,這才發現到了一件另他們恐懼的事情發生了,他們竟然不是魔的對手!
  每一個接近魔的衛兵,手中的兵器完全無法傷害到魔的身體,而他們那穿著獸幻鎧身體在魔那銳利的爪子下,竟然比紙扎的還不如,輕輕的一碰就支離破碎了,現在,他們才知道魔的可怕,但是已經是太晚了。
  原本因為1043的死亡而沒有人可以指揮的魔,只是很單純的憑著它們自身的破壞本能來攻擊所有會動的生物,所以,死神小隊及亞芠的輪流上場,便成了它們唯一的攻擊目標,反倒是後來圍攻的王宮衛兵們因為只是靜靜的包圍在四周,因而沒有引起魔的攻擊。
  而現在,衛兵群的輕舉妄動的攻擊,頓時將其他游離在外的魔的注意力吸引過來,讓它們將攻擊的目標轉移到周圍的衛兵身上,剎時,除了亞芠周遭的魔以外,其他的,大約還有三四十只的魔頓時將它們的魔手伸向了周圍的衛兵當中,頓時,殺的衛兵們哭爹喊娘的,全然沒有還手的馀地,只能任由魔的屠殺。
  這個時候,剛剛本想立功的衛兵們心中全都後悔了,若不是他們的攻擊引來魔對他們的攻擊的話,現在,他們應該還是在旁邊看戲,可是現在,面對著無法抵抗的魔,他們只恨爹娘少生兩條腿給他們,就怕被魔找上來,到時候就真的死路一條,哪里還有想要在葛沃比面前立功的想法!
  其實,這也怪不得這群衛兵們會有此想法。
  晚到一步的他們,并沒有直接接觸到魔的威力,而接觸到魔的衛兵又已經早已死去,他們所看到的,先是死神小隊十二比三百還逐漸的占了上風,緊接著,殺魔比一只蟲子還要來的輕松的亞芠這種非人的表現。
  因此,心中自然而然的就將魔的實力一減再減,到最後,根本就完全不把魔給放在眼里。
  那里又知道,在亞芠及死神小隊手底下宰殺隨意的魔,竟然會是由沙杷星人精心挑選出實力雄厚的人類所改造而成的,打著要以這些魔來將人類滅族的主意,根本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抗衡的可怕怪物!
  如今知道後悔了,但是卻是已經來不及了。
  被眼前的血腥徹底的激起了獸性的魔,隨著衛兵們的慘叫及鮮血,越是興奮的到處追殺的慌張失措的衛兵群。
  看到了這樣的變化,葛沃比及葛瑞斯心中著急萬分,偏偏卻也自知以自己的能力上去,根本就無力抵擋魔的威力,就算是上場也是白搭,不由的頻頻望著有能力解決這些魔的亞芠及死神小隊。
  偏偏,這個時候的亞芠除了雙目緊閉以外,整個心神全都浸入了施展無名之火的招意當中,對於身外的事情根本就沒有察覺。
  而有能力解決魔的力奧等人,雖然有心想要將這些四散的魔給解決掉,但是卻又鑒於以往的經歷,讓他們不敢輕易的離開亞芠的身邊,以免到時候又會發生了什麼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的變故,況且有沒有接到亞芠的命令,更是不敢四散去阻止魔的殺戮,因此,除了殺掉幾個接近他們的魔之外,力奧等人就只有看著魔越來越散開。
  好不容易,終於等到亞芠完全的解決的他身邊的魔以後,亞芠終於回歸了平靜,心神也由半瘋狂的無名之火的招意下緩緩的平靜下來。
  睜開眼睛一看,他的身邊已經累積了一大圈早已分不清是那個部位的碎肉所組成的血肉圈子。
  望著地上的血肉圈子,亞芠不由諷刺的一笑,看來不管他走到哪里都是脫離不了血與肉。
  抬起頭來一看,首先映入眼中的是力奧等人好奇的眼色,他們搞不清楚亞芠為什麼在靜止下來以後這麼久都不說話,也不對剛剛四散的魔有所處置?他們本來還以為亞芠是別有用意呢!
  再來便是葛沃比、葛瑞斯兄弟兩無比著急的眼色,他們同樣的不懂為什麼亞芠好像是對那些魔的離去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
  只是,他們又怎麼知道沈浸在自己的招意下的亞芠根本就不清楚剛剛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又怎麼會做出及時的處置呢?
  忽然全身并出了無數的金紋條芒,亞芠解除了鎧化狀態,恢復了原身。
  見到亞芠忽然的恢復成了原身,眾人不由的一愣,直到亞芠有出了那一圈令人不忍目睹的血肉圈子來到了力奧等人的面前,眾人這才回過神來。
  不加思索的沖到了亞芠的身邊,葛瑞斯說口而出道:「大哥,你不管那些逃出去的怪物了嗎?」
  夜月也忍不住道:「大哥,那些魔恐怕已經跑出王宮的范圍了,我擔心會有民眾受害!」
  亞芠一愣,疑惑的看了看四周,這才發現到,除了力奧等人還有葛沃比及葛瑞斯以外,這四周一片靜悄悄的,再也看不到人跡,而比剛剛又多了許多的死去的衛兵的尸體往四面八方擴散出去,亞芠回過頭來,望著葛沃比道:「陛下,看來現在可不是我們聊天的時間!」
  不待葛沃比回話,亞芠又已經一個轉身面對力奧等人:「死神小隊聽令!」
  聽到了亞芠的話,亞芠等人不由的全都肅然的挺直的腰桿,等著亞芠的命令。
  「搜索出所有潛逃的魔,就地格殺!」
  「是!」
  隨著亞芠的命令一下,所有的死神小隊轟然一聲應諾,隨即一個轉身,十二個人分成了十二個方向,化成了十二道光芒,往四面八方電射而去。
  葛沃比見狀正想要趁機做些什麼時,忽然又見到亞芠背後的頭發忽然詭異的不斷亂舞著,同時,由亞芠的身上更是同時的傳出了虎、獅、鷹、熊、狐五種動物的巨大嘶吼聲,沒有心理準備的葛沃比及葛瑞斯頓時被這一陣的聲音給嚇得不由的倒退了一步。
  接著,他們隨即就看到了從亞芠的斗蓬下,五道顏色不同的光芒同時的穿出,隨著力奧他們的身後,分頭往各方飛去。
  亞芠回過頭來對著葛沃比及葛瑞斯點點頭,隨即,就在兩人的面前,背後的白發舞動的更加的激烈,而亞芠的雙足逐漸的離地,不一會,亞芠已經飛身到半空之中,在葛瑞斯及葛沃比兄弟倆的面前變成了一個小點。
  緊接著,他們隨即聽到了半空中,傳來的亞芠的聲音:「所有人注意,凡是見到綠色長相不類人,嗜血的怪物者,盡速躲避,不要與其正面沖突!」
  聲音不顯的怎麼大,但是葛沃比及葛瑞斯卻相信,這一番話恐怕不只他們兩個,整個瑪茵之盾里的人民都會聽的一清二楚。
  葛沃比在亞芠的聲音過後,急忙對身邊的葛瑞斯道:「小弟,馬上傳我的命令,令所有的部隊全都動起來,并且把瑪茵之盾外面的所有部隊力量也全都集中回瑪茵之盾,以應不時之需,全力的搜索那群怪物。」
  葛瑞斯點點頭,隨即騰身離去。
  葛沃比回過頭來,看著半空中不知道何時已經失去了蹤影的亞芠原本的位置,嘆口氣道:「到底是哪里來的怪物?」
  搖搖頭,葛沃比轉身回去了他的宮殿,他要應付接下來即將產生的混亂了。
  只是,不知道他口中的怪物,指的是非人的魔還是將魔生殺由心同樣屬於非人階級的亞芠?
  這一天,號稱是瑪茵之盾最混亂的一天,就在亞芠的聲音下拉開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