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66 再遇怪物

慢慢吞吞的沿著花園的碎石直路直走到盡頭,穿過了一個精美的小拱門,亞芠等人只覺得眼前一亮,他們踏進了另一個相當優美的花園當中。
  整個花園地勢相當的平坦,除了花草以外,沒有任何的東西存在,除了那一個個礙眼的衛兵以外,除此外,整個花園概略成圓形,被一個圓形的三人高圍墻所包圍,唯一的出入口就只有他們剛剛通過的拱門。
  在花園的中央,有一個約近兩百多公尺寬的圓形小湖,湖的中央,有一個三層樓的大理石宮殿,要到達宮殿,必須要穿過一條彎彎曲曲的小橋,才能到達宮殿的門口,整個宮殿、小橋、碧湖及花園,設計的相當的巧妙,搭配的也相當的好,令人一踏進這里就心生一種相當愉悅的情緒。
  而且,這樣的設計,落在力奧等人的眼中,在他們職業病的計算里,想要無聲無息的侵入這座宮殿里,除非你是用飛的,不然是不太可能不留痕跡的侵入的,如此堅固了美觀及安全的宮殿,還真的是令人贊嘆其巧思,不用說,這棟宮殿是誰的住所大家全都心知肚明。
  奇異的不沿著正道而行走,亞芠直直的往宮殿的前方直線而行。
  走到了湖邊,就在宜楊及葛瑞斯等人的驚訝注視之下,亞芠一個跨步,穩穩的落到了水面上,竟然江湖面當成了平坦的大路,走的是相當的平穩,而亞芠身邊的貪狼星竟也跟著亞芠一起走上了水面,這一人一狼所經之處,竟然連一點的漣漪都沒有激起。
  夜月、力奧兩人互視一眼,夜月身上忽然出現了淡淡的藍色光芒,在太陽底下不仔細看還真的是看不出來,同樣的踏足到水面上,但是雙腳卻不動的隨著亞芠的身后往前滑行,乍看之下還真的是像個翩翩然的水上仙子,看的一旁的葛瑞斯眼中神光一閃,驚喜的叫道:「女神,終於又看到我的女神了。」
  而力奧也不落夜月之后,輕喝一聲,身上忽然冒出了火紅色的光焰,讓力奧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包裹在火焰當中的火魔神,腳一踏到水面,頓時傳出了輕輕的嘁嘁聲,聽起來像是高溫的火焰忽然遇到水一樣,騰騰的白色煙氣不斷的由他的腳底下冒起,但是卻在碰到他的紅焰時,轉眼間消失無蹤,聲勢相當的驚人。
  隨著力奧及夜月之后,其他的死神小隊等人同樣的互望一眼,苦笑一下,既然亞芠頭兒跟力奧及夜月兩位小隊長都走上了湖面了,本著頭兒走到哪他們跟到哪的心里,所有人不約而同的輕喝一聲,一瞬間,所有人全都穿上了獸幻鎧,同時的往水面上沖了上去。
  這一上陣,隨即可以看出個人的功力及程度的不同了。
  專修天翔心法,精於暗殺的龍紋及停風兩人,只見他們兩個的身影不斷的在水面上各處移動著,不斷的幻化出了一個又一個身形,顯示出他們正處於一種高速運動的狀態,堪稱是踏水無痕!
  同樣的修習天翔心法的希瞿看起來功力就比這兩個成天耍寶的傢伙要弱上一點,兩手微開的希瞿渾身包裹在一團無形的旋風當中,所經之處,莫不留下了白花花的水浪,同樣的處於急速移動當中。
  十人當中精修狂瀾心法,面貌討喜,像個長不大的孩子的班達,有著金銀妖瞳的亂華,還有長的與他那張平凡臉不一樣有著一顆七竅玲瓏心的迪翔,這三個人踏上了水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當中一樣,激起了漫天的水柱,踏著水柱前進,叫人看呆了眼。
  而練就了跟力奧一樣煉焰心法有著黑發胖臉笑眼特徵的亞歷山大以及粗獷的程度可比得上力奧魁武的洛菲羅斯,既沒有天翔心法的速度也不像狂瀾般的如魚得水,功力更是比不上力奧的深厚,無法那樣舉重若輕的用真氣激起水氣來借力,只得乖乖的用上了半生不熟的風之心法,利用快速移動的方式跟著亞芠那似緩實快的身影往對岸飆去。
  而練潛靈心法的鬼刃以及看起來像個忠厚老實人的馬維鴻則是不約而同的輕喝一聲,同時在岸邊一跺足,各自留下了一個深刻的腳印,激起了岸邊水花不斷,然后這才利用這一跺之力騰身而起,一跺之力不夠沖過那就再來一次,足尖一點水面,看是輕輕不著力,但是卻宛如炸彈爆炸般激起了無數的浪花,差點沒噴到其他人的身上,顯示出他們的功力都以到了舉重若輕的高超境界了。
  一時之間,隨著死神小隊個人大展神通的跟著亞芠身后渡過這百公尺的湖面,讓這個湖面五光十色、人影浪花到處充斥著,煞是熱鬧,但是,怎么也比不上前頭的亞芠那種視水面如履平地般,毫無任何異狀,潛而不顯狀態來的令人可怕,當然,這得內行人才看的出來。
  而現在在湖中央的宮殿前面的小平臺上正聚集著一群人,而且正好,這群人都是內行人,看到了這樣的情景,頓時讓他們都忘記了要繼續談話,所有人都將注意力全集中在亞芠等人的身上,相視駭然。
  先不說亞芠那種神秘莫測的樣子,光是他身后的力奧、夜月及十個小隊員在過湖所展現出來的功力就已經叫他們夠吃驚了。
  雖然說這短短的百公尺水面他們也都有辦法可以渡過,但是若要做的向他們這樣的輕松的話,那就有待商榷了,最叫他們駭然的是,他們那個不是自小就勤於習武、魔法的?又是經過了明師的調教才有今天的成就。
  但是眼前的這幾個人才幾歲呀?在看他們身上的幻獸鎧,個個覆蓋率達九十以上,分明是九階鎧才會有的身體覆蓋率,倒底從哪里來的這么一群功力高絕,又有如此多的像是天文數字般驚人九階鎧的可怕年輕高手,他們來這里又想要干什么?
  而站在湖邊張大了嘴的葛瑞斯與宜楊則是不由的苦笑起來,無論他們怎么看,眼前的這群人,或者說是亞芠,根本就不是那種喜歡在人前賣弄自己本事的人,那又為什么會忽然展現出這種不借力而渡水面的本事來呢?
  想了半晌,兩個人唯一的結論,也是共同的結論,那就是,亞芠在對宮殿里的人做下馬威。
  沒錯!就是下馬威!
  不約而同的搖頭苦笑一聲,光是隱約的看到宮殿前那群人臉上的驚容,就知道亞芠這個下馬威可真的下的是時候呀!
  不敢遲疑,兩個人同時的招呼一下自己的部屬,沿著宮殿前的彎橋,往宮殿奔去,他們可不敢像亞芠他們那么大膽,在這群可以說握著泰龍的實權的大人物面前也來這一套,雖然說他們心里也是癢癢的!
  當葛瑞斯及宜楊來到宮殿前時,亞芠等人早已經站在宮殿前的這一群人的面前了。
  只是來到這里之時,宜楊及葛瑞斯卻看到了以葛沃比為首的領導階級人群,個個臉上的神情竟然是用一種極端怪異的神情在望著亞芠及亞芠身邊的貪狼星。
  半晌,葛沃比倒抽了一口氣,喃喃道:「神魔之像!」
  「神魔之像原來是真有其人?」
  雖然說葛沃比只是喃喃自語,但是現場眾人又豈是泛泛之輩?哪一個不將葛沃比的自言自語給聽在耳中?
  忽然的轉過頭去,葛沃比對的身邊的一個仆人急切道:「去把我的神魔之像給拿出來!」
  仆人領命以后,同樣的以一種怪異的眼神看了亞芠一眼,然后轉身往宮殿里奔去。
  現場所有人全都不知道葛沃比到底是在干什么?除了其他的郡主們之外,而葛瑞斯則是大大的一楞。
  他是曾經聽過葛沃比對他說過,他在一年多以前曾經用天價買下了一組雕像,好像是近來在帝國境內逐漸聞名的一個被人稱為神匠的巧匠的作品,他也曾經要拿給他看,但是因為自己對於雕像沒什么興趣,所以也沒有去看過。
  可是,現在他這個大哥怎么會忽然叫人把他珍逾性命的寶貝神魔之像給拿出來,到底他想要干什么?
  答案很快的就揭曉了,當仆人慎重的拿出了一個長、寬、高約都五十公分的方形盒子交給了葛沃比,當葛沃比將盒子給打開的時候,所有人,甚至是亞芠身后的死神小隊們也全都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的驚訝贊嘆的混和叫聲來。
  在盒子用黑色絨布當襯托的底盤上,很明顯的擺著以兩個為一組,總共四個兩組的雕像。
  雕像是青白雙色混和,各自作著祭司與武士打扮的人像,旁邊,也各有著一只或金或銀,神態栩栩如生的威猛神狼搭配著。
  由於這兩隊雕像是如此的唯妙唯俏,不但是人物的五官姿態甚至是那種相同的氣質全都毫無一點遺漏的表現出來,因而才一出現,所有人幾乎是一眼就可以認定,這四尊雕像根本就是以亞芠及貪狼星為藍本所雕出來的。
  看著手中托盤里的神魔之像,葛沃比忍不住道:「真沒想到,當初我百般的懇求之下神匠伊夜銘才肯將這兩對雕像借我觀賞,我當時還相當好奇的問他,他是怎么辦到的,可以雕出如此的截然不同,充滿矛盾,但是卻又令人感覺到如此和諧的作品來的?」
  「當他跟我說他是以他的一個朋友為藍本所雕出來的時候,我還以為他是騙我的,這世界上怎么可能會有將這兩種如此極端的面貌融合於一身的人類存在呢?」
  「沒想到,這竟然會是真的,真是叫人無法置信!」
  輕柔的摸摸手中的神魔之像以后,葛沃比轉過頭來面對著亞芠,眼中精芒一閃,泰然的問道:「現在的你應該是魔的一面吧!那么你在斯達帝國時應該就是你神的一面吧!我有沒有說錯?慈悲圣者?」
  畢竟是第一強國泰龍帝國的君主,葛沃比絲毫沒有被亞芠森冷的神態給嚇著,反而興致勃勃的指著手上的神魔之像,比對著亞芠的神態輕松的詢問著。
  亞芠眼中銀芒一閃,當他看到了這兩組神魔之像時,他就對眼前的這個泰龍帝國的君主葛沃比產生了好感,畢竟他有著一顆如他一樣欣賞伊夜銘作品的心,這就足以讓亞芠產生同好的親近感。
  因此,亞芠淡淡的對葛沃比欠身:「陛下你好慈悲圣者或是銀月惡魔都是人家對我冠上的稱呼,我并不是什么神或魔的,你可以直接叫我亞芠!」
  「銀月惡魔!」
  慈悲圣者或者除了斯達帝國當中的人以外,其他國家的人并沒有幾個曾經聽過了,但是若是說到銀月惡魔四個字,那就足以叫聽到這四個字的人失聲驚呼起來。
  銀月惡魔乃何許人也?
  血土臺上狠心殺戮上萬名的人,手下的死亡殺手在這兩年當中在整個奇武大陸上掀起了漫天的血劫,光憑這兩條就足以叫人聞名喪膽不寒而栗,更別提多多少少流傳在人言之間的其他恐怖傳言了。
  因此,一聽到亞芠自承是銀月惡魔,當場使的所有人都大驚失色,宜楊更是不由自主的反手拔出了腰上的長劍,迅速的移位到葛沃比的面前,橫插入葛沃比跟亞芠之間,劍尖直比亞芠,臉色大變:「陛下快退,這個惡魔相當可怕!」
  「銀月惡魔,你來我泰龍帝國的王宮想要做什么?」望著亞芠,宜楊大喝道。
  而亞芠則是有點無奈的望著宜楊,雖然說他也知道自己的名聲不是頂好的,但是怎么也沒想到竟然才說出來,就引起了宜楊這樣的一個激烈反應來。
  再看看其他人,除了葛瑞斯早知他的身份以外,其他站在葛沃比身后的人,大概是各郡的郡主,個個也都是如臨大敵的不但一瞬間都鎧化起來,充滿敵意的面對著他,宜楊身后的衛兵也個個臉色發白,甚至還發出了某種的信號彈,不到三十秒的時間,他們的背后還有前方,已經被聞訊趕來的眾多衛兵給擠的密密麻麻的,頓時他跟死神小隊已經陷入了重重的包圍里了。
  就在眾人戒慎的看著他的時候,忽然在衛兵群里,葛沃比的聲音傳了出來:「干什么?你們全瘋了嗎?宜楊,還不叫所有人退下!」
  隨著斥喝的聲音傳出,葛沃比的身影也從密密麻麻保護著他的衛兵人群里鉆了出來,轉頭臉色相當難看的看著宜楊。
  聽到了葛沃比的斥喝還有被他的難看臉色一瞪,宜楊心中一驚,半晌,這才不情不愿的伸手揮了揮,莫名其妙的被緊急信號給招來的衛兵們見到了宜楊的手勢,又莫名其妙的退了下去,卻不知道為什么才幾個人就要把附近的衛兵全都給招來?
  看到了衛兵們全退下,在這個宮殿前就只剩下臉色有點蒼白的其他郡主,他自己本身,葛瑞斯及宜楊幾人以后,葛沃比這才轉過身來面對著對於剛剛的情勢似乎視如未見的亞芠等人,歉意的一笑。
  接著又轉過頭來面對著宜楊斥責道:「宜楊你在干什么?光憑銀月惡魔四個字就驚慌失措,你這個禁衛隊長是怎么干的?叫這么多人來干什么?」
  「人家有表示出任何的敵意嗎?」
  「像你這樣子做,恐怕也會令我們的客人以為我們要對他們不利,到時候你不就成了最大的罪人了,況且,如過說以銀月惡魔這樣的能力來說,你以為這幾個衛兵有用嗎?如果人家真的對我們有敵意的話,那你以為我們還能夠在這里活蹦亂跳嗎?」
  「陛下,如果不介意的話,你可以叫我亞芠,我比較喜歡聽人家叫我的名字!」
  聽到了葛沃比左一句銀月惡魔,又一句銀月惡魔的,亞芠忍不住插嘴的說道,這個聽起來會引起人家恐慌的外號以后還是少說為妙!」
  「好吧!亞芠先生,那你現在來這里有什么事情嗎?」點點頭,罵完了宜楊以后,葛沃比有求必應的照亞芠所說的,直接稱呼他的名字,不過為了以示敬意,他還在后面加了先生兩個字。
  亞芠先是深沈的看了葛沃比及葛沃比身后的那群郡主們一眼,然后在徐徐道:「陛下,請先容我放肆一下,不知道這位是不是就是瑪榭郡主?」
  忽然的走到了一個胖胖身材,滿臉笑容的中年人面前,亞芠眼中銀芒四射的望著他,詢問著。
  胖胖的中年人似乎一愣,他沒想到亞芠這銀月惡魔誰都不找,偏偏的找到了他的頭上,而且出見面下還一眼就叫出了他的身份,令他一陣的狐疑。
  但是,瑪榭郡主依舊是臉掛笑容,點點頭道:「在下正是印得?瑪榭,不知道亞芠先生你找在下有何指教?」
  亞芠冷冷道:「瑪榭郡主您真的是不錯,剛剛在聽到了我的名字時,所有人,包括了陛下臉色全都變了,唯有郡主您還能夠保持著這樣的笑容,實在是令在下相當的佩服,郡主您的修養真的是一流的呀!」
  一旁的宜楊似乎老毛病又發作了,盡管對象是亞芠,他還是不滿亞芠如此無禮的說話方式,插嘴道:「銀月……亞芠先生,瑪榭郡主他在幾年前曾經出了一場的意外,導致郡主臉上肌肉僵化,只能夠表現出笑的這樣一個表情來,請你不要針對這一點來說郡主。」
  亞芠點點頭,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原來如此,難怪我總覺得瑪榭郡主您的笑容看起來有種很假的感覺,像是人造出來似的,失禮了。」
  瑪榭郡主強笑道:「先生你多包涵了!」
  亞芠嘴角稍微的一扯,忽然一副隨口發問的樣子道:「對了,郡主你已經知道我是誰吧?我還不知道郡主您的編號是多少呢?1044號還好吧!上次被我砍下頭來以后他們沒怎樣吧?」
  瑪榭一愣,接著渾身忽然一抖,忽然極快的一出手往亞芠的胸前打去,但是這一拳卻詭異的穿透了亞芠的胸膛。
  在仔細的一瞧,原來真正的亞芠竟然已經退出了五步之外,瑪榭郡主所打中的竟然是亞芠因為極快的飛退而留下來的殘影。
  而瑪榭郡主的這忽然一出手,又是如此狠毒,頓時叫所有人全都傻眼了,怎么沒有說個幾句話,瑪榭郡主就忽然猛下毒手?
  搖搖頭,亞芠極為冷酷的一笑:「我不得不佩服你們沙杷星人的科技,竟然能夠這么唯妙唯俏的完全模仿出了我們人類的外表,不過,似乎你們對於我們人類的狡猾還沒有學的透徹呀!」
  說著不知道是褒還是貶的尖酸話,亞芠冷冷的諷刺著瑪榭郡主。
  同時,在亞芠身邊的貪狼星也接到了亞芠的心靈通訊,低吼一聲,忽然的將瑪榭郡主給撞飛出人群,直落到湖面。
  這一切說來甚慢實則發生的極快,快的讓葛沃比等人還來不及反應,亞芠就已經揭破了這個笑瞇瞇的瑪榭郡主原來是對人類有著極強烈報復心的沙杷星人所假扮的,并且讓貪狼星將他給撞下了湖中。
  直到瑪榭郡主的落水聲傳來,眾人這才完全的回過神來,但是更多的疑問卻同時的涌上了心頭,這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不過,事情的發展更是超乎了他們預料之外,不帶葛沃比發問,亞芠長嘯一聲,一瞬間,五小脫離了亞芠的右臂,夥同貪狼星一起鎧化在亞芠的身上了,那種特異的姿態再度的叫人不由的看傻了眼。
  鎧化之后的亞芠,額頭上的尖銳獨角在陽光下閃耀著刺眼的光芒,望著余波未盡的湖面,輕喝道:「你打算在湖里面待多久?1043號?」
  眾人還搞不清楚亞芠到底在說誰時?答案就已經揭曉在眾人的面前了。
  平靜的湖面上忽然起了相當大的波濤,下一瞬間,好像有什么東西在水面下爆炸一番,忽然一個龐然大物由湖水中快速的升起,然后懸空停在湖面上一公尺處,展現在眾人的面前。
  仔細的一看,那是一個成蛹狀,深綠色,長約三十多公尺高約五公尺兩端一圓一尖,表面還不斷的做著收縮擴張,像個活物般的詭異物體,而依舊是一臉笑容的瑪榭郡主正站在圓的這一頭,由半空中往下俯瞰著亞芠.
  「原來是你,我們還以為你已經死在虎王坡上了。」
  以滿臉的笑容卻用著完全沒有一點人味的語氣平板的說著話,叫葛沃比等人不由的不寒而栗,一種詭異絕倫的感覺襲上了心頭。
  同時,葛沃比等人又駭然的回頭看著力奧等人,此時力奧等人渾身洋溢著無窮的殺機,個個身上全都閃耀出了強烈的光輝,顯示出他們心中的情緒相當的激動,而且功力更是全數動員起來。
  對於眼前的東西,他們可是一點都不陌生,雖然是小上了許多,但是看樣子可是像極了當初在虎王坡上的那三個怪東西,肯定是同一路的,這一點的認知讓所有的死神小隊完全的激動起來,陣陣的壓迫感由他們的身上傳出,引的葛沃比等人也不由的為之側目。
  以同樣的一種冰冷沒有人味的語氣,亞芠望著站在怪異物體上的瑪榭郡主,或者該說是扮成瑪榭郡主的1043,徐徐道:「看來,南方真的就是你們在奇武大陸的大本營了!」
  1043絲毫不露痕跡的看著亞芠,既不點頭也不搖頭,直楞楞的看著亞芠.
  忽然,一陣清脆的聲音傳進了亞芠包括其他人的腦海中:「亞芠小心,這傢伙腳下的小型戰機正在聚集能量準備發出能量炮。」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才說完,眾人只見1043腳下的那個叫什么小型戰機的怪東西圓頭的中央處忽然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白光,剛出現就發出了無比強烈的光芒,令眾人不得不互助自己的眼睛,甚至是亞芠也將臉上的面甲給聚合起來,整個人全都隱入了貪狼之鎧當中。
  而就在這眾人護住了自己的雙眼的同時,因為強烈的白光而導致眼前一片火紅當中,忽然又有另外的一團更加赤紅的身影投入了眾人的幾乎已經喪失了視覺作用的眼中,同時,耳邊也聽到了前頭傳來了一聲無比高亢的鳳唳鳴聲,當中還夾雜的亞芠深沈的大喝聲以及一連串的砰砰砰的打擊聲。
  好不容易,白光消失,眼底的赤紅還沒有完全的消失,眾人就已經迫不及待的張開眼睛瞧瞧,在還是一片赤紅的景色里,眾人模模糊糊的看到了就在湖面的半空中,身穿貪狼之鎧的亞芠還有一只一人高渾身像是著了火似的,有著十八條美麗尾翎的赤紅火鳥,正與1043的小型戰機打得火熱。
  手持太初獸王的亞芠無論小型戰機飛得多快,他都刁鉆無比的貼身近戰,太初獸王一條一條的在小型戰機身上畫出了無數的切口,沒兩下子,小型戰機就被它體內所冒出來的濃綠氣體給整個包圍住了。
  而恍若火焰化身的朱雀則是兩翅不斷的拍打,一道道的火焰不斷的轟擊在小型戰機的身上,十八道尾翎更是像尖銳的長鞭般,隨意的伸長收縮,在小型戰機的身體表面上留下了一條又一條的焦黑烙印。
  小型戰機也不是沒有反手的余力,不斷的由身體各處射出一道道的白色光芒,直往亞芠及朱雀打來,只是全被靈活的亞芠及朱雀閃過了,但是在底下的眾人看到當中的某一道白光射中了他們背后的宮殿竟把宮殿的一角給轟塌了,不由的叫他們暗暗的心驚不已。
  而王宮的各處,更是因為白光的亂射而到處傳來的尖銳的慘叫聲、混亂的人群吶喊聲以及一**的火光沖天,看的葛沃比等人不由的心痛不已,同時又為眼前的怪物大對決而感到怵目驚心。
  斗了好一會,一陣銀鈴般的鳳鳴聲由朱雀發了出來,朱雀忽然的身形大漲,一瞬間整個身體忽然的變大了十多倍,雙翅一展,竟然將這個到處亂鉆的小型戰機給整個包進了牠的雙翅里,無法動彈。
  亞芠也跟著一聲的長嘯,右手忽然并指前伸,劍指往朱雀雙翅中的小型戰機一指,手臂上,忽然的出現了一條由亞芠的肩膀到指尖長,看不出來實體的赤紅色光芒,下一瞬間,這一條赤紅光芒忽然由亞芠的臂上射出,在眾人的眼中留下了一條火紅的殘影,穿過了朱雀那似虛似實的翅膀,直接命中了小型戰機。
  緊接著,小型戰機在朱雀的翅膀中發出了沉悶轟轟聲,爆炸開來,所有的殘骸更是在爆炸的瞬間,被朱雀雙翅上的高溫火焰給燒成了灰燼,留下了一團團焦黑惡臭的東西落到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