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64 殺氣騰騰

聽到了威颯喊出了那個令她心驚膽跳的名字,瑪蓮臉色更是慘白,拉著走過她身邊的威颯,虛弱而急切的問道:「二叔,剛剛你說什么?再說一次!」
  忽然被人給拉住手臂,威颯不由的一驚,一時之間沒有注意到瑪蓮慘白的臉色,雀躍道:「唉呀!大嫂,你也在這里呀!見過亞芠了嗎?就是凱琳姪女的兒子的那一個,你念念不忘的外孫呀?乖乖的,他可真的是不得了,竟然讓監察使那個傢伙主動來求見他,現在人家還在大廳里等著呢!」
  「咦!大嫂,怎么你的樣子不太對?身體不舒服嗎?」
  說了一大堆,威颯總算是后知后覺的發現了瑪蓮不對勁的樣子,關心的問著。
  聽到了威颯的話,瑪蓮只覺得眼前一黑,不堪刺激的昏倒了。
  瑪蓮的昏倒使的場面一時之間變的相當的混亂,看到了自家大嫂翻白眼,威颯急忙的伸手要扶住瑪蓮昏倒的身子,但是一眨眼,瑪蓮的影子卻消失在他的懷里.
  再一看,不知道何時亞芠竟然已經出現在他的身邊,而瑪蓮則是穩穩的倘在亞芠的手中。
  低頭的看了一下瑪蓮的樣子,確定瑪蓮只是因為一時不堪刺激而昏倒了,讓她休息一下就沒事了,亞芠這才松了一口氣,但是仍然不放心的輸了一些天心真氣及光魔法能量進入瑪蓮的身體里,讓她可以早點恢復。
  完成了之后,亞芠這才低聲的對昏迷中的瑪蓮道:「外婆對不起,孫兒不是有意的。」
  而這話只有左近的克瑞及威爾聽見,至於威颯則還停留在對亞芠神出鬼沒身法的震驚中,聽不見亞芠說了些什么!
  將瑪蓮交給了一旁急的跟什么似的威爾,交代道:「總管,讓我外婆休息一陣子她自然醒來就沒事了,你別擔心。」
  怎么叫威爾能放心呢!
  雖然說威爾也相當的意外亞芠的身份,但是他卻看起來不怎么吃驚,也許當他看到了亞芠酷似他母親的面貌時心中早就有了這樣的心理準備了,只是,好好的一對祖孫竟然會搞成這樣子,甚至還讓瑪琳這老人家不堪刺激的昏倒,這怎么叫威爾能放心呢?
  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深深的看了亞芠一眼,威爾忍不住道:「亞……小少爺,您別怪主母,主母沒有戴眼鏡的話是看不清楚的。」
  聽到了威爾的解釋,亞芠不由的一愣,隨即很快的反應過來,點點頭道:「沒關系的,我沒有怪她老人家的意思,你等她老人家醒來之后,幫我向她老人家說一聲,我過兩天再來看她,向她老人家請罪!」
  「少爺你………」
  聽出了亞芠竟然有著要離去的意思,想起了剛剛瑪蓮所說過的話,威爾不由的急的叫著。
  伸手止住了威爾的話聲,亞芠微笑道:「總管你放心,我要離開與她老人家沒有關系,這是我早就已經決定的事情,你別在意!」
  雖然隱隱的覺得亞芠這樣子作有點不妥,但是威爾也想不出什么理由來阻止亞芠的離去,只得點點頭,心想等主母醒來之后,他再跟主母說好了。
  等著威爾扶著自己的外婆,領著其他的護衛群離開以后,亞芠這才轉過身來面對著眾人,奇異的目光四下的巡視了一番以后,定點在旁邊神情相當怪異的克瑞身上,隨即往克瑞走去。
  來到了克瑞的面前,亞芠忽然一個巴掌,將克瑞整個人給打的向外飛了出去,可以想見亞芠有多用力。
  被亞芠的這一個巴掌打飛出去的克瑞只覺得眼前一陣的金光亂閃,腦中一陣的昏昏沈沈的,有點搞不清楚自己在何方。
  而亞芠的巴掌卻嚇壞了所有人,威颯、凱琳、憶琳全都不由的發出了一聲的驚呼聲,而凱琳更是驚叫道:「亞芠,你在干什么?」
  亞芠回過頭來深沈的看了凱琳一眼,然后不理會凱琳等人的驚呼,又往老半天爬不起來的克瑞走去,而凱琳不由的被亞芠的眼中所潛藏的殺機給嚇壞了,不由自主的奔到克瑞的身邊,伸手橫檔在克瑞的面前,驚嚇道:「亞芠,不要!」
  亞芠淡淡的看了像只護著小雞的母雞一樣的凱琳,繼續的往克瑞走過去,眼中充滿的無窮的殺機.
  看到這個樣子,憶琳也忍不住的跑到亞芠的面前,兩手一攤,阻止道:「表哥,哥哥是做錯了什么事情?讓你一副想殺了他的樣子?他也是你的表弟呀!」
  亞芠淡淡的看了憶琳一眼,冷然道:「讓開!」
  憶琳搖搖頭道:「不讓!」
  亞芠微微的一皺眉頭,忽然伸手一抓憶琳的手臂,一個后甩,將不由自主尖叫的憶琳甩向看到狀況不妙正要沖過來的威颯的面前,正好落入了威颯的懷里,阻止了威颯的動作。
  將憶琳接下來以后,威颯一眼望去,臉色深沈的亞芠已經走到了臉色變的相當慘白的克瑞面前,而凱琳兩手正緊緊的抱住了亞芠的腰,阻止亞芠對克瑞下毒手,一邊還叫著:「克瑞快逃,表哥是認真的,快跑,會沒命的!」
  聽到了凱琳的話還又看到亞芠殺氣騰騰的臉色,克瑞不是不想要逃,但是剛剛被亞芠出其不意的打了那一巴掌之后,到現在他整個人還昏昏沈沈的,兩條腿根本就不聽使喚,別說跑了,他連站起來都沒辦法。
  看著死命的阻止亞芠前進的凱琳還有現在整個人昏倒在自己的祖父懷里的憶琳,克瑞這時候忽然的感到一陣的后悔,后悔自己以前不該聽姊姊跟妹妹的勸告,導致現在竟然會碰到這種事情。
  同時,看著自己的姊姊還有正將妹妹放下來急忙沖過來的祖父,克瑞終於知道了,誰是真正的關心自己的人了,只是這個時候知道這些事情好像是有點晚了。
  抓起凱琳的領子,亞芠依舊是輕而易舉的將緊抱著他的凱琳整個人給提了起來,重施故技的再次一甩,又一次的將凱琳給甩向了威颯,只是這一次,威颯雖然是同樣的也將凱琳給接下來,但是卻也被亞芠暗藏在凱琳身上的真氣給震的全身一陣發麻,動彈不得。
  失去了現場可以庇護自己的三個人的保護,克瑞直接的面對了亞芠讓他更是徹底的感受到亞芠想要殺的心意是如何的堅決了。
  求救的望向了周圍的人群,現在他只希望有人可以出來幫助他。
  但是在周圍的人里,力奧等人別說了,亞芠想要殺的人他們只懂得搶先在亞芠面前殺了他或是在后面補上一刀而已,那里會去想要救人?
  夜月雖然說身份比較不同,跟克瑞有著血緣的關系在,但是這層血緣的關系卻在沒有時間的培養之下,可以說跟陌生人沒有差多少,所以夜月本質上也是跟力奧等人一樣的。
  至於多尼等人先不說他們本來就對克瑞這個惡少沒有多少的好感了,他們一方面并不清楚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二來,他們也不怎么相信亞芠會真的動手殺掉自己的表弟的克瑞的,更何況,他們自己也是心知肚明,憑他們的程度,就算有心要救克瑞,上去也是白搭,所以他們也是靜觀其變。
  如此一來,可以救他的人沒有動,有心要救他的卻又無法動彈,周圍圍了十多個人,但是克瑞卻覺得跟在沒有人的地方一樣,獨自的面對著臉色看起來相當可怕的亞芠.
  終於,亞芠來到了面無人色的克瑞的面前,克瑞只覺得今天他是難逃一死了。
  有了這樣的覺悟,克瑞反而膽子變的大了起來,微顫道:「表……表哥,你應該是我的表哥,是凱琳姑姑的兒子,我的表哥吧!你不會為了這一點的小事就……就想要殺你的表弟吧!」
  亞芠冷冷的看著克瑞,不言不語,而亞芠的沈默讓克瑞更是大膽的繼續說著:「我承認,那天的事情真的是我的不對,但是表哥你們也沒有什么損失,反而是我的幾個朋友全都讓你們給弄斷的手腳,今天我請奶奶來其實也只不過是想要教訓你一下,出口氣而已,你不會因為這樣就要殺…………」
  忽然,說到了一半的克瑞兩眼瞪的大大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亞芠的右手中突然出現的太初獸王的身上,無限驚恐的心情充斥著他的心中,只覺得死亡距離他好近好近。
  罷了!
  看著亞芠緩緩舉起的右手及太初獸王,克瑞慢慢的閉上了雙眼,準備受死。
  緊閉雙眼的克瑞隨即感覺到自己的喉間接觸到一種帶著奇特彈性,但是隱隱有著一種刺痛的感覺,好像實體但是又像是虛體的東西,心中再度的嘆了一口氣,等待死神的降臨!
  但是,等了一會,克瑞卻奇怪的沒有感覺到喉頭的這東西有刺進來的感覺,怪異的睜開眼睛一看,卻見到亞芠右手往前直伸,手中那把結構與造型相當奇異的怪劍,那似虛似實的劍刃直指的自己的喉頭,剛剛的感覺便是那恍若不斷的流動的劍尖與自己喉頭的皮膚接觸的感覺.
  冷冷的看著克瑞,亞芠用著跟他的眼神一樣冰冷的語氣緩緩道:「你說完了嗎?」
  克瑞眼中流露出了明顯的希望來,亞芠肯開口的話,那表示可能還有一絲的機會在,想說話,但是太初獸王的劍尖卻讓他無法開口,只能拼了命,在最大的限度里拼命的搖頭.
  亞芠徐徐道:「我先要跟你澄清一件事,關於你得罪我的那件事,我并不在意,你今天還找我報復,我也一樣不怪你,因為這是正常的。」
  克瑞心中暗暗的反駁著亞芠,如果不怪他的話那現在又怎么會拿著這把怪劍指的他的喉嚨?
  又聽到亞芠續道:「但是我卻要問你一件事,你今年幾歲了?」
  克瑞一愣,亞芠怎么忽然問他幾歲?
  一旁,已經恢復了原狀的威颯、凱琳及憶琳姊妹,這時看到了亞芠似乎暫時并不是他們所想的那樣,因此也不敢輕舉妄動,聽到了亞芠問克瑞幾歲了,威颯急忙道:「克瑞已經十七了,亞芠,你別沖動呀!起碼看在我這個二叔公的份上,要饒他一條命呀!」
  對於威颯的求情,亞芠聽如未見,冷冷的一笑道:「十七歲,應該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事情,可以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算的上是一個大人了,在我十七歲時,我已經是雙手沾滿了血跡,死在我的手上的人起碼五六千人以上了。」
  忽然聽到了亞芠提及自己十七歲的事跡,那令人難以置信的死亡數字叫現場的所有人為之一愣,十七歲的亞芠竟然已經殺過了五六千人了,真是叫人無法相信,但是卻沒有人敢懷疑這話的真實性有多少。
  而克瑞更是心頭一涼,亞芠這樣的說法是不是確定了他想要殺他的決心呢?一個再十七歲就殺掉了五六千人的人現在再多加他一條小命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聽到了亞芠這樣的一講,只覺得心中一涼的克瑞頓時覺得萬念俱灰,再也提不起勁來聽到了亞芠這樣的一講,只覺得心中一涼的克瑞頓時覺得萬念俱灰,再也提不起勁來為自己辯護.
  看了閉起了雙眼的克瑞,亞芠忽然又道:「其實,我一點都不怪你要找我報仇這件事情,真的,我一點都不怪你。」
  聽到了亞芠這樣的一說,所有人,包含了閉目等死的克瑞也不由的又睜開了眼睛,愣愣的看著亞芠,心中充滿著疑惑,無法判斷出到底亞芠現在說的這句話是真是假亦或有什么用意?
  臉上浮出了一種相當奇怪的笑意,叫所有人一瞧之下,不由的心中微微的一動,實在是亞芠這時的笑容令人有著說不出來的怪異感覺,好像是看破了一切,又似隨性的灑脫,更有著一種對於人性的諷刺的一種複雜的笑意。
  「殺人者人恆殺之!」
  看著克瑞,亞芠一字一句的說出了這么一句千古流傳的話來,望眼緊盯著克瑞那一雙充滿著驚駭的雙眼直瞧。
  而克瑞在驚駭之下卻又不免的對亞芠剛剛所說的話不斷的猜測著亞芠的意思到底是什么用意?
  直到克瑞似乎想要說什么卻又不知道該如何說的時候亞芠這才又道:「當我第一次將我手中的劍插入了敵人的身體當中,我就有了一個覺悟,那就是總有一天,我也一定會被我的敵人將他的利刃插進我的身體中,取走了我的性命的,那一個人可能是我的仇敵,可能是我的親友,甚至可能是你。」
  望著克瑞的雙眼,亞芠又這么的說著。
  「所以,我向來不反對人找我報仇,因為,我也是一直追著我的仇敵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要報仇。」
  「不過………………」
  亞芠頓了頓,又繼續的說道:「今天不管是誰對我拔出了刀與劍,不管是因為什么的原因,為了保留我的生命,我是絕對不會給任何人機會的,我將會將他徹底的摧毀掉,知道摧毀的意思嗎?」
  亞芠問著克瑞,克瑞不自覺的點點頭,亞芠也跟著點點頭,似乎很滿意克瑞總算不是太笨:「你很幸運,我向來是不給我的敵人任何可以找我報仇的機會的,并不是我怕他們來找我報仇,只是,嗯!麻煩,對!我這個人向來很討厭麻煩的,因此,對於我的敵人,我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斬草除根,殺他一個人如果會引來一百個人來報復我,那我就殺他兩百人,直到沒有人可以來找我報仇為止。」
  淡淡的說出了自己對於敵人向來的血腥手段,亞芠并未刻意的夸張自己的語氣,依舊是那淡淡的聲音,但是就因為如此,更是叫一旁聽到的人更是覺得恐怖,竟然能夠如此隨意的說出這樣的可怕的事情,更是叫人無法懷疑這是否是亞芠的恐嚇手段。
  完全不給克瑞任何插嘴的機會,亞芠又說道:「現在,你曉得你有多幸運了吧?對我拔劍相向而有能夠沒事的想要來找我報仇是一件多么幸運的事情了吧!」
  「不過,要不是當時我剛剛到達泰龍,要不是當時有憶琳在身邊,要不是當時我知道你是我的表弟的話,要不是我可以確認你對我沒有傷害性的話,現在,你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克瑞這時的眼中忽然的并出憤怒的光芒,恨恨的看著亞芠,亞芠一接觸到克瑞的眼光,不由的一愣,隨即恍然大悟道:「別誤會了,沒有傷害性并不代表就沒有威脅性,我用我的鮮血換來的經歷曾經告訴我,就算是一個手無寸鐵的三歲小孩站在我的面前,也是不可以忽略他對我的威脅的,看到我胸膛上的這個疤了嗎?」
  忽然的扯開了自己的胸襟,亞芠自己往下一望,忽然又歉然道:「真是抱歉了,我身上的傷痕不知到何時不見的,我一時忘了。」
  「不過,在這個地方,曾經有著一道足有四吋長的傷痕,那是一個十歲的孩子在我的胸前所留下了,他是一個不會武功魔法沒有力量,很單純很單純的普通農家小孩。」
  指著自己光滑白晢如玉,心口的位置上,用著奇妙的笑容,亞芠悠悠道。
  克瑞的眼中不由的流露出了濃濃不敢置信的眼色,而一旁的威颯、凱琳及憶琳三人同樣的不敢相信亞芠真的曾經碰過這種事情,但是看到了旁邊的力奧、夜月及其他的死神小隊臉上的凝重臉色,卻又不由的相信亞芠的確是碰過這種事情。
  「所以,沒有傷害性并不代表就沒有威脅性,相反的,對我有威脅性的人才是我想要剷除的,正如你一樣。」
  「泰龍帝國第一世家的未來繼承人,又是應該是我最親近的人,我的小表弟,你對我的威脅性才是真正的大呀!就像你可以請出外婆她老人家來找我的麻煩,我想要殺你時二叔公還有你的姊妹會阻止我,還有人比你對我的威脅性更大嗎?」
  聽到了亞芠的這句話,克瑞心中暗叫真的是完了,亞芠的語氣里是隱藏不住的殺機,一旁的威颯等人也是聽的一清二楚,但是當他們想要動時,卻發現到自己的身體外全都浮現出了一層淡淡的黃色光芒,令他們絲毫不得動彈。
  同時,三個人的耳邊同時的傳來了夜月淡淡的聲音道:「別沖動,大哥如果真的想要殺人是從來不說廢話的,聽下去就對了。」
  原來是夜月阻止了他們的動作,剛剛的時間已經夠夜月用魔法來限制住他們的動作了。
  心里焦急無比的威颯三人不由的用眼角看了夜月一下,這都什么時候了,夜月怎么還限制他們的行動?
  這時候,亞芠已經逐漸的抬起了右手,受到了劍尖的逼迫,克瑞不由的也跟著亞芠手中的太初獸王的動作而慢慢的站了起來。
  直到克瑞完全的站了起來,亞芠這才忽然極為冷酷的道:「看在你是我的表弟的份上,我給你一個機會,一年,一年之后你如果可以擋下我的一百招的話,那對於今天的事情我就一筆勾消。
  聽到了亞芠忽然這樣的一說,威颯三人不由的心中一喜,這不就表示亞芠不殺克瑞了?
  但是還沒有等他們說出來,一旁的力奧已經皺起眉頭來喃喃說道:「那還不如現在就動手好了,一年的時間又怎么可能達到能擋頭兒你一百招的程度呢?」
  雖然力奧說的很小聲,但是已經足夠讓威颯他們聽清楚了,不由的向是被澆上了一盆水的小火堆般,由喜悅的顛峰跌到了失望的谷底。
  而忽然的說出了這么的一句話來,亞芠手一抖,手中的太初獸王又縮回了他的右臂上,消失於無形,解除了克瑞迫在眉頭的危機.
  但是又忽然的往前一跨步,忽然伸手拉住了克瑞的衣襟,冷聲道:「記得,一年后,你必須要擋住我的一百招,如果不能的話,那你只有死路一條,不要妄想像今天一樣可以藉助外力或是用親人之情來打動我,那你只有死的越快而已!」
  「拼命的練吧,沒有擋我一百招實力的你也不值得我讓你在活在這世界上!」
  極其冷酷的說完,亞芠一甩,將克瑞丟到了威颯的腳前臉上又恢復成了平常的笑容,對威颯等人笑了笑,然后招呼了力奧等人一聲,隨即的往隆府大門口的方向走了過去。
  看到了亞芠的舉動,威颯不由的遽然一愣,伸手張口想要說些什么,但是隨即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手垂然的放下,口也閉了起來,也許現在這個時候,暫時的讓亞芠離開這里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低下頭來,望著腳前逃過了一劫的克瑞,一方面訝異自己不知道何時已經恢復了行動的能力,他可沒有看到夜月有什么特別的舉動,一方面,威颯臉上的笑容也消失,眼中難得的流露出了精銳的眼光,他得好好的問一問克瑞,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走出了隆府的大門,望著眼前逐漸多起來的熱鬧大街,夜月不由的往前走到了亞芠的身邊,輕聲道:「大哥!」
  亞芠轉過頭來輕輕的拍拍夜月的頭,微笑道:「沒事,你大哥我真的沒事,別擔心了。」
  聽到了亞芠這樣的一說,夜月不由的輕輕的點點頭,既然亞芠說沒事情,那就一定沒有事情,就算真的是有事,亞芠不想要說她也問不出來,只是,真的沒事嗎?
  她這個重視親情又喜歡把感情內斂在心里不表示出來的大哥呀!
  不自覺的逃避了夜月探索的眼光,亞芠忽然對一旁的力奧道:「力奧,剛剛二叔公好像說那位監察使大人來找我,你去請他過來。」
  力奧點點頭,轉身又往隆府當中飛馳而去。
  望著力奧的背影,亞芠淡淡的一笑道:「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先去找家今天晚上可以借宿的地方,烈芒你在這里等力奧出來以后,帶他來找我。」
  隨即,在亞芠的右臂上,一只金光閃閃,拳頭大,眼中閃耀著兩道耀眼的光芒,像兩顆小太陽的烈芒出現在亞芠的有手掌上,輕巧的跳到了亞芠的腳邊,對亞芠撒了一下嬌,然后這才乖乖的走到大門旁,坐了下來,任由隆府大門口的衛兵瞪大了雙眼的看著牠。
  亞芠微微一笑,領著眾人忽然像是一陣模糊的影子般,在太陽底下緩緩的消失不見,彷彿是他們從來就不曾出現在這里一樣,看的衛兵們無法置信的擦擦了自己的眼睛,以為自己是見鬼了,又怎么會知道亞芠等人是以一種肉眼幾乎無法辨識的極快速度離開了這里的。
  在荒區里,某一家名叫雅客的大旅店當中,亞芠一行人正泰然的坐在旅店一樓里為店內客人專設的酒吧里.
  酒吧里的服務生全都不由自主的往亞芠等人的方向偷偷的望著,除了說很少人會在一大早就來旅店里投宿之外,亞芠等人的那種與眾不同的氣質也是令服務生們不斷側目的緣故之一,只是他們對於服務生們所投來的怪異眼光是如不見,只是靜靜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休息著。
  不久大門口處,傳來了熱鬧的迎賓聲,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往大門口的方向一看。
  最先映入眾人眼中的是一個長相俊逸有著一頭燦爛金發的二十來歲年輕人,在他的身后,還有一個身材結實魁武的大漢,距離他們一步的身后還有五個一身黑衣滿臉橫肉的大漢們也跟著走了進來,不用說,一定是力奧跟監察使葛瑞斯以及他的保鏢團.
  同時,一道金光由大門力奧的身邊處電射進來,投入了亞芠寬大的披風里消失不見了。
  看到了葛瑞斯等人走了進來,亞芠當先的站了起來,也不見他是如何作勢,一瞬間他就來到了正要跨進大門口的葛瑞斯的面前,靜立在葛瑞斯的面前。
  現場整個酒吧里的所有人竟然沒有一個人可以看到亞芠是如何的移動到葛瑞斯的面前的,葛瑞斯不由的被亞芠的這個鬼魅般的舉動給嚇了一大跳,不由的拍拍胸膛道:「大哥,你嚇到我了!」
  亞芠淡淡道:「什么時候?」
  葛瑞斯一愣,隨即會意亞芠是在問他什么時候可以見到泰龍的皇帝?
  本來想跟亞芠哈拉兩句的,但是不知到怎么的,今天的亞芠雖然看起來跟昨天沒有兩樣,但是隱隱間卻又讓他感覺到亞芠現在身上正瀰漫著一種令他不寒而栗的可怕氣息,彷彿亞芠往他的面前這一站,當場使的他面前的溫度少了十多度,讓他渾身起了一陣的雞皮疙瘩。
  不敢多說廢話,葛瑞斯乖乖的道:「陛下說你隨時可以去見他!」
  亞芠點點頭,忽然一個轉身,背后的披風揚起了一個美妙的飛弧,與葛瑞斯擦身而過,往旅店的大門外走了出去。
  葛瑞斯大愣,半晌這才急忙的追上去問道:「大哥,你想要干什么?」
  「見他!」
  頭也不回,亞芠依舊是走著自己的路,冷冷的回答著葛瑞斯的詢問。
  聽到了亞芠的回答,葛瑞斯不由的又是一愣,不知道怎么的,今天的亞芠所表現出來的這種冷漠的神態叫他心中真的是一陣的毛骨悚然,心中暗暗的奇怪,自己向來最自豪的就是自己那厚臉皮的功夫了。
  但是現在,自己向來自豪的功夫卻像是破了功一樣,亞芠根本就不需要對他兇,光是那平板的冷漠臉孔,冷淡的聲音,就夠叫他不敢多作怪,這真的叫他想不通。
  心里充滿的疑惑的葛瑞斯甚至連在他的身后不遠處正跟著他朝思暮想的女神夜月也沒有察覺,逕自的跟著臉上寫著生人勿近的亞芠身邊,一邊探討著亞芠的為什么才一晚的時間就變成這樣了,而自己卻又不由自主的受到了他的影響?
  卻不知,早已經將天心真氣修至超凡入圣神話地步的亞芠本來是可以克制著自己因天心真氣所產生對人的一種潛在威勢的,但是今天早上的遭遇讓亞芠在這個時候心里充滿著悔意,因為他讓自己敬愛的外婆氣昏了,
  雖然是源自於誤會,但是也夠叫亞芠這時心里夠難受的,不自覺的,心中不再平靜的亞芠,無意識的讓亞芠身上潛藏的威勢慢慢的散發出來,不是平常的那種因為他的個性所帶給的人的冰冷,而是一種真真正正讓人感到毛骨悚然的實質威脅的冰冷,這讓亞芠又再度的變成了當初剛出清藍之境時的銀月惡魔的神態,一種凡是有生命有智慧的生物一見皆會畏懼可怕神態.
  也因此,今天早上的死神小隊連大氣都不敢吐出來,而與亞芠相處相當久的死神小隊都如此了,更別說是近乎陌生人的葛瑞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