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63 家庭風波

事實上,根本不需要瑪蓮出手教訓亞芠,站在瑪蓮身后,隨著瑪蓮來到這里的人,看到了自己的主母氣成這樣子,連話都說不出來,不待瑪蓮吩咐,已經各自的飛身到亞芠及夜月的周遭,十二個人團團的將亞芠兩人給包圍住了。
  這十二個人可不是一般的人,而是由隆府精心挑選年齡幼小,但是天資聰穎的幼童,送上了兩大武學勝地之一的太乙門經過十年的訓練教導出來以后,擔任保護隆家主人的精銳護衛當中的十二個。
  而脫俗于人世的太乙門之所以肯幫隆府訓練出這樣的一群高手護衛,主要原因固然是因為實際根據地做落在泰龍帝國當中的太乙門曾經受過隆府不少的幫助之外,歷代的隆府子弟又都曾經在太乙門當中學得自保的本事,是太乙門的弟子外,最大的原因就在于瑪蓮本身。
  瑪蓮乃是現任門主的大師姐,同時也是飛云道君的孫女,最是深獲飛云道君的喜愛,后來下嫁了當時一樣在太乙門當中修練的亞芠的外公威靈,因此與太乙門的關系可以說是相當的密切。
  瞧在太乙門與隆家的關系是如此的密切,簡直可以說是不分家的情分,所以太乙門無償的替隆府訓練出來這樣的一批武力,一方面是保持與隆府的關系,好讓太乙門助人助己。
  二方面來說,因為飛云道君這位在太乙門當中雖然已經退位但是依舊有著神話般地位的傳奇人物面子上,保護了隆府等于也是間接的保護了他老人家的孫女,因此才有這群隆府的護衛的存在。
  而到底是出自于兩大武學圣地的太乙門,雖然不是正式的弟子,但是包圍著亞芠的十二個人讓人一看就能感覺得出他們的精神全部都緊鎖在亞芠及夜月的身上,讓人有種山雨欲來的壓迫感。
  亞芠淡淡的掃了一下在他面前的護衛群,然后眼光緊鎖在瑪蓮的臉上,似乎在說她是不是想要來真的?
  不知道怎么的,亞芠那冷淡的目光讓瑪蓮的心不由的一顫,似乎本能再告訴她,她不該跟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弄到這樣的僵持地步。
  微微張嘴,正想要說些什么,一旁的克瑞已經迫不及待的叫道:“你們還愣在那里干什么?還不敢快將他們拿下?”
  本來就已經氣憤亞芠對瑪蓮這樣的態度的護衛群,再包圍住亞芠及夜月兩人之后,就已經是躍躍欲試,只是苦于沒有瑪蓮的命令而不敢妄動,如今一聽到克瑞的命令,所有人彷佛是被電電到一樣,包圍圈頓時往亞芠縮來。
  而在亞芠身邊的夜月見狀,早已有所準備的她立即從身上電射出六顆光團,圍繞在她與亞芠的身邊三公尺處,閃耀著強烈的各色光彩。
  見到眼前忽然的出現了六色光團,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的護衛們不敢大意,包圍圈猛的后縮。
  帶看清楚這六色光團只是在亞芠及夜月身邊三公尺的范圍當中不斷的飛繞而沒有其它的動作之后,護衛們這才又往亞芠兩人的身邊接近,但是仍然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緩慢*近著。
  只是,護衛們怎么也沒有想到,這六個看起來相當美麗的光團威力竟然是這樣大。
  才剛剛超過了亞芠兩人身邊三公尺的界線時,原本飛繞就相當快的六個光團忽然就呈千百倍的加速,往眾護衛們沖了過來。
  拳大的光團在那一瞬間變成了人頭大,速度更是快如閃電,總算一干護衛早存戒心,一看情況不對,頓時猛然的后退,即使如此,當他們看到了被這六顆光團砸中的地方或忽然起火、或結冰、或地裂、或化成了一團的土粉,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氣,不敢想像如果被砸中的是他們時會發生什么事情。
  同時,看到這光團如此的威力可怕,眾護衛也不由的怒由心生,竟然使用出這樣可怕的武器來,萬一他們閃躲不及的話豈不是沒命了。
  不約而同的,所有人低喝一聲,剎時,渾身綻放出了各種光華,在出現時,已經是全身都著上了獸幻鎧了。
  正想重整陣勢將亞芠兩人給拿下,亞芠忽然對著夜月擺擺手,了解亞芠的意思,但是卻百般不愿的夜月將六大光團收回了兩手當中,化成了本來的小珠子,望著護衛群,看她的樣子,似乎只要護衛群有什么動作的話,她隨時會再發出這六元圣珠。
  亞芠往前跨出了一步,正想要說些什么,忽然,遠處傳來了一聲的大喝:“大膽!你們想要干什么?”
  一瞬間,十多道身影及如閃電的往這個方向電射而來,團團的為在護衛群外,連瑪蓮、克瑞及威爾都在他們的包圍之列,原來是力奧等十一個小隊員
  完成了他們的晨間訓練之后,力奧帶著十個小隊員正想要去找亞芠,誰知道,才剛剛的踏出了他們所居住的賓館院子以后,馬上就看到了遠處一黑一白的亞芠及夜月正被一群人包圍在其中,看他們的樣子也知道來勢洶洶,不懷好意。
  隨時都緊記著自己的任務的力奧見狀不由狂怒的大喝一聲,跟他身邊十個同樣憤怒的小隊員們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沖了過來,以反包圍的姿態將所有人全都包圍在他們的攻擊圈當中。
  要不是看到亞芠及夜月完好的份上,恐怕力奧他們一上來就狠下棘手了,可是就算沒下手,所有人的身上依舊是散發出強大的氣勢,渾身彌漫著提聚真氣的光芒,尤其是力奧,他的雙手更是泛出了相當嚇人的近尺長的淡藍色輝芒,顯示力奧不但全身的功力全數動員,連手上的裂靈指套里神之鉆的能量也提出備用了,隨時準備行雷霆一擊。
  而護衛群們則是被眼前功力高絕的力奧等人給嚇到了,才剛聽到聲音,下一瞬間,自己眾人的外圍馬上就出現了這樣的一群渾身充滿的無比的殺氣,氣勢凌人的人包圍著他們,令他們心中的警鐘不斷的大響,更是提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來面對這群看起來相當可怕的敵人。
  就在這時候,更是有著一聲相當凄厲而且令人感覺到無比憤怒心情的綿長狼嚎聲音傳來,一道詭異而快如閃電的金光忽然出現在眾人的眼界當中,幾乎是才看到了這到金光出現,金光就已經旋繞了眾人一周,留下了宛如金圈般殘影之后,停在亞芠的身邊了。
  一只渾身閃耀著刺眼金芒,一身華麗的金色長毛無風自動,額前突出了一根足有三十公分的銳利尖角,四足有著與尖角同樣的閃耀著令人感到銳利無比的銀白光華的利爪,貪狼星現身了,而是處于攻擊型態的貪狼星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原本在賓院里休息的貪狼星忽然的感覺到了來自于亞芠的一種相當憤怒的情緒,與自從來到泰龍帝國以后亞芠的那種一直相當祥和的心情完全不一樣,這種突如其來的憤怒心情叫貪狼星一時之間本能的起了激烈的反應,以為亞芠是遭遇到了什么事情,因此不待亞芠的召喚就自行的回到了亞芠的身邊。
  看到了亞芠的身邊忽然出現的貪狼星,護衛群不由的更是暗自驚心,他們可從來沒有見過像這樣子的奇異幻獸,光看它那額上獨角足下的利爪還有為露出嘴角的森森利牙,真是夠叫人心驚膽跳的,最可怕的是貪狼星所表現出來的那種氣勢,彷佛是不將他們給放在眼里一樣,充分的表露出了睥睨天下的王者威勢。
  而隨著貪狼星的腳步,慢了一點的朱雀這時也從天而降,停留在亞芠的肩上,一顆赤紅的頭也不斷的回視著亞芠周遭的護衛們。
  身為獸王坐下的四方獸靈之一的朱雀圣獸,原本職務上的劃分就跟擅長于攻擊的白虎一樣,都是專屬于貪狼星這負責攻擊面的太初的直轄獸靈,雖然說貪狼星并不成熟,但是在如此之*近的情況之下,朱雀同樣的也能夠感受到貪狼星因為來自亞芠的憤怒而引發的攻擊本能。這使的朱雀也恢復了它那朱雀的本來面目,隨著貪狼星的身后也跟著如臨大敵而來。
  這下子,護衛群們都快瘋了。
  才剛剛包圍住亞芠兩個人,一照面就被夜月的六元圣珠逼退,這對他們來說已經是相當少見的事情了,沒想到一瞬間又出現了這么一群讓他們沒有把握可以收拾的下的高手群反過來包圍他們,接著,又詭異的出現了這樣的一只充滿著王者之風,用看就知道不好惹的獨角金狼。
  沒想到還沒驚訝完,一只渾身散發著騰騰的火紅烈焰,有著羽冠及十八道細長絢麗尾翎,樣子像極了傳說中的朱雀圣獸(事實上真的是朱雀圣獸)的幻獸又從天而降,看那跟朱雀圣獸很像的飛禽系幻獸才一照面就充滿著敵意的發出了熊熊的烈焰也知道它絕對不是他們這一邊的。
  到底現在被他們包圍住的亞芠是什么人?
  這樣的一個疑問同時的充滿著所有護衛群的心中,怎么才包圍他而以就出現了這么多不可思議的人跟幻獸?令他們全都愣住了。
  就在所有護衛群都傻眼的同時,亞芠面前的瑪蓮反而是因為眼前這突如其來的詭異變化而回過神來,暫時的忘掉了剛剛的疑惑,打量起包圍住她的力奧等人還有亞芠身邊的夜月、貪狼星及朱雀,心中同樣的也是充滿著疑惑。
  瑪琳并非是一個愚昧的老婦人,相反的,她的出身她的身份都讓她有著極高的眼力。
  但是,任憑她的眼力如何的高超,她就是瞧不出來眼前包圍住她的力奧等人的身份。
  先且不提力奧等人的功力竟然高到讓瑪蓮有種窺探不清的感覺,這種感覺只有在她自己的師兄弟身上才有過,但是力奧等人是如此的年輕,功力又如此的高絕,就是在她自己那被稱為武學圣地的太乙師門里弟子在這樣的年紀也沒有這樣的修為,而這些人竟又有十一個之多!
  這實在是叫瑪蓮感到無比的疑惑,到底是那里來的這樣一群年輕高手?
  而若瑪蓮知道這樣的死神小隊總共有九十八員的話,想必她又會更是驚訝的。
  再則,力奧等人雖然包圍住她們,但是神態是如此的平靜,可是又讓瑪蓮深刻的感受到了在這種平靜的表面下所隱藏的又是一種如何驚人的潛藏殺意,濃厚的程度瑪蓮此生尚是首見。
  這種平靜當中的兇猛殺意是騙不了人也假裝不來的,是要經過了無數次血腥殘酷的修羅沙場才有可能會產生這樣的一種有如傳說中的修羅般的殺氣的,就是因為如此,瑪蓮更是感覺到無比的震驚。
  再則,后面出現的那兩只奇怪的幻獸更是瑪蓮此生所未見的,具有王者之風的獨角金狼、長的像朱雀圣獸(再說一次是真的朱雀圣獸)的鳳凰?別說看了,瑪蓮連聽都沒聽過。
  最叫瑪蓮心悸的卻還是亞芠,自始至終,不管場面是如何的變化,亞芠臉上卻依舊是那種冷淡、與世隔離的神情,彷佛是這世間沒有任何一種事物可以影響到他的情緒的,更象是一座永遠籠罩在無邊濃霧下的深山古潭,叫人完全無法看清楚他的真實面目。
  看到了這樣的亞芠,瑪蓮無法解釋的心中竟然會感覺到一痛!
  這個年輕人才多大呀?到底他是曾經遭遇過什么樣的事情?竟然會有著這種就算是她在自己那一百多歲的祖父身上也不容易看到的那種,彷佛是看穿了一切世情的滄觴神情?
  搖搖頭,彷佛是藉此搖去了心中的那股莫名的情緒,瑪蓮揮揮手,把幾乎已經將自己的功力完全的提升到最高點的護衛群們給召回她的身邊來。
  看到了瑪蓮及護衛群的舉動,力奧等人雖然感覺到疑惑不解,但是也同時的撤除了包圍圈,來到了亞芠的身后,但是站在夜月身邊的力奧依舊是戒慎的盯著瑪蓮直瞧。
  再看到了瑪蓮身邊的克瑞時,包括力奧在內,所有的死神小隊已經了解到事情一定跟克瑞脫離不了關系,這不由的讓所有人死命的盯著克瑞瞧,看的克瑞不由的心中一陣的慌張。
  尤其是,在這個要命的時刻,向來相當的信任他的奶奶瑪蓮忽然用一種相當奇特的眼色看了他一眼,更是令克瑞心中產生了無比的驚慌,不知道自己的奶奶看自己這一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在怪他惹上了這樣的麻煩還是自己的謊話被奶奶給識破了呢?
  心中一邊極度的慌張克瑞一邊七上八下的告訴自己奶奶不可能會看破他在這件芝麻綠豆般的小事情上所做的隱瞞的,以前奶奶不也是同樣這樣嗎?
  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的克瑞一直見到瑪蓮忽然緊繃著一張臉,走到了亞芠的面前,他才總算是松了一口氣,無論如何,瑪蓮現在的這個樣子就代表她是真的生氣了,這個樣子的話那眼前的這群人就有難了。
  心里暗暗的竊笑著的克瑞再度的等待著接下來的發展。
  事實上,剛剛瑪蓮的確是有點懷疑克瑞所告訴她的‘事實’,但是還不到那種認為克瑞在對她說謊、欺騙她的地步,只是存了這么樣的一個疑惑,而那是因為她本能的認為向這樣一群功力高絕渾身殺氣的人實在是不可能會無緣無故的去挑釁人家,而且就算是發生了沖突的話,想來克瑞應該也是無法在她的面前活繃亂跳的了。
  但是瑪蓮這樣的懷疑卻被她心中那股莫名產生的怒火給掩蓋了過去,實在是她從來沒有遇過有人敢這樣子的無禮對待她,尤其又是這樣的一個讓她感覺到無比親切的年輕人,讓她對于亞芠的親切熟悉的感覺反而是助長了她心中的怒火。
  冷著臉,瑪蓮再度問道:“年輕人,我在問你一次,難道你對于無故傷人這件事一點悔意都沒有嗎?”
  但是回應瑪蓮的問話的卻是亞芠更加的沈默以對,致此,瑪蓮總算是在心里失望了,沒想到脾氣向來火爆的她一在的克制著自己的怒火,詢問著亞芠是否有悔意,為的也只是亞芠的一個表示,那么她就不會為難眼前的這一個令她有相當好感的年輕人。
  偏偏她所得的卻是亞芠的一再沈默,看在瑪蓮的眼中,就變成了亞芠不知悔改,而力奧等人的到來卻又更讓瑪蓮以為亞芠真如她的孫子克瑞所說的,是一個聚眾傷人的混漲家伙,令瑪蓮的心中不由的暗暗惋惜著,可惜了亞芠這樣的一個人!
  可是,心中惱怒已極的瑪蓮臉上卻忽然的笑了起來,盈盈的笑意當中夾帶著無邊的怒火,更是叫人覺得她已經是憤怒到極點了。
  而站在瑪蓮面前的亞芠此時也是心中相當的后悔,因為自己一時的被鬼迷了心竅,竟然跟自己的外婆嘔起氣來,外婆不認得他又算的了什么?外公不也是看了他很久最后才由他類似母親的外貌上認出了他來,還確定了一番嗎?
  而外婆本來就是怒氣沖沖的過來,當然也沒那個心情去認他到底是誰了,認不出他來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怎么他會因為這種事情來跟外婆嘔氣?
  雖然說后來力奧等人還有貪狼星及朱雀的來到另亞芠清醒過來,但是此時已經悔之已晚,瑪蓮早就已經被激起了相當的怒氣了。
  本來還是有可以解釋清楚的機會,但是,瑪蓮卻問了亞芠對于無故傷人是否有所悔意?
  自認為自己并沒有無故傷人的亞芠當然是不可能會有悔意的,而瑪蓮的搶先問出口也打消了亞芠想要向自己的外婆承認自己的身份的念頭。
  在瑪蓮的這個問話之后他才向瑪蓮承認自己的身份,讓亞芠私心里感覺到好象是用祖孫之間的感情來化解這一場的糾紛誤會,讓亞芠有種氣弱的感覺,好像等于是變相的向瑪蓮承認了是他犯了錯的味道,使的亞芠怎么也說不出口來。
  而面對著亞芠的沈默,瑪蓮心中的怒氣一再的高漲起來,幾度的想要跨步向前,但是又不知道怎么搞的,瑪蓮提起來的腳跟又放了下去。
  幾次以后,瑪蓮閉上了雙眼,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兩眼未張,嘆氣道:“算了,這件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但是我絕對不能讓你再跟我的孫女作朋友了,你走吧!我們隆府已經容不下你了!”
  聽到了瑪蓮這樣的一句話,頓時讓在場的所有人為之大吃一驚。
  克瑞及威爾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有見過瑪蓮在發了這么大的脾氣之后卻如此輕易的就放過了令她生氣的人而感到吃驚,而亞芠則是因為傷心而吃驚。
  雖然說亞芠認為這是一場的誤會,只要解釋清楚的話,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了,但是瑪蓮的這一段話卻深深的傷到了亞芠那深埋在體內最深處的心,隆府竟然已經容納不下他了?
  這樣的一句話,頓時叫亞芠臉色變的相當的難看,即使是因為誤會而起的氣話,但是依舊是叫比任何人都重視親人的亞芠無比的難受。
  罷了!
  亞芠心中暗暗的告訴自己,自己本來就想要找個機會跟隆府劃清界限,免得隆府受到了他的影響,這不就是一個最好的機會嗎?
  讓隆府的老夫人,他的親外婆如此決裂的將他給趕出了隆府!
  只是,雖然是這樣的告訴自己,但是亞芠卻依舊是感覺到心里相當的難受,只是,在他的外表上當然是看不太出來,唯有細心的夜月有點發覺到亞芠的心情,欲言又止的。
  舉起了手,亞芠忽然道:“我們走!”
  聽到了亞芠的這一句話,夜月不由的驚呼道:“大哥!”
  但是看到了亞芠眼中所透露出來的堅毅神色,夜月卻說不下去了,誰也改變不了亞芠的決定!
  率先的邁開了畢生以來最沈重的一次步伐,亞芠慢慢的經過了瑪蓮的身邊走到瑪蓮身后近三步之處,亞芠忽然的停頓了下來,淡淡的道:“不管您相不相信,這件事我確認我沒有作錯,我的兄弟們也沒有作錯,理由的話,您去問您身邊的克瑞就可以知道了。”
  也許是感覺到就這樣子走掉會讓自己的外婆傷心,也許是為了要向瑪蓮解釋什么,也許是為了要讓自己感覺到心安,所以亞芠極為罕見的,在離開之前,對瑪蓮做著徒勞無功的解釋。
  只是,亞芠怎么也沒有想到,他這樣的一個徒勞無功的解釋,聽在勉強的壓抑自己的脾氣,讓亞芠等人離開的瑪蓮耳中,卻是有如火上加油般,讓瑪蓮更是怒不可遏,不但認定了亞芠不知悔改之外,還把亞芠當成了一個沽惡不赦,臨走之前還要企圖為自己的不正當行為狡辯的小人。
  這下子,瑪蓮那里還忍受的了的,緊閉的雙眼一張,憤怒的神光穿射而出,一個回頭,瑪蓮怒喝道:“住口!你這卑鄙的小人,難道我孫子還會冤枉你不成!”
  說著,憤怒的瑪蓮不加思索的舉起了雙手,身形疾化如電,往亞芠飛射而去。
  亞芠猛一個回頭,雙手舉起,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已經舉到胸前的雙手不但沒有伸出去,反而是放了下來,任由瑪蓮的一雙手重重的擊在了自己的胸前。
  而瑪蓮則是一臉無法置信的望著亞芠的臉,如此的近距離之下,瑪蓮終于是看清了亞芠的那張令她相當熟悉的面孔,一時之間竟然叫她臉色剎然的慘白。
  而不遠處的力奧在看到了自己的頭兒忽然被人給擊中了胸膛,不敢置信當中卻又令她產生了狂怒,爆喝一聲,力奧掄起了巨大的拳頭,帶著紅藍交雜的奇特光彩,往瑪蓮打了過去。
  而瑪蓮已經被亞芠的臉,還有他那能反擊而沒有反擊,反而完全不設防的任由她打中他的胸膛的反應給嚇呆了。
  眼看力奧的拳頭已經要打中瑪蓮了,亞芠冷竣的臉上忽然閃過了一絲蒼白的臉色,右手一伸,準確的用掌心接下了力奧的那全力的一拳。
  當亞芠接下了力奧的拳頭以后,幾乎是貼身的瑪蓮清楚的看到了亞芠的臉在那一瞬間變的無比的蒼白,然后又是一片詭異的潮紅,更是不由自主的被力奧的這一拳給逼的倒退了好幾步,最后甚至還無法抑止的從嘴角流出了腥紅的鮮血。
  看到了自己的一拳雖然被亞芠給擋了下來,但是卻弄得亞芠不但被擊退,而且還吐出血來,力奧不由的驚慌的大叫道:“頭兒!”
  夜月更是一個飛身來到亞芠的面前,雙手冒出了白光,想要用光魔法來替亞芠療傷,但是卻被亞芠給止住了。
  亞芠則是兩眼仔細的看著瑪蓮一下,確定瑪蓮沒事以后他才總算是放了心。
  剛剛,瑪蓮出手時,亞芠辛苦的克制了自己多年來養成的反擊本能,又怕自己的力量太過強橫,會讓瑪蓮因為他的力量本能反撲而受了傷,所以亞芠更是徹底的將自己的力量內斂,完全不抵抗不設防的任由瑪蓮雙掌打在胸前。
  只是,亞芠沒有仔細考慮到的是,人在盛怒之下往往出手不知輕重,而瑪蓮又是身為太乙門的弟子,就算是不怎么努力,六七十年的修為畢竟不是叫假的,盡管最后因為亞芠不設防的態度而讓瑪蓮收回了幾分力量,但是畢竟是有限的,這兩掌下來恐怕就算是鋼鐵打造的身體也要被打凹了兩個大洞,更何況亞芠這血肉之軀?
  總算,亞芠當年在原曙城里的那一頓昏迷的時間中,無意識的經歷了土元素及他身體里的精神異力與天心真氣的長時間斗爭,意外的讓他的身體在自己沒有察覺的情況下變的無比的強橫,讓他硬生生的吃下了瑪蓮這兩掌。
  但是沒想到事后在亞芠內部真氣混亂的時候,力奧又因為氣憤他受傷,憤而全力出手,匆促的擋下了力奧的這全力的一拳到底叫亞芠再也吃不消,傷上加傷的亞芠再也忍不住胸中一口瘀血,吐了出來。
  而力奧看到亞芠竟然會幫瑪蓮擋下了他的那一拳,吃驚的他,一時之間竟然忘記了要怎么反應?
  而現場最冷靜的要算是威爾了,看到了情況出人意料之外的演化,一旁虎視眈眈的想要出手的其它死神小隊員,威爾急忙的沖過來扶住了死命盯著亞芠的臉發呆,完全不知身外事情發展的瑪蓮。
  一手讓威爾扶著,一手指的亞芠,瑪蓮的臉色變的比亞芠還要來的蒼白,微顫的問道:“你……年輕人你叫什么名字?”
  亞芠暗暗的一嘆,他的外婆終于認出他來了,但是卻不應該在這個時候。
  搖搖頭,對力奧及夜月等人揮揮手,亞芠轉頭就要離開這里,現在可不是說出自己的名字的好時機。
  但是就在這時候,亞芠忽然臉色一變,在他的前面不遠處,瑪琳等人的背后慢慢的走來了一行人,為首的是他的二叔公及令他頭痛的表姐凱琳還有大衛、法利及多尼三人。
  “噯!亞芠乖乖侄孫,原來你跑到這里來了呀!我到處找不到你說!”
  欲阻止而來不及,亞芠的二叔公威颯已經大呼小叫的帶著其它人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