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61 黑暗角落

身為整個泰龍帝國當中占地最廣,設計最完善,建筑最精美的帝國宮廷,那雄壯嚴肅的建筑以及它所代表的身份象征,往往都讓每一個來到這做位于瑪茵之盾核心的宮廷里的人不由的肅然起敬。
  但是,這一天晚上,卻徹底的打破了宮廷歷來的一貫安寧,顯的是那樣的吵鬧不休。
  剛剛處理完一堆的政事,疲累的坐在龍椅上伸個懶腰,泰龍帝國的現任皇帝陛下葛沃比˙那雷有點不滿的望著窗外。
  即位十余年以來,葛沃比自認為相較于歷代以來的帝王,他還有所不足,還是需要努力。
  但是,外面的人卻對于他這位年紀輕輕的就擔任皇帝的陛下有著相當高的評價,盡管他任內曾經爆發出了三國大戰這樣數十年來難得一見的大戰爭。
  但是他的破格提拔重用亞華三兄弟一事,不但順利的解決了泰龍的危機,而且讓泰龍的勢力蒸蒸日上,更使的他自己在國內有著更大的威望,讓他自己的名聲更是往上提高到最頂點,被列為歷代以來最出色的幾位君主之一,而他還只是一個三十多歲的青年而已。
  但是,就因為如此,葛沃比更是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處理的國內的大小事物,深知爬的越高摔的越重的他絲毫不敢大意。
  世人皆以為能夠當上第一強國的皇帝是一項最幸福的事,但是也唯有真的坐上了這個位子的人才會知道,要坐穩這個位子是一項有多困難的事情,今天除非是想要當一個昏君,不然,自古以來,又有哪里一個君王能夠真的享受到身為一個君王的福呢?
  況且,要當泰龍帝國這種與眾不同國情的國家的君主也更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情。
  他不敢有絲毫的放松不講,在他的這種身邊,永遠隨時隨地有著虎視眈眈的人,盼望著你出差錯,好可以把你給拉下馬來。
  也因為泰龍是由眾多的郡所組成的這種國家,隨時隨地都有人可以取而代之,泰龍才能夠有今日這種不斷的出現無數的明君賢臣,保持著始終是第一強國的優勢。
  但是也唯有擔任泰龍帝國的皇帝的人才得以體會到,這樣的國情是會帶給身為第一人的皇帝有怎樣大的壓力在,也之所以,歷代的泰龍皇帝坐著這個位子的,從來很少會超過三十年以上的時間。
  而今,他也已經坐了十來年的這個位子,快要接近一半了,但是這十來年當中,勞心勞力的結果,卻讓他原本英俊的臉龐上多了好幾條的皺紋,金色的頭發也出現了許多的灰白,這些都是他經年累月,勞心勞力的換來了一個好皇帝名聲的代價。
  聽著窗外越來越*近這里,也越來越大聲的吵雜,葛沃比不由的緊緊的皺起了眉頭來,宮里的人什么時候忘記了?在他處理政事的時候最忌諱有人在他的身邊吵他了,怎么今天反常了?
  聽到了吵雜的聲音終于來到了房間面前,葛沃比不禁站了起來,正想要大聲斥喝,忽然,一個相當熟悉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中,不但叫葛沃比緊皺的眉頭松了開來,而且還叫他臉上出現了微笑,更又坐了下來,仔細的聽起了門外剛剛對他而言還相當吵雜的爭吵聲。
  兩邊都是他熟悉的聲音,都是熟人,一邊正努力的阻止他進來的是他的禁衛隊長宜揚,而另外一邊則是他那個一出門就不曉得要回來的親愛的弟弟葛瑞斯,當然,知道葛瑞斯是他父親,前任的皇帝的私生子,是他這個葛沃比皇帝的弟弟的這件事情的人,除了他們兄弟倆以外,可是沒有第二個人知道了。
  世人只知道,他遠超乎別人想象的信任他這個由他親口所封的監察使弟弟,不但任由他去揩油底下的那些該死的貪官污吏,也不管制他的任何所作所為,但是沒辦法,誰叫他們兄弟倆相認以來還不到四年,而他這個作哥哥的還是自己一頭熱的去認人家,人家還嫌他礙事呢!
  不過,他封自己的弟弟擔任監察使這件事可是他生平最得意的兩件事情之一了,僅次于大膽啟用了斯達克家三兄弟這件事。
  不過,讓他這個寶貝弟弟擔任監察使這件事也算是物盡其用了,沒辦法,誰叫他在跟他相認之前,他就是北斗的………
  剛剛想到這,他書房的大門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家用大腳一腳踹開了,而始做傭者正是自個的寶貝弟弟。
  長的一臉在嚴肅不過的國字臉,中等身材,生性在拘謹不過的宜揚阻止不及的空伸著手,獃獃的望著正滿臉得意的把他的大腳收回的葛瑞斯,手差點按上了腰上的劍柄。
  管他面前的人是陛下親**代,可以直接不經通報就進入陛下的書房,圣眷正隆的監察使大人,在陛下最討厭人打擾的辦公時刻,不等通報不理勸阻,甚至無理的踹開陛下的書房的大門,讓他失職的家伙,他都要好好的教訓他。
  幸而此時,一陣低沈的嗓音自他的背后傳來:「宜揚,不用這么緊張,讓監察使進來,你跟所有人退出去!」
  宜揚松開了手,轉過身來正眼不瞧一下正賊兮兮的看著他的葛瑞斯,恭敬的對著坐在書桌前的葛沃比一恭身,恭敬道:「請陛下恕罪,屬下阻止不及,導致監察使大人打擾了陛下的安寧,請陛下恕罪!」
  看到了宜揚的樣子,葛沃比不由的笑道:「宜揚,不用擔心,這小子也不是第一次這樣干了,你盡管帶人下去吧!」
  宜揚又是恭恭敬敬的對葛沃比點點頭,然后瞪了葛瑞斯一眼,一揮手,將所有人喝退出這個書房所屬的院子外,這是每一次陛下與監察使見面必做的動作,他已經相當的習慣了,只是還是有點不憤監察使對陛下完全不尊重的態度。
  臨走之際,宜揚又聽到了葛瑞斯喃喃自語道:「真是的,才四十多歲而已,感覺上卻向六七十歲的老頭子一樣,一點都不知到要變通!」
  宜揚微微的一頓,但是他聰明的把這一番話當成沒聽到,繼續指揮所有的明暗衛兵退出去。
  直到宜揚等人全都退出去之后,葛沃比從位子上起來,走到書房門前,關上了門,轉過頭來,不意外的看到了自動自發的坐上了旁邊的一張高背椅上,取用他的糕點茶水的葛瑞斯那坐沒坐樣的坐姿。
  輕輕的責怪道:「還敢說宜揚?你也不瞧瞧你自己,都多大的人了,明知道宜揚就是那種古板的個性,你就是喜歡捉弄他!」
  滿嘴塞滿了美味的糕點,葛瑞斯以絕對會讓宜揚發飆,完全不見尊重的態度揮揮手,含糊道:「得了吧老哥,我大老遠的跑來可不是要聽你說教的!」
  葛沃比搖搖頭,跟著坐在葛瑞斯的旁邊,替葛瑞斯倒了一杯茶,然后問道:「今天怎么有空來?難不成你又看上了哪里家的寶庫了?」
  理所當然的拿起了泰龍帝國的皇帝替他倒的茶水,沖下了嘴里的糕點,滿足的拍拍肚皮,答非所問的道:「真不錯的點心。」
  見到葛沃比瞪了他一下,葛瑞斯嘻嘻笑道:「放輕松點老哥,你就是太嚴肅了,看你的樣子才會老的那么快,跟人家說你是我哥哥人家可能還不相信呢!」
  葛沃比嘆了一口氣,對于這個弟弟他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葛瑞斯笑了一下,這才道:「不過你這次倒是猜錯了,看上了人家是真的,不過可不是什么寶庫,而是人家的人哪里!」
  聽到了葛瑞斯這樣一說,葛沃比倒是不由的被挑起了興趣,他自是知道,他這個弟弟雖然說在外面的名聲有點臭,但是這都只是他的保護色,起碼,他就沒有聽說過他這個據說好色的弟弟真的跟哪里家的姑娘好過,關于這點,他對于自家的弟弟的品德到還有這點信心的。
  而這還是他這個弟弟頭一次親口對他說他看上了人家,不過看他的樣子,看起來象是吃了鱉的模樣,竟然有看不上他這個弟弟的姑娘?葛沃比真的是感到興趣了。
  畢竟是兄弟,看到了葛沃比臉上那種跟他像的象是打從同一個模子到出來的賊笑,他就知道葛沃比現在心里再轉什么念頭了,低聲的嘆了口氣,沒好氣道:「別想了,你那套對人家不管用!」
  葛沃比嘿嘿笑,不試看看怎么會知道?
  搖搖頭,葛瑞斯正色道:「其實,我這次來是有件事要跟你商量的!」
  看到葛瑞斯臉上少見的嚴肅神色,葛沃比不由的也收斂了臉上的笑意,同樣的面對著自己的弟弟,這時候,他是泰龍的皇帝了。
  葛瑞斯說道:「有個人想要見你,希望你能見他!」
  注意到了葛瑞斯的用詞,是有一個人要見他,所以要他去見他,而不是有一個人想要求見他,希望他可以答應的語氣!
  到底是什么樣的一個人,竟然能夠讓他這個弟弟認為他這個一國之尊必須要去見他而不是他來見他?
  葛沃比沈聲道:「什么人?」
  葛瑞斯眉頭輕皺,半晌,這才道:「你到底見不見?」
  定定的看了葛瑞斯一會,半晌,葛沃比這才面露笑意道:「見!怎么會不見呢?」
  「況且,看你的樣子,該不會就是那個讓你吃鱉的姑娘吧?難道你要我以家長的身份去幫你提親?」
  葛瑞斯不由的揉了揉他那頭漂亮的金發,他這個大哥,看他平常那副沈悶的模樣,有時候不正經的比他還要厲害。
  明明知道他在跟他說正經的,他卻來這套,有時還真的叫他哭笑不得。
  無奈道:「雖然不是人家本人,但的確是有點關系,不過這跟那個沒有關系,聽我這個作弟弟的話,去見一下他,對你絕對是有好處的,不要讓他親自來見你!」
  聽到了葛瑞斯的話,葛沃比不由的一愣,這次葛瑞斯真的是親口說出了要他去見他而不是他來見他,到底對方是什么人?
  「對方到底是什么人?」
  心中同時的存了這樣的一個疑惑而他也忍不住的問出來了。
  有點頭痛的抓抓頭上的頭發,曉得自己的兄長有時候有著非得把事情弄清楚不下決定的龜毛個性,不由的暗恨自己多嘴,本來是想要提醒他一下,誰知道會惹起他這個毛病!
  煩惱了一會,最后,葛瑞斯只能無奈而遲疑的對葛沃比搖搖頭。
  見到葛瑞斯搖頭,葛沃比沈聲的繼續追問道:「搖頭是什么意思?是不知還是不能說?可別跟我說不知,以你的另一個身份而言,這世上能夠讓你不知的事情實在是太少了,少到我幾乎是以為不存在了!」
  被人看的太透的感覺不是很好,不過幸好看透他的是自己的兄長,至少他相信自己的兄長不是多嘴的人。
  最后,葛瑞斯只能略帶無奈道:「本來是真的不知道,不過,后來想起來了,但是我不知道對方愿不愿意讓你知道,所以我不能說,如果他愿意讓你知道的話,那就由他本人跟你說吧!」
  葛沃比這下真的是無比的吃驚了,他這個弟弟可是堂堂的北斗七顆星之一,雖然有時候因為機密的考量,他會有所顧忌,但是基于他們之間的關系,雖然他很少問他什么事情的,可是只要他問了,他這個弟弟往往都會不顧一切的跟他說,難道這個人的資料跟北斗之間的關系有密切到竟然以他們兄弟之間的關系連獲得一字半語都不能嗎?
  到底是自家兄弟,正如葛沃比看透了他一樣他也看透了葛沃比此時心中的想法,苦笑道:「別想了,我只能跟你說,這個人他對于北斗的重要性,跟你我兄弟之間的感情相比,我實在是無法取舍。」
  「尤其是,這一個人相當的信任我們,將他生命攸關的事情告訴了我們,完全不把我們當外人,也不因為我們是一個情報組織而鄙視我們,雖然說我很懷疑那件事現在對他還有多少的殺傷力,但是人家這份心我們北斗總是要有所回報的。」
  「更別提人家曾經對我們北斗有過如山般的恩惠,但是我們卻在當時恩將仇報的傷害了人家,這使的我們北斗對人家總是存有一份歉意,因此對于人家我是無法向你透露些什么。」
  葛沃比點點頭,對于北斗他比別人多知道一點,雖然是大陸上最大的情報組織,但是實際上可以稱之為北斗的成員的只有少的令人不敢相信的核心成員,大多數的成員根本不知到自己就是屬于大名鼎鼎的北斗,也因此才能維持北斗的神秘性。
  而用來維持少數核心成員的方法,并不是用什么利益或是權勢之類的東西,而是核心成員彼此之間那血濃于水的深厚感情,既然葛瑞斯這樣說了,那他是問不出什么來了。
  慢慢的走到了門前,葛瑞斯忽然轉過頭來道:「看在我讓你這么困惑以及我們是兄弟的份上,我在跟你說一下,你一直想見的那個人現在已經在瑪茵之盾了,至于你能不能見到他,那就要看你愿不愿意去見他了。」
  葛沃比先是一愣,隨即驚喜的看著葛瑞斯,難以相信自己剛剛所聽到的。
  隨即又聽到了葛瑞斯一邊打開門,一邊道:「還記得前幾年華那邦首都元曙城無名大火那件事嗎?那就是人家見不到他想見的人時所發生的事情!」
  「不要認為我們瑪茵之盾有多強的防備力量,那只會讓你后悔,畢竟,人家可是讓四個金衛聯手卻連一招都出不了就失敗的人物!」
  聽到了葛瑞斯這樣一說,葛沃比不由的一陣的驚訝,金衛的實力有多強,他是最了解不過的,但是竟然在四人聯手之下,連一招都發出不來?
  如果這是別人跟他說的話,那他肯定是不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的,但是這個對他說出這件事的人卻是他最信任的同父異母的弟弟。
  「還有…………」
  聽到葛瑞斯說還有,葛沃比不由的對這一個葛瑞斯連名字都不跟他說的神秘人物感到一陣的心驚膽跳,到底這個人有多神秘呀?
  一腳已經跨出門檻,葛瑞斯背對著葛沃比又道:「我所知道的是,這個人似乎有一見相當重要的事情要見各國的首領,就連這一次,斯達帝國之所以會派出三位公主做使者秘密出使本國好像也跟他說離不了關系。」
  「而我們北斗的太上在聽到了他的消息之后,秘密的研究了他的行動及各項的行動跡象,最后,對我們北斗發出了一個命令,要我們北斗全體人員停止一切的活動,將所有的力量全部集中在他的身邊,全力的配合他,甚至聽他的命令,就算他要我們暴露身份也在所不惜,同時也只有我們七星才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太上他曾經很感嘆的說過,時間已經到了嗎這樣的一句話來。」
  「至于見不見他,隨你的便好了,我已經轉達到了他的意思了!」
  說完,葛瑞斯就頭也不回的往外走出去,留下了心中越來越疑惑但是卻又感到駭然的葛沃比。
  他自是知道,葛瑞斯口中的太上便是那個創立了秘密情報組織北斗,名列十大高手排名第八的冰焰龍魔使,連他都驚動了,而且又下了這樣的一個怪異的命令?
  而且,托葛瑞斯是七星之一的關系,葛瑞斯曾經私底下跟他透漏過ㄧ件事,讓他曉得北斗的創力源由。
  那是龍魔使是為了一件事情而創力北斗的,那是一件龍魔使曾經跟所有的北斗成員說過,但是卻又不肯說清楚,只說是攸關人類存亡的時刻能夠發揮作用的時候而設立了北斗的事情。
  難道剛剛葛瑞斯所說的那個時候就是指這個嗎?
  心中一驚,回過神來,卻發現到葛瑞斯已經走出老遠了,葛沃比連忙的追出去,高聲道:「明天,我明天有空,可以見他!」
  葛瑞斯沒有回頭,揚起了手,對葛沃比示示意,然后頭也不回的走出了這個院子。
  直到葛瑞斯完全的瞧不見人影,葛沃比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心里暗暗的叫糟,明天不正是他要跟其它郡的郡主討論華那邦公國派遣親善使者來的時間嗎?
  不過,管他的,就讓郡主們等好了,現在他心里全都充滿了葛瑞斯剛剛所說的那個神秘人物,什么事情也提不起勁來。
  早早的回到了自己的寢宮,還是早點睡,養足了精神,明天去見見那個神秘的人物吧!
  臨睡的朦朧之際,葛沃比忽然恍惚的想起來,在斯達帝國前些日子里,曾經有一個有趣的情報傳到了他的手里,好象是一個叫什么圣者的家伙在那時候很活躍,最后卻又同時的跟斯達帝國的嵐大帝的三個女兒同時消失人影。
  現在知道嵐大帝的三個女兒被他派遣為密使來到泰龍,那么,那個圣者呢?
  該不會?
  迷蒙間,葛沃比喃喃的吐出了一個名字:「圣者!」
  接下來,葛沃比隨即陷入了黑暗當中,寢宮里只傳出了他悠長綿延的平穩呼吸聲。而這時,在距離泰龍帝國首都瑪茵之盾千里之外的一處布滿著靄靄白雪的活火山口旁的一件小木屋里,有兩個人正面對面的坐在小木屋里唯一的一張桌子兩邊,下著圍棋。
  光禿著頭,年齡看起來大約在六十多歲,身上穿著一件相當普通的麻布短袖衣褲,嘴上留著兩撇白胡,活像一只大老鼠的瘦矮老者,輕輕的在棋盤上下了一子自認可以起死回生的妙棋,得意的捻著嘴上的胡須,微笑道:「喂!妖怪,小伙子好像要跟泰龍的皇帝小子接觸了。」
  而坐在他對面的,是一個穿著一身的淡藍,看起來雖然相當的整齊而且也給人注重自己的服儀,但是薄薄的材質跟那禿頂老人的麻衣短裝在這冷死人的雪山之頂一樣是令人驚奇,有著一頭白發,但是看起來卻象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更有著一張俊美無濤的臉龐及充滿的邪氣的雙眼的年輕人。
  這個被禿頂老人稱之為妖怪的年輕人實際上的年歲遠大于他的外表,甚至還比他面前的老人要大上三十多歲,不是別人,正是十大高手的水妖王。
  那一身的整齊藍衣、俊顏邪眼正是他最好的招牌。
  水妖王笑了笑,拿起了一顆黑子,忽然落在了一個不起眼的地方,道:「算了算也該是時候了,小伙子可不是那種做起事情來拖泥帶水的人,光看他手底下的那群小小子在聯盟境內搞的轟轟烈烈的,宰了那個白癡小子不下三四千頭的牛怪,嚇得白癡小子的人馬光是聽到他們的名字就怕得不得了就可以知道了。」
  說了一大堆,卻注意到眼前的老者沒有在聽他說話,而是眼光死盯著黑白羅列的棋盤,他不由的又無比邪氣的笑了起來,剛剛禿頂老者那自以為可以轉負為勝的妙著,落在他這一子的手下,卻變成了擠死自己的死棋,這盤棋他是贏定了。
  禿頂老者顯然是也發現了,死盯著棋盤一會,忽然的抬起頭來,似乎是不經意的手肘碰到了棋盤的邊緣。
  這輕輕的一碰,卻讓整個棋盤黑白子全都亂套了,禿頂老者嘿嘿不帶歉意的歉笑道:「唉呀,對不起,不小心碰到了,這盤不算,咱們重來!」
  水妖王搖搖頭,無奈道:「泥鰍呀泥鰍!怎么你年紀都這么大了,棋品還是跟年輕時候一樣爛,這已經是我們這十天以來的第五盤棋了,怎么卻又『不小心』的在意外中夭折?難怪你會號稱是『不敗』!」
  被水妖王稱為泥鰍的禿頂老者臉不紅氣不喘的微笑道:「人老了總是會手腳不靈活嘛!難道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明明都大我三十多歲,看起來卻比我重孫子還年輕?」
  原來這位長的像一只大老鼠但是卻有一個完全跟他不搭的泥鰍外號的禿頂老人不是別人,正是創立北斗的太上,大陸十大高手中排名第八的冰焰龍魔使,難怪會住在這樣一個下有活火山口上有靄靄白雪的地方了,而水妖王這是在十天前來找他敘敘交情,順便殺殺他自以為天下無敵的自豪棋藝。
  忽然覺得平日讓他興趣濃厚的圍棋失去了讓他在下下去的興致,一推棋盤,龍魔使站起來,走到窗前,看著窗外的白雪,喃喃道:「真沒想到我本來以為碰不到的事情竟然在我有生之年會碰到,看來真是世事難料呀!」
  跟著也站起來,走到了龍魔使的身邊,水妖王隨口問道:「最近有血魔的消息嗎?」
  血魔,是同為十大高手當中的人稱呼第一高手血獸皇的昵稱,只是不知到此時水妖王忽然問起血獸皇要做什么?
  很顯然的,龍魔使有著同樣的疑惑,臉上一對凸出大眼睛直瞪了高他一個頭的水妖王那妖魅的俊臉,粗里粗氣道:「怎么?想念你的寶貝嗎?」
  本來只是隨口開玩笑的問問,沒想到水妖王還真的點頭道:「是有點想念牠!」
  龍魔使一愣,隨即也忍不住喃喃道:「也對,我也都已經快一百年沒有看到我寶貝活蹦亂跳了,你這么一提,我還真的是有點想念呢!」
  水妖王輕笑道:「你的寶貝有什么好看的?還不是一條兩頭泥鰍,再怎么蹦也蹦不高!」
  魔龍使眼珠子瞪的更大,似乎相當不滿水妖王取笑他的寶貝,氣憤道:「你這妖怪給我搞清楚,我跟你說過好幾遍了,我的寶貝是龍,雙頭魔龍,具有真正的冰焰雙屬性的雙頭魔龍,跟你的變種水妖可不一樣!你以為你的寶貝長的一張人臉就了不起呀!還不是一只變種孺艮(注)!」
  水妖王妖魅的一笑道:「是!是!我的是變種孺艮,那你的就是泥鰍加鱷魚的變種了。」
  魔龍使不由的一滯,知道自己嘴快,冒犯了他這個老朋友的忌諱了,連忙道:「好了,別生氣,我道歉,你也知道我的個性的。」
  水妖王斂去了邪魅的笑容,算是接受了魔龍使的道歉,半晌,魔龍使才又道:「不過也難怪你會這樣子了,我的寶貝還好,起碼我還知道那就沈睡在這座雪山底下,有空沒空還可以去看看牠,你那寶貝可是在深海中央,除了每三年一次的對牠灌輸能量維持牠沈眠所需要能量的時間以外,可不像我一樣起碼想看還看的到自己的寶貝,這也難怪了!」
  水妖王搖搖頭道:「算了,也許不久之后,咱們的寶貝也許就需要醒來了。」
  魔龍使喃喃道:「時間快到了呀!」
  回到座位上坐好,水妖王又問道:「泥鰍,你還沒有把血魔的行蹤給交代清楚。」
  魔龍使跟著做回原位,搔搔他那光滑的禿頂,搖搖頭道:「上個月我是有一次跟圣靈通過話,他是跟我說血魔那家伙還是老樣子,打從百年前幫我們的寶貝們沈睡,延伸我們寶貝的生理壽命以后,說什么要研究延伸我們這些寶貝的壽命,不用再*這種極不方便的假死沈睡來度過時光,他就這么一直的沈睡,這百年來蘇醒的時間短之又短,幾乎都快讓人忘記他的存在了。」
  「不過,前些日子圣靈也說了,血魔好像對于小伙子很感興趣,雖然說是棄徒所研究出來的瑕疵品,但是多少也有些威力的,但是卻被小伙子一手訓練出來的手下大把大把的剁成肉醬,這讓血魔很好奇。」
  「最近圣靈好像也出現在泰龍了,也許那家伙會出現在小伙子的面前也說不定。」
  水妖王喃喃道:「好家伙,連血魔也驚動了,我果然沒有看錯人,不過,小伙子好像還隱藏了不知到什么秘密在,你叫你的徒子徒孫們有機會的話幫我瞧瞧,順便在見到血魔時跟他說,我想叫我的寶貝起床了,我總覺得我們的事情好像全落到了小伙子的頭上了!」
  龍魔使乍舌道:「真的假的?那我不也要叫我的寶貝起床了?其它人要不要通知?」
  水妖王聳聳肩道:「隨便你了!再來下一盤吧!」
  接著,小木屋里又開始陷入了一片的沈默當中,只留下稀稀疏疏的下棋聲。
  在這個亞芠所看不到的地方,一股準備了數百年的龐大力量終于開始在黑暗的角落里,以他為中心開始舒醒、運轉了。
  注:孺艮,一種水生哺乳類動物,因為哺乳幼獸時會在海中人立起來,故被科學家視為是傳說中美人魚形象的動物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