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60 泰龍監察

似乎是完全的感受不到現場的所有人在看著他一樣,亞芠再自然不過的走回到力奧的背后,站在威爾的身邊,拿過威爾手中的小酒瓶,一仰,喝了一口。
  是慶祝自己的無名招式得以試招成功,還是純粹因為忍受不了森生的百果酒的香味誘惑而品嘗,沒有人可以在亞芠那冷淡無比的表情中得以窺探出來,所有人只是呆呆的看著亞芠那旁若無人,彷彿是再自然也不過的舉動。
  半晌,忽然人群里忽然的鼓起了掌來,難以置信的驚奇狂叫聲響遍了這一條慌區的大街。
  所有人,都是在為亞芠剛剛的那無名的一劍而驚訝狂呼。
  龍蛇混雜的荒區大街上,成千上百的見證到亞芠的那一劍的人,卻沒有一個人可以說出亞芠的那一劍到底是是什么?又該如何的去形容那簡單的一劍?
  從此時起,‘無名’,便成了亞芠的招式的統一稱呼,只因無名以形容,故名之為‘無名’!
  而那一劍,在不久以后,便被人稱呼為‘無名之風’。回過神來,知道自己很想要說些什么,但是嘴巴一張,卻又發現到自己竟然乾澀到無法說出任何的話來,這使的伊卡郡主在走到了像四根木頭般站著的四金衛的旁邊時,卻便成了第五根木頭一樣,微張著嘴,加入了四金衛的行列。
  而此時,人群里的驚呼聲已經慢慢的消退了,可是,另一個似乎蓋過了千百人的驚呼聲的聲音卻取代了眾人的聲音響起。
  “喂!讓讓!讓讓!這里發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一大堆人聚集在這里?發生了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情?”
  隨著這一個聽起來相當年輕的口音,一群人,硬是擠進了擁擠的人群當中,弄得所有被這群人硬是擠到旁邊的人忍不住想破口大罵。
  可是,當他們真的看清處了那個被人群里面保護的相當結實的那個看來二十多歲的金發英俊年輕人之后,每一個即將破口大罵的人全都同一個動作。
  伸手捂住自己看起來好像有點不太聽話的嘴,然后悄悄的往旁邊一鉆,腳底抹油落跑去了。
  這種情形在這一個金發年輕人往空曠的中間區域一站時,馬上越演越激烈,一瞬間,人群里馬上像是被熱油淋到的螞蟻窩一樣,剎時萬頭鉆動,不到三十秒,所有人全部一掃而空,整條大街就剩下了傻站在街道中央的伊卡郡主等人還有小酒館前面的亞芠等人。
  而大街上的其他部份,竟然也是一片的空蕩蕩的,別說人影了,就連一只蟑螂老鼠都看不見。
  金發的年輕人顯然是不太能夠接受這樣的情況,搔搔頭,疑惑的問著自己旁邊的那一堆七八個身穿黑衣一臉彪悍就差沒在身上寫著我是保鏢的種字樣的大漢,呃!更正一點,他們有寫,就在他們的左臂上,有著監察使保鏢團這六個金線大字。
  金發年輕人問道:“喂!剛剛那些人呢?怎么都不見了?”
  最*近金發年輕人的大漢臉上帶笑道:“稟告大人,他們是被大人您的英名神武的雄姿給震撼到,在您的面前感到自己的自相慚穢,所以不敢站在大人您的面前,急忙的離開的。”
  金發年輕人似乎相當滿意這個答案,笑容滿嘴道:“說的好極了,我還以為他們是見到我來,所以才會全跑光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可不放過他們了。”
  當這個金發年輕人的大人說出了這樣一句話的時候,亞芠彷彿是聽到了大街的某些黑暗的隱晦角落里,傳出了一連串的到抽氣聲,似乎是怕極了這個年輕人而躲起來的行人的聲音。
  年輕人似乎也聽到了這個聲音,又問起旁邊的大漢道:“保鏢一號,那是什么聲音?”
  被年輕人稱為保鏢一號的大漢一副相當習慣的模樣,隨口道:“稟告大人,那是一群老鼠的叫聲!”
  年輕人大人哦的一聲,忽然大聲道:“看來這附近的老鼠好像很多的樣子,老是讓我給碰著了,我想我得找陛下叫人來清理清理了,改天再來多走幾趟!”
  此話一出,當場在各角落里傳出了一連串的呼叫聲,隱約間亞芠好像聽到有人昏倒了。
  不過剛剛耳朵很尖的大人現在卻對于那些大呼小叫充耳不聞,直接的轉過頭來,對著伊卡郡主道:“唷!這位不是伊卡郡主嗎?真的是好久不見了,不知道最近在忙些什么?”
  “那里!監察使大人不也是很忙,本郡來到瑪茵之盾已經大半個月了,也不見監察使大人您呀!”
  看來伊卡郡主似乎是相當的忌憚這位所謂的監察使大人,見到他打招呼,連忙的拱手作揖,高聲的回應他的問候,但是,從伊卡郡主臉上那種強笑的表情,大有種最好這輩子都不要見的味道!
  監察使大人也不理會伊卡大人的強笑,依舊是熱絡的打著招呼,說著一些向什么時候有空呀?我想到你家去坐坐的話!
  只是這些話似乎對這位伊卡郡主的殺傷力很大,以至于當伊卡郡主再聽到這些話的時候,原本還蠻英俊,充滿著中年男子魅力的臉一瞬間變的鐵青,臉頰也不由自主的不斷的抽慉著,甚至連笑容也不見了。
  而這時,年輕的監察使大人似乎是覺得寒暄夠了,便問起了伊卡郡主這里剛剛發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會有這么多人聚集在這里?
  就在監察使大人詢問著臉色鐵青的伊卡郡主時,亞芠也發現到自己的二叔公威颯這時臉上的表情似乎也比那個伊卡大人好不到那去,這讓亞芠很是疑惑,到底這位監察使大人有何本領,可以讓那位伊卡郡主,還有自己這位在他看來似乎已經近乎天不怕地不怕的二叔公這個樣子?
  亞芠還來不及詢問,一旁似乎也已經發現到威颯的異狀的力奧已經搶先的問道:“老爺子,這位監察使大人看起來有這么可怕嗎?怎么你的樣子很難看?”
  看來威颯的異狀已經明顯到連向來粗心的力奧也都已經發覺了。
  威颯苦笑一聲,可怕嗎?這位金發的監察使大人已經不可以用可怕來形容了。
  擁有著諸多的名號,諸如討厭的貪財鬼、可惡的金發小子、有史以來最不像樣的監察使、令人恐懼的金發惡魔之類數也數不盡的外號。
  貪生怕死喜財好色奸詐狡猾運氣好,這一連串的形容詞全都是外人冠之于這位名叫葛瑞斯˙泰華的年輕金發監察使的形容詞。
  其實,如果說亞芠等人對于泰龍帝國的編制有點瞭解的話,就可以知道,所謂的監察使,并不在泰龍帝國的官位編制里面,任何的一個系統當中,也沒有這種所謂的監察使的職位名稱。
  所謂的監察使,在泰龍帝國當中來說,其實是皇帝自己任命自己所信任的人,充當他的眼睛,代替皇帝本人到全國各地去探訪民隱。
  因此,監察使雖然無權無勢,但是就某一個方面來說,卻是具有著相當大的權力,而且因為監察使本身有著所謂的終身不任官的誓言,因此,更是不會因為人情壓力而喪失了他所應具有的超然地位,這就是泰龍帝國當中特殊的一個存在。
  而歷任以來的泰龍帝國的皇帝當中,有不少的皇帝并未任命監察使,也有不在少數的皇帝所任命的監察使數字超過一個以上。
  而且,能夠被皇帝任命為監察使的人身份是無奇不有,可能是皇帝的親友,可能是皇帝所賞識的人,也可能是帝國中某某出名的人士,但是,唯一的一項共同點就是,被皇帝任命為監察使的人全都是屬于那種潛而不顯的人物,只知其名而不知其人。
  往往都是要到了皇帝因為監察使的緣故,對于某些事或人做出了處置,事后人們在探討之下,這才會曉得,原來在某時某地所出現的某人可能就是監察使。
  而相較于歷代以來的監察使的低調作風,現在這位葛瑞斯監察使就完全的不一樣了。
  原本,現任的帝國皇帝在上任以來,并未任命監察使,或者是如眾人所猜測的,他任命了,但是跟前幾代一樣不為人知。
  可是,打從皇帝繼位以來,從來沒有人聽說過有誰因為不明的原因,什么事情犯在皇帝的手中,讓皇帝他處分的,因此,喜好猜測的人不由的又猜測也許這個皇帝并不打算任命監察使這樣的一個人。
  可是,就在四年前,皇帝忽然詔告天下,說他任命的一個名叫葛瑞斯的不知那里來的人擔任了他的監察使,代替他巡視帝國各處。
  就在這項消息傳出的第二天,在瑪茵之盾外的一座專門供應瑪茵之盾糧食的城鎮的城主宅前,忽然有一個金發的年輕人投上拜帖,自稱是新任監察使葛瑞斯,因為皇帝陛下要他巡視全國,可是他缺少了路費,所以要求城主從他歷年的貪污所得當中拿一半給他。
  當然,城主是當這個金發的年輕人不是個瘋子就是白癡,誰不好冒充偏偏冒充了他也才接獲到消息的新任監察使?而竟然又這樣光明正大的要求獻金,讓城主他連金發年輕人的臉都不想見,就這樣叫人把他給趕了出去。
  結果第二天一早,皇帝陛下忽然召集附近的城鎮城主,還有朝中的大臣開會,在會議上,皇帝陛下當場拿出了厚厚的一疊紙,丟給了那個趕葛瑞斯出門的城主臉上,紙上全都是那城主歷年以來貪污的每一條記錄,時間地點原因理由全都寫的一清二楚,不容人狡辯。
  那城主當場傻住了,幾個平時與那城主交好的朝中大臣,見狀不由的替那城主求起情來,結果,皇帝陛下又拿出了另外一疊紙,從中分別的挑出了幾個部份,一樣的丟給了那幾個跟城主交好替他求情的大臣們看。
  結果諸位大臣們看了之下,不由的冷汗直流,因為那些紙上注明了,他們曾經在何時何地因為何事接受了那個城主的賄賂的事實。
  嚇得原本也想要替那個城主求情,但是卻慢了一步的其他大臣不敢再說什么,誰曉得皇帝陛下手中那一疊厚厚的紙里有沒有他的名字?
  結果,那一次的事件引的皇帝陛下龍顏大怒,受此事牽累,因而被降職、罷官、處分的大臣總共十余人,嚇得眾大臣膽顫心驚。
  而且,據說在那場會議即將結束時,在皇帝陛下所看不見的他的背后帷幔中,忽然的伸出了一個金發年輕人的頭,對著眾人露出了笑容,據說,那個年輕人當時臉上的笑容,是眾大臣們畢生所見最陰險的笑容,令人不由的被嚇了一大跳。
  而那個貪污的城主則是在見到那個年輕人的笑容時,當場在帝國的會議大殿上嚇得尿失禁。
  此后,這位葛瑞斯監察使更是大大打著監察使的名頭,在各處‘巡視’著,每到一處,全都是找上了當地最富有的官員,然后名要路費暗勒索,沒有人不敢不給他。
  可是,一旦給了葛瑞斯他所要的‘路費’之后,因為葛瑞斯往往是大搖大擺的走進了人家的家里,所以當地的官員在葛瑞斯離開之后依舊是安然無恙,當地的居民便會知道這位官員一定是貪污了不少,所以有辦法滿足這位監察使的胃口。
  因此往往又會把事情給鬧開,而皇帝陛下也會因此而派人來查察此事真假,一查之下,該官員便唯有淪落傾家蕩產丟官棄職的份了。
  如此給也不行,不給也不行的情況下,所有的官員,除非己身行正,既沒貪污也沒干壞事,所以不怕皇帝來查的以外,不然對于這位葛瑞斯監察使可是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但是也同時恐懼他到自己的家里來。
  而奇怪的是,雖然這位監察使每到一處全都是會鬧的雞飛狗跳的,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在這幾年里,他似乎是對于那些所謂的清官沒什么興趣,不知道是因為沒有油水還是尊敬人家?
  每一次,他往往都是出現在某些明理或暗里曾經貪污或是曾經干過壞事的官吏或是一些富豪仕紳的家門前,然后拿著那些人以為再也隱密不過的事情來威脅他們,大肆的勒索一番。
  滿意了,他便拍拍屁股走人,剩下來當地的居民自然會把這件事傳的舉國皆知,不滿意的話,那這些證據會在第二天一早出現在皇帝陛下的書桌前,可能會讓人死的更慘。
  但是在ㄧ些不管有名無名的清官的轄區,這位監察使大人卻是從來沒有出現過,叫人嘖嘖稱奇。
  如此,全國各地都知道了有這么樣的一個,不知道是福還是禍的監察使的存在。
  這時,葛瑞斯也已經聽完了伊卡郡主的解釋,終于瞭解到了在這里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也不知道這位伊卡郡主是因為害怕這位監察使找他的麻煩,亦或是因為了什么不知名的原因,他毫不隱瞞的說出了這件事情的始末,甚至連四金衛一招未出的敗在亞芠的手中這件事也是毫不遮掩的說出來。
  聽到了亞芠竟然可以讓四金衛聯手之下,連一招都無法出的就敗了,而且還能夠給旁觀的人這種神呼其技般的感受,不由的讓他兩眼放光,盯著亞芠直瞧。
  亞芠周圍的人在看到了葛瑞斯兩眼放光的模樣,不由然的心中忽然有種毛毛的感覺,彷彿是一種極為不妙的感覺在心頭。
  見到自己終于順利的將這個討人厭的家伙的注意力轉移到亞芠等人的身上,伊卡郡主暗地里松了一口氣,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對葛瑞斯拱拱手,伊卡郡主強笑道:“監察使,本郡想起來還有一件急事急待本郡去處理,本郡先告辭了。”
  所有的興趣完全被亞芠給挑起來的葛瑞斯,甚至連伊卡郡主那再明顯不過的托辭也沒聽清楚,本能的揮揮手,連看也不看一眼伊卡郡主,就直直的往亞芠的方向走過來。
  伊卡郡主竊笑在心,對著自己所有人揮揮手,示意離開,但是自己卻又不由的在臨走之際,又看了亞芠一眼,不可否認的,亞芠一行人已經完全的挑起了他的興趣了。
  葛瑞斯走到一半,他身旁的那個保鏢一號打從一開始就非常的注意著亞芠的樣子,此時忽然向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一個箭步的來到了葛瑞斯的身邊,低聲在葛瑞斯的耳邊不知道說了些什么?
  聽著保鏢一號在自己的耳際所說的話,葛瑞斯不由的臉上浮現了相當驚訝、意外的神情,接著,狂喜的神情占據了一切,眼中的光彩幾乎是成千百倍的閃耀,都快像兩顆小太陽了。
  忽然,葛瑞斯以著幾乎令人訝異的速度,飛快的來到了亞芠的面前,單膝一跪,兩手往亞芠的手握來,亞芠本能的雙手往后一背,在人看不清楚的情況下,詭異的往后退了三步,閃過葛瑞斯的手。
  看到自己握不著亞芠的手,葛瑞斯似乎是一愣,眼中精光一閃,隨即又像個沒事人似的,本來要握住亞芠的雙手在落空之下,順勢的在胸前交叉,緊貼著自己的胸前,做出了一個令人不得不佩服的帥氣動作,眼中更是散發出了強烈真摯目光。
  “大哥,容小弟自我介紹一下,小弟名叫葛瑞斯,今年二十五歲,未婚!”
  “小弟這個人呀!為人是溫和善良又不失風趣幽默,忠厚老實是人家對我的評語,溫文儒雅是我的特色,天資洋溢、風度翩翩是我的本色,目前有家產三十萬金幣,算的上是小有恒產,在帝國當中,上至皇帝陛下、下至平民百姓,無不喜愛我。”
  “說起小弟本人的才藝,不是小弟我大言不慚,琴棋書畫無一不通,所會的多種學問技藝更是自己都屬不清,是無數的少女的夢中情人,但是大哥您可以放心,小弟絕對是一個最最癡情不過的種子,絕對不花心,活到現在已經二十五個年頭了,至今還沒有一個女朋友。”
  聽到了葛瑞斯忽然有如流水般的報出了這一大串不知道該說是自贊自信還是不要臉的詞句來,被眼前的詭異情況給弄呆的眾人不由的全傻眼了,就這么呆呆看著越說越得意、越投入的葛瑞斯,還有在他面前,依舊是冷著一張臉,看起來好像沒什么反應的亞芠。
  這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了?眾人不約而同的在心里冒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見到葛瑞斯似乎是欲罷不能的樣子,亞芠終于出聲了,但是第一句話就叫眾人為之絕倒。
  “花癡怪臉男!”
  一聽到了這個令他痛苦、后悔一生的名詞,葛瑞斯不由的語聲一滯,終于說不下去了,臉帶訕色的望著亞芠。
  原來,這位葛瑞斯監察使竟然就是在月舞情人湖畔,與亞芠等人有過一面之緣的男子。
  當時葛瑞斯因為一時的激動,飛蛾撲火的主動投水,雖然只是短短的ㄧ瞬間,但是那短暫的一瞥卻已經足夠讓亞芠把他的樣子給記下來了,誰叫他出場的演出是那樣的驚心動魄。
  搞了老半天,力奧等人終于因亞芠的一句花癡怪臉男而記起了才不久之前的月舞情人湖的事件,也才瞭解到,為什么這位素未謀面的監察使怎么會一見面就忽然說出了這種聽起來很像是再向女孩求婚而要先徵求家人同意的臺辭來!
  想起了其中的原由之后,力奧等人的眼中頓時充滿著戲謔的神情,抱著看好戲的心情,看著葛瑞斯與亞芠的表演,而葛瑞斯的保鏢群則是露出了慘不忍睹的眼光,再一次的看著自己的主子繼續的說出那些鬼都不信的臺辭。
  亞芠冷冷的看著葛瑞斯一會,彷彿是要射穿他的五腑六臟,看穿他整個人一樣的看著葛瑞斯,久久不言。
  嘿嘿的乾笑幾聲,葛瑞斯再度的開口:“大哥英明,竟然還記得小弟,不過大哥您說錯了,小弟不叫花什么的,如果大哥您不介意的話,稱呼小弟一聲英俊威武的葛瑞斯或者是直接稱呼小弟一聲妹婿的話,小弟會更高興的。”
  此話一出,眾人不由的呆若木雞,葛瑞斯此話,聽在瞭解內情,知道這位監察使大人似乎是被那一夜的夜月的豐姿所迷惑的眾人耳中,實在是令人感覺到,他實在是太…………。太不要臉了。
  亞芠冷哼一聲,忽然一個轉身,走進了小酒館當中,坐回了原先的位子,繼續的喝起了森生的百果酒,完全當葛瑞斯這個人是不存在的。
  見到亞芠一副當他不存在的樣子,葛瑞斯急忙的從地上站了起來,跟著亞芠走了進去,來到亞芠的面前,一屁股坐下,順手拿起了桌上的酒,也自己喝了一大口。
  力奧等人面面相覷,隨即也跟著走進小酒館里,分坐著起來,看著一臉冷漠的亞芠繼續喝酒,葛瑞斯繼續的自吹自擂,他們完全無法理解這倒底是怎樣的一個情況?
  難耐心中的好奇,威颯不禁問起了一旁的力奧,這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力奧還來不及回答,一旁同樣的也主動的跟進來這家小酒館的保鏢一號好心的解釋道:“前些日子,我們家大人在龍刃鎮外的月舞情人湖夜游時,忽然看到了這位………。”
  威颯見保鏢一號不知道亞芠的名號,好心的道:“亞芠!”
  保鏢一號點點頭道:“這位黑衣服的亞芠大人的妹妹在湖上跳舞,我們大人對亞芠大人的妹妹一見傾心,但是卻因緣湊巧的錯過了結識的機會,等我們到龍刃鎮打聽到亞芠大人已經離去以后,我們大人這才失望而返,直到剛剛終于有巧遇亞芠大人,大人這才會興奮的語無倫次起來。”
  威颯瞭解的點點頭,對于這位葛瑞斯監察使大人他那跟不要臉、無恥、貪財、好運氣同樣有名的好色如命,他也是略有所聞,只是,威颯心中還是有一個疑問,亞芠什么時候有妹妹了呀?
  力奧含笑解釋道:“老爺子你沒有看過,這位……葛瑞斯監察使所看到的是咱三個小隊長之一的夜月,是頭兒的乾妹妹。”
  威颯點點頭,瞭解了,然后拉著一旁被一連串的變故弄得現在有點頭昏腦脹的森生,往亞芠及葛瑞斯旁邊的桌子一坐,如同力奧等人一般,戲謔的看著葛瑞斯力爭上游,企圖扭轉亞芠心目中的花癡怪臉男的形象,只是亞芠看起來似乎是當他是個隱形人,任憑葛瑞斯說的天花亂墬,亞芠還是一副冷冷的樣子喝著酒。
  就在眾人存著戲謔的心情看著的同時,喝完了桌子上的酒以后,亞芠終于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正眼瞧著葛瑞斯。
  忽然,打斷了葛瑞斯的話,亞芠冷冷道:“幫我做件事!”
  一聽到亞芠終于肯開口了,葛瑞斯完全不介意亞芠打斷他的話,笑得像只正在企圖討主人歡心的哈巴狗一樣,搓著雙手,葛瑞斯嘿嘿的笑道:“大哥,請您盡管吩咐,小弟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我一定會………”
  冷漠的臉上忽然的浮起了一個奇妙的笑容,在一次的打斷了葛瑞斯的多話,亞芠截口道:“我要見泰龍的皇帝,越快越好!”
  聽到了亞芠的這句出乎人意料之外的話,葛瑞斯不由的再度的一滯,而一旁的威颯則是一口將剛喝進去的百果酒給噴了出來。
  在怎么想也想不到亞芠竟然會提出了這樣的一個莫名其妙的要求來。
  威颯忍不住道:“乖乖亞芠侄孫?”
  憑他們隆家的勢力,要見皇帝這種事又何必去請人家幫忙呢?別說是他那個身為帝國廷議長的大哥,亞芠的親外公了,就是他這個二叔公也有辦法!
  忽然,亞芠轉頭面向威颯,不知何時已經變的銀光燦爛的雙眸緊盯著威颯,徐徐道:“二叔公,我是我,隆家是隆家,我們之間親情歸親情,但是這跟我要做的事情沒有任何的關系!”
  看到了那雙完全無人性的銀眸,威颯徹底的體會到,亞芠此時所說的話是在真也不過的了,想來,他不想要跟隆家牽扯上關系一定有他的理由,而且要見皇帝一定是天大地大的事情,所以他才會干出這種看似舍近求遠,毫無道理的混帳事來!同時也藉此表明,這跟隆家沒有關系!
  畢竟,身為泰龍帝國的第一世家,威颯十分深刻的瞭解到,有時候為了整個家族著想,必須要舍棄個人的感覺,搞不好,亞芠就是判斷出了他那個不曉得是什么事情會因此而造成了他們的為難,所以才會趁機的要求眼前這個比任何人還要來的親近皇帝的監察使。
  體會到這一點以后,威颯不在說什么,但是心中已經打定主意了,回去得跟自個的大哥談談這件事!
  而事實上,剛剛亞芠看似面無表情,實際上在他的腦中已經不知到動過了多少個念頭,正如威颯所猜想的,亞芠的確是有著他的不得已的苦衷。
  原本應該是相當單純而簡單的一件事,卻因為亞芠個人的心思,使他弄得這么復雜,但是,連自己的三個哥哥都不想要藉助他們的力量了,又遑論是隆家?
  因此,亞芠最后才會決定采取這最直接,而且看起來是最快的方法。
  而葛瑞斯則是已經被亞芠的那獨特的要求給嚇到了,普通人會有事沒事想要見皇帝嗎?葛瑞斯發現他完全無法猜出眼前的這個男人的心思,心中更是轉的千百個念頭。
  但是,亞芠的一句話卻完全的打消了他的疑慮。
  “夜月,我的乾妹妹,專長魔法,今年剛滿二十,目前沒有男朋友,但是有一個相處了幾年的好友,關系曖昧不明!”
  望著亞芠臉上奇異的笑容,葛瑞斯頓時站了起來叫道:“關系曖昧不明?大哥,麻煩你再說清楚一點,對方是誰?我去砍了他!”
  亞芠忽然的拿起了另外的一瓶百果酒,開封又喝了一口,徐徐道:“凱特!我的手下,目前人在遠方,專長武技,號稱赤鐮血影,功力與你相當,是他的好朋友。”
  完全無暇去注意到亞芠竟然在這短短的時間中就瞧出了他一向極力隱藏的力量,葛瑞斯所有的注意了完全的集中在那個亞芠口中所說的,與他心目中的女神存在著該死的曖昧不明關系的家伙,急切的等著亞芠在說些什么!
  可是葛瑞斯失望了,亞芠又恢復成剛剛冷漠的樣子,又喝著該死的酒了。
  而一旁被亞芠指了一下的力奧則是整個人全傻住了,還在因為亞芠這么輕易的就把夜月給賣了,甚至還隨口編出了什么跟夜月有什么曖昧不明的關系在而將無辜的凱特給牽累下來的事實給嚇到了。
  他記得,凱特不是跟他一樣,全都當夜月是自個妹子嗎?什么時候他們兩個有曖昧不明的關系了?他怎么都不曉得?
  不過,眼前的情況已經叫直腸子的力奧沒時間去動動自己難得一動的腦子了,知道了亞芠沈默的意思的葛瑞斯,忽然像一陣狂風似的刮到力奧的面前,指的力奧的鼻子叫道:“跟你那個該死的朋友,叫什么特的家伙給我注意點,敢動我女神的念頭,當心他的脖子。”
  說完,葛瑞斯又像一陣風的刮出小酒館,遠遠的,還聽到了他叫道:“大哥,您等我,我很快就會有消息的。”
  大叫著,葛瑞斯此時還真的像只見到了紅布的公牛,橫沖直撞的往某個方向飛奔而去,完全不理會在他身后叫他的保鏢群。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的力奧,忍不住的看了依舊是怡然自得的喝著百果酒的亞芠,生平頭一次,他真的是跟外人一樣,感覺到他的這個頭兒真的是一匹貨真價實的可怕惡魔!
  而一旁的威颯則是整個人頗有興趣的看著眾人,現在他還真的想要看看中人口中的那個他還沒有見過的夜月,到底有什么樣的本是可以叫這一個葛瑞斯不但打從開始就沒有看過他著個堂堂的書記長一眼,而且還完全沒有理由的答應了要替亞芠設法讓他見到皇帝陛下,他真的是越來越感興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