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3)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3)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3)     

天魔神譚13 雪上加霜


  葦諾走到亞芠身前,一伸手,手晚上伸出三條尖針似的長須,不斷的對著亞芠晃動,造成一種詭異的情景。
  他獰笑道:“好一個斯達克家最沒出息的么兒,我看你才是斯達克家最具威脅的人吧,不過今天碰到我算你不幸,還沒闖下一番作為就要遭到不幸了,真可惜!”
  亞芠戒備地看著葦諾,祖、父、兄皆陷入苦戰之中,在場沒有一個人能幫他,而他卻要面對在場中顯然是第二高手的葦諾,令亞芠不由提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來面對他。
  右手不動,手腕上的三條長須,有如長鞭般伸長,剎那間,卷住了來不及反應的亞芠的脖子及雙手手腕處,一個使勁,亞芠整個人,被提往半空中。
  脖子上的長須,一用力卷住,亞文滿臉通紅,呼吸不順幾乎窒息。
  葦諾獰笑:“今天你的運氣真不錯,就讓你試試我的噬血奪體**,這可是我十年來研究出最痛苦的死法。”
  話一說完,只見長須尖端,那呈現長針狀的尖端,突浮現無數的小倒鉤,往亞芠的雙臂及頸側刺入,三股有如噴泉般的血液沖出。
  當尖刺刺入肉中時,亞芠只覺一股吸力傳來,彷佛全身的血液全都集中在這三個傷口處,被這長須吸走一般,大量失血暈眩的情形,出現在亞芠身上。
  同時,在全身的骨節處,一種難以言喻又酥、又酸、又痛、又癢,宛如千萬只螞蟻同時叮咬,渾身的肌肉,因為大量失血而發出抽慉、酸痛的警訊。
  亞芠他就好像身處在集所有痛苦于一身的地獄中。
  雖然身處這種情況之下,但亞芠的神智卻異常的清醒,那種清醒的感覺,足夠讓他數清身上到底那邊發出痛苦,但也因為身在這種情況之下,使得亞芠痛苦的感覺勝于旁人數十倍。
  在大量失血及全身陷入地獄般的疼痛中,亞芠感覺到自己的血、力量正一點一滴的透過這三條長須被吸走,死亡的陰影開始籠罩在他的心頭。
  “不!不!我絕對不可以死在現在,我絕對不能死。”
  一股強烈的意志力、精神異力,在亞芠強大的求生意志之下,開始了第一次有意識的運作,額前中央處,慢慢的跳動著,由緩趨快,開始發出銀色的光芒,由弱而強,彷佛回應般,原本依附在他右手臂上的貪狼星,也呼應的發出了淡淡的銀色光芒。
  慢慢的,右手臂上開始出現了一顆銀色的狼頭,葦諾那紅色的長須,插入的地點,就正是貪狼星張大的口中,詭異的情況出現了。
  貪狼星的嘴一合,看起來不像是長須插入亞芠的手臂中,反倒是貪狼星咬住了長須,一陣咀嚼的聲音傳出,貪狼星竟開始將長須咬碎、吞下。
  等到貪狼星完全脫離亞芠的右手臂,恢復它的原始型態時,葦諾右手那條長須已經被它硬行扯斷吃下去。
  恢復原形的貪狼星在亞芠身上口腳并用,三兩下,葦諾三條長須全被它弄斷了,一脫離被擒的局勢,亞芠不由跪立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貪狼星則站在亞芠前面,全身毛發豎立,張牙裂嘴,對葦諾發出憤怒的低嘯聲。
  好不容易,亞芠終于喘過氣來,又再度站了起來,這時,葦諾才看到亞芠的雙目竟開始產生異變。
  右金左銀,異樣的目光散發出來,越來越強烈,但漸漸地,右眼金色的光芒逐漸變淡,爛銀色的光芒取代金光,片刻之后,一雙銀光閃閃,令葦諾無法直視的目光出現在亞芠臉上。
  不知怎么搞的,葦諾突感到一陣驚慌,一種難以言語的異樣壟罩他全身,使他感覺到他好像是一只被蛇盯住的青蛙,不敢有任何的動作,深怕一動就會惹來殺身之禍。
  一搖頭,葦諾藉著這動作彷佛把心中那股恐懼排出,提起精神道:“原來你還隱藏有這一只奇怪的幻獸,不愧是斯達克家的王牌,不過你認為憑這只才成長到第三階段的小幻獸能抵的了我的血煞嗎?”
  “我的血煞可是不屬于六大屬性中,獨樹一格的血屬性,凡是被我的血煞擊傷,任何一只幻獸的能量皆會被它所奪走,你的幻獸能抵抗多久?”
  這時,葦諾旁邊突出現一個聲音:“葦諾,你的話未免太多了?”
  葦諾轉頭一看,不知何時,他的身邊出現了十一個人,每一個人全身皆裹在烏黑的衣服中,連面目都不清楚。
  聽清楚聲音,葦諾豁然一驚,暗道:“是呀!為什么我現在會說出這一番話來?”
  盡管心中不愿承認,但葦諾心里明白,他是受攝于亞芠那詭異的目光而不自覺的說出這一番話來,以壯己膽。
  如果是在比武中,他已經算是輸了。
  這時亞芠眼中的目光已經是漸漸消失,恢復成平常的眼光,剛才,當貪狼星脫離他的右臂,解除他的困境時,亞芠額中央處突以他自己也無法數清的速度,劇烈的跳動。
  霎那間,亞芠突心生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他可以由貪狼星的眼中看到它所看到的,也能清楚的感覺到,貪狼星正在腹中,“分析”著血煞的觸須,同時在身上開始制造出和那觸須相同的能力來?
  這種奇異的感覺好像是在告訴亞芠,他正化身成貪狼星一樣。
  直到貪狼星“分析完畢”,亞芠才覺得他又回到自己身上來,這時也是葦諾察覺亞芠雙目的銀光減弱的時候。
  亞芠事后才知,當時的他正和貪狼星建立起強大的精神聯系,那散發出來的強大精神力造成了葦諾本能上的畏懼,才使的他說出那一番話來。
  這時恢復正常的葦諾才有精神去注意其他事。
  “虛,你怎么會來這,又帶來了十個暗魔?”看了身后那十個渾身充滿了神秘感的十個黑影道。
  虛一搖頭冷淡道:“陛下他擔心。”
  一句話說完,虛就一副不肯在多說的樣子,而葦諾似乎熟知他的性情,也不在多問。
  將他們的對話聽在耳中的亞芠心中一嘆,果然是德野王主謀的。
  但此時已無暇在去計較這件事到底是誰在主謀的?因為又有異變發生了。
  身在危機中的亞芠察覺到父兄身上似乎出了問題,因為他們身上的幻獸鎧似乎有點不聽指揮,而且正逐漸地在從他們身上脫離。
  注意到亞芠的眼光及翰羅等人身上的異樣,葦諾冷笑道:“時間到了。”
  手一揮,三十黑衛隊員突放棄攻勢,全退到葦諾身后,和那十個暗魔并排。
  一旁和翰羅打的火熱的扈伊也察覺到翰羅身上的異狀,在看到葦諾撤掉黑衛隊的圍攻,他也跟著發出一招,逼退翰羅,同時回身到葦諾身前,問道:“時間到了?”
  亞芠一家人看到對手全都莫名其妙的后撤,也集中到亞芠身邊,聽到扈伊及葦諾打啞謎似的對話,都摸不清楚到底他們在說什么?
  但他們很快就知道了,因為他們身上的獸幻鎧竟都開始脫離他們,一個個都恢復成原始的第一型態,于是,亞芠這邊突然出現了一只半人高的白色巨虎、一只黃色人高巨熊、一只半人高的紅色雄獅、一只不亞于半人高的青色狐貍、及一只立在地上足有人的半身高的藍色巨鷹。
  一看就知它們是祖、父、兄的幻獸-光之虎、大地之熊、火獅、狂風之狐、碧水雷鷹。
  幻獸們在離開主人身上之后,就一副萎靡不振,窩在地上的樣子。
  翰羅等人大驚失色,這要命的時候幻獸們怎么會這樣?而且他們竟也同時感到全身酥軟無力?
  靈機一動,翰羅變色道:“葦諾,你用毒?”
  葦諾大笑道:“現在你們知道已經是太晚了,你們就等著受死吧!”
  看到葦諾一副貓捉老鼠前要玩弄一番的樣子,亞芠不由怒憤填膺,感受到亞芠的怒氣,貪狼星一個怒嚎,化身為一道銀光,往葦諾襲去。
  銀光來襲,葦諾一個失神,差點出糗被貪狼星咬中,脫口而出道:
  “你沒喝酒?”
  眾人才知原來是剛才宴會中的酒有問題,但亞旭卻道:“不只酒有問題吧!不然右相怎么會沒事?”
  眾人一看,果然扈伊的幻獸白水還好好的以魔幻鎧的型態依附在他身上。
  葦諾大笑道:“傳聞斯達克家的二子亞旭智計過人,今日一看果然不錯,也罷!看在你們將死的份上,就讓你們做個明白鬼吧!”
  “右相,請你叫貴高足出來吧!”葦諾對扈伊請道。
  扈伊無奈道:“葦諾你就是喜歡做這些無聊的事,好吧!納肯,還不快出來向你的主人們見個禮,不要讓人家說我的徒弟沒禮貌。”
  翰羅等人一聽之下不禁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聽到的,竟是納肯?
  果然,扈伊一聲叫喚,從黑暗處走出一個人來,不是納肯是誰?
  翰羅痛心疾首道:“納肯,你為何要如此做?難道我們一家有對不起你的地方嗎?”
  納肯冷笑道:“對不起我?老實說那倒是沒有。”
  “那你為何要如此做?”翰羅不敢相信道。
  納肯冷淡道:“沒什么,我只是想要出人頭地而已,剛好有這次機會,我就稍加利用而已,我還要謝謝老爺你們給我這個好機會呢!”
  亞華怒極反笑道:“就為了這個可笑的理由,你就可以出賣我們這些從你小就不斷培養你、照顧你的人?”
  納肯再度冷笑道:“培養我?照顧我?說穿了還不是為了你們自己,照顧我是怕別人說你們無情,不會照顧我們這些下人;培養我還不是要我在學校中照顧你們那個沒出息的亞芠,這又算什么培養我,就算真的事要培養我,我還不是一輩子都無法脫離你們斯達克家的陰影。”
  亞華不由啞口無言,他不知道為何一番好意會讓納肯想的如此不堪?
  一旁的亞旭倒是比較冷靜,問道:“現在說這些已太晚了,納肯,我只問你兩件事,信件是不是你偷的,還有我們身上種的毒怎么會和你有關系?”
  納肯狂笑道:“現在告訴你也沒關系,信件雖不是我偷的,但是我騙爺爺去替我拿來的,毒是我昨天下在湯中的,還有那天我也聽到御萊和那一個叫什么里昂說的話,我也都轉述給陛下聽了,這些都是我做的,連你們的計劃都是我偷聽到而給陛下知道的。”
  眾人總算知道失敗的原因是在他們認為最親密的人身上。
  一邊的扈伊冷酷道:“該問的都問完了吧!那就該上路了,翰羅,很遺憾你最后還是沒死在我的手中,不過這樣也差不多同樣意思,葦諾,動手。”
  葦諾輕笑一聲:“遵命,右相。”
  就在同時,一直靜立不言不語的御萊突口中高頌:“在天的見證之下,集勇氣、智慧、與美麗于一身的強大生物,幻獸呀!請你以最深的靈性,聆聽我的傾訴,我-御萊.斯達克-將與你締結永生的血之盟約,終此生惟有你與我為終生之盟友,契。”
  “回生訣”,斯達克家于戰場上用以轉死回生的絕技。
  翰羅及亞華、亞旭、亞若不由臉色大變,翰羅更驚叫道:“御萊,你怎么會用這一招,要知你已………”
  御萊在一片白光中慘笑道:“父親請你別阻止我,今天的危機可說都是我識人不明所造成的,就讓我贖罪吧,你快帶亞華他們走,我來阻止他們。”
  饒是如翰羅般的鐵漢,竟也不禁流下老淚來。
  已運用過五次回生訣的御萊,這第六次一用,就是激發全身的生命力,威力雖會暴增,但就有如西陲的夕陽,綻放出最后的一滴生命力之后就將進入永恒的睡眠中。
  由二哥口中,在獲知父親是使用第六次的回生訣后,亞芠當下是激動的想上前去,阻止父親施展,但該死的,一陣陣令他狂叫的頭痛竟在此時襲來,遠比前幾次還要痛上數千數百倍,令亞芠不由報頭在地上痛的打滾。
  這時,御萊終于完成他第六次的回生訣,只見他身上的白光已全數轉移到他的幻獸大地之熊身上,大地之熊獲得御萊的能量后立即顯得十分精神,而失去能量的御萊不但不如想像的委靡不振,反倒顯的神氣萬分,但翰羅等人皆知這是回光返照,等到御萊的生命力燃燒完后他就會死去。
  現在越強就死的越快,這是多么諷刺。
  但這些扈伊及葦諾并不知,他們看到御萊突恢復正常心中不由暗駭。
  葦諾大喝道:“黑衛隊十絕陣全力進攻。”
  御萊也跟這大喝一聲:“鎧化!”
  瞬間,大地之熊又附在御萊身上,鎧化完畢后的御萊雙手各化出一道黃光,形成一道有實無質的黃色光墻,祖住了黑衛隊及扈伊和葦諾的進攻,同時大喝道:“還不快走!”
  翰羅等人立即同聲高頌:“在天的見證之下,集勇氣、智慧、與美麗于一身的強大生物,幻獸呀!請你以最深的靈性,傾聽我的傾訴,我-翰羅(亞華、亞旭、亞若).斯達克-將與你締結永生的血之盟約,終此生惟有你與我為終生之盟友,契。”
  眼看回生訣將要完成時,一個自始至終都隱身在黑暗中的黑影開始動作。
  一個飛身,黑袍中出現一把烏黑的彎刀,無聲無息的往他的目標,躺在地上無法動彈的亞芠。
  長刀已距亞芠的胸口不到三十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