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58 酒館紛爭

走出門外,亞芠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被死神小隊給擋在門外,不得其門而入,正生著悶氣的威颯。
  一看到亞芠出來,威颯不由的大喜,同時忍不住嚷嚷道:「亞芠乖乖侄孫,你瞧瞧,這是什麼道理呀?我老人家在自個家中來找你這乖乖侄孫,竟然連門都沒的進,這簡直是太荒謬了。」
  亞芠微微一笑,急忙道:「二叔公,真是對不起了,我的兄弟們不認識你,所以才會這樣,您受委屈了,我馬上叫他們向您陪禮!」
  邊說,亞芠邊忍不住的瞪了一下力奧他們,力奧等人正因為威颯稱呼亞芠為乖乖侄孫這一個名詞而偷偷悶笑著。
  聽到亞芠的陪禮,威颯喃喃道:「委屈倒是沒有啦!至於陪禮嘛!乾脆!我們今天的吃喝玩樂的錢全都由這群有眼不識泰山的小子們出好了,你說好不好呀!」
  越說越覺得這個主意不錯,所以雖然聽起來向是在徵求亞芠的意見,但是看威颯忽然橫眼掃過悶笑不止的力奧等人的模樣,卻像是在說,小子們,有種你們說聲不來試試看!
  而一旁的停風、龍紋則是在聽到了威颯的話之後,忍不住的同時叫起來道:「什麼?要我們出錢?不過,如果是為了吃喝玩樂的話,那到無所謂了!頭兒,我們什麼時候出發?昨天我們跟凱琳出去可什麼都沒有玩到!」
  原本停風及龍紋出聲時,威颯還以為他們反對,那里知道聽到最後,他們反而比他還迫不及待的模樣,這下威颯可樂了,走過來,分別的一拍停風跟龍紋的肩膀,笑道:「好小子,我喜歡!」
  「咱們這就走,亞芠乖乖侄孫,還愣在那干什麼?走嘍!」
  看著為老不尊的威颯還有堪稱目無尊長的停風及龍紋三個人忽然在一瞬間變成了好像好友一般的互相勾肩搭背的模樣,眾人全都傻眼了,直到威颯他們三人走出了幾步見到亞芠等人沒有跟上來,威颯忍不住回頭的催促之下,其他人,包括了亞芠在內,這才滿臉不可思議的跟了上去。
  坐上了馬車,在威颯興致勃勃的帶領下,眾人來到了最繁華的荒區商店街附近,這才棄車徒步的走進商店街。
  在威颯這識途老馬的帶領之下,亞芠眾人這才大開眼界,總算的見識到,什麼才叫做真正的繁榮,什麼才是真正的酒醉金迷的生活。
  亞芠等人還發現到,幾乎這里的每一個商家都認識他這位二叔公,而且,每一個人一見到威颯就大打招呼,只是,那種招呼是令人不敢領教,往往走沒幾步,就忽然有個人冒出來,說要討債,而威颯也是隨手就掏出了一把金幣,數也不數的就交給了來人,一直到他沒錢了,接下來的人知道他沒錢了也不在向他討債,而且還任由威颯繼續的欠債。
  不過想也可以理解,光是看到威颯那出手完全不數金幣的大手筆,眾商家當然是巴不得他繼續的欠下去,這才有可能在下一次可以多回收不少。
  只是,亞芠等人所無法理解的是,所有看起來認識威颯的人,全都是叫威颯老酒鬼,這實在是不符合威颯應有的高貴身份。
  不過,威颯所表現出來的那種放浪行骸的模樣也一點都不像是一個掌握了泰龍帝國所有的文書作業的書記官的形象。
  停風最是好奇,悄聲的問起威颯這件事,威颯這才得意洋洋的說道,他又不是瘋子,如果真的讓人家知道他是第一世家隆府的半個主人的話,保證這里絕對沒有任何人敢跟他說笑,而且他的身份地位也絕對不容許他在這里胡混。
  所以,他在這里只是一個出了名的老酒鬼,只會到處跟人家裝瘋賣傻,而且還欠了一屁股債。
  至於會不會擔心他剛好被人認出來的問題,威颯答的更是妙。
  全天底下的人都知道現在隆家的主人是一對長的一模一樣的雙胞胎,但是偏偏他卻故意把自己吃胖了,因此,就算有人見過了威靈本人,那里會跟他這個胖老人聯想在一起的?
  至於認識他本身的人,嘿嘿,那可就真是抱歉了,有哪幾個人會去記得一個只掌文書處理,沒有什麼職權的人的長相的?
  萬一就算真的在這里遇到了熟人,那更好辦!
  真正出公干的人也不太可能在這大街小巷里到處鉆,若真的是出現在這大街小巷里的人,那肯定的說,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樣的,全都是出來找樂子的,那更是誰也不會揭穿誰!因為那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更何況,就算真的遇到了熟人,他也總是避的起吧!
  聽到這里,眾人不由的肅然起敬,沒想到在威颯裝瘋賣傻的表象下,竟然會隱藏了這樣的一個心思,到底是隆家的半個主人,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聽到了威颯的說明,大家這才了然,也因此,連亞芠在內,全都是更加的放的開,陪威颯一起開心,自己也開心,過一個難得的輕松下午。
  鬧了一個下午之後,在威颯的帶領之下,眾人來到了一家的小酒館里,威颯指著小酒館道:「亞芠乖乖侄孫,還有你們幾個好小子,可別看這家酒館小,這可是這荒區里,美酒最多,收費最便宜的酒館,今天咱們就來個不醉不歸。」
  說完,威颯立即一馬當先的往小酒館內沖去,亞芠等人相視一笑,也跟著沖了進去,龍紋甚至還發出了一聲的歡呼聲。
  沖進了小酒館之後,眾人頓時被里面的高朋滿座,人滿為患的擁擠模樣給嚇到了,小小的酒館里,似乎擠進了不知道幾百個人。
  再看威颯,他這時正發揮沖鋒陷陣的本領,努力的往酒館最里面的柜臺處沖進去。
  沒多久,被擁擠的人群擠在門口不得其門而入的亞芠等人便聽到了從人群里傳出了一聲雄渾豪邁的聲音道:「嘿!老酒鬼,這麼久不見你在忙些什麼?這次我可不會再讓你來騙酒喝了!」
  亞芠還沒聽完,威颯又以更大的聲音打斷那聲音道:「我說黑狗熊,你可別到處破壞我老人家的名聲呀,我有哪一次喝酒不給錢的?最多不過是晚個幾天給而已!」
  又聽到威颯道:「算了,我不跟你扯了,難得我老人家今天心情好,帶了幾個客人來光顧你的生意,還不趕快清場,你可別以為我的客人都跟你一樣,長的跟熊沒差多少,人家可是擠不進來你這家小店的!」
  雄渾的聲音沒好氣道:「算了吧,你帶來的客人會有什麼好貨色的?還不都是來我這里騙吃騙喝的!」
  「咦!你這大狗熊說的是什麼鳥話?都已經警告過你了,你還趕這樣破壞我老人家的名譽,今天沖著你這句話,好,我老人家以我老酒鬼的名譽發誓,你這家店我包定了,而且當場給錢,免得你這大狗熊一在的破壞我老人家的名譽。」
  聽到威颯跟那個聲音的對答,亞芠也忍不住的笑了起來,他可以想見威颯說出這番話來時的那種氣急敗壞的表情。
  「真的嗎?」
  雄渾的聲音顯然是不太信任威颯的話,還在懷疑當中。
  「不信的話,我可以馬上叫那群小子把錢拿給你看。」
  哇勒!原來威颯之所以趕拍胸脯保證的原因就在於出錢的人不是他呀!
  一旁的力奧再聽到了威爾夸下的海口之後,急忙的湊過頭去,關心的問著另外的一個小隊員道:「喂,亂華,你身上有帶錢嗎?」
  也難怪力奧會問亂華了,此次隨同亞芠一起來到泰龍帝國的十個小隊員可是個個都身具異能的杰出人才。
  停風與龍紋姑且不論,表面上嘻嘻哈哈的,彷佛沒有一刻正經的,但是實際上,這兩個人可是出了名的殺人不眨眼,可列為宗師級的暗殺高手,據他們自己聲稱,兩個人現在正努力的研發出一種以亞芠為目標,可以將亞芠一擊斃殺的可怕暗殺招式,只是兩個人說時一副皮樣,叫人弄不清楚是真是假。
  而這個亂華,實力上是不用說的,曾經運用簡單的刀招氣勢,讓水妖王不得不稍退半步的家伙,實力在小隊當中絕對是屬於一流的,但是,之所以會被選上,則是因於他的另外一個技能,那就是『死要錢』。
  立志當一個成功的大商人,賺夠了錢之後取個美美的老婆愉快的度過下半生的他,當初加入鐵血團主要是因為鐵血團的待遇優厚,讓他想要先賺一筆錢然後再用這筆錢來經商以達成他的愿望。
  誰知道他當初因為一時的分心想起了自己所賺到的薪資,因而失了神,在完全不知到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竟然不小心誤入了歧途,被亞芠選為死神小隊,害他不得不忍痛的犧牲了自己的夢想。
  不過,即使這樣,他依舊是不放棄達成自己的夢想的企圖,凡是跟賺錢有關的事,他全都不放過,而他的口頭禪便是『拿錢來』。
  因為他這種個性,使的他比其他人更加的喜歡他的偶像妃雅(對他而言誰賺的錢多誰就是他的偶像),甚至已經達到了跟亞芠的崇拜同等的地位。
  也因此,他成了整個小隊里最具有金錢概念的家伙(或者說最摳的家伙),所以凱特才會特意的安排他跟著亞芠一起走,幫亞芠管帳,不然,憑亞芠的個性,再加上力奧這個大老粗,恐怕沒幾天就要變成了要依*行搶或是乞討才能走到泰龍。
  所以,一聽到威颯說要包下這家店,力奧頭一個問的就是這個保管了所有錢財的鐵公雞隊員。
  低頭的看了一下自己那鼓鼓的懷中,平凡無奇的亂華唯一引人注意的藍黑異色金銀妖瞳中閃過了無比痛苦的神色,艱困而百般不愿意,幾乎連力奧那銳利的眼光都快無法察覺的輕微的點了點頭。
  力奧放心了,知道要拿錢出來對於一向只會向人說拿錢來的亂華而言是最痛苦不過的一件事,不過力奧有信心的就是,亂華的身上隨時都會攜帶了最少上千個金幣的私房錢,尤其是現在整個團體的錢又給他保管,依亂華的個性而言,肯定是全帶在身上了,妃雅小姐所提供的三千個金幣的旅費,還有亂華自己個人的私房錢,看來肯定是夠了。
  一旁的停風與龍紋互望一眼,皆看到了彼此眼中對於正心痛於現在躺在懷里安安穩穩的金幣安全不再而感到哀悼的亂華的不忍心。
  雖然有心想要安慰亂華,不過可惜的是他們也沒錢,而錢是安慰亂華最有用的東西了,可是,更可惜的是他們身上沒錢就算了,最不幸的是,他們不約而同的想起了剛剛看到某些小東西很有趣,兩人相視一眼,一左一右的往亂華的兩邊一*,延著臉,開始打起亂華懷里那鼓鼓飽漲的,某個袋子的主意了。
  且不管亂華、停風、龍紋私底下的痛苦掙扎、威脅逼迫,在小酒館里,那豪邁的聲音聽到了威颯難得的跨下海口之語,先是沈默了一會,隨即,發出了一聲的哈哈大笑的聲音:「喂,各位,聽到沒?今天老酒鬼要請客,大家的酒錢全算在他的頭上,各位總該表示表示吧!」
  雄渾的聲音說完,酒館里頓時傳出了陣陣的議論聲,不久,當中大多數的人,不管是坐著的還是站著的,都是很快的喝光了手里桌上的酒,舉手像酒店里面揮揮手道:「老酒鬼,謝謝你了,我的錢就看你了。」
  人群里面,卻又傳來了威颯的大叫聲:「大狗熊,你是什麼意思?竟然要我出錢?」
  大狗熊的聲音大笑道:「老酒鬼你不是說要包下這間小酒館嗎?當然所有客人的錢全都由你出了。」
  威颯氣急敗壞的叫道:「死狗熊竟然陷害我。」
  此話一出,當場使的整間小酒館里的客人們全的哈哈大笑起來,心甘情愿的往門口處移動,雖然說不怎麼盡興,但是有人請喝不要錢的酒,怎麼也讓所有人都心滿意足。
  很快的,整間小酒館里面所有人全的走的一乾二凈,亞芠也才看清楚,威颯正趴在小酒館最里面的一張深褐色的柜臺面前,而在威颯的面前,正有一個看起來異常高大,跟這家小酒館的樣子完全不符合的中年大漢站在柜臺里面,正笑嘻嘻的看著亞芠等人,看來就是威颯口中的大狗熊了。
  亞芠仔細的看了一下那個大漢的樣子,看起來約莫四十多歲,有著一頭亂糟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及耳褐發,一嘴的落腮胡讓人看不清楚他的長相,上半身穿的一件無袖無扣的小背心,姿意的坦露出他那毛絨絨的厚實胸膛,面對著亞芠。
  看清楚了這個大漢之後,亞芠等人全都不由的莞爾不已,威颯稱呼他作大狗熊,還真的是名附其實。
  大漢似乎是了解亞芠他們在笑些什麼,不過看來他也不以為意,反而舉起了他那同樣的毛絨絨的右手,招呼道:「小伙子們,你們就是老酒鬼騙來幫他付錢的人嘍,既然來了,那就進來坐坐吧!」
  亞芠再度莞爾的一笑,跨步的走進了小酒館里面,同時也發現到,他跟這個二叔公在一起的時間,好像都是這樣笑個不停呀!
  身材魁武,長的像一只人形大狗熊的老板從柜臺里面出來,一邊收拾著剛剛那群客人們留下來的酒杯,一邊自我介紹道:「小伙子們,我先自我介紹,我是這家小酒館的老板,這里的人都叫我森生,可別聽老酒鬼在那里亂說,我可不是什麼大狗熊。」
  邊說,森生邊露出他那一口出乎人意料外的潔白牙齒,豪爽的笑道。
  亞芠含笑的對他點點頭,示意其他人趕快去幫忙,在眾人的幫忙下,三兩下就把這家小酒館給收拾的差不多了。
  而一旁的威颯早趁著眾人幫森生老板收拾的時候,自己先拿了一瓶的酒,坐在角落里自飲自酌起來。
  看到收拾的差不多了,威颯立即叫道:「大狗熊,怎麼有酒沒菜呀?客人在這里還不敢快去吵幾樣的小菜來。」
  森生聞言不由一瞪威颯,一邊順手將小酒館的門給關上,掛上了暫停營業的牌子,一邊冷哼道:「哼!老酒鬼你別想了,就算要請我也只請這幾個小伙子,你什麼都別想了。」
  威颯笑嘻嘻道:「沒關系,反正只要你端出來,我就吃的到,你想請誰都沒關系。」
  見到威颯的無賴樣,森生一副完全拿他沒辦法的樣子,但也不在與威颯抬杠,轉頭對亞芠眾人道:「小伙子們,不好意思,人手不足,你們自己動手,千萬別客氣,我進去炒幾個小菜就出來。」
  亞芠微笑道:「森生大叔,您別忙了,我們喝酒就行了。」
  森生正想說什麼,威颯已經插嘴道:「我說亞芠呀,怎麼可以讓這只大狗熊閒著呢?你都不知道,大狗熊這家小酒館最出名的就是他那自釀的酒,還有他炒的菜,那可是一絕。」
  「難得大狗熊今天讓我們自己去動手,又難得一件的自告奮勇的要去炒菜,怎麼可以說不要呢?」
  「來,你盡管坐下,等著吃好料的。」
  站了起來,將亞芠給拉到他的身邊坐下,然後威颯又轉頭對力奧等人咂呼道:「小子們,還愣在那里做什麼?趕快去將大狗熊那些珍藏的自釀美酒拿出來,要喝多少就拿多少,記得,那東西在柜臺最下面一格,用白色瓶子裝的那種。」說著,他已經先倒了一杯遞給亞芠嚐嚐。
  亞芠端起酒杯,看到森生已經走進了柜臺後面的小房間中,乒乒砰砰的,不知道在干什麼了,顯然是沒有聽到威颯這一番平常會氣死他的話。
  對力奧眾人略一示意,讓他們照著威颯的話自己動手,亞芠這才端起手中的白色小酒杯,輕輕的品嚐著杯里的美酒。
  將整杯的酒喝完之後,亞芠不由的動容的喝采道:「好酒!」
  這酒的顏色成呈現出一種晶瑩剔透的淡綠色,聞起來帶著一種淡淡的水果香味,初時喝下嘴里令人感覺到一種似甜非甜奇特味道,吞下肚子時,卻又由肚子里轟然的升起了一股熱氣,讓你覺得好像肚子里喉嚨中直到腦子,有道火焰在燃燒著。
  緊接著,又讓人不由自主的吐個酒嗝,隨即會聞到強烈的水果香味,整個嘴里鼻中全都充斥著這種香味,但是卻又讓人分辨不出是哪種的水果香。
  香味的味道濃烈卻不強烈,讓人感到好像渾身沐浴在水果的香味當中,久久不絕,令人精神一振,使的亞芠也忍不住脫口而出,稱贊一聲好酒。
  威颯得意的彷佛這酒是他釀出來的一樣,笑道:「那是當然的了,這酒可是大狗熊用上百種的各種水果經過特殊的釀法,花上三年才有所成的。」
  「可別看著小小的一瓶,曾經有人叫價一瓶一百個金幣,還買不到大狗熊的百果酒,如果配上大狗熊所炒的菜,那又更是天下一絕的超級美味,到時叫你不吃你都受不了。」
  聽到威颯說的夸張,但是亞芠可不敢不相信,至少,現在他所喝的百果酒就已經真的有那種叫他不能不喝的感覺了。
  而其他的小隊員們也迫不及待的挖出了森生的寶貝百果酒來,品嚐起來,也像亞芠那般,轟然的叫好聲不絕。
  不久,森生以亞芠等人想像不到的速度,很快的炒出了五六道小菜來,自己也跟著入席,陪著亞芠等人吃喝起來。
  而森生的小菜果然也不讓人失望,正如威颯所說的,森生的百果酒是一絕,小菜也是一絕,兩個一絕配在一塊,變成了天下第一絕,叫人吃的舍不得松嘴,贊不絕口,讓所有人覺得今天陪威颯出來光是這酒跟菜就值回票價了!
  不知不覺間,時間就在眾人的吃喝玩鬧之間,慢慢的入夜了。
  忽然,小酒館的門外傳來了人聲,有人敲門道:「喂,老板,開門呀!有客人來了。」
  正跟威颯忙著斗嘴的森生一聽,忍不住的嚷道:「沒看到門上的牌子嗎?今天不做生意了,明天再來!」
  說完,森生以為外頭的人聽到他這樣說就會自己離開了,他也不打算理會他們,繼續跟亞芠他們喝酒。
  誰知道,亞芠忽然笑容一斂,緊接著,森生就聽到他的背後傳來了砰的一聲巨響,急忙的轉頭一看,他的大門已經被人一腳給踹開了,而踹開的人是一個看起來相當年輕,身穿淺灰色勁裝的一個年輕人,在森生轉過頭來時,他還為持著一腳踹開大門的動作。
  看到了小酒館里面的所有人動作在忽然之間停頓下來,全都看著他,年輕人傲慢的一笑,慢條斯理的將自己的腳放下,伸手按在自己腰上的長劍劍柄,銳利的目光往小酒館里面一掃,接著,又盯在森生的臉上直瞧。
  一會,驚訝過頭的森生似乎才反應過來眼前的情況,毛絨絨的大臉上不由的冒出了明顯的怒色,僵硬的站了起來。
  看到森生站了起來,年輕人又是一個傲慢的笑容,不屑道:「老板,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騙我?說不開店做生意,那這群家伙是誰?為什麼在你的店里?」
  「你,關你屁事?客人,不,那里來的混漲小子,我請我的朋友喝酒,老子我不做生意,干你屁事?」似乎是氣過頭了,森生有點結結巴巴的,還帶著口齒不清語無倫次的說著。
  年輕人一副相當不滿道:「我管你做不做生意?今天,我家大人聽說你的百果酒跟小菜是一絕,所以特地來品嚐看看,這是你的榮幸,我不管你做不做生意,現在馬上去準備,至於你這些這些下等賤民的朋友趕快叫他們滾,順便將你店里打掃乾凈,否則要是讓我家大人不滿意的話,你給我小心你的狗頭。」
  陰森森的說完了這句話,年輕人再度的看向了亞芠等人,在他的觀念里,一般的客人要是碰到了這種事情,莫不是跑得飛快,他已經在等著亞芠等人抱頭鼠竄了。
  可是,年輕人卻失望了,此時在店里面,除了森生濃重而憤怒的呼吸聲之外,完全沒有任何的聲音,他既看不到他想像中抱頭鼠竄的混亂畫面,也沒有任何人發出一點的聲音。
  所有人,全都是面無表情,靜靜的看著他,似乎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東西的樣子?
  年輕人正想要發難,忽然,所有的人都有所舉動了,但不是年輕人想像當中混亂場面,而是所有人又恢復了高聲談笑喝酒的熱鬧場面,彷佛所有人全都當他不存在似的。
  年輕人這下可真的是憤怒了,大吼一聲:「你們這群賤民,聽不懂我說什麼嗎?還不快滾!」
  聽到了年輕人的大喝聲,店里又再度的恢復成靜悄悄的樣子,所有的人又再度的轉過頭來,面無表情的看著這個滿嘴下等人、賤民的年輕人。
  看到了所有不理會他的命令,年輕人心中極為的惱怒,但是又感到疑惑,這跟他以前所碰到的狀況完全不一樣。
  仔細的一瞧,年輕人還發現到當中有幾個人眼中流露著淡淡的,看起來像是在可憐他的目光。
  終於,他注意到了,現場的人當中,大部份身邊都帶刀帶劍,隨身攜帶著武器。
  年輕人這下了解了,但是他卻也更自以為是:「好呀!原來是亂民,難怪不把我們看在眼里,兄弟們,把這幾個仗著自己帶著武器就不識相的賤民給我轟出來。」
  隨著年輕人的一聲令下,立即從他的身後涌進了一大群跟他穿的差不多的人,大約有三四十個,將整個小酒館里擠的滿滿,每張有死神小隊的人坐著的桌子前都有四五個人站著,陰森森的看著似乎是被嚇呆了的死神小隊。大戰似乎是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