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56 南靈現身

低沈的吐出了胸中的最後一口濁氣,亞芠緩緩的睜開了雙眼,此時如果有人在這里看到亞芠的雙眼的話,想必會被亞芠此時眼中所射出的那恍若實質的銳利目光而感到驚心動魄。
  久久,那銳利的目光才由亞芠的眼中慢慢的退去,逐漸的消失不見,恢復成了平常的模樣,但若仔細的瞧瞧,便會感覺到,此時亞芠眼神在平靜當中,卻又顯的如此的深不可測,遠比那深山古潭來的寂靜,但是若在仔細的一看的話,卻有可以發現到,那隱藏在平靜之下的多變靈動,卻又比天上的繁星要來的精彩。
  如此與眾不同,充滿了矛盾,但是卻又奇異的讓人感覺到如此的融合的眼神,那是現在經歷了一場精神上的激烈變動與發揮,變的更深沈也更加內斂的亞芠的眼神。
  輕輕的晃晃頭,亞芠這時才發現到,不知何時,貪狼星已經脫離的他的身軀,正站在他的面前,雙目中透露著疑惑的望著他。
  亞芠輕笑一聲:「小星,怎麼了?你也感覺到了呀!看來我以前真的是空坐寶山而不自知,沒想到武學固有的招式竟然會是如此的神奇,能夠讓我有此體會,真是想像不到呀!」
  「現在的我可是有那個自信,可以用一半的力量來達到以前要全力才能夠做到的事情了,真的是太神奇了,你也替我高興吧!」
  低嗚了一聲,貪狼星毫不吝嗇的對亞芠表示出它的欣喜之意,顯然也在為亞芠的實力能夠再做提升而感到興奮。
  事實上,亞芠卻沒有想到今天若非是他而換成是其他人的話,胸中若沒有熟記百家絕學,沒有那樣無比豐富到近乎不可思議的實戰經驗,也沒有身具由萬事萬物那最本源來發揮的奇妙心法森羅萬象的話,又豈是一個光是思考的動作就可以有這樣的提升。
  更何況,亞芠現在所草創出來的招式,幾乎可以說是他到這里的人生歷練所濃縮出來的,是他人生的體驗來鑄造的,也是非得有他這樣的能力才能夠發揮出真正的威力來。
  可以說,目前亞芠心中所存的,那些尚未正式命名的招式,是亞芠他為自己精心所打造出來,最適合他這一個銀月惡魔的妙招,除了他以外,恐怕其他的人都無法去領悟到他的招法。
  而這些,都是亞芠現在所沒有想到的,他只知道,透過了今天他所領悟到的這些招式技巧,他的力量在沒有增加的情況下,實力又大大的提升了將近一倍,而這還只是招法處與草創的階段,他有信心,等到這些招法像森羅萬象那樣的成熟之後,他一定可以憑這些的招式信心十足的向十大高手之流挑戰的。
  心中的興奮尚未完全的平息,忽然,亞芠的腦海當中詭異的冒出了一陣宛若少女的清脆聲音:「你是不是叫亞芠?」
  亞芠疑惑的看看四周,雖然這聲音來的如此的詭異與突然,不過,大概因為這聲音聽起來相當的清脆動人,所以,亞芠到也不顯的有多麼吃驚的模樣,更何況,他現在已經相當的習慣這樣的溝通的方式了。
  站了起來,亞芠先是在心里暗暗的回答道是,舉目四下觀望,雖然他知道這樣的心靈通訊的方式并不一定有距離的限制,正如他透過貪狼星可以與身在南大陸的太始溝通無礙。
  可是當這一個聲音傳來時,亞芠無法形容那種感覺,但是,他確實很清楚的感覺到了,對他發出了這一個心靈通訊的對方正在他的身邊,而且距他相當的近,因此亞芠一站起來就忍不住的四下的觀望起來。
  得到了亞芠所發出去,確定的心靈通訊,那個聲音顯然是相當的高興,亞芠很明確的感受到了對方的雀躍?:「真是太好了,我找你找了好久了。」
  「你都不知道,太始那家伙在這段時間一直叫我趕快來找你,可是偏偏你又一直沒有跟太初合體,人家本來就不像太始那樣,跟太初你是同為半身之一,所以彼此之間的聯系是那麼的緊密,想要找就可以找到的。」
  「可是太始怎麼都不聽人家解釋,老是怪我不賣力去找,總算你今天是一個『完整』的半身了,我終於找到你了,太始也不會再叫了。」
  「喂,亞芠,你在看那里?在這啦!我就站在這里啦,在你的右手邊墻上,看到沒?」
  似乎是終於注意到了亞芠并沒有專注的在聽他的嘮叨,反而心不在焉的四下觀望著,這聲音的主人似乎終於了解到了亞芠正在找她的正身,所以忍不住得出聲招呼道。
  隨著這個聲音的指揮,亞芠的眼光往右手邊的圍墻上回繞幾次,但是任憑他怎麼看都沒有什麼岔眼的東西存在,除了那一只巴掌大,渾身赤紅的尖嘴紅色小鳥之外。
  似乎感到有點不敢置信,同時又覺得自己現在是不是在發瘋,亞芠震驚兼猶豫的,連心靈通訊都不太敢發出去,遲疑道:「南靈?四圣獸的南方朱雀?」
  「討厭!人家才不是什麼普通的紅色小鳥呢!你看看,普通的紅色小鳥頭上會有像人家這樣美麗的羽冠?會有人家這種又長又細又漂亮的美麗尾翎嗎?」
  隨著這清脆的少女聲音,停在墻上的紅色小鳥忽然的雙翅一展,在幾乎完全沒有拍動的情況下,像是失去了重力般,姿態優美的由墻上飛起,雙翅大展,身影不動的懸浮在距離亞芠面前三十公分,與亞芠的雙眼等高之處。
  同時在聲音的提醒之下,亞芠也才注意到,這懸浮在他面前的紅色小鳥的頭頂上果真有五根三到五公分不等的絨毛細羽構成了一個美麗的羽冠,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小小的皇冠。
  而在尾部則是有十八根細細長長,足有它的本體近三倍長度,宛如孔雀的尾翎正隨風飄揚著,尾翎的末端澎起處,竟然還此起彼落的不斷閃耀著美麗的虹光,看起來剎是炫麗。
  最叫亞芠吃驚的是,在這樣的近距離觀察之下,亞芠這才看清楚,原來這小鳥身上的羽毛并非是真正的羽毛,而是一道道以羽毛的形狀不斷的燃燒的細微紅焰,種種的神異之處都在告訴著亞芠,現在在他面前的的的確確是四方圣獸當中的南靈圣獸-朱雀。
  只是亞芠怎麼也想像不到,這朱雀竟然會是這樣的小,跟它的五小幻獸比起來,根本沒有大上多少,而這樣的玲瓏身軀當中,竟然會是隱藏了與那傳說,足足有二十多公尺大的巨大白虎同樣的威力,真的是叫亞芠大吃一驚。
  同時,亞芠這也才了解到,為什麼下午的時候,太始會說等他看到了朱雀就知道的這樣的話語來,太始它根本就是想要看他吃驚的模樣才會故意不告訴他朱雀真正的模樣,害他一直以為朱雀也如白虎般,是一只龐然巨物,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嬌巧可愛。
  四方守護圣獸果然是不同凡響,白虎如是,朱雀如是,亞芠現在已經有點期待另外的青龍與玄武又有什麼神異之處了,尤其是青龍,到底是怎樣的青龍才會讓太始說出就算被斷成了十截八截的也死不了這樣的話來?
  大概是因為過於驚訝於朱雀的嬌小與美麗,亞芠不自覺的將心中的所思所想透露了出來,因而取悅了朱雀。
  朱雀高興的在亞芠的身邊來回的繞著圈子,同時亦在亞芠的腦海里形成了清脆的笑聲,最後,朱雀則是乾脆的停在亞芠的肩膀上。
  亞芠正想要說些什麼,忽然對著朱雀道:「等一下麻煩你裝成一般的幻獸,有人來了。」
  朱雀會意的點點頭,亞芠只見到朱雀頭上的羽冠,尾部的尾翎忽然的一縮,消失在體內,乍看之下,頓時跟一般的飛禽系幻獸沒兩樣,亞芠不由的暗贊在心,到底是活了八千多年的圣幻獸,果然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朱雀剛剛變化完成,練武場的門外頓時傳來了腳步聲,由遠而近的往這里走來,而且聽聲音還相當的雜,看來有很多人來。
  沒多久,門口處轉過了一個魁武的身影,比力奧還要高上一些,在亞芠的記憶當中,所有他熟識的人里,只有一個人有這樣的身材。
  面露開朗的笑容,亞芠無比歡喜的叫道:「大哥!」
  「好小子,終於肯露臉了,你害我可擔心死了。」
  來人,亞芠的大哥亞華一見到亞芠,立即快步的上前,狠狠的在亞芠的肩膀上重重著搥了一下,然後又來個熱情的擁抱,清楚而明確的表示出了兄弟之間的深厚情感。
  而被亞華重重的攬住的亞芠同時又看到了隨著亞華的背後,二哥亞旭、三哥亞若全都來了,爺爺則是含笑的站在門口處,看著他們。
  離開亞華,亞芠有與亞旭來個熱烈的擁抱,亞旭忍不住熱淚盈框:「小弟,小弟,這段日子里你到底去那里了,我都快以為你以已經遭遇到不幸了。」
  亞芠也覺得眼角微微的濕潤,喃喃道:「二哥,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一旁的翰羅走了過來,微笑道:「好了好了,別忘了我們還有客人在呢!」
  聽到了翰羅的話,亞芠兄弟四人相視一眼,看到了彼此間的眼角那微微的濕潤的閃光,不由的深感到不好意思,各自的擦了擦,這才面對翰羅所說的客人。
  一看之下,原來是霞等斯達帝國的使節團全來了,旁邊還有死神小隊以及另外凱琳姊妹也站在一旁,忽然,看到了站在憶琳身邊的人,亞芠忍不住驚喜的叫道:「小
  舅!」
  亞芠的小舅里昂,四年不見了,除了身上的衣服換成了一套精美的帝國制式官服之外,里昂看起來依舊是老樣子,一點也沒有變。
  此時,里昂收起了他向來一貫漫不經心的神態,略帶激動的看著亞芠。
  快步的走了過來,忽然狠狠的在亞芠的頭上硬是敲了一個響頭,罵道:「混帳家伙,終於肯來了嗎?」說是這麼說,但里昂卻又忍不住的同樣給亞芠一個熱烈的擁抱,歡迎他的來到。
  亞芠充滿感情的叫道:「小舅!」
  眼前都是自己的親人,在看到了里昂時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童年,此時在面對自己的小舅時,亞芠終於也放開了他向來壓抑住的自我情感,深刻而真摯的叫起里昂來。
  看到了亞芠的模樣,向來習慣於亞芠冷淡的模樣的霞等人在深受感動的同時,亦同時的想到了一個問題,原來亞芠還真的是一個有感情的人呀!
  不過也難怪他們會這樣的想了,誰叫亞芠自己在與他們一起旅行的這兩個月以來,一直都是那樣的一副平板的面孔,好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人似的,就連與自己的女友妃雅在相處時也沒有見他笑過,看起來真的就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人一般。
  等到初見面的激動過後,里昂招呼道:「走走,我們到廳內去談談。」
  說著,里昂就像是小時候那樣,不加思索的牽起了亞芠的手,往這間宅子的大廳里走去。
  而亞芠則是有點奇異的望著自己那被里昂給牽住的手,只覺透過了掌心,一道的暖流由里昂的掌心傳進了他的掌心,流進了他的心里,溫暖了他的心。
  很快的,在里昂的帶領之下,眾人來到了大廳。
  由於這一間大廳不很大,因此,除了亞芠四兄弟、翰羅、霞及大長老還有理昂及凱琳之外,其他的人自動的不跟進去了,主動的留在外面。
  不分尊卑的坐定之後,心直嘴快的亞華不待亞芠發問,自己就已經先把他們為什麼會一起回來的原因說了出來。
  原來在今天上午在亞若的帶領之下,霞等使節團到了泰隆宮廷對外所開設的外交使節的辦事處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以及希望晉見皇帝陛下的愿望。
  由於使節團具有斯達帝國宮廷所發出了正式證明文件,又是由現在瑪茵之盾當中炙手可熱的亞若所陪伴而來,而且又是希望能夠晉見陛下。
  事關重大,外交事務辦事處當中的官員不敢輕忽,急忙的將這件事給稟報上去。
  當好那時候的里昂正在宮廷當中處置另外一項華那邦公國的外交事務,因此湊巧的讓里昂給知道了這一件事情。
  獲知這件事之後的里昂,感到萬分的好奇,為什麼這麼湊巧,華那邦公國與斯達帝國這兩個同樣是屬於敵對的國家都分別的派來了使節團,唯一不同的就是華那邦是透過正式的外交途徑遞出拜訪的訊息,而斯達則是悶聲不響的派出秘密使節團。
  但是無論如何,兩國派出使節團來是不爭的事實,因此更是挑起了里昂的好奇,尤其這一個使節團竟然又是亞若親自帶來的,所以里昂就更是奇上加奇了,於是便親自的來看個究竟。
  見到了亞若之後,里昂這才知道原來與使節團同行的竟然還有他已經很久不知下落的亞芠,這下讓里昂不由的驚喜交加,不由分說的,帶著亞若還有霞等使節團一行人,急忙的回到了隆府來。
  還沒回到隆府,在半路上就碰到了接獲了亞若的通知,知道自個的的爺爺還有失蹤已久的小弟現在已經來到了泰龍,而且去到了隆府的消息,因而驚喜的快馬加鞭的趕過來的亞華以及亞旭兩兄弟,兩行人會合成了一行,往隆府趕來。
  剛剛到達了隆府的大門口,他們便碰上了外出逛街,正好在這時候回來的翰羅、凱琳姊妹、還有力奧及大衛他們一行人。
  經過了彼此一番的寒暄之後,他們這才一同的走進了隆府,回到了賓院,結果卻找不到亞芠,最後總算是亞華等人兄弟同心,回憶起了亞芠的性格,知道亞芠一定又是不知到跑到了哪一個空曠無人的地方。
  結果眾人便找到了練武場,果然亞芠是在這里。
  亞華說完之後,里昂不由的問起了亞芠這段期間到底在那里,怎麼會音訊全無?
  亞芠語帶保留,概略的說了一下自己那一段時間的經歷。
  雖然是語帶保留,但是里昂卻也依舊驚訝不堪,亞芠這段時間的經歷堪稱是一奇,不但成為了斯達帝國嵐大帝的救命恩人,同時也卷入了斯達帝國的王位糾紛,而現在,他竟然還負責保護秘密使節團前來泰龍出使,里昂并非是一個笨蛋,所以當然可以領會到,嵐大帝之所以會派出這一個由三位公主所組成的使節團,想來一定跟亞芠脫離不了關系。
  尤其是,里昂格外的注意到了,在亞芠的敘訴當中,他似乎是有意無意的略過了他曾經跟嵐大帝密談過一次,而這件事卻是大公主霞在補充時說出來的,這令里昂對於亞芠葫蘆里賣的藥感到十分的好奇,但是他也知道此時有霞等人在場,不適合他追問。
  因此,里昂頗有深意的望了亞芠一眼并未在現在將自己心中的疑惑給提了出來。
  好不容易,亞芠將他兩年的這段時間給交代清楚了,里昂正想要說些什麼,忽然由外面走進來了一個人。
  依舊是穿著一身的白色的夜月慢慢的走進來大廳中,先對眾人點一下頭,然後對亞芠開口道:「頭兒,外面有一個中年人說要找什麼公爵,現在他人就在門外在外面。」
  亞芠微微的皺起了眉頭,公爵?亞芠還記得今天中午在進來隆府的時候,衛兵有說過這個人,但是怎麼會找到他這里來呢?難道公爵是指?
  亞芠偏過頭去看著里昂,驚訝的發現到里昂竟然兩眼直直的瞪著夜月直瞧,眼中毫不遮掩的流露出不敢置信的光彩。
  亞芠心中一動,清咳一聲:「小舅,你知道公爵是誰嗎?」
  顯然,亞芠的詢問是白費勁了,因為里昂根本就沒有聽到,他只是臉色越來越怪異的直盯著夜月直瞧。
  而他的注視也引起來夜月的不悅,轉過頭去對亞芠點點頭之後,又走了出去。
  當夜月即將走出去時,里昂忽然的站了起來伸出手來,嘴巴一張,似乎想要叫住夜月。
  不過站在他身邊的凱琳先一步的輕推了一下里昂,悄聲道:「大伯,有人來找你了!」
  「嗄!」看起來尚未完全的回過神來的里昂在凱琳的一推之下,本能的發出了疑惑的聲音,隨即,他這才想到他現在是在干什麼?
  急忙的掩飾道:「凱琳你說什麼?大伯剛剛不小心走神了,沒有聽清楚!你說什麼。」
  凱琳沒好氣的又說了一次道:「剛剛,夜月妹子說門外有一個人說要找你這個公爵。」
  這時,所有人也都發現到了里昂的失態了,但是除了亞芠心中略有所動以外,其他人也只是以為如他所說的,不小心走了神而已。
  聽到了凱琳的話以後,里昂急忙道:「找我?」
  隨即又想到什麼似的,急忙對所有人道:「各位抱歉了,我先失陪了。」
  翰羅呵呵一笑道:「你忙你的,我們只是聊聊天而已,沒關系。」
  里昂起身,正想要走出門外,忽然在他的耳邊傳來了亞芠那宛如蟲蟻般細微的聲音道:「小舅,不介意的話我們晚上聊聊好嗎?」
  幾乎輕不可辨的,里昂微微的點點頭,嘴角微微的一動,亞芠的耳邊頓時傳來的里昂的聲音道:「今晚半夜時分到我的書房來。」
  說著,里昂已經跨出了大廳的門口,走了出去。
  里昂離開之後,眾人又說笑了一陣子,直到深夜時,翰羅見時間已經太晚了,這才催促眾人趕快回去休息。
  一旁的凱琳則是自告奮勇的替眾人安排住處,讓大家在隆府休息一晚。
  半夜時分,一身黑衣的亞芠在里昂派來引導的仆人的引領下,走近了里昂的書房。
  進到書房當中,亞芠看到了里昂正與一個身穿淡藍色貼身勁裝,眼中同樣的閃耀著水藍色的奇異光輝,長相有點丑陋但是很有個人性格的中年人握手。
  耳邊聽到了那中年人道:「師弟,接下來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師兄弟們都很感激你的協助。」
  里昂微笑道:「師兄你這是哪來的話,師門的事不就是我的事嗎?為師門盡一份心也是我的義務不用這麼客氣。」
  中年人點點頭,轉過頭來看了亞芠一眼,眼中忽然迸出了強烈的藍光,恍若實質的目光直接投進了亞芠的眼底,久久,這才恢復了原狀。
  回過頭來若無其事的道:「師弟,既然你已經有客人了,那師兄就不打擾你了,我今晚就回去跟師伯說你的意見,再會了。」
  里昂拱拱手道:「師兄再會了,替我向師傅、師叔伯、還有其他師兄弟們問好!」
  「我會的!告辭!」
  中年人同樣的對里昂拱拱手之後,轉身向大門走了出去。
  經過了亞芠的身邊,中年人忍不住頓了頓身形,低聲道:「你是頭一個在我的眼光下依舊是讓我看不出深淺的人,不論你是誰,有機會的話我希望能夠跟你切磋一下,記得,我叫龍王,乃太乙門的首代大弟子,幸會了!」
  這個自稱是龍王,里昂的師兄的中年人在亞芠的身邊低聲的說完了這段話之後,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大門。
  亞芠回過頭來注視了他的背影,眼中一如剛剛在龍王銳利的目光下那般的平靜與深邃,令人完全瞧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事實上,太乙門這一個門派的名字對別人可能會有效,尤其是現在的首代大弟子龍王的這一個人,在泰龍帝國當中可是人盡皆知,名聲之鼎盛,幾乎直追他的師祖,大陸十大高手中排名第四的飛云道君,比他的師傅還要來得出名。
  不過,這龍王之所以會這樣的出名,其實全是托了他那好斗的個性的緣故。
  身為十大高手當中的飛云道君的隔代傳人,又是大陸南北兩大武學至高圣地-太乙與焰靈當中的太乙門首席大弟子,等於已經注定了他必定是太乙門的未來掌門人,身份之尊貴是可以想見的。
  可是,這位龍王卻生性好斗,喜歡到處與人比斗,只要讓他認定了對手是一個高手,他必千方百計的要跟對方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場,至於結果是勝是負對他而言反而是沒關系,他所要的只是在交手當中的那種痛快的緊張感覺。
  可是偏偏他身為太乙門的首席大弟子,功力修為深厚是必定的,想要他敗也很難,所以,他經常的因為去挑戰人家而將人家給打敗了,因而得罪了不少人,經常的引起了許多人的報復。
  不過人家的報復對他而言確是正中下懷,只要有架可以打,無論是什麼理由他都可以,即使他因此被師門懲罰了不知道多少次,他也依舊是樂此不疲。
  久而久之,所有人都曉得了他的脾氣了,反而因此讓他多出了不少打出來的交情的朋友,托這的福,使的他的名聲是水漲船高,名頭響當當。
  但是對亞芠而言,他既不認識他這個人,而且打斗對他而言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手段,他當然不曉得這位龍王心中所想的。
  他只是覺得很奇怪,怎麼這個人會一見面就一副好像要跟他打架的模樣?心中有的只是疑問而已!
  隨著龍王的身後,里昂將書房的門給關上了,微笑的問道:「怎麼了,亞芠看來你這幾年的真氣修為增加了不少,能夠引起我這師兄好斗個性的,一定是個高手了。」
  亞芠微笑不語,心中同時暗暗的佩服他這位小舅,明知到他現在心中有滿腹的疑問,但是他依舊能夠忍住自己的疑問,反而跟他閒話家常起來。
  分別的坐定,亞芠微笑的問道:「小舅,你的這位師兄是?」
  里昂也不急,輕笑的向亞芠介紹一下自己的這位聲名遠播,性格特異的好斗師兄。
  亞芠聽了也只是微笑,別人可能會因為自己被太乙門的首席大弟子令眼相待而感到興奮,不過亞芠可不是那種人,況且,他也從來沒聽說過什麼太乙門的名字。
  對他而言,這個太乙門頂多也只是他小舅的師門,當初他開始練氣時入門的理論是由這來而已,不具有任何其他的意義。
  不過這也難怪亞芠會這樣子了,小時候,他的生活圈子沒有跟太乙門的生活圈子有所交集,長大後,在逃亡期間,所碰到的也都是一些像是獵人、殺手、百姓之類的人,根本與太乙門這類所謂的名門正派沒有什麼牽扯。
  更何況,在他所遇到的敵人方面,就算有這類的名門正派的對手,可能連自己的名字與門派還來不及報上就已經是死在亞芠的手上了,令亞芠也沒辦法獲知。
  後來出了清藍之境,遇到的人不是傭兵就是各國的高層或是軍隊,又那里有機會去接觸到像龍王這類高手的,因此他聽完了也不怎麼在意。
  唯一讓亞芠放在心里的,唯有在里昂的介紹當中所獲知的,里昂的師祖,那個十大高手的飛云道君。
  在里昂輕松的介紹完他這位令人啼笑皆非的師兄之後,里昂忽然的陷入了沈默,亞芠知道正事來了。
  果然,經過了短暫的沈默之後,里昂忽然兩眼注視著亞芠,問道:「亞芠,晚上那個叫夜月的少女是誰?」
  沒想到里昂已經記住了從凱琳的口中所說出來的夜月的名字了。
  亞芠看了里昂一眼,垂下頭來,淡淡道:「小舅,為什麼你會這麼注意夜月?」
  老實說,亞芠本意雖是想要來隆府尋出夜月的身世沒錯,而他也有意要借住里昂的力量來找出夜月的父親到底是不是隆家的人,但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在他還來不及向里昂提出來時,里昂竟然就先對夜月有所反應,這根本就已經超出了他預想的情況。
  現在,亞芠的心中極為矛盾,他幾乎已經可以確定了,夜月九成以上真的是隆家的人,與他應該是份屬表兄妹。
  但是,亞芠卻怎麼也不希望看到這樣的一個情況,他向來敬愛的小舅竟然有可能就是他跟夜月心目中的那個拋妻棄女可惡家伙。
  這叫亞芠真的是不知到該如何的處理這樣的一個復雜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