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54 心無定計

炎炎的夏日里,最叫人感覺到痛快的莫過于洗個清涼的冷水澡了。
  住進了賓院里以后,亞芠伙同貪狼星克制不了清涼的誘惑,前往了賓館的浴室,痛痛快快的洗了一場的冷水澡,洗去了連月來的風塵,甚至是連貪狼星都不免躍進去水池里,大肆的戲水一番。
  在洗去了一身的風塵,換上了干凈的衣物之后,亞芠精神氣爽的看著還在浴間的水池里戲水的貪狼星。
  聳聳肩,亞芠微笑道:“小星,玩夠了就自己起來,可別玩太久,等一下那個兇巴巴的女人來了看到你這樣子,搞不好又會想出什么點子來捉弄你唷!”
  輕咆了一聲,亞芠清晰的‘聽’到了貪狼星所傳遞的心靈通訊:要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我可不理她!
  亞芠不由的一笑,這一路走來,貪狼星那無比人性的表現,叫凱琳等人相處越久就越是驚訝,而且他們也從來沒有見過有哪里一只幻獸可以在一個月之間完全沒有依附在主人的身上吸收所需要的能量的。
  如此的貪狼星完全的吸引了凱琳等人的注意力,尤其令凱琳更感興趣的是貪狼星那一身具有日金月銀的變色特質的長毛,凱琳把她的好奇付諸行動,整天追著貪狼星拔牠的毛想來研究看看。
  而連亞芠都被凱琳給吃的死死的了,貪狼星又哪里里會是凱琳的對手?
  不過,除了剛開始的幾次被凱琳偷襲得手之外,此后貪狼星每次看到凱琳都躲的遠遠的,私底下,只有亞芠知道貪狼星已經將凱琳列為相當于‘魔’那種等級的可怕對手,可以離多遠就離多遠。
  聽到了貪狼星嘴硬的心靈通訊,亞芠不由的暗笑,搖搖頭,留下貪狼星自己在浴間里玩個痛快。
  走出了浴間,穿過了華麗的長廊還有小庭院,亞芠走到了一棟看起來相當華麗的美麗大屋間。
  早已經梳洗完了的翰羅已經自己一個人坐在屋子里的大廳當中,悠閑的品嘗著下人送來的熱茶。
  見到亞芠走進來,翰羅招呼道:“亞芠,來嘗嘗這茶,聽說這可是只有泰龍的皇帝才可以享受的到的貢茶冬雪,這可是在初冬第一場雪初下的瞬間所采的極品,嘗嘗看,味道真不錯!”
  亞芠還沒坐下,他就端起面前的那一個不到三指大的茶杯,蓋子一掀,咕嚕一聲,將茶杯里那不到一口份量的冬雪茶給一口吞了下去。
  搖搖頭,翰羅不滿意道:“真是的,看你,這好好的一杯極品的冬雪都被你給糟蹋了,哪里有人喝茶喝成像你這樣子的?”
  翰羅不滿意,亞芠也不滿意,他可不知道這叫什么冬雪的有什么值得翰羅這樣一點一滴的低啜著,這樣一小口別說解渴了,連潤喉都不夠資格。
  叫喚一下旁邊等候招喚的下人,要他去換成另外一種比較解渴的飲料來。
  然后亞芠這才在翰羅不滿、下人偷笑的眼光下,坐到了翰羅的對面。
  待下人送來了符合亞芠所要求的,用一個大琉璃杯裝著淡褐色的清涼飲料之后,將下人給喚退,亞芠問道:“爺爺,其它人在哪里?”
  翰羅沒好氣的道:“力奧他們十一個人住在我們左邊的院子,夜月是右邊的獨閣,剛剛威爾總管已經有來過了,他已經安排好了。”
  亞芠點點頭,翰羅詢問道:“亞芠,現在我們已經到泰龍了,見過你外公外婆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亞芠沉吟一會,搖搖頭道:“其實我心里也沒有什么計畫,只是留了個底,有機會的話可能要通過外公的關系,想辦法見見泰龍的皇帝,到時候在看看吧!”
  翰羅不滿意的搖搖頭,一國之王可不是想見就見的,就拿斯達三位公主來說,她們雖然是使節團,但是也是需要經過了一番相當復雜的辨認,這還是因為他們有隨身攜帶著斯達帝國的文書,才有這樣的禮遇。
  如今已亞芠這樣的一個完全沒有背景的人,想要見到這一樣的一國之尊,除非亞芠是用上了不正常的方法,否則可以說的癡心妄想。
  熟知官場形式的翰羅光是一聽到了亞芠隨口答出來的一句話就知道亞芠根本就沒有想過來到了泰龍帝國之后要怎樣才可以達到他所要做目標。
  當場?羅陷入了沉思,而亞芠也沒有說什么,他自也知道翰羅考慮的事情。
  老實說,他也不是沒有想過要藉著三位哥哥的關系來面見泰龍帝國的皇帝,但是考慮到了三位哥哥目前是在泰龍帝國里任職,如果說藉著三位哥哥的關系來見到皇帝,不管是從哪里一個方面來說都是極為不恰當,一方面來說,如果因為他的關系,造成了三位哥哥的為難,那是他所極不愿意見到的事情。
  二方面來說,自從他的家庭因為宮廷間的斗爭而破碎之后,亞芠就已經是打定主意絕對不跟任何的權利人物牽扯上任何的關系,這也是他當初在斯達帝國里甚至不惜造成嵐大帝的不悅也不肯接受嵐大帝的招攬的主要原因。
  而現在的這一個泰龍的皇帝,根據亞芠他從外面的傳聞來了解,這位皇帝今年才三十出頭,擔任泰龍帝國的皇帝卻已經超過了十年的歷史。
  從他上任以來,積極的提升國家的實力,十年之間,讓原本就已經夠強盛的泰龍帝國的國勢更是蒸蒸日上。
  而且,從五六年前,他們斯達克一家成為政治斗爭下的犧牲品時,這位皇帝竟然會聲討德野王,似乎完全不計較他們斯達克一家以前不知道阻礙過幾次泰龍帝國的擴張野心的仇恨,更以實際行動的聲援他們一家來表示出他的意念。
  更甚,在兩年前的三國大戰中期時,他更是完全不顧國內的各貴族與大臣的反對聲浪,更是毅然而然的任用了他的三位兄長,而且還賦予了極大的兵權,完全的信任三位兄長。
  雖然事實證明他的眼光沒有錯,而且也獲得了相當大的回報代價。
  可是由這幾件事情來看,這個皇帝若不是一位相當賢能的皇帝,就是一位野心極大的皇帝,所以這才能夠接納敵國的叛將效力,也才能夠用人唯才。
  但是不管是哪里一種類型的皇帝,他是絕對不會放過身為斯達克家族一員的自己的,即使他并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樣的能力,光是一個他是斯達克家族的一員這件事,他就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也因此,亞芠他極度的避免去借助三位兄長的力量來獲得他的信任,因為如果那時他拒絕了替他效力,那樣會令他的三位兄長為難。
  尤其是現在,他正要打算利用北斗的情報能力,把自己塑造成一個擁有無法抵抗的力量的權威人物,盡避這是他不愿意的一件事。
  但是如果沒有這樣做的話,他必定無法在最短的時間內達到了讓所有的人類團結在一起(不管所有人是自愿或不自愿),而且也唯有如此,將來面對強大的外星怪物時,他方能夠成為所有人的信心。
  不為別的,只因為他有著一個身為獸王半身的強力伙伴的緣故。
  唯有這樣才可以讓所有的人類再面對強大的敵人時,可以想到他(她)們同樣也有一個絕對強大的支柱在,這是亞芠與太始在商量過后,認為最好的方法,而死神小隊的揚名正是這計畫的第一步。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可不認為身為一個帝王,不管是賢能還是野心,會放任像他這樣的一個絕對性的權威人物不在他自己的控制之下吧!
  暗暗的苦笑著,他現在心中的計畫除了太始之外,亞芠可不敢讓任何人知道,即使是親如他的爺爺也一樣,畢竟這實在是太瘋狂也太不可思義了!
  也因此,亞芠是絕對不肯借助自己的三位兄長的力量的,相反的,他必須營造出三位兄長必須要借助他的力量的形象出來,如此才能夠達成他的目標,一個絕對權威,絕對可怕,絕對無敵的形象。
  而且,如果有必要的話,只要能夠有其它的辦法,他甚至也不想要藉助他外公的力量,理由正是跟剛剛一樣,況且,亞芠更是了解到,正因為隆家是泰龍帝國的第一世家,對于他的事情雖然是有著極大的幫助,但是也有可能這樣的一個大世家的勢力,反而會變成了他所要做的事情的阻力。
  到時候夾在其中的亞芠要如何的自處是他最擔心的事情,因此,他也相當的不愿意藉由隆家的力量來辦到自己所要辦的事情。
  眼中微微的是放出淡淡的銀光,亞芠瞧著翰羅。
  不知道自己的孫子心中藏著那樣瘋狂的計畫的翰羅正傷透腦筋的在想要運用自己的三個孫子的關系來讓自己最小的孫子可以面見到泰龍的皇帝的翰羅,忽然察覺的亞芠眼中所釋放出來的詭異銀光,注意到亞芠的瞳孔完全的成為了銀色的,翰羅不由的心中陡然一驚。
  雖然亞芠沒有親口對他說過,但是翰羅光是從其它人的嘴中也知道亞芠的這一項特征--銀瞳無情!
  同時,這也是亞芠之所以被稱之為銀月惡魔的本來面目!
  看到了亞芠好好的忽然在他這個爺爺的面前展露出他絕對無情的一面,翰羅先是一驚,但是卻也同時的察覺到,亞芠會忽然展現出這一面來,一定有他的用意的,而且用意絕對也不簡單。
  秉氣凝神,翰羅深深的望進了亞芠那絲毫不含一點的人類感情的可怕銀眸,他等著亞芠的反應,同時他也暗暗的感到駭然,盡避他不知道曾經見識過多大的場面,面臨過多少的危機,盡避眼前的這對銀眸是他的孫子的,可是,他還是會感到害怕,他竟然會害怕這樣的一對銀眸,說出去恐怕會讓人笑話。
  可是翰羅此時在面對的這樣的一對眼眸真的是感覺到他打從心底起來的恐懼。
  此時亞芠眼中沒有一點的人類感情,眼眸中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完完全全是一片的純粹銀白,可是就因為這樣,翰羅才感覺到恐懼,這時的他才曉得他的孫子已經成長成一個他想象不到的怪物了。
  銀光歛去,恢復成正常的顏色,翰羅這時才松了一口氣,原本繃緊的神色這時也才放松下來。
  亞芠飽含歉意的對翰羅道:“爺爺,真對不起,我嚇著您了嗎?”
  翰羅輕噓了一口氣,搖搖頭,苦笑道:“亞芠,今天我才知道一件事,成為你的敵人絕對會是這世界上最可怕的一件噩夢。”
  亞芠心里暗暗的嘆息,如果可以的話,他并不想要在自己的親人面前展露出這一面來,但是這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剛剛這才小露了一下,但是沒想到依舊是造成了翰羅的顫栗。
  亞芠真摯道:“爺爺,您相信我嗎?”
  翰羅一愣,隨即皺眉道:“你說這是什么話?難不成我這做爺爺的有什么地方讓你覺得我不相信自己的孫子嗎?”
  看到翰羅似乎有點不悅的樣子,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亞芠慌忙道:“爺爺,您誤會了,我并不是這個意思!”
  看到亞芠著急的模樣,翰羅也知道自己的反應過大了,馬上一笑道:“嚇到你了?誰叫你剛剛莫名其妙的要嚇爺爺。”
  亞芠這才放心,為了怕翰羅在誤會,所以亞芠急忙又道:“爺爺,接下來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將維持在剛剛的那種銀月惡魔的狀態之下。”
  “爺爺您先不要問為什么,我會這樣做自有我的道理,只是我想跟爺爺您說一下,讓您心里有個底。”
  看到翰羅想要問話,亞芠急忙的搶先說著,不讓翰羅打斷他的話。
  翰羅狐疑的望了亞芠一會,半晌,他才道:“算了,反正我知道你做什么事情自然會有你的道理在的,只是在我的面前你可不要再露出那副鬼樣來,爺爺老了,可是不經嚇的。”
  亞芠笑道:“爺爺您放心,孫兒的鬼樣只留給外人看,在您的面前,我可一直都是人模人樣的。”
  翰羅失笑:“討打!”一時,祖孫之間呈現了深厚的溫馨祖孫情。
  難得放縱自己的在翰羅面前撒撒嬌的亞芠心中也是暗暗的感激翰羅,他知道翰羅此時的心中一定有著相當大的疑惑,但是因為了他的一句話,他卻完全沒問,反而用這樣的方式,表明了無條件的支持著他,這讓亞芠心中的負擔輕松了不少。
  正當亞芠想要說什么時,忽然,亞芠的心中一動,站了起來,若無其事道:“爺爺,我想出去看看,好像有人在欺負小星。”
  翰羅失聲道:“欺負小星?”
  身為獸王半身的貪狼星不去欺負人家就要謝天謝地了,有誰那么大膽敢欺負小星的?
  看到亞芠轉身走了出去,心生好奇的翰羅也急忙的跟了出去。
  亞芠、翰羅走到他們這座賓院外,馬上就看到了六個人正圍在宅子外的一處平坦的草地外,不知道在喧嘩些什么?
  走近一看,亞芠與翰羅隨即發現到,再這六個人所圍成的圈子當中,渾身洋溢著閃耀金輝的貪狼星正一臉無聊的趴在草地上,當然,貪狼星無聊的心情也只有亞芠可以感受的到,包括翰羅在內,他們只看見貪狼星趴在地上懶洋洋的,眼睛似張非張的,一副不想動的樣子。
  在溫暖的秋陽下,一只威猛巨大的金狼趴在柔軟舒服的草地上曬太陽,沒人會說這有什么不對的,可是,如果這只金狼的周圍有六只看起來相當的威猛的獅、虎、豹、熊等,各種攻擊性相當強烈的兇猛幻獸在牠的身邊露出銳利的牙爪,咆嘯不已,蠢蠢欲動的話,那可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了。
  而亞芠與翰羅兩人走出宅子時,正好看見了在貪狼星周邊的一只渾身火紅的赤熊已經耐不住主人的催趕,咆嘯一聲,高高的人立起來,往貪狼星撲抓而去。
  翰羅低呼一聲,而圍在貪狼星與其它幻獸周圍的人卻爆發出了一陣的歡呼聲,似乎在為這只赤熊的發威而歡呼。
  只是,歡呼還沒完,赤熊的爪子已經差了幾公分就要碰到了貪狼星的身上,可是卻忽然的,赤熊的咆嘯卻變成了痛苦的呻吟,盡避差了幾公分就可以碰到貪狼星,但是赤熊卻象是遭受到了什么痛苦的打擊,收回了撲擊的熊爪,往自己的臉一抹,卻又發出了一聲更震撼的痛吼聲,完全無視主人的命令,在地上猛打滾,不斷的痛吼著。
  詭異的狀況叫外圍的人一呆,連發出聲音都忘,傻傻的望著在地上猛打滾的赤熊,還有依舊是一副懶洋洋的貪狼星,唯有亞芠及翰羅兩個人功力夠深厚,眼力到家才可以看到,赤熊在接近貪狼星時,被貪狼星脖子上的一根針毛給射中了鼻子。
  針毛雖細,但是射中了極為敏感的鼻子也夠痛的了,還況痛極的赤熊還本能的用牠巨大的熊掌想要除掉鼻子上細小的針毛,結果粗厚的熊掌拿那細小的針毛沒辦法,反而在一抹之下更是挑動了插在鼻子當中的針毛,想當然是痛上加痛了。
  而這也只有相當了解貪狼星底細的亞芠與翰羅兩人才知道這只赤熊發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了自己的同伴吃了虧,加上剛剛主人的一直催趕,其它的幾只幻獸不約而同的咆嘯一聲,同時往貪狼星撲去,結果,全都步入了赤熊的后塵,不管是黃獅也好,藍虎也罷,青豹也一樣,全都在接近貪狼星的瞬間,抱著自己的頭,或者說想要抱鼻子,但是生理構造讓他們只能抱頭,在地上猛打滾,不斷的發出了屬于牠們自己特色的痛吼聲。
  而貪狼星依舊是一副懶洋洋的模樣,連眼皮都不肯稍稍在睜大一點。
  而這時亞芠與翰羅終于也走到了眾人的背后,只是剛剛包圍在貪狼星周邊的人這時呆愕的望著自己精心培養訓練出來的幻獸,完全沒有察覺到亞芠兩人的來到。
  亞芠從他與貪狼星獨特的心靈契合聯系上,知道了這事情發生的經過了。
  原來剛剛亞芠離開浴室之后,貪狼星獨自的玩了一會水,直到牠記起了亞芠的交代,覺得夠了才起來。
  原本牠想要來找亞芠的,但是在走出了浴室之后,看到了宅子外的這一片柔軟的草地,難以抗拒誘惑,便自個來到草地上曬曬太陽,打算過一個悠閑的下午。
  沒想到才剛躺下去沒多久,牠就發現到遠處正有人以及牠的同類往這方向走過來。
  想也知道,與亞芠具有相同的精神,而且又是獸王半身之一的貪狼星,承襲了亞芠一貫的冷淡孤傲,對于非自己所親近的陌生人,牠根本不想去理會。
  更何況,逐漸覺醒的獸王本能更是讓貪狼星在某些方面比亞芠更是傲氣,而且這群人獸也不被貪狼星放在眼中,吹口氣都可以把他們給吹跑,根本不具有任何的威脅,因此,牠哪里里會去理會來的是什么人?依舊是曬著牠的太陽。
  只是沒想到貪狼星不去理會人家,人家反到來理會牠了,不過這也難怪了,任何人看到一只金光閃閃的威猛巨狼幻獸獨自懶洋洋的躺在草地上,任誰也有兩種反應,膽子大的就來看個究竟,膽子小的便閃過一邊去。
  偏偏這群人都是膽子大,而且是極大的那種人,所以便過來一看究竟。
  但是誰知道好死不死的,貪狼星雖然懶洋洋的模樣,但是在沒有刻意展露牠的王者雄風的情況下,但是卻引發了這一群人身邊的幻獸本能的恐懼,進而令牠們擺出了攻擊的姿態。
  剛好這群人訓練這批幻獸正好是要參加幻獸大賽的,見狀哪里有不順水推舟的,更是號令自己的幻獸前去攻擊貪狼星。
  如此一來倒是苦了這群擺出攻擊姿態的幻獸,牠們原本就本能的畏懼貪狼星,之所以會擺出攻擊的姿態也是再于一種也許這樣可以自保的本能反應的下意識作為,如今被自個的主人這樣的一號令下,頓時叫牠們夾在主人的命令還有對貪狼星的畏懼之下,無法自處,而這也正是亞芠與翰羅出門所看到的情況。
  而亞芠看到了貪狼星用針毛輕易的打敗的這六只看來最少是六階以上的幻獸,倒也是一愣,不由專注的望著貪狼星。
  說起來,這針毛當初可是貪狼星第一個擁有的技能,在逃亡期間,貪狼星的針毛可是立下了許多的大功,只是打從貪狼星成長到可以鎧化以后,亞芠就幾乎沒有用過這針毛的技能。
  一方面是他所面對的敵人不是小小的針毛就可以解決的,一方面是后來他本身的實力不斷的跳躍式提高,讓他也不在需要針毛了。
  唯有前些日子在斯達帝國時,因為一時的情急,所以用過了一次針毛的延伸功能,解決的一群魔,其余他根本快忘記了他還有這項技能。
  如今看到貪狼星在全身不動的情況下,只用了六根針毛就解決的六只幻獸,讓牠們失去了戰斗的能力,這不由的挑起了亞芠心中的某個靈感,令亞芠一時之間心中產生了某一個想法。
  而這時,這群人也已經發現到自己的幻獸鼻子上插了一根的細小的金毛,拔出來,解除了自己的幻獸的痛苦之后,他們這也才發現到亞芠與翰羅的來到。
  這只害他們的幻獸痛苦不堪的沃夫幻獸一定跟眼前的這兩人有關系。
  所有人心中不約而同的轉著同樣的念頭,沒好氣的看著亞芠與翰羅。
  而這時,亞芠與翰羅也才發現到,眼前的六個人都是少年,年紀在二十左右,個個衣裝相當精美,一看就知道價值不斐,而且在臉上就差沒寫著我是貴族這樣的字樣,看起來相當的高傲。
  當中的一個,身邊所跟隨著的是剛剛第一個對貪狼星發動攻勢的赤熊的少年站了出來,盛氣凌人的問道:“這只沃夫系的金狼是你們的嗎?”
  亞芠不理會他的問話,逕自對著一旁懶洋洋的貪狼星道:“小星,別在這里欺負人了,進來吧!”
  聽到亞芠的招喚,貪狼星完全的睜開了雙眼,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樣,慢慢的站起來走到了亞芠的身邊。
  那少年見到亞芠不理會他的問話,不由的心中一氣,正想要發作,可是身邊的另外一個充滿了書卷氣息的少年卻拉了拉那個少年的衣服,對那個少年施個眼色。
  雖然不知道自己的同伴有什么用意,但是這個少年看來是相當的信任自己的同伴,所以也不發話,任由那個書卷氣息濃厚的少年走過來對著亞芠微笑道:“失禮了!真是抱歉!”
  亞芠疑惑的看著這一個書卷氣息的少年,少年對亞芠微微一躬身道:“在下是伊卡郡的帕鐵,我身邊的這一位是亞柏拉郡的西頓,另外還有尼薩郡的錫安,度瑪的隆達,吉珥的岳羅,希尼的亞比,目前在隆愛里寄住,兩位相當的陌生,不知兩位是……?”
  亞芠尚未表示什么,一旁的翰羅卻已經在心里暗贊著。
  比起剛剛那個傲氣的西頓,這個滿是書卷氣息的帕鐵顯然就比較善于交際,起碼他說的話不卑不亢,讓人聽了舒服舒服。
  因此,翰羅也微笑道:“你好,我們是今天剛剛來到隆愛的,旁邊這是我的孫子亞芠,不知道各位是諸郡的小王爺,小人失禮了!”
  所謂的郡是指構成泰龍帝國的幾個大部族單位。
  泰龍雖然名之為帝國,但是實際上,他卻是由幾個郡所共同組成的一個大國家,包含了度瑪郡,吉珥郡,亞拉柏郡,尼薩郡,北提倫郡,南提倫郡,伊卡郡,希尼郡,瑪榭郡還有最大的泰龍郡,而當中的泰龍郡的郡主便是這一整個泰龍帝國的盟約共主,所以這也是泰龍帝國為什么會名為泰龍帝國的原因。
  然而這泰龍帝國之名也是近三百年的事情了,當初的泰龍帝國原本是名為提倫帝國,當時的提倫是最大的郡部,可是當時原本站了整個提倫帝國近三分之一的提倫郡卻因為一場的郡內亂而分裂成了今日的南北郡,因而讓當時的泰龍郡崛起,不但趁機占領了當時提倫郡的一部份土地而成為第一大郡,而且也將提倫郡的共主地位給奪走,因而變成了今日的泰龍帝國。
  以比例來說,現今的泰龍郡大約是站了整個泰龍帝國近五分之二的土地與勢力,南北提倫大約是五分之一,而剩下的五分之二則是由其它的郡平分,說不上誰比誰強。
  所以,在泰龍帝國當中,各郡雖然享有大部分的郡內自治權,但是仍需要接受中央的節制,遇到關系整個帝國的重要決策時,則是由各郡主所構成的帝國郡廷議來決策。
  而這個郡廷議便是公推一個廷議長出來主持廷議,這個人需要各郡的郡主都認同,但是卻又不會偏向任何一個郡的超脫人物來主持,而現在的廷議長便是亞芠的外公,第一世家現已退休的世家之長-威靈˙隆。
  除此外,泰龍帝國在某些方面與之前的奇蘭樓連盟的各城邦的關系相當的類似,只是關系更加的密切與緊密。
  而且因為各郡皆想要凌駕于其它諸郡的上面,而身為第一大郡的當然也不甘將自己的領導權讓給別人,因此在千多年來的精厲圖治發展之下,各郡蓬勃發展,而讓他們所結合的這一個泰龍帝國變成了整個奇武大陸上的第一強國。
  而現在在亞芠與翰羅的面前的這六個少年竟然報出了郡名,據翰羅所知,由于三百多年前提倫郡因為兄弟爭權,所以造成了提倫郡分成南北,同時也痛失了領導權,所以各郡有監于此,因此不約而同的立下了類似的規定。
  每一位郡主都是預先立下自己的繼承人,既可以先行培養自己的繼承人成才,也可以在未來避免發生爭權的事端,同時也唯有那個未來的小郡主才能夠在自己的名字前冠上了自己的郡名。
  因此一聽到了眼前的這群少年都是冠上了自己的郡名的翰羅,頓時了解到眼前的這幾個少年都是未來泰龍的各郡郡主,身分與地位相當的不簡單,所以翰羅并不想要在初到泰龍便得罪他們,遂自稱小人。
  渾然不知道眼前的這幾個少年的身分不簡單的亞芠,奇異的看了一眼擺出了低姿態的翰羅,雖然疑惑翰羅的姿態擺的這么低,但是他也知道翰羅必有深意,所以他也不說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