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53 微蒙幻虛

相對於多尼他們的心眼,凱琳姊妹倒是單純多了,凱琳雖說很痛恨克瑞到處惹事生非,但是畢竟是自己的弟弟,嘴里雖然罵的兇,但是她也不就真的希望看到自己的弟弟被人給打斷腿。
  再說她們也不像多尼他們那樣曾經在力奧的嘴里知道亞芠大部分的過往,因此聽到了亞芠的話,她們只是覺得一陣的心驚。
  凱琳不由的端起了大姐的架式,嬌嗔道:「亞芠,你在說什麼鬼話?克瑞在怎樣的不乖,他還是你的表弟,怎麼可以說要打斷他的腿呢?」
  亞芠一挑眉,不說什麼,老實說,對凱琳這個與自己的母親同名的表姊,他倒是打從心里疼愛著。
  雖然說他總是愛在他的面前擺出一副大姐模樣,有點刁蠻,有點喜歡管他、鬧他、捉弄他,以看他變臉為樂,但是,他從中感受到了另外一種親人間的關懷。
  這使的亞芠有點享受讓凱琳管束的感覺,似乎喚起了他心中某些早已經枯萎的某些情感,讓亞芠樂於接受凱琳的管束,不然的話,盡管凱琳是他的表姊,恐怕也不能叫亞芠低頭,更別提有時還要接受凱琳一些令他啼笑皆非的要求了。
  如今聽到凱琳發威了,亞芠也只是一挑眉,不說什麼,不過這倒是讓力奧松了一口氣。
  他可從來沒有見過亞芠對他發過這樣大的脾氣的,不過被亞芠責罵的同時,力奧卻也不由的在心中暗暗的驚奇,原來頭兒還是一個人呀!
  到底是關系到自己的親人,難怪讓頭兒發了這麼大的脾氣,由此可以看的出來,頭兒至少還是一個人呀!
  彷佛是知道力奧此時心中的所思,夜月趁著亞芠不注意時,偷偷的對力奧投以神秘的一笑,說到底,在場除了翰羅以外,有誰比他們兩個還了解亞芠的?
  而一旁的翰羅則也是投以亞芠一種怪怪的眼色,他太了解自己的這個孫子的刀子嘴豆腐心,同時心中也感嘆的,要不是那段顛沛流離的逃亡歲月,他這個孫子應該還是一個溫柔善良的孩子。
  哪里會像現在這樣?什麼事情全都藏在心里,連身為他的爺爺的自己都很難得分享到他的心事!
  就連對他的關懷,如果不是因為他太了解他的話,恐怕他也感受不到吧!
  正如對於那個克瑞表弟一樣,在場又有幾個人可以感覺出來亞芠對他的那種關心?除了略有所感的死神小隊之外,恐怕是除了還在偷笑的夜月這妮子還有低頭挨罵還敢撇嘴眨眼的力奧可以體會到,其他人恐怕是感覺不到吧!
  哼!有哪個人敢說他這個可愛的孫子是冷血無情的話,他一定會親手把他給丟走的,那只是他們體會不到亞芠心中潛藏的溫情而已!
  他這個孫子只是心腸別扭了點,心思比別人多繞了幾個彎,表現感情的方法有點與眾不同而已。
  眼睛無意的接觸到亞芠那飄揚的白發,翰羅突然覺得心中一痛,孫子如今那被扭曲的陰陽怪氣性格豈不是自己所造成的,那一頭被改變的白發不正如他的性格一樣,全都是情勢不由人呀!
  低沉的一嘆,翰羅伸手止住的凱琳的話聲,帶著濃濃的無奈道:「好了凱琳,你想我們要一直站在這里嗎?」
  冷冷的聽著凱琳的訓話的亞芠聽到了翰羅出聲,感覺到翰羅語氣里那莫名其妙的沉痛,亞芠不由的對以翰羅投以異樣的一瞥,似乎在用眼神問著翰羅怎麼了?
  翰羅搖搖頭,亞芠對於他還是一如從前的關心呀!連他口氣的不同都聽的出來,只是為什麼他現在都不用正常人可以理解的方法表現出來呢?
  霎時,翰羅心中原本已經沉寂了相當久,對於華那邦公國,對於德野王的恨火又猛烈的燃燒起來,他恨造成了亞芠現在變成這樣子的他們。
  但是,翰羅更恨的是自己,當初要不是自己太過於托大的話,他也不會失去了唯一的獨子,也不會讓亞芠變成了這個樣子!
  雖然感覺出了翰羅的心思變化,但是卻有怎知道竟然是自己所造成的,看到翰羅不說,亞芠也不追問,只把這個心思放在心里。
  很巧妙的隱藏了自己的心思,阻止了亞芠近一步的猜測出他的心思,翰羅微笑道:「我們站在這里已經夠久了,凱琳你看我們是進去還是不進去的好呢?」
  聽到了翰羅的提醒,凱琳這才驚覺到他們現在可是站在隆公爵府的大門前。
  眼光無意識的往大門一飄,嚇的大門口的那四個衛兵立即挺胸縮腹,大聲的同聲問好道:「小姐好,歡迎回來!」
  剛剛他們就已經注意到了凱琳及憶琳坐著馬車來,只是他們還來不及問好,多尼已經先一步的把凱琳姊妹給拉到旁邊去了,害他們的問好被打斷了。
  接著所有人的注意力又都被亞芠給引過去了,總算現在凱琳姊妹終於注意到了他們的存在了,他們這才完成了問好的動作。
  凱琳嗯的一聲,算是答過了他們的問好,轉過頭來對著亞芠等人道:「我都忘記了,真是對不起,我們先進去好了。」
  說著領著眾人往大門走去,來到門前,凱琳順口的問道:「爺爺跟奶奶在嗎?」
  衛兵當中一個看來是領班的恭敬的回答道:「稟小姐,廷議長閣下今天早上與書記長閣下跟公爵閣下前往王宮開會,至今尚未回來,老夫人則是於中午時受碧姬夫人之邀,前去荒區欣賞今年的花會,明天才會回來。」
  本來只是隨口問問而已,但是衛兵領班的回答卻叫凱琳一愣,自言自語的疑惑道:「奇怪,什麼事情竟然驚動了兩位爺爺還有里昂堂叔?」
  聽到了凱琳的自言自語,眾人不由的一愣,除了凱琳他們五個人之外,翰羅、亞芠等人完全不知道那個衛兵再說些什麼?
  一旁的夜月悄聲的詢問憶琳道:「憶琳妹子,剛剛那個衛兵大哥是在說什麼?」
  憶琳正想要答話,凱琳已經先一步的微笑道:「夜月妹子,等一下我再向你們解釋。」
  說完,凱琳又轉過頭來對著那個衛兵領班道:「你先幫我打賞這個馬夫,然後叫總管來找我!」
  「是!小人剛剛已經去通知總管小姐您回來了。」衛兵領班知機的表現了一番。
  凱琳點點頭,這才又領著所有人在衛兵的恭送之下,走進了隆公爵府的大門。
  跨進了公爵府的大門,眾人不由的被眼前的景象給沖消了剛剛的疑惑。
  大門之後,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一座看起來美輪美奐的華麗大花園。
  亞芠等人此時是走在一條穿越花園,由碎石子所鋪成的小徑上,四周都是碧草如茵,各種顏色的美麗花朵散布在其中,奇嚴怪石,清溪垂柳,碧湖紅亭恰到好處的散布在整個花園當中,絲毫不給人有人工雕琢的感覺,設計極為巧妙。
  整個成大圓形的花園周遭全都栽種了茂密,高有兩個人的不知名綠樹,將整個花園給包圍起來,四邊的花園邊緣偶有見到人群出沒在其中。
  透過微風吹過樹梢的空隙,亞雯隱約間可以瞧見他們的前方及兩邊有著屋宇的景象,想必公爵府的住屋都在這個花園的後面。
  為此,亞芠還特地的轉過頭回去看看大門的兩邊,果然看到了在大門的兩邊其實各有兩條路沿著綠色植物後面包圍著整個花園,只是這些綠色植物的設計與種植極為巧妙,剛好可以遮掩住身在這花園中的人的眼光,完全不會讓人給察覺到。
  而且兩條路的出口更是看的出來是經過了精妙的設計,讓人即使經過大門也不會注意到沿著大門兩側的墻邊其實還有兩條路,剛剛亞芠就被瞞過去了。
  但除了亞芠之外,其他人也沒有那樣的眼力可以穿過近千尺的花園,還有那綠色植物偶而顯露出來的縫隙,看到了隱藏在花園周圍背後的真正府邸。
  果然,凱琳略帶得意的介紹道:「這個花園是我們隆家聞名全國的綠屏花園。」
  「每一個頭一次進來隆府的人都會被這個花園給迷惑了,完全無法察覺出到底隆家的建筑解構,只曉得隆公爵府是一座幾乎由花園所構成的府邸。」
  「事實上,整個隆公爵府概略成菱形,面積是整個瑪茵之盾當中僅次於王宮的第二大建筑,主要的建筑部分區分為主屋,賓館,下人區,雜區以及練武場五個部分,沿著整個公爵府的兩條中心線成十字交叉分布。」
  「主屋在中心點,前面是練武場,後面是下人區,左邊是賓館右邊是雜區。」
  「五個區域都是由綠屏花園所分隔開來,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就是在練武場與大門之間的前園,另外還有分隔主屋與其他區域的中園,賓館的側園集中園後方的後園。」
  就在凱琳興致勃勃的介紹這個公爵府時,他們一行人已經走到了這一個前園的中央了,而一個身穿黃色衣袍,看起來約四五十歲,面貌文秀,透著一股書卷氣的中年人領著四五個作下人打扮的人已經由另外一端走到凱琳的面前了。
  中年人對凱琳行完禮之後,凱琳微笑的替眾人介紹道:「這位是我們隆府的大總管威爾,各位在這里如有什麼需要的話可以對他說。」
  「威爾,將天字號的幾間賓館收拾好,這幾位貴賓要住!」
  先向眾人一一的點頭問好之後,聽到了凱琳的話,威爾卻不由的臉現難色的對凱琳道:「小姐,天字號現在已經完全被人給先定去了。」
  凱琳一愣,疑惑道:「十個天字號的宅院全都一間都不剩?怎麼會忽然的來這麼多重要的客人?」
  威爾臉色有點怪怪的說道:「前些日子少爺邀請幾位諸侯的好友前來游玩,所以現在整個天字號的貴賓院現在都有人住。」
  凱琳不可思議道:「小弟他到底是請多少人來玩?怎麼會將天字號全都給住滿了?」
  威爾苦笑道:「就度瑪的隆達少爺,吉珥的岳羅少爺,亞拉柏的西頓少爺、瑪琳娜小姐兄妹,尼薩的錫安少爺,北提倫的茵茵小姐,南提倫的萊雅小姐,伊卡的帕鐵少爺,希尼的亞比少爺,瑪榭的夏倫小姐。」
  聽到了威爾如數豆子般的從嘴里蹦出了一大串的人名,亞芠等人不由的一陣的頭昏眼花,完全的被這一大串的什麼的什麼少爺小姐的弄得滿頭霧水,暗嘆這個威爾總管真的不愧是這樣一間大宅的管家,光是聽他這麼連換氣都不用就說了這樣的一大串,眾人不由的甘拜下風。
  而一邊的凱琳則是聽著一個一個的人名,臉上的眉頭不由的都皺起來了。
  仔細的數了一下,凱琳不悅道:「難不成就這十個人每個人都獨居一間天字號的貴賓院?」
  威爾點點頭道:「少爺是這樣指示的,老太爺也同意了。」
  凱琳冷哼一聲,道:「反正我不管,總管你去給我空出一半的天字號貴賓院來,我這幾位客人要住,現在馬上去。」
  聽到了凱琳的話,威爾不由的嚇了一跳,為難道:「可是小姐,那些客人已經住了近半個月了,現在要人家空出房間來,這豈不是……」
  凱琳大眼一瞪,不悅道:「怎麼了,難道說小弟的客人是貴賓,我的客人就不是貴賓了?憑什麼他叫來十個人就把那麼大的天字號貴賓院給完全站走了,不過是幾個小國諸侯的子女而已,你可知道我身邊的人可是………」
  似乎是察覺出不妥,凱琳改口道:「反正你把一半的貴賓院給我空出來,我待會還有朋友會來。」
  聽到了凱琳的話,亞芠等人不由的相視苦笑,感覺上怎麼好像他們變成了凱琳跟克瑞姐弟之間一別苗頭的吵架工具了?
  相視一眼,看了一臉為難的威爾總管,翰羅輕輕嗓子道:「凱琳,你不要為難總管了,我們隨便住哪都可以,如果真的沒有地方的話,我們出去外面找家旅店住也可以呀!」
  聽到了翰羅的話,威爾不由的對翰羅投以感激的一眼,倒是凱琳不滿道:「爺爺,這怎麼可以呢,別說你們跟我們家的關系了,就算你們只是我請回來的客人,如果說還要讓你們到外面去找地方住的話,那豈不是要讓我給人家恥笑我招待不周了。」
  說完,凱琳又瞪了一旁的威爾一眼,隨即相當不滿道:「算了,總管,你等一下將除了天字號以外最好的貴賓院給我準備五間,讓我的客人休息,等一下我還有客人要來,你先派馬車到大門去等!」
  聽到了凱琳不在固執的要求天字號的貴賓院,威爾如釋重負,急忙的點頭。
  說到底,不管是凱琳還是克瑞都是他的主子,夾在兩個主子之間作夾心餅乾對他這個總管可真的是為難極了,兩邊都不好得罪。
  同時,他也不敢小覷眼前的這幾個人。
  雖然說眼前的這幾個人身上風塵仆仆,顯的有點狼狽,但是他們的氣度讓威爾感覺到與眾不同,從來沒有見過這等的人物,況且,從剛剛凱琳的語氣當中,他更是隱約的窺聽出眼前的這幾人似乎跟主人一家似乎有著什麼與眾不同的關系在,這更叫威爾不敢怠慢。
  正想要叫人引領這群客人到貴賓館去時,威爾的眼光忽然的落到了一個人的身上。
  看著臉上帶著一種奇特的微笑表情的亞芠,威爾的眼光一落到亞芠的臉上就在也離不開。
  看到威爾沒有動作,反而是傻愣愣的望著亞芠,凱琳概略可以猜的出威爾此時心中的想法,但是她卻故意的問道:「總管,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近乎自言自語,威爾略帶呻吟的語氣喃喃道:「這……這怎麼會……怎麼會這麼像?……小…大小姐,是您回來了嗎?」
  凱琳看到了威爾總管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凱琳又問了一次,這次,終於將威爾的神魂拉回來了。
  「小姐,有什麼事嗎?」威爾本能的問著凱琳,眼光卻依舊是盯著亞芠的臉。
  凱琳沒好氣道:「我說你干麼不請幾位客人先去梳洗一下?還有,剛剛你叫我干什麼?」
  威爾終於將眼光由亞芠的臉移回凱琳身上,錯愕道:「小人沒有叫小姐您呀?」
  「還說沒有,剛剛你不是小姐、大小姐的叫著?」故意板起了臉,凱琳問著。
  威爾一陣的驚愕,隨即掩飾的道:「沒…沒有,小姐我是說我馬上帶幾位客人到貴賓院去,是您聽錯了,我沒有叫您大小姐。」
  彷佛是故意要捉弄威爾,凱琳忽然故作不解道:「對了,聽你這麼一說,我這才想起來,我一直想要問你,我不是這個家最大的嗎?為什麼你總是叫我小姐,不肯叫我大小姐呢?」
  「凱琳大小姐…………」
  近乎呻吟的喃喃說出了這幾個字,威爾似乎是陷入了某種思緒當中,眼中似乎是充滿了某種憧憬的迷蒙光輝,不由自主的又傻愣愣的望著亞芠.
  一會兒,威爾遽然一驚,眼光拉回到正一臉古怪笑意的凱琳的臉上,威爾不由的老臉一紅,急忙的掩飾道:「小姐,我馬上去辦您剛剛交代的事情。」
  「你們幾個,請這幾位貴賓到貴賓院去。」
  轉過頭去對著站在他身後的仆人交代著,似乎想要掩飾著什麼,威爾連告退都來不及,急忙的往另外一邊跑走了。
  凱琳暗笑一聲,對亞芠耶揄道:「看來總管他可是將你當成了堂姑了,總管年輕時後可是堂姑的擁護者,在他的心目中唯一的大小姐就只有堂姑一人,連我都不能讓他叫出大小姐這樣的稱呼呀!」
  說到最後,凱琳自己也不由的嘆了一口氣,似乎感覺到,亞芠的母親,她的堂姑是如此的深獲人心,就算已經過了二十幾年了,整個府里的老人也是如此的懷念她,就連她們姊妹的名字也是來自亞芠的母親。
  而這樣的一位女性卻遠嫁異國,更不幸的紅顏早逝,徒留下這樣一群永遠懷念她的人,令凱琳不由嘆息著。
  隨著凱琳的嘆息,翰羅也不由的跟著嘆息,他更是可以體會的出亞芠的母親,凱琳的深獲人心。
  當初她不顧一切的為愛而嫁來他斯達克家,原本他還以為凱琳是泰龍所派出來的高級間諜,可是,隨著時間越來越長,家中的老小卻又不由的被凱琳所吸引,無論是凱琳的靈質慧心,她的聰慧,她的溫柔,她的俏皮,一一的吸引了所有人的喜愛。
  御萊別說了,根本是愛她愛的要死,亞華三個小孩子更是整天小媽小媽的掛在嘴邊,整天黏著凱琳不放,跟他們的親生母親都沒那麼親熱過,害御萊還一直的跟自己的三個孩子吃味。
  就連他自己,就算在那時心中還抱持著凱琳是間諜的防范想法時,卻也不由的不去喜歡這一個媳婦。
  凱琳因病逝世後,整個斯達克公爵府里整整的三年沒有傳出過笑聲過,可以見得凱琳是如何的受人喜愛了,現在他自己都有點懷疑,自己一家子後來之所以會這樣致力於公務是不是因為不想回去已經失去了第二位女主人的家中的關系?
  也因此,翰羅格外的能夠體會的出威爾的心境,試想看看,他們跟凱琳也不過是生活了十來年而已,而威爾他卻是跟著凱琳生活了近二十年,他都這樣了,威爾當然更別提了。
  想到這,翰羅不由的拿眼?了亞芠一眼,卻驚訝的發現到亞芠竟然在微笑?
  打從威爾脫口而出的說出了大小姐你回來了這樣的字句之後,亞芠就這樣不發一語,逕自的望著四周,望著這個美麗的花園。
  威爾的脫口而出挑動了亞芠心中的某個心弦,一瞬間,讓他驚覺到,現在,他正走在母親曾經走過的花園當中,正站在兒時依稀的記憶當中,母親用驕傲與懷念的語氣所告訴他的,那一座美麗的綠屏花園當中。
  依稀還記得,母親很驕傲的告訴過他,這座綠屏花園是她在十六歲時親手設計的,為了要完成這座花園,她的父親,亞芠那疼愛女兒的外公甚至還買下了四周的三座其他府邸,花了六年的時間所整修而成的,可惜她卻來不及親眼看到它完成就嫁到華那邦了。
  他還記的母親在說到這個花園時,眼中的那種懷念與得意的光輝,而現在,他來了,代替母親來看這座由母親親手所設計的美麗花園了。
  一瞬間,亞芠震撼的感覺到一個事實,他,已經來到了母親曾經生活過的家了!
  因為過於突如其來,所以亞芠反而產生了一種不切實際的虛幻感覺,有種身在夢中般的奇異感受。
  從外表來看,亞芠就是發起呆來,向來緊繃冷硬的俊美臉龐不由的松了下來,罕見的露出了一種虛幻迷蒙神態的笑容,叫翰羅無法將這個樣子與平常的亞芠連接起來。
  而其他的人更是被亞芠的神態給嚇到了,亞芠人本來就長的俊美無比,如今向來給人冷硬無情感覺的他忽然的露出了這樣的一個充滿了虛幻、眷戀、懷念,溫柔的幾乎溶化了所有人心的表情的微笑,現場無論是男女,全都被亞芠給吸引住了眼光,再也離不開。
  總算翰羅畢竟多活了幾十年,比所有人還多了份自制力,看到眾人著迷般的看著亞芠的微笑,雖然不忍破壞亞芠這難得的美麗微笑,可是,他可不想亞芠以後在這里的時間都給人纏住了,尤其是像亞芠面前的那幾個看來已經完全被亞芠的微笑給媚惑,而露出了癡癡呆呆表情的下人。
  清咳一聲,喚回了眾人的心神,也驚醒了亞芠的虛幻不實。
  眾人回過神來之後,忍不住的又偷瞧了亞芠一眼,卻失望的發現到亞芠此時臉上的笑又變成了平常的那種生疏、隔離,彷佛像面具般的微笑表情了。
  所有人不由的怪罪似的瞥了翰羅一眼,他不該破壞了那樣的微笑的。
  心里暗暗的苦笑一聲,翰羅道:「凱琳,我們現在要去哪?」
  想到了剛剛自己的失態,凱琳不由俏臉微微一紅,柔聲道:「爺爺你們先去跟這幾的下人去休息好了,等一下我再去找你們。」
  說完,告個禮,凱琳拉著憶琳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了。
  翰羅招呼著其他人,拍拍完全搞不清楚是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大家都用一副很怪異的眼光望著他,因而感覺到很奇怪的亞芠的肩膀,也在幾個還沒有完全恢復正常的下人的帶領下,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了。
  此時的亞芠還有翰羅等人完全沒有想到,透過了這幾個下人的嘴,被後來人們津津熱道的「微蒙幻虛之笑」,代表銀月惡魔的另外一面的笑容,慢慢的流傳出去。
  虛幻、不實、迷蒙、媚惑、眷戀等等意義的代名詞。
  令人完全無法拒絕,無法抗拒,宛如最虛幻的產物。
  同時,這也是最受人爭議的笑容,渾身染血,雙手血腥的銀月惡魔為何會有那樣的笑容?
  每一個看過的人都不由的會被笑容里的那所蘊含的真摯濃郁的情感所感動的笑容?
  是否代表著,銀月下的惡魔其實是一個虛幻中的人物?
  只可惜終其亞芠的一生,能夠讓他露出這樣的笑容的機會卻是少的可憐!
  那始終只是虛幻中的笑容!
  微蒙幻虛之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