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52 毒手佛心

叫人準備馬車之後,凱琳終於從屋子里出來,只是她出來之時,遠遠的看到了有好幾個看起來很熟悉的身影消失在街角。
  看著眾人從馬車的背面走了出來,除了亞芠之外,其他人的臉上都有一種很奇怪的臉色,凱琳疑惑的問道:「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你們的臉色怎麼那麼古怪?」
  憶琳搖搖頭,苦笑道:「沒什麼,姐,馬車交代好了嗎?」
  凱琳點點頭,這時從屋子里又走出來了一個坐著御者打扮的中年人,他先對憶琳躬身問好,然後在對凱琳道:「大小姐,請您先上車,小的這就去牽馬過來。」
  凱琳點點頭,招呼道:「好了,我們先上車好了。」
  看看馬車,凱琳又隨即道:「不過各位真是抱歉了,因為這輛馬車平常只供我們家少數人在使用,因此空間不足,我已經叫人在去招呼另外幾輛馬車過來,只是我們現在可能要分成兩批人上路。」
  亞芠等人點點頭,最後決定這一輛馬車由凱琳姊妹、亞芠祖孫還有夜月五人先坐,其他的人則是等待下一輛馬車前來。
  這時剛剛的那個御者也已經將馬車給準備好了,亞芠等人便上了馬車,往隆家出發。
  且不管亞芠等人坐著馬車離開,留在原地等著下一輛馬車的其他人各自找了一個地方躲避著強烈的太陽,邊休息著。
  已經跟力奧混的相當熟的大衛自然也招呼力奧道附近的街道陰影處休息,看著力奧還不正常的臉色,大衛以為力奧在擔心剛剛的克瑞他們會前來報復,忍不住道:「力奧大哥,剛剛的事你就別放在心上,那幾個小子就是這樣子,剛剛被頭兒(他隨著力奧稱呼亞芠為頭兒)嚇過以後,我看他們這下不敢過來了,不過可能頭兒以後會難過點,畢竟他可是公爵夫婦最疼愛的孫子,就怕他會在公爵夫婦面前搬弄是非。」
  力奧冷哼一聲:「哼!我可不是在擔心他們會報復,相反的,我是在為他們能夠在用劍指著頭兒後,還能夠逃過一條命而覺得不可思議!」
  一旁的停風嘻皮笑臉道:「哎唷,隊長你也別這樣嘛!人家好歹是頭兒的表弟,頭兒總不能像在對付敵人一樣,光是看到人家拔劍就干掉人家呀!」
  聽到了力奧等人在談論剛剛的事情,眾人不由的也興致勃勃的圍過來,多尼好奇的問停風道:「停風兄,你這話怎麼講?難不成以往你們頭兒只要看見人家拔劍相向就會干掉人家?」
  「剛剛那還是最輕微的呢!咱們頭兒一貫的行事作風就是,他絕對不會去主動惹事,但是只要事情惹到了他的頭上,他絕對不會忍氣吞聲的。」一旁的龍?
  笑的相當的夸張。
  停風不甘寂寞的接口道:「還說呢!要不是看在那個什麼克瑞是他表弟的份上,恐怕他這次不死也會脫層皮,看來,報出自己的身家還真的有點用呢!」
  邊說停風還邊搖頭晃腦的,一副相當的惋惜的樣子,似乎為這次亞芠被人用劍指著,但是卻沒有見血而感覺到可惜!
  「我看不一定,今天要不是這個克瑞報出他是隆家的繼承人,是頭兒的表弟的話,頭兒也不會因為這種小事就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別忘了,我們就有好幾次就曾經見過比這個克瑞還要來的橫行霸道的家伙,但是頭兒除了擺出那副死人臉以外,也沒有見他發過飆,頭兒的肚量可大的很!」
  「我看頭兒是愛之深責之切,看到未來隆家的繼承人這樣的不成才,所以才故意用這樣的方法來嚇一嚇他的!」一旁的龍?忍不住老毛病犯了,跟停風逗起嘴來。
  一旁的多尼聽到了龍?跟停風的斗嘴,不由的感到有趣,問起了一旁的力奧,在他的感覺中,亞芠似乎是一個相當矛盾的人,這是他從這幾個月來的相處所深深體會到的。
  從頭一次見面,亞芠先是毫無理由的,狠狠的跟他們大打出手,然後又莫名其妙的送他最高級的帝王幻獸,而在對打當中卻又別開生面的提升了他及其他人的實力,而且在對付那些流寇時,一會狠辣如魔,毫不留情的屠殺了一大半,一會又慈悲如圣,為他們的遭遇而感到悲哀,替他們做好妥善的安排。
  這段日子以來,亞芠的所作所為讓多尼感覺到無比的矛盾與詭異,似乎完全沒有一個一定的風格,這讓他對於亞芠這個人更是充滿了好奇心。
  聽到了多尼的詢問,力奧先是苦笑了一聲,隨即又陷入了深思,想起了當初在鐵血三難當中,凱特的評語,力奧這個大老粗難得的展現出他細膩的一面微笑道:「你問咱們頭兒的為人嘛…………」
  「該怎麼說呢?咱們頭兒是一個毒手佛心的人呀!」
  聽到了力奧的說法,不但是多尼、法利、大衛三個人好奇,就連其他的死神鐮刀小隊的十個人也聚集在力奧的身邊,聽著力奧說出對亞芠的為人觀感。
  思緒彷佛是陷入了往昔,力奧諉諉的道出了當初他們三個與亞芠初見面時的情況,還有鐵血三難時,在頭一難空手搏狂豹,他、凱特,還有夜月三人對於亞芠的感覺。
  多尼三人且不提,其他的十個小隊員也是頭一次聽到力奧提及當初的事情,在那時,他們還都只是鐵血團里的一個小小的見習兵,根本不知道亞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就算偶有聽到,也只是片面的,如今在力奧的口中聽到亞芠完整的事跡,不由的感到十分的興奮。
  慢慢的聽著力奧的敘述,眾人不由的沉浸在亞芠往昔的事跡里,從華那邦公國邊境的獲得銀月惡魔稱號的殺戮,直到血土臺的萬人屠殺事件。
  在力奧的嘴中說出來別有一番的感情,死神小隊里的人全都不由的眼框紅了起來,不管是當日有沒有在虎王坡上,他們都可以感受的到,當日亞芠性命相護的關懷,也是因為這樣,所以他們現在,對於亞芠也才會這樣的瘋狂擁戴,為了亞芠可以拋去自己的性命不要也沒關系!
  在力奧粗豪的低沉聲音中,多尼三人似乎也可以感受到亞芠的那種隱藏在血腥下的慈悲,名為殘酷的溫柔,令他們心中不由的熱血沸騰著,恨自己為何不是親眼所見。
  力奧說完了,性格與力奧相當的近似,同樣是魯直型的大衛不由的沙啞著聲音道:「原來銀月惡魔是這樣的一個人呀!」
  「那他應該是好人呀!怎麼大陸上一聽到銀月惡魔這四個字就好像是萬惡不赦似的,這是怎麼回事?」
  力奧謂然的一嘆道:「好人?什麼樣的人是好人?」
  大衛理所當然道:「好人就是作了好事的人呀!」
  「那什麼樣的事情才算的上是好事呢?」力奧雙眼中似乎是帶著一陣的迷霧,反問著大衛。
  「就是……。」就是什麼,大衛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可以稱的上是好事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但是要他舉例出來,大衛此時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力奧拍拍大衛的肩膀,忽然的放聲大笑道:「老弟,思考這種東西不是咱們這種人作的來的,學學老哥我,我可是從來不去干這種無聊的事情,反正我只知道,只要是有人想要對我們家頭兒不利的話,我就砍他全家就行了,管他是誰!」
  聽到了力奧這忽然豪放的樣子,眾人不由的一呆,大衛感覺到力奧說的好像有什麼不對之處,但是他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倒是一旁的法利忽然的問道:「那照你這麼說,剛剛如果說克瑞真的對你們頭兒不利的話,那你也要砍了他?不管他是你們家頭兒的表弟?」
  力奧微笑的看著法利:「如果今天克瑞真的想要對我們家頭兒不利,而他如果是真的有這個能力可以辦到的話,那我告訴你,是的!我會砍了他!」
  伸手阻住了法利的話頭,力奧續道:「我知道你想要說什麼,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一件事,也許你會無法接受,但是我可以跟你講,如果說今天克瑞真的對我們家頭兒不利的話,那可能不需要我們來動手,我們頭兒自己會先將他給砍了。」
  力奧此話一出,死神小隊的所有人皆有志一同的點頭,證明力奧的說法無誤,亞芠真的會這樣做。
  一旁的多尼忍不住插嘴道:「可是如果你們頭兒真的是這樣的一個人的話,別說克瑞好了,假設今天換成了是一個毫無干系的別人,只因為別人拔劍相向就這樣的將人家給殺了,完全不理會人家到底是什麼原因而拔劍相向,那豈不是有點是非不分了?」
  力奧呵呵一笑道:「這世間本來就沒有純粹的是非對錯,任何一件事都有兩面,殺人也是如此,如果今天被殺的是你的親友,你當然會悲痛,如果今天被殺的是你的仇人,那又是另外的一回事了,就看你從什麼角度去看待這件事而已!」
  多尼還想要說些什麼,但是這時馬車已經來了,力奧呵呵一笑的止住了這一場即將展開的辯論,笑道:「好了,我們也別在這里說這個話題了,馬車來了,我們也該走了。」
  隨著力奧的聲音,兩輛比剛剛的馬車還要來的大的馬車已經駛近了他們的身邊。
  眾人見狀,連忙的趨近了這兩輛的馬車,但是就在這時,力奧忽然阻止了眾人的動作,一旁的街角處,一大群人氣勢洶洶的往這趕了過來。
  望這那一群二三十個的人群,力奧臉上似笑非笑的嘆了一口氣道:「雖然不是很想承認,但是,咱們頭兒那一貫的宗旨還真的是非常的簡單俐落,你們瞧,頭兒難得一次沒有動手,這下我們可麻煩了。」
  多尼臉色相當難看的道:「大家注意了,這一群人都是帝國里各大臣們的子
  弟,是咱們得罪不起的,他們身後的那一群人是他們的保鑣,里面臥虎藏龍,大家小心一點。」
  冷哼一聲,死神小隊里,鬼刃不屑道:「隊長,該怎麼辦?跟以前一樣?」
  說著,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橫劃一下,意思相當明白的看著力奧。
  微微的一皺眉,力奧搖搖頭道:「算了,畢竟人家帶頭的是頭兒的表弟,而且咱們初到此地,不要給頭兒惹麻煩,除了為首的幾個之外,其他的打殘就算了,不要傷他們的性命。」
  聽到了力奧這樣的一說,多尼等人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他們原本就很擔心力奧他們會得罪這群小霸王們,畢竟他們太了解這群少年背後所代表的身分,所以聽到了力奧所說的前半段不由的放了心,雖然自己這一方多少會有點皮肉痛,受點傷,可是卻不會將這件事給擴大。
  哪里知道,長久以來受到了亞芠薰陶的力奧等人本來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連在華那邦公國當中他們都敢放火燒原曙城了,哪里會怕這一群一看就知道是一群不良少年所組成的人群。
  因此,當多尼他們一聽到力奧竟然輕易的說出了將他們給打殘了就好這樣的話來,而且這還是看在亞芠的面子上,那如果不看呢?他們真的不敢想下去,同時也感到無法置信,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
  當力奧說完之後,死神小隊的十個人已經迫不及待的往那群人撲去了,而這時以克瑞還有剛剛那幾個年輕人為首的人群正好來到力奧他們的面前,克瑞正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卻沒想到他還來不及開口,力奧等人就已經完全不給他機會,如狼似虎的往他們給撲去了。
  結果可想而知,平常只知道仗著自己的家人、保鑣為非作歹的這一群少年們,在隨身的保鑣群被死神小隊痛宰之後,他們哪里是力奧等人的對手,霎時哎哎的慘叫不斷的響起。
  不分首從,死神小隊的人完全照著力奧剛剛所說的,打殘了事,無一例外的,沒兩三下,除了剛剛的克瑞那幾個人以外,所有的人,全都被力奧等人給打斷了腿。
  而克瑞等人則是嚇的臉色發白,他們可從來沒有碰過像力奧他們這樣的殺手集團,竟連一句話都不給他們說的機會,就把自己的同伴,保鑣們給全部打斷了腿。
  聽著同伴們因為腿被打斷而發出的痛叫哀嚎聲,他們的臉全都沒有一點的血色了。
  當力奧不懷好意的*近了克瑞時,克瑞不由的尖叫一聲:「你………你想要干什麼?」
  力奧冷笑著:「大少爺,我不想要干什麼,反到是我想要問你,你找了這麼樣的一大群人想要干什麼?」
  克瑞面目慘白,卻說不出話來,而力奧也不逼他,看在克瑞好歹是亞芠的表弟的份上,他也不為己甚。
  長笑一聲:「大少爺,敬告你一件事,想要找人麻煩之前要先看看對方是不是可以讓你找麻煩,可別偷雞不著蝕把米,下次你可能就沒有這麼的幸運了。」
  說完,完全不在理會臉色相當難看的克瑞,力奧招呼道:「咱們走吧,頭兒他們已經走了很久了,我們得趕快追上去。」
  「咦?駕馬車的人呢?怎麼不在了?我們怎麼去呀?」
  看到了兩輛馬車前方的駕座上空無一人,力奧不由疑惑的詢問其他人,卻不知早在剛剛看到了瑪茵之盾里惡名昭彰的惡少往這里來,馬車上的御者見勢不妙,早溜了,連馬車也不要了。
  看到力奧要叫人去找御者,已經被力奧等人剛剛的舉動嚇呆的多尼連忙道:
  「無仿,我們知道怎麼去,力奧大哥你們坐上去,我跟大衛來駕車好了。」
  明明已經跟力奧說過了這一群人都是名門貴族之後,力奧還敢打斷他們的腿,他還真怕在讓力奧他們留在這里不知道會搞出什麼事情來,連忙催促著力奧他們上車。
  此時也明白了多尼的心意,同時自己也有這樣的顧慮,法利也連忙幫著多尼,催促著力奧他們上車,同時對大未施了個眼色,大衛急忙的坐上了駕座等著力奧他們上車。
  力奧微笑道:「這怎麼好意思呢!」
  多尼強笑道:「沒關系的,力奧大哥你們請上車吧!」
  力奧也不在推托,招呼了其他的人,分別的上了兩臺馬車。
  看到力奧他們上了車,多尼三人不由的松了一口氣,不敢看此時臉上布滿了怨毒神色的克瑞等人,相視的苦笑一下,多尼與法利上了另外一輛馬車的駕座,連忙的駕車絕塵而去。
  多尼三人心中有預感,像亞芠這樣的人帶這力奧這麼一群擺明是殺手型的人物近來這瑪茵之盾,一定會惹出事情來的,事實上,光是剛剛那件事,就一定無法善了的。
  先不論其他人,光是克瑞就好了,與凱琳姊妹相當熟捻的他們可是相當的了解,隆公爵夫婦是如何的溺愛這一個名下的孫子,不然也不會造成了克瑞有小霸王之惡名了。
  而今,他們從側面又了解到亞芠與隆家的關系,這是可難辦了。
  幾乎像是在逃命般,多尼等人駕著馬車急奔在瑪茵之盾的大街上,幸好瑪茵之盾城大路也大,加上他們又已經進入了專供達官貴人居住的宇區,路上的行人較少,因此才沒有再生出意外。
  不過,他們過快的車速也造成了沿路咒罵聲不絕,可是多尼等人可無暇去顧慮到其他人的感受,他們現在只想要趕快的將力奧這群殺手給送到亞芠的身邊,讓凱琳去處理。
  原諒他們只是小小的一介平民及兩個侍衛,可是承受不起剛剛的事件再發生一次。
  好不容易,經過了一連串的狂飆,多尼等人終於在半路上追上了剛剛先出發的亞芠等人的馬車。
  三輛馬車經過了將近一個小時的奔馳,終於來到了宇區里有數的華麗精美建筑之前,隆公爵府面前。
  下了車,多尼不顧失禮,拉著凱琳姊妹到一旁,急忙剛剛的事情對兩姊妹說了一遍。
  剛剛在車上,憶琳就已經將剛剛亞芠跟克瑞的沖突說過了,只是兩姊妹都沒想到在她們離開之後,克瑞竟然會聚集同伴前來報復。
  聽到了多尼說力奧等人將所有人的腿給打斷了,凱琳姊妹不由的嚇了一大跳,旋即又聽到力奧等人并未傷到克瑞等人,這才又放心。
  隨即,凱琳又忍不住恨恨道:「活該,早知道他一定會嚐到苦頭的,真不知道爺爺跟奶奶為什麼會這麼的相信那家伙在他們面前的那副假腥腥的乖巧樣?」
  聽到了凱琳的話,多尼不由的苦笑一聲,他早知道凱琳向來見不慣克瑞到處惹事生非的樣子了,他已經不知道見過姐弟倆吵過幾次了。
  忽然,旁邊的一個聲音吸引了多尼與凱琳姊妹的注意力。
  「誰要你們看我的面子的?我不是對你們說過了嗎?既然要干就要干的徹底,其他人的腿都打斷腿,克瑞誰叫你放過的?這算什麼?」
  原來一旁的力奧也將剛剛的事情像亞芠說了,換來了亞芠的一陣責怪,只是亞芠責怪的不是力奧他們不該對克瑞他們動手,而是責怪力奧既然要干卻又干的不夠徹底,虎頭蛇尾。
  力奧一副早知會如此的模樣,跟其他人乖乖的讓亞芠罵。
  而凱琳等人則是在聽到了亞芠的不滿之後全傻眼了,凱琳姊妹還好,只是覺得亞芠不近人情,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
  而多尼、大衛、法利三人則是全呆住了,真的是有怎樣的部下就會有怎樣的頭兒,剛剛從力奧的嘴中知道了亞芠那一套所謂的對敵殺無赦的理念,只是他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所謂的對敵殺無赦的理念竟然會是絕到這樣的一個程度,竟然連對方跟自己有關系也是這樣。
  這一刻,他們了解到了,雖然剛剛在聽到了力奧口中的亞芠那種對敵殺無赦的觀念,曾經讓他們感覺到無比的痛快,可是現在他們知道,那是需要多大的決心才能夠辦的到,又是需要怎樣的一個覺悟、絕情才可以做到這樣的絕?
  他們絕對不可能做到同樣的事情的,是絕對不可能的!
  不約而同的,他們開始在猜測著,要怎樣的一個生長環境才可以培養出亞芠這般恍若鐵石心腸的人來?
  一旁的翰羅勸道:「好了亞芠,力奧他們也不是故意的,他們總是因為克瑞是你的表弟,所以才會手下留情,你也不必這樣的生氣呀!」
  只是,向來冷情的亞芠這次卻真的是怒火中燒,翰羅的勸說只像是火上加油一般,令亞芠更加的生氣。
  「爺爺,您別管這件事情!」
  對翰羅說完,亞芠有轉過頭來,對著力奧責罵道:「力奧,你以為不傷害克瑞就是為我好?為他好?」
  「錯了,你錯了,而且是錯的不可救藥了!」
  意猶未盡,亞芠繼續道:「光看克瑞的樣子就知道,這小子平常一定就常在惹事生非,瞧他一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樣子。」
  「這次,他幸好是碰上了我,碰上了你們,所以沒有受到傷害,但是你以為他還有下一次?下一次還能這樣的幸運?」
  「這點我可不相信,依照我剛剛看到的事實,總有一天,克瑞這小子肯定是沒碰過壞人,所以才會這樣的膽大妄為,動不動就拔劍要殺人的兇惡模樣,總有一天,他會惹上了不能惹的人,你以為他的身分可以支持他為非作歹多久?一年?
  兩年?」
  「下一次,萬一他遇到了一個不將他的身分看在眼里的人呢?他還能夠這樣的毫發無傷嗎?我懷疑!」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亞芠面目冷然道:「如果你真的是看在我的面子上,那你剛剛就不該厚此薄彼,不但要給我打斷他的腿,還要給我重重的打,打到他不能夠下床!」
  「但是,你看看現在,你以為不傷害到他就能夠避免給我惹麻煩?是為他好?」
  「錯了,大錯特錯了,你相不相信,現在仇已經結下了,他現在心理就只有對我的恨意,不久,他一定會在扭來更多的人來找我們的麻煩,讓更多人受到他的牽累,你信不信!」
  「下次再來,恐怕不是要我把他的腿給打斷這樣簡單了,我得讓他真的感覺到痛,而且是一輩子都忘不了的痛,這才能夠讓他知道他到底是犯了什麼錯!只怕到時已晚了!」
  隨著亞芠一句一句的責怪,力奧的頭越來越低,他發現到,自己還真的是做錯了,而且還錯的很過火了,難怪亞芠會用這樣一個前所未有的兇惡口氣來罵他,現在,力奧倒還真的是希望剛剛他將克瑞的腿給打斷了,起碼省了很多的事情,他也不用在這里讓亞芠罵了。
  聽著亞芠怒罵力奧的話,所有人不由的一愣一愣的,多尼等人則是嘴忍不住張的大大的,是這樣嗎?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在亞芠的絕之下,竟然還有這樣的一個深層的意思在,難道亞芠所謂的絕,只是關懷的另外一個表象而已嗎?
  細思一下,多尼等人不得不承認,亞芠的話還真的是有道理,該死的有道理極了。
  克瑞之所以敢這樣的為非作歹不正是如亞芠所說的,沒有碰到了一個壞人,沒有受到教訓的緣故!
  有誰敢得罪帝國第一世家的繼承人?有哪個平民敢反抗高高在上的貴族?
  沒有,沒有人敢,但是現在沒有難道將來就沒有?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眼前的這一群,多尼他們相信,今天就算亞芠他們沒有隆家的這一層關系在,他們也絕對不會將所謂的貴族放在眼里的。
  回想起這段日子的相處,平常人聽到了凱琳的身分哪里會不戰戰兢兢的?就連他們也是因為相處久了才能夠這樣的把凱琳當成了一般的朋友來對待,但是有時候還是會不自覺的因為凱琳的公主身分而有所顧忌。
  可是亞芠他們卻自始至終都把凱琳當成一般人來看待,不管是知道還是不知道凱琳的身分時,完全沒兩樣。
  也許亞芠還可以解釋成他是大名鼎鼎的斯達克家的人,又是凱琳的表弟而說的通,可是,力奧是什麼身分,不正是跟他們一樣都是平民,跟凱琳他們一不沾親二不帶故,勉強就只有因為亞芠是他們的頭兒而已。
  可是力奧他們卻也跟亞芠一樣,完全不認為凱琳是帝國的公主就有什麼了不起的還是跟平常完全一樣。
  既然有力奧他們這樣無視凱琳的公主身分的人存在,當然也會有無視克瑞第一世家的繼承人身分的人存在。
  既然這樣,那麼,按照克瑞現在的表現來說,亞芠所說的必定會成為事實。
  那麼說來,亞芠的絕非但不是絕情,反而是充滿溫情的表現了。
  正如亞芠所說的,打斷腿算什麼?能夠讓克瑞學到教訓,以免日後再牽累到其他的人,讓克瑞在來後悔這才是真的對克瑞好,對亞芠好。
  依照他們對克瑞的了解,克瑞一定會在叫來其他的人來找亞芠的麻煩的,甚至可能會驚動了許多的大人物如公爵閣下夫婦等,到時候事情才真的是大條了。
  現在,多尼有點後悔了,剛剛干嘛走的那麼快,多等一下,讓力奧真的打斷了克瑞的腿,或者自己動手也不錯呀!
  相同的心聲在多尼、法利還有大衛的心里回響著。
  只是,他們都有點迷糊了,那這樣的亞芠到底算是絕情還是溫情?
  他到底該算是怎樣的一個人?
  真如力奧所說的?
  一個毒手佛心的人?
  他們全都被搞迷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