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51 瑪茵之盾

隨著亞若,眾人一起前往泰龍帝國的首都瑪茵之盾。
  一路上,亞若已經了解到了霞等幾位公主秘密前來泰龍帝國的目的,而他也拍胸脯保證,一定替她們引薦給帝國的陛下。
  亞若的承諾著實讓眾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氣,他們最擔心的就是不知道該怎么見泰龍的皇帝還有讓他相信他們的身分與誠意,如今有了亞若的協助,最困難的反倒是成了最簡單的事情了。
  倒是在前往瑪茵之盾的這段路途當中,對亞芠來說還真的是有史以來最痛苦的一件事情,亞芠都有點認為這比當初在逃亡期間還來的難過。
  讓亞芠難過的根源就是在凱琳的身上。
  在這一路上,凱琳毫不客氣的運用了自己身為『表姊』的特權,似乎想要在這段時間挖空亞芠的所學,讓亞芠幾乎不堪其擾,偏偏亞芠卻又拒絕不了凱琳的要求,只因凱琳振振有詞說沒有理由表姊要比表弟弱的。
  沒辦法,礙于表姐有命,亞芠只好挖空心思,弄出一些適合凱琳的武學來,讓凱琳學個過癮,如此一來連其它的人也沾光不少。
  以亞芠現在的實力來說,經過了一連串的戰斗體驗,論起實戰經驗恐怕放眼全大陸連十大高手也沒有他來的多,而且他所面對的往往都是比他來的強大的敵人,讓他有著無比豐富的經驗。
  而在清陽鎮中化身貪狼星的兩年里,通過了對于能量的感應特別敏感的貪狼星的身軀,并且隱藏在大自然里的生活,讓他無論在魔法能量運用的生命奇跡,亦或是武技展現的森羅萬象體會上,都有著無法形容的大躍進,不再是處于探索階段,而是已經到達了成熟階段。
  也之所以如此,亞芠才能夠在月舞情人湖時,可以擔任夜月的幕后特效,營造出那樣的美輪美奐的境界來。
  如今,應凱琳的要求,對亞芠來說也只不過是小菜一碟,隨手拈來的奇技神招,就夠凱琳練個老半天了,連其它的人也是受益良多。
  而在這段期間,亞芠也才知道,原來凱琳他們五個人都是泰龍帝國中的最高學府-盧勘學院中的人,除了凱琳與憶琳姊妹是隆家人之外,多尼來自于平民,是盧勘學院當中有名的才子,法利與大衛則是由泰龍帝國的皇帝葛沃比˙那雷所精挑出來的精英份子,一方面在學院中保護凱琳姊妹,一方面也是一同的在學院當中深造,是泰龍帝國未來的棟梁精英人才。
  也難怪這一個小隊伍里都是以凱琳為馬首是瞻了。
  而這一次,他們之所以會來到斯達帝國的邊境,主要就是因為在盧勘學院當中有著一個傳統,每年都會舉辦一次校際幻獸大賽。
  顧名思義,在校際幻獸大賽當中別開生面的是,這種大賽不是比武也不是比魔法,而是比幻獸。
  其原因就是在于盧勘學院是一所專門培養優秀的領導人才的學院,每一年可以從這所學院畢業的人幾乎都是各方渴求的,是屬于領導階層的人才。
  幾乎在泰龍帝國當中,在各方面的領域有出色表現的人,十個里面到有七八個是盧勘的學生,這也是為什么不管在魔法還是在武技方面不是很出色的盧勘學院會成為泰龍的最高學府的原因。
  而基于這樣的一個教育方針,當初這盧勘學院里的創始人便立下了這樣的一個校園大賽的慣例,由學生自己培養自己的幻獸,然后讓自己的幻獸以第一型態跟其它的幻獸去比斗,藉由這樣的方式來取代在學院當中,學生無法真正的展露他們的領導培養的能力。
  而且用這樣的方式除了可以避免學院當中優秀學生的損傷,更因為比賽的是幻獸,所以沒有人那么多的顧忌及影響,主人只要培養的好,就算是下級的幻獸也可以在獨有的領域勝過高級的幻獸,使的這樣的比賽更具有公平性。
  而每一個自己的幻獸在大賽當中脫穎而出的人都會被人認定為,這一個人在領導上面有著相當的才能,是一項很高的榮譽。
  久而久之,每年的幻獸大會都會吸引了相當多的人前來觀望,而學院當中的學生也將這一個幻獸大賽視為表現自己的才能最好的一個場所,尤其是像多尼這種不具有貴族身分的平民更是如此。
  而且,多尼已經連續兩次在學院的幻獸大賽當中獲得了魔法組的第一名,今年如果能夠再獲得一次第一名的話,那就打破了盧勘學院的紀錄,連續三次獲的榜首的紀錄,對于多尼而言,不但是一項至高無上的榮譽,而且將來不管在什么方面都有著很好的助力。
  而這一次,凱琳他們會來到斯達帝國也是因為,原本多尼仗以獲得前兩年的第一名的是一只中級四階的水系幻獸,可是在幾個月前,多尼這一只呼聲最高的幻獸在某一次的『意外』當中失去了,所以多尼不得不再找另外一只幻獸。
  可是可想而知,身為平民的多尼,根本沒有辦法獲得多高階的幻獸,而他也沒有多余的時間在去培養出一之雖然低階但優秀的幻獸來。
  所以,多尼便把主意打到野外的野生魔獸的身上,想要去找一只比較高階的小幻獸,既不用再花時間去孵化,而且也可以直接的讓小幻獸認主在施以訓練,以求在幻獸大賽當中獲得好成績。
  可惜的是,野生的魔獸雖然多,可是,真正高級的魔獸卻相當的少,大部分已經被各國給捕捉去訓成了私有的幻獸加以飼養,要不然就是找到的就是還是卵狀,緩不濟急的魔獸卵。
  找了好久,這才找到了一只看起來很高級的魔獸,而且剛好已經由卵中孵化出來的幻獸。
  只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他們所找到的那一只魔獸竟然會是一只九階的帝王級魔獸,旁邊還有小魔獸的母親在守護著,讓他們吃盡了苦頭,叫他們無功而返,幸而巧遇亞芠這才讓多尼如愿以償。
  也因此,亞芠讓給了多尼的這一只小火豹,而且還附加了一只大火豹,叫多尼對他的感激可真的是用筆墨難以形容。
  再加上亞芠在多尼的面前一直表現出一副莫測高深的模樣,每每一句話都可以讓多尼的修為增加,使的這一路上,多尼幾乎是黏著亞芠黏的緊緊的,就巴望可以在亞芠身上在挖出一些東西來。
  而亞芠也樂于提升多尼的修為,本著現在有越多優秀的人才,將來人類越有實力去對抗天外怪物,也就越有生機的理念下,亞芠更是不遺余力的加強著多尼實力,還有其他幾個在看到多尼的修為大有突破,也跟著來湊熱鬧的其它人。
  結果在經過了大半個月的旅程來到瑪茵之盾的時候,年輕一輩的人全都在亞芠的手底下脫胎換骨,與以前大不相同了。
  在亞若及凱琳等人的帶領之下,亞芠等人在經過了繁復的過關進城手續之后,所有人終于如愿以償的進入了無比繁榮的瑪茵之盾當中。
  看著瑪茵之盾里那繁榮的景象,亞芠不由的暗自比較著他所去過的其它大城。
  不管是華納幫公國的首都原曙城,亦或奇蘭樓的第二大城豐原城,還是斯達帝國的帝都,這瑪茵之盾都不愧是大陸第一強國泰龍帝國的第一首都之稱。
  不管是路邊的商店,大街上來來往往的人潮,全都展現出一副相當可觀的熱鬧景象。
  看到了眾人的驚訝模樣,一旁的凱琳得意道:「我們這個瑪茵之盾里面總共有上百萬的人口,占地百余里,不管是在人口還是在占地上,都是我們泰龍帝國的第一位。」
  「在本城的中心處,我們的第一代陛下立有一座高達五十公尺的巨大白玉石像,乃是我國所信奉的戰爭女神瑪茵的石像,乃是我們泰龍的精神象征,而這座城之所以會取名為瑪茵之盾就是取守護戰爭女神瑪茵的意思。」
  「城里共分為天、地、玄、黃、宇、宙、洪、荒,依序為東、西、南、北、東北、東南、西北、西南八方八區。」
  「正東的天區是帝國的王室所在,東北的宇區是一些王公貴族的住所,東南的宙區則是負責皇宮的安全的禁衛隊或是瑪茵之盾的治安城衛的營區還有諸多的行政機關所在。」
  「正北的黃區與西北的洪區則是一些平民所居住的地方,而黃區比洪區要來的高級一些。」
  「正西的地區則是瑪茵之盾經商交易的地方,正南方的玄區則是我們盧勘學院,還有一些學術集會場所還有一些象是打鐵、紡織、yao房之類比較希奇古怪的場所所在。」
  「而西南方的荒區則是…」
  原本說的興高采烈的凱琳忽然一滯,亞芠等人好奇的看著她,一旁的亞若自是知道凱琳為什么會說不下去的原因,他接著道:「荒區是整的瑪茵之盾里占地最廣的地方,但是人物也最為復雜,三教九流都有,不過最出名的還是荒區的一些酒樓妓院,是一處紅燈酒綠的聲se場所,算是瑪茵之盾最繁榮也是最混亂的一區。」
  眾人恍然大悟,這才知道為什么凱琳說不下去,要她一個妙齡少女介紹這樣的一個地方,也的確是難為她了。
  既然已經接過了話頭了,亞若干脆繼續道:「除了這八大區之外,在瑪茵之盾的周圍還有好幾個小市鎮,專門負責提供瑪茵之盾所需,也是相當的熱鬧,而所謂的百萬人口其實也是包含了周圍市鎮的人口。」
  「真正可以在瑪茵之盾里面定居的人口也不過是五十來萬,不過比起大陸上的其它重要的城市來說,瑪茵之盾也足以稱之為第一大城了。」
  又指的大街兩旁的大大小小商店的招牌,亞若微笑道:「我們現在就是在已經商為主的洪區,待會我們要先到宙區去,我先去軍部覆命,然后我在帶三位公主到皇室辦事處去正式的投帖,然后咱們再到我住的地方休息,等待陛下的招見。」
  說到這,翰羅忽然的輕咳一聲道:「亞若,不如你與三位公主的使節團去覆命以及投帖,我跟亞芠則由凱琳帶我們去拜訪一下親家好了,我想亞芠也想見見自己的外公外婆吧!」
  「我們就在隆家會合好了!」
  眾人一愣,所有人的眼光不由的投往亞芠,亞芠雖然被看的渾身不自在的,不過,打從他進城以來,心中的確也是很想要漸漸自己的外公外婆,因此也不反對翰羅的提議,遂也點點頭同意了。
  看到亞芠這一個領頭的不反對這樣的提議,所有人便也按照這樣的安排去做了,約定好會面的時間,所有人分頭行事。
  亞若帶著十個跟他一起進城的親衛隊護送著以三位公主為首的斯達帝國使節團往宙區去了,而亞芠、翰羅與死神小隊則是跟著凱琳五人往王公貴族們所居住的宇區去了。
  沿路,凱琳口齒清晰,引經據典的介紹著這座最少也有千多年歷史的古城各項的名勝古跡,聽的眾人津津有味的,看來凱琳這個刁蠻公主刁蠻歸刁蠻,倒也不是那種不知世事的大小姐,肚子里多少還有點墨水在。
  不過,這座瑪茵之盾也真的不愧是凱琳稱之為大陸第一大城的名號,眾人在凱琳的帶領之下,由早上清晨進城,到現在已經快中午了,卻依舊還沒有走到目的地。
  看到眾人的樣子,凱琳最后不得不去叫輛馬車,直接前往宇區,這才免了眾人在人潮里推擠前進的痛苦。
  坐在馬車里,看著馬車穿過了一條條的大街小巷,直弄得眾人頭昏眼花的,好不容易在凱琳一聲到了之下,眾人這才如釋重負,看來城大也不是最好的。
  下了馬車,趁著凱琳在付錢的時候,眾人不由的仔細打量一下附近的環境,最先映入眾人眼中的,就是足下一個廣大到望不見邊界的超大型的廣場,以及在遠處佇立的一座高大到不可思議的白玉石像……
  石象是一座渾身晶瑩雪白的女性的塑像,身穿輕盔手持長劍,面貌身段優美。
  這座白玉石像少說也距離眾人至少兩三千公尺,但是卻依舊可以讓亞芠等人看的一清二楚,并且可以感覺出這座玉像的巨大,可見這座玉像有多大。
  打發馬車走了之后,見到眾人的眼光全都被遠處的白玉巨像給吸引住了,凱琳得意道:「這座石像就是我們帝國的精神指標戰爭女神瑪茵的塑像。」
  手指的瑪茵石像,凱琳又是驕傲又是得意的道:「整座石象是由二十多萬白玉塊所購成,從初建到完成總共耗費了兩百多年,歷經了五位皇帝,是我們帝國最高的象
  征。」
  「我們現在所在的廣場是在瑪茵之盾的中心點,這座廣場名字就叫做戰神廣場,廣場成正圓,半徑三千尺,全大陸再沒有第二個廣場可以比這戰神廣場要來的大,而整個廣場的中心點就是這座高達三十五公尺的戰爭女神像。」
  「在我們帝國當中,身為一個軍人最高的榮譽便是在這戰神廣場中,在戰爭女神的面前,由陛下親自頒發的女神之徽,而這幾十年來,只有三個人有這樣的榮耀!」
  亞芠與翰羅轉過頭來望著凱琳,凱琳點點頭道:「沒錯,在這幾十年當中,就只有亞華表哥他們三人在去年受頒女神之徽這個榮譽,所以他們才會被整個帝國視為英
  雄。」
  翰羅跟亞芠不由的乍舌不已,他們雖然知道亞華他們在泰龍帝國當中有相當不錯的表現,但是也沒想過竟然會好到這樣的程度,著實叫他們相當的吃驚,只是他們又感到疑惑,凱琳帶他們來到這里要做什么?
  看到眾人疑惑的樣子,凱琳略想一下馬上就知道了,微笑的解釋道:「在過去就是宇區了,因為宇區中所住的都是一些重要的人物,所以宇區里面的管制相當的嚴格,需要經過了重重的關卡才可以順利的到達隆家的府邸,一般的馬車無法直接到達宇區當中,我們現在就要在這戰神廣場的周邊換上隆家的私人馬車這樣才可以到達隆家所在。」
  眾人了解的點點頭,在凱琳的帶領下,來到了戰神廣場旁邊的一間,外面停著一輛車廂上有著一只雙頭黃金獅子馬車的兩層小樓房子外,凱琳指的馬車道:「雙頭黃金獅就是我們隆家的家徽,而這里就是我們隆家所設的辦事處,其它稍微有點份量的家族或是官員也同樣再這戰神廣場的四周設有辦事處。」
  眾人似懂非懂,雖然不太了解為什么各家要在這里設辦事處,但是卻也知道一定有其用意在,不過凱琳并未解釋,她只是交代眾人先在這里等待著,然后她就自己一個人走進了樓房當中。
  力奧好奇的看著馬車,馬車比剛剛他們乘坐的那輛可以讓二十多個人同乘的大馬車要來的小的多了,看起來最多可以供五六個人共乘,不過外表倒是裝飾很精美,顯示出第一世家的不同凡響,而那雙頭黃金獅近看時才知道,竟然是用黃金來裝飾的,可見隆家的財力之豐厚,連一輛馬車竟然都用黃金來裝飾,真叫人想象不到。
  正當中人訝異的看著馬車上的黃金裝飾時,由馬車的另外一方忽然的走來了好幾個年輕人。
  這幾個年輕人衣著華貴,他們在來到了馬車前,看到了亞芠等人時,當中一個看起來大約十**歲的年輕人面目一變,大喝道:「哪里里來的乞丐?在我們家的馬車前鬼鬼祟祟的要做什么?還不趕快滾開!」
  忽然的聽到了這樣的一聲大喝,眾人不由的一呆,轉過頭來看著這六個年輕人,不知道他們在叫些什么?什么乞丐的?
  翰羅的眉頭略微的皺了起來,亞芠的笑容也消失了,而其它的人也是臉色相當的難看,這群人實在是太無禮了。
  原先大喝的年輕人,看到亞芠等人不理會他們不由的來到了亞芠的面前,叫道:「喂,你耳聾了嗎?」
  邊說,手一伸究要往亞伸的肩膀上給搭上了,可是還來不及給碰到了亞芠的肩膀上,那個少年頓時就感覺到一振天翻地覆,上下顛倒了。
  碰的一聲,這個無理的少年已經是被人給甩飛出去,掉到了地上了,而在亞芠的面前則是出現了一個身影,滿臉冷肅的味道,左頰上還有一道的疤痕,正冷冷的望著那個被摔的七葷八素少年。
  看到了少年被摔了出去,他身邊的幾個同伴不由的臉色一變,不由分說的抽出了他們隨身攜帶的配劍,亮晃晃的利劍直直的對著眾人。
  看到了少年的同伴這個樣子,將少年給摔出去的疤臉身影,不由的一陣的殺氣騰出了身外,手已經搭上了他腰際的長劍。
  眼看即將上眼一場流血紛爭,一旁的亞芠忽然沉聲道:「鬼刃,別沖動,退下!」
  疤臉人鬼刃聽到了力奧命令,微微的對力奧一躬身,隨即不發一語的退下,整個人給眼前的這一干少年一種透不過起來的狠辣氣息。
  亞芠往前一跨步:「小朋友,你們想要做什么?」
  「你們可知道,有時候隨隨便便的拔劍,可是會引發出你們所無法承擔的后果的!」
  冷冷的望著眼前的這一群少年,亞芠臉上透露著一種莫測高深的氣息,同時又讓人感覺到一陣難以形容的寒意在四周蔓延著,雖然是青天白日陽光普照之下,可是所有人卻又感覺到一陣的毛骨悚然。
  而這時,再一旁的憶琳等人似乎認識眼前的這一群人到底是誰,不由的臉色一變,但是卻又因為亞芠的舉動而不敢說些什么。
  至今日,他們才又見識到了亞芠狠辣的一面,令他們不由的又回想起當日初見亞芠時的那種驚心動魄的感受。
  亞芠冷然的望著眼前的這一群少年,直看到他們臉色大變,而這時剛剛被鬼刃給摔飛出去的少年也已經回過神來,掙扎著由地上爬了起來,剛剛鬼刃并未手下留情,以少年這樣的一個嬌生慣養的大少爺哪里里曾被人這樣對待過,剛剛爬起來,想起來自己被人給摔出去,當場不由的大發雷霆。
  不由分說的拔出了腰上的長劍指著亞芠,怒叫道:「誰?剛剛是誰敢摔我?難道不知道我乃是隆家唯一的繼承人克瑞˙隆子爵嗎?給我出來!我要好好的教訓你一頓!」
  聽到了少年報出了自己的名字,眾人不由的臉色變的相當的古怪,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會在這里碰上了隆家的繼承人,而且還是這樣的一個不經世事的無知大少爺。
  不自覺的躲在人群里,窩在法利背后的憶琳不由的伸手遮臉發出了一聲的呻吟聲,而法利只是冷冷的道:「丟臉,連被誰摔出去的都搞不清楚還想要教訓人?」
  法利并未壓低聲量,所以在場的所有人都聽的一清二楚,包括了那個在發怒的克瑞,克瑞聽到了法利的諷刺,更是火上加油,怒吼道:「是誰?是誰在說話?有種出
  來!」
  法利冷哼一聲,似乎是不屑說話,而這一聲冷哼聲也將克瑞的眼光吸引到法利身上,看到了法利,克瑞臉色不由的一變,大嚷:「好呀!本爵道是誰敢這么大膽?原來是你這家伙,怎么,仗著有本爵的大姐在背后撐腰,你越來越大膽了,忘記你自己的身分了嗎?竟敢根本爵作對!」
  克瑞此話一出,眾人哪里有不知道想必法利跟克瑞以前相處一定是相當的不愉快,看來是有舊隙在。
  法利冷哼一聲,正待要出聲,在他身后憶琳不由的焦急的輕輕扯了法利的衣服一下,阻止了法利的發言。
  只是這個小動作卻被克瑞給看在眼里,冷哼道:「怎么了,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你這一個吃里扒外,串通外人來對付自己哥哥的『好妹妹』呀!」
  被克瑞這一點名,憶琳也藏不住了,無奈的由法利的背后走了出來,怯生生的叫道:「哥哥,好久不見了!」
  克瑞冷哼一聲:「好呀!真是個好妹妹,兩個月不見,你一回來頭一件事就是對付我這哥哥,你的眼里還有我這個哥哥的存在嗎?」
  憶琳為難的看著克瑞,不知道要說些什么才好,事情發生的太快了,她還來不及反應就變成了這個樣子,她面對克瑞的指控,實在也不知道該怎么辯解。
  倒是一旁的亞芠,原本一直靜靜的看的克瑞在耍威風,這時,他緩緩的踱步到憶琳的面前,淡淡的問道:「憶琳,這個不長眼的家伙是你哥哥?」
  憶琳無奈的點點頭,老實說,她還真的有點不太想要承認克瑞是她的哥哥。
  看到了亞芠忽然橫插在他跟憶琳之間,克瑞不由的一怒:「喂!你,白頭發的,你是哪里里來的賤民,本爵在跟妹妹說話哪里有你插話的余地!」
  聽到了克瑞的話,當場所有人的臉上不由的面露一種奇怪的神色,似乎感覺到這個出口家世閉口本爵的家伙有大難了。
  而聽到了克瑞的叫囂,亞芠忽然的轉過身來,克瑞還來不及有所反應,亞芠已經欺身到他的面前,幾乎完全的貼近克瑞,冷冷道:「賤民?子爵閣下,你是在說我嗎?」
  被亞芠鬼魅般的動作給嚇到,再加上亞芠忽然放大的面孔,克瑞不由的驚呼一聲,倒退了好幾步,不敢置信的看著亞芠,手中的長劍無意識的對準了亞芠的胸膛,引的眾人一陣的驚呼!
  示意眾人不要動作,亞芠冷冷的往前跨進了一步,走到了克瑞的面前,幾乎讓克瑞手中的劍快要觸到了他的胸前。
  亞芠先是低頭看了一下胸前的利刃,隨即抬起頭來目露寒光的望著克瑞,慢慢道:「你拔出劍來是想要對付我嗎?」
  雖然語氣平和,但是任誰也聽的出亞芠口氣當中潛藏的殺氣,尤其是現在,所有人幾乎全都明了亞芠的行事作風,如此一來更是震撼于亞芠口氣里的殺意,令全部的人不寒而慄。
  眼看亞芠越來越*近克瑞,憶琳不由的尖叫一聲:「不要!」
  憶琳的尖叫聲一出口,頓時叫原本就被亞芠的那種逼人的氣勢給弄得六神無主的克瑞不由的手一抖,手中的長劍本能的往亞芠的胸前刺進,更是引的憶琳又再度的尖叫一聲。
  一刺之下,克瑞不由的也隨著憶琳之后尖叫一聲,他原本就沒想過自己竟然會有親手殺人的時候。
  忽然,克瑞感覺不太對勁,他的劍好像被什么給阻擋住了,定神一看,卻見到在他的劍尖,接觸到亞芠的胸前的地方,竟然有一層的金光阻擋了劍的刺入,他的劍根本就無法刺入亞芠的身體當中。
  亞芠又看了一下自己胸前的長劍,然后瞄了一眼在克瑞的身后那四五個面無血色,跟克瑞一樣被這種長劍無法刺不進去**的奇特景象給驚呆了的幾個大少爺一眼。
  慢條斯理的伸手用兩指夾住了克瑞的長劍,克瑞只覺得一陣的大力傳來,渾身如遭雷電般的被這股力量給震的倒飛了出去,摔的比剛剛更慘。
  可是這一次克瑞卻在還來不及爬起來的時候,就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連自己躺在地上,渾身的泥土都來不顧,就這么呆呆的望著眼前的景象。
  「真是一把好劍,只可惜在你的手上卻變成了一把廢物!」
  兩指夾著雪亮的劍刃處,亞芠似乎惋惜的看的手上的長劍,一道金光閃過,克瑞的長劍已經化成了一堆的鐵粉,隨風而逝,在亞芠的指間完全不留一點的殘渣。
  眼睛一瞪,亞芠冷哼一聲:「滾!」
  一揮手,轉了個身,不在理會已經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呆了的一干大少爺們。
  平常只懂得仗著自己的家世與貴族身分,在這瑪茵之盾里到處作威作福,欺凌百姓的幾個貴族少爺們,哪里里曾經見過這樣神奇的景象?
  且又碰到了完全不將他們的身分看在眼里,特立獨行的亞芠,更是被狠狠的教訓了一頓,這樣的差異讓他們所有人全都傻眼了,而且也真的被這個比他們還兇惡的人給嚇到了。
  亞芠的滾字一出口,幾個人完全無法去對這樣的無禮的舉動生氣,本能的連滾帶爬的離的遠遠的,狠不得離亞芠越遠越好。
  他們并非是白癡,當然也知道他們今天是撞到了鐵板,遇到這樣一個不將他們的身分給看在眼里,劍刺不傷,化鐵成粉的怪物,他們只恨自己的爹娘少生了一雙腿給他們,跑的比誰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