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50 表姊駕到

某日上午,在龍刃鎮外南面城郊外的軍營前,無數的老百姓正聚集在這一帶等待著。
  之所以全鎮里幾乎三分之一的人權都聚集在這里是因為,傳言了大半個月,來自泰龍帝都為了因應國境上的流寇所派來的援軍已經距離這里只剩下半天的路程了。
  照說,龍刃鎮每隔半年,駐守在這里的守軍都會來一次大輪調,每一次的輪調,一來一往之間最少都會有上萬人的規模。
  雖然每次的輪調駐守都會吸引大批的龍刃鎮的鎮民前來觀望,但是,也占了鎮民當中不到百分之一的人口圍觀,遠遠的比不上這一次的圍觀的人數來的龐大。
  而這一次只有區區的萬人增援部隊之所以會這樣的受到人矚目,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這一次的增援部隊的指揮官是泰龍帝國中,所有的人民公認的英雄人物之一,亞若將軍。
  頂著頭上的烈日,在眾人的翹首期盼下,最前面的人終于傳來了歡呼聲:“來了!來了!亞若將軍來了。”
  一聽到了這歡呼聲,民眾頓時紛紛的往前方擠去,務求第一眼能看到這一個,在戰場上被譽為死亡之鷹,曾經令帝**人聞風喪膽,但現在卻是他們帝國的驕傲的亞若·斯達克將軍。
  最先映入人群眼中的便是身穿深藍色勁服,胸前有的老鷹花紋的部隊,是亞若一手訓練出來的三千精銳親衛部隊“藍天飛鷹”。
  看到了這一群精神抖擻,神氣萬分的隊伍,人群里面不由的竊竊私語起來。
  “聽說呀,這藍天飛鷹可是亞若將軍親自一個一個的挑選出來,然后在親自訓練出來的,是一支可以比的上萬人部隊的精銳隊伍。”
  “對呀對呀!聽說這藍天飛鷹部隊的戰斗能力好像連帝都里直屬陛下的禁衛隊都甘拜下風呢!”
  “對呀!我在帝都的堂哥上一次來玩的時候跟我說過,去年在帝都里所舉辦的王宮擂臺賽中,聽說禁衛隊好像就是敗給了藍天飛鷹,氣的統領禁衛隊的宜揚將軍差點沒吐血,禁衛隊好像今年一整年來都被宜揚將軍操練的很慘,好像宜揚將軍打算在今年的王宮擂臺賽中討回去年的面子。”
  “真是的,真虧宜揚將軍還在去年說他的禁衛隊是咱們帝國中最精銳的部隊,沒想到連一個訓練才不到一年的部隊都打不過,對吧,亞若將軍的藍天飛鷹應該是在去年年初才成立的吧?”
  “哼!我說你們還真的是孤陋寡聞,現在在帝都里禁衛隊早就不是咱們帝國里最精瑞的部隊了,而且,去年的王宮擂臺賽中,禁衛隊也不是敗給了藍天飛鷹而已!而是連前三名都沒有進去!”
  “在去年的王宮擂臺賽中,除了個人組的冠軍是由禁衛隊的副隊長甚威爾將軍獲得之外,其他的在團體組上,去年的冠軍為三支隊伍平列,第二、三名從缺,禁衛隊名列第四。”
  “所以現在呀,在帝都瑪茵之盾里,最出名的三支部隊,就是去年的三支同列第一名的部隊,分別是亞華將軍的金色獵虎,亞旭將軍的藏風青狐還有就是亞若將軍的藍天飛鷹這三支精銳部隊。”
  “聽說呀,這三支隊伍的成員,全都是擁有清一色的五階虎、狐、鷹三種幻獸的成員所組成的,聽說在去年之間,為了要加入這三支精銳的隊伍,不知道有多少的年輕平民貴族們,到處去搜尋五階的這三種幻獸,甚至不惜傾家蕩產,到現在,整個瑪因之盾里,十個里有七個的年輕人都換成了這三種的幻獸了。”
  “要不是三位將軍受封伯爵,只能夠擁有三千人的親衛隊的限制的話,恐怕三位將軍隨隨便便都可以組成一個萬人親衛隊,而且聽說等著要加入的人更多!”
  眼看著藍天飛鷹這支隊伍越來越接近,人群里的人紛紛的賣弄起自己的見聞,幾乎任何的官方、小道的消息在人群里都可以聽的到,尤其是最后那一個大腹便便,長的相當胖,一副大商人模樣的中年人聚集了更多的人,聽著他說些難得聽聞的消息。
  而見到了自己的話受到了眾人的注意之后,這中年商人更是得意,而且也更是口沫橫飛的說了起來。
  在著人群中,一樣等的著翰羅、亞芠等眾人難免也聽到了這些亂七八糟的消息,不過,聽到了自己的孫子、兄長,在泰龍首都瑪茵之盾中闖下了這樣大的名聲,甚至是連他們的麾下的親衛隊都有這樣的名聲,他們也是與有榮焉,替他們感到高興,同時也更注意的聽著那中年人還會說些什么?
  見到自己的停頓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中年商人先是得意的一笑,隨即的又顧做神秘道:“不過,雖然這金色獵虎、藏風青狐、藍天飛鷹三支隊伍在王宮擂臺賽上大出風頭,可是,你們絕對想不到,在獲得團體組的冠軍那天晚上的慶功宴里,亞華將軍代表他們三兄弟對自己麾下的這三支剛獲得了冠軍,顯的特別的興奮、驕傲的親衛隊說了些什么!”
  聽到了中年商人這故做神秘的模樣,眾人不由的心癢難耐,更想要知道到底亞華將軍說了什么?不禁連連的催促著。
  見吊夠了眾人的胃口,中年商人這才得意萬分,特意的壓低了聲音,好像神秘的說道:“聽說呀,那天晚上,本來三支親衛隊都很興奮,可是亞華將軍卻很遺憾的告訴他們,他很遺憾他們兄弟所屬的親衛隊竟然眼光這么的狹小,這樣的無知,小小的一個優勝就可以滿足他們了,可見他們還不入流。”
  “聽到了亞華將軍這樣的一說,雖然是自己的將軍,可是這些親衛隊們也是極度的不服了。”
  “事實上也難怪他們會不服,想想看,成軍還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可以在全國的軍隊代表大賽,王宮擂臺賽上大風頭,不但并列團體組的第一名,就連個人賽上,要不是禁衛隊派出了副隊長,號稱是瑪茵之盾里的年輕第一劍手,而且還是有著子爵爵位的甚威爾將軍來跟他們這些普通士兵競爭的話,第一名也不會落入了禁衛隊的手中,但是即使是這樣,個人賽里他們卻也是囊括了前十名當中的六名,又怎么能夠忍受自己的將軍竟然會說自己是不入流的部隊?”
  “哪知道,就在眾人抗議的時候,亞華將軍竟然告訴他們說,他之所以會說他們不入流是有絕對的理由的,因為,就他所知道,在這一個世界上,還有一支比他們合起來不知道要可怕多少倍的可怕隊伍,那支隊伍隨隨便便的派出十個人來,就可以完全的將他們當中任何一支隊伍給完全的殲滅,而且那支隊伍不管是在團體還是個人的成就上,都可以稱的上是絕對可怕的,那才是真真正正的精銳隊伍,而他們只是三位將軍模仿那只可怕的精銳隊伍的方式訓練出來的而已。”
  眾人在聽到了中年商人這樣的一說,不由的全被嚇了一大跳,這世間真的有那種部隊?十個人就可以比的上三千個精銳的親衛隊?
  這下,眾人哪有不好奇的追問著,到底是哪個部隊這么可怕?竟然連亞華將軍都自認為他的親衛隊也比不上?
  神秘兮兮的環顧著眾人,中年商人正想要開口,忽然,他的眼光集中在某一點,愣住了。
  那令中年商人愣住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亞芠,看著亞芠,中年商人忽然對著亞芠眨眨右眼,神秘的一笑,然后這才又對著周圍的人繼續的說著。
  原本,在一旁聽的津津有味的亞芠,在聽到中年商人的話時,總覺得有種怪異的感覺,總覺得他口中說的那個,亞華所說的隊伍很像是某一支他很熟悉的隊伍,相當的熟悉。
  而且,在看到中年商人對著他眨眼,亞芠這下更是確認了,無論這個中年商人是誰?他一定認識他!而且他口中的那個亞華所說的精銳部隊該不會正是他所猜想的吧?
  “雖然那一晚無論親衛隊們怎么的要求,亞華將軍都不肯說出他口中的那一個隊伍叫什么名字,可是,哼哼,剛好我的結拜大哥的二叔的義弟的………的孩子就是在藏風青狐親衛隊里擔任亞旭將軍的傳令兵,有一回他在無意中聽到了三位將軍在閑聊,而且聊的話題還是那個所謂真正的精銳部隊的事情。”
  “偷偷的告訴你們,你們可不要亂傳,當時我那個親戚只敢聽幾句,可是他卻正好聽到了最重要的部分,在他偷聽時,正好聽到亞旭將軍竟然說,他們現在的親衛隊如果在訓練上個十年,可許可以比的上現在的小隊實力,而一旁的亞華將軍竟然也點頭稱是,可是卻又說只是怕在十年后,小隊又更可怕了,最后,我那親戚在離開前,只聽到了亞華將軍說了什么十年后親衛隊想跟死神……的。”
  “我那親戚前思后想的,最后,他猜,那支三位將軍口中的精銳部隊一定是叫死神什么小隊的,光是聽這個名字就讓人害怕,而這個消息就是他偷偷的告訴我們的。”
  聽到了中年商人的話,眾人不由的張大了嘴,幾乎不敢相信有這種事?
  天呀,這可真的是一見大新聞呀!
  而注意聽著中年商人的話的亞芠根本就是愣住了,如果說這個中年商人口中的那的死神什么小隊的隊伍不是他的死神鐮刀小隊的話,那他就不是銀月惡魔了。
  這個中年商人到底是誰?不但認得他,而且還好像知道他跟死神小隊之間很多的事情,而無論亞華哥哥他們有沒有真的說過這些話,這個中年商人將這些話說給了這些老百姓們聽到底是有什么用意?不過看他的樣子,似乎并沒有惡意?
  有點摸不著頭緒的亞芠回過神來時,正想要去找一下那個中年商人詢問,可是他才往他一跨步,那個中年商人一個彷佛不經意的動作卻叫亞芠頓了頓,同時心中忍不住的暗笑起來。
  高,真是高呀!
  原來,那個中年商人在亞芠忍不住的往他一跨時,看似無意的伸手在自己的額頭上一擦汗,掌心朝著亞芠一展隨收,一縷黃芒已經映入了亞芠的眼中了。
  那是一顆,平貼在中年商人的掌心當中,十分精巧的黃色五芒星。
  曾經聽祥川提過了,北斗當中彼此辨識身分的方法當中,有一種最簡單,適用于任何的場合的方法,那就是在掌心當中放置一枚星星狀的東西。
  黃色的星星,黃星,原來這人竟然是北斗的黃星名下的一員!
  同時,亞芠這下也真的是不得不佩服北斗的神通廣大了,一個月前才剛剛協議,現在,他們竟然會連這龍刃鎮都在他們散布消息的范圍當中。
  想著剛剛中年商人的談話內容,亞芠不由的會心一笑,北斗竟然會用這種方式,利用人的好奇心,讓他們的消息在每一個聽到這個消息的人都以為自己聽到的消息是難得一件的秘密消息。
  而秘密,往往是最容易公開的,運用的這種方式,北斗可謂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將這個消息以最自然最快速的方法散布出來,恐怕不用到明天,整個龍刃鎮的人全都知道了,有一支叫死神什么小隊的隊伍,可是連三位將軍的親衛隊都比不上的可怕隊伍。
  除了一句“高!”之外,亞芠實在是想不出什么方法可以去形容北斗散布消息的方法了,真的不愧是第一情報組織,收集情報不得了,散布起情報來,同樣讓人不得不佩服。
  注意的聽著那個黃星的中年人的談話,亞芠渾然不知亞若的親衛隊已經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忽然身邊有人輕輕的碰了他一下,是翰羅。
  亞芠不解的看著翰羅,隨著翰羅的手指一比的方向一瞧,亞芠不由的露出了奇妙的笑容。
  眼光穿過了叢叢的人群,在一大隊精神抖擻的親衛隊當中有這樣的一個人停下了跨下的座駕,呆愕的望著他們這一個方向。
  那是一個身穿天藍色的勁服,樣式與周圍的藍天飛鷹親衛隊一樣,除了他的背后多了一件藍色披風,以及身上的勁服滾金邊的一個看起來約二十七八歲的俊挺年輕人,正是亞若。
  此時的亞若正一臉不可思議兼無比狂喜的望著亞芠等人,連身邊的親衛隊對他投以奇怪的眼光都不顧了。
  本來隱藏在人群當中的亞芠及翰羅等人應該是不會被亞若給看見的,無如一身黑衣白發的亞芠實在是太過于醒目了,站在人群當中,更有著鶴立雞群的神態,再加上身邊的人因為亞芠等人的神態,不自覺的很少人敢*近他們,因而讓他們身邊與其他的地方人頭鉆動不同,顯的特別的空曠多了,因而哪有不被亞若一眼注意到的?
  只是,亞若作夢也沒想到,原本只是一趟單調無聊的押兵運補,竟然會讓他給見著了生死不明的亞芠,還有在清藍之境當中,任憑他們三兄弟怎么說也不肯跟他們來斯達帝國享福的翰羅。
  看到了亞若的臉上神情逐漸由呆滯變成了狂喜,而且一副馬上要下馬過來的態勢,翰羅搶先一步,對亞若搖搖手,同時指著遠處被一群人擁促著正逐漸*過來的康達·威廉斯將軍的身影,示意他先辦好正事,在來相會。
  亞若會意的點點頭,一拍跨下的駿馬,往康達將軍奔馳而去。
  望著亞若的身影,翰羅微微一笑:“走吧,咱們到鎮里去等亞若吧,他辦完正事之后自然會過來找我們的!”
  聽到了翰羅這樣的一說,眾人當然是沒有意見,脫出了擁擠的人群,往鎮內走去。
  只是在離開人群之后,亞芠微微的一笑,回過頭來看著遠處,正與康達將軍接頭,但是顯然很心不在焉的亞若一眼,右手一揮,一到金光往亞若飛去了,誰也沒有注意到他的動作。
  且不說亞芠等人的離去,當亞若帶著禁衛隊還有隨后的數萬增員部隊來到了康達的面前,對康達偏偏的施了一禮。
  康達本身是泰龍帝國的侯爵,論爵位比亞若高上一階,而且還是泰龍帝國的現任帝王的堂弟,不但是皇親國戚,而且也是泰龍出了名的勇將,不然現年年方三十的他也不會擔任這個泰龍北方重要門戶的職位。
  亞若看了一下康達將軍,三十歲的康達將軍正處于人生的黃金時期,有著一張略為細長的馬臉,右臉頰上有著一個刀疤,身材瘦高,眼中閃耀著智慧的光芒,顯示出他不但是一個勇將也是一個智將,是一個文武雙全的將領。
  亞若與康達今天是頭一次見面,以往因為康達長年駐守在這龍刃鎮,所以一直沒有機會見見亞若等人,在亞若打量他的同時,康達也同時的打量著亞若。
  只是這初見面的第一印象,康達卻有點失望,有種見面不如聞名的感覺,想起了在瑪茵之盾當中所傳來的評語,亞華勇、亞旭智、亞若悍的評語,康達卻是有點不太相信,實在是現在在他面前的亞若完全的讓他感覺不到有哪一點稱的上是悍的感覺。
  雖然亞若的外表賣相相當的不錯,可是現在光是看到了亞若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臉上不斷的流露出一種呆呆的傻笑,實在是令康達有點不太敢相信,像亞若這樣的人會是以悍聞名的人物?
  緊接著亞若與康達舉行了一連串復雜的交接儀式,在儀式當中,心不在焉的亞若不斷的出錯,更是看的康達心中不斷的搖頭嘆息,亞若這個樣子實在是與他心中的期待相差太多了。
  而心理只想著趕快將正事辦完的亞若,根本無暇去注意到自己在康達的心目中的形象已經是跌到最低點了,依舊是滿腦子想著翰羅及亞芠怎么會突然的出現在這里?
  好不容易,經過了一連串繁復的手續之后,亞若將他所帶領過來的三萬兵馬移交給了康達將軍。
  辦好之后,照理來說,必定會有一場的交際應酬,不過心急于要跟亞芠他們會合的亞若無心于交際,而康達也因為亞若的表現讓他十分的不滿意而也不想跟他套交情。
  所以當兵馬成功的交接之后,亞若一向康達告辭,康達立即答應,創下了泰龍帝國有史以來最快的兵員交接紀錄。
  當亞若率領著自己的三千親衛隊在康達的目送下離開了軍營時,康達忽然的看到了由空中射下了一道的燦爛金光,停在了亞若的肩膀上,隱約間,可以看出是一只迷你的金鷹,同時一聲清脆的鷹鳴聲傳遍了整個大營。
  康達不由的有點好奇那只金鷹是哪里來的?只可惜現在亞若已經是越行越遠,讓他來不及問了。在龍刃鎮外五十公里外的一處小樹林當中,亞若一行人在這里駐扎休息。
  在樹林的一角,將自己的親衛隊留在樹林當中,肩膀上不知何時停著一只可愛小金鷹的亞若卻一個人走到樹林的邊緣處,喚走負責警衛的衛兵,自己一個人留在樹林邊緣處,望著遠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忽然,停在亞若的肩膀上的金鷹雷羽忽然的振翅高鳴,亞若焦急的臉色一緩,喜道:“爺爺,亞芠,你們來了呀!”
  一聲豪邁的長笑傳來,一群人分開了樹叢走了進來,為首的正是亞若等待已久的翰羅與亞芠。
  亞若先是興奮的朝翰羅行了一個禮,然后狠狠的在亞芠堅實的胸膛上捶了一下,罵道:“死家伙,你怎么可以干出這樣的事情來?”
  “一走就是好幾年,你不知道我們很擔心你嗎?”口里雖然這么說,但是亞若卻又忍不住的與亞芠來個熱烈的擁抱,表現出兄弟之間的深厚感情。
  向來冷情的亞芠在自己的三哥面前也不由的露出了真誠的笑容,熱烈的抱了一下自己的兄長。
  激動過后,亞若這才注意到在亞芠的身后有好幾個人正含笑的看著他們。
  亞芠看到了亞若疑惑的樣子,連忙的替亞若介紹起自己一行人的身分,聽到了三位公主的身分時,亞若不由的驚移不定,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斯達帝國的三位公主殿下會親自來到這里,甚至還有兩個世家的家主和五位長老,令亞若不由的疑惑起他們的用意,不過因為是跟亞芠一起來的所以他也不是很追究他們的用心。
  不過,當亞芠介紹到凱琳等人時,亞若卻阻止了亞芠的介紹,走到凱琳的面前,微微一欠身道:“下臣一等伯爵亞若·斯達克見過公主殿下。”
  “咦!”看到了亞若的舉動,眾人不由的發出了一聲的驚咦聲,連亞芠也忍不住的瞥了凱琳一眼,他們怎么也想不到凱琳這一個刁蠻少女竟然會是一個公主殿下!
  來不及阻止亞若的動作的凱琳不由的懊惱的一跺腳,叫道:“表哥,你在干什么?”
  “表哥?”
  凱琳的稱呼卻又叫眾人再度的一驚,訝呼出來!
  亞若起身,看到眾人的樣子,不由的疑惑道:“咦!爺爺,亞芠,難道你們不知道凱琳是隆家的小公主,也是帝國陛下的義妹,凱林公主嗎?”
  眾人乍舌的望著凱琳,雖然這一段日子以來的相處,眾人隱隱約約間感覺到凱琳他們的身分不簡單,但是他們卻怎么也沒有想到,凱琳竟然會是泰龍帝國的公主!
  除了凱琳的身分之外,翰羅與亞芠卻又更想到了一點,凱琳剛剛叫亞若表哥,而亞若也說凱林是隆家的小公主,那豈不就代表著,凱林是隆家的子女,那他們的關系?
  不待翰羅與亞芠反應過來,凱琳已經先一步甜甜的對著翰羅叫道:“爺爺,請恕我的隱瞞之罪,實在是因為關系重大,在沒有確認爺爺你們的身分之前,我不敢說出自己的身分。”
  翰羅呵呵一笑道:“沒關系!”
  接著,凱琳又是無比得意的對著亞芠道:“來小表弟,叫聲表姊來聽聽!”
  眾人不由的一愣,隨即想到了他們之間的關系,亞芠的年紀比凱琳要小上兩三歲,的確是要叫凱琳一聲表姊沒錯。
  只是,眾人看看一副得了便宜又賣乖的凱琳那嬌俏的模樣,還有面目陰冷生人勿近的亞芠的樣子,真的令人很難想像他們這竟然是表姊弟的關系。
  一方面好笑他們的關系,令一方面眾人又大感疑惑,什么時候斯達克家竟然會與他們的死敵,泰龍帝國的第一世家隆家有這樣的親密關系在?
  這恐怕就算他們說出去也沒有人會相信的,真是令人不敢置信,第一世家與斯達克家?
  只是,斯達帝國的人馬作夢也沒有想到,這最叫人不敢相信是表姊弟的凱琳與亞芠才真的是有血緣的關系,其他的翰羅、亞若只不過是因為亞芠的關系而與隆家有關系而已。
  而眾人當中,另一個最是驚奇的就是夜月了,當日就曾經與亞芠推論過她可能是隆家的人,面對這一個可能是自己的堂或表姊妹的少女,夜月不由的仔細的看起凱琳跟憶琳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的影響,現在在知道她們是隆家的人之后,夜月忽然覺得凱琳跟憶琳跟她長的還真的是有幾分的相似,還真的像是同一個血緣似的。
  而亞芠則是瞪著凱琳,嘴角上微微的抽動著,他怎么也沒想到凱琳姊妹竟然會是她的表姊妹,久久,他才微微的叫道:“表姊!表妹!”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有點無法接受自己竟然會比這個看起來比他還來的幼稚的凱琳小的事實,所以亞芠的表姊叫的比表妹要來的小聲多了。
  凱琳也不計較,光是看到了亞芠臉上古怪的神色,就已經夠讓她得意了。
  擺擺手,凱琳一副老大姐的模樣道:“嗯!“表弟”不用這么多禮了,表姊我今天忘記準備禮物了,改天再補給你一份見面禮!”
  聽到了凱琳特別的強調表弟這一個名字,亞芠不由的一滯,臉上的表情越現古怪,其他的人忍不住的笑了起來,真的很難的看到亞芠這個樣子。
  忽然,亞芠又覺得不對道:“可是我不是只有一個小舅,而我記得小舅他可沒有結婚呀?”
  亞若微笑的解釋道:“凱琳是亞芠你二叔公的孫女。”
  凱琳拍拍亞芠的肩膀哀聲嘆氣道:“知道了吧!可不是我在占你的便宜,你以為我很想要有一個怪老頭般的表弟嗎?”當場,眾人忍不住的大笑起來。
  亞芠不由的一氣,確認了彼此之間的親屬關系之后,凱琳更加的肆無忌憚的開啟了亞芠的玩笑了,誰叫亞芠是她的“表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