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12 傾國夜宴


  “傾國夜宴”,一個令所有后世史學家傷透腦筋的歷史謎題。
  問題其一:當時在華那邦公國歷史中,德野王及右相扈伊皆算是公國歷史上有數的明主賢相,為何竟會聯手陷害當時公國憑以威震諸國的斯達克名將一家?自毀屏障,因此自己敲響華那邦公國一千八百年歷史的滅亡鐘聲,即使當中有人因而懊悔終生?
  問題其二:在那一場宴會之中,明明是子虛烏有的事,為何三軍總指揮翰羅竟會自行承認?而后陷一家人于流亡失所?
  不管后世是如何評斷“傾國夜宴”這一歷史上的著名事件。
  在當時當事人心中自是各有一番想法。
  當德野王看著書信時,亞旭已在翰羅手中寫下“認、楞、逃”三個字,翰羅點點頭,表示會意。
  同時亞芠也依亞旭的指示,將這三個字傳給父兄。
  一家人用眼神互相交流,已在尋找時機要逃。
  終于,德野王看完了這些信件臉色鐵青,怒聲道:“翰羅,你有什么要說的?”
  翰羅突一跪,大聲呼道:“下臣知罪,小兒是受下臣指使,將情報賣給泰龍帝國隆家,因為下臣欠隆家十元公國幣。”
  后世史學家將翰羅的話紀錄下來后,史稱“十元賣國事件”,讓華那邦公國最后留下一個千古大笑話。
  但在當時可一點都不好笑,盡管翰羅的話荒繆無比,但德野王及扈伊可笑不出來,他們作夢也沒想到,翰羅竟如此輕易地就承認賣國罪行,不管理由如何荒唐,但她畢竟是承認了。
  就在德野王及扈伊一楞時,也是斯達克家等待已久的機會,同時數聲“鎧化”的聲音傳出。
  翰羅、御萊、亞華、亞旭、亞若五人,一瞬間,身上全都著上獸幻鎧。
  動作最快的亞若身手將亞芠夾在腋下,六個人,五道身影,在半秒之內,全都越過人群,沖破窗戶,朝亞芠探出的路線逃生去。
  德野王及扈伊一時失神,竟眼睜睜地看著翰羅等人破窗而逃。
  數秒后,德野王怒暍:“虛,把他們給我拿下,生死不論。”
  扈伊則是一個飛身,順這翰羅等人的脫離路線追去。
  好不容易,逃出了右相府,翰羅發覺一顆大如臉盆的血色光球迎面襲來,不加思索,他大暍一聲:“光箭!”
  一道五十公分長的白色光芒隨著翰羅右手一揮,發了出去,跟那不知哪來的光球互擊,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巨大的沖擊力使的翰羅等人動作不由一頓,急奔的動作不由停了下來,這也才發覺不知何時,他們已陷入包圍中。
  翰羅大略數了一下,大概三十來個,揚聲道:“你們是誰?我乃翰羅公爵,是誰叫你們阻擋我的去路的?”
  正前方,一個面目陰沉的中年人步出包圍線,來到翰羅前方五步處。
  發出一陣長笑:“翰羅公爵久違了,你可還記得故人?”
  翰羅仔細一看,驚呼道:“血煞葦諾,你不是已經在十年前已經…….”
  血煞葦諾,被喻為公國百年難得一見之練武天才,所有人都相信,終有一天,他一定能比得上大陸傳聞中的十大高手,十年前,他參與宮廷之叛,被翰羅拿下,照說應已經被處決了,怎么會在這出現?
  但不可否認,葦諾的出現令翰羅心中涼了一半。
  葦諾面露獰笑:“十年前,我是宮廷罪犯,為你所擒,你可知這十年之中,我天天想找你,若不是陛下不準,翰羅,你早該在十年前就該死了。”
  翰羅倒吸一口氣,曾幾何時,桀驁不遜的葦諾竟會聽一個十年前,他恨不得碎尸萬段的德野王的話?而且還給他一種忠誠的感覺?
  接著又聽葦諾道:“真高興你也有這一天,剛剛陛下以下令擒住你們,死活不拘,不過你們也真是了得,竟然要陛下出動三十名黑衛隊員,怕讓你們逃了,你們可真了不起。”
  翰羅一聽,心中更是難受的要死,黑衛隊,他曾聽說過。
  公國中有兩支影子部隊,直接受皇帝所指揮,“黑衛隊”及“暗魔”。
  這兩支部隊實際情形如何連他這三軍總指揮也不清楚,只知,他們皆是自幼被挑選入宮廷中,宮廷長期以魔法、藥物控制他們,把這些孩子變成一個只知練功、殺敵、及只服從于皇帝一人的殺人工具,而且其訓練之嚴格據說每一百人中只有三人能成功,所以練出來的人每一個都可以說是怪物一個。
  如今這些人一次就有三十個包圍他們,翰羅心中一動問道:“你也有服藥?”
  本是隨口問問,不奢望葦諾會回答他,誰知葦諾竟答道:“我知道你要問什么,不過那種要對我的幻獸沒用,當然也對我沒用,只是因為陛下能給我我想要的東西,所以我才會服從他。”
  翰羅搖搖頭,所要的東西?非名則利,惟此而已,突然,翰羅大喝一聲。
  雙手一展,兩顆白光球立即出現在他的手中,雙手一合,一把光芒畢現,恍若有形無質的一把五尺長光刀握在右手-光榮明刀。
  長刀一揮,大喝:“天墮流星”。
  晃如來自九天之外,無數閃耀流星如雨般,往四周包圍他們的人頭上落下。
  葦諾搖搖頭,惋惜道:“真沖動。”
  只見他神態自若,向后退一步,完全無視那點點流星以化成一道道的刀光。
  這時,原本不動的黑衛隊動了起來。
  當中的一人喊道:“十絕陣之護陣。”
  霎時,三十人當中立即有十個人身上發出一道紅光,一件件貝爾(熊)系列的獸幻鎧出現在他們身上。
  十人同時將身上的獸幻鎧幻出一支兩公尺半的長槍,更同時大喝一聲:“千峰萬林。”
  雙手將手中的長槍往上一舉,循著詭異的軌跡,幻化出千萬槍影,一瞬間,竟將翰羅所發出的一招天墮流星給化解了。
  翰羅暗駭在心,雖說他并未出盡全力,但如此輕易就化解了他的天墮流星也是他所想像不到的。
  半響,翰羅看著這十人所移動的位置,心中不由恍然大悟,冷笑道:“原來是利用十人的力量結合起來,破解我的一招。”
  葦諾搖搖頭笑道:“沒錯,不愧是三軍總指揮,一下子就看出他們的虛實,他們每一個人雖都比不上你,但如果合起來的話,相信你想打敗他們是不可能的。”
  一旁的亞若早從剛剛時就憋了一肚子火了,現在看到葦諾得意的樣子,不由火往上升,在也忍不住了,大喝一聲:“我來會會你們。”
  說著,亞入不顧亞旭的眼色,右手一伸,手臂上一塊獸幻鎧的部分往上往外延伸,脫離亞若的右手護甲,亞若伸手握住脫離的部分,前端部分立即伸長,幻化成亞若的慣用武器-鷹雷劍,同時往圍住翰羅的十人沖去。
  可是那十人不為動,反而是外圍那二十人中又傳來一聲:“十絕陣之攻陣。”
  又有十個人幻出藍色雷普(豹)系列獸幻鎧,同時手中清一色的出現一把一公尺長的藍色大刀,不由分說的橫一插截,攔住了亞若。
  亞若大喝一聲:“滾開!”
  千萬道紫色電流由他手中的鷹雷劍發出,沒頭沒腦地往那攔截他的十個人打去。
  沒想到,那十人竟發出一聲牛吼,同樣的由長刀中射出雷電回敬亞若,措手不及的亞若被這一擊打的后退幾步。
  愕然道:“水屬性-雷豹?”
  葦諾又搖頭道:“真是的,沒想到你們一家全都性子那么急,我話都沒說完,你們就急著要打,你看!你看!又來了!”
  一旁的亞華及亞旭打著同樣速戰速決的心意,同時往包圍著翰羅及亞若的二十人分頭攻去,企圖里應外合,將翰羅及亞若救出包圍。
  葦諾嘆道:“你們想的未免太天真了,別忘了我還有十個人呀!”
  說時快,剩下的十人又叫出:“十絕陣之詭陣。”
  十個人同時著上青色铓奇(猴)系列獸幻鎧,手上同樣一式的兩公尺長長棍,以極快的速度包圍住亞華及亞旭。
  一邊的御萊及亞芠異口同聲,脫口道:“亞旭(二哥)右前方的目標(人)。”
  亞旭一聽立即快速的反應出來,手一楊,一道碧青的烈光由手被射向右前方的人,原來是他的武器-風狐狂刀。
  經由亞旭的一阻擋,十人所組成的詭陣突一頓,立即給亞旭一個好機會,脫出包圍圈中,回到御萊及亞芠的身邊。
  回來才看到亞華因不及脫離而又被包圍在陣中,和翰羅及亞若一般,被陣中的殺氣鎖住不敢隨意動彈。
  這下一家子中有三人陷入重圍,情勢惡劣至極,加上因這一耽擱,御萊等人又聽到一陣話聲道:“真高興我的貴客還在這,就讓我這主人盡一番主人之責吧!”
  轉頭一看,竟是扈伊追上來了。
  一旁的葦諾根本不管扈伊的來到,只是驚疑的盯著亞芠看。
  突問道:“小鬼,你是斯達克家最小的兒子,那個沒出息的亞芠?”
  亞芠狠狠的盯了葦諾一眼道:“正是你家少爺。你問這干嘛?”
  葦諾若有所思的注視亞芠一眼,剛剛亞芠和御萊同時看出,這十絕陣雖說是以十人為一體,發揮統合的力量來攻擊,但還是有一個主導人物,但是一般人是無法分辨出哪一個是主導人,哪些又是被主導人。
  御萊憑著其豐富的經驗,高深的修為,加上旁觀者清的因素,察覺出主導人并不稀奇,但以亞芠一個十六歲,甚至還稱不上是大人的孩子,又是憑什么可以和御萊同時察出十絕陣的主導人來?
  莫非,這一個長久以來一直被恥笑的斯達克家最沒出息的人,竟是是斯達克家隱藏的一件秘密王牌?
  當下,葦諾不由對亞芠升起了強烈的殺機。
  事實上,御萊也不知亞芠是如何跟他一起察覺出戰陣領導者是誰?但他早已知道亞芠有著非比尋常的才智,因此顯得不會那么驚訝,現在他全副心神都集中在實力莫測高深的扈伊身上。
  而亞芠則是因為他從亞華及亞若對戰之中,所領悟到,后來命名為“神魔眼”的特殊觀察法,察覺出十人之中有一個人的動作總是快過其他九個人一絲絲,所以才能判斷出那個人是戰陣中的主導靈魂人物,因而才能提醒二哥亞旭。
  不過他可沒想到卻因此而惹來葦諾的殺機。
  扈伊并未把注意力停留在御萊身上,只見他目光盯著被圍在十絕護陣中不得動彈的翰羅,對葦諾道:“葦諾,把翰羅讓給我好嗎?”
  說出來的話好像是和葦諾商量,但語氣卻是強硬要求,容不得葦諾反對。
  葦諾當然知道他和翰羅的過節,樂得做個順水人情,更何況他還有一個手段沒發揮出來,不怕翰羅逃了。
  葦諾手一揮:“十絕合運。”
  話聲一落,只見原本靜立不動的三十個黑衛隊人,隨著葦諾一聲令下,開始發揮出十絕陣原本的威力來。
  只見原本分成三個集團的人不斷地依循某種奇異而特殊的步伐,圍繞著被包圍的三人為中心點旋繞。
  不知不覺之間,三個集團越來越*近,其中甚至有些人開始有所交錯。
  亞旭及御萊靈光一閃,暗叫不妙,他們已看出,這些黑衛隊意圖要三陣合一,想必到時,這陣的威力會大增,擔心陣中三人的安危,慌忙之下,兩人不在考慮到那么多,同時大喝一聲,一個躍身,御萊手上出現一把黃色長槍-力霸之槍,與亞旭的風狐狂刀泛出黃色與青色的光芒,往陣中襲去。
  但一旁的葦諾大笑道:“太遲了!”
  三陣三十個人在御萊及亞旭一撲之下,陣形突以飛快的速度向外一散,在陣中翰羅三人及御萊、亞旭還未反應過來時,護、攻、詭三陣已又再度混合,形成一個三十人大陣,真正的十絕大陣。
  在那同時,翰羅也發覺他已在陣外,當然他可不會奢望他是*一己之力逃出,憑這十絕大陣的威力,必是他們故意放過他的。
  果然,一旁的扈伊一看翰羅出陣,大笑道:“多謝了葦諾,本相欠你一份情。”
  說完扈伊大喊一聲:“白水,著裝。”
  一道白色光芒立即覆蓋扈伊全身。
  亞芠雙目泛出金銀光芒,在他的神魔眼之下,他清楚的看到,扈伊一聲令下,有別于父兄著鎧時由全身同時變化。
  扈伊先是由胸前出現一顆白色光珠,約有十公分大,再由胸前白光分出五顆略小的白光珠,分散至全身的頭、手、腳各處,加上胸前的光珠共六顆,接著由衣服下同時鉆出幻獸的各部分,結合白光,以白光為中心,串聯起來,形成一套覆蓋在全身各處要害,頭,胸,手,腳的魔導裝甲,有別于一般獸幻鎧覆蓋全身幾達百分之百的比例,扈伊的魔導裝甲只覆蓋他身上的重要部分約百分之五十的面積。
  著上魔導裝甲白水后,扈伊右手往前一伸,手晚上那顆魔力晶發出一道閃光,一顆約三十公分的白色光球半浮在他的手掌上。
  他對翰羅狂笑道:“翰羅,就讓我試試你這光榮虎王到底有多厲害,跟五十年前比起來又如何?”
  說著,手中的光球在扈伊的力量運使之下,化成一只足有五公尺長的白色小龍。
  “深海之龍”,出手才五公尺的小龍,在橫躍十公尺的空間,來到翰羅的身前時已漲大了一倍。
  翰羅深知不能被扈伊這招深海之龍纏上。不然他只有任他魚肉的份了。
  于是翰羅揮動手中的光榮明刀,一招“星換斗移”,明刀散出無數的刀影,化成陣陣星斗般的光芒,四面八方地往扈伊發出的深海之龍襲去。
  星換斗移硬撼深海之龍,勁力一擊之下,兩人各自退后五六步,再一次確認眼前這人是他一生最大的勁敵。
  在翰羅及扈伊互相對峙的同時,一邊被困十絕陣中的御萊、亞華、亞旭、亞若卻面對著極大的危機。
  身處陣中,父子四人無不想盡辦法,想要沖出這一個十絕陣,但每一次,當他們集中于陣中的一人發動攻勢時,只見原本手持長槍的護陣人員,隨便三五個人一揮手中長槍,一個奇光閃過,不要說觸碰到那圍陣之人了,連發出的勁力也如石沉大海般消失無蹤,那種明明眼前有一道墻圍住你,但當你用力一推時,卻發現這墻是你的幻覺而白費勁時,令陣中的御萊等人十分難受。
  而且當他們不攻時,陣中原本手持長刀,攻陣的人員卻反而打上來,好不容易擊退他們,卻又要防范詭陣的長棍不知何時會從身后出現。
  一連串的設計,使的御萊等人疲于奔命,不但無法聯手破陣,甚至還有一種錯覺,好似陷入陣中的只有他一人,是他一個人要面對三十個功力高絕的人物。
  一時之間,陣中的四人皆陷入了極其危急的地步。
  而陣外的亞芠此時也正面對著他的生死關卡,葦諾正獰笑著向他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