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49 月舞蓮醉

在三大森林市鎮的龍刃鎮當中,渾然不知華納邦供國內不洶涌浪濤的亞芠、翰羅一行人,度過了一個十分難得的愉快假期。
  為了怕錯失了亞若的到來,所以這半個月以來,眾人一直留在龍刃鎮當中。
  在三位公主的要求之下,眾人聘請了一個當地的向導,帶著眾人在這半個月當中幾乎玩遍了龍刃鎮周圍三十里內的各個名勝古跡,讓眾人直呼過癮。
  甚至連一向生人勿近的亞芠也難得的因為這樣輕松的日子而展露了愉快的笑容,跟著大家也有說有笑的,眾人才知道,原來亞芠也不是很難相處的。
  這天,在向導的帶領下,眾人乘著月色特地來到了三十里外,龍刃鎮相當有名的一個月舞情人湖。
  相傳這個月舞情人湖的生成是在不知道某個不知名的年代中,有一對英俊美麗的少年男女在此相識。
  可是因為男的是某個遠方國家的王子,而少女則是一個平民,發現了這對情侶的戀情之后,他們卻遭到了王子的父親反對,而硬被拆散。
  被拆散之后,少女因為傷心欲決,終日以淚洗臉,有一天,少女來到了這個他們初相識的地方,吊念她與王子那無望的愛情,可是卻從此沒有再回家。
  結果,等到少女的家人發現到少女失蹤,終于尋到了這地方之后,卻發現到,這個原本沒有湖泊的地方卻出現了這樣的一個大湖,而少女卻不見了蹤影,從此后,只要在月圓之時,經過了此湖就一定會看到湖面上出現了少女的哀怨獨舞的孤寂身影。
  一年后的某日,原本平靜的湖面忽然的翻起了宣天的波濤,正當附近的人被這奇景給吸引來時,雪白的波濤中,少女那哀怨的身影忽然出現在湖面上,而此時,忽然有一個人大呼著少女的名字投身入湖中。
  說也奇怪,當那看不清面目的人投身入湖之后,原本激蕩的湖面瞬間平靜下來,而原本空無一物的湖面中央竟然出現了一座狀似兩人相擁的巨嚴。
  然后,少女的家人慢慢的才聽說到,三年前與少女相戀的王子在被他的家人給帶回去之后,國王便替王子選了一位美女要他成親,可是王子卻在婚禮舉行之時,逃離了國王的禁錮失了蹤,從此不知下落。
  而自從那一天之后,每當月圓之夜,卻經常有人看到了湖面上有著一對年輕的男女在共舞的,看見的人都認出來那是消失的王子還有少女,而且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是相當的幸福。
  很久以后,少女的家人也才想起,大湖起波濤,那個看不清面目的人投湖的那一天,正好是少女與王子相識的一周年。
  從此,便有了少女化身成湖,而王子化身成湖中的巨嚴,生生世世永遠相伴的美麗傳說。
  而這個湖從此便被人稱為月舞情人湖。
  故事相當的動聽與感人,但是卻也相當的老套,似乎每一對不幸的情侶都不是化成巖石就是化成了湖泊,注定了永生永世的相伴,難怪這世界上有這么多的什么情人湖情人河情人山情人石的。
  亞芠等人是不知道這個故事到底是真是假,但是在向導沙啞的嗓音低沉的敘述下,凄迷的銀月光芒照耀,湖中央的那塊人型巨嚴,倒也凄美的緊。
  幾個老的,早已不知道見識過多少的人世悲歡離合,對他們而言,這是一則相當好聽的故事,能夠引起他們的一聲嘆息,這也算是相當的了不起了。
  倒是幾個少女,受到了向導的故事感染,眼中不由的浮現了淡淡的水氣,似乎是在為那對苦命的情侶的戀情,還有他們那堅貞不移的愛情信念而感動。
  忽然,一旁的三公主霧輕輕的扯了一下夜月的袖子,低聲道:“夜月姐,好感人的故事呀!”
  原本還沉浸在故事中凄美的愛情里的夜月忽然的一愣,她沒想到這個向來害羞的小公主竟然會主動的找她說話?
  看到了夜月在看她,霧不知怎么的,忽然的漲紅了臉,躲到了二公主露的背后,引的夜月一陣的好笑,才剛在想怎么霧變的大膽起來了?一轉眼她又恢復成原狀了。
  夜月故意道:“怎么,小公主你也想要跟那個少女一樣,在這美麗的湖面上與你心愛的人共舞嗎?”說著,夜月還捉狹的指著不遠處的某人,逗的霧連耳根都通紅了,認誰也看的出來,小公主對于某人可是特別的不一樣。
  總算是相處久了,加上在奇華森林的一段時間,把這個害羞的小公主的膽量練大了一點,再加上不想讓夜月再繼續的取笑,霧抗聲道:“不是,才不是呢!”
  夜月壞壞的笑道:“不然是什么?”
  不知哪來的勇氣,霧忽然由露的背后伸出頭來大聲道:“人家是想說,這個湖這么美,夜月姐你的名字跟著個湖又這么搭配,都有月,如果夜月姐可以在這湖面上起舞的話,一定會很美,人家實在很難忘記夜月姐你在宴會中的那美麗的舞姿!”
  彷佛所有提起的勇氣再說完了這一番話之后全用光了,漲紅著臉,霧又再度的縮了回去露的背后不敢看人。
  倒是夜月,被霧這突如其來的一番話給弄傻了,她壓根不知道霧會忽然的說出了這一番話,害的她竟然不知道該怎么接下去。
  而因為霧的這一番話,所有人不由的回憶起當日在宴會時,在尚未生出變故之前,夜月的確是跟亞芠跳了一首舞,引起眾人的側目。
  事實上,當日引人注意的除了夜月之外,還有妃雅以及分別跟她們兩個一起跳的亞芠。
  妃雅現在不在這里,而亞芠,眾人也提不起勇氣去叫他在跳一支舞,可是夜月,夾雜著那故事的余蕩心情,看到了此時此景,眾人竟然滋生出了極度的想要看夜月像那故事中的女主角在湖面上的舞姿,那想必是非常美的吧!
  頓時,眾人對那個現在還縮在露的背后不敢見人的小公主另眼相看,真虧她想的到。
  夜月月舞,在這月夜下舞月,光是想叫人迫不及待的想要親眼目睹一番。
  一干年輕的少女們不由的鼓噪起來,慫恿著夜月去跳給她們看,當中以霞跟露最為賣力,因為她們也跟她們那害羞的小妹一樣,難忘當日夜月的舞姿,同時也有點遺憾,妃雅不在這里。
  在眾人不斷的鼓吹下,盡管夜月一再的說她不會跳舞,但是眾人哪肯相信,露甚至還威脅如果夜月不肯跳的話,那從明天起,她一定會整的夜月哭笑不得的。
  而眾女的鼓噪聲,也將其他的人引來,幾個‘老頭子’姑且不論,其他的幾個年輕人一聽到露說夜月要跳舞給他們看,哪里還不舉雙手贊成的?
  最后,夜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她終于在惡勢力的壓迫下不得不答應了,雖然她一再的說她會跳的很難看的,可是鼓噪的眾人哪里會管她,只要夜月肯跳怎樣都可以。
  羞紅著臉,在眾人的要求之下,夜月脫下了足下的鞋襪,露出了她一雙像是用最潔白的白玉雕就的美麗玉足,慢慢的走下到了岸際,輕輕的踩在水面上,引起了陣陣的波紋后,緩步的走在水面上。
  在幾個女孩子的起哄下,夜月不得不走到距離了岸邊稍遠處,面對著眾人,輕輕的閉上了雙眼。
  在眾人的眼中,穿著一身輕飄雪白沙紡,站在平靜無波,只有在足下引起了一圈又一圈向外不斷的擴散的美麗波紋的夜月,在那銀色的月光照耀下,真是像極了一尊美麗無比的月光女神,光是這么站著,夜月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眼光根本無法離開。
  忽然,原本靜立的夜月在眾人的屏息以待之下,慢慢的抬起了雙手,夜月又輕又柔的讓雙手慢慢的在胸前交叉,手指呈現出了一個奇妙的優美姿態。
  老實說,被趕鴨子硬上架的夜月實在是不知道要怎么跳,跳些什么好,連這個手勢也是她門派中一個招喚水魔法的咒語手勢,她覺得這個咒語手勢相當的漂亮,所以先施展個架子出來,這也是夜月被逼的沒辦法之下,硬擠出來拖延時間的方法。
  她可是打算等一下比完之后就藉口說她跳完了,趕快結束這一場讓她啼笑皆非的舞蹈表演。
  可是,夜月還來不及有所動作,忽然,她感覺到身邊好像聚集了大量的溫柔動人的水元素,將她包圍著。
  夜月心中暗暗的奇怪,她明明沒有匯聚水元素,怎么會忽然有這么多的水元素出現?
  忽然,夜月心中明僚了,能夠在一瞬間無聲無息的聚集了這么多的水元素不讓人發現,而且這些水元素的能量也不像一般的魔法師所匯聚的那樣,不但沒有集中,反而是無比的擴散,能夠辦到這種連她自己都自問做不到的事情,現場只有一位了,那就是她所敬愛的大哥亞芠了。
  想到亞芠,夜月立即聯想到當日在宴會上,亞芠要她體會風之心,順應風之心來展現自己的肢體語言的交代,夜月立即想到,既然可以用風之心來表現舞姿,那水之心不也是一樣?
  當下,心中存滿了對亞芠的感激,夜月全副的精神全都晉入了體會水之心的忘我境界。
  的確,夜月身邊的水元素是亞芠所匯聚的沒錯,可是她卻會錯意了,亞芠可不是要她現在去體會水之心。
  事實上,亞芠是最后到來的,聽到了露的話之后不由的心中暗暗喊糟,自己的妹子肚子里有多少的本事他可是清楚的很,夜月的確是不會跳舞沒錯,怎么她說實話竟然沒人肯相信?
  而這時夜月已經走下了湖面,他也來不及阻止了,不忍夜月出糗的亞芠只能在心中暗自的著急。
  直到夜月比出了那個手勢之后,亞芠心中一亮,因為夜月曾經用這個手勢來教過他什么是水魔法的手勢,所以他立即可以體會出夜月的心意。
  馬上助自己的妹子一臂之力,在人群后悄悄的招喚了水元素,想用水元素來遮掩,既避免夜月出糗又不會掃了眾人的興。
  只是沒想到夜月這妮子不但沒有趁機趕快比完手勢趕快回來,反而還傻在那里動也不動。
  精神異力輕輕的一觸夜月的心神,亞芠不由的暗自苦笑起來,夜月這傻瓜竟然在這時候晉入了人神兩忘的境界,光是看她身邊活潑的水元素也知道,這傻瓜現在正如當初他在奈何石室一樣,正在體會著水之心。
  而在其他人的眼中,停在水面上的夜月在閉目靜立之后忽然將手給舉到胸前交叉之后又不動了,可是在夜月的身邊、足下,卻忽然的飄蕩出了一層層似光似霧,水藍色的,很漂亮的霧狀體,逐漸的往夜月的身邊*攏。
  夜月人本長的就是天香國色,穿上了那一身輕飄的雪白衣裳站在水面上就已經夠引人注意了,在被身邊的水藍色一襯托,朦朧之中更是將夜月那神秘深邃的特質更是烘托成百分之兩百,叫夜月更像是神秘的月下仙子,看過一眼之后就再也無法忘懷。
  就在眾人還沉迷在夜月的麗姿時,夜月交叉在胸前的雙手慢慢的分了開來,緩緩的滑動著。
  周圍的水元素隨著夜月雙手的揮動,竟在夜月的雙手形成了兩條水藍色的帶子,帶子的一端懸浮在夜月的掌中,令一端則是在往外延伸出去之后,逐漸的由濃轉淡,直到消失在另外一端的虛空中。
  夜月這時除了雙手動之外,嬌美的身軀也隨著雙手的揮動而不斷的移動著。
  沒有人看的出到底夜月現在是跳的什么舞步,連家學優厚,幾乎大陸上任何一種舞都學過的三位公主也看不出來,不過她們也不會覺得奇怪,因為當日夜月在宴會上跳的也是前所未見的舞步。
  在眾人眼中只知道,夜月現在的姿態十分的優美,無論是一跨步,一扭腰,一轉身,一揮手全都充斥的無法敘述的美感,緩慢的節奏讓人格外的感覺到一種溫柔的味道,一舉一動全都是那么的美麗動人,彷佛是合乎著某種神秘的節奏,讓人看的幾乎是吐過氣來。
  唯一可以勉強用來形容夜月現在的舞姿,不!所有人現在甚至不知道該不該去稱夜月現在的動是在舞,他們只覺得夜月看起來就像是美麗動人的水潭,或是清靈躍動的小溪,還是滾滾的長江,亦或是那時而平靜時而洶涌的大海,那多變的水樣姿態叫眾人不由自主的忘了神,呆呆的望著夜月的舞。
  雖然沒有音樂,雖然不合拍子,但是夜月的舞還是一樣的叫人忘記了一切。
  現場唯有亞芠知道,現在的夜月全心全力的融入了水之心當中,根本已經忘記了外界的一切,甚至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動,她只是身不由己的隨著水元素的流動而動著。
  好吧!既然大家那么想看夜月跳舞,那就看個過癮吧!
  心中暗暗的念著,亞芠臉上微微的露出了笑意,隨著亞芠的心中一動,所有人不由的訝呼了一聲,隨即又怕驚擾了夜月而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讓驚呼聲叫完。
  此時,在水面上,隨著亞芠輕輕的推動著水元素的流動,夜月的舞慢慢的增加了速度。
  每當夜月不斷的回繞著身子,一雙玉般的纖手隨意的晃動著,隨著玉指無意識的一點,虛空中,水藍色的光霧隨之不斷的泛起了一層又一層的水波漣漪,往四面八方擴散著。
  玉足輕點水面,一圈又一圈的漣漪中,一朵朵水藍色的美麗花朵在水面上生成,很快的抽枝結苞開花,閃耀著醉人的水藍色光澤。
  偶有手中的彩帶輕拍水面,一條條銀練般的水瀑隨著彩帶離水而起,在夜月的身邊飛濺出了?天的晶瑩水滴,將夜月的舞姿映照的更加如夢似幻。
  舞到酣處,眾人只見夜月的身上忽然的飄出了六顆閃耀著各種光芒的星星,圍繞在夜月的身邊打傳,隨著夜月的手勢不斷的旋飛起伏著。
  六色的光芒照映著夜月的身畔,七色的彩虹不斷的出現在夜月的身邊,忽隱忽現的,更是叫人看的如癡如醉,渾然忘我。
  此時,現場當中最忙的要算是亞芠了,隱藏在大披風下的雙手不斷的作著微妙的動作,各色的光芒不斷的在掌心手指上閃耀著,金銀雙色的神魔眼緊盯著夜月任何一個細小的舉動,適時的作出了最好的效果。
  無論是夜月身邊的水藍光霧,足下的水蓮花,空中的漣漪,凌空而起的水瀑,晶瑩的水滴,都在亞芠的精心泡制下,營造出最佳的襯托效果來。
  偶而甚至還要分心去控制夜月那些被她的魔力不由自主的引發出來的六神圣珠,將它們擺放到最好的位置上。
  可以說,亞芠是夜月這場舞蹈幕后最大的功臣。
  最后,持續了半個多小時的舞蹈終于在亞芠感覺到夜月即將回神時而步向落幕。
  在眾人眼中,只見夜月那只有溫柔可以形容的美麗舞蹈慢慢的靜止,最后夜月又再度的恢復成了俏立,兩手交叉在胸前的姿態。
  正當眾人以為結束時,夜月那奇妙而優美的手勢忽然的一變,雙手十指變成了蓮花狀,又好似捧著什么無形的東西似的。
  忽然,夜月掌中的原本自然下垂的水藍彩帶往夜月的掌心中縮進,連帶著夜月身邊的水藍光霧也投進了夜月的掌心中。
  雙手捧著一顆水藍色的小圓球,雙目依舊緊閉的夜月在眾人的期待下,手中由水元素所凝聚的小圓球頂端忽然的慢慢抽出了一根細芽,在眾人緊張的注目下,慢慢的結出了一個拳大的藍色花苞。
  而隨著花苞的越來越大,在眾人眼光底下,藍色小圓球慢慢的縮小,直到小圓球消失之后,花苞終于不再成長,反而開始進行了下一階段。
  “花開了!”
  在眾人的心語中,被夜月溫柔的捧在手心中的花苞一片片的往外延伸出了它那水藍色的花瓣,每當花瓣展開到了極致,花瓣的辦尖總是那么不經意的一顫,一圈圈的漣漪就在那不經意的一顫當中,由花瓣尖往外不斷的擴散著。
  整個花苞似乎是有著千百片的花瓣等待著綻放,一片又一片的花瓣帶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手中的花還開不到一半,在夜月的身邊,在虛空中,在水面上,已經充滿了一圈圈相互交錯,無比復雜,又無比絢麗,水藍色的,美麗的漣漪。
  這時夜月忽然的將手中的藍色花朵往空中輕輕的一拋,不斷的綻開的花朵隨著夜月的手勢不斷的上升,不斷的綻放出一圈又一圈的漣漪,直到完全綻放之后,水藍色的每一片花瓣忽然的往四面八方的散射。
  水藍花瓣將夜月的上空漾成了一片的深藍,點點的藍星叫人無法忘懷這樣的美麗景致,直到消失為止,眾人依舊不由自主的望著空中。
  收回了也同旁人一樣的看著空中的目光的亞芠,含笑的望著依舊站在水面上正逐漸的舒醒的夜月,心中暗暗的嘉許,夜月不愧是專攻魔法,這一代的六靈魔女,剛剛體會了水之心馬上就把他含苞待放跟水之漣漪給學去了,而且還自創新招,結合了兩者的優點,創造出了這樣可攻可守,難得又是這么漂亮的美麗魔法來。
  決定了,這一招就叫做月舞蓮醉,生命奇跡之月舞蓮醉,是夜月在舞中所創的,美的醉人的魔法!
  這時,已經回過神來的夜月,看著眾人不知怎么的全都抬著頭望著夜空,只有亞芠臉上帶著神秘的笑意的望著她。
  渾然不知自己剛剛干了什么事情,以為眾人在她不注意的時候,不知道被什么東西給引去了注意力,自知根本不會跳舞的夜月急忙的想要趁著個機會上岸。
  只是人在著急時難免會有所錯手,呃!是錯足。
  急著想要上岸的夜月不小心之下,竟然將腳下的水給踢起來。
  纖足下揚起的水花所發出了聲響立即將眾人的心神給拉了回來,眾人紛紛將目光注視在夜月的身上,腦中回味著夜月剛剛那令人迷醉的美麗舞蹈,眾人衷心的給了夜月最熱烈的掌聲。
  就在眾人第一波的掌聲過后,忽然,在眾人的背后又傳來了另外一陣更熱烈更激烈的掌聲。
  被這突如其來的掌聲給下了一跳的夜月還有眾人急忙的轉頭一看,卻又更被嚇著了。
  不知何時,在眾人的身后,更是聚集了更多的人群,男男女女的人群臉上充滿了無盡的迷醉還有狂熱,瘋狂的給于夜月震天般的掌聲。
  忽然,一個人在掌聲中,大叫一聲:“女神!”
  隨之,那個人竟然沖向了夜月,可惜他忘記了這時的夜月是站在湖面上,這一沖之下,竟然一頭栽進了湖水中,只冒出了一聲的撲通聲還有一大片的白色泡泡。
  霧不由的叫道:“啊!夜月姐,真的有人為你跳湖了!”
  看到這樣的情況,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夜月不由的傻眼了,而其他人則是不由自主的暴出了笑聲。
  原來這月舞情人湖是龍刃鎮的一個著名景觀,經常有不少人會在深夜里來到這里,逗留了一夜之后,在欣賞了情人湖美麗的夜色景致,然后在隔天回去龍刃鎮,今天晚上當然也不例外。
  而夜月在霞、露、霧三位公主及眾人的起哄下,赤足的走上了水面,開始跳起舞來。
  當然了,忽然的看到了一個身穿白衣的少女竟然不會沉沒的在水面上行走,這本來就已經夠吸引人的目光了,更別說夜月又是一個怎樣難得一見的美女。
  當眾人看到了夜月不但在水面上行走,而且竟然還在水面上跳舞,哪有不立即將所有人都吸引過來的?
  只是眾人完全的沉迷在夜月的舞蹈當中,根本忘了其他的人的存在而已。
  就在夜月奇怪為什么會突然的演變成這種情況而讓她措手不及的時候,忽然在夜月腳邊的水面浮起了一張狼狽不堪的臉,那張臉上的嘴微微的一張,說道:“原來女神的名字叫做夜月呀!果然是人美舞美連名字都美!”
  被這突如其來的臉嚇的一大跳,夜月根本就沒聽到他在說些什么,馬上的縱身一跳,離開了水面懸浮在半空中。
  而那張臉的主人正想要對夜月展露他最迷人的笑容時,看到夜月跳離他的地方,馬上的從水面上縱身一撲,想要抓住半空中的夜月,嚇的夜月尖叫一聲,實在是這張沾滿了湖底的爛泥巴與水草的臉看起來太可怕了。
  怪臉男子身在半空中,叫道:“女神………”
  還來不及的說出第三個字,忽然從岸邊射過來了一顆水藍色的魔法彈,正中怪臉男子的怪臉,將怪臉男子其余的話給打回肚子里,連人都給打飛了。
  岸邊,射出魔法彈解除了夜月的最大危機的亞芠,一臉酷酷的道:“夜月,別理這種花癡怪臉男,先下來吧!”
  “大哥……”
  余悸猶存的望了望那個亞芠口中的花癡怪臉男掉落的地方,看到了一顆顆的白色氣泡不斷的浮出,夜月不由的嬌呼了一聲。,心中暗暗的怪自己膽小,竟然會被這種花癡怪臉男給嚇到了。
  同時聽著亞芠的招呼,慢慢的往湖邊飄去落下,誰知道夜月才一落地,周圍那些被夜月剛剛的舞蹈所迷的觀眾,無論男女竟然跟著剛剛的花癡怪臉男一樣,嘴里叫著女神,瘋狂的往夜月撲來。
  見勢不妙,連鞋襪都來不及穿上,亞芠攬著夜月,身影忽然的消失在眾人的面前,空中只留下了他的一句話:“我們先走了,你們自己想辦法離開!”
  看到亞芠與夜月忽然這么詭異的消失不見了,瘋狂的群眾不由的一滯,而眾人當中,最早回神的翰羅不由的罵道:“哪有這樣的?見勢不妙就自己先逃跑,留下爺爺一個人的。”
  口里這么罵著,翰羅也不見的慢了多少,猛的向上一躍,飛也似的逃命去了。
  慢了翰羅不到半秒的五位長老也同要的暗叫不好,一人一個,抱著還在發呆的三位公主,也跟著消失不見了,魔法師就是有這個好處,可以暫時用魔法隱去身影。
  而其他人也回過神來了,同時也查知不好,可惜太慢了,因為群眾們也跟著回過神來了,分別的擁了上去。
  他們心目中的女神已經不見了,可不能讓女人的同伴也跟著不見了,所有人死巴著來不及逃脫的眾人,不肯讓他們離開。
  結果,十一個死神小隊,凱琳等五人,費了好大的一番功夫,這才由這群比魔還恐怖的可怕狂熱份子當中脫身而出,緊跟著逃命去了。
  當所有人都追的逃命的死神小隊離開之后,湖面上冒著氣泡,花癡怪臉男終于掙扎的將自己的上半身趴在了岸邊。
  無暇去拿掉頭上的水草,花癡怪臉男怒叫道:“誰?是誰?竟然感打擾我對女神傾吐愛意?”
  “咦?女神!女神呢?”放眼四顧,空蕩蕩的湖畔似乎在嘲笑著他。
  “可惡,都是那個家伙,要不是他的話,我的女神也不會跑掉了!就不要讓我碰到,不然我一定要狠狠的教訓他一頓!”
  用力的一拍水面,被他攪的污濁不堪的湖水噴上了他怒吼的嘴,害他又吃了好幾口的爛泥巴。
  忽然,幾個人影走到了他的面前,其中一個蹲了下來,無限同情的說道:“大人,這恐怕是不可能了,因為打擾您傾吐愛意的可是您的女神的大哥!”
  “嗄!”忽然的一呆的花癡怪臉男大人傻眼了。
  望著他那張的大大,里面還殘留著一點的水草的大嘴,蹲下來的那人又更同情的道:“在告訴您一個更不好的消息,大人,您在女神,還有女神的大哥眼中,已經是受封為為花癡怪臉男了!恐怕女神是不會接受您的傾吐愛意的,大人!”
  說著,旁邊還站著的那幾個人已經由悶笑變成了大笑,而且是一笑不可遏止。
  可是聽在這位花癡怪臉男大人的耳中,可是刺耳極了。
  寧靜的湖畔又再度的傳來的一陣的慘叫聲。
  聽說,這一聲的慘叫讓人以為情人湖鬧鬼,導致連續三個月沒人敢來這里。
  鬼與女神的傳說更是傳遍了整個泰龍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