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47 抵達龍刃

放緩了腳步,隨著人群的速度慢慢的走在龍刃鎮出了名,寬廣的足以供十輛馬車齊頭并進的筆直中央大道上,映入眼中的是到處來來往往的熱鬧人潮。
  腳步踏在中央大道的青石板路上顯的是格外的清脆與吵雜,兩邊特別栽種的茂密行道樹的綠蔭下,展示著南北雜物百貨的攤販與店家不停的吆喝叫賣聲顯的是那樣的繁榮與興盛。
  偶有幾個比較賣力的商家前面,自然的聚集著相當多的人潮,樂的商家叫賣的聲音也就更加的熱烈。
  看著這樣的景象,經過了一個多月的跋涉,終於越過了奇華森林來到了龍刃鎮的亞芠眾人不由相當的感慨。
  不愧是第一強國,百姓的生活果然是繁榮了許多,與一個多月前,在紹舒岱提鎮前所聽到的,在新商盟中生活的百姓真的是兩般的日子。
  走在亞芠的身邊,翰羅隨口的介紹道:「這龍刃鎮雖然是名列森林三大市鎮之一,可是它并不真的就在森林里,而且,與其說它是一個市鎮,倒還不如說這龍刃鎮是一個堅固而頑強的軍事堡壘!」
  順手指的剛剛進來龍刃的關卡,厚實的城墻依舊清晰可見,長年的與泰龍對峙,使的翰羅對於龍刃鎮這一個泰龍的北方門戶重鎮熟捻的像是自家的院子一般。
  「龍刃鎮是一個四方形的城鎮,四周圍全是高達十公尺以上,寬五公尺,由堅硬厚重的大青石所圍成,唯一出入龍刃的方法便是通過了中央通道兩端的南北門,我們剛剛通過的就是北門。」
  「由於龍刃周圍有這麼一個城墻,城的四周又有一道寬達十公尺的護城河將整個龍刃環繞起來,所以當年,不管基於行軍困難,或是龍刃的易守難攻的考量,華那邦從來沒有考慮過要從這里進攻過。」
  「也因此,龍刃雖然說是扼守泰龍北方門戶,是泰龍仗之以扼奇蘭樓聯盟跟華那邦公國三國交界線的重要據點,但是自從它建立以來,從來就不曾發生過戰爭。」
  「未領受過戰火的侵襲,讓這里的百姓看來雖無比的繁榮,但是比起了泰龍南方與華那邦交界的其他城市,這里的軍民看起來就顯的少了那麼一點的戒慎的味道,現在看起來,這倒是我當年的錯失了!」
  果然是三句不離本行,說沒兩句話,翰羅就不由的又從各種景象做起軍事上的考量了。
  而且,越說越性起的翰羅又繼續道:「其實龍刃這地方,它的地理位置是泰龍最北角的城都,是泰龍的北方軍事重鎮,左接橫扈泰龍與奇蘭樓的天然國境線的梅達爾山脈,右鄰奇華森林,遙控廣大的森林區域,扼控鄰近的森林通道與市鎮,無論在地理上還是在軍事上,都有著極為重要的地位在!」
  「而且,只要通過龍刃之後,就可以進入龍刃背後那毫無地險可阻的廣大平原腹地,也就是泰龍的精華地段,所以,泰龍在這里囤積了大量的重兵,我記得五年前好像就有……一個加強軍團,近四萬多的人馬吧!」
  看到了亞芠似笑非笑的望著他,原本說的口沫橫飛的翰羅這才驚覺到,他怎麼說起這些事情來了?又不是要來偵查軍情的!
  倒是走在後頭的米非耶、荷達伊、邱米羅等人聽的津津有味的,能夠聽翰羅親口解析軍事評判,那可不是常有的事情。
  察覺到自己離題了,翰羅輕咳一下,這才又繼續了替亞芠等人介紹龍刃的特色。
  手指著前方,翰羅笑道:「由於當初龍刃的建設都是以軍事為考量,所以龍刃的規劃都是以能夠迅速的通過大量的人員,能夠為軍事上作出最快最好的反應為考量基礎,因此,我們現在走的中央大道,還有與中央大道成十字交錯的勝利大道,將龍刃鎮里分成了東西南北四區,是龍刃里的重要道路,所有的道路甚至是居民的居住規劃也是以這兩條大道為基礎在發展的。」
  「而在南門以外,就是駐守在這里的軍團的本部,無數的軍營林立,可是如果真的想要來龍刃玩的話,可以玩的地方大部分也都是集中在南門以外的城郊,如果有時間的話我們可以去瞧瞧!」
  「出了南門,沿著龍刃外的大道,快一點的話,走差不多十來天,就可以直接到達泰龍的首都『瑪茵之盾』,可以說是相當的便捷。」
  耳中聽著翰羅的解說,眾人心中自是各有一番的領受,不愧是曾經統領過一國大軍的翰羅,所說的每每都切中重點,而且簡單而清楚,更是面面俱到。
  看到了路邊有一個飯館,時間又已經近中午了,亞芠便道:「爺爺,我看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就先用個餐吧,順便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我們在討論一下接下來了行程!」
  邊說,邊徵求到其他人的同意之後,亞芠一馬當先的走進了這家位於中央大道旁,看起來頗具歷史,顯的古色古香的大餐館。
  而眾人也隨著亞芠走進了這家的餐館,打算要好好的?賞一下自己這近兩個月來的奔波辛勞。
  享用完一頓的風盛大餐之後,眾人愜意的坐在餐館四樓的雅座上,喝著香純的茶茗,頗有興致的看著樓下中央大道上來來往往的人潮,真是一個難得的午後。
  忽然,在餐館正對面,聚集了相當多的人潮,眾人不約而同的將注意了給集中在那里了。
  雖說相距二十公尺,但是眾人豈是簡單的人物?稍一凝神,人潮中的話馬上就讓眾人給聽在耳中了。
  聽了好一會,直到人潮逐漸的散去,眾人這才回過神來,亞芠對著翰羅道:「爺爺,看來咱們會給亞若哥哥一個驚喜了!」
  微笑點頭,翰羅也是一副相當高興的樣子。
  原來剛剛對街的人潮是有一個人在宣布事情,不知那人是打哪聽來了,最近好像是因為新商盟境內爆發了相當嚴重的流寇問題。
  由於龍刃地屬偏北,*近新商盟,所以,泰龍當朝怕那些在新商盟境內的流寇會往這里流竄,所以特別的加派了三萬的兵馬來這里駐守。
  而這三萬兵馬領軍的就是泰龍當朝紅的發熱的三位年輕將領,在兩年前的三國大戰中被泰龍帝國中的人民公認的英雄之一,也就是亞芠的三哥,亞若所領軍的。
  雖然說亞若這次只是純粹將這三萬兵馬移交給駐守在這里的軍團指揮康達·威廉斯將軍,不久就要離去,但是有機會可以看看這個帝國的不少少女夢中情人的英雄將領,也是讓龍刃的居民相當的高興。
  當然,對於翰羅跟亞芠而言,親人的相見更是讓他們相當的期待,而且,亞芠還正愁不知道到瑪茵之盾時,該怎麼去找自己的三位哥哥呢!沒想到亞若就自己送上來了。
  當下,眾人毫無異議的一致決定,找了家旅店住下來,等亞若的來到。而就在亞芠等人輕松的在龍刃鎮住下,等待亞若來到的同時,位於龍刃數千里之外的原曙城宮廷中,氣氛卻一點也不輕松。
  華那邦公國的宮廷里,已經連開了三天的緊急會議,這是這兩個月來第三次招開這樣的緊急會議,會議中討論的主題便是有關北方的盟邦斯達帝國近來的異動情形。
  在這兩個月里,埋伏在斯達帝國當中的探子不斷的回報著斯達帝國的最新動態,包括了自兩個月前,斯達帝國的嵐大帝正式的確認了王儲的消息、二王子武的叛變失敗、帝國連日的加強練兵、以及對於公國的各種不友善回應等等,都是這次會議的主題。
  由早開到中午的緊急會議,終於在剛剛有了一個不是很好,但是多少都可以獲得各方面的人馬勉強同意的結論之後,宣布圓滿散會。
  會後,顧不得用餐,在宮廷深處,現任的公國帝王黎安王的書房里,又招開了另外一場的小型會議。
  與會的人有面目蒼白,像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黎安王,面目平凡,身材平凡,看起來幾乎是一個平凡到一無是處的當朝宰相海格,還有,兩年前,在三國大戰中大出風頭,展現出了戰術天份,被稱為戰術天才,平步青云的由一個軍團長長擢升為三軍總指揮官,又因為他的身邊一直都跟著一只純白的老虎,所以被人稱為白虎神將,當朝最年輕,最高階的將領納肯。
  輕撫一下因為連日來的緊湊會議而帶來的疲倦頭痛,黎安王不悅道:「海格,你給我解釋,為什麼一向與我們教好的武會忽然叛變而且叛變就算了還會失敗?還有,我國借於武的三千黑衛隊又為何會全軍覆沒?當初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跟我說過,武肯定是下任的斯達帝國繼承人,為什麼現在又會變成了鳴那個家伙?害我的一番苦心全白費了,而且還將兩國之間的關系給打亂了?」越說,黎安王的聲音越大,顯示出他越來越不悅。
  平淡的,完全不受黎安王所影響的,海格平淡的聲音響起:「陛下,此次的失敗全是那一個來歷不明的什麼圣者所造成了,他不但將將中了神化劑的嵐大帝給救醒,在武的叛變當中也扮演了相當大的腳色,讓武的叛變失敗。」
  「如今我已經命人前去查探那個圣者的來歷,相信很快的就會有下落了。」
  「至於目前與斯達帝國的關系交壞,相信不久之後就會有所改善了,請陛下寬心以待!」
  聽到海格的話,黎安王挺直了上身,懷疑的看著海格:「海格,你是不是又瞞著我干了什麼事情?兩年前的白虎事件是如此,私下與武交好是如此,現在你又是如此?」
  邊說,黎安王不由的略帶妒意的望著一直默默不語的納肯,還有他足邊那只渾身綻放著豪光的白色大虎。
  海格一拜:「請陛下原諒,臣之所以會這麼做全是為了陛下,為了我們公國著想,請陛下原諒!」
  搖搖頭,黎安王揮揮手道:「算了,記得下次要先向我報告再去做!」
  海格恭敬的一拜道:「遵命!」只是在他平板的臉上看不見多少的恭敬。
  轉過頭來,黎安王繼續道:「納肯,到底邊境上那些來自新商盟的流寇你處理的怎樣了?」
  納肯恭敬道:「起稟陛下,目前臣已經派遣一萬騎兵前往邊境,并命邊境各城加強巡邏,不許流寇*近我國邊境,相信很快就可以給陛下及長老會一個圓滿的結果了。」
  「不過由於這次新商盟境內的流寇流竄,所以新商盟的基列城主書面致臣道,今年的貢金可能會減少兩成,他要臣……」
  「混帳!貢金可是他說要少就可以少的?也不想想當初是誰幫他取得奇樓蘭的主權的,你去給我告訴基列那家伙,今年的貢金少一個子都不行,不夠就叫他自己出,別以為我不知道這些貢金是從哪里來的,我都還沒有找他算流寇這筆賬,他竟然還說要少貢金?」
  「敢給我少了晚了,當心我抄了他的新商盟!」
  聽到了貢金減少,黎安王不由的暴怒起來,不過這也難怪了,這兩年來,新商盟秘密呈來的貢金可是占了華那邦目前的百萬大軍一半的軍費,是養活這麼樣龐大的軍隊的必須經費,也難怪黎安王一聽到要少會如此的暴怒了。
  點點頭,納肯不再說什麼,繼續的靜待黎安王的指示。
  君臣三人又繼續的商量了幾個重點之後,這一個宮廷內部的小型會議終於宣告結束,海格與納肯向黎安王告了退,離開書房。
  看著合上了的門,黎安王忽然自言自語:「我還要忍受他們倒什麼時候?」
  「忍耐一點,想要開創一番大事業就得要忍人所不能忍,既然他們有這個能力,那你就放任他們去玩,別忘了,他們的一切權力都是來自於你,等到事情告一段落之後,最終的勝利者還是我們。」
  寬廣的書柜後,忽然的傳出了一陣蒼老的口音,徐徐的說著。
  「但是,我忍不住了,他們的眼里根本就沒有我,你叫我還要忍的什麼時候?」
  「一個字,還是忍!」
  說完,書柜後蒼老的聲音彷佛消失一般,只留下了書房里,黎安王陰郁的眼光不斷的閃爍著。離開了令人透不過氣的宮廷,海格不發一語的在宮門前與納肯分手,逕自上了他的馬車離開,見怪不怪的納肯絲毫不以為海格這樣做有何奇怪。
  雖然外面的人都以為,納肯跟海格名屬師生,而海格對於納肯這一個學生的要求幾乎是有求必應,師生之間理當有著深厚的感情。
  但是,只有納肯以及他身邊的人才知道,納肯跟海格之間的師生關系事實上比一個陌生人還不如。
  除非是有必要,否則海格絕對不會與納肯講話,事實上,對於其他人海格也是一向如此,可以說,納肯跟海格之間除了多了那一個有名無實的師生之名之外,其他的根本就與一般的陌生人沒兩樣。
  納肯也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相處模式,他除了公事上,或是有什麼要求以外,也絕對不會主動的跟海格說話的,而且他對於海格的了解比起外人來說,其實也沒有多少的差別。
  站在宮廷的大門前,納肯等了一會,一個身材微胖的青年騎著馬,拉著另外的一匹馬來到了他的面前。
  青年下了馬,開口第一句話就是:「老大,陛下又臭罵你一頓了嗎?」
  納肯微笑道:「沒有,今天被炮轟的不是我!」
  「噢!那就是那個沒人性的家伙了?」
  捶了青年一下,納肯笑道:「喂喂,伊廉,人家可是我的老師,別每次都說人家沒人性好不好。」
  微胖青年伊簾哈哈道:「反正那家伙沒人性是天下皆知的事情,又不是只有我在說而已,倒是我還真的佩服你呢,竟然可以跟那家伙整天相對,要是我的話,光是看到了那張沒有任何感情的臉,就算是幾秒鐘我都受不了了,虧你撐的下來!」
  「沒辦法呀!誰叫他是我的老師,而且要不是托了他的福的話,今天我們的理想也不會這麼的快就有這樣的成果了!」聳聳肩,納肯無奈的說著。
  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伊簾忽然的道:「阿!慘了,蘭妮要我跟你說,如果開完會的話,趕快到扶養院去,今天可是我們第一間扶養院的落成典禮,大家從一早就在等你去剪采,你這個主角不到是不行的!」
  提起了扶養院,納肯的心情也不由的興奮起來,這幾年中,納肯不斷的藉著自己的職權之便,不斷的開設了大量的醫院、救濟院等等之類的替人民謀求福利的機關組織。
  尤其是兩年前的三國大戰,他登上了總指揮的位置之後,藉著戰後需要恢復元氣及撫恤的理由,納肯大量的開辟了這些場所與組織,到現在幾乎已經是遍布全國了。
  而這扶養院也正是這之類的,由國家扶養那些沒人扶養,流離失所的老弱婦孺,讓他們可以有一個衣食無缺的家好遮風避雨。
  今天正是第一間扶養院啟用的日子,如果效果好的話,納肯計畫如其他的醫院或是一些救濟機關一樣,將推行到全國去。
  納肯輕嘿一聲,跨身上馬,轉頭對伊簾道:「還等什麼?快走了!」輕喝一聲,兩腿一夾馬肚,帶著身邊的白虎絕塵而去。
  看到納肯跑的飛快,伊簾不由的哇哇大叫道:「納肯等等我,別跑那麼快!」說著也趕快的跨身上馬,追了上去。
  經過了一會的奔馳,出了原曙城的城門,遠遠的,望見了在城郊不遠處,一間紅瓦白墻的建筑已在望,房屋前院的外面,正擠了一大群黑壓壓的人群,納肯心中一喜,急忙的加快了腳步,往前奔馳而去。
  來到了人群面前,納肯停下了馬,正待下馬,而發現到了納肯的來到,人群也爆出了震天的掌聲,所有人圍了過來,鬧的納肯手忙腳亂的。
  正想請眾人讓讓,好讓自己下馬,納肯眼角忽然的察覺到有五道白光由熱烈歡迎他的人群當中射了出來,一射馬,四射他。
  一驚之下,納肯當機立斷,跨下兩腿一用力,坐下的駿馬被納肯的雙腿馬刺一夾之下,劇痛的人立長嘶起來,僥幸的避過了那五道計算十分精準的白光。
  順勢的在馬背上騰身而起,抽出了跨間的長劍,在半空中橫目一掃,馬上就看出了人群中有幾個人正往外逃竄而去。
  大喝一聲,宛如巨鷹掠物,手持長劍的納肯雙臂大張,直往當中的兩個人撲去,手中的長劍一揮,準確的在那兩人的背心處一進一出,兩個人頓時倒地不起。
  翩然落下,轉頭一看,隨後跟來的伊簾也發現了異狀,左手抽出了他馬背上的長槍,脫手而出,長槍有如雷電般的直直的插中了另外的一個人的背心處,將他給釘在地上,同時右手拿起馬鞭往另外一個人的脖子一卷,將那個人卷個正著。
  粗如拇指的粗糙馬鞭在那人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勒傷,而這時在前院的人潮背後,傳來一聲的嬌喝:「賊子爾敢!」伴隨著這一聲的嬌喝還有一陣利箭破空聲。
  納肯叫道:「蘭妮留活口!」
  可惜他叫晚了,強勁的箭失已經貫穿了那人的後腦杓,強勁的力道將那人給撞的往前跌飛,倒地之後,再也爬不起來,不斷的抽蓄著,眼看是活不成了。
  納肯嘆氣的穿過了人群,望著手持長弓,一身貼身藍衣,英氣勃勃中帶著嬌媚的蘭妮,蘭妮則是略帶歉意的回望著納肯,她來不及收手了。
  而這時群眾才反應過來,驚叫連連的到處亂竄,一時之間場面極為混亂失控。
  納肯氣沉丹田大聲道:「各位靜靜,各位靜靜,沒事了,讓各位受驚了,真是抱歉!」
  聽到了納肯的話,失控的人群慢慢的平靜下來,讓出了一個空間,給納肯。
  而這時一旁的伊簾手里拿著依舊是掙扎不休的刺客,來到了納肯的身邊,大嘴一裂笑道:「老大,我就知道蘭妮出手沒個準,所以這家伙我特地留下來給你處理。」
  這時身邊的人群也逐漸的安靜下來,納肯先是對著周圍的人群一抱拳,然後轉過身來對著那個年紀約在三十來歲,臉色鐵青的刺客道:「我也不問你的主使人是誰,我只要你回去跟你的主人說,叫他下次少派你們來丟人現眼,有種的話就跟我面對面一對一的單挑!」
  說完,納肯又對伊簾道:「伊簾,廢去他的武功,讓他走,順邊將他同伴的尸體帶回去!」
  伊簾一愣,不敢相信道:「就這樣?他們要殺你呢?你還放他走?」
  納肯一嘆正想要說些什麼,一旁已經有一個清脆的嗓音道:「不然你還想要怎樣?他只不過是一個小角色而已,殺了他對他背後的家伙也沒什麼影響,倒還不如讓他帶個口信回去給那個見不得人的家伙,叫他下次給我小心一點,在敢來我就殺了他全家!」
  逐漸的走到納肯的身邊,蘭妮對著伊簾說道,同時也顯示出納肯的遇刺讓蘭妮心中十分的氣憤。
  伊簾點點頭,拿著刺客轉身走出了人群,邊走眾人還邊聽到伊簾道:「該死的家伙,讓你逃過了一劫,下一次別讓我在城里碰到你,不然看我不把你扒皮,好好的把我們的口信帶到!」
  說著,伊簾已經消失在人群的背後,而這時人群也才起哄。
  雖然以前就曾經聽說過三軍總指揮官納肯將軍是貴族的眼中釘,經常不斷明的暗的找他的麻煩,但是沒想到竟然敢在這大庭廣眾之下派遣刺客刺殺納肯將軍,親眼所見才知道原來納肯將軍是在這種的壓力下生活的。
  真虧納肯將軍竟然還這麼有心,替平民們謀取福利,當下讓所有人不由的十分感動,一瞬間,所有人全都擁到了納肯的身邊慰問他。
  蘭妮退到一旁,看著人群中的納肯手忙腳亂的向那些群眾答謝他們的關心,知道今天的這一場刺殺又讓納肯的聲名更水漲船高,更獲人心,如果讓那個派出刺客的人知道的話,恐怕他不氣的吐血才怪!
  可是,以一個納肯身邊的人來說,她卻也很擔心這樣的情況,近來納肯被刺殺的次數已經逐漸的增加,雖然納肯本人并不在意,但是,身為他身邊的人有豈會不介意的?
  這樣的好運氣能夠繼續到幾時?終有一天那些人會派出他們所無法匹敵的對手的,到那時………蘭妮幾乎不敢想像!
  而好不容易安撫了眾人之後,納肯轉過頭來看著蘭妮,看到了蘭妮臉上難看的臉色,納肯自也知道蘭妮此時心中在想些什麼?
  對蘭妮笑了笑,示意她不用擔心,情況一定會好轉的,至少,現在的人民都相當的支持他,一定會有解決的辦法的。
  看懂了納肯的意思,可是蘭妮有怎麼能真的放下心來呢?
  不想讓納肯知道自己心中的擔心,蘭妮換上了笑臉,走到納肯的身邊,對著所有人脆聲道:「各位,時間已經差不多了,我們現在請納肯將軍先剪采好了!」
  聽到了蘭妮這樣的一說,眾人總算是記起了今天聚集在這里的目的了,不就是要為這一家新啟用的扶養院嗎?
  紛紛的啪手鼓掌,在眾人的歡迎下,納肯慢慢的走到了屋前前院的大門,一條鮮紅的彩帶橫牽在門前。
  舉起右手,納肯輕輕的一劃,彩帶應聲而斷,緊接著,轟天的掌聲響起,所有人不斷的對著納肯道賀。
  第一家扶養院正式啟用,未來將會造福那些流離失所的平民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