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46 虎王出柙

就在亞芠邀請自己的爺爺翰羅離開清藍之境的第二天一早,斯達帝國的使節團與力奧、夜月等十二個死神小隊員,再加上五個來歷不明的冒險者,一群人正在距離清藍之境入口處約三十公里外的一個小空地上享用著早餐。
  昨天傍晚時分,在亞芠的帶領下,眾人浩浩蕩蕩的來到了這個小空地上,聲明說他要去見一個人,之後便將所有人都拋在這里,獨自一個人離開,一夜未歸直到現在。
  原本死神小隊的成員都已經去過了清藍之境,而且都是深獲亞芠信任的人,所以讓他們跟去也無所謂,可是現在隊伍里卻參雜了使節團跟五個冒險者。
  本著防人之心不可無,再加上清藍之境是亞芠一家最後的樂土,而且現在在其中生活著對亞芠來說相當重要的翰羅,所以為了避免將來有什麼不測,亞芠便將他們給留在這里等候著自己,即使這樣做會給其他人一種亞芠不信任他們的感覺。
  不過亞芠并不在乎這個,人與人的相處,要學會互相信任可是需要時間的,更何況這樣可以保持著清藍之境的秘密。
  而經過了難得一整夜的休息,所有的人都感覺到精神百倍,神采飛揚。
  自從離開了紹舒岱提鎮之後,眾人便一頭鉆進了茂密的奇華森林中,過著幾乎不見天日的日子。
  在這段日子里,所有人可真是苦不堪言,所有人在亞芠的帶領下,幾乎是專門挑那種沒人會走的森林密徑,或是必須要斬荊除棘才能通過的,不算路的路,往奇華森林的深處前進。
  在這些密郁蔽日,幾乎連大白天也只能夠透過那偶而的樹木枝葉細縫中,不小心流泄下來的微小光芒來感受一下陽光的溫暖,以及照明前路的陰暗森林。
  走沒多久,所有人便已經昏頭轉向,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就連幾個見多識廣的老人家,如米非耶等,也只知道目前一行人是在奇華森林當中,而且正往森林的中央深入,但是到底真正的地方在哪里?他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全仗著亞芠的引路。
  事實上,這卻是亞芠為了保持秘密,被亞芠給整的冤枉,因為亞芠是帶著他們繞相當長的一段路,將他們給整的暈頭轉向的,這才將他們真正的帶往清藍之境的所在地。
  只是亞芠這為了保密之舉,卻也叫所有人都吃盡了苦頭,尤其是三位嬌生慣養的公主殿下。面對著連綿不絕的茂密森林,在將天上的陽光都給遮蔽住了的幽暗森林中,走在崎嶇不平,有時連路都稱不上的小徑上摸黑前進,三位公主可真的是吃足了苦頭。
  每每,面對著彷佛是沒有盡頭的去路,三位公主實在是累的想要尖叫,打從出生以來她們哪里吃過這樣的苦頭?
  但是如果說只有這一路上的舟車勞頓的話,三位公主倒還可以忍受,最可怕的是,亞芠所帶領他們走的路,幾乎是那種哪邊難走往哪邊,這邊崎嶇往這邊,而且動不動,就是碰到了甚麼可怕的怪物或是什麼奇怪的植物,總是叫人手忙腳亂的,時時刻刻都要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這樣才能避免自己被什麼東西給弄得不是渾身是傷就是又癢又痛的。
  可是話雖如此,但是每次,當她們累的想要拒絕再走下去時,只要想到父王對她們的交代,她們就不敢耍公主脾氣,況且,就算想說,每次只要她們一看到亞芠的身影,就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開玩笑,她們可是了解那個臉上似乎都掛著淡淡的笑容,在前頭領路的亞芠的真正底細的,對於一個不知道已經殺過了多少人的可怕惡魔,他哪里會管她們是什麼公主的,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三位公主倒也不敢說什麼,只能乖乖的跟著亞芠一直走。
  不過意外的就是,這一路上走來,因為人數比較少,而且沒有了一般的侍從在身邊,所以她們不必太顧忌皇家的威儀,死巴著公主的面子不放,反正早在幾天前,當她們被那些怪物們給嚇的放聲尖叫時,什麼公主的形象早就已經破滅了。
  況且,在身邊的人不是打小看她們長大的長輩,不然就是整天只知道打打殺殺的大老粗,與其對他們說什麼優雅高尚的公主風度,那倒還不如想想看,怎樣才可以讓自己再這段時間當中過的舒服一點。
  如,將一身華貴的衣服換成了實而不華的麻布衫,足下的繡花鞋也換做了丑丑,但是很實用的鹿皮靴,一身零零碎碎的首飾配件之類的東西早已不知道丟到哪去了。
  可以說,三位公主首次的嘗試著拋開了一切規范與教條,向一個普通的少女般進行了一段雖然辛苦,但是卻相當有意思的旅程。
  而當中最如魚的水的便要算是最古靈精怪,生平別無所好,就是最愛捉弄人的二公主露了。
  剛剛開始時,因為曾經在國宴的平臺大殿上見識過死神小隊殺人如拔野草,大把大把來的狠戾模樣,而且彼此不熟,所以露著實的安分了好一陣子。
  可是等到相處幾天之後,畢竟彼此都是年輕人,很快的就混熟了,死神小隊也不拿她們當成是一國的公主,以平等的地位來論交,很快的就打成了一片。
  熟識之後,露也發現到,其實死神小隊并不如她想像中的那麼恐怖,至少,在沒有拿起武器砍人的時候,他們跟她一樣,會說會笑,一點也不可怕。
  事實上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相處之後,包括露再內的三位公主全都感覺到,除了殺人比較狠之外,死神小隊的這十二個人給她們的感覺,還要比遠在帝國宮廷中的那些笑里藏刀的貴族們還要來的好相處多了。
  只不過,誤交損友的露,跟小隊里的停風與龍?一見如故,她可還記的當日在大殿上,停風與龍紋一搭一唱的,整的兩個大將軍滿面豆花,看的她當時實在是很高興,因為她最討厭五大臣了,尤其是那兩個仗著自己掌握兵權,老是依老賣老的大將軍。
  後來在停風與龍紋的慫恿下,露徹底的發揮了她惡整人的天份,可以說除了亞芠及幾個長者她不敢之外,其他人幾乎全吃過了露的虧,整的他們哭笑不得。
  剛開始時,死神小隊還能夠冷著臉對露擺出一副酷酷的臉孔,讓露不敢太過分,可是相處一久,當露了解到原來死神小隊的家伙全都是面惡心善(?),臉再冷也不敢真的對她怎樣!尤其是當她的身邊還有停風與龍紋在支持(慫恿)時,她更是有恃無恐的大開起死神小隊的玩笑來。
  到最後,每個死神小隊的人都難逃她的毒手,尤其是力奧,露怎麼也不肯相信,像力奧這樣的一個粗線條的家伙,竟然會是死神小隊的三個隊長之一?
  在露的想法中,像力奧這樣說話不經大腦,做事身體比腦子先動,就算被整了也要過一會才反應過來,這樣的一個反應遲鈍,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家伙,竟然會是這麼恐怖的隊伍的小隊長之一?
  由於露怎麼也不肯相信,所以她對於力奧格外的青睞,經常惡搞力奧,看看力奧是不是真的是小隊的隊長?
  可是一路上這樣下來,露唯一的結論就是,力奧的皮很厚,力量很大,腦子不怎麼靈光,這是她唯一的結論。
  托了露、停風還有龍紋的福,同樣是三人的惡搞對象,本著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心態,眾人相處的越來越融洽,一路上更是有說有笑的,無意間,許多關於亞芠的事情,或者是死神小隊的事情,在不經意間都說了出來。
  而他們以往的事跡,叫幾個大老們不由的相當的心驚,都暗暗的慶幸,幸好嵐大帝是選擇當亞芠的朋友,而不是當亞芠的敵人,不然恐怕他們的帝都現在已經殘破不堪了。
  除了露之外,大公主霞,也是跟死神小隊的人員相處的相當的愉快。
  雖然是貴為一國的長公主,但是嗜武如狂的她,在平臺大殿時,就已經對死神小隊的本事佩服的五體投地了,因此混熟之後,霞哪會放過這個機會,拿著問題到處去請教隊員們武學。
  而在這堆當中唯有夜月一個女孩子的死神小隊,哪曾有過像霞這樣年輕又漂亮,而且還是一國公主的漂亮女孩來請教問題的?
  因此個個像極了拼命展開自己的漂亮尾巴的雄孔雀,紛紛賣弄自己的所學,以求在霞這位美麗的公主面前好好的表現一番。
  只可惜,眾人雖然是力求表現,但是霞卻是越請教越不明白,同一個問題問了十個人,十個人就有十種答案,每個人的答案又全都完全不一樣,讓霞是越問越糊涂,越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不過這也難怪了,死神小隊本來在鐵血團當中,都是由鐵血團的見習兵隊當中由亞芠所選出來的,除了基礎的部分之外,其他的都是由亞芠這銀月惡魔所經手,水妖王從旁協助所訓練出來的。
  偏偏這一妖一魔的訓練方法都是那麼奇怪,一個是將人打個半死之後再罵出他們的缺點,至於怎麼改進那是他們家的事。
  一個是只把自己武技上的心得-森羅萬象的原理講給他們聽,之後便扔給他們一大堆的各種密笈,叫他們自己去看,去研究,他只負責解答不負責教,唯一的共同點就只有兩人都是針對實戰來訓練而已。
  因此,死神小隊可以說他們現在所學的,除了基礎部分之外,其馀的都是來自於以亞芠的森羅萬象心法為根本,在水妖王的毒打與歷年來的實戰中,參考了亞芠寫給他們的一大堆的各種密笈里,自己研究出來,最適合自己的作戰方法與攻擊、防御方式,根本沒有一個人是相同的,也沒有所謂的系統性。
  這跟一般的門派或是組織里的人所接受的統一觀念完全不一樣,每個人都是獨成一家,各成一派,當然每個人對同樣的一件事都有其自己獨特精堪的看法了。
  而不知道死神小隊訓練方式的霞,所問出來的問題,所請教的事情,除了在基礎部份較有條里之外,其他的當然是隨著問題越深入,請教的人越多,說法越多,好像每個人都有道理,又好像每個人都哪邊怪怪的情況下,她不迷糊才怪!
  到最後,霞幾乎不知道到底哪一個是對的,哪一個是錯的,倒是一旁的荷達伊畢竟修為較高,再加上旁觀者清,知道每個死神小隊的隊員教她的東西其實都是對著,但是那是對他們自己本身而言,對於霞本身來說,那就不一定了,所以他乾脆建議她去請教亞芠好了,她應該可以從亞芠的說法中找到她想要的。
  只不過霞還無法下定決心,去找亞芠這個傳說中的惡魔來討論一番。
  不過霞倒也從各家各人的說法中,獲益非淺,而其他幾個專修武技的人,則是被這樣的情況給嚇到了,沒想到死神小隊里的每一個人,即使是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都可以說出自己的一套道理,而且還真不錯,照這情況發展下去,二十年後,不!只要十年就夠了。
  十年後,當死神小隊再成熟一點,那就有九十八個新興的,而且是具有相當可怕的威力的絕學出現了,那豈不是天底下的武技都會因為這九十八個絕學而徹底的改觀?
  而對於能訓練出來這九十八個不受傳統的觀念所影響,可以開創出最適合自己,也等於是全所未見的武學的人的亞芠,到底他的實力到底是到達怎樣的一個程度,他們是越來越好奇,也是越來越佩服了!
  至於三位公主殿下中最小的三公主霧,這個害羞的小姑娘,則又是另外一種的相處模式了。
  雖然都很熟了,可是除非是其他人主動的找她說話,不然霧總是躲在自己大姐,或是二姐的背後,聽姐姐跟其他人熱烈的談論各種她聽不懂得問題,或是今天要用什麼方法整什麼人的。
  再不然,就是低著頭,默默的跟在希瞿的背後,而且時間是越來越久,越來越長,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眾人看到霧跟在希瞿的背後時,總是對他們投以一個古怪的笑容,笑的希瞿莫名其妙,直想要問霧到底跟他要做什麼?
  可是根本來不及開口,希瞿只要一停下來,剛剛轉頭,還來不及開口,霧就像只受到驚嚇的小兔子,飛也似的縮回自己的姐姐背後,彷佛是個備受欺負的小媳婦似的,害的希瞿莫名奇妙的被自己的同伴紛紛投以殺人的眼光,好像他干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般,偏偏希瞿又什麼都沒干,這才叫希瞿嘔的很。
  可是,如果不管她的話,沒多久,希瞿又會發覺到霧又像個背後靈般的,又再度默默的跟在他背後三公尺處。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了好幾次,希瞿沒輒了,她愛跟就讓她跟好了,他也沒辦法。
  不過,老實說,被一個這樣漂亮的小公主跟在身後,希瞿倒也是相當的滿足自我的虛榮心,因此,對於同伴紛紛投來的可怕殺人眼光,他也是得意的很!在經過了一整夜的安穩休息之後,所有人在早上醒來時顯的都是精神百倍,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閒聊。
  被三位公主以及凱琳等人圍在中間,夜月正對她們說著以前亞芠在鐵血團當中參加鐵血三難的故事。
  無論是出乎人意料的空手搏狂豹的過程、奈何之室的遠超規定時間的閉關,都叫眾人聽的如癡如醉,在夜月低回的嗓音中,不由自主的為身為主角的亞芠擔心著。
  當夜月講到亞芠獨豎一幟的挑選方法,選擇出現在的死神鐮刀小隊的隊員,眾人不由的訝異於亞芠古怪的想法,難怪死神小隊會如此的與眾不同了。
  忽然,夜月抬頭望像空地旁的一叢九重葛後,微笑道:「大哥,你回來了呀!」
  九重葛後轉出了一個漆黑的人影,微笑道:「果然還是瞞不過你呀!」正是從清藍之境回來的亞芠。
  夜月看著亞芠笑了笑,自從她的精神異力覺醒以來,只要亞芠接近到某一個程度,不管亞芠如何的隱藏他的氣息,夜月始終可以感受到亞芠的行蹤。
  看到亞芠回來了,原本在各自做著自己的事情的其他人也跟著往亞芠的身邊聚集過來。
  亞芠對著所有人點個頭,大聲招呼之後,轉過身來對著九重葛後揚聲:「爺爺,您看,我說的沒錯吧!夜月一定是第一個發現到我們的人!」
  聽到了亞芠對著九重葛後叫爺爺,眾人不由的一陣的納悶,亞芠的爺爺不是福隆嗎?他不是已經回去清陽鎮了,怎麼現在又跑出了一個爺爺來?
  倒是死神小隊,一聽到亞芠叫爺爺,哪有不知道是誰在九重葛後面的,驚喜的,所有人不由的馬上的拔出了身邊的兵器,高舉豎立在額前的做出了最高敬意的軍禮。
  看到了死神小隊忽然的展現出了當日在國宴上所展現出來的威武風儀,所有人不由的訝異的望著他們,而這時,由九重葛後也轉出來的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
  看到了這一個老人家的出現,所有人不由的到抽了一口氣,光是一映入眼中的那股不怒自威的神態,以及彷佛戰神降臨般的威嚴氣息,叫所有人不由的為之心折,這是一個何等的英雄了得的人物!
  看著翰羅,所有人不由的被他的威儀所鎮攝,而翰羅則是神態自若的對著力奧等人揮揮手,答了他們的軍禮。
  收回了手中致敬的武器,力奧等人崇敬的望著翰羅,對於這位可以說是所有有志男兒心目中的偶像,不敗老將光榮虎王,無論見過幾次,都還是叫他們無比的尊敬。
  這時,加利家主邱米羅在初見翰羅的震撼之後,回過神來,同時也認出了現在眼前這個叫他為之心折的人物是誰了。
  不敢置信的,邱米羅驚呼道:「光榮虎王,斯達克公爵?」
  隨著邱米羅的驚呼聲,其他人也認出來了,荷達伊、米非耶及其他的幾位長老,又怎麼可能會忘記翰羅這個曾經讓無數想要侵略華那邦公國的國家吃盡苦頭,可是後來卻在一夕之間失了蹤,僅知他被華那邦公國通緝,罪名是叛國的不敗老將呢?
  老一輩的不敢相信傳說中以死的人會突然的出現在他們眼前,而年輕一輩的則是在聽到了眼前的這位神態氣質令人心折的老人竟然就是所有有志從軍的年輕人最高的偶像,所有人不由的兩眼放光,無比崇敬的望著他們心目中的偶像。
  微微的一笑,翰羅跟所有人分別的打招呼,邱米羅等老人別說了,從前的交戰當中,翰羅與他們早已知道彼此的存在了,而年輕一輩的,力奧等人翰羅早已認識了,其他人亞芠也有先給他說過了。
  年輕人看到自己心目中的偶像跟自己握手,心中的激盪情緒就別說了。
  倒是邱米羅等人心中不由的也充滿了感嘆,早些年的話,他們絕對沒有這個機會跟這個他們心目中的頭號大敵這樣握手言歡的,如今物換星移,這樣的局面恐怕是他們當初想都想不到的。
  看翰羅這樣精神亦亦,豪氣猶在的模樣,看來所謂的叛國與通緝并未對他造成任何的打擊,還是這樣的叫人心折,就算是他的敵人也不得不服他的風度。
  等等!
  所有人同時的想到了一個問題,剛剛,亞芠說了什麼來著?
  他剛剛是不是說,他的『爺爺』?翰羅·斯達克是他的爺爺?亞芠是斯達克家族里的人?
  所有人的眼光一瞬間匯聚在亞芠的身上。
  亞芠·斯達克?這是銀月惡魔的本名?
  亞芠·斯達克?名聞大陸,號稱最血腥的噩夢中的噩夢的銀月惡魔。
  有點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眾人真的是大吃一驚,怎麼也想不到,在戰場上讓敵人都不得不佩服的老將翰羅,跟大陸上許多人的噩夢,血腥的銀月惡魔亞芠竟然會是祖孫,真是令人想不到!
  這極大的落差叫他們不由的全都傻眼了。
  原本是很單純的一個具有神跡般的治療能力的慈悲圣者,真實身分是兩年前的大陸噩夢銀月惡魔就已經夠叫人吃驚了,如今,竟然還搖身一變,變成了實際身分是大陸最出名的名將家族的一員,到底亞芠的背後還隱藏著多少的秘密,眾人不由的極度好奇起來。
  而且,幾個老人家不像年輕人般,能夠跟自己的偶像見面就激動的幾乎忘了自己,他們還更深一層的考慮起其他的事情來。
  在這個國際情勢混亂,國與國之間的關系一觸即發的緊張局面,這個在戰場上享有近乎不敗神話般的地位,失蹤已經五年,傳言中早已死去的不敗名將現在忽然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而且還是由自己的孫子給請出來,這其中的含意叫人玩味三分。
  更深一點,眾人已經在考慮起,到底翰羅的出現會帶給了大陸怎樣的一個風暴,在這風暴中,自己的國家會受到怎樣的影響?是好還是壞呢?
  在則,被通緝了五年的翰羅如今再度的出現,又有什麼意圖?
  當然,如果說翰羅這位目前不屬於任何國家的名將,如果能夠為帝國所用的話,就算是擺著好看,對於斯達帝國有怎樣的益處,那可以說是怎麼也說不盡的。
  也難怪邱米羅等人會這麼想了,雖然說斯達克一家是因為叛國罪而被華那邦所通緝,但是,任何一個國家的三歲小孩子都知道,所謂的叛國,也只不過是國際間的一個公開大笑話而已!
  如果斯達克家族真的叛了國,現在的華那邦早已不存在了,哪里還能夠屹立不搖的?叛國?還不如說是功高震主來的正確。
  兩年前的三強國之間的大戰,泰龍帝國大膽的啟用了當時忽然出現在泰龍的亞華三人,狠狠的給了合攻它的華那邦與斯達帝國一個耳括子,教兩國慘淡收場,證明了斯達克家族的不可欺辱。
  雖然事後華那邦一再的發表聲明,嚴重的譴責泰龍帝國不守國際約定,公然的任用了公國的叛國者為將,失去了國際的信用。
  不過,這也只是徒惹人看笑話!國際間只瞧見了,當時被兩國夾攻而岌岌可危的泰龍帝國,因為任用了亞華三兄弟,雖然不至於反敗為勝,但是卻也逼的兩國不得不以講和為收場的結果。
  更何況,當時泰龍的敗績全是在亞華他們未加入之前所留下的,當亞華他們加入泰龍的軍隊之後,便逐步的將兩國的軍隊逼退,這才讓兩國見勢不好,而不得不以講和為收場。
  當時,各國皆在暗地里羨慕泰龍帝國可以獲得這三員的猛將,而恥笑華那邦白白將人才送給了泰龍,搞的自己下不了臺,而且聽說在戰後華那邦的軍方也在譴責退休了的德野王,因為當時亞華他們打的口號就是,要報復華那邦公國對他們的污蔑還有不實的指控與通緝,既然華那邦公國說他們叛國,那他們就真的叛給公國看。
  而且他們什麼時候,誰不投*,偏偏選在三國大戰,泰龍岌岌可危的時候,投*了泰龍這華那邦的世仇強國,還立刻替泰龍打了好幾場漂漂亮亮的勝仗,狠狠的在華那邦的臉上打了一巴掌。
  當時在交戰中,嵐大帝就曾經感嘆的說過,為什麼如此的猛將人才竟然不能為他所用?如果現在時間能倒轉,就算要他破壞了跟華那邦的邦交,如當初泰龍帝國般,在斯達克家族受到通緝時,發表聲明譴責華那邦公國,聲援斯達克家族,以換取三年後的今日,亞華三人能為他所用,他也在所不惜!
  孫子尚且如此了,更別說是享譽數十年的翰羅了,如果能夠爭取到翰羅加入斯達帝國,想必亞華三人也一定會跟著自己的爺爺一起加入帝國中,那到時,別說是統一大陸了,就算是要征服其他的大陸,斯達帝國也一定有這個自信的。
  更何況,現在他們還知道,銀月惡魔竟然也是斯達克家族里的一員,那翰羅本身,跟他的附帶價值是怎樣的一個情況,眾人用膝蓋想也知道。
  因此,不約而同的,米非耶、邱米羅、荷達伊心里都同樣的在轉著相同的念頭!
  而一旁的亞芠則是似笑非笑的看著邱米羅等幾個老人家臉上百變的神色,他當然很清楚邱米羅等人現在腦袋里是打著什麼樣的念頭,而這也正是他想要的。
  憑著他爺爺的威望,三位哥哥的大名,還有必要時,他銀月惡魔的名頭,他倒要看看,到時候有誰會不想要爭取拉攏他們一家子的?
  現在,他已經有點期待著進入泰龍之後,那會是怎樣的一個光景?
  不過,心里得意的亞芠到是沒有注意到,一旁的凱林等人臉上浮現了一種怪異的神色,令人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