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45 驚天之秘

再度的踏進了這一個充滿了夢幻般的藍色光輝的地方,亞芠心中的感慨可真的是難以用言語來述說,只覺得心中盡是酸楚。
  兩年前,當他走出這個地方時,從來沒有想過,再走回來這里竟然需要兩年的時間,真的是好長的兩年的時間呀!
  兩年的時間讓他轉變成了現在這個模樣,這恐怕是自己所想象不到的,回想這兩年來的經歷,真的是叫亞芠只能長長的嘆一口氣,那是作夢也沒有想過的奇異經歷。
  回想起來,在這兩年當中,自己不知道該怎么形容才好,非人身的他與新生的他,造就出了現在的他,矛盾的行為思慮,讓他幾乎有種身在夢中的感覺,有時候還真的讓他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不過這都已經過去了,重新建立了新的目標之后,現在的他已經不一樣了。
  瞧見了這虛幻般的美麗水藍,亞芠再度的吐出了一口的大氣,心中無限的懷念的喃喃道:「清藍之境,我的家,我終于回來了!」
  就再亞芠感懷的同時,一個龐大的銀白色影子無聲無息的*近了他。
  回過頭來,亞芠溫和的一笑道:「金角,好久不見了,還記得我嗎?」
  金角,上級九階的帝王幻獸白金角蟒,睜的一雙美麗的粉紅色的眼睛,直直的瞧著亞芠的身影,在這被水藍色的光芒攏罩的時刻,白金角蟒那猙獰的巨大蛇頭在亞芠眼中也是如此的美麗而動人,更別說在見到亞芠之后,金角更是發出了一陣歡娛的長嘶,對亞芠表示著它的歡迎之意。
  摸摸金角的下頷,亞芠微笑道:「金角,這段日子辛苦你了,爺爺在里面嗎?」
  對亞芠輕輕的點點頭,金角伸出了細長的紅舌輕輕的在亞芠的掌心上舔了一下,回過頭去繼續著它守護這個清藍之境的責任。
  望著金角那龐大的身軀無聲無息的遠去,亞芠不由的浮出了一抹的笑意,他真的是回來了,回來這清藍之境了。
  雖然只能有短暫的停留,可是他卻真正的感覺到了,他回到了他的家了!
  熟練的穿過了重重的樹林,來到了四年前他們四兄弟齊力所蓋起來,有點怪異,但卻是最能讓他安心的木屋面前。
  遙望木屋,在大廳中,一個滿頭白發的身影背對著他坐在木凳上,愜意的由桌子上拿起了一個木制的酒杯,陶醉的品嘗著杯中的美酒。
  未刻意的隱藏自己的氣息,亞芠來到了背影的后面靜靜的站立著,仔細的看著這個背影。
  一頭雪白的長發零亂的披散在腦后,一身不美觀,但是相當的舒適的灰褐色粗布衣裳穿在這已經有點微駝的魁武身軀上,格外的讓人感受到一陣的穩重平和。
  察覺到了背后的氣息,老人,原華那邦鎮攝全大陸的一代猛將-翰羅˙斯達克將軍,一個脫離了權力斗爭,安穩的在自己的小天地中享受著平和安祥歲月的老人臉上浮出了微笑。
  「金角,怎么了?你也聞到了酒香了嗎?這可是妮子特別給我送來的好酒,你也想來一口嗎?」
  說著,隨手的拿起了桌子上的酒壺,站起來,轉過身來,正想要好好的?賞一下這個陪伴自己的好友。
  可是,當翰羅看到了身后的身影時,他卻不由的持酒的手一抖,手中的酒壺往下一墬,應聲而破,難以置信的激動神情出現在這個曾經面對過千軍萬馬的老將的臉上。
  微微顫抖的雙唇宛如作夢般的,想要叫出那名字,可是卻又難以相信自己眼前所見,懷疑是否是自己因為日有所思夜有所念,所以自己所掛念的人竟然會用這樣的幻影的方式突然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只是,在翰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時,站在他面前的亞芠已經矮了半截,雙膝及地的跪在翰羅的面前,語氣中帶著無比的慕孺感情道:「爺爺,不肖孫兒回來了,讓您擔心了!」
  巍巍顫顫的,翰羅伸出了雙手,按在亞芠那健壯硬挺,好似可以扛起萬斤重擔的肩膀上,手上的觸感告訴他,眼前跪在地上的愛孫并不是幻影,而是真的,他的孫子終于回來了。
  哽咽著,翰羅實在不知道要說什么,到最后,他只說的出來:「好,好,好,回來就好!」
  連三個好字,道出了翰羅心中不平靜的激動心情,而亞芠抬起頭來,望著翰羅向來冷清的眼中這時也充斥著無盡的感情,直直的望著翰羅那蒼老的臉,但卻也如同翰羅般,想說什么卻又說不出來。
  久久,翰羅與亞芠同時的放聲大笑起來,笑著祖孫終于重逢,笑著親人終于相見了。
  扶起亞芠,翰羅笑中帶淚:「孩子,怎么這么久都沒有來看爺爺?你可知道爺爺有多擔心你嗎?」
  囁嚅著,亞芠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才好,這兩年來,以貪狼星的型態存在著的他,一方面是難舍那夢境般的和平歲月,一方面,也怕駭著了自己的家人,再加上又要守護約瑟,因此亞芠一直沒有回來。
  只是這時被翰羅這么的一提,亞芠真的是感覺到自己實在是太不應該了,完全沒有顧慮到家人為他擔心的事情,真是是很不應該,此時也找不出一個借口來。
  看著亞芠的樣子,翰羅反而一笑:「算了,亞芠你也別介意,反正你現在也已經回來了,爺爺也知道你暫時不回來一定有你的苦衷,爺爺祇是隨口問問而已,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來來,咱們爺孫倆好久沒有聚聚了,陪爺爺喝個兩杯吧!」
  說著,望望空空如也的手掌,再看一下散落再地面四處的碎酒瓶與酒漬,翰羅可惜的一笑道:「真是可惜呀!這可是妃雅那妮子特地替我找來的好酒,我才喝沒兩口就被你給嚇的砸壞了。」
  「不過還好,我還有剩一些!」
  說著,翰羅轉身走進了另外的一間在亞芠不在的期間新蓋的小木屋里,再出來時,手里已經分別的抱著幾壇的酒。
  將手里的酒壇放到桌子上,招呼亞芠一起坐下之后,翰羅邊開壇倒酒邊微笑道:「妃雅這孩子可真是有心,知道我自己一個人在這里,沒什么伴,又知道我愛喝酒,所以每隔一段日子,她就會自己一個人帶著大批的美酒還有物資,獨立的運送過來這里,順便陪我這老頭子住一陣子,聊聊天,我都跟她說過好幾次了,叫她不用她就是不聽,害我每次看到她這么一個嬌滴滴的女孩子拼命的將一大堆東西給拿過來,真是叫我不忍心!」
  「我說亞芠呀!你到底要讓人家等多久,什么時候才肯娶人家呀?」
  剛剛拿起了桌上的酒杯輕嘗了一下,結果卻被翰羅突如其來的話給弄得不由的嗆咳了一下,俊秀的臉上不由的俘起了一抹的紅潮,也不知道是咳出來的還是害羞。
  微笑的喝下了酒杯中的美酒,翰羅看著神態有點糗的亞芠,臉上不由浮出了神秘的笑意。
  亞芠借著替翰羅及自己倒酒,一邊心中暗暗的感動妃雅這么替他著想,在他不在的期間,照顧爺爺,另一方面臉上卻也一陣的火辣辣的,雖然跟妃雅情投意合,可是他卻也還沒有想到那一步。
  因此,對于翰羅的詢問,亞芠只能借著替漢羅斟酒來暫時的逃避一下,不敢正視翰羅那帶笑的眼神。
  看到了亞芠的窘態,翰羅那會瞧不出亞芠此時心中的想法,只是他實在是喜歡妃雅這個女孩,人既長的漂亮,難得的是又對亞芠一片的真心,在亞芠失蹤的期間,她對于亞芠的心意始終沒有動搖過,這些翰羅都看在眼里,所以好不容易亞芠終于回來了,翰羅忍不住的提醒了亞芠一下,女孩子的青春可是有限的,可容不得他一再的拖延。
  看著亞芠的樣子,知道自己的話已經在亞芠的心中產生了作用了,翰羅也不再逼這個讓他心疼的孫子,笑了笑,將話題轉到別處去,問起了亞芠這段日子的經歷,不在這個話題上兜圈。
  看到翰羅不再追問,亞芠這才放了心,對翰羅說起自己這兩年來是怎么度過的。
  但是正如翰羅心中所想的,剛剛的問題已經在亞芠的心中生了根,令亞芠此時才真正的開始思考起自己的將來,還有,那個等待著加入他的將來的妃雅的問題。
  一場話說了下來,兩年來的經歷叫翰羅也乍舌于亞芠經歷之怪異與神奇,不知不覺的將一壇酒全都給喝光了。
  亞芠在開第二壇的同時,悄悄的注意著翰羅的臉色,對于自己的爺爺,他沒有什么好隱瞞的,自己的事情,下定的決心,今后的打算,連自己與『它』的聯系,對『它』的承諾,亞芠全都對翰羅說了。
  甚至于連『它』的身分,那個自太古時代就一直默默的守護著人類免遭于滅族之災,是位于所有的幻獸頂點,獸王的半身之一的太古幻獸之王-『太始』-的身分,亞芠都對翰羅毫不保留的說出來。
  說到底,雖然他答應了太始一同守護人類,可是他畢竟是一個二十歲的青年,無論他的心智再怎樣的成熟,無論他是怎樣的讓人畏懼的銀月惡魔,在唯一的爺爺面前,他還是一個希望獲得家人支持的孩子,希望自己的爺爺可以讓同自己的作為!
  因此,當乍舌于亞芠所說出來的事實的翰羅陷入了沉思之時,亞芠不由的心中忐忑不安,只覺心里七上八下的,就怕翰羅不認同他的作為。
  忽然,翰羅拿起了桌子上的酒壇子,連杯子也不用,就這么以壇就口,咕嚕咕嚕的狂喝起來,轉眼間,一整壇的酒竟然就這么進入了翰羅的肚子里,被他喝個壇底朝天。
  重重的放下了手中的空酒壇,翰羅打個飽嗝,哈哈大笑的拍著臉上神情怪異莫名的亞芠的肩膀,大笑道:「好,好,不愧是我斯達克家的子孫,有志氣,敢承擔這個重責大任,好,爺爺今天真是高興呀!」
  看著忽然豪氣大作,仿佛一瞬間回到了曾經統領著百萬雄獅,豪氣凌云的大將軍的翰羅,亞芠不由的一陣的訝異,他怎么想也想不到翰羅會忽然的變了個人似的,但是,他發現,自己很喜歡這樣豪邁的爺爺。
  挺直了胸膛,翰羅臉上浮現著得意的笑容,再度的拍拍亞芠的肩膀:「好呀!亞芠,爺爺支持你,盡管去干,大丈夫在世就是要干一場轟轟烈烈的大事業,難得有這樣的一個機會,爺爺百分之百的支持你!」
  「就讓全世界的人知道,我們斯達克家可是一門轟轟烈烈的英雄豪杰,單肩能撐天,跺足可裂地,反掌為云,覆手為雨的英雄好漢。」
  亞芠明白了,他明白為什么他的爺爺會有這樣的豪氣反應了
  曾經是一手掌握著華那邦公國的軍隊,是公國的壁壘的老將,早在年輕時代就曾經豪氣干云的干下了一連串轟轟烈烈的事跡,是大陸上所有人都佩服的一代名將。
  可是在臨老時卻因為功高震主及德野王的私心作祟,卻變成了一個賣國叛國的可恥小人,不但讓他身敗名裂,還失去了自己的唯一獨子,不得不隱藏起來,一切就為了要活下去,等待東山再起的機會。
  可惜連串的逃亡的日子卻完全的消磨了他的壯志,在這個清藍之境中安恬的隱居生活表象下,卻是他壯志消磨無奈的歲月。
  如今,亞芠的一番話,重新了燃起了翰羅心中的豪氣,讓他平靜的心湖再起波濤,此時的翰羅所展現的,才是他不敗名將光榮虎王的真面目。
  而看著翰羅神采奕奕的樣子,亞芠的心中頓時有了一個想法,一個讓大陸上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的可怕想法。
  拿起了旁邊的另外一壇的酒,效法翰羅的方式,拍開了封泥之后,亞芠同樣的一飲而盡。
  看到了將酒喝個精光的亞芠,翰羅不由的兩眼放光,大喝一聲:「好樣的,果然是我的孫子,再來!」
  豪氣大發之下,翰羅忽然揮出一掌,刮面生痛的勁風當場將他們一家子住了五年的木屋給轟出了一個大洞,連帶著隔壁的儲藏室也被破開了一個大洞。
  翰羅看似隨手的一招,儲藏室里,好幾壇的酒馬上像是被無形的手給托住般,冉冉的飛到了亞芠及翰羅的身邊。
  看到了翰羅這一手,亞芠也不由的叫好道:「好!爺爺,看來你的功力比以前更厲害了!」
  翰羅先敲破一譚酒大口大口的喝了幾口之后,然后敲了亞芠一個響頭,傲然道:「別忘了,我可是你的爺爺呢!姜還是老的辣!」
  亞芠摸摸被翰羅敲的地方,仿佛回到五年前一樣,他在大廳上討著要翰羅給他的生日禮物時,憨憨一笑。
  亞芠右手一展,手腕上的白光一閃,小巧可愛的烈芒出現在手掌上,亞芠笑道:「爺爺,您看,這是您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光榮王虎烈芒。」
  看到了亞芠像是現寶般的舉動,翰羅不由的啞然失笑,瞇著有點半醉的雙眼,仔細的瞧著亞芠手掌上可愛的烈芒,有點不敢相信竟然會這么小?
  無論他怎么的推算,三年的卵期,兩年的成長,這八階的光虎怎么也不可能會還是這樣的一副剛剛從卵里孵出來的模樣呀?
  看到了翰羅的樣子,亞芠神秘的一笑,對著烈芒道:「喂!烈芒,爺爺在嫌你太小了呢!還不來點威風的讓爺爺瞧瞧?」
  聽懂了亞芠的話,烈芒忽然的發出了一聲與它的身子不相稱的洪亮叫聲,震耳欲聾的虎吼還真的是嚇了翰羅一跳。
  叫完后,翰羅只見到烈芒忽然在亞芠的掌上發出了燦爛的光芒,叫翰羅幾乎睜不開眼。
  再看見時,亞芠的身邊已經出現了一只幾乎占滿了整座客廳,頭加尾足足有五公尺長的白色光虎,璀璨的光芒由光虎身上出現。
  瞠目結舌的翰羅訝異的叫道:「亞芠,這是?」
  亞芠呵呵一笑道:「爺爺,還不只呢!」
  手一揮,霎時,翰羅就看到了在毫無遮攬的大廳外,竟然還出現了與光虎同樣大小的藍色巨鷹,金色雄獅,青色狐貍,黃色大熊。
  加上原先的白色光虎,五只能量幻獸所發出來的五色光芒,將整個清藍之境照耀的一片五彩繽紛,讓淡藍色的光芒都被掩蓋過去了。
  訝異的看著眼前這五只與眾不同的能量狀態的幻獸,翰羅顯的無比的驚奇,同時也摸不著亞芠忽然讓它們現身的用意?
  輕輕的一揮手,亞芠對著五小,還有受到了五小的能量波動的吸引而來,正充滿戒意的望著五小的金角,微笑道:「金角,你帶這幾個同伴一起去玩吧,難得讓你有伴,可惜小星這次沒跟我回來。」
  低嘶了一聲,聽到亞芠說這幾只幻獸是友非敵,難得有同伴來的金角顯的也很高興,對五小連連點頭,果真帶著五小去參觀這清藍之境,它的家了。
  回過頭來,亞芠望著一臉疑惑的翰羅,他知道翰羅現在已經瞧出來,這些小幻獸就是當初他回到清藍之境時所帶回來的那五只小幻獸,可是那時候五小幻獸的姿態與能力跟現在是完全兩樣,所以讓他一陣的驚奇。
  亞芠對著翰羅道:「爺爺,您也瞧見了,您跟父親還有哥哥他們所送給我的五小,以及這次沒有跟我回來的小星,這六只幻獸是我仗以對付那些外星怪物的本錢。」
  「但是,就算我擁有這五只能量幻獸,還有不完全的獸王半身小星,我的力量還是不足以對抗外星怪物,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在兩年前的虎王坡上,我與它們合體鎧化之后,我的力量相較于它們也是九牛一毛,不足以抗衡。」
  「事實證明,當初在虎王坡上,那時我所面對的是三艘外星怪物的戰艦,據太始跟我說,那三艘戰艦也只不過是外星怪物的戰艦中最小的那一種,在遙遠的天外,還有千百艘更巨大,威力更強的大戰艦在。」
  「但是就算是最小艘的戰艦,當時在虎王坡上也讓我們吃盡了苦頭,甚至連我將六幻獸一起鎧化都對付不了,還得仰仗白虎的馳援才破壞了其中的一艘。」
  「這讓我相當的擔心,我并不是自滿,可是我有自信,比之十大高手的實力,我也有自信當時我的力量絕對不會輸給他們,可是以我這樣的力量,再加上當時的死神小隊還有其他可以稱的上是精英眾多人的協力之下,我們卻也是拿那三艘戰艦沒有辦法。」
  一口氣說出了這么多心中的隱憂,亞芠望著驚訝的合不攏嘴的翰羅,讓他消化一下之后,亞芠這才又續道:「而在這世間,唯一可以跟外星怪物相抗衡的力量就只有守護在天外的四圣獸。」
  「可是太始曾經對我說過,目前四圣獸的力量恰好與天外企圖要侵入我們世界的外星怪物達到一個微妙的均衡,誰也奈何不了誰,對于現在已經進到我們的世界中的外星怪物們,它們也分不開身來,只能*我們自己去對付了。」
  「我曾經問過太始,到底四圣獸的力量是從何而來的?光是看白虎就好了,白虎的力量絕對不是我們現在所擁有的幻獸的力量可以相比擬的,相信其他的圣獸應該也具有相等的力量才對。」
  「不過很可惜的,太始雖然毫不隱瞞的對我說的很詳細,可是我卻聽不懂,不過,我惟一能夠確認的就是,當初四圣獸剛誕生時,雖然它們的力量很強沒錯,可是再強也只不過是大哥他們的白金龍的程度而已,那樣的程度我的小星,甚至是五小都有這種力量,甚至小星還遠遠的超過,但是還比不上當日虎王坡上的白虎。」
  「白虎這四大圣獸之所以能夠這么強,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它們是花了八千年的時間不斷的在進化,就跟我的小星一樣。」
  「可是當初白虎等四圣獸有八千年的時間在進化,而能夠對抗外星怪物,如果小星或是五小有另一個八千年的時間的話,我相信就算來在多的外星怪物也不足為慮,可是現在,外星怪物已經侵入到我們的世界中來了,可惜小星它們沒有另一個八千年,就連有沒有十年也還是一個未知數!」
  「所以,太始一再的對我說,想要對付外星怪物的大舉入侵,唯一的辦法就是聚集我們世界當中的所有人的力量,甚至是連其他的大陸上的種族的力量,惟有這么做,我們才有機會去對抗侵入我們世界當中的外星怪物,也唯有團結所有的力量,我們才有機會在太始的教導下,重拾遠古時代的強大的力量,才有機會去對付幾年之后,積蓄了足夠的力量以及它們那遙遠的援軍來到之后的總攻擊。」
  「而這些渺茫的機會是建筑在全世界的力量團結在一起,一致對外的情況下。」
  吐出了一口的大氣,翰羅不敢相信的望著亞芠,團結!這兩個字說來簡單可是做來卻是相當的困難,先不說其他情況未明的大陸,光是在這奇武大陸上,要所有的人團結在一起就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說別人,光是他自己,要他跟華那邦公國一起的話,他就無法忍受了,更別提其他的國家與國家之間根深蒂固的仇恨了。
  仿佛是瞧見了什么怪物似的,翰羅凝神打量著亞芠,忽然疑惑道:「我說亞芠,你真的是我那個別人口中殺人不眨眼,一個眼神就可以凍死人的銀月惡魔的孫子嗎?怎么我現在看來你可是沒有一點的惡魔樣子?」
  聽到了翰羅這突如其來的話,亞芠不由的瞪大了眼睛,傻住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
  看著亞芠的傻樣,翰羅忍不住的哈哈大笑道:「瞧瞧你,嘴巴張這么大!蒼蠅都飛進去了,爺爺跟你開的玩笑都不成嗎?」
  狐疑的望著翰羅,亞芠有點難以接受在他印象中向來嚴肅,偶而在他面前展露慈祥一面的爺爺竟然也會開玩笑?
  只是,翰羅那句話真的是在開玩笑嗎?他自己現在都有點懷疑自己了。
  不過這也難怪了,以前的經歷已經讓他對于自己的同類充滿了不信任與怨恨,如果告訴別人說,他這樣一個曾經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死光的人現在會想要救人,他這個殺人盈萬的銀月惡魔竟然有想要挽救整個世界的企圖的話,恐怕還不如叫亞芠殺了他比較實在。
  而且,經翰羅這么一提,亞芠自己都有點懷疑了,難不成他以前不想要跟別人說并不真的是怕引起世人的恐慌,而是心底的角落在怕別人以為他在開玩笑?
  晃晃頭,一旁的翰羅早已拿起了第三譚酒咕嚕咕嚕的灌了起來,聽到這么令人震驚的消息之后,他的確是需要酒精來安撫一下他受驚的心情。
  而亞芠見狀也跟著喝了起來,祖孫倆有好一陣子沒有交談,默默的喝著自己手里的酒。
  「好孫子,那你今天來找我這老朽的爺爺應該不光是想要對我說這些話吧!」翰羅醉態可掬的問著亞芠。
  同樣已經有點醉態的亞芠微笑道:「其實,我本來只是很單純的想要來見見爺爺您,讓您放心而已,不過剛剛孫兒忽然改變了主意!」
  「爺爺,我想要請您幫幫我!」
  「噯!說什么幫忙嘛!自己的孫子有困難請爺爺幫手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有什么事情可以用的上我這把老骨頭的,亞芠你盡管說!」
  喝下了最后一口的酒,亞芠打個酒嗝,大膽道:「爺爺,孫兒請您跟孫兒一起出來,憑著您的名頭一定可以說服不少人的!」
  聽到了亞芠的話,翰羅忽然間兩眼精光四射,滿頭的白發根根豎起,展現出了無比威猛的神態,完全不像是一個七八十歲的老人家,簡直比年輕小伙子還來的駭人。
  一股無法抵擋的可怕氣勢由翰羅的身體發了出來,無形的氣勢強大到竟然在翰羅的周身形成了一股以他為中心的可怕旋風,往四周擴散而去,一瞬間,除了亞芠所坐的木椅及翰羅自己所坐的椅子之外,旋風竟然將整間小木屋給掀掉了。
  看著周邊及自個爺爺的模樣,亞芠不由的暗贊在心,同時又相當的自豪,走過三個國家,曾經遇過這么多的人,他可是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一個人,有著像自己爺爺這樣震撼人心,又令人心折的威武神態,不愧是他銀月惡魔的爺爺!
  揚威國際,一生號稱不敗的名將-光榮虎王!
  忽然,翰羅的精悍神態又收斂,恢復成了醉態可掬的模樣,笑咪咪道:「呵,亞芠你可真的會替爺爺找麻煩呀!」
  「也吧!反正爺爺就你們幾個孫子,將來還得*你們來供養,現在!爺爺這條老命就算賣給你吧!呵呵…」
  長笑一聲,再度的舉起了手中的酒壇大口的喝了一口,然后遞給了亞芠,示意亞芠也喝了一口。
  祖孫兩個,在這個被翰羅的氣勢給摧毀,凌亂不堪的小木屋中央,一邊你一口我一口的喝著酒,一邊豪氣的大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