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44 大計策定

半夜時分,紹舒岱提鎮中的清碧酒館前,微笑的互望一眼,亞芠與妃雅攜手的走進了依舊是燈火通明的清碧酒館。
  剛剛一路走來,沿路所聽到的事,就是今天下午發生在奇華森林前面的事情,冰火女王所立下的承諾已經是眾人最熱烈的討論重點了。
  沿路聽到自己成為了眾人談論的重點,妃雅不由的有點不好意思,但是既然已經答應了,妃雅在亞芠的鼓勵下也決定要盡一己之力,替聯盟的百姓開創一個幸福的生活空間。
  剛剛走進酒館里,迎面,酒館老板祥穿圓圓的笑臉已經迎面而來,充滿熱誠道:「隆先生,蘭妮小姐,請隨我上三樓,貴友都在上面等著你們呢!」
  說著深深的朝他們一鞠躬,然後轉過身去帶路,而亞芠與妃雅則是相視的一笑,早在亞芠帶著妃雅離開時,他已經先對凱特打過招呼了,要他們來清碧酒館等他們,現在凱特他們果然已經在這里了。
  而一樓的酒客,看到了老板祥川竟然如此恭敬的親自出來迎接來人,不由的所有人對這兩個能夠被老板親自迎接嶺路的客人感到萬分的好奇。
  只是,當其中有些人在看到了亞芠時不由的臉色大變,記憶猶深的他們,又怎麼會忘記了在三年前,造成了紹舒岱提鎮最大的血案的人物?
  看到了周圍的酒客變色的臉龐,亞芠不由的無奈的一笑,但是他也不能怪他們,畢竟這是他自己所造成的,不是嗎?
  走到了三樓,在三樓上已經人滿為患,都是死神小隊與使節團,而所有人在看到了亞芠與妃雅出現不由的紛紛站起來,同時的發出了一聲的歡呼聲。
  走到了夜月與凱特、力奧所坐的那一桌上,亞芠與妃雅對眾人點點頭之後分頭坐下。
  夜月打趣道:「大哥,你怎麼可以帶著妃雅姐去約了這麼久的會?害我們在這里癡癡的等著你們?是不是干了什麼壞事呀?」
  被夜月這麼一說,妃雅不由的俏臉火紅起來,彷佛在告訴眾人,這消失的大半夜里,還真的是不知道干了什麼壞事!
  看著嬌羞的妃雅渾身忽然的綻放出了驚人的魅力,還有一旁的亞芠古怪的臉色,本來只是調侃的夜月不由的一愣,傻傻的望著輕咳的亞芠還有嬌羞但是彷佛是多出了什麼似的妃雅,夜月忽然嘴角冒出了古怪的笑容,若有所思的望著妃雅跟亞芠。
  輕咳著,亞芠微敲了一下夜月的頭,有點不自在道:「淘氣,說這什麼話?」
  「呵呵呵……」傻笑著的夜月只是怪怪的望著他們,不敢在多問什麼。
  久久,當亞芠完全擺脫了不自在的表情之後,他正色的問著身邊的凱特道:「凱特,我們離開之後那群人後續的發展呢?」
  凱特垂手道:「他們在頭兒你跟小姐離開之後,現在在我們的勸導還有資助物資之後,他們現在已經動身回去連盟了,嘉勒要我轉告小姐,說他們誠心的希望小姐再度的回到連盟,并且真摯的希望那一天趕快到來!」
  語氣中透露著一股真誠的敬意,今天下午妃雅的表現已經真的贏得了凱特與其他人的尊敬,而不只是因為她是豐原城主,也不再是因為亞芠的關系了,而是真正的尊敬著她本身。
  察覺的凱特微妙的態度轉變,亞芠對妃雅淡淡的一笑,隨即,對凱特道:「凱特,我想我們接下來的計畫要變更了。」
  聽到了亞芠這麼的一說,同桌的人不由的一愣,只有妃雅一副早已知道的樣子,而且還面帶擔心。
  看到了凱特等人都面露注意傾聽的樣子,亞芠略微思考一下,然後道:「這一次,位在連盟邊境處的此地竟然會出現了這麼多的流寇,可以見的,現在連盟境內的情況一定是非常的嚴重了。」
  「剛剛我一路走來所見,就連這不屬於連盟管轄的邵舒岱提鎮,雖然沒有受到流寇的影響,但是明顯與前兩年比較起來叉很多,可以想見,連盟的情況時在已經是萬分的危急了。」
  一旁的妃雅也插嘴道:「其實連盟當初之所以可以成立,最主要的理由全在於連盟提供了一個很好的經商環境,這才由相當多的商人聚集成了原本的連盟。」
  「因此,連盟本質上與一般的國家不一樣,只是我不知道基列他們到底再想些什麼?既然想要建國,可是偏偏卻又將國家搞成這副模樣,對於這樣的狀況來說,我想許多的商人一定已經轉移了自己的根基,由連盟撤出了。」
  亞芠續道:「本來奇特城要建立一個國家,對我們來說并沒有并什麼害處,但是,他們不該為了建國而侵害到我們的權益,讓我們在連盟中失去了立足之地,再加上,奇特城現在雖然成立了一個新的國家,但是并未盡到一個國家該盡的義務,讓自己國內的人民生活更加的美好,反而弄成了這樣的一個民不聊生的地步!」
  「所以剛剛我與妃雅商量過了,奇特城既然先對我們不義,又沒有盡到一個新國家的義務,為了我們自己,也為了連盟的未來,還有那些無辜的百姓,我跟妃雅都決定要奪回連盟的主導地位。」
  「凱特,我現在要你帶領大部分的死神小隊,負責從旁協助妃雅,不管是以武力,還是以任何的方式,奪回連盟的主導權。」
  聽到了亞芠這樣的一說,凱特不由的一愣,有點不太了解亞芠的意思。
  亞芠解釋道:「我的意思是,現在的連盟當中大量的人口流失,當中尤以經商有成的大商人居多,而目前若想要奪回連盟的主導權的話,首要必定是先要聯合這些逃出連盟的商人的力量。」
  「而想要讓他們認同,繼而加入我們,以妃雅現在所屬的商業聯合的經濟實力,聯合里原本連盟的四大勢力,都可以成為號招,可是唯獨缺了當中的一項,那就是武力!」
  聽著亞芠的話,所有人更是滿頭霧水了,完全不知道亞芠這麼說到底是什麼意思,武力?難道四大勢力合起來的武力還不夠嗎?
  亞芠笑了笑道:「事實上,剛剛在我跟妃雅的討論下,我認為,商聯的四大勢力所結合出來的,尤其是原第一第二傭兵團冰雪樓與鐵血團,武力的綜合跟新商盟應該是五五波,就算有也差不了多少。」
  「可是,在兩年前商聯畢竟是失勢的一方,論起信心來,不管是外人或是商聯中的人,都沒有那個必勝的自信可以與新商盟比較,也因此,我們現在就是要開創出一個我們的武力絕對可以與新商盟相比較,甚至遠高出他們的表現,來吸引那些逃出新商盟的商人的加入與支持,而且也可以用來增加我們自己內部的信心,好跟新商盟一較長短。」
  「亞芠說的沒錯,現在我們商聯內部在經過了兩年來的修養之後,論起實力我絕對有那個自信可以與新商盟相比,但是卻因為我們內部的信心不足,因而使的我不敢輕舉妄動,最主要的就是,我們沒有向新商盟那種可以造成人心恐懼的強大武力的代表,像是牛怪這種怪物,而且,我們都心知肚明,在奇特城,或者是說基列的身後,還有『它們』的存在,到時候我們真的反攻回去時,『它們』會做出什麼事情來還是一個未知數。」
  皺起眉頭來,凱特不確定道:「那頭兒、小姐,你們現在的意思是?」
  亞芠微微一笑道:「凱特,我記得當初你們在我失蹤不久之後,將迦闐汐城給弄得殘破不堪,導致迦闐汐城舉城投向奇特城那一方,而且也因此造成了所有知道你們存在的人都不敢說出你們的存在,以免去觸怒到你們,步入了迦闐矽城的下場是嗎?」
  聽到亞芠翻出了兩年前的老帳,不止凱特,連一旁的力奧、夜月,還有周圍拉長了耳朵聽這一桌說話的死神小隊們也全都臉上火辣辣的。
  現在回想起來,他們當初的確是太過火了,只因為一時的憤怒,憑著心頭的熱血,他們以一百人不到的力量,竟然明的暗的全來,將迦闐汐城弄成那樣子,搞的迦闐汐城全城的人恐懼的投向了奇特城以尋求保護,不然若是迦闐汐城依舊在自己這一方的話,就算最不濟,也能夠跟奇特城分庭抗禮,而不用搞成現在有家歸不得的窘態,如今聽到了亞芠舊事重提,莫非是想要算舊帳?
  懷著這樣的心情,所有人不由慌張的看著亞芠。
  看到了眾人的樣子,亞芠露齒一笑:「別慌,我沒有怪各位的意思,雖然說這件事情你們的確是做錯了,而且也太過火了,但是我也沒什麼資格來責怪你們,因為我自己又何嘗不是在原曙城干出同樣的事情來,何況事情做了就做了,現在後悔也挽回不了什麼。」
  「我之所以會提起這件事情,最主要就是提醒你們,其實我們這一方也有可以表現出強大武力的王牌在!」
  聽到了亞芠這樣一講,所有人提到口起的心不由的放了下來,而凱特更是注意到了亞芠的話里的意思,略有所悟,但是還是有點不確定,帶著疑惑道:「那頭兒你的意思是…….?」
  「力奧,你跟夜月挑出十個人跟我走!」亞芠又對著凱特悠悠道:「然後,凱特,我要你帶著其他的人,跟著妃雅一起回去商聯!」
  聽到了亞芠的分配,所有人不由的驚呼了一聲,不敢置信的望著亞芠。
  臉上忽然的浮現出了帶著惡意的笑容,完全不理其他人的驚呼聲,亞芠壞壞的笑著:「凱特你跟小隊給我好好的演出一場戲,一場讓所有人心驚膽跳,讓他們認識你們強大的實力,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死神鐮刀小隊是絕對無法匹敵的無敵存在!」
  「正如兩年前的迦闐汐城般,我要你們嚇的所有人連提都不敢提起你們的名字!」
  一瞬間整個清碧酒館里忽然變的寂然無聲,所有人全都變成了呆滯的狀況,而亞芠則是悠閒的拿起桌子上的酒杯,細細的品嘗著清碧酒館里珍藏的清碧酒的美味甘醇。
  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寂靜的酒館里傳來了一聲的長笑,隔壁桌里,肅圖忽然舉起了手里的酒杯,朝亞芠一敬道:「好!隆長老,我肅圖敬你一杯!」
  「真是好計,讓新商盟的那些不開眼的家伙重新認識一下,不只是他們有牛怪那樣的怪物,我們商聯這邊也有怪物存在,而且是比那些愚笨的牛怪要可怕上百倍,上千倍的恐怖怪物!」
  「死神鐮刀小隊!代表著死神存在的恐怖隊伍!我真想知道,當兩年前的惡夢再現時,新商盟的人會是怎樣的一個嘴臉?」
  「呵呵呵呵……,長老,我肅圖先乾為敬了!」
  說完,肅圖暢懷的將手里那一大杯的酒豪爽的喝個精光,亞芠也微笑的將杯子里的酒喝下。
  當肅圖將手里的杯子重重的放下,敲擊桌面所引發的清脆聲響頓時將眾人的心神給敲回來,三樓里立即引發了一場哄哄哄的討論聲。
  所有人這下已經完全了解了亞芠的意圖,原來亞芠竟然是打著以死神小隊的恐怖實力做招牌,讓所有人都知道商聯的實力絕對不比新商盟差,而且還要比新商盟來的強,來的可怕,藉此來重拾商聯中人的信心,更吸引其他的原連盟的商人的加入。
  當然,死神小隊當然有這個自信,牛怪算什麼?新商盟又是什麼東西?他們可是銀月惡魔麾下,殺人不眨眼的死神鐮刀小隊呢!
  只是………….
  重重的一拍肅圖的肩膀,力奧故做不悅道:「肅圖,你在說什麼?竟然將我們死神小隊比成怪物?什麼意思呀!」
  肅圖一愣,隨即豪爽道:「是!是!我錯了,來,我敬你,迦闐汐的惡夢,血火戰鬼!」
  亞芠一愣,一旁夜月連忙的解釋道:「兩年前力奧在攻擊迦闐汐城時,曾經一人獨戰迦闐汐的數百人城衛,當時力奧渾身染血,然後又在屠盡那群城衛之後撤退時,還一拳將迦闐汐城的一座生鐵鑄成的五公尺高的城門給一拳搗毀,因此,那鬼神般的形象便成了迦闐汐城里居民口中的血火戰鬼,每個人看到他都跟見鬼一樣,沒有人敢跟他打!」
  「而凱特則是被人叫做風鐮狂影,只要是青影閃過,狂風撫面,往往留下了一地死狀奇慘的尸體,到後來,任誰一碰到凱特那染滿鮮血青中帶紅的身形,宛如鬼魅的影子,誰也沒有了斗志。」
  亞芠微微一笑的問道:「那夜月,我的好妹子,你呢?你又有什麼可怕外號?」
  夜月俏臉一紅,妃雅已經在旁邊取笑的替她說了出來:「她才可怕呢!冰寒魔女,號稱殺人不見血,寒光一閃,只會留下了滿地碎裂,凍成冰塊的尸體,每個人只要一看到城墻、屋頂上出現了她的身影,跑的跟什麼似的,嚇都被嚇死了!」
  夜月嬌嗔一聲,這外號難聽死了,她連提都不想提,又見到亞芠似笑非笑的望著她,不由的跺跺腳,不理亞芠跟妃雅了,跑過去隔壁桌上,跟著力奧一起灌肅圖酒,誰叫都是他引起的。
  看著夜月這難得的小女兒嬌態,實在是很難想像在兩年前,這樣的一個身影曾經造成了多大的恐怖與惡夢!
  笑了笑,與妃雅舉杯輕酌一下,接下來的行程算是這樣決定了。
  只是,在喝了一小口之後,妃雅有點不安道:「亞芠,這樣做真的好嗎?」
  亞芠一愣,隨即又聽到了妃雅道:「你將死神小隊大部分的人都給我,自己只帶力奧跟夜月他們十二個人去泰龍帝國,這樣讓我很擔心,畢竟你從來沒去過泰龍帝國,那邊的人對你友不友善,你根本不知道,這樣你不是太危險了嗎?」
  亞芠輕輕的一握妃雅的小手,微笑的安慰道:「你別擔心了,本來,要不是還要保護使節團去泰龍的話,我還想要將小隊全讓你帶走,我只帶著夜月去就好了,畢竟你這次是要跟奇特城正面抗衡,我反而很擔心基列背後那群章魚怪不知道會對你做出怎樣的事情來?」
  「更何況,難道你不相信我的能力了?而且我不也是特別的聽你的話,將力奧算上了?」
  妃雅搖搖頭,但是擔心的表情依舊還是明顯的表示在臉上,她不禁道:「不然,你帶一半人去好了,我想我這邊一半的小隊就夠了,凱特也可以跟在你的身邊。」
  亞芠搖搖頭道:「這點你就別擔心了,我這樣的人手就夠了,凱特就讓他幫助你好了,雖然說我相信你的能力,小隊也可以自己獨當一面,但是畢竟凱特比較熟悉小隊的情況,小隊也比較習慣聽凱特的指揮,而且凱特又相當的冷靜與機敏,有他在你的身邊,我比較放心!」
  妃雅嘴一張,還想在說什麼,亞芠已經搶先道:「妃雅,這件事情我們不是已經有共識了嗎?如果你再說的話,那我就連十個隊員與力奧都不帶了。」
  聽到了亞芠這麼的一說,妃雅知道她不能改變亞芠的主意了。
  忽然,亞芠握住她的手的手掌忽然的一用力,妃雅抬起頭來,望著亞芠。
  很希罕的,亞芠的臉上竟然出現了微微了紅暈,亞芠低聲道:「妃雅,真是對不起你了,本來這次我想趁這個機會將你介紹給我的外公外婆的,可是現在卻要讓你去做這麼危險的事情,我真是對不起你!」
  原本聽到亞芠說對不起她,妃雅還有點疑惑,但是聽到後來,領悟出了亞芠所謂的介紹給她的外公與外婆這親人的意思,在想到了今天入夜時的事情,妃雅不由的臉兒紅紅的,心中的雀躍真是難以用筆墨下去形容,她知道亞芠的意思了。
  雖然沒有正式的開口,但是,亞芠已經在心里正式的承認了她的地位了。
  一想到這,妃雅再也忍不住心中澎湃的愛意,投身入亞芠的懷中,熱烈的擁抱著亞芠,宣泄著心中的情意。
  忽然,在亞芠懷中的妃雅忽然的注意到,在不遠處,坐在斯達帝國大長老米非耶的身邊,一個看起來相當的清秀的一個年輕女子,妃雅知道她是大長老的學生,也是這次隨使節團來的長老之一蘇蘭。
  妃雅看到了蘇蘭眼角含淚,正哀凄的望著這個方向,或者是看著她跟亞芠,見到妃雅看著她時,她很快的別過眼去,而米非耶則是飽含深意的望了亞芠一眼,隨即也跟著轉過頭去拍著蘇蘭的肩膀。
  在吵雜聲中,妃雅隱約的聽到了米非耶道:「傻孩子,是你自己強要跟來的,你早該有心理準備了,現在又何必這樣呢?」
  而蘇蘭在聽到米非耶的話的同時,已經自己頭也不回的,靜悄悄的下了樓,在不想要驚動別人的心理下!
  轉個方向,妃雅又望見了夜月正遙望著蘇蘭的背影,眼中同樣的飽含了深意,看到了妃雅在看她,對妃雅搖搖頭,然後嘆了口氣。
  至此,妃雅若還瞧不出到底是怎麼回事的話,那她就不配當商聯的聯主,也不夠格讓人稱之為寒冰之心,赤火之身的冰火女王了。
  紛鬧了大半夜的,所有人再決定了隔天的行程之後,終於分頭的下去休息了。
  深夜時分,清碧酒館後庭專供人住宿的花園中,一個冷艷的身影不安的在那望著天邊的月亮,是妃雅,妃雅在這四周寂靜無聲,生物皆已進入了夢鄉的時刻,還獨自一個人在這花園中做什麼?
  忽然,在妃雅的身邊紅光一閃,一個穿的深青色蒼老的身影出現在她的身邊,是大長老米非耶,只是米非耶跟妃雅這麼晚了還在這里會面是要做什麼?
  這恐怕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只是,這一見面就低聲交談的兩人,卻完全沒有注意到,在離他們相當遠的一座假山背後,一個完全隔絕了自己的氣息,讓人幾乎以為是一個死物的人影正兩手叉臂,將背*在假山的背面上。
  直到一臉為難的妃雅,以及臉上帶著慚愧的米非耶終於談完了,假山後的人影也跟著消失不見了,所留下的,就只有在月光下閃耀著銀白的細長發絲而已!第二天太陽剛出來沒多久,亞芠等一行人已經先聚集在清碧酒館面前。
  一群人區分成兩個部分,一面是妃雅領著凱特等八十七個死神小隊,拜倫塔等人,肅圖伯侄三人,一方面則是亞芠與力奧、夜月等十二個人,外加使節團的十個人、星河師徒,還有說什麼也要跟著亞芠的凱琳五人。
  由於考慮到接下來的行程是在山林間穿梭,而且護衛的人數只有亞芠等十三個人,所以在亞芠的要求下,使節團僅三位公主、五位長老再加兩位族長核心的十人與亞芠一起行動,其馀的人則是返回斯達帝國向嵐大帝覆命。
  雙方面的人一再的商討最後的行動之後,終於到達了告別的時候了。
  亞芠與妃雅面對面的互相凝視著,兩個人都不是那種把愛掛在嘴邊的人,而且該說的早在昨天都已經說過了,只是在一次的由彼此的眼神中,展露出了對彼此的關心及信賴,一種無法形容,只屬於情人之間的溫馨在兩人的眼神中流竄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亞芠與妃雅在經過了一段時間的不發一語之後,同時的點點頭,別過臉去。
  亞芠看一下身邊前來送行的祥川老板,祥川不加思索的道:「隆先生,您的要求我已經向上面轉述了,七星的指示也已經下來了,我們北斗將全力支援您的計畫。」
  亞芠點點頭:「真的辛苦你了,我很感謝你們愿意答應我這無理的要求,我知道,北斗向來是屬於中立的組織的。」
  祥川呵呵一笑,圓圓的臉上充滿了無盡的笑意,含笑道:「您千萬別這麼想,光是您與我們最敬重的黃星大人的關系,我們北斗為您賣命都沒有問題,更何況……」
  「我現在光是想到當全大陸的人都曉得死神小隊的存在,還有接下來的事跡將是由我們北斗傳出來時,我們就很興奮,畢竟您與您的死神小隊一直是我們想要查出來歷,但是無法順利查到的人,光是您愿意讓我們獲得第一手資料時,我們已經興奮的摩拳擦掌了,更何況您的要求也不是什麼不合理的事情。」
  「要我們將死神小隊的名聲傳播出去,這本來就是我們的本行!」
  笑呵呵的,祥川得意洋洋的望著亞芠與一旁的死神小隊,說不出來的得意。
  亞芠淡淡的一笑,剛剛祥川的話讓他想到了一件事,這也算是對於北斗的投桃報李,感謝他們愿意協助他的報酬吧,他們最感興趣的事情…….
  湊向祥川的耳邊,亞芠低聲的說了幾句話,忽然間,祥川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驚訝中帶著無比的振奮,不由的大聲叫道:「什麼?原來您是斯……」
  隨即又想到了什麼似的,硬生生的轉口道:「……四公子,真是令人想不到,真的是令人想不到,果然是一門豪杰,我們才在奇怪,為什麼只有令兄三位出現,令祖及四公子您一直沒有消息呢?真是令人想像不到!您一家人可是我們向來最敬重的人了。」
  說著,祥川的語氣態度上很明顯的多了比剛剛更真誠的尊敬神態,若說剛剛祥川的態度是尊敬中帶著畏懼的話,則現在是無比的尊敬與欽佩。
  再無知的人也知道,這全是剛剛亞芠那沒人聽到的話叫祥川神態更是轉變成這樣子。
  亞芠淡淡道:「希望老板對於剛剛我說的話不要隨便的泄漏出去。」
  祥川急忙的點點頭,真摯道:「您這樣看的起我們,不嫌我們是一個專門販賣情報的組織,反而愿意將關系到您的生死的真正身分告訴我們,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樣說才好!」
  「您放心,剛剛您跟我說的事情我一定不會泄漏出去的,相信七星大人們若是知道您就是四公子的話,一定會很高興的!」
  亞芠淡淡的一笑:「老板,接下來的事情就麻煩你了,時間不早了,我們也該出發了。」
  祥川欣喜的點點頭,不再說什麼,往後退了一步,只帶著無比尊敬的眼神望著亞芠的背影,而剛剛亞芠到底跟祥川說了什麼,變成了使節團的人最好奇的事情,竟然可以讓一個北斗組織的人這樣的尊敬他?
  不過亞芠與祥川都不再說什麼,亞芠只是最後往一旁離情依依的妃雅再投注一眼,對力奧與夜月一招手,頭也不回的往紹舒岱提鎮外走去了。
  而妃雅則是帶著思念以及混雜著一種奇妙掙扎的眼色,深深的望著亞芠的背影,直到亞芠背影消失在街角處之後。
  重新提起精神,妃雅對著一旁待命的凱特與其他的死神小隊道:「凱特,各位兄弟,咱們走,去好好的給他鬧個天翻地覆好了!」
  歡呼聲中,妃雅領著神態彪悍的死神小隊,向一個威嚴的女王般,往紹舒岱提鎮的另外一個方向,朝著奇蘭樓連盟,現在的新商盟逼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