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43 女王威儀

剛剛由沉思中回過神來,望著走在最前面的亞芠與妃雅,多尼的心中實在是充滿了疑惑,一整天下來,他們五個陌生人跟著這個團體一起行動,對於這個團體他可是心中充滿了疑惑。
  他當然可以看的出來這個團體是由幾個小團體所集合而成的,整個大團體是以走在前面,他現在已經知道他叫做亞芠,凱琳口中的怪老頭為核心的。
  但是,在他們走進這個團體時,竟然完全沒有人來盤問他們,最基本的出身,到底有什麼目的,完全都沒有人來問。
  每個人彷佛都當他們是隱形人,各做各的事,甚至連那個亞芠就算看到他們時,也沒有去問他們到底是為什麼要跟著他?
  一整天以來,只有原先的那個夜月,還有夜月後來又帶來的,負責指揮這個團體行動的斯文年輕人凱特,跟大個子力奧來跟他們聊天,但是也不是在盤問他們,只是很純粹的聊天。
  尤其是,他很難忘記當凱特跟力奧在聽到夜月說他們是自己也不知道什麼原因的就跟著亞芠來的時候,他們臉上的表情就跟夜月早晨時一樣,似笑非笑的,說不出來的詭異。
  但是奇怪的是,他們在了解了昨天他們與亞芠所發生的事情經過之後,以及他們一時糊涂(凱琳說著),卻不知道為什麼會跟著亞芠一起走的舉動後,他們卻對他們益發的親熱起來,一副他們很了解的樣子。
  真是奇怪,這樣的一個看也知道相當嚴緊密合的團體會這樣?毫無疑問的接納五個連來歷與目的都不知道的人加入他們的旅程當中嗎?
  關於這點,多尼實在是不知道該做何解釋?不過起碼他知道,這些人對他們并沒有惡意就是了。
  轉過頭去,多尼望著大衛,大衛正與力奧聊的相當的高興,這兩個身材相當的人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而一旁,法利正與那個叫星河,同樣也是拿槍的青年在談天,而星河的師父則是在旁邊聽著,偶而插上個幾句,總是叫法利與星河臉上寫滿了疑惑,然後更熱烈的討論起來。
  凱琳與憶琳則是一左一右的與夜月聊的也是相當的愉快,不時傳來她們的輕笑聲。
  忽然,身邊有一個人出現了,多尼轉頭一看,是凱特,凱特從出發到現在一直在隊伍里東跑西跑的,是整個團體里最忙碌的一個,可以說這個團體里的靈魂是亞芠的話,那麼凱特就是這個團體里的大腦,負責指揮這個團體的行動。
  凱特微笑道:「多尼,你在想什麼?」
  多尼搖搖頭道:「沒什麼!」
  凱特再一笑:「是不是在想昨天我們頭兒跟你說的,那個關於冷靜審度全局的事情?」
  「阿?」多尼疑惑的看著凱特,剛剛他的確是在想這件事,但是卻不知道該達到怎樣的程度才算是冷靜?如今被凱特這一提,多尼剛剛的疑惑不由的全又升上來。
  凱特見著了多尼的迷惑樣子,只是輕笑道:「這沒人可以告訴你的,等你可以在經過一場的殺戮之後,吃下一盤的帶血的肉時,你自然就會知道了。」
  留下了如謎的這句話之後,凱特笑的詭異的加快速度往前走去,來到亞芠的背後,留下了滿頭霧水的多尼,什麼叫吃下一盤帶血的肉?
  經過了一天的急趕,眾人已經超乎亞芠的期望,在太陽還在半空中的下午時分來到奇華森林已在望地方,在大約再一個小時的路程,他們就可以到達了紹舒岱提鎮了,看來可望在天黑之前到達鎮中。
  來到了亞芠的背後,凱特還沒有開口,亞芠遙望著前方的地平線上那逐漸浮起的綠意,頭也不回道:「凱特,不用減慢速度了,早點到鎮上也好早點休息。」
  凱特點點頭,正要回到隊伍中,忽然,亞芠停了下來,他身邊的妃雅與身後的凱特當然也立即的停了下來,更後邊的人見到前面的亞芠三人停下,所有人也跟著停了下來,疑惑不解的望著亞芠。
  閉上眼睛側耳傾聽了半晌,亞芠的斗篷中忽然的沖出了一道銀光,直上清冥,在空中繞了一大圈之後,銀光再度的沖下引入亞芠的斗篷中不見。
  所有人見怪不怪的望著亞芠,知道那是亞芠獨具的偵查方式,利用與他心靈相通,飛行速度快,眼力又好的雷羽在半空中偵查,以盡早發現任何不對勁的地方,這一路走來眾人已經不只一次的看到亞芠這樣做了。
  只是,這次卻有點不太一樣,已經來到亞芠身邊的力奧與夜月,跟妃雅與凱特同時的察覺到亞芠臉上微笑的表情收斂成為平板的面孔,而且還夾帶的一絲的殺機,這是很少見到的。
  忽然轉過身來,亞芠對著所有人道:「死神小隊聽令,周遭三十里內,凡盜賊聚集殺傷百姓者,殺!」
  隨著一聲叫所有人為之膽顫的殺聲一落,金光一閃,亞芠已經消失在眾人的面前了,而遠處,一抹的金光正遙遙的逸出在眾人的眼界中。
  忽然看到了亞芠展現出這種非人的速度,所有人不由的驚訝萬分,尤其是米非耶等人。
  向來已經相當熟悉亞芠那種凡事不聞不問,好像一副事不關己的冷漠模樣,如今亞芠卻忽然的展現出了這樣積極的樣子,還真的是叫他們相當的不習慣呢!
  而一旁的凱特已經喊叫道:「風火水土各小隊往東南西北方,夜月,妃雅小姐,你們留守!」
  說著,凱特已經當先的往東方的方向前去,在她的身後跟的一群人隨著凱特的腳步前去,都是具有相當的機動性的快速部隊。
  而力奧則是長嘯著,領著另外一群的人往南邊的方向前去,看起來全都是一個樣子,隨著力奧發出了震天的長嘯,去風風火火的直沖而去。
  另外的西方與北方,也都各有一群人飛奔而去,或是腳步聲似輕若重,宛如大地震撼,或是如流水過地,無一不覆,具展現出了不同的風格。
  留在原地的加利家主邱米羅不由的贊嘆道:「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圣者的這個小隊竟然包含了風火水土各項屬性的武者,難怪會有這樣可怕的實力了!」
  不理會邱米羅的感嘆,妃雅冷靜道:「各位注意了,能夠讓亞芠這樣的生氣及反應,可見我們周圍一定有相當可怕的事情發生,請各位以三輛馬車為中心圍成一個圓圈,有能力的人請站外圍,沒有自保能力的人上馬車或是留在馬車四周,大家動作快!」
  亞芠不在,身為亞芠的伴侶的妃雅自然的成了暫時的領導人,所有人全都無異議的照著妃雅的話來行動。
  看到了眾人排成了三位公主、靈兒、仆從在內,五長老、兩世家的家主及其他的人為外圍的兩個同心圓後,妃雅對著夜月一點頭。
  夜月看到了妃雅的樣子,忽然的由身上飛出了六顆六神圣珠,化成了六道的流星不斷的在眾人的頭上回繞著。
  時間在等待中一分一秒的經過了,忽然邱米羅、荷達伊與米非耶同時臉色一變,同聲道:「有人過來了,人數相當的多,四面八方都有。」
  在說這話的同時,四面八方地平線已經已經慢慢的浮現了眾多的身影,正逐漸的往這個方向前進,隱約間,風中還夾帶的陣陣喊殺的聲音。
  妃雅當機立斷,迅速道:「五位長老,兩位族長,夜月,請你們留守,并隨時支援我們,其他人擴大守護圈,以五百公尺為界線,不準任何人越雷池一步。」
  說完,妃雅已經當先的嬌喝一聲:「紅蓮鎧化!」
  隨著妃雅的一聲嬌喝,從她的身體各處忽然的冒出了騰騰的火紅烈焰,將妃雅整個人包圍成了一個火人似的。
  然後,當妃雅急速的往前飛?而出,身上的烈焰被勁風一吹而散,妃雅的身上已經是穿上了一套完全將她的嬌軀包覆住,只留下了臉孔在外,而且還繼續的燃燒的烈焰的火紅盔甲,同時妃雅的兩手上又各自的撤出了兩條粗如小指,長足三公尺的細長紅鞭,不偏不倚的落在了正前方距離眾人五百公尺的地方,靜待來人的到達。
  其他的人見狀也不敢怠慢,紛紛的喚出了自己的盔甲,然後按照的妃雅的指派,擴大了守護圈。
  而留在原地的夜月在穿上了一身的半透明琉璃狀的魔幻鎧之後,跟著飛到了眾人的上空,靜立在馬車的正上方,準備隨時支援。
  忽然,夜月發現到自己的身邊多出了兩個人,轉頭一看,竟是穿上了一身淡紅色半身短鎧,手里拿了根足有一個人高的長法杖,胸前的魔法結晶正閃耀著光芒的米飛耶,以及與她的魔幻鎧相當的類似,同樣是半透明琉璃狀,身上閃耀著淡淡紅芒,背後卻又長出了兩片白色的羽翼的蘇蘭。
  米飛耶對夜月一笑道:「我們師徒也來幫忙支援。」
  夜月回以善意的一笑,但是她卻更是敏感的注意到了,蘇蘭臉上正帶著明顯的擔心,遙望著亞芠消失的方向。
  注意到了這一點的夜月暗暗的將這個疑問放在心中,但愿不是她所想像的那樣才好!
  很快的,周圍的人群已經來到了彼此可以目視到對方的面目的距離,妃雅等人發現到這一群人雖然很多,但是除了少數橫眉豎眼的家伙之外,大多數是衣衫檻縷的人,雖則他們的手中都拿著武器。
  妃雅嬌喝道:「來人止步,不得*近!」
  不過,已經紅了眼的眾人又怎麼會聽妃雅的話而停步,妃雅的話反倒是引起了眾人的情緒高亢,紛紛的大喊一聲殺,往妃雅等人沖來。
  在妃雅當面,人數眾多的人群中,忽然的傳出了一聲:「殺呀!殺了他們就可以搶到東西了,我們……」
  說到一半聲音忽然嘎然而止,原因是一條細長的紅鞭忽然的出現在說出這話的一個橫眉豎眼的大漢的脖子上,將他給拉出了群眾當中,然後順勢的將他的脖子一把絞斷,紅鞭收回,頭部歪成怪異形狀的大漢立即的掉到了地上,引起了周邊的人驚呼。
  而隨著長鞭的收回,在眾人大喊殺的同時,一個冷冰冰的聲音,雖然不高,但是卻壓過了眾人的聲音,宛如十二月的寒霜般冷道:「還有誰說要搶東西的?」
  頓時,在妃雅面前的人全都被妃雅給鎮住了。
  可是,在其他的幾個方向卻相當的不利,情緒高亢,人數又相當眾多的人群宛如潮水般的往前急涌,雖然當中大多數的人都是武藝平凡,甚至稱不上是有武藝,只懂得胡亂揮動手中的武器的平凡人。
  可是在這麼多的人同時的沖擊之下,沒有人擋的住這樣的人潮攻擊,不由的紛紛後退起來。
  就在這層薄弱的防守區即將被人給突破的同時,忽然有上空中突然的飛來了數十顆的火球、火箭、火龍,朝著人潮最擁擠的地方轟擊,炸的人潮忽然的沸騰起來,不少人都受了傷。
  雖然暫時的轟散了攻擊的人潮,解除了現在的危機,但是在遠處還有更多的人源源不絕的往這涌了過來,長此下去,守護圈被人突破是早晚的事情。
  在四下的環顧了一下目前自己同伴的狀況之後,妃雅下的這樣的結論,同時心中暗暗的焦急起來。
  回頭的看了一下浮在半空中,正雙手不斷的發出了火紅色的火球,轟散聚集的人群不讓他們聚成人潮攻擊的夜月、米非耶、蘇蘭三人,妃雅頓時的生出了一個主意。
  一瞬間,她身上原本淡淡的,好像裝飾般的火焰忽然的變成了大火炬般,猛烈的燃燒起來,右手凌空一指,一道細絲般的紅絲出現在她的指尖上,細絲一出現即燃燒出了猛烈的火焰,隨著妃雅畫出了一個大圓而變成了一個大火圈。
  嬌喝一聲,火圈急速的旋轉起來,沿著地面繞出了一個廣大的圓圈,焚起地面上的枯草,燒出了一個大火圈,隔離了人潮與自己人之間的火焰鴻溝。
  在上空中的夜月一看到了妃雅的作為頓時心神領會,手一指,原本在她的身邊回繞的六神圣珠中的火神圣珠開始聚集著周圍龐大的火焰魔法能量。
  斥喝一聲,聚集了大量的火焰能量的火神圣珠往下俯沖,隨著妃雅的火圈,也開始的繞起了圈子來。
  火神圣珠所夾帶的火焰能量與妃雅所發出的火圈能量匯聚在一起,竟然變成了一條火龍般的形狀,龐大的火龍不斷的追逐著面前的火紅龍珠,兜起圈子來,更加嚴密的隔離起眾人與人潮之間的間隔。
  看到了這樣的狀況,所有人不由的松了一口氣,起碼在夜月的魔法力用完之前,她們是打不進來了。
  可是這時,隱身在火焰中的妃雅卻忽然的回頭對著夜月打個招呼,緊接著竟然走進了火焰圈子當中。
  看到了妃雅這樣形同自殺般的走進了高溫的火焰圈當中,眾人不由的驚呼出聲,連夜月也是臉色微變,而這時正好是人潮的第二批感到,被火焰圈子阻擋在外,第三批,第四批以及不知道還有幾批的人馬還繼續的往這涌來的時候。
  火焰圈子外,早已經殺紅了眼,越來越多的人潮不斷的叫囂著,火圈內那三輛裝飾華美的馬車是他們的目標,可是里面的那群人,還有這可恨的火圈卻又叫他們裹足不前,只能不停的發出了可怕的叫囂聲。
  數百人,越來越多人的叫囂聲,讓身在火圈里的米非耶等人不由的臉色微變,其他人,包括了三位公主也只敢在馬車旁邊緊張的望著周圍越來越多的人群,聽著越來越可怕的叫罵聲,但是卻絲毫沒有任何的辦法。
  身在半空中的夜月看著眼前的景象,不由的讓她想起了兩年前的虎王坡上的情況,這是何等的類似。
  咬著牙,身邊的五顆圣珠閃耀著無比的光華,飛行的速度更是急速的增加,夜月更是幾度想要招回在外圍隔離人潮的火神圣珠,施展出師傅一再交代絕對不能輕易的施展的禁招,可是想起了鉆進火焰圈子當中的妃雅,她又忍了下來,只是她也覺得奇怪,妃雅怎麼完全沒有動靜?她到底想要做什麼?
  就在眾人驚疑,夜月擔心的時候,整個火圈忽然產生的詭異的變化,火圈當中忽然急速的射出了一圈的火箭,將火圈周圍那些叫的最大聲的家伙給化成了灰燼。
  一時之間,火圈周圍的人群竟然全傻眼了,在沒有人敢叫了。
  然後,在聚集著最多的人潮的地方的火圈,忽然產生了極度詭異的變化,那個部分的火焰忽然燃燒出了比周圍的火焰還要高出一半高度的熾熱火焰,讓*近的人潮不由自主的驚叫著倒退了。
  忽然圈子外,許多眼睛較利的人忍不住的驚叫道:「看!天呀!火焰中有人影!」
  隨著數十人的同聲尖叫,周圍的人群不斷的向這個方向*攏,想要看看是怎麼回事,而*近的人極力的想要離開這詭異的火焰區域,你推我擠之下,場面極度的混亂。
  終於,在火焰中的人影慢慢的現身了,全身裹在赤紅的火焰當中走出了燃燒中的火圈,兩手緊緊握拳垂在兩側,在身後,竟然有著數十條,像是火蛇一般的火焰不斷的伸縮扭動燃燒著,在人影周圍舞動。
  而唯一沒有受到火焰的掩蓋的就只有在火焰中,隱約人影上的那張絕艷的面孔,正是妃雅!
  雖然周圍因為火焰的燃燒而讓人感覺到十分的燙熱,但是,當人潮中的人一碰到了慢慢的走出了火焰圈子的妃雅的雙眼時,卻不由的讓那雙彷佛是比十二月的寒冰溫度更低的冰冷瞳子給看的像是身處在十二月寒天之中,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緩緩的四下一望,凡是與妃雅的雙眼目光接觸的的人全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頭,妃雅緩慢而冷厲道:「你們聚集在這里是想要搶奪我嗎?」
  聽著妃雅那冰渣般的寒冷口氣,眾人不由的一陣的心慌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忽然在人群中,有個人突然叫道:「他媽的!裝神弄鬼!」
  妃雅犀利的眼神一瞬間找出了那個躲在人群中叫罵的人,兩手不動,但是在她的身邊環繞的火蛇當中的一條忽然真像一條蛇般,極快的往那人一伸。
  在眾人還沒有看清楚的時候,那個人已經慘叫的被妃雅的火蛇給纏住了腰部,凌空的拉飛到眾人的頭上。
  突如其來的攻擊,腰上火焰燃燒時的疼痛,叫這人不由自主的慘叫出聲,不斷的掙扎著,也不斷的求饒著。
  可是,面罩寒霜的妃雅卻對這個人的慘叫,對他的求饒視若無賭,任憑這人在空中不斷的被她的火焰長蛇燃燒著。
  她又再一次的問道:「我問你們,你們聚集在這里是想要搶奪我的東西嗎?」
  空中的人慘叫依舊不停,妃雅毫無一絲溫度的語氣依舊在耳,眾人不由的臉色慘白起來,不知所措。
  隨著空中的人的慘叫聲不斷,到越來越是虛弱,越是細小,終於停止,那人終於攔腰被妃雅的火蛇給燒成了兩截,焦黑的尸體分成了兩段的掉落在地面上,嚇的所有人不由的尖叫一聲。
  而在火圈中,所有人也不由的臉色大變,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個整天臉上帶著甜甜的笑容,纏著亞芠的艷麗女子,竟然會心硬如斯,將一個人活活的燒成了兩截。
  只是誰也沒有看見,當那人被火蛇給卷起在空中活烤的時候,妃雅的眼中閃過了一陣的不忍、掙扎及水霧,但是她掩飾的很好,好到完全沒有讓任何人瞧見,依舊是那副冷冰冰,沒有一點情緒波動的樣子。
  甚至在那人被火蛇給燒成了兩段之後,妃雅身邊的火蛇忽然變的更加的激烈舞動,更長,更靈活,甚至還飛到了眾人的頭上。
  而且,妃雅又再度的用更冷的聲音問道:「我再問一次,你們聚集在這里是想要搶奪我的東西嗎?要搶奪我冰火女王嗎?」
  遠比前兩次所加起來還要冰冷的語氣,彷佛再說她已經很不耐煩了,同一件事竟要她問三次還沒有答案。
  不耐煩的冰冷語氣,加速飛舞的火蛇,讓眾人不由自己的倒退了好幾步。
  往前跨出了一步,妃雅的火蛇其中一條忽然的指著一個高壯的大漢道:「你要搶我的東西嗎?」
  被妃雅的火蛇這麼的一指,大漢竟然連手中的武器都拿不住,不由自主的跪了下來,磕頭道:「女王饒命呀!不是,我不是要搶您的東西。」
  妃雅轉過頭來,另外一條火蛇忽然的又指著另外的一個年輕人道:「那麼是你要搶我的東西了?」
  年輕人與剛剛的那個大漢一樣,甚至還嚇出了尿來,哭叫的跪下道:「不是,不是,我不是要搶您的東西,女王饒命呀!」
  「那麼是你們了嗎?」身邊的火蛇忽然的分出了十條分別指的躲在人群背後的十個人。
  當然,這十個人也不由自主的高叫饒命,畢竟剛剛妃雅那活活的將一個人給燒成了兩段的可怕手段恐怕他們這輩子怎麼也忘不了。
  所有人的心中全都存在,妃雅實在是太可怕了,萬一被她給認定是想要搶她的東西的話,那下場如何,眾人已經是越想越怕了。
  不待妃雅的詢問,頓時一大群人跪了下來,不住的哭叫,說他們絕對不是想要搶劫她的。
  妃雅望著跪了一地的眾人,還有遠處正逐漸增加,沒有看到剛剛那一幕,但是卻看到了自己數百人的同伴正不斷的對著一個渾身冒火的女子哭叫求饒的樣子而驚疑不定的人群。
  妃雅淡淡道:「既然你們不想要搶劫我,那麼你們這麼多的人聚集在這里,手里拿刀拿槍的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此時聽到了妃雅語氣不再像剛剛那樣的冰冷,而且一直在眾人頭上呼呼飛舞的火蛇也變小,而且回到了妃雅的身邊,這時眾人哪敢對這個恐怖的女魔頭說謊,紛紛七嘴八舌的說起來,一時之間場地里轟轟起來,聽著妃雅滿頭霧水。
  眼看場面吵雜不堪,妃雅身上的火蛇忽然又在一次的加大了飛舞的范圍,在眾人頭上環繞著,嚇的眾人急忙的住嘴,不敢再說些什麼,白癡也知道,妃雅生氣了。
  只是妃雅為什麼生氣,眾人卻滿頭的霧水,因此更加的不知所措。
  忽然,在跪著的人群當中,一個身穿著還算乾凈的青綠色,滿是縫補的痕跡的長袍,滿臉菜色的中年人站了起來,對著妃雅一拱手道:「女王,還是由在下替大家說吧!」
  妃雅點點頭,中年人再度的恭敬道:「啟稟女王…」
  妃雅截口道:「我叫妃雅,別叫我女王!」
  「妃雅!」中年人喃喃的念道,忽然,中年人面露喜色道:「難道您就是原豐原城城主,現任的商業聯合的聯主妃雅小姐。」
  妃雅有點訝異中年人竟然知道自己的身分,不由的點點頭,道:「不錯,我正是豐原城的妃雅。」
  中年人馬上鞠躬道:「該死!我應該在您說出您是冰火女王時就該想到是城主您了!」
  聽到了中年人稱呼自己為城主,妃雅一陣的疑惑,會稱呼她為城主的就只有豐原城的舊有部屬的人了,難道他是…?
  似乎是瞧出了妃雅的疑惑,中年人馬上道:「屬下是豐原城陶土庫房的一個管事嘉勒,當日因為家有老母所以未隨城主撤出豐原城。」
  聽到了真是自己的舊屬,妃雅倒也相當的高興,柔聲道:「嘉勒,那你為什麼會在這里?不在豐原城中呢?」
  嘉勒嘆口氣道:「城主有所不知,當初奇特城占領聯盟之後,隨即宣布創立新營商連盟,然後又下達了一連串的命令,說為了建設新商盟,故需要每個人繳交大量的稅金。」
  「原本稅金雖然重,但是咱們聯盟原本就是經商起家的,因此倒也還可以負荷,但是在今年起,新商盟忽然變本加厲的,多加了無數的重稅,一時之間,原本在前一年就已經被稅金給幾乎掏空的連盟人民便無法負荷這樣的政策,不少人被稅金弄得加破人亡。」
  「如果僅是這樣的話那倒還好,可是,因為重稅的緣故,所以不少人開始鋌而走險,不是加入了許多的盜賊團就是又建立了新了盜賊團,不斷的搶劫著。」
  「而新商盟根本不管人民的死活,他們只是一昧的繳收各種的重稅,導致盜賊越來越多,可是這就苦了沒有戰斗能力的一般老百姓,暨無法抵抗新商盟的課稅,有無法加入盜賊團來躲避,一時之間,整個商盟亂成了一團。」
  「然而,不知道是何時開始,老百姓們發現到,當盜賊團多到無法可想的數目之後,每天他們要面對的是時時刻刻都有盜賊團來光顧,搶到最後無東西可搶,就連身上的衣服,房子里的任何可以搬的東西全搬光了。」
  「如此一來,苦不堪言的老百姓慢慢的養成了今天我被搶了,明天我就去搶人家的,甚至發生了不搶人自己就會被搶,會活不下去的覺悟,如此的惡性循環之下,大家在沒有預期之下便聚成了這樣的一個數目無比龐大,恍若蝗蟲過境的流民強盜團。」
  「其實大家也都只是迫不得已的可憐人而已,連…連我自己…又何嘗不是……」說到最後,想起了自己這段日子的生活,嘉勒不禁兩眼泛紅,語帶哽噎的在也說不下去了。
  這一番話,雖然短短的幾句,卻說出了所有人心中的辛酸,一時之間,所有人不由的哀哀的哭泣起來,讓這個地方變的愁云慘霧。
  望著眼前哭成了一團的眾人,妃雅心中何嘗又不是替他們感到悲哀,他們當中又不知道有多少是她豐原城的子弟,甚至就算不是她豐原城的子弟又何嘗不是連盟的子弟呢?
  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所有人開始對妃雅跪求著,口里呼喊著城主,叫著女王,救救他們,不要在讓他們流離失所了。
  不知不覺間,妃雅身邊飛舞的火蛇慢慢的數目減少,也慢慢的變淡變小了,妃雅的臉色也變的慘白,有點慘白的嘴唇一張,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卻又說不出話來。
  她暨為他們感到哀傷,導致心里的集中力散失,又因為自己強行催出了超出了自己能力的力量,因此而開始支撐不住了。
  忽然,一只金光燦爛,強橫無雙的手臂穿過了她周身的熾熱火焰,扶起了她搖搖欲墬的身軀,一陣給她力量的熱流由這只手流進了她的身體中,令她重拾力量。
  同時,一個令她精神一振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鼓勵道:「你聽,這群人將你當成了他們真正的女王,是他們現在的唯一希望所在,所以支持點,他們可都是你的子民,身為他們的女王,你應該要為你的子弟們盡點心了。」
  不知何時,背後的火圈已經完全的消失了,圈子里,站著一個個筆挺,身上沾滿了經過了一場激戰所染上的鮮紅血腥,但是臉上同時布滿著哀凄的的死神小隊正呆滯的望著眼前這跪了一大片的人,同樣的來自連盟,但是他們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同胞們竟然會說出了這樣的話,不去搶別人就活不下去,這是何等的凄慘,何等的絕望才會說出來的話?
  一時之間,所有的人,全都癡癡的望著身上開始又冒出了騰騰的烈焰的妃雅。
  深吸了一口氣,妃雅身上的火焰忽然急速的猛烈燃燒起來,燒出的遠比剛剛要熾熱不知多少,由火紅轉變而成了金黃的火焰,一瞬間,妃雅在所有人的眼中就是一個被金黃光焰所圍繞,威風凜凜的女王,散發著令人肅然起敬的威嚴氣質,叫人不敢直視她。
  輕輕的,妃雅那輕柔但是卻又充滿著無比信心的聲音傳進了現場所有人的耳中:「同胞們,請起來,聽我說,各位不要再這樣渾渾噩噩的依*搶劫來度日了,回去我們的家鄉吧!」
  「現在的苦難只是暫時的,請各位忍耐一下,我相信總有一天,各位一定會再度的回到從前的安樂歲月的,雖然,我現在無法向保證什麼時候可以回復到從前,但是,請各位耐心的等待吧!」
  「總有一天,我會將奇特城給拉下臺,讓各位重享安樂的歲月,這是我-妃雅·蘭妮-對各位的諾言!」
  「現在,請各位收起你們的武器,回去家鄉,耐心的等待著我與各位約定之日的到來。」
  隨著妃雅一字一字的聲音傳遍了所有人的耳邊,所有人不由的歡呼起來,有了妃雅這原豐原城城主,現在聞名全大陸的冰火女王的諾言,所有人彷佛是吃了定心丸般,不停著歡呼著妃雅的名字,冰火女王的名號,響徹整的奇華森林面前的草原上。
  微笑的看著身後的人影,妃雅紅潤的異常的臉上浮出了一抹奇異的微笑,似乎自言自語又像是再對著她身後的人說道:「你看,我現在可以施展出五十八道紅焰赤鍊,比我的先祖紀錄中還要多出三道,我可以辦到對他們的諾言嗎?」
  熟悉而冷硬的面貌線條中,似乎比平常多了一抹相當熾熱的笑容,彷佛是了解她心中的徬徨,面甲下的他信心十足的道:「當然,你當然辦的到了,可別忘了你是誰?你可是我銀月惡魔的伴侶,名揚全大陸,掌握了大陸十分之一的財富的冰火女王!」
  似乎是放心了,臉上浮現著疲憊的笑容,妃雅喃喃道:「這樣就好,只是,怎麼會覺得現在我好累?」
  一直在背後支持著他的亞芠微笑道:「沒有問題的,現在,你只是因為使用出了超乎自己能力的力量,所以才會覺得很累,休息個幾天就沒事了!」
  話說完,亞芠不由的啞然失笑,妃雅已經昏睡過去了,保持著在亞芠的扶持下,身上依舊是散發著熾熱的金色火焰,身形依舊筆挺的情況下,在她所眷戀,能讓她安心的人身邊,深深的熟睡著!
  輕輕的扳開妃雅握的死緊的雙拳,里面,是正閃耀著粉藍色的美麗色澤的一根發釵及一枚戒指,只是現在駑鈍的邊緣已經深深崁入妃雅柔嫩掌心的肉中了,輕輕的取下了發釵跟戒指,手上同時閃過一道的金光,止住了傷口急涌而出的鮮血,亞芠一嘆,又一笑!
  忽然由背後延伸出了一雙美麗的金色巨翼,輕輕的拍動著,亞芠悄聲而溫柔的對正在沉睡中的妃雅道:「真的,你做的很好,真的很好,比只懂得以殺止殺的我要好太多了,所以,我相信你,你一定能帶給連盟新的希望的,現在,好好的休息吧!再醒來時,你會發現一切都不一樣了!」
  隨即,寬大而耀眼的金翅輕柔的將妃雅包圍住了,金黃的光輝一閃而沒,亞芠與妃雅已經在人群面前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