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42 戰斗授技

不知道是第幾輪的攻勢了,五個人的攻擊沒有一次可以進的了亞芠的身的,有時才剛出招就被亞芠給化解掉了。
  而對于亞芠的評論,五個年輕人雖然恨的牙癢癢的,但是在年輕人不服輸的心理影響下,眾人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好吧!你說不夠快,那我就快一點,你說太輕,那我就重一點,你說不夠刁鉆,那我就取個更刁鉆一點的角度!
  不知不覺間,五個人毫無自覺中,慢慢的學會了如何用最省力的方法,達到最好的效果,也開始體會到什么樣的攻擊在什么樣的情況下最有用。
  眾人開始用身體去體會可能練上幾十年也體會不到的事情了,那就是,實戰的經驗。
  忽然,站在外圍念咒攻擊的多尼忽然的大喊道:“住手!”
  雖然不明所以,但是其它的四個人還是乖乖的停手,聚集在多尼的身邊,凱琳渾身是汗,氣喘噓噓的問道:“多尼,你在發什么神經呀!他已經快撐不住了!”
  凱琳這可不是說大話,因為越后面,五人的技巧越進步,亞芠應付起來就越是不輕松,讓他們心中滋生了即將打敗亞芠的希望,所以多尼的喊停叫凱琳,甚至是其它人也都相當的不悅。
  同樣的滿身大汗的多尼苦笑著指著亞芠的腳下道:“甭打了,我們早就輸了。”
  眾人順著多尼的手指往亞芠的腳下一看,不由的所有人都臉色大變,因為在亞芠四周的地下,全都是他們凌亂的腳步,而卻完全沒有亞芠的一點腳印。
  仔細回想起來,打從開始戰斗起,亞芠好像就只有搖頭擺身舉手,除此外,他好像完全沒有用腳,甚至,好像都是他們在主動攻擊,而亞芠從沒有主動的反擊過?
  這代表什么意思,眾人的心中都相當的清楚,但是,卻也讓眾人格外的不能接受,尤其是,當眾人在停手之后,亞芠竟然就這么背負雙手,冷笑(?)的看著他們,那嘲諷(?)的眼神彷佛是還在挑釁著他們,在說著,好一場的熱身,還要繼續嗎?
  眾人不由的氣極,但是技不如人的事實卻又叫他們無可奈何!
  臉上浮著冷笑(?),亞芠忽然出聲道:“魔法師應該是團體里最冷靜的一個人,能夠面對敵人任何的挑釁,更要做到就算同伴死在面前,在戰斗結束前也必須忘記了同伴的犧牲,專心的掌握全局,給其它的伙伴最佳的支援,你到現在才發現,你還不夠冷靜,你………還未合格!”
  聽到了亞芠這樣根本是在說教的口氣,凱琳更是生氣,干你屁事,這句話正要出口,卻見到多尼竟然對亞芠拱手道:“受教了,多謝閣下,我以后會注意的!”
  凱琳無比驚訝的望著多尼,卻又看到亞芠點點頭道:“不錯,你還真的不錯,不像某人,滿腦子沖動,既不知道什么時候前進,也不曉得什么時候該撤退,長了眼睛卻跟沒長一樣,滿肚子草包,光只會在那邊叫囂!”
  “可惡!你說誰?”聽著亞芠的話,凱琳不由的氣的渾身發抖,更讓她覺得可惡的是,亞芠還一副誰答話就是誰的樣子,叫凱琳更是氣炸了心肺,怒叫道:“可惡,我要殺了你!”
  忽然的,亞芠雙眼銀光一閃,右手往前一舉,龐大冰冷到近乎實質的殺氣往凱琳直涌而去,冷冷道:“你說要殺誰?”
  同時,手上的五指前端忽然的閃耀出了可怕的耀眼白光同時的亂彈出了無數道的光束,近乎零亂的光華交錯亂閃,好似亂射一通,但是卻又巧合的緊貼凱琳的身軀而過,在她的身后留下了一個明顯的焦黑人型。
  一瞬間,當亞芠所發出的月靈散華光能量亂射而來時,不管是首當其沖的凱琳,或是站在她身邊的多尼四人,只覺得背脊一陣冰寒,他們竟然完全提不起絲毫的反抗甚至是閃躲的意識,一瞬間,他們彷佛已經看見了死神正在對他們招手了。
  “阿!天快亮了,該回去了!”不知何時,又恢復了原狀的亞芠抬頭望天,忽然說出了這么一番的話來。
  但是亞芠那無比冰冷的殺氣狂涌與詭異的消失,月靈散華亂射的可怕景象,卻已經在眾人的心中留下了不可抹滅的印象,這時他們才發現到,原本因激烈的打斗而渾身的熱汗,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絲絲的冷汗,叫他們不自覺得感覺到有點發冷。
  轉過頭來,亞芠對著一旁的火豹道:“大家伙,這幾個年輕人不錯,打個商量,讓你的孩子認那個魔法師當主人好嗎?他絕對不會埋沒你的孩子的。”
  火豹聽完了亞芠的話之后,爭的一雙大大的紅眼,望了多尼一會,忽然將嘴里刁著的小火豹放到地上,對亞芠輕輕的嗚?幾聲。
  通過了貪狼星聽懂了火豹的意思之后,亞芠微笑道:“你舍不得?”
  “那好吧!”回過頭來看著多尼一眼之后,亞芠又對火豹道:“反正你現在也沒有家了,不如你就跟著他吧,這樣你既不用離開你的孩子,他也可以獲得心目中的好幻獸,相信有你在身邊跟著的話,他應該不至于會虐待你的孩子的,你也可以順便保護你孩子的主人不要讓人欺負,你看怎么樣?”
  低吼了一聲,火豹忽然刁起了小火豹,輕搖著尾巴,慢慢的走到多尼的身邊,將大嘴里的小火豹交到驚疑不定的多尼的手中,然后對多尼點點頭,坐在多尼的身邊。
  而其它人則是彷佛是看到了天底下最不可思議的事情般,直直的瞧著亞芠.
  剛剛才被亞芠的殺氣給震的說不出話來的眾人,才剛回過神,就聽見了亞芠與火豹在打交道,而且竟然不需要任何的打斗,就叫一只高階的魔獸乖乖的將自己的孩子交到了人類的手中,而且還愿意保護可以說是奪去了自己孩子的人類,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理會眾人見鬼的眼神,亞芠正色對多尼道:“這大家伙可是上級九階火系的雷普幻獸,現在人家把自己的孩子交給了你,你可不要讓大家伙的孩子受到委屈!不然別說大家伙不饒你,我也不饒你了。”
  近乎顫抖的捧起手中小的相當可愛的小火豹,雖然知道大家伙是高級幻獸,但是沒想到竟然會高到這樣的程度,竟然是九階的帝王級幻獸!
  夢想的事情不但達成了,而且還遠超乎自己的理想,情緒激動的多尼心中激蕩,難以自己,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不斷重重的點著頭,看看亞芠又望望手中,旁邊的火豹,他幾乎想捏捏自己這是不是在作夢?
  作夢也不敢想的帝王級幻獸現在就在自己的手中,而且還買一送一,還多了一只大的,生長的環境讓多尼無比清楚的了解到,能獲得了帝王級的幻獸對自己是怎樣的一個意義,對自己又有怎樣的影響,此時的他對亞芠實在是感激的無以復加。
  而其它人則是無法相信的望著亞芠,他們當然也知道九階帝王級的幻獸是怎樣的難得?而亞芠竟然這么輕易的就將牠們讓給了多尼,叫他們也像多尼一樣,以為自己在作夢。
  亞芠淡笑道:“魔法師,你要記得,帝王幻獸雖然可貴,擁有強大的力量,但是若主人沒有足夠的實力,帝王幻獸也只是名字好聽的廢物而已,該怎么做應該不用我教你吧?”
  “是!是!”到此時終于恢復了說話能力的多尼重重的點頭:“我會加強我的能力的,絕對不辱帝王幻獸之名!”
  亞芠點點頭,在看一下微微發白的天際,自言自語道:“忙了一夜累死了,該回去了。”
  說著,對貪狼星擺擺手,轉身邁開步伐,慢慢的離開了這里。
  望著亞芠的背影,眾人開始對著亞芠充滿了疑惑,他們當然不是傻子,自然也可以體會出來,剛剛在亞芠的“指導”下,他們的進步有多驚人,而且亞芠還將這有錢還買不到的九階帝王幻獸毫無條件的讓給了多尼,剛剛的殺氣更是叫他們心中難以忘懷,到底這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是怎樣的一個人?眾人心中的疑惑可以說是達到了最高點。
  忽然,從頭自尾都沒有出聲的憶琳指的亞芠剛剛與他們戰斗的地方,還有走過的地方,驚疑道:“你們看!”
  眾人一看,紛紛的驚叫出聲,不管是剛剛與他們斗了大半夜的站的地方,還是走過的地方,在這布滿黃沙的土坵上,竟然完全沒有看見亞芠的腳印?
  眾人互望一眼,這下連對亞芠最不滿的凱琳都沒有意見,五個人同時的一點頭,凱琳忽然高聲的對著已經慢慢的遠去的亞芠的背影叫道:“老頭,你等一等!”
  說著,五個人心意相通的同時往亞芠的背影追了上去,難得碰上了這樣的一個人,不跟著太可惜了。
  這是所有人心**同的念頭!
  而就再亞芠被五個人追著的時候,在距他們一段不短的距離之外,*近大沼澤的一塊不小的干燥草地上,正聚集了一百五十多人在這露宿著,數十頂的大小帳棚圍成了一個大圓圈。
  此時天際剛發白,太陽還沒露臉,在這塊空地上,幾乎所有人都已經起身了。
  在這些人當中,其中九成以上都在空地上坐著自我的鍛煉,少數人在圍觀著,還有另外的少數人在準備著早餐。
  在這一百多近一百五十人當中,大多數是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只有十多個年紀超過四十以上的中老年人,以及極少數的女性。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這不超過十個的女性卻都是難得一見的大美女,尤其是當中的兩個,身穿一紅一白的衣服,雖然樣式簡單,但是卻絲毫無損她們那或火熱或神秘的特質。
  另外三個身穿較華麗衣飾的三個少女,雖然比起那一紅一白的美女較遜一籌,但是天生的貴族氣質,卻也遜色不到哪里去。
  正當這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團體中,每個人井然有序的做著自己的事情的時候,原本坐在一起聊天的白衣紅衣美女當中的白衣少女忽然站起來,對著紅衣女郎喜道:“大哥回來了!”
  紅衣女郎也跟著站起來,先是臉色一喜,隨即又臭著臉道:“誰里他呀!明明說只出去一下子的,誰知道就一整夜不回來,虧他還叫力奧帶口信說他一會就回來了,就光會騙人!”
  白衣少女悶笑道:“妃雅姐,這么說你是在生氣了唷?那好,等一下我跟大哥說你在生氣,所以不想要理他了!”
  忽然,又象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悶笑道:“不過,妃雅姐,你現在生氣給我看是沒用的,可別忘了,我以前教過你的,要生氣撒嬌也必須要讓大哥看的見才有用,給我看是沒用的!”
  “哎呀!要死了,夜月你在說什么東西啦!”臉上忽然的飄過了紅云,妃雅不由的捏了夜月纖細的腰際一下,看到了夜月還是曖昧的悶笑著,急忙轉移話題道:“快去接你大哥啦!”
  說著紅著臉,妃雅一馬當先的往營外走去,獨留下笑的可惡的夜月,似乎在說,說不理他,可是跑的比誰都快呀!
  微微一笑,夜月也招呼其它的人,跟著走出了營區,原來,這個營區里的人是死神小隊與斯達帝國的出使團,
  本來人數并不多,但是不知怎么搞的,在出斯達帝國的帝都之前,人數忽然的激增起來。
  除了亞芠、死神小隊、妃雅、靈兒、巧仁婆婆及三位公主、加利、阿摩司兩個家主、大長老米非耶等五位長老,幾個服侍他們的下人的使節團外,在出城時,不知怎么搞的,凱特的幾個冒險的伙伴,肅圖伯侄三人,星河師徒兩人,竟然也跟了上來。
  結果出城時,全團人數高達一百五十五人的高額數目,叫亞芠真有點訝異,又有點好笑,什么時候他的死神小隊這么搶手?
  不過在昨晚,亞芠終于按著巧仁婆婆的心愿,將巧仁婆婆給送回家了,少掉了一個人。
  望著營區外逐漸出現的人群,亞芠暗暗的想著,同時感覺著身后不遠處,還有五個跟屁蟲遠遠的吊著,讓他有種好象是送出了一個卻換回了五個的感覺。
  走到眾人的面前,面對著站在人群最前面的妃雅、夜月、力奧與凱特四人,亞芠微微一笑道:“我回來了。”四人也同樣的對著亞芠也報以微笑。
  接著,亞芠又向幾個長者,三位公主殿下也問個好之后,營區內已經有人走出來,回報說早餐已經準備好了,請眾人進去用餐。
  揮揮手讓回報的仆人下去,荷達伊忽然瞧見了站在遠處的凱琳五人,問道:“圣者,他們是誰?”
  盡管已經知道了亞芠的真正身分是什么,但是對于亞芠這治好了自己兒子絕癥的大恩人,荷達依還是習慣稱呼亞芠為圣者,至于他人,雖然跟荷達依的理由不一樣,但是若要他們叫亞芠為惡魔,他們倒寧愿叫他圣者,盡管不少人都感覺怪怪的,但是既然叫慣了也不想要改了。
  亞芠轉過頭來,望著臉上有點尷尬的凱琳等人,老實說,他們實在是沒想到亞芠會有這樣多的同伴,這叫他們種很怪異的感覺,畢竟亞芠昨天晚上給他們的感覺應該是那種極為孤僻,不喜歡跟人在一起的家伙,以致于他們好不容易追上了亞芠的時候,也不敢*的太近,深怕亞芠又給他們嘗一次那種殺氣騰騰的樣子或是再來依次月靈散華,那可會叫他們少了好幾年的壽命的,所以他們只敢遠遠跟著。
  如今,一看到了亞芠竟然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的有著樣多的同伴,更是叫他們不敢相信,尤其是凱琳,雖然相隔有一段的距離,但是凱琳還是很輕易的可以看的出來,兩個與亞芠較為親密的妃雅與夜月更是有著與眾不同的氣質跟絕俗的容顏,凱琳不由的叫道:“天呀!那個怪老頭竟然會有這樣漂亮的女朋友?”
  如果亞芠此時聽到了凱琳的話,恐怕會啼笑皆非吧,他又升級了,由老頭變成了怪老頭!
  不過,此時的亞芠既未回頭看到凱琳的樣子,也沒有聽見凱琳的話,他只是對其它人淡淡的笑道:“沒什么,只是一群很有趣的年輕人而已,不用理他們。”
  不過,聽到了亞芠說他們是一群有趣的年輕人,所有人具感到很感興趣,能夠被亞芠形容為有趣的人,想必一定有其“有趣”的地方吧?
  接著,凱琳諸人就看到前面的亞芠等人絲毫不理會他們,就這么的直直的走入了營區中,眾人略失所望,一旁的大衛用他的大嗓門道:“凱琳,我們現在還要在跟下去嗎?”
  看來這凱琳可是他們這一個小團體的主導人,眾人還真的是習慣聽這個有點驕縱的大小姐的話。
  正當凱琳還在考慮的時候,忽然,由營區中又走出了那個在他們眼中,跟亞芠表現的較為親密的夜月,而且竟然直接的走到了凱琳等人的面前。
  夜月面帶笑容,對著凱琳等人自我介紹道:“各位好,我叫夜月,不知道各位跟著我大哥有何指教?”
  凱琳忍不住的驚叫道:“什么?那個怪老頭是你大哥?這怎么可能?”
  “怪老頭?”夜月先是狐疑的看著凱琳,然后似乎是會意到了凱琳在說誰,忍不住的噗滋一笑:“呵,我想,各位應該是誤會了,我大哥他不是什么怪老頭,他今年才二十而已!各位可別誤會了。”
  同時,夜月現在已經有點了解到了,亞芠為什么會說他們有趣了,天呀!她還是頭一次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大哥作怪老頭的!
  不過想想,夜月更是忍不住的掩嘴悶笑起來,實在是太貼切了,雖然年紀才二十,可是她這個大哥呀,有時候她還真的是覺得好像一個老頭子,無論是在行事作風或是思想上,根本完全不符合他的實際年齡,沒有一點像個年輕人的。
  而凱琳等人也只能傻傻的望著笑的花枝亂顫的夜月,他們實在是怎么想也想不到,亞芠竟然才只有二十歲,那不是只有比憶琳大而已嗎?其它人早已經二十多了,這怎么可能?不論在怎么看,亞芠在他們的眼中一點都不象是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說他有五十歲他們可能還肯相信!二十歲?真的是見鬼了!
  喘著氣,夜月笑道:“我知道各位可能有點不相信,但是,我大哥他真的只有二十歲而已,可不是那種七老八十歲了老頭子,相信我,他只是………嗯,有點未老先衰而已!”
  說著,夜月又忍不住的大笑起來,天呀!救救她,肚子好痛!
  好不容易,夜月笑夠了,抬起頭,擦擦眼角笑出來的淚水,夜月正色的問道:“不知道各位跟著我大哥到底有何目的?”
  五人互望一眼,頓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到底跟著亞芠要做什么?他們自己也無法解釋,只是本能的就這么跟了上來,現在被夜月這么的一問,就連最善辯的凱琳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看到了他們的樣子,夜月不由的一笑,令她想到了三年前的自己與凱特、力奧三人,當時他們也不是像他們現在這樣,一遇到亞芠就這么傻愣愣的,什么也沒想的就跟著亞芠,一直到現在。
  一想到這,夜月頓時的覺得對眼前的這幾人感到特別的有認同感,微笑道:“總之,現在請各位先隨我到我們的營區里用早餐好了,你們應該還沒有用餐吧?”
  轉過身去,夜月忽然的又回頭道:“想不出來也沒關系,你們就暫時跟著我們好了,等到有一天想到了在跟我說好了。”
  說完,夜月便往營區里走了進去,而凱琳五人互看一眼,也跟著走了進去,當然了,多尼身邊的火豹也跟著進去了。
  當夜月領著五人一豹進到營區里之后,營區里的人大多數已經用完了餐,力奧正在呼喊著眾人拆下營帳,整理準備離開,而亞芠、妃雅、凱特、米非耶、荷達依、邱米羅、正圍在一起,看著六人中間的地圖,討論著下一步該往哪里去?
  由于這次的使節團可以說是秘密的出使的性質,絕對不能夠讓華那邦公國知道,雖然說直接穿過華納邦公國的領地去泰龍帝國是最快的,但是被發現的機率最高,因此,米非耶與兩位家主一直力主盡量不要走華那邦公國的領地。
  而亞芠也不想要走華那邦公國的領地,因為他怕自己太*近原曙城的話,會忍不住心中的仇恨,再度的干出了兩年前的那種有勇無謀的蠢事。
  而且他也想要去找自己已經兩年多不見,現在一直在奇華森林深處的清藍之境生活的爺爺,于是,對于接下來的行進路線,可以說眾人都獲得了同樣的共識,那就是沿著大沼澤,走到原奇蘭樓連盟與華納邦公國的交界處的奇華森林,然后走奇華森林的森林路徑,一直到龍刃市鎮,通過龍刃進入泰龍帝國的國境。
  當行程決定之后,亞芠正好看到了夜月領著凱琳五個人走進營區里來,亞芠站起來對著其它人道:“那么我們就這么決定了,接下來的路程還需要大家彼此配合,尤其在進入了奇華森林之后,更是步步危機,凱特,你去通知其它人再過半小時我們就要出發了,叫眾人加快腳步。”
  “還有,今天我們要趕到奇華森林的最北點。”手指的地圖上的一個點-“紹舒岱提鎮”,續道:“叫所有人舍棄一切不重要的物資,三位公主的馬車空出兩輛來裝一些較重的東西,大長老這沒問題吧?”
  聽到了亞芠對他這樣說,大長老米非耶急忙的點頭,然后又見到亞芠對著一旁的妃雅道:“妃雅,你有沒有辦法通知你手下的商會在紹舒岱提鎮替我們準備好所有人進入森林所需要的裝備?”
  妃雅甜笑的點點頭:“沒問題的,但是會合的地點在哪里里呢?”
  亞芠略一沉思,然后道:“就在鎮里的清碧酒館好了。”沒辦法,誰叫紹舒岱提鎮里,他就只知道一間清碧酒館。
  妃雅站起來,大概要去通知了,亞芠這又追加道:“記的叫他們做的隱密一點,不要引起了基列那邊的人的注意!”
  妃雅微笑道:“是,大老爺!”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而亞芠倒是被妃雅的這一句大老爺,還有其它人臉上古怪的笑容笑的有點臉上發熱。
  在這幾天的相處之后,對于亞芠與妃雅之間的關系了,眾人雖然都沒問,但個個都是年老成精的家伙,哪里會看不出來的,因此對于妃雅這如此不避嫌的舉動他們早已經習以為常了,反而是成了他們私底下糗笑亞芠的題材。
  調整一下自己的思緒,亞芠再對著凱特道:“凱特,等一下向所有人說清楚,這次我們即將用最快的速度趕路,絕對不容許落隊,一但落隊只能自己想辦法追上來或是回去帝都,我是不會等他們的。”
  凱特點點頭,其它的米非耶、荷達依、邱米羅,也同樣的點頭,他們知道亞芠這句話基本上是在對著他們這使節團里的人說的,死神小隊的實力根本不需要亞芠再多交代的,但是使節團里多的是一些不懂武功或是魔法的人,他們才是真的要跟上的一群人。
  同時,所有人的心中也是充滿的疑惑,為何今天亞芠會表現出這么一幅迫不及待的樣子?
  這與他前幾天自帝都出來,就是那副好像什么也無所謂,幾時到達泰龍都沒有差的樣子真的是天差地別,今天預定要趕的路,可是以前三四天的份量。
  雖然心中感到疑惑,不過還是沒有人去問亞芠為什么要這么趕?凱特別說了,他本來就是亞芠說什么就是什么的人,而大長老米非耶與兩個家主則是在出帝都時,嵐大帝特別的交代此行以亞芠為主,他們當然也是亞芠說什么就是什么了。
  存著心中的疑惑,所有人馬上開始去準備起來,等一下可有一陣的好趕了。
  望著眾人繁忙的樣子,亞芠不是不知道他們心中的疑惑,但是現在卻不是解釋的好時機,真的還不是時機,對現在而言,能夠多爭取一點的時間就多一分的勝算,但是,恐怕要達到“牠”的要求還有一段路要走。
  望著身邊的貪狼星,亞芠微微的歎道:“小星,也許我選擇了一條很辛苦的路也不一定,你說是吧?”
  貪狼星不語,只是把牠的那顆毛茸茸的大頭輕輕的在亞芠的大腿上摩蹭撒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