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41 火焰猛豹

「我感覺到你已經下定決心了是嗎?」一陣幽黑,四周看不出來邊際的奇異空間中,忽然出現了兩個奇異的身影,兩個身影中的一個奇形的影子對著另一個影子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來。
  「………………」
  與身影對話的是一個漆黑的身影,但是對於影子的忽然出現,這漆黑的身影似乎是覺得很訝異。
  「你不需要那麼驚訝,我之前早已經對你說過了,因為『它』是不完整的,所以與它是一體的你嚴格說起來也算是它的一部分,是它的精神,也是『半身』的一部分,所以我當然可以用精神與你對話了。」身影又再度的說著,同時讓漆黑的身影感覺到它似乎對能夠讓他感覺到很驚訝而覺得沾沾自喜。
  漆黑的身影淡淡的一笑,雖然無法看的出來,但是影子確實是感覺到了身影在笑。
  「怎麼了,看來你下了決心之後,讓你整個人看起來精神都有點不太一樣了?」影子有點訝異的說著,那是因為它從沒有見到身影會這樣的笑著。
  「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的答案了嗎?」影子在度的問著。
  「………………」身影淡淡的對影子回應著。
  影子一付不出它所料的微笑道:「我果然沒有看錯你!」
  「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麼,我叫南靈來協助你好了,我期待你的到來,記得,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說完,影子開始慢慢的變淡,直到消失了,而身影也開始慢慢的淡出了這一個奇異的空間。輕輕的噓了一口氣,慢慢的由盤腿打坐中醒了過來,亞芠橫目四望,他現在是在海凱村外三里處的一個漆黑無比的林子里。
  剛剛,他在海凱村中,一時心動,嘗試的使用出了他由月花上所領悟出來,他私心稱這種發揮能量的方式為月靈散華。
  這是將光之魔法能量聚集起來,然後又模仿月花的型態,將他所聚集的能量以分散的方式,以最緩慢的速度慢慢的擴散出來,他相信這個方法很快的就可以將海凱村里那些善良的村民們身上的傷給治好。
  不過,因為是第一次試驗的嘗試,所以深怕自己會一時控制不好,所以亞芠格外虛耗大量的精神力量來控制及預防意外,一直到現在,他才放心了。
  剛剛察覺到自己的身體并不會因為這樣的一個方式而有所損傷,而且遠處的海凱村中,那些剛剛他所聚集出來的光能量似乎也已經完全的消失了,看來這方法真的很不錯,可以去好好的研究一下。
  不過,想起了剛剛它的話,亞芠不由的暗嘆在心,時間呀!他又何嘗不知道呢!
  他現在有點後悔不有早點下定決心,導致他因為游走於做與不做之間,白白的浪費了諸多的時間。
  看一下身邊一直在替他守護的貪狼星,亞芠一振精神道:「小星,找一下阿來口中的那只魔獸在哪?」
  剛剛,在聽到了阿來的話之後,亞芠就已經決定要替海凱村的村民除掉那只魔獸了,免的海凱村的村民再度的受到傷害。
  接到了亞紋的命令之後,貪狼星不由的豎起了耳朵,四下環顧了一番,對於獸王半身的貪狼星而言,要找一只高級的魔獸還不簡單!
  忽然間,貪狼星感覺到了在南邊不遠處有點異樣,而與貪狼星心靈相通的亞芠也同時的感覺到了,微微一笑道:「小星,我們走。」
  說著,亞芠與貪狼星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原地了,往南方奔馳而去。
  在貪狼星的領路之下,亞芠跟貪狼星很快的就來到了一處雜草叢生的小草原中央,,再這大片高及人腰的草原當中,有一個黃土小丘,小丘上有一個地窟。
  望著地窟那必須要彎腰才能進去,黑幽幽的洞口,亞芠雖然說是藝高人膽大,但是他也不愿意去鉆這一個小洞口,更何況洞內還隱藏著一只可怕的高階魔獸。
  轉過身來對著貪狼星:「小星,既然我們都來到人家的地頭了,還不請主人出來見客?」
  聞言知意,貪狼星忽然對著這一個幽黑的洞口大嘴一張,一顆小小的,還不到半個拳頭大的白色沖擊炮由它的喉嚨深處吐了出來,往地洞里飛了進去。
  奇怪的是,貪狼星這次所發出來的沖擊炮相較以往實在是小的太多了,而且去勢也極為緩慢,看起來幾乎就像是兒戲一般。
  事實上,以貪狼星現在的能力而言,如果它全力的吐出沖擊炮,不!甚至只要一半的力量來,就足夠將這個地窟,連同里面那只不知名的高級魔獸給炸的粉身碎骨了。
  不過因為亞芠對於幻獸,不管是有主人的幻獸還是沒有主人的魔獸,他都有種愛護之心,因此實在也不想一見面就痛下殺手,所以感應到了亞芠的心意的貪狼星便有了這一個算是打招呼的舉動。
  果然,當貪狼星的沖擊炮一進入到地窟中,亞芠頓時感覺到了這附近的火元素能量有了激烈的反應,大量的火元素能量由洞窟中涌了出來,變成了一團龐大的火球,直沖貪狼星的沖擊炮,將貪狼星的那顆用了不到一成的力量形成的沖擊炮給化掉,然後還有馀力往亞芠跟貪狼星燒過來。
  亞芠并不感到意外,早在阿來說他們村里的人受到燒傷時,他就知道這只所謂的高級魔獸一定是火焰系的,所以現在會出現火球實在是意料中事。
  亞芠正想要有所舉動時,忽然貪狼星一個前撲,大嘴一張,詭異的那團火球竟然就這麼的讓貪狼星給吸入嘴中,點滴不剩,吸完了火球之後貪狼星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巴,似乎覺得味道不錯。
  而亞芠則是一愣,什麼時候貪狼星竟然有著這樣的一種的能量,可以將敵人的攻擊能量吃掉?
  卻不知道,貪狼星的『第三隱藏技能』現在已經開始慢慢的表現出來了。
  在貪狼星將火球吃掉之後,地窟里忽然傳出來的一陣的怒吼,是豹子的聲音,原來里面是一只雷普系的魔獸。
  亞芠才剛推論出這只魔獸的身分時,地窟里同時有一個龐大的火紅色獸影沖了出來,直撲亞芠。
  亞芠輕輕的一閃,避過了這一個速度極快,而且也讓人感覺到一陣熱浪來襲的火紅獸影。
  獸影落地,不出亞芠所料,還真的是一只渾身冒著火紅的赤焰,不比貪狼星小的一只兇猛的豹子,此時不待亞芠命令,貪狼星已經主動的迎上了這只火豹魔獸,與它對峙著。
  貪狼星望著這只火豹,忽然發出了一聲震天的怒吼,原本看起來還很兇猛的火豹,在一看到了貪狼星的樣子,聽到了貪狼星的怒吼之後,身上的火焰忽然的變的很微弱,而且不可壓抑的渾身顫抖起來,高舉的尾巴垂到了地面,一副十分恐懼的樣子。
  看著渾身顫抖,頭兒垂垂,甚至還發出了哎哎的低吟聲的火豹,以及貪狼星一副神氣萬分的樣子,亞芠不由的暗笑在心,同時也為這只魔獸的階級之高而暗自心驚。
  要知道,身為獸王兩個半身之一的貪狼星,自然有其王者的威嚴與實力,但是,它的對手如果不是階級高到一定的程度,沒想相當的能力的話,貪狼星也絕不肯去展現它的王者風范的,對手也無法去感受到貪狼星所帶來給它的那種本能上的恐懼與威脅。
  至今,亞芠也只看過他三個哥哥的白金龍圣幻獸對貪狼星臣服過的舉動,其他的幻獸根本就連感覺貪狼星的實力的能力都沒有。
  如今這只火豹竟然可以感覺到貪狼星的實力,因而表現出了畏懼與臣服的樣子,這只能說這只火豹的階級與實力比亞芠所猜測的要高,可能達到八、九階的。
  貪狼星又一聲狼嚎,火豹四腿一軟,趴在了地上,動都不敢動,身上的火焰更是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現出了它火紅色的短毛,叫亞芠不由的一陣的好笑。
  亞芠慢慢的走到了火豹的面前,對著火豹道:「大家伙,你為什麼要傷害海凱村的村民?」
  火豹可憐兮兮的望著亞芠,貪狼星的壓力已經叫它受不了了,現在連站都站不起來,根本無法回答亞芠的話。
  亞芠一笑,轉頭對貪狼星道:「小星好了,別在發威了,讓大家伙起來說話吧!」
  聽了亞芠的話,貪狼星高傲的走到火豹的面前,輕哼一聲,火豹如釋重負,急忙的站起來,不過那顆大頭依舊是垂垂的不敢高抬,似乎不敢冒犯貪狼星的威嚴。
  貪狼星輕輕的嗚了幾句,似乎在替亞芠問話,而火豹也嗚嗚的一陣低吼。
  半晌,透過了貪狼星,亞芠這才知道,原來這只火豹本來不是生活在這里的,前些日子,因為它即將產卵,能力大減,正好又碰上了好幾個人類企圖要抓它,不敵之下它只好落荒而逃,逃到這里定居下來。
  而對於前些日子的事,則是因為它終於產下了卵,能力也逐漸在恢復當中,所以對於那些不斷的騷擾它的人類,它當然也不客氣的教訓了一頓了。
  亞芠知道之後不由的好氣又好笑,那些人大概就是指那五個冒險者還有沖著重賞而來的海凱村村民吧!
  那五個冒險者大概是看出來這大家伙是高階的魔獸,又知道它即將產卵,所以才會趁這個機會想要將它給抓起來,搞不好還可以獲得一顆高級的幻獸卵。
  在知道了大家伙的傷人只是出於自保,亞芠也不想要這麼是非不分的將它給消滅,亞芠便道:「那好吧!大家伙,反正你現在也已經將卵產下了,能力應該也恢復的差不多了,你就帶著自己的卵在去找的沒人的地方生活吧,這附近有一個人類的村莊,你不適合在這里生活,快離開吧!」
  火豹聽到了亞芠的話之後,不由的轉頭看一下一直在它身邊的貪狼星,直到貪狼星吼了一聲,它這才如獲圣旨,急忙對著亞芠及貪狼星點點頭,又沖進了自己的洞窟中,再出來時,嘴上已經刁了一只相當可愛,巴掌大不到的小豹子,看來它的卵已經孵化了。
  火豹對亞芠與貪狼星一點頭,正想要離開時,亞芠忽然道:「大家伙等等!」
  然後與貪狼星不約而同的轉向了另外的一個方向,亞芠沉聲道:「你們還不出來?難道是想要等我走了在出來追捕這大家伙?」
  半晌,亞芠與貪狼星看的方向沒有任何的動靜,亞芠再度的道:「我不得不佩服你們有辦法一直跟蹤我而不讓我發現到,不過算了吧,這大家伙不是你們能對付的,聽我的話不要再想打小幻獸的主意了。」
  還是沒有反應,亞芠淡淡一笑,既然感覺到對方并沒有什麼惡意,他也不為己甚,搖搖頭,對著火豹道:「大家伙,天底下這麼大,你自己去找的地方生活吧!」
  火豹輕嗚了一聲,刁著自己的小孩,就要離開,忽然,隱藏在黑暗中的人呆不住了。
  在黑暗中,忽然的傳出了一聲:「等一下!」聲音又清又脆,是個好聽的少女嗓音。
  緊接著,五個人由黑暗中走了出來,正是亞芠在耐吉的旅店中所遇到的那五個冒險者,而再察覺到了這五個冒險者的存在之後火豹不由的發出了怒吼的聲音。
  亞芠輕輕的碰了碰火豹的頭,安撫一下火豹的怒氣,在這同時,他們也走到亞芠的面前了,亞芠這才驚奇的發現到,這五個人竟然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年輕。
  五個人,三男兩女,當中最大的那個是走在最右邊的年輕人,看起來大約二十四五歲,手里拿了根長槍,一頭長發看起來有點凌亂,但是卻讓這個年輕人那駿逸的面貌上增加了一種邪氣而頹廢的性感。
  右邊第二個年紀與第一個相當,穿著一身的黑袍,手里拿跟法杖,一看就知道是一個魔法師,他正渴望的看著亞芠身邊的火豹,眼中很明顯的流露出來一種想要擁有的光芒。
  中間的那個是一個看起來約二十來歲的嬌美少女,穿著一身淡青色的緊身衣,除了方便行動之外,更是將她玲瓏有致的身段完全的表現出來,腰際別了一把短劍。
  而站在少女旁邊的是另外一個少女,穿著打扮跟第一個少女一樣,甚至連面孔也相當的類似,只是年齡看起來比較小一點,大概是十七八歲吧,一看就知道是一對姐妹花,不過亞芠倒是覺得這對姊妹的面貌有點面熟,不知道曾經在哪里看過?。
  最後一位,是一個身材壯碩,背後扛著一把大型的雙刃巨斧的年輕人,年紀也差不多是二十出頭,粗豪的臉上留露出一股憨厚的笑容,正緊緊的盯著亞芠直瞧。
  面對著他們,亞芠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心理不斷的想著,他們應該是知道自己絕對不可能打的過火豹,更別說是能夠馴伏火豹的自己了,那他們又想要干什麼?
  當中的少女,往前跨出了一步道:「你是什麼人?膽敢放走我們要捉的火豹?難道你不知道我是誰嗎?」
  此話一出,亞芠不由的皺起了眉頭,好一個驕縱的少女,憑這一番話,亞芠當場替她扣了好幾分,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一旁的魔法師裝扮的年輕人注意到了亞芠微皺的眉頭,急忙拉拉少女的袖子,然後對亞芠道:「真是對不起,凱琳她不是故意的,只是」
  話沒說完,那個叫凱琳的少女馬上就打斷他的話道:「多尼,你就是這個樣子,不然你上次好不容易找到的高級幻獸又怎會讓人給搶了?你又怎麼會要我們陪你到這里?」
  「反正我不管,這一次好不容易找到了比上次還要好的高階幻獸,你不可以再讓人家隨便說個幾句之後又被人家給搶走了!」
  說完,凱琳又往前站了一步,直直互不相讓的直盯著亞芠。
  亞芠好笑的望著一臉神氣的凱琳,還有急著在那里急搓手的多尼,心中暗暗的好笑。
  不過,凱琳這個名字也勾起了他的某些回憶,凱琳,這是他母親的名字!
  看來這個與他母親同樣名字的少女可是一個很強勢的女孩!
  似乎被女孩的樣子給嚇到了,多尼著急道:「凱琳,你別再說了,這人不好惹!」
  這樣的話語多尼在凱琳的耳邊說著,聲音雖然很細,可是又怎能瞞的他們面前,正似笑非笑的亞芠。
  更何況,在多尼說完之後,凱琳更是不悅道:「不好惹又怎樣?連賽華那群人本小姐都不怕了,我還怕這個人?」
  「真的不是我要說你,你三個月前敢向賽華挑戰的膽子都到哪去了?看你畏首畏尾的,見了就叫人討厭。」
  多尼聽到了凱琳這樣的一說,除了苦笑之外,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求助的望著其他人,其他人早已經見怪不怪了,誰也不想插嘴,偏過頭去,誰也不理這對歡喜冤家。
  倒是亞芠看著看著,不由的對著眼前的這兩個人心生好感起來。
  原本他還以為這個少女是一個驕縱的少女,不過現在看來,她倒是給了亞芠心直口快,性情爽朗的感覺。
  而那個青年,雖然看起來好像是畏首畏尾的,可是從他的眼睛中,亞芠倒也感覺到一種很難得的堅毅光彩,是那種會為了自己的理想而堅持到底的難得人才。
  而其他人,在亞芠的精神異力的敏銳直覺下,更是感覺到他們打從一出現就一直在打量著他,即使他們明知想要獲得這只火豹必須要越過他這個可以遜服火豹,非他們所能敵的對手這道關卡,可是亞芠卻在他們身上感覺不到有任何的氣餒或是畏縮的樣子,真的是一群很難得的年輕人。
  不過,此刻的亞芠完全沒想到,他現在所用的角度好像是這群人的長輩一般的角度,壓根沒想到他們這群人當中,大部分都要比他來的年長。
  也許正如亞芠自己所說的,他的心理年齡早已經遠超乎他現實的年齡了!
  輕輕的咳了一聲,提醒了眼前的這對歡喜冤家,似乎現在可不是吵嘴的時候,他這個正主兒還在這里!
  正在高談擴論的凱琳終於記起了他們現在想要獲得幻獸還必須要經過亞芠的這一關,停下了她的膽氣高論,轉過頭來對著亞芠叫囂道:「喂!老頭,這幻獸我們要了,趕快交出來。」
  盡管已經知道這個凱琳的大致性格,但是亞芠卻還是有點受不了她的過分直接,竟然叫他老頭?他也只不過是有一頭的白發而已吧?應該還不到被人叫老頭的程度吧?
  心中暗暗的苦笑,亞芠習慣性的板起了面孔,冷冷的道:「想要幻獸?自己過來拿!」
  凱琳一滯,忽然的轉過頭來對著多尼道:「你死人呀?幻獸是你要的可不是本小姐要的,還不趕快過去抓!」
  「還有,法利、大衛你們是木頭呀?還不快幫忙!」忽然對著兩側的青年叫著,凱琳接著拉著自己身邊的少女道:「憶琳,咱們後退一點,看場好戲。」
  說著,竟然真的拉著叫憶琳的少女往後退了一步,似乎表明了一切與她們無關。
  亞芠好氣又好笑的望著凱琳,這一切不都是她挑起的嗎?怎麼現在好像不干她的事?
  不過亞芠也無暇多想,魔法師多尼,大個子大衛,有點邪氣的法利好像很習慣這樣的局面,很快的就擺出了戰斗的態勢,面對著亞芠。
  亞芠淡淡的一笑,心靈通知了身旁的貪狼星,要它不要插手,同時心中自己也感覺到很奇怪,平常要是有人對自己刀劍相向,恐怕那些人現在都已經不知道在哪了?
  可是今天晚上,這幾個人對他明明擺出了一副戰斗的樣子,可是他就是激不起心中的任何殺氣,甚至連一點的怒氣都沒有,反倒是只感覺到有趣。
  這大概是因為那個看起來有點嬌蠻的少女,有著一個跟母親一模一樣的名字的關系,以及她那雖然有點不講理但是卻又很直爽的態度吧!
  雖然臉上冷淡,但是雙眼卻已經輕易的泄漏了他的心意,充滿著笑意,忽然,亞芠的身影在三個人的眼中突然變的有點模糊,好像往前跨了一步。
  面對著三個嚴陣以待的年輕人,冷冷道:「來吧!讓我看看你們有多大的本事?敢說從我手中奪走這大家伙?」
  就在亞芠往前跨出一步的同時,三個年輕人忽然身子一晃,臉色有點慘白起來。
  可別小看亞芠的這一步,在三個年輕人高熾的戰意與精神鎖定之下,亞芠竟然說動就動,完全無視他們的精神壓力,而且這一步的跨出,更是叫他們發現到,此時的亞芠雖然明明是站在他們的面前,但是他們卻又覺得亞芠如風般,他們此時根本無法抓住亞芠的位置,那種明明眼前站了個人,但是卻又完全的抓不住他的遠近,無從下手的感覺叫他們差點沒驚叫出來。
  而就在這時,亞芠忽然的轉頭望向場外的凱琳及憶琳姐妹,一瞬間,三人同時的注意到了亞芠那種恍若虛無的感覺消失了,他們的精神鎖定了亞芠的位置了。
  同一時間,三個人同時發動了攻擊,大衛手中的巨斧夾帶的強勁的勁風往亞芠的腰部揮來,法利手里的長槍用極為刁鉆的角度,往亞芠的胸前刺來。
  而多尼不進反而向後退了一步,手中極快的結出了亞芠看不懂得復雜手勢,嘴中念念有詞的,兩手一攤,一顆頭般大的火球與閃耀著黃色光芒的圓球出現在他的兩手。
  亞芠不由的有點驚訝,雖然說某種角度上來說,他幾乎是魔法白癡,但是他也知道,能夠同時施展出兩種不同系的魔法的魔法師是如何的難得,就他從夜月所獲得的知識來說,幾乎是有著大魔法師實力的家伙才會有的能力,而且除了這個多尼之外,拿槍的法利與拿斧的大衛也不容小覷,無論在法利手中長槍所取的角度與變化,或是大衛雙刃斧的力量與速度,都相當的可怕。
  不過,有必要這麼拼命嗎?這種攻擊,恐怕稍差一點的人可是會受不了的,而且是那種一不小心就會丟命的。
  不過這也只能怪亞芠自己,雖然心中對著這幾個年輕人相當的欣賞,可是一但進入戰斗,亞芠本能的所釋放出來的強大氣勢給這三個人一種今天沒有在第一擊將亞芠格殺的話,那就換成是他們要死於非命的感覺的,所以他們只好拼老命的將自己最厲害的絕招給拿出來。
  心理的念頭很快的在亞芠的心中閃過,多尼已經將兩手的黃色光球與火球合而為一,變成了一道內黃外紅的光箭射向了亞芠,而法利與大衛的槍斧更是已經貼近到亞芠的身邊了。
  淡淡的一笑,亞芠的身影忽然詭異的消失不見了,讓三個人的槍斧箭全術落空,緊接著,他們卻又發現到了亞芠竟然又站回了自己的原位了,令他們不由的一陣的失神。
  其實自始至終,亞芠就未離開原位,他只是在戰斗開始時,用自己強大的精神壓力讓自己在三人的眼中變的好像有點高大起來,而有了亞芠*近了他們的錯覺,讓他們配合密切的絕招全術落空。
  對於這點最有體會的便是站在場外冷眼旁觀的凱琳姐妹了,姐妹倆只奇怪,為什麼多尼他們會像個白癡一樣,對著亞芠面前的虛空攻擊,而放著亞芠這個正主兒不理?
  心中雖然感覺到奇怪,但是姊妹倆手里的動作可不慢,不約而同的拔出了腰中的短劍,嬌喝一聲,騰身往亞芠的方向沖來,兩把短劍像兩條毒蛇般的往亞芠的左右太陽穴扎來,就怕亞芠對著全力出手落空而未能及時回氣的多尼三人出手。
  亞芠輕笑一聲,頭稍微一偏,差之毫厘的閃過了姊妹倆的短劍,同時兩手分別的往姊妹倆的短劍伸指一彈,姊妹倆如受重擊般的驚呼一聲,往兩邊飛彈而出。
  當姊妹倆的驚呼聲傳進了三人的耳中,三人抬頭一看,不由的亡魂皆冒,他們正好瞧見了凱琳姐妹橫飛出去的景象,多尼心中一跳,不由分說的掄起了手中的木制法仗,照亞芠的頭砸下。
  亞芠輕笑一聲:「太不夠冷靜了,看清楚自己的長處是什麼比較好,近身戰可不是魔法師的專利。」
  說著手下可不慢,隨手的拿住了多尼手中的木杖,將多尼連人帶杖的往前一推,換成多尼倒飛出去了,摔了個狗吃屎。
  忽然腹部傳來的一陣銳利的勁風,亞芠往下一看,法利幽黑的槍尖已經往他的小腹鉆來。
  亞芠搖搖頭:「偷襲的時機剛好,不過力量太大,帶起了風聲,引起我的注意!」
  同時右手一瞬間金光一閃,右拳硬憾法利的鐵槍,槍尖受到亞芠這一拳,法利如遭雷擊,顫抖的倒飛出去。
  剛剛將法利砸飛,亞芠的面前又飛來的一只巨斧,再度的搖搖頭:「力量雖然強,但是去勢太盡,速度又太慢!」
  極快的握住了斧柄,不阻反倒拖,大衛驚呼一聲,已經被亞芠連人帶斧的拉的往亞芠的頭上飛了過去。
  緊接著,兩把短劍又無聲無息的往亞芠的兩肩處刺來,原來是凱琳姐妹回過氣來之後再度的偷襲。
  亞芠更是嘆口氣,直接的伸出兩根手指,夾住了快了一絲的凱琳的短劍,一扯之下,凱琳的短劍砸中了憶琳的短劍,互撞的力道叫姊妹倆再度的一聲尖叫的狀在一塊了。
  亞芠這時才道:「默契不足,角度及位置都不對!太差了!」
  忽然的,眼前的一個紅光一閃,一顆火紅色的火球往亞芠的臉飛來,連閃都不閃,亞芠直接的一拳將這顆火球給擊碎,打的四下都是火星。
  露齒一笑,對著遠處呆住的多尼道:「施展的速度太慢了,力量也不足,有時間發呆還不如趕快念咒施魔法。」
  緊接著,彷佛是重新上演剛剛的情況,五個人不斷的發動著攻擊,也不斷的讓亞芠給化解了攻勢。
  而亞芠總也在化解他們的攻勢時,加上了一句的評語,叫他們氣的牙癢癢的,卻又拿亞芠全然沒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