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40 純心感魔

聽到了亞芠的話,阿來轉頭一看,不知何時,自己竟然已經回到了村子前面的小徑了,不遠處,位在村子最外面的村長家的燈光正不停的閃爍著,由窗戶里,阿來輕易的可以看見長滿了白胡子白頭發的村長正坐在壁爐前他最心愛的搖椅上抽著煙管。
  阿來驚訝的望著亞芠,他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原本他要走半個小時的路途卻在剛剛亞芠與貪狼星的帶領下,不到五分鐘就走完了!
  看著阿來的表情,亞芠就知道自己沒有走錯,亞芠催促道:「阿來,咱們到你胡子伯伯的旅店吧!」
  阿來呆呆的點點頭,有點反應不過來的帶著亞芠慢慢的走進了村子里,由村前通過村子中間的廣場,可以直接到村子尾的大道上。
  而阿來口中的胡子伯伯,耐吉的旅店就是在村子中間的廣場,獨立出來,旁邊有一口水井的兩層樓木造方形屋。
  隨著阿來走到廣場上,亞芠心中真的是有所感,這個村子看起來雖然很小,大概頂多也只有百來戶,看著屋子的樣子與環境,可以說生活不是很好。
  就連現在在他的眼前,阿來口中的胡子伯伯,海凱村里唯一的一家旅店,看起來也都只比其他的房子稍大一點,令亞芠很懷疑這家旅店不知道可不可以同時容納二十個人以上的旅客寄宿。
  而且,這家旅店外表相當的樸實,唯一的裝飾便是年代久遠所產生的墻上斑駁的痕跡,完全不像他以前在其他城市中所見到的旅店那般,外表不是精美就是典雅,而且占地廣,環境優美,這家旅店完全沒有那些,就這麼單獨的一幢,什麼也沒有,除了在木造的斑駁門面上掛了一個小小的招牌,上面寫著兩個字,『旅店』,讓人可以分辨出這是家旅店之外,一切就這麼儉樸,甚至可以說是簡陋。
  但是,亞芠卻是相當的喜歡這個村子,甚至是這個旅店所代表的氣氛。
  由於現在時間還不是很晚,所以走進村子里,亞芠隨處可以看見兩旁的屋檐下,或是廣場上,甚或道路上,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或是散步的村民。
  而阿來跟每一個村民不斷的打著招呼,而村民們也跟阿來說笑著,甚至對於他這個跟在阿來身後的陌生人,他們也都展現出他們善意樸拙的熱忱笑容,或對亞芠他揮揮手,或是點頭打招呼,歡迎他這個陌生人的到來。
  看著走在前面的阿來,亞芠的臉上不由的泛起了真誠的微笑,他似乎一眼就喜歡上這個熱情善良的小村子以及里面的村民了。
  而在村子間走動時,亞芠同時也注意到了,這個村子里,有許多的人身上各處都綁著白色的繃帶,身上?著傷。
  看來,這些人應該就是阿來口中的那些,與五個冒險者去捕捉高級魔獸,但是卻因為失敗而受傷回來的村民了。
  無暇去注意亞芠,一來到廣場阿來立即走向旅店,頭也不回的推開了旅店那個看起來倒還像個旅店該有的雙扇半門,頭也不回的沖了進去。
  站在外面廣場上的亞芠馬上聽到阿來人未進聲先進的大叫聲:「胡子伯伯,胡子伯伯,你在哪?」
  亞芠一笑,跟著推開了大門走了進去,才一進門立即有一股刺鼻的酒味迎面撲鼻而來,進門一看,這間旅店至少內部跟一般的旅店差不多,第一層都是打通所有的隔間,變成了一個大廳。
  在面對門的對面墻前,有一個小吧臺,吧臺里面沒有人,倒是吧臺後方有個半鑲崁再墻上的木造酒柜,酒柜上面的架子,擺了許多瓶瓶罐罐,或空或滿,不知道裝了什麼樣的液體,或是酒的瓶子。
  在吧臺與大門之間,十張四人小矮桌,兩邊各擺了五張,呈兩行整齊排列,中間留有一條可供三人并行的小通道,現在這個時刻已有六張坐滿了人。
  亞芠略微的四下一望,發覺在座的大都是面目藜黑,臉上洋溢著淳樸憨厚笑容的人,應該是村里的人吧!
  唯一叫亞芠比較感到刺眼的是,在最里面陰暗處,在吧臺左手邊的那張桌子上,擠了五個人,三男兩女,其中三個身邊還有一根長長的用布卷起來的東西,憑亞芠的經驗立知那都是兵器。
  不過亞芠今天還這里可不是要惹麻煩的,何況他也不想要惹麻煩,所以他也只是在知道有這麼一桌的人在之後,立即又將眼光移到其他的地方打量起來了。
  除了前面有個吧臺及矮桌之外,在亞芠的右手邊,有一個沿著墻壁直上二樓的木造小樓梯,只能單獨容納一個人上下。
  在樓梯的下方,*近吧臺的旁邊,有一個可供一人通行的小方門,門前用一件現在已經瞧不出原本是什麼顏色,現在只是一件灰中帶黑,被油污渲染的相當可觀的布簾阻住了亞芠向內窺視的目光。
  看到了小門外的那個布簾猶自晃動,而阿來已經不見了,亞芠不用猜也知道阿來是進去了那個小門中了。
  自己找了張沒人坐的矮桌坐下,耳中聽到了由小門中傳出來一震低沉沙啞的叫聲道:「阿來,你來干麻?是哈德酒癮又犯了?叫你來買酒的嗎?」
  「我前兩天不是在跟你說過了,哈德這陣子不能喝酒,我是絕對不會把酒賣給他的,就算是你來也一樣!去去去!別再來煩我了,你回去跟哈德講,我是絕對不會賣酒給他的,叫他別妄想了,別妨礙我炒菜,你安遜伯還在等我的小菜呢!」伴隨著這個聲音的是小門中傳出的一陣炒菜聲。
  而接續著這話聲的是阿來的反駁:「胡子伯伯不是啦!不是大叔叫我來,我今天來是幫你帶來了一個好消息的…….」
  接著,阿來的聲音低了下來,隨即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吼道:「什麼?阿來,你說的是真的?沒騙我!」
  阿來的聲音響起道:「胡子伯伯是真的,那位大叔現在就在門外,穿黑衣服的那位!」
  緊接著,小門中忽然的傳出了一陣乒乒乓乓,好像有人跌跌撞撞的弄倒了許多的家具一樣的聲音傳出來,然後,一個中等身材,微胖,穿著一件被油污渲染的青灰色棉袍,臉上留著一臉幾乎遮住他大半臉的絡腮胡,面目有點幽黑的中年人拖著阿來的手,由小門中沖了出來。
  跌跌撞撞的中年人拉著同樣被他弄得跌跌撞撞的阿來沖出來之後,大叫道:「在哪?」
  眼中毫不遮掩的流露出了焦急的神色,橫目一掃,隨即注意到坐在門邊,一身黑衣的亞芠。
  放開了阿來,中年人,阿來嘴里的胡子伯伯,亞芠此行要找的人,巧仁婆婆的兒子耐吉一個箭步的沖到亞芠的面前,情急之下握住了亞芠的右手急問道:「老兄,阿來說你將我娘給帶回來是不是?是不是?」
  看到耐吉著急的樣子,亞芠微微一笑的安撫道:「你就是耐吉兄是嗎?你放心,你母親巧仁婆婆現在正由我的同伴守著!」
  聽到亞芠這樣的回答等於是告訴耐吉說阿來剛剛的話都是真的,他母親真的被亞芠給帶回來了,這下耐吉哪里能不急的,急忙晃著亞芠的右手道:「老兄,拜托你,能不能請你趕快告訴我母親的下落?我要去接他回來。」
  亞芠拍拍耐吉的手,道:「耐吉兄,有耐心一點,你讓我通知一下我的同伴將你的母親給送來,這樣也許會比較快喲!」
  搓著雙手,耐吉怪不好意思的直對亞芠道謝,但是同時卻又不禁用他那雙充滿渴望的雙眼催促著亞芠趕快通知他的同伴。
  亞芠暗暗一笑,右手一楊,銀光一閃,右手臂上頓時出現了一身銀羽的雷羽,亞芠淡淡一笑道:「雷羽,你回去通知凱特將巧仁婆婆送來這。」長鳴一聲,再發出了一聲鷹唳之後,雷羽已經化成一道銀光,沖出了旅店直往天際。
  原本亞芠是不需要用講的就可以命令雷羽的,但是為了讓耐吉安心,所以亞芠這才會特別的說出口。
  可是,就在亞芠喚出雷羽時,那原本坐在陰暗的角落里的那五的冒險者眼中頓時精光一閃,同時的也注意到了乖乖的坐在亞芠腳邊,神態威猛的貪狼星,五人不約而同的露出了奇妙的眼色。
  而亞芠因為專注的與耐吉談話,所以也未注意到這五個人的奇特神態。
  當雷羽離開之後,旅店里,那些村里的人原本就?亞芠這忽然出現,神態裝扮又非凡的人而感到十分的好奇,全都靜下來聽著亞芠跟耐吉的談話。
  聽了老半天,他們終於聽出來,原來亞芠是專門送兩年前失了蹤的巧仁婆婆回來的!
  關於耐吉這大胡子的遭遇,村里的人有誰不知?兩年前耐吉落寞的樣子又有誰沒見過?沒有去安慰過他?
  因此,現在一聽到巧仁婆婆有消息了,而且現在還讓人送回村里了,所有人不由的替耐吉高興著,紛紛的過來向耐吉道賀。
  而對於亞芠這送巧仁婆婆回來的人,雖然亞芠對他們而言是一個陌生人,雖然巧仁婆婆不是他們的母親,但是,他們卻好像比耐吉還要高興般,不約而同的替現在心里只有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自己母親的念頭,但是卻忘記了要向亞芠道謝的耐吉,向亞芠表示出他們的道謝之意。
  看到了旅店里的人,不斷的向耐吉道賀,也不停的對自己說一些雖然有點詞不達意,但是卻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出他們真誠道謝的味道,亞芠只覺得心中漲著滿滿的溫暖。
  真的是一個很有人情味的小村子,這村子里的人真的好善良呀!
  察覺到了,有許多的村民跑出去外面,向其他人宣布巧仁婆婆回來的消息,因而導致這個小小的旅店里人越來越多,幾乎是擠滿了人潮,全都向耐吉道賀,以及對他答謝,亞芠不由的有點尷尬。
  自覺自己并沒有做了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是順路的將巧仁婆婆給送回來,但是他卻接受了村民這樣熱誠真摯的歡迎,甚至耐吉在回過神來之後,竟然還向亞芠一跪,感謝亞芠將他母親送回。
  亞芠慌的急忙將耐吉給拉起來,同時心中感覺到十分的慚愧,他并不值得眾村民這樣的感謝。
  同時間,亞芠此刻才真的是下定了決心了。
  望著眼前這一張張對他表示著謝意的樸拙面孔,亞芠心想,真的是應該給『它』一個明確的答案了。
  雖然說這麼久都一直沒有聯絡,但是想必『它』應該還在等他的決定吧?
  看著這樣一個善良的小村子,善良的村民,亞芠實在是不忍心讓這樣一個美好的小村子在未來灰飛湮滅。
  或許人間的丑惡不少,但是善良也絕對不會滅絕的,為了這些可愛的人們,他是該下定決心了,不該再猶豫不決了!已經可以給它答案了。
  頭一次,亞芠覺得自己應該下定決心了,也應該努力點,不是為了少數人,也不是為了什麼目的,光是為了這些善良的純樸村民及其他的跟他們一樣的人們臉上的笑容,他就應該要順應自己的心,去達成『它』的期望!
  同時,這也是為了那上萬個在虎王坡上,無辜的慘死在他的手底下的人們,他所能做出的最好的贖罪與歉意了!
  渾然不知道此時面?笑容的亞芠正下定了一個在未來幾年之間會影響到他們、人類,乃至於全大陸,全世界的重大決心,單純而善良的村民們,依舊是不斷的替耐吉感到高興,也不吝惜的對亞芠展現他們真誠的笑容,讓整個旅店里充滿了無盡的歡樂。
  不知道過了多久,亞芠忽然微笑的對著耐吉道:「耐吉,巧仁婆婆回來了。」
  隨著亞芠的話聲一落,由門外忽然的沖進來了一道銀光,銀光落在亞芠的手臂上,現出了銀光閃耀的雷羽。
  眾人認出了是剛剛亞芠命令去通知他的同伴將將巧仁婆婆送回來的幻獸,不由的發出了轟天的歡呼聲。
  望著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去的雷羽,想起了無論是貪狼星、雷羽,甚至是其他的幾只幻獸,都是自它們出生開始,便伴隨在自己的身邊,隨他出生入死,亞芠忍不住輕輕的慰撫了一下雷羽的一身銀羽,道:「雷羽,辛苦你了。」
  雷羽在亞芠的手指下,舒服的發出了一聲的低鳴聲,隨即慢慢的擬化回亞芠的右臂,消失不見了。
  亞芠抬起頭來,忽然發現到眾人正愣愣的看著他,不由的一挑眉,心中滿是疑惑,不知道他們這樣看著他是什麼意思?
  忽然,一旁得阿來吶吶道:「大叔,剛剛…你笑的好好看唷!」
  亞芠一愣,不知道阿來忽然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卻不知,剛剛亞芠在慰撫雷羽時,臉上無意間展露出了另一種的笑容,與他自跟約瑟融合之後,所習慣掛在臉上的那種,雖然看起來也很好看,但是卻隱隱間?著一種心中隔離感覺的笑容不一樣,是一種更為真實的溫柔笑容,彷佛在那一瞬間所有人都由亞芠臉上的笑容接觸到了亞芠那潛藏在心底最深處,從來沒有人可以挖掘出來的溫柔與善良。
  那樣出乎真心的笑容,當場叫所有人看呆了,誰也無法忘記亞芠那一刻的微笑。
  而現場年紀最小的阿來,用他那天真純潔的心靈,馬上就發現到了亞芠的笑容不一樣的地方,無法形容出到底是哪里不一樣,但是只知道他很喜歡亞芠剛剛那一瞬間的笑容,所以忍不住的用『好好看』這樣的名詞來形容亞芠剛剛那一瞬間真情流露的笑容,同時也深獲其他村民之心,紛紛對著亞芠點頭,贊同阿來的話。
  亞芠一愣,他真的是有點不太明白阿來及村民們的意思,不過,感覺到村子外正有幾個人進來,知道現在可不是追問這個問題的時候,於是……
  轉過頭去,亞芠對著耐吉道:「耐吉兄,你現在還傻在這里干什麼?不出去迎接你的母親嗎?」
  經亞芠的提醒耐吉這才如夢初醒,與其他同樣的自亞芠剛剛一瞬間的笑容中回過神來的村民們,歡呼一聲,一哄的擠出了門外。
  亞芠淡淡一笑,無意間眼光繞過了陰暗的那一個角落,敏銳的直覺告訴他這幾個冒險者正聚精會神的在看著他,亞芠一愣下,對他們看了一眼,然後跟在最後一個的村民後面,走出了旅店。
  來到旅店外,亞芠不由的一愣,眼前這塊海凱村唯一的一個廣場上,此時已經布滿了人,將原本就不大的泥土廣場幾乎塞的滿滿的,好像全村子的人都來了,亞芠估計眼前最少有一兩百人。
  走到站在人群最前面的耐吉身邊,亞芠發現耐吉現在全身正微微的發著抖,可見他此時心情的激動實在是難以言語。
  就在此時,廣場外邊的小路上,已經出現了幾個人影,亞芠銳利的眼神已經先眾人一步的瞧出來,來人是力奧、四個小隊員,還有被兩個小隊員夾在中間扶持著飛掠而來的巧人婆婆。
  很快的,力奧等人已經來到了亞芠的面前,力奧對亞芠點個頭道:「頭兒,凱特還沒有回來,所以我先帶著巧仁婆婆過來。」
  亞芠點點頭,而站在他身邊的耐吉早已經是兩眼發紅,眼框中充滿了水氣,嘴唇微張,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的呆呆望著已被兩個小隊員放下來,一身青衣的巧仁婆婆。
  忽然間,耐吉往前一撲,忽然的跪倒在同樣的被眼前熟悉的景象人物驚呆的巧仁婆婆身前,不由分說的摟著巧仁婆婆的腿,忽然放聲大哭道:「娘,您終於回來了,孩兒不孝,讓您受苦了!」
  兒子那熟悉的身影一入眼中,巧仁婆婆同樣的也紅了眼睛,雖然已經心里有所準備了,但是真正見到兩年不見的兒子時,激動的心情一樣叫她也說不出話來,同樣的,只能回抱著跪在自己面前的兒子,流下了重逢的喜悅淚水。
  望著眼前這一慕母子重逢,親情流露的感人景象,許多村民已經忍不住的也跟著紅起眼睛來,慕然,不知誰先起的頭,周圍的村民爆發出了幾乎快要將天轟破的歡叫聲,慶祝著巧仁婆婆與耐吉的母子重逢。
  終於,一位長滿了一頭的白發與滿臉的白胡子的長者走了出來,對著正抱頭痛哭的耐吉母子二人道:「巧仁,耐吉,你們也好了,以後有的是時間讓你們抱在一塊哭,現在可別怠慢了客人!」
  「村長!」聽到了長者這樣的一說,耐吉站了起來低喚了長者一聲,隨即自己擦擦眼淚轉過頭來,對著亞芠等人深深的鞠了個躬,感謝道:「恩人,實在是真的感謝你將我母親送回來,我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來表示我的感謝,只能說,恩人如果有一天你需要我的話,我萬死不辭。」
  亞芠淡淡的笑道:「耐吉兄,你說著什麼話!難得現在你已經跟母親團聚了,說這做什麼呢!」
  耐吉一笑,但是他心中暗暗的發誓,總有一天他一定要報答亞芠對他的大恩的。
  耐吉伸手扶住巧仁婆婆道:「娘,我扶您進去休息。」
  巧仁婆婆笑著拍拍耐吉的手道:「傻孩子,現在娘眼睛都看的見了,你不用這麼麻煩了,我可以自己走的。」
  耐吉咦的一聲,剛剛因為重逢的關系,所以欣喜之馀卻沒有注意到,如今一聽巧仁婆婆這樣的一講,耐吉這才注意到了巧仁婆婆的眼睛現在一片清明,全然不若兩年前那樣的昏濁。
  耐吉驚喜道:「娘,您的眼睛…….?」
  巧仁婆婆笑道:「傻孩子,娘的眼睛早就由恩人治好了!」
  這下別說耐吉驚喜了,連其他村人也都驚喜的瞧著巧仁婆婆清撤的雙眼,以及亞芠,實在是很難相信耐吉婆婆那雙被村長宣告無望,使的耐吉不得不帶他的母親出去求醫,因而引發失蹤事件的雙眼竟然是由亞芠給治好了。
  「村長,各位鄉親,今天我母親回來,而且眼睛又被恩人治好了,我今天實在是太高興了,我請各位喝一杯!」轉過身來,耐吉對著全村的人道,說完又轉過身來對著亞芠等人道:「恩人,我知道說什麼都是多馀的,但是,請你們進來讓我招待一下,讓我表達一下感謝吧!」
  亞芠微微一笑著,搖搖頭道:「耐吉兄,你現在與婆婆母子剛重逢,一定有說不完的話想要聊,我們外邊還有著同伴在等著我們,我想我們就先告辭了,改天如果有空的話,我在來拜訪你好了。」
  「婆婆,我們先走了,改天我再?靈兒來拜訪您。」
  說完,對力奧打個招呼,眾人轉過身去,不讓著急的想要挽留他們的耐吉與巧仁婆婆有機會出言挽留,他們的身影已經似緩實遠的逐漸遠去。
  忽然,來到了村子口時,亞芠忽然不知道對著力奧等人說了些什麼?
  力奧對著亞芠點點頭,帶著其他的四個死神小隊的隊員先走了一步,而亞芠則是停下來,轉過身,面對著村人。
  耐吉本來是以為亞芠改變主意了,正想要走向亞芠時,忽然見到亞芠手上出現了一顆足有人頭大的白色光球。
  耐吉母子、村人驚移不定的望著亞芠,忽然,亞芠的聲音在一瞬間傳進了所有人的耳中道:「各位善良的海凱村村民們,再見了,容我送各位一個小禮物吧!」
  說著,亞芠忽然由原地消失不見了,但是他手上的光球卻沒有消失,冉冉的升到半空中。
  光球升到一定的高度之後,忽然一裂為五,分散到全村各處,散發出了一陣柔柔的白光,讓全村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人都沐浴在這白光之下。
  被這白光一照,所有人只見一陣無比舒暢的感覺充滿了全身,讓人感覺到精神百倍。
  原本身上受到了燒傷,裹著繃帶的村人忽然感覺到傷可一陣的奇癢,忍不住的解開繃帶一看,每個人只見到受傷的部位竟然奇異的以著一種極夸張的速度在愈合著,短短的幾分鐘的時間不到,傷口竟然已經好了,只留下了淡淡粉紅色的痕跡,令人無比驚訝。
  村里的村長,那個有著一頭白發白胡的長者,在看到了村人傷口的異變,驚異的大叫道:「這怎麼可能,就算是最神奇的光魔法也沒有這樣的能力可以在一瞬間將人的傷治好,這人……這人到底是誰?竟然能夠辦到這樣近乎神跡的事情來?」
  眾人先是不可思議的望著自己或是旁邊的人,現在那幾乎已經瞧不出有曾經受過傷的受傷痕跡,然後忍不住的望著亞芠消失的方向。
  到這時,聽到村長說出來的話,眾人忽然的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到現在為止,全村竟然沒有人這個送了巧仁婆婆回來的人到底是叫什麼名字,是哪里的人?
  「他是圣者!」忽然一句近乎虔誠的話傳進了眾人的耳中,眾人忍不住的轉過頭來看著巧仁婆婆。
  面對著眾人,巧仁婆婆道:「在我在他們之間生活的這段日子中,我曾聽到他的有些跟他一起旅行的同伴說過,這個人是一個圣者,他曾經治好了帝國陛下的病,也曾經將帝都里無數身患絕癥的病人的病給治好,展現無數的神跡!」
  「在整個帝國當中,只要是知道他的人,上從陛下,下到一個平民,全都對他十分的尊敬,而當時我聽到說這話的人,是帝國的一位長老,他也是相當的尊敬圣者的!」
  「在整個帝國中,所有人都稱呼他為圣者,叫他為慈悲圣者!」
  聽著巧仁婆婆莊容的說出了這一番的話之後,村人一陣的驚訝,村長喃喃道:「原來是圣者,難怪有著這樣的一個神跡,我們真是何等的榮幸呀!竟然有圣者駕臨我們的村莊。」
  淳樸的村民們雖然不知道圣者真正是代表著怎樣的一個意義,但是對單純如他們而言,這樣一個不辭千里的將巧仁婆婆送回來,然後又在一瞬間治好他們村里的人的傷的亞芠,確實是圣者沒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