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11 華宴陰影


  依舊是那間書房,德野王高坐在椅子上,在他的面前,站著兩個人,右邊世一個看來約四十上下,一臉陰森的男子,左側則是一個看來約七十左右,滿臉紅光的老者,看他那清奇的外表,可以想見他年輕時一定是一個英俊之人。
  德野王閉上的雙眼打開,沉聲道:“扈伊,今晚的宴會你準備好了嗎?”
  左側的扈伊一躬身道:“稟告陛下,下臣已布置好場地,同時已將物證準備好,隨時可進行。”
  德野王又沉聲道:“葦諾,人員挑選方面如何?”
  右側那面目陰沉的中年人一點頭道:“稟告陛下,下臣已由黑衛隊中挑出三十員,每一個皆是以一擋百的好手,同時對于十滅陣已鍛煉純熟。”
  德野王滿意的點點頭道:“你們記著,今晚之事,我不容許有任何人出錯,也絕不許老虎一家有誰逃脫,如有差錯,提頭來見。”
  扈伊及葦諾凜然一栗,同聲說:“是。”
  德野王揮揮手道:“下去吧!今晚依計行事。”
  兩人一躬身,同時退下。
  扈伊及韋諾退下后,德野王又喚道:“虛何在?”
  一道幽黑的人影又出現在德野王面前,躬身道:“陛下,有何吩咐?”
  德野王道:“今晚帶十個暗魔跟我去參加宴會吧!”
  黑影點點頭,身影又消失在黑暗中。
  德野王得意大笑道:“天羅地網已布下,翰羅,希望今晚你不會令我失望。”
  黑夜很快就來臨,盈亮的燈光把整個右相府照的金碧輝煌,來來往往的貴族名流顯示右相今晚宴會的盛大。
  以翰羅為首的斯達克一家人,來到右相府前,翰羅抬頭看一下高高的右相匾額,輕哼一聲,大步走向前。
  門前迎賓的門防一看到翰羅,不待他走到他面前,立即大聲呼道:“翰羅.斯達克公爵到場。”
  霎時,原本吵雜的宴會場地立即寂然無聲,所有人的眼光立即集中在斯達克家一行六人身上。
  眾所皆知的,右相與斯達克家不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一邊是傾向和斯達帝國建交,聯合圍剿泰龍帝國的右相;一邊是傾向以自己的武力,維持國家安全而不借助外力的斯達克家,這兩邊今天怎么會湊在一起?
  其中因果令人玩味。
  翰羅一馬當先,走進了極盡奢侈豪華的宴會場地,運用金、銀、藝術品,架構的宴會,杯光酬影,令人艷羨。
  主人扈伊正在會場中,和三兩老友親密交談,不知說到什么,哈哈大笑起來,見到斯達克一家走進來,臉上浮出奇妙的笑容,迎了上去。
  霎時之間,整座大廳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看著他們,看看這足以被列為公國第一奇景的景色。
  扈伊走到翰羅面前三步處,臉上圖浮現一個大大的笑容,笑道:“大哥,這大概是我們兄弟四十年來第一次在私下會面吧!近來可好?”
  話一出口,令在場所有人大吃一驚,“大哥?”什么時候斯達克公爵跟右相扈伊是兄弟?
  驚人的事實令人不敢相信,但接下來的事才真叫人訝異!
  只見翰羅感嘆一聲:“這句大哥我已有四十幾年不曾由你口中聽過。”
  “想想真是造化弄人,大概你今天很有把握吧!我可能是在劫難逃了,在那之前,能聽你叫我一聲大哥,總算是不虛此行。”
  扈伊目光一閃,心中暗暗警惕,翰羅果然是不可小覷,口中卻大笑數聲,身手一搭翰羅的肩膀,笑道:“大哥你在說什么?走!走!我們兄弟好久沒痛飲一番,今天一定要喝個夠。”
  說著就拉著翰羅來到主位旁,喝起酒來。
  看到他們相談甚歡的樣子,其他賓客幾乎以為自己眼花,什么時候兩個生死仇人感情這么好?
  另一邊,御萊、亞華、亞旭、亞若等人也有各自的好友來打招呼,相約在一邊聊起天來,宴會的氣氛是越來越融洽,至少到目前為止!
  一邊的亞芠見父兄在不知不覺中被人越拉越開,心中暗自著急,但他的任務是利用上流社會中認識他的人較少,利用這一優勢,找出脫離的路線。
  可是他卻不知,他的行動已落在有心人眼中。
  亞芠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摸透右相府的房舍位置,終于找到一條緊急時可供逃生之用的路線。
  回到宴會大廳時,看到父兄已不知不覺得分開好遠,正各自高談論闊。
  亞芠來到二哥亞旭身邊,跟他交個會心的眼神,亞旭手似無意識地擺了個動作,亞芠了然在心,二哥要他去通知其他哥哥及父親。
  這時,原本跟翰羅相談甚歡的扈伊突向翰羅告聲罪,站了起來,走到會場中央,高聲道:“各位貴客請注意一下!”
  眾人皆知今天的宴會重頭戲來了,扈伊要宣布今天宴會的目的,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是知道扈伊舉辦宴會的目的何在?
  扈伊高聲道:“碧華,賢侄請過來一下。”
  兩個身影來到扈伊的身邊,一位是一個看來約二十上下,身著淺藍晚禮服,長的千嬌百媚的金發少女,所有人立刻認出是扈伊的大孫女-碧華.碧.達捷,今年二十一歲,是首都出名的美女;另一位是一個約二十六七歲,身材休長的英俊黑發碧眼青年,淡在場竟沒有一人認識他是誰?
  扈伊得意一笑道:“今天邀請各位來是參加宴會主要是要介紹這位青年才俊給各位認識。”
  “這位是斯達帝國第一世家-貝侖迪卡家第一世子舑蔚.貝侖迪卡。”
  眾人倒吸了一口氣,斯達帝國第一世家?
  那不是傳言中,權力幾比斯達帝國皇帝還大的世家,為何這世家的第一繼承人會出現在公國之中,還由右相介紹進入公國貴族社交界之中?
  答案很快就揭曉,扈伊大聲壓下眾人議論的聲音:“今天不但是舑蔚世子進入我國社交界的日子,也是小孫女和舑蔚世子訂婚的日子。”
  聽到這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在場所有人不由倒吸一口氣,太太令人意想不到了。
  扈伊這一消息,當場令多數人想到一個問題,身為德野王最得寵臣子,扈伊這一動作是不是表示德野王有意和斯達帝國定交?
  不少人不由轉頭看向翰羅,身為反對派之大佬,翰羅反應如何?
  結果是令人失望了,翰羅先是面無表情,接著,不少人看他面露笑容,走到扈伊身邊,笑著恭喜道:“二弟,恭喜你了,有個好親家。”
  扈伊似乎也十分高興,笑著接受翰羅的恭喜,輕聲道:“大哥,你不會怪我吧!和貝侖迪卡家結親對大哥的立場似乎有點對不起。”
  翰羅笑道:“怎么會呢?你別想太多了。”
  扈伊也是笑道:“大哥這樣想,小弟就安心多了,不過待會有鑒是可能需要大哥澄清一下,小弟先在這說聲對不起了。”
  翰羅暗道:“終于來了。”
  口中卻道:“是什么事,有問題你盡管問,大哥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扈伊笑著道:“那小弟就得罪了。”
  底下的亞芠不管爺爺和扈伊這老狐貍在上演什么兄友弟恭的戲碼,只管藉這機會通知到父兄逃脫路線。
  在眾人議論紛紛時,亞芠等人已御萊為首,匯集于宴會場地右后側*窗處,如有事發生,只要從窗戶跳出,很快就能循著亞芠發現的逃生道路離去。
  突然,御萊發現宴會所有人全都以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著他們。
  “不知發生什么事?”御萊心中暗暗疑道。
  但他很快的發現原因是扈伊手中的一疊信件。
  原來扈伊對翰羅說完后,就從懷中拿出一疊信件,道:“大哥,請你解釋一下,為何我手下呈了一疊信件給我,收信人是陸軍總指揮官御萊.斯達克上將,而署名是泰龍帝國隆家家主-塔倫彥.隆?”
  聲音雖不高,但也足以讓會場所有人靜下來,畢竟前些日子里,間諜風波令很多人飽受調查之苦,尤其是與軍務有關的人。
  翰羅大吃一驚,最遭的情況發生了,信件果然流出,而且還是落在死敵扈伊的手中。
  身經百戰的他卻一時慌了手腳,一時之間,翰羅不知如何是好。
  看到這一情形,御萊不由地走到翰羅身前。
  亞旭道聲:“糟!”,原本計劃是在宴會上露個臉,等到沒人注意時,所有人再脫離宴會,如此一來,就算半路會被截擊,也能最少爭取到一個晚上的時間。
  沒想到,原本判斷為最后王牌的信件,扈伊竟會在宴會上就光明正大的提出來,這下成了注目焦點,想走都走不成了。
  亞旭匆匆拋下一句話:“計劃有變,以個人逃離為最優先,逃離后再第二會合點會合。”
  說完他就也跟在御萊身后來到翰羅身邊。
  亞華、亞若、亞芠也跟在他身后,來到祖、父身邊。
  御萊看著扈伊手中的信件,問道:“請問右相,你手中的信件是哪來的?”
  扈伊狡猾一笑道:“怎么來得上將就別管那么多了,你只需知道這信件落在我手中就好了。”
  “御萊上將,你能不能解釋一下為何有這些信件?如果沒有好理由的話,休怪我不顧交情,以公國最高軍務首長的身分緝捕你。”
  隨著扈伊的話聲一落,會場是洲立即出現一大群全身著鎧或裝甲,全副武裝的士兵。
  扈伊手一揮就要動手,翰羅卻大暍一聲:“慢著!”
  受攝于翰羅的威勢,所有人的動作為之一頓。
  翰羅轉身汀這扈伊一眼,沉聲道:“扈伊,看來你是早有準備了。”
  “不過你忘了我是誰!”
  說著,翰羅轉身暍道:“我以公國三軍總指揮翰羅.斯達克之名命令你們,所有的士兵退下。”
  霎時,包圍大廳的士兵一陣慌亂,他們只知右相要他們今天來這捉拿背叛公國的奸細,但當他們看到要捉之人是御萊時,心中就已十分驚訝。
  如今,聽到翰羅的命令,一陣驚慌無所適從后,有人開始撤離包圍了,說穿了,其實只是因為,右相雖說是公國最高軍務首長,但真正帶領他們出生入死的卻是翰羅這三軍總指揮,所以士兵們才會習慣的聽從翰羅的命令。
  見到士兵的反應,扈伊不由臉色微微一變,嘆道:“翰羅,想不到士兵如此聽你的話,不過反正我本來就沒寄望他們了,退下別礙手礙腳也好。”
  翰羅沉聲道:“扈伊,你到底想做什么?有什么目的?”
  扈伊搖搖頭道:“大哥你此言差矣,我止步過世秉公行事吧了,怎么說我有什么目的呢?”
  翰羅皺眉道:“你一直想把我一家送入地獄是全民皆知的事,別再演戲了。”
  扈伊一聽翰羅這樣說,也冷下臉道:“既然你這樣說了,我也不否認,翰羅你知道嗎?我等這一天實在是等的太久了,當我拿到你兒子的通敵信件時,你可知道我有多高興嗎?今天不管如何,御萊我是抓定了,你先想想如何自保吧!”
  翰羅一氣:“你…….”
  耳邊突傳來門房呼聲道:“德野王陛下駕到。”
  翰羅暗道糟,千算萬算就是沒想到德野王竟會親自來,這下原本已夠險惡的情況又更險惡了。
  只見扈伊臉上浮現得意的笑容,不理翰羅,逕自迎向大門。
  所有的賓客跟在扈伊的身后,一起恭迎德野王。
  不久,一身華服,一臉笑容的德野王來到宴會大廳,在以扈伊為首的眾人恭迎下,坐上大廳得上座。
  德野王環視眾人一周,眼光看到以翰羅為首的斯達克一家時,目光閃爍一下,對扈伊道:“右相,我聽說今天是你孫女定親的日子,所以我特地來這看看,一邊恭喜你,一邊想看看到底是哪家的青年才俊有這福氣,能娶到我公國出名的美女?”
  扈伊恭敬道:“下臣多謝陛下好意,事斯達帝國第一世家-舑蔚.貝侖迪卡-世子。”
  舑蔚立即上前,行個禮道:“舑蔚.貝侖迪卡見過陛下。”
  德野王仔細看了他一下,哈哈大笑道:“好!好!果然英雄出少年,扈伊,你找到個好女婿呀!”
  扈伊微笑道:“下臣多謝陛下美言。”
  德野王一笑,目光一轉,注視翰羅,微笑道:“翰羅你也來了?”
  翰羅見德野王問他,只得也出列躬身道:“是!陛下。”
  這時德野王露出衣服奇怪的表情道:“氣氛好像很奇怪?剛剛我在門外聽到你們好像在爭論什么事?你們都是我的愛臣,有什么事說出來聽聽,也許我能蔚你們解決也不一定,說吧!”
  扈伊趁機把手上的信件拿給德野王看,德野王越看,臉色越是肅穆,甚至生氣。
  底下的亞芠突感到手被人握住,手心傳來“自、快、逃”兩個字,是二哥亞旭在他手心中寫道。
  亞芠知道是二哥要他趁機快逃,搖搖頭,他怎能不管家人獨自逃生去!
  亞旭慘然一笑,對亞芠點點頭,又在亞芠手心寫道“家、全、英、雄”。
  亞芠點點頭,二哥是說全家都是英雄人物,沒有臨陣逃生的。
  事實上,當德野王踏進大廳時,就以注定斯達克家已注定無望了。
  若逃走,則坐實畏罪潛逃的罪名,若不走,則德野王也能以叛國最處決一家人。
  亞芠、亞旭這才知道扈伊設計的是天衣無縫,不管事先如何計較,他們一家都無后路了。
  現在只能等著德野王如何演出這一場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