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39 月花之悟

海凱村,一處坐落在斯達帝國與華那邦公國交界處的魔鬼大沼澤邊緣,擁有百來戶人家的一個小村子,也是一座默默無名的小村落。
  阿來是一個十二歲的小孩,自幼生長在海凱村里,是一個天真淳樸的孩子。
  本來阿來有個幸福的家庭,但是在五年前,他的父親前去大沼澤里打獵,誰知道一去不回,緊接著,無法接受父親失蹤甚至可能死亡的母親在父親失蹤之後的三個月,同樣的也進去了大沼澤里,同樣的一去不回,留下了當時僅七歲的小阿來。
  年幼的阿來在變成了一個孤兒之後,全*著村里的人好心的扶養,才讓他可以活到現在,對他而言,村子里的父老都是他的家人,是愛護他的親人。
  本來阿來在這一個小村里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跟著村里最好的獵手哈德大叔學習打獵,日子過的倒也愉快。
  可是,就在一個月前,原本他們這樣的一個安寧的小村子中來了五個人,這五個人自稱是什麼冒險者,聽他們說他們是追著一只高級魔獸才來到這里的,他們要將那一只魔獸給抓回去。
  他們來到這里之後,一直住在村里唯一的一家旅店,每天早出晚進的,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十天前,他們忽然出重金請村里所有的獵手,包含了一直在照顧他的哈德大叔,說要一起去幫忙抓那只魔獸的。
  阿來還記得,那天早上,哈德大叔與其他村里大部分的叔叔伯伯們,跟著那五個冒險者一起出去,直到晚上才帶著滿身的傷痕回來。
  阿來還記得,十天前的傍晚,他剛剛看到了被其他的叔叔伯伯們抬回來的哈德大叔時,他幾乎被哈德大叔的樣子給嚇了一大跳,因為哈德大叔身上的衣服幾乎沒有一處地方是完整的,而且哈德大叔的右腿及右手還布滿了被火燒到的可怕傷痕,看起來相當的可怕!
  而其他人,包括了那五個冒險者身上也都有被火燒傷的痕跡,只是稍微比哈德大叔好一點,不過也好不到哪里去,只差他們還可以自己走回來而已。
  從那天之後,那五個冒險者絕口不提那只魔獸的事情,整天躲在旅店里養傷。
  而哈德大叔因為沒有其他的親人了,所以,理所當然的,照顧哈德大叔的責任就落在阿來的身上了。
  今天晚上,阿來來到了村子東邊的一個小山坡上,這座山坡再過去一點便是奪去了他父母親生命的大沼澤了。
  不過,阿來來這到這里可不是要憑吊他的父母的,而是因為在這山坡上,產著一種叫做月花的多葉小草,這種草對於被火燒傷有的相當的靈效,可是這種草平常跟一般的雜草看起來實在是沒兩樣,只有在月光下,這種草的葉子會反射月亮的光輝,像是一朵會發光的小花,這才能夠讓人辨識出來,所以這幾天阿來每天晚上都來到這里拔月花,替哈德大叔治療身上的燙傷。
  阿來在月亮還沒升起的時刻就已經來到了這個盛產月花的小山坡上,幾天的訓練下,阿來已經概略的可以在沒有月光下就可以辨別出月花來,好不容易拔了一大堆,終於等到月亮出來了,習慣的看著天邊的月亮,今天是月初的月圓之月,月亮又大又亮,在月光的照射下,他所拔的果然都是月花!
  看著月亮,阿來心中暗暗的高興著,這幾天,因為這一次村里被火燒傷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月花根本不夠用,所以哈德大叔的傷勢越來越重了,實在是令阿來心中很擔心,幸好今天是月圓之夜,又是一個難得的好天氣,今天晚上一定可以大豐收,也許他還可以將明天的份,甚至是隔壁的酒鬼叔叔的份都采夠,一想到這,阿來心里就實在是很高興。
  忽然,在望著天邊的圓月的同時,阿來眼中映入了一個畫面,他看到了一個奇特的人,奇特的景象,叫阿來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氣。
  在阿來的眼中,小山坡的另一邊,*近沼澤那一側,一個渾身漆黑的人影慢慢的浮出了小山坡的最頂端。
  阿來不知怎麼的,忽然的感覺到,他所看到的那個人影,好像根本不是這世間的人一樣,在小山坡的頂端慢慢的出現,給了阿來一種宛如那個身影是來自神秘的地獄,漆黑而邪惡的惡魔,正一步步的爬出了地獄般的那種恐懼感。
  近乎屏息的,阿來心中微微的顫抖著,心里不由自主的浮出了以往的夜里,哈德大叔對他所說的什麼地獄、魔鬼、怪物的恐怖故事,邊看著那身影往他的方向移動著。
  因為那身影是背對著天上的月亮,所以阿來無法看清楚那黑影的面貌,只能隱約的瞧見,這一個黑影有著一頭的雪白長發,在皎潔的月光之下正散發著耀眼的銀色光輝。
  一身漆黑的衣服,在背後,一件看起來有點過大,同樣是漆黑的斗篷在他的背後隨著他的走動與晚風的吹動而飄揚,像是傳說中惡魔那會帶來最漆黑的惡夢般的黑色羽翼,令阿來心里暗暗的肯定,他這輩子絕對無法忘記這樣的一個奇特詭異的景象。
  而且,阿來還同時的注意到了,在這一個人影的背後,竟然還跟隨著一只大的異常,足足有半人高大,渾身閃耀著銀色光暉的巨犬(?),那種左顧右盼的傲然神態,讓阿來感覺到這一只大狗(?)像極了傳說中看守著地獄的魔犬!同樣的叫阿來心生恐懼。
  阿來就這麼站在原地,抬著頭,傻傻的看著這一人一狗(?)逐漸的走到了他的面前,直到那人的背影將圓圓的月亮給完全的遮住了,那人跟狗也已經走到他的面前一步之處了。
  停在阿來的面前,那黑影忽然的對著阿來問道:「小兄弟,請問一下,這附近有沒有一個村子叫海凱村的?」聲音有點低沉,但是說不出來的好聽,還帶著一種奇異的味道。
  終於,阿來這時也已經可以看清楚這一個渾身漆黑的人影的面貌,但是一望之下,阿來不由的傻住了,呆呆的說不出話來。
  原本在阿來的眼中,這個像是來自地獄最底部的惡魔,竟然有著一張他畢生所見最俊美的面孔,駿逸的面貌上,掛著一種看起來很溫暖很溫暖的淡淡笑容,充滿的一種讓人感覺到很舒服的感覺,這竟然使的阿來一陣的失神。
  這時阿來的心中才知道,原來這不是什麼惡魔,而是一個人,一個長的很英俊,而且還有著溫暖的笑容的人。
  直到黑衣人又再問了一次同樣的問題後,阿來這才回過神來,剛剛的話他沒聽清楚,所以阿來反問道:「這位大叔,你剛剛說什麼?」
  黑衣人一呆,他似乎沒想到阿來竟然一開口就稱呼他為大叔!
  啼笑皆非的黑衣人也懶的糾正阿來,又在一次的問道:「小兄弟,你知不知道這附近有一個叫做海凱村的村子?」
  阿來立即回答道:「啊!大叔你要找我們村子呀?」
  聽到了自己正好問到了海凱村的人,黑衣人也為自己的好運氣而感到高興,連忙的追問道:「是呀!小兄弟,能不能請問你一下,你們村子在哪里?能不能帶我去一下?」
  阿來熱心道:「沒問題的大叔,不過大叔請你先等一下,我采足了月花之後我再帶你去!」
  黑衣人點點頭,得到了他的答應,阿來急忙的彎下腰來繼續的采著月花。
  好不容易阿來將月花給采到他認為足夠之後,他才停下來,對著黑衣人一笑道:「大叔,讓你久等了,我現在馬上帶你回去我們村子。」
  黑衣人點點頭,?著他身邊的大狗,跟在阿來的身後,慢慢的往他們村子走去。
  沿路上,阿來閒著沒事,不由好奇的打量著黑衣人,最後忍不住問道:「大叔,你是外地人吧?要到我們村子干什麼?是要找人嗎?」
  黑衣人點點頭含笑道:「是呀!我找一位叫耐吉的人。」
  阿來略帶訝異道:「胡子伯伯?大叔你找胡子伯伯要做什麼?」
  黑衣人欣慰道:「耐吉還在你們村子中嗎?我是說你說的胡子伯伯。」
  阿來道:「在呀!當然在了,胡子伯伯現在當然在我們的村子中了,而且他還開了我們村子里唯一的一間旅店呢!」
  黑衣人喃喃自語道:「那還好,我總算是沒有找錯地方。」
  阿來聽不清楚黑衣人在說些什麼,同時也奇怪胡子伯伯的朋友他都認識,怎麼沒有見過這樣的一個人?
  正想要問時,黑衣人低下頭來對著阿來道:「其實我這次來主要要送一個人回來,小兄弟,你認不認識你胡子伯伯的母親?」
  「巧仁婆婆?」阿來驚呼一聲,忍不住拉住了黑衣人的衣袖,驚喜的叫道:「大叔你知道巧仁婆婆在哪里?能不能跟我說?我好回去跟胡子伯伯說。」
  「自從兩年前胡子伯伯?巧仁婆婆說要出去治療眼睛,不小心跟巧仁婆婆失散後,胡子伯伯找了巧仁婆婆好久都找不到,最後胡子伯伯自己一個人很傷心的回來村子,一直到一年前他才慢慢的恢復過來,如果胡子伯伯知道巧仁婆婆的消息的話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聽到阿來這樣一說,黑衣人不由的心中暗感欣慰,不枉他千里迢迢的將巧仁婆婆送回來,正如巧仁婆婆所說的,他兒子耐吉還真的是一個很孝順她的好兒子,不過也難怪了,有巧仁婆婆這樣的一個善心的好母親,又怎會沒有一個孝順的孩子呢!
  黑衣人停下了腳步,拍拍阿來的肩膀,微笑道:「小兄弟,你別急,我這次來就是要將巧仁婆婆給送回來的。」
  阿來興奮道:「真的?那巧仁婆婆呢?巧仁婆婆怎麼沒有跟著大叔你回來?」邊說,阿來邊不住的往黑衣人來的方向直瞧著。
  「小弟弟,你別急,大….叔我是先來找出巧仁婆婆住的地方的,現在找到了,我才可以通知我的同伴將巧仁婆婆給送回來呀!」似乎有點不太習慣自稱為大叔,黑衣人微露苦笑的對阿來說道。
  聽到了黑衣人的解釋,阿來這才相信了黑衣人的話,急忙道:「大叔,那我們走快一點,我馬上帶你回到我們的村子里。」
  「還有,大叔,我叫阿來,你叫我阿來就行了。」
  對著黑衣人靦腆的說著,阿來加快的腳步,似乎急的最好現在就將黑衣人給帶回到自己的村子中。
  「阿來,你拔這麼多會發光的奇怪花朵要做什麼?」黑衣人點點頭,跟在阿來的身旁完全不受阿來的速度的影響,依舊是一副相當的悠然自在的樣子,而且還好奇的望著阿來的籃子里,那些在月光下閃耀著動人的光華的月花,問道:「這里似乎相當的偏僻,應該不是你這樣的一個小孩子在半夜里來的地方?」
  阿來隨即邊走邊像黑衣人解釋起這月花的奇特功效以及這個月來所發生的事情。
  聽到阿來說這種奇怪的小草對於燙傷有著神奇的效果,黑衣人似乎蠻感興趣的,隨手往地上一探,忽然一株閃耀的光華的月花凌空的飛向了黑衣人的手中,讓黑衣人翻來覆去的仔細觀察著。
  看到了黑衣人的動作,阿來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同時的想起了剛剛黑衣人在初見面時所給他的感覺,不由的有點覺得不可思議。
  雖然說現在因為黑衣人的和顏悅色,讓他感覺不到剛剛的那種相當可怕的壓迫感,可是這不經意的動作,卻叫阿來十分驚訝,因為那些來到村子里的冒險者當中,有一個人就是當著全村的人露了這麼一手。
  那個冒險者當著村里的人的面前,隔著一小段的距離,將手伸向一個擺在桌子上的茶杯,過了幾秒鐘之後,桌子上那個茶杯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吸住一樣,主動的飛入了那個冒險者的手中。
  也就因為那個冒險者有這樣的能力,所以村里的人才愿意冒險跟他們去追捕那只可怕的高級魔獸的。
  但是那個冒險者在做出了這樣的舉動之時,看他的樣子卻完全不像這個黑衣人大叔那樣的輕松愉快,雖則他也知道茶杯的重量跟一侏小草的重量是不能比的。
  不過身為外行人的阿來也不知道雖然茶杯與小草的重量雖然相差好幾倍,可是同樣是隔空取物,相較於安穩的擺在桌子上的茶杯,還需要運功才能吸取到手的冒險者而言,在走動中,隨意的一揮手之下就可以在千百株雜草中分辨出了月花,然後連根帶葉絲毫無損的由土中隔空取到手中的黑衣人,在功力上的差別可不是以道理可以計算出來的。
  不過就算阿來不知其中之理,但是光是黑衣人這樣的一個動作便足以叫阿來另眼相待,深深的感覺到現在臉上掛著笑容,走在他的旁邊的黑衣人一定不是普通人物,起碼,他長這麼大了,除了那個冒險者之外就只有這個黑衣人的大叔有能力做到這樣的事情來。
  想到這里,阿來忍不住的在轉過頭來望著走在另外一邊,趾高氣昂,驕傲的令人難以忽視的那一只大狗(?)。
  那一身銀亮耀眼的長毛,傲氣凌云的皇者之風,一再的向阿來在表明這一只狗可不簡單。
  而黑衣人研究完了手中的月花之後,不禁贊嘆造物者的神奇,竟然有這種可以將月亮反射太陽的月光的能量,吸收儲存起來的奇妙小草。
  這小草平常所吸收的能量不但足以供自己的生長所需,而且其中所蘊含的光的能量還有奇妙的作用。
  在黑衣人將月花拔起來的同時,月花也同時的停止了吸收月光的能量,如此一來,對於能量特別的敏感的黑衣人,在其本身特異的精神力量的協助下,立即可以感受到,停止了吸收月光能量的月花,正慢慢的將月光的能量慢慢的釋放出來。
  只是這月花因為本身所蘊含的月光的能量并不多,釋放出來也是很微弱很微弱的一點點,這樣微弱的能量錯非黑衣人恐怕誰也感覺不出來。
  只是一侏的月花也許很微弱,但是當很多的月花同時的聚集在一起時,其釋放出來的月光能量,或者是說光能量卻是相當的可觀。
  據黑衣人自己估計,大約一千株的月花所釋放出來的光能量幾乎可以比的上他妹子一成力量所施放的回復魔法的效力了。
  而且因為月花的釋放相當的緩慢,而且又是同時由上千株來釋放,因此除了相當的持久之外,更是有著由單獨一人施放回復魔法時所無法比較的優勢,由多點放射,無論是哪個方向與部位全都可以滋潤的到。
  這月花何止對燙傷有用?不管是哪一種傷勢,簡直是任何回復魔法可以辦到的事情它都可以辦到,當然,那得那個人識貨,而且聚集相當份量的月花!并且可以忍受在時效上差了一點才行。
  若有所悟的黑衣人將手中的月花順手放到了阿來的籃子里,正好瞧見了阿來的面前有一個大窟窿,而阿來卻完全不看前面,反而愣愣的看著自己的夥伴,黑衣人不由的一笑,轉手將阿來給攔了下來。
  「阿來,你在看什麼?」黑衣人笑笑的問著阿來。
  阿來這才注意到自己差點一腳踩進眼前的大窟窿,若是踩進去的話,恐怕不跌個七葷八素的,不由的小臉一紅。
  見到阿來不答,黑衣人又笑了笑的問道:「阿來,大叔看你好像對大叔的幻獸很感興趣唷?」
  阿來本來不好意思回答的,但是聽到了黑衣人自己提起,忍不住藉機的問道:「大叔,你是不是冒險者?我看你的幻獸好神氣呀!從來沒有看過這麼神氣的大狗,簡直比人還要神氣呢!」
  黑衣人本來還以為阿來要說什麼,在聽到阿來問他是不是冒險者時,他正想要出言否認,誰知道他卻又聽到阿來說他的幻獸是一只大狗?
  天呀!黑衣人盡管外表有點冷淡,但是畢竟還是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年齡可遠不如他的外表那樣的蒼老,多少還帶點童心未泯,只是平常實在是沒什麼機會表現出來,可是,今天晚上,先是被阿來叫成了大叔,然後又聽到夥伴在阿來的眼中竟然是……是一只神氣的大狗?
  黑衣人終於忍不住了,發出了可算是萬年難得一見的爆笑聲,邊笑邊忍不住的拍拍自己的夥伴的頭,狂笑道:「哎呀!小星,你真不錯,原來你是一只神氣的大狗呀!我可是一直到今天才知道!」
  邊說邊拍,黑衣人邊忍不住的狂笑著,阿來的童言童語竟然出乎意料的挑起了他的笑意。
  而這阿來眼中,黑衣人大叔與神氣的銀色大狗,這一人一狗不是別人,正是率隊離開斯達帝國近半個月的亞芠與貪狼星。
  原本依照亞芠及死神小隊的腳程,應該是早就要到達華那邦公國的國境了。
  可是,因為隊伍當中挾帶著許多人,而且,為了替靈兒報答恩情,亞芠除了竭盡所能的替那個照顧靈兒一段時間,也就是剛剛亞芠與阿來口中的巧仁老婆婆治療她的眼疾,讓她回復光明之外,更是在老婆婆的口中知道了她還有一個兒子在世之後,亞芠便決定將巧人婆婆送回家。
  所以一方面是為了替靈兒報恩,一方面這也剛好是去奇華森林的順路,所以亞芠等人才會延遲到現在才到斯達帝國的邊境。
  不過由於當初巧仁老婆婆離開自己的村子時眼睛就已經不太好,全是仗著自己的兒子的帶領,如今一與兒子失散,一生足未出其村子五十里外的巧仁婆婆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由外面回到自己的村子。
  幸好夜月打小在魔鬼沼澤中成長,雖然是在魔鬼沼澤中央,但是對於附近的地形還有點認識,這才由夜月領路,依照巧仁婆婆的描述,找到了附近與巧仁婆婆口中最類似的地形,然後在由一半的死神小隊,在亞芠的率領下,分頭出來尋找。
  這已經是第三天了,本來亞芠想如果今晚在沒有消息的話,那也就只好先將巧仁婆婆給安置在某處,然後他們在前往泰龍帝國。
  誰知道今天晚上,亞芠不小心走叉了方向,但是卻幸運的,第一個碰上的人竟然就是他們找了三天,卻又遍尋不著的,巧仁婆婆的村子-海凱村中的人。
  而在找到了海凱村子的消息,而且碰上的又是這麼樣的一個淳樸天真的少年,亞芠真的是被逗笑了。
  但是在一旁的貪狼星可一點也不覺得好笑,被阿來給當成了一條狗似乎讓它覺得被看低了格調,忍不住的由鼻子發出了一聲的哼聲,不過這一聲叱鼻聲到也真的是叫阿來被嚇了一跳。
  好不容易笑夠了的亞芠,望著被貪狼星給嚇了一跳的阿來,心中忽然的冒出了一個惡作劇的主意,算是當作才二十歲就被人給叫成了大叔的一點小小的報復,畢竟他這銀月惡魔可不能叫假的,哪有被人給「欺負」了卻算了的?
  亞芠臉上忽然的冒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問阿來道:「阿來,這離你們的村莊還有多遠,要怎麼走?」
  阿來雖然被亞芠給笑的心里發毛,但是仍然回答道:「只要一直走下去不用變方向,大約半個小時就會到了。」
  「是嗎?」亞芠古怪的看著阿來,忽然又道:「阿來,想不想要坐坐看大叔的這一只大狗?」
  「嗄?」阿來還來不及理解亞芠的話中的意思,與亞芠心意相通,而且跟亞芠有著同樣的想法,想要叫這個把它當成一只狗來看待的阿來一點驚喜的貪狼星,在阿來的話聲還未落時,忽然的就一個猛撲,由阿來的兩腿跨下一穿而過。
  身材還相當矮小的阿來頓時被有半個成人般高大的貪狼星給拱坐在它的背上。
  亞芠輕笑一聲:「小星,比比看,看誰先到海凱村。」
  說著亞芠身影宛如鬼魅般的,在身後留下了一連串的殘影,真身早已經沖到前方三十公尺遠了,而且還在加快速度。
  貪狼星長嚎一聲,似乎不滿亞芠的偷跑,一瞬間也由靜而變動,才剛剛察覺出自己被大叔的大狗給拱坐在它的背上的阿來,都還來不及坐穩,頓時被貪狼星猛的前沖的沖力給弄得往後一仰。
  貪狼星突如其來的舉動當場嚇的阿來哇哇大叫,兩手死命的抓著貪狼星又細又長的銀白長毛,費了相當大的勁才將自己後仰的身子變成伏在貪狼星的背上,任由貪狼星背著他跑。
  而且這時阿來也才注意到,在他的周遭,迎面強烈的風不斷的吹來,兩邊的景象以快到他都分不清的速度向後飛逝,像是一陣一陣的黑影,不斷的消失在兩邊。
  這種前所未有的高速前進的快感頓時叫阿來瞬間忘記了剛剛的恐懼,沉浸在這樣的急速快感當中。
  只可惜阿來還來不及多體會幾下,阿來立即看到了,原本一直在他的面前不遠處,若即若離的亞芠的身影忽然一瞬間變的好大,然後跨下載著他跑的貪狼星身上忽然傳來了一個相當大的反沖力量。
  措手不及的阿來被這力量給震的抓不住貪狼星的長毛,同時也坐不住的身體往前一沖,竟飛過了貪狼星的頭頂,掉在貪狼星面前的地上,跌了個狗吃屎的古怪姿勢。
  總算亞芠及時出手在地上不出了一層真氣,而且打小就摔慣了的阿來也不將這樣的摔跤放在眼里,因此除了摔的姿勢難看點,不小心吃了一點的泥之外,阿來倒也沒受傷,只是他辛苦了大半夜拔來的月花,全都隨著他這一摔,籃子脫手而出,月花也掉了滿地。
  很快的爬起來的阿來,本能的就像對待村子里的想要咬他的小狗一樣,伸出手來,對著貪狼星叫道:「壞狗,你摔到我了。」
  揚起的手掌正想要打下去,阿來卻又忽然的發現到,貪狼星可比村子里的小狗要大上很多,而且看起來也可怕多了,害的他打不下去。
  但是,不打的話,他又難忿貪狼星現在看著他的眼中全都是笑意,就這樣打又不敢,不打又很生氣,阿來就這麼僵在貪狼星的面前。
  而看到了阿來的樣子,由急速中瞬間停止的亞芠忍不住的又爆笑出來,他的笑聲立即引的阿來惱羞成怒,轉過頭來正想要開罵。
  可是轉過頭來的阿來卻又看到了在爆笑中的亞芠隨手一揮,原本散落一地的月花竟然像是磁粉遇上了磁鐵一般,同時的由地上飛進了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亞芠手中的那個原本屬於他的籃子里。
  將手中已經裝回了地上的月花的籃子交給阿來,亞芠笑嘻嘻道:「阿來,別生氣,大叔跟你開個玩笑而已!」
  呆滯的接過了籃子,阿來狐疑的望著自己手中的籃子,以為自己剛剛是眼花了,但是理智與手中籃子的重量卻又在告訴他,剛剛可不是眼花。
  還來不及去問亞芠剛剛是怎麼回事?已經恢復正常的亞芠指著前方道:「阿來,這里是你的村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