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37 新的力量

在平臺大殿里,死神小隊與黑衣人交戰時所引發的慘叫聲完全沒有影響到亞芠與武兩人。
  當武敲破了自己手腕上的手環時,促使大量的神化劑注入了他的身體里,幾乎在不到幾秒鐘之內,他的右手臂上的傷口處馬上出現了一層淡淡的綠膜,將傷口收口并且止血。
  緊接著,武露出衣物之外的身體部位浮現宛如鱗片狀的組織,散發著淡淡的綠光,尤其是兩眼的瞳孔也同時的發出著幽幽的獸性綠芒,看起來十分的詭異及可怕。
  不過,亞芠也同樣的注意到了,注射了神化劑之後的武卻不像以前他所遇到的暗魔一樣,一注射神化劑立即就失去了人性,反而看起來很清醒的樣子,而且不但武是如此,就連其他的黑衣人也一樣。
  放眼四顧,神化劑已經發揮了作用,黑衣人的功力顯然是提升了不少,至少現在他們已經不像剛剛那樣,遇到了死神小隊的血影冥蝶就完全沒有還手的余地!
  雖然說現在的人數只有剛剛的一半不到,可是黑衣人卻也可以在死神小隊的手底下有攻有守,不再是一昧的毫無還手的余地,而且他們神志看起來也是相當的清楚,但是卻也更加顯的悍不畏死,讓他們更可怕。
  可見現在的神化劑跟亞芠他以前所理解的功用已經是有點不太一樣了,不過還是一樣的可怕,一樣的創造出不畏死的人類兵器。
  將自己觀察而來的疑惑暫且放在心中,亞芠專注的望著看起來神化劑在身上已經完全的發揮作用的武,亞注意到了,在武華衣的背後隱隱的有隆起,看起來有點像是魔的樣子,他暗自的戒備著。
  滿臉綠光的武發出了嘖嘖的笑聲,他也如亞芠般的放眼四顧一下,看到了正與死神小隊僵持不下的黑衣人,武怪笑道:「好個圣者,或者是該叫你惡魔?沒想到你是一只披著羊皮的狼,被人叫做圣者還一點都不會慚愧呀!」
  伸出手摸摸站在自己身邊的貪狼星,雙眼恢復了正常的顏色的亞淡淡的笑著道:「披著羊皮的狼嗎?不錯的比喻呀!」
  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臂,看一下已經被一層濃濃的綠膜給包覆住的斷口處,武忽然的面露殺氣道:「都是你,若不是你的關系,我又怎麼會要用到神化劑?」
  亞芠謂然的一嘆,是呀!若不是自己一時的心軟的話,他又怎會牽扯進斯達帝國的帝位之爭呢!
  不過,現在說這個也沒用了,雖然不是自愿,但是既然已經牽扯進了,那就該永除後患!
  心中這樣想著,亞芠一瞬間身影前趨,來到了武的面前,揚手一掌印在武的胸口處,
  誰知竟然一掌落空,緊接著亞芠忽然察覺到背後一股刮人生疼的勁風襲來,頭也不回的向後踢出了一腿,與來襲的勁風碰個正著,強勁的力量讓亞不由的往前沖出了一步,順手的將一個朝他一刀砍來的黑衣人給打飛之後,亞這才又轉過身來,面對著面目隱泛陰森笑容的武。
  原來人有算虎之心,虎亦有傷人之意,不想多做糾纏的亞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武給制服,武又何嘗不想要快點結束這場政變,所以便形成了兩人不約而同的發起了突襲的效果。
  只是武的發動比亞芠晚了一些,實力不知道提升多少的他才順勢的讓過了亞的突襲,反突襲亞芠的背後。
  稍微的一接觸之下,亞芠也不由的心中暗驚,原本實力平平的武在注射了神化劑之後不但沒有喪失神志,而且功力增長的不可思議,叫他有點意外。
  不過就算是這樣,對於依*注射神化劑而擁有了這樣的功力的武,亞芠依舊有信心再最短的時間內將他給收拾,只要旁邊的黑衣人不要來干擾他…………
  揚手又對著兩側揮舞著長刀而來的兩個黑衣人各發出了一掌,強勁的掌勁將兩個黑衣人給打飛出去,偏頭一瞧,武不知何時已經消失在他的左右了,而那兩個黑衣人竟然在硬挨了他五成力量的一掌而還爬的起來。
  微微的皺起了眉頭,亞芠再看一下死神小隊的狀況,他也不由的訝異起來。
  原本剛剛他命令死神小隊使出了血影冥蝶時,看到了死神小隊在這兩年來的發展之下,結合出了血影冥蝶所展現的威力遠比他的想像要來的大的多,幾乎沒兩下就將黑衣人給去掉了一半了。
  原本他還有點怪自己太過於大驚小怪了,憑死神小隊現在的實力來說,對付黑衣人實在是沒有必要使出那樣強橫的陣法來,有種殺雞用牛刀的感覺。
  但是現在不同了,在神化劑的刺激之下,黑衣人竟然反客為主,將死神小隊的血影冥蝶給包起來,與死神小隊有攻有守,絲毫不落下風,著實叫亞深感意外,神化劑的效用未免好的太夸張了吧?
  回身讓過了一個黑衣人的刀斬,亞芠順手在這個不長眼的黑衣人的腰際踢出一腳,將他給踢出了五公尺外,卻又看到了黑衣人又再度的爬了起來。
  亞芠的眉頭皺的更緊了,這一叫他已經用上了七成的力量了,沒想到這個黑衣人竟然還可以爬的起來?
  突然,亞芠的臉色劇變,急速的後退,剛剛第一個被他給擊飛的黑衣人雖然爬了起來,但是卻又倒地,倒地之後,他的身體竟然詭異的迅速膨脹起來。
  不知道這有何用處的亞芠迅速的後退,而那個黑衣人身體在膨脹到變成了一顆肉球一樣的東西之後,竟然轟的一聲炸了開來,噴出了一大片的黑綠色的液體。
  而因為這個黑衣人詭異的爆炸,刺激到其他三個也同樣被亞給擊中,現在身體也跟著開始膨脹起來的黑衣人同樣的炸了開來,四個人噴出了宛如來自地獄般的墨黑色,腥臭無比的液體,驟雨般的往四下飛濺。
  而在這四個黑衣人周遭的同伴,一被這液體接觸到竟然發出了慘嚎,身體被這液體給沾到的部位,頓時給侵蝕出了一個大洞來,饒是亞芠這等不知道見識過多少場的修羅場的人也不由的勃然色變,這液體好毒呀!
  轉頭看到了凱特正一掌將一個黑衣人給打飛,亞不禁大吼道:「凱特不要讓黑衣人近身!」
  「所有人用兵器擊殺黑衣人!」
  聽到了亞芠這句話,所有人不由的一愣,而那個被凱特全力一掌打飛的黑衣人也同時的膨脹炸了開來,黑綠色的液體有一滴已經噴到了凱特的左臂上。
  同時在死神小對著周圍也同樣的傳來了不少聲的炸裂聲。
  驚覺自己提醒的太慢了,亞芠兩眼怒張,風之身法展倒極限,一瞬間亞似乎分身無數,繞了死神小隊轉了一圈,十多個死神小隊被噴上了黑綠色的部位全都被亞文豪不留情的連鎧帶肉的被亞給徒手挖掉。
  被亞芠挖掉的血肉一掉到地上頓時發出了一陣的綠煙,散發令人作嘔的惡臭,整個肉也化成了一個焦炭一般的東西。
  察覺出了黑衣人在受到了強烈的打擊之後,如果超出了他們的忍受極限就會引發他們的自爆,同時噴出這樣的惡毒液體,死神小隊也不由的勃然色變,在聽到了亞的提醒,所有的死神小隊的隊員解除了進攻型的血影冥蝶,縮成了一個圓形的結界,穩固的往四面八方警戒著。
  站在死神小隊的外圍,亞芠瞥了一下自己的人,發覺到剛剛受傷的人幸好他處置的快,所以沒有造成多大的傷害,不過硬生生挖掉身上的一塊肉的劇疼也讓他們在短時間內,暫時的失去了再戰的能力。
  這包括了凱特在內的十來個人都已經盡數的被其他人給保護在圈子里了,而夜月現在正用魔法替他們治傷。
  已有了前車之監的其他小隊員不再用拳腳來攻擊,全都抽出了他們身上的武器,透過武器的攻擊來阻止黑衣人*近,果然這樣一來,黑衣人不再有爆炸產生,但是飛濺出來的墨綠色液體卻也較死神小隊不敢去觸碰,讓死神小隊變的礙手礙腳的,原本的上風的局面也變成屈居下風!
  一邊使用五小幻獸所幻化出來的白色長劍與戰斗力全開的貪狼星狠辣的攻擊著周圍的黑衣人,減少死神小隊的壓力,亞芠一邊觀察大殿里的情況。
  在他們不遠處,嵐大帝等人與三大世家的人也已經會合成了一個團體,正與黑衣人僵持不下,但是亞芠一看就知道他們的情況不妙了。
  雖然說他們那一方的人都是高手,尤其是三大世家的家主,可是畢竟人數過少,而且沒有像死神小隊一般有著極佳的默契在,功力也不均衡,在加上武現在已經加入了圍攻他們的行列,畢竟武也不是笨人,知道他的重點是在嵐大帝與鳴的身上,所以幾乎主力都在那邊。
  到現在為止,嵐大帝周圍的人已經銳減到剩下不到三十來個了。
  眉頭緊緊的皺起來,照亞芠向來的個性,他應該是要趁著這個時機領著死神小隊脫離著一個困境的。
  可是,當亞芠一看到了當中的某位魔法師被黑衣人給砍傷了右肩發出了一聲嬌呼聲之後,亞芠卻發現到比自己的想法更快的是,他已經舉起了兩臂,在身前劃出了一個大型的X氣勁,巨大而金光燦爛的殲月斬不由分說的往嵐大帝等人的方向飛去。
  銳利的氣勁將沿路經過的黑衣人開膛破肚,開出了一條足有五公尺的大道來,同時將圍攻嵐大帝等人的武及黑衣人給逼退,最後在大殿唯一的一面墻上留下了一個擴及整面墻的大型十字。
  發現到了亞芠個殲月斬替他們開出了一條的通路,嵐大帝人不由分說的沿著這條大道極快的來到了亞等人的身邊。
  看著嵐大帝等人蒼白的臉色,亞芠知道他已經徹底的將麻煩給攬上身了。
  對死神小隊揮揮手,死神小隊的包圍圈立即的開出了一個開口將幾乎脫力的嵐大帝等人納入了他們的保護之中。
  同時,察覺到了兩方的人馬會合在一起,在武的命令下,黑衣人暫停了攻擊,將亞芠及死神小隊團團的圍住了。
  仔細的看了一下周圍的情況,整個大殿幾乎都已經被鮮血與尸體給了滿地,黑衣人的墨黑色血液正不斷的侵蝕著地上的尸體,發出了滋滋滋的聲音及惡臭,簡直已經將這個大殿變成了一個血海屠場了,饒是死神小隊這樣殺人步眨眼的部隊也微微的色變。
  在看一下彼此的兵力對比,自己這一面除了死神小隊之外,嵐大帝等人的隨從幾乎已經傷亡殆盡了,而它們也是近乎脫力的狀態,而死神小隊里更有十數人在剛剛受了傷,雖能再戰但是卻也戰力低弱,其中包括了凱特這個主力!
  而武的一方,剛開始被死神小隊去掉了三分之一的人手,剛剛無數黑衣人在自爆時,因為過於密集而隨著自爆的毒液擴散也去掉了三分之一的人了,現在只剩下了七八百人的人數,比起剛剛的確是少了一大半,可是亞并不認為危機會因此而有所減輕,反而是更加的岌岌可危了。
  現在留在這一個大殿里的人,包括了武在內都是注射過了神化劑的人,光是現在黑衣人的實力就可以與死神小隊相抗衡,而且和不畏死的他們還有同歸於盡自爆的這一招陰招,叫亞已經夠麻煩了,況且因為現在人數銳減,黑衣人更難發生剛剛那種自己人自爆誤傷自己人的狀況。
  而且武又更難纏,其他方面姑且不論,光是在速度上,武就能夠與他的風之身法相較,亞芠真的是感到頭痛。
  看看盛怒中逐漸往他*近的武,還有身邊六倍人數於死神小隊的黑衣人,亞深吸了一口氣,輕聲道:「小星,鎧化!」
  一瞬間,位在他的身邊的貪狼星渾身浮現了無數的金紋,同時,亞的右手上也同時的散發出了五色五芒的光輝,不到兩秒的時間中,貪狼之鎧第四次進化後,同時也是造成了血土臺慘案的鎧化型態出現在亞的身上了。
  銀白色的圖紋盔甲,加上等身高的銀白色長發,搭配上亞那毫無表情的俊美面孔,一種難言的肅穆激蕩在這血肉饃糊的大殿之中。
  似乎是感覺到了亞芠此時展現出來的可怕壓迫感,在亞四周的黑衣人竟像是失去了理性一般的,完全不理會武的命令,怪叫著奮不顧身的往亞芠撲來。
  看到了黑衣人忽然咆嘯,而且舉止怪異的往亞芠的四面八方沖來,而亞卻站在那任由黑衣人撲到他的身上,妃雅不由的發出了一聲的驚呼聲。
  可是妃雅的驚叫聲還沒止,令一聲的訝異的呼聲又脫口而出,只是這一次卻是驚喜的叫聲。
  原來,當黑衣人堪堪接觸到亞芠時,原本亞的背後那無風自動的銀白長發卻忽然極為詭異的飄動起來,閃亮的發絲蛻變成了一根根細小銳利的鋼針,直接的往他周圍的黑衣人的額頭處插入。
  一瞬間,眾人只看到了在亞芠的周圍,所有接近他兩公尺內的黑衣人竟然像是泥塑木偶般由原本的極動轉變成了極靜,而一根根的銀白發針前端卻已消失在他們的額頭上。
  整個景象看起來是無比的詭異與殘酷,叫人不由自主的倒抽了一口氣,誰也說不出話來。
  發針在穿透了*近亞芠的黑衣人之後,又再度的軟化了下來,由黑衣人的額頭處抽了出來,恢復了原先的飄揚狀,可是眾人都知道了一件事,他們絕對不會去接近亞芠的這一頭看起來又細又長,美麗的銀白頭發的。
  在自己的周遭清出了一片的空地之後,亞芠轉過頭來對著滿臉驚疑的武,雖然武已經見識過了亞芠的鎧化形象,但是這一次亞芠的鎧化卻又與當初治療嵐大帝身上的神化劑時不太一樣,而且他也沒想過,亞芠竟然憑著幾根的頭發就將他精心訓練出來,而且還注射了神化劑的精英給抹殺,這叫他太難以置信了。
  面對著武,亞芠問道:「武,你從那來的神化劑?」
  「還有,我現在發現你的這些部下的裝扮看起來很像是華那邦公國的暗魔部隊!聽說兩年前與華那邦的結盟是你一手促成的是不是?你與華那邦……」
  武先是低頭不語,然後抬起了滿臉青綠的可布面孔,猙獰道:「那又如何?」
  亞芠搖搖頭,最重視家人的他心中現在實在是相當的憤怒,本來對斯達帝國的權力斗爭興致缺缺的他,在察覺出了武為了帝位竟然勾結華那邦,進而在自己的父親身上下毒,然後現在又乾脆的發起了政變,這叫亞芠相當的難以忍受,而且也勾起了他對華那邦的仇恨意識。
  亞芠右手五指一展,然後再一握,再握時,他的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把長長的利刃,銀白的銳利光芒在長劍的刃身上閃耀著,不斷的告訴別人它的鋒利。
  亞芠一揮手道:「死神小隊保護所有人退出大殿!」
  聽到了亞芠的一聲令下,死神小隊夾帶著嵐大帝還有各世家的人,急速的往大殿外退去。而亞芠卻舉著手中的銀白長劍,不退反前的往武沖去。
  武猙獰的一笑,往後退去,同時的叫道:「分出一半人來殺掉圣者,其余跟我去追人!」
  就再武隱入了黑衣人的部隊中之後,在亞與武之間立即的有十來個黑衣人竄出,阻擋了亞的去路。
  亞芠大喝一聲:「滾!」
  手中的長劍泛起了連串的銀白殘影,像一條在銀白的帶子般,在亞的面前飛舞著,而只要一觸碰到了這一條銀帯,黑衣人全都落了個劍折人亡的下場。
  可是畢竟是注射了神化劑的怪物,雖然難擋亞的一擊,但是卻也讓亞芠的去路受阻,等到亞沖出了這黑衣人的包圍時,武已經不見了。
  放眼望去,一半的黑衣人已經追著死神小隊到平臺大殿之外了,而另外一半的黑衣人則是圍在亞芠的四周,蠢蠢欲動。
  亞芠長嘯一聲,手中的長劍縮入右臂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在亞芠的兩手小臂上,忽然各自突出了五根亮銀色,閃耀著奇異光芒,長足五十公分的微彎利爪般的東西。
  兩手的利爪相互的一敲,震蕩出了強烈的尖銳聲響,像極了刀劍互砍的聲音。
  亞芠冷笑一聲:「來吧!對付你們這群怪物不值得我用劍,就讓你們嘗嘗我的利爪吧!」
  說著兩手各自的往兩側用力的話出了一個大弧,兩邊各五道,總共十道的金色氣芒由利爪發出,往兩側飛射而去,看起來很像殲月斬的氣勁,只是威力小多了,但是也夠亞兩側的黑衣人手忙腳亂的抵擋著十道金黃氣芒。
  而亞芠則是趁機往前沖入了黑衣人的陣營里,徹底的發揮出了他精勘的風之身法的妙用,在這黑衣人擁擠的人群里,左閃右避,前沖後撞的,沒有一個黑衣人可以抓住化身成風的他。
  而亞芠也驚奇的發現到,頭一次在這種神志清醒,力量完全的時候使用貪狼星進化之後所鎧化出來的盔甲,那種得意舒暢的感覺真的是叫亞難以形容。
  早在剛剛一鎧化的同時,亞芠就發現到了一種奇妙的現象,剛剛鎧化完成時,亞芠不知道貪狼星用了什麼樣的方法,竟然就在鎧化的瞬間,讓他完全的得知現在與五小融合進化後的型態有著什麼樣的力量與能力,以及要如何的使用這些新增加的力量,彷佛這些東西是亞早就知道的,而且一出手就是相當的熟練。
  而且,亞芠更是察覺到,貪狼星也不若以前那樣的給他一種鎧化後貪狼星的意識就陷入沉睡的感覺,而是像以前他與貪狼星在做最深層的心靈融合時一樣,貪狼星的心靈與他完全的結合為一,再無分別,達到了念動身動,意止身停的地步,讓他活動起來更是靈巧順利。
  也因而造成了亞芠在剛鎧化完成時,不禁一陣的發呆,使的黑衣人都快沖到他的面前時他才回過神來,本能的心中一動,貪狼星的身體組織所擬化而成的銀白發絲頓時順應他的反應,一瞬間硬化成一根根的細針,無一幸免的刺入了所有接近到他身邊的黑衣人的腦中,一舉滅敵,同時解除了自己的危機。
  而這也才讓亞芠知道他現在與貪狼星的契合程度已經是到達了意動身應,再無分別的余地。
  有了這樣的體認,亞芠當然是想要趁機試試新的貪狼之鎧的能力到達怎樣的程度,所以亞芠這才棄他慣常使用的長劍,換成了新的能力,擬幻出第一型態的某部分-貪狼爪,藉此來試試!
  只見在人群中的亞芠,完全的發揮出了他歷經各種生死戰場,而且幾乎都是以一對多所獲得的可怕經驗,風之身法威力全開,再加上最適合近身戰,完全不會阻礙他的身法發揮,被亞私下取名為貪狼爪的爪狀利刃,所經之處無不血流成河,慘叫連連。
  更可怕的是,在戰斗當中,亞芠突發奇想,不再單純的只將自己的天心真氣灌注在貪狼爪上,增加利爪的銳利而已,他還開始嘗試著將現在已經慢慢的可以同時合運的精神異力也融入其中。
  只見到,亞芠手上的銀白利爪開始除了金光之外,也慢慢的出現了其他顏色的光芒。
  當火紅色的光芒出現在貪狼爪上時,只要一被貪狼爪接觸到身體,立即會引的身上的衣物無火自燃,若是破體而入時,更是留下焦黑的傷口,沒有一個能全身而退。
  當土黃色的光芒出現時,不管黑衣人事先出了多大的力量,一被亞芠的爪子碰到,輕則被砸飛,重則被透體而入,甚至被分成了好幾片。
  當青綠色的光芒出現時,就算某部分的黑衣人可以擋住亞的利爪,可是纏繞在利爪周圍的真空旋風卻會趁隙而入,不由分說的將黑衣人給撕裂成好幾片,卷往四周,令人防不勝防。
  最可怕的是貪狼之爪上附上了水藍色的能量光芒時,碰到了習慣將最穩定與柔和的水能量用最激烈的方式表現出來的亞,黑衣人不管是用手中的武器還是用身體去接觸亞的利爪,當亞的貪狼之爪尚未切入黑衣人的身體當中時,貪狼之爪上激烈的水之能量,在亞芠的催發下,往往倂裂出了閃亮刺眼的電蛇,一瞬間便將黑衣人化成了一具焦炭,更是叫黑衣人為之喪膽。
  而且無論是哪一種的能像發揮作用,原先那讓死神小隊綁手綁腳的墨綠色含有侵蝕作用血液全然無法對亞發揮作用,黑衣人的部隊只能任由亞芠的屠殺而毫無反手余地。
  在與亞對戰的這期間,黑衣人的部隊要不是注射了神化劑,大幅度的壓制了他們的某些本能的反應的話,恐怕至今所有的黑衣人已經恐懼的無法在與亞這個銀月惡魔對戰了。
  而隨著彼此之間的激戰越趨白熱,黑衣人的人數減少的越快,在這場戰斗當中,屏除了以往以強勢的壓力與深厚的功力,慣用的強打強攻的方式,亞這一次相反的運用了自己靈活優勢的身法,最小的力量與多變的能量運用,賦予了黑衣人極大的創傷,無聲無息的蠶食的黑衣人,等到黑衣人發現時,他們的同伴已經由原先的四五百人銳減成了五十多人,足足的少掉了九成。
  這一切全都是一個人所造成的,一個身上現在依舊是銀白亮潔,沒有沾染一點血污的可怕人物。
  看著包圍在他的四周,就連被壓抑住的本能也無法再漠視的深切恐懼感,現在已經有點不太敢主動攻擊的黑衣人,還有地面上無數死狀各異的尸體,亞芠不由的吐出了一口大氣。
  不知道是因為兩年來不曾開過殺戒,或者是因為現在身體意識里存有熱情善良的約瑟部分的緣故,他竟然有點於心不忍,有點後悔剛剛他因為太過於沉迷開發貪狼之鎧以及自己精神異力與天心真氣合用的新能力,不知不覺竟然屠殺了這麼多人,現在他還真的是有點後悔了。
  畢竟再怎麼說,這群黑衣人也只是聽命行事,與他為敵并非是他們的本意,罪不在他們!
  忽然之間,亞芠忽覺得有點厭倦這種無意義的殘殺了,斯達帝國由誰當皇帝對他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影響!
  搖搖頭,亞芠長嘆了口氣:「算了!你們走吧!不要在讓我動殺機了!」
  不過,亞這一番話是白說了,注射過了神化劑之後的黑衣人部隊,雖然本能的感受到亞所帶來的那種死亡的恐懼,但是在神化劑的影響下,那種恐懼卻被壓抑到最低點,況且他們也無法違背武所下達的命令!
  所以盡管亞芠有心想要放他們一條的生路,可是他們卻無法接受亞芠的好意,發出了一陣的怒吼,所有的黑衣人再度往亞沖了過來。
  心中暗暗的嘆了口氣,既然他們不領情,一心只想要殺了他,那亞芠也不是那種甘心受戮的人,振起精神,亞手臂上的貪狼之爪忽然的發出了極度耀眼的純白光華。
  深吸了一口氣,亞芠手臂一揮,同時身形一動,主動的迎向了他前方的黑衣人。
  不再試招,也不在心存不忍,亞芠將功力提升到七成,足足有剛剛的一倍,一瞬間加快了他的身法的速度。
  看在黑衣人的眼中,卻覺得大殿里竟然詭異的出現了無數的亞芠的身影,然後眼前光芒一閃,黑衣人就在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短短的三十秒不到,在不再留手的亞芠手底下,五十幾個黑衣人竟然連三十秒都支撐不了,幾乎在一瞬間就讓亞芠的貪狼爪給劈中,被爪子上,屬於烈芒的光之能量給化成了灰燼,自人間消失,不留一點的殘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