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36 血影冥蝶

聽到亞芠忽然說出這一番話來,武不由一滯。說到底,他雖然痛恨自己的父兄,可是真的在這個時候,他卻又說不出來要將他們置於死地的話,畢竟再怎么說他們都是他的親人。
  看到了武一滯的樣子,王芠淡淡的一笑,不再言語。
  而武似乎是感覺到自己被亞芠給愚弄了,竟然任由亞芠對他問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問題,不由怒氣沖天,正想要發怒時,忽然的,亞芠身形一閃,詭異的穿過了五公尺多的距離,忽然出現在武的面前。
  看到了亞芠突然放大的臉,在兩人近到幾乎可以讓他感受到亞芠身上冷冽殺意的同時,武忽然發現到了一個致命的問題,剛剛他竟然會愚笨的被亞芠的問題給攪亂了心思,以致於不知不覺中傻傻離開了自己的衛兵守護圈中,讓亞芠有可趁之機。
  可是亞芠卻沒有像武所想像般,趁機將他給制服,反倒是亞芠面對面望著武,平靜道:「我對於你們的兄弟爭權奪利沒有興趣,我再說一次,我可以離開了嗎?」
  看著在近距離之下,亞芠那雖然很平靜,但是依舊可以讓他感受到一股沉重壓迫感的只眼,武不由大大倒抽了一口氣。
  高傲的身世讓他見識過各式各樣的人物,當中有很多是具有相當震攝人心的力量的人,最近的一個,就是他的父王嵐大帝。
  他見識過許多的人物,不管是多么杰出的人物,都會在父王的帝王威嚴面前矮了一截,甚少人可以與身為帝王的父王正面相抗衡,就連身為兒子的自己,有時候也會在父王的面前感覺到不安。
  可是父王的帝王威嚴與眼前這一個圣者相比較起來,卻又顯得那樣的微不足道了。
  不像父王一望就會讓人心驚膽跳的帝王威嚴,武感受到了亞芠所帶給他的一種莫名的奇異壓力,不由自主的打量著亞芠。
  一頭雪白的長發整整齊齊用一個黑色發箍束縛在背後,俊美無濤的臉上毫無表情。黑黑的瞳眸中完全察覺不出有任何的情感在其中,彷佛只是很單純的是一種水晶裝飾而已。
  但是就算是這樣,一種難言的冷漠氣息,還是由亞芠的身上無聲無息發了出來,籠罩他的全身。
  強大的壓迫感叫武幾乎不能呼吸,不加思索的武不由自主退了幾步。
  隨即一驚,深怕自己一動之下會引動亞芠對他不利的反應,只是亞芠就這么冷冷的望著他,完全沒有任何動手的跡像。
  脫離了亞芠的氣勢籠罩之後武并未覺得好過,直到在他身邊的人發現到他們的失職,再度的將武給護衛在他們其中,武這才覺得好過一些,只是他依舊灴敢與亞芠的眼睛對視。
  似乎人群的包圍帶給武相當的信心,武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忽然神秘的笑了起來:「圣者是我們的貴賓,既然你想要離開,本宮忝為主人又豈能強留!」
  「只不過,我想圣者也許會對我另外幾個客人有談談的興趣吧!」
  難掩眼中的得意狡獪神色,武在接獲到旁邊的一個人在他的耳邊說了幾句話之後,忽然又補充了這樣的一句話。
  當武說到幾個客人時,亞芠第一件事就想到了他寄在長院中的乾爺爺福隆、靈兒還有靈兒的婆婆三人,事先不知道武會政變,留在長老院的他們可真的是一點自保的力量都沒有,難道……
  面目瞬間變的相當陰森,亞芠注意到武的身邊忽然起了騷動,三個人被黑衣人給架了出來,不是靈兒他們是誰?
  看著靈兒等人被黑衣人給雙手反縛在背後,毫無反抗能力的被人給推到了武的面前,隔著一層黑衣人與亞芠相望。
  福隆苦澀的臉上難掩驚慌,對亞芠苦道:「亞芠,這倒底怎么回事?為什么剛剛這群人會忽然闖進了長老院,二話不說就抓了我們,還把我們綁到這里來?」
  亞芠眼角微微一抽,隨即柔聲對福隆道:「爺爺,您別擔心,沒事的!」
  說著,亞芠轉過頭來對著嵐大帝身邊的大長老米非耶怒目一視,隨即陰郁的看向了武。
  武得意的一笑:「呵,圣者不知道你現在要不要再走了?」
  亞芠冷硬道:「說!要求!」
  難掩心中的怒意,亞芠似乎是覺得跟武再這么廢話下去是浪費時間,但是卻又不得不問,畢竟現在落武手中的是少數幾個他所關心的人。
  武似乎一愣,隨即理解了亞芺的意思,武微笑道:「其實是還是老話一句,本宮希望圣者你能對我宣誓效忠。」
  「好,我宣誓向你效忠,這樣滿意了吧?放人!」亞芠出奇乾脆,沒浪費半點的時間,立即說道。
  可是此話一出,所有人全都傻位了。
  尤其是武,他根本沒想到亞竟然會這樣的乾脆,乾脆到連一點的考慮,一點的猶豫都沒有,直接了當說出了這樣一番話來,這反而是給他一種亞根本在說笑的感覺。
  望著亞芠那絲毫不露半點感情的冷臉,武忽然有種啼笑皆非的感覺,亞芠又再度的張口道:「你要的我已經做到了,放人!」
  聽著亞芠的催促,武不由思考了一下,到底亞芠剛剛所說的是真是假,不過是真是假都沒關系,武乾笑道:「圣者果然是一個乾脆的人物,不過本宮現在可能沒辦法放人,只要圣者在日後盡心替本宮辦事,這兩位老人家與小妹妹本宮一定不會虧待他們的。」
  換言之,武對亞芠還是不放心,這三個人就是人質,留著要控制亞芠的籌碼。
  望著武那笑意盈盈的臉,亞真的覺得愈來愈厭惡,而且,心中的殺機是愈來愈熾烈,閉上了眼睛,亞芠微抬著頭,看起來好像在深思一般。
  不到兩個呼吸時間,亞芠低下頭來,睜開眼睛,然後一只燦銀瞳眸出現在武的面前。
  緩緩的回繞了平臺大殿一圈,所有人一接觸到了亞芠燦銀的只眼,不由感到呼吸一滯,強大的壓迫感頓時由亞芠的眼中流露出來,令人本能感覺恐懼在心中慢慢滋長著。
  其中,反應最大的便要算是妃雅以及死神小隊的人馬了,與亞芠在一起這么久了,他們太了解當亞芠的雙瞳變成燦銀所代表的意義了。
  那將是,一場用血與肉所鑄造而成的劫難,無聲無息的所有人開始動員了全身的力量,準備了!一場無情的殺戮已經在醞釀中了!
  平板的聲音由面無表情的亞芠嘴中慢慢的吐出:「我很討厭你們,事實上,要不是我對一個人的承諾,我根本不想要來到這里!」
  聽到亞芠的話,在長老群中某個人不由地輕輕的「啊」了一聲,隨即亞芠又慢慢的說道:「對於你們那些爭權奪利的狗屁事,我也不想干預,誰死誰活對我來說都一樣。」
  隨著亞芠的說話,所有人忽然覺得整座大殿里的溫度好像陡然降了好幾度,讓人的雞皮疙瘩不由自主的全都冒了出來。
  冷硬的表情、無起伏的聲音、生硬的眼神、亞芠面對著武,冷聲道:「但是,武,你不該的,你不應該抓我的人,又用他們來威?#123;我的!」
  聽到了亞芠的話,武不由感到一陣寒栗,明明人質在手,但是他覺得好像有什么不對正在發生中。
  亞芠再道:「武,我再問你一次,人放是不放?」
  終於,亞芠冷硬無禮的態度也激怒了武,怒火讓他忽略了心中的不祥預感,武的臉色一紅,不由分說的抽出了身邊的黑衣人的一把劍,架在*他最近的靈兒的脖子上,怒氣沖天道:「我也再問你一次,你要不要服從我?」
  皇族的自尊,不容許自己在這種人質在握,大事底定的局面下,卻又讓自己感覺到再在亞芠的氣勢下處於下風,所以怒火沖天的武忍不位用出了最卑劣的手段,直接以人質的性命來逼迫亞芠的臣服。
  其實認真來說,武如果冷靜下來的話,自然也可以判斷出,就算他用這種方法讓亞芠臣服於他,他也并未有任何實質上的效益(包括武在內的大殿中所有人,并不知亞芠及死神小隊所擁有的是怎樣的一個力量)。
  反而是,如果逼反了亞芠,依亞芠文身邊的那群人(死神小隊)的戰力來說,可能會讓自己遭受到難以估計的損失,甚至於將他的優勢局面給反轉。
  只是現在在自尊與怒氣的作用下,武就像是一個小孩子般,執意的要獲得亞芠的屈服,彷佛藉此才能挽回他的面子與自尊般,非要亞芠屈服不可。
  突兀的,亞芠笑了,一種完全不帶笑意的笑,亞芠道:「武,你要屈服到底是想要我做什么?難道就為了那種你們口中所謂者的力量嗎?」
  搖搖頭,亞芠笑容收斂,平板的道:「不過,我想你是錯了,錯得太不該了,錯得太離譜了!」
  口中說的話,亞芠靈敏的感覺告訴他,在他背後的死神小隊有了一種奇妙的動作,雖然不知道是做什么,但是信任死神小隊就如信任另外一個自己的亞芠,冷靜而震撼的繼續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我想,武,包括你在內,也許你們都不知道,所謂的圣者只不過是們強加在我身上的稱呼,我,不是什么么圣者,慈悲對我來說是一種永遠不會發生在我身上的東西。」
  冷靜到無任何的情緒反應的亞芠,言出驚人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冷冷看著武,亞芠忽然冷冽帶著嘲笑的眼神道:「真正的我,你們可能不曉得吧!」
  「魔!才是真我,惡魔才是人們對我的稱呼!」
  一字一句,忽然說出了自己是魔的亞芠接收到了所有人,包含了被困住的人以及困住人的人,所有人驚訝的呼聲。
  彷佛亞芠的話是信號,忽然覺得不對的武,發現到在自己的背後詭異的出現了兩個粗大的身影,同時,拿劍的右手由肘處傳來了一陣的冰涼,措手不及之下,隨著兩個身影詭異的在身後出現然後遠飆而去,三個人質竟然也消失不見了。
  再定神一看亞芠的身道竟多出了五個人影。
  其中兩個一高壯一肥胖的人,他記得好像就是剛剛自稱精於暗殺,鬧得兩位大將軍面目無光,叫什么龍紋還有停風的家伙,而另外三人正是剛剛還站在自己身邊的人質嗎?
  而且這時,武更發現到,自己身邊的人不知怎么回事然開始搖搖晃晃起來,而自己剛剛那彷佛被涼風吹過的手肘處忽然傳來了猛烈的燒痛,低頭一看,沒了!
  右手齊肘以下竟然消失不見了,而當身邊的人搖晃之後倒了下來,武這才驚慌的發現到自己的右手臂,拄著長劍的右手臂現在正蒼白的掉落在地上!
  隨著無法忍受的事實的發現,右手又再度傳來燒熱之後折骨斷臂的可怕痛楚,無法忍受的武不由發出了一聲的慘嚎。痛叫中,武更是叫著:「殺!殺了他們!」
  可是,另一聲冷厲,震撼的聲卻又完全的壓制過了武的慘叫與命令!
  「吾名乃銀.月.惡.魔!」
  令人無法置信的稱號,由亞芠的嘴中一字一句吐了出來,強烈的殺氣震攝了大殿中的所有人的心神,竟然使所有人全都傻住了,所有人。
  不管是信或是不信,當亞芠自是銀月亞魔的話一出口,幾乎所有人全都驚愣住了。
  慈悲圣者與銀月亞魔,好大的差別呀!
  可是就在所有人全都愣住的時候,并不代表亞芠身後的死神小隊,他跟著愣住了。
  齊聚了一百人的叫聲為一聲:「鎧化!」
  同樣的一聲鎧化令下,死神小隊隊伍里瞬時出現了五光十色的閃耀光芒。
  九十九個死神小隊的人再加上一個妃雅共計一百人,一瞬間在眾人的面前渾身散發了各種光華,形形色色,各式各樣的能量幻獸光輝出現在所有人的身後。
  光芒斂去,無一例外的,所有人幾乎是在身上穿上了覆蓋全身高達九成以上的面積的各種獸幻鎧,或腳邊、或手上、或肩上、全都停留了一只小小的可愛幻獸分身。
  全抽氣的聲音不約而同的在平臺大殿中響了起來,所有人無法相信眼中所見的事實,或者說不肯去相信在他們的眼前出現了一百個具有九階帝王鎧的隊伍!
  可是死神小隊并不會因為眾人的訝異與吃驚而遲緩了他們的動作,幾乎就在鎧化完成的瞬間,死神小隊就像是一個威力強大的炸彈般炸了開來。
  噴射而出的碎片是一個個死神小隊的隊員所化身而成的死神鐮刀的影子,所經之處無一不是一聲聲慘叫與一朵朵妖艷血花,一曲由生命所演奏的死亡之樂在銀月惡魔的前奏之後,正式的奏起!
  望著眼前的慘狀,聽著耳中充斥著慘叫聲,不管是被包圍的還是包圍的人終於回過神來。
  被包圍的人,如嵐大帝與長老群,如三大世家,不約而同的也鎧化起來,他們趁機脫離了包圍圈與包圍者,而武卻勃然色變。
  發覺到眼前情況不妙,武瘋狂的喊道:「所有人注射神化劑!」
  亞芠正將福隆、靈兒、及靈兒的婆婆給弄暈,將他們交給沒有加入戰斗的妃雅與夜月照顧,避免他們因為眼前的血腥場面駭著,他在聽到了武忽然叫出了這一聲不該說出來的物吅的名字時,猛然的抬頭望向了武。
  看到了武忽然將左手伸到額前,用自己的額頭用力撞了一下左手腕上一個裝飾精美的手環,再看到了其他人接獲到武的命令之後,大殿里還未與死神小隊接觸的黑衣人不約而同往自己的左手上一按,亞芠再白癡也知道神化劑就藏在他們的左手腕上。
  曾經與注射神化劑的暗魔交過手,也曾經自己注射過神化劑的亞芠,太了解神化劑的威力了,也許眼前的武或是這群黑衣人修為不比華那邦公國的暗魔部隊,但是注射過了神化劑之後一樣是要命的。
  在精神異力的影響下,銀瞳中冷靜無人性的計算,亞芠很快就判斷出了就算死神小隊出盡了全力,也絕非是這一大堆超過了上千人,注射過神化劑的黑衣人的對手。
  「死神小隊聽令!血影冥蝶!」
  聽到了亞芠忽然說出這樣一個命令,包括正與妃雅一起戒慎的守護著福隆三人的夜月、隨手斬殺了幾名敵人之後就駐立在原地替其他死神小隊隊員壓陣的凱特與力奧、還有四散殺戮黑衣人的所有死神鐮刀小隊的小隊員,所有人的動作不由一顫。
  就如同死神小隊最常用的,亞芠脫胎自疾風巨盜特有攻勢的疾風陣一般,所謂的血影冥蝶,其實指的就是當初亞芠在訓練他們時,特別替他們所排定出來的幾種陣勢之一。
  只不過,比較特別的是,同樣是匯聚了死神小隊隊員個體的力量來克敵的各種陣勢當中,血影冥蝶是唯一的一個將九十九個死神鐮刀小隊員的全體人員,結合成一體的超大陣勢,也可是說威力最大的一種。
  猶記當初,所有人在練習亞芠所排定的幾個陣勢時,這個血影冥蝶是所有的陣勢當中練習最多,但卻是亞芠最不想要大家練習的。
  因為亞芠曾說血影冥蝶之所以稱之為血影冥蝶,主畏就是因為只要此陣一展,就是表示死神小隊是處在於一種極度危險險的狀態,甚至連逃脫都幾乎不可能了。
  是種同歸於盡的可怕陣法,此陣一出,絕對有人見血,有人死亡,不管這個人是敵人還是自己!
  無暇去追究亞芠為什么會忽然要大家用出這樣一個陣法來,但是基於對亞芠的信任,還有對於這個陣法的了解,沒有人敢有任何的停頓,也沒有人敢延誤。
  死神隊全部忽然匯聚在一起了,而夜月,甚至連向妃雅說一聲的時間都沒有,就與凱特跟力奧一起沖進了死神小隊的隊伍核心中。
  匯聚成了一個成橢圓形的密密麻麻的陣勢,在陣勢中忽然傳出了夜月的聲音:「冥-府-引-路,蝶-舞-招-魂!」
  一字一句,夜月所說出來的聲音完全不像她平常那種清脆的聲音,反而像是故意將語?#123;與口氣放慢,低沉的聲音中夾帶著微微的顫音,聽得妃雅不由自主寒毛聳立,可怕的聲音宛如冤魂招喚,叫人由心底發寒。
  隨著夜月的話聲一落原本聚集的密密麻麻的死神小隊,開始有所動作了。
  先是兩個人影由遠離亞芠與妃雅的位置的另外一方沖出,接著,由橢圓形弧面的兩側,死神小隊的人忽然分成了四部份往外擴散,直到兩邊各出現了共四個似圓似方的圈子,個一圈都有兩層的整齊的交錯排列,中間是一個空地。
  而在四個說圓不圓說方不方的圈中央,身穿一件覆蓋全身達七成,渾身精美但不知道有何含意的復雜花紋,分別在胸口、手腕、兩肩處有著深?#123;的菱形水晶魔幻鎧的夜月站在中央處,六顆六神圣珠威力全開,帶著長長的芒尾,在她的頭頂處不斷的盤繞著。
  而最先沖出隊伍的是凱特與力奧,此刻正在這一個像花瓣的四個圈子前方不斷的游走著。
  妃雅仔細一看,這一個陣形極為怪異,組成四個圈子的那九十六個死神小隊的隊員不斷的在隊伍里移動著,每一個圈子外十二內也十二人,但是內外兩層卻又分別呈現順逆時鐘的兩種不同方向迅速移動,每一個圈子之內外兩層的人員在移動到最接近夜月的部位時會來個內外互換,等於說游走了一圈之後就會由外變內,由內變外。
  感覺上就像是一個圓形在某一點有了斷層,使死神小隊只能沿著這一個殘缺的圓形平面流動,而且每一個圈子之間內外的相反,左邊的是外順內逆,右邊的就內順外逆,不管從哪一個角度來看,兩個相鄰的圈子一定是方向相反的。
  但是接下當陣勢完全展開之後,妃雅就直的是驚訝得闔不攏嘴了。
  四個圈子忽然的極有默契的同時往四面一展,然後又再一縮,伸縮時間完全一致,最奇妙的是,當伸展時,整個陣形的面擴大了三倍不止,縮時卻幾乎連最初的陣形的二分之二還不到,而且整個隊伍除了小圈子的伸縮之外,還不斷的變換方向與移動位置。
  妃雅看了老半天,終於瞧出來,整個陣行隊伍的移動是以在最前面的力奧跟凱特的方向為依歸,而指揮整個隊伍的小圈子伸與縮還有移動的是位在四個小圈交叉處的夜月,可以說夜月是這一個陣形的核心。
  而凡是被卷入了四個小圈子的伸縮范圍的黑衣,面對著急速做著圓周運動的死神小隊員,全然無一回之敵。
  四個小圈子就像是四個可怕至極的圓形利刃,不斷的切割著黑衣人隊伍,短短的幾個伸縮之後,黑衣竟然一下子去掉了近一半的人數,真的是非常的可怕。
  而其實,言是妃雅觀察的角度位在死神小隊同一平面上,如果妃雅可以將她的觀察角度移到半空中,由上往下觀察的話,她就可以完全明白這一個陣勢,血影冥蝶的名字的由來了。
  如果上由往下的觀察的話,死神小隊最初所聚集而成的,中間圓滾兩端尖銳的橄欖形,乍看之與蝶之蛹極為相似。
  而後,當凱特與力奧脫離出來,同時死神小隊開始形成四個小圈時,與蝴蝶脫蛹而出更是極度的相似。
  這只蝴蝶的身體就是夜月,而頭上的兩個敏銳無比,嗅尋食物(敵人)的觸須便是凱特與力奧兩,身為觸須的凱特與力奧在查詢到食物(敵人)的踨跡之後,傳遞給夜月。
  夜月則是指揮這一只蝴蝶的四片翅膀,亦即由死神小隊的小隊員所形成的四個疾旋的小圈子往那個方向(敵人的方向)移動。
  四個似圓似方的圈子一伸一縮之間,就有如蝴蝶的翅膀在飛翔一般的視覺效果,飛行遺留的鱗粉是敵人的兵器殘影,由隊員們各色(獸幻鎧)的身影所構成的七彩蝴蝶所經之處的飛翔軌跡,則是由無數的敵人的尸體鮮血所渲染而成的鮮紅血印,翅膀飛舞聲音則是一聲聲的慘叫所構成。
  如此,便是血影冥蝶的真正意思,一只引導魂魄直達冥府的亡魂之蝶。
  不過,這只蝴蝶還欠缺了最重要的一個部位,那個原本應該由亞芠所擔任的蝴蝶唯一的利器,位在蝴蝶頭部的刺管,負責吸取花蜜,或者說敵人鮮血,那最重要的根管子。
  不過就算不甚完整,這只蝴蝶飛舞之處,卻還是吸叫了無數的鮮血與生命,將黑衣人部隊摧殘得慘不忍睹。
  而身為陣勢核心之一的亞芠,不讓這只蝴蝶更加的完美的亞芠在做什么呢?
  他,正冷淡的望著注射了不該出現在這里的神化劑的武,觀察他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