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35 帝位之爭

坐在整個宴會中唯一的一張的王座上,嵐大帝雙眼神光懾懾,充滿了一種不怒而威的神態,展現出了一種的霸者的神態。
  在他的身后,兩位殿下鳴跟武分立左右,右手邊是五大臣,左手邊是五世家的族長,再來就是許多大小的官員肅靜的立在他們面前,而亞芠等人則是參雜在大小官員這一邊。
  亞芠看著眼前的陣仗,頓時知道嵐大帝想必有相當中要的事情要宣布,而連他一個外人都可以看的出來,更是別說斯達帝國中的其他大小官員了。
  隨著嵐大帝的肅穆神態,整個平臺大殿中充斥著一種十分凝重的氣息,幾乎是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嵐大帝先是用眼光掃視了一遍然后忽然的揚聲道:“各位,自本王登基以來到現在已經三十幾個年頭了,一直到現在,本王不敢說做的盡善盡美,但是本王敢說,對於我們帝國的各方面,我已經是竭盡全力的去改善。”
  “滅五國增加我國的耕地面積,讓我們的人民免於饑餓,這是我最自豪的一件事,但是,本王也有一個遺憾,就是不該在兩年前發動那一場對泰龍的戰爭,在那場的戰爭中,我國并未獲得任何的實質的利益,又導致我國的國力大減,連本王也因為受傷而昏迷了近兩年的時間,幸虧有圣者的幫助,本王現在才能夠坐在這里跟各位說話。”
  聽到了嵐大帝提及亞芠,所有人不由的都將目光給匯聚在亞芠的身上,而亞芠則是靜靜的接受別人的注目。
  嵐大帝續道:“圣者除了幫本王的病給治好之外,他更是?給了本王一個極度重要的消息,本王在此先暫且保留這消息的內容,因為這消息的內容實在是太過於驚駭了。”
  聽到了嵐大帝這樣的一講,所有人不由的都議論紛紛,到底是什么消息會讓嵐大帝這樣的震驚?甚至說出了驚駭這樣的字眼來?一時之間整座大殿,包括了平臺外,在聽到了用魔法轉述嵐大帝的話之后的全部人都變的鬧哄哄起來。
  嵐大帝將手一舉,止住了眾人的喧嘩,直到所有人都靜下來之后,嵐大帝這才又說道:“各位先不必猜測,時機到了我自會跟各位宣布的。”
  “現在,我先向各位宣布一件事,自今晚起,全國進入戒備時期,所有的歡慶活動暫停,國內所有的政策都以加強軍備為主。”
  聽到嵐大帝頒布了這樣的一個命令,這下,整個宴會像是炸了鍋般,發出了喧天吵鬧聲,戒備的命令是在帝國遭受到了最大的危機,甚至可能會滅國時才會頒布的命令,怎么嵐大帝現在會在這樣的一個時機頒布?而事先一點的跡象與消息都沒有?難道是跟亞芠所說的那個消息有關?
  在眾人的喧鬧中,嵐大帝與亞芠靜靜的交會著眼光,最后,嵐大帝又再度的以他洪亮的聲音道:“現在,我在此宣布,全國男丁在年滿十八者,皆需進入軍隊受訓,各大軍團的兵力擴編,各軍團長加強部隊的訓練,隨時備戰,詳細之辦法等會后研討再行頒布!”
  震驚過后,所有人慢慢的安靜了下來,等著嵐大帝接下來了命令。
  嵐大帝向左右一看,對著兩位殿下道:“鳴聽令!”
  鳴一聽到嵐大帝的點名,急忙的往前一跨步,在嵐大帝的面前屈膝一跪,嵐大帝命令道:“鳴,從明天起,你開始擔任監察使的職位,負責監察國內各大小事項的執行,如有人未盡忠職守,本王允許你有先斬后奏之權。”
  聽到了嵐大帝的任命,鳴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氣,然后狂喜的對嵐大帝深深的一拜,難掩心中的驚喜道:“兒臣遵命,兒臣定不會負父王之所托!”
  監察使,代表著真正的王儲在接帝位之前,必須要擔任的一個職位,具有王儲真正的參政的象徵意義,可以說嵐大帝要鳴擔任監察使等於就是真正的承認了鳴的王儲身分了,難怪鳴會這樣的驚喜。
  微笑的看了鳴一眼,嵐大帝柔聲道:“鳴,先退下吧!”
  鳴在對嵐大帝深深的一躬身,然后在站起來,移到自己原來的位置上,偏過頭來看一下自己的弟弟武一眼,不意外的瞧見了武滿臉鐵青的神色。
  緊接著,嵐大帝又再度的對大殿里諸多的重要官員們宣達了一連串的命令,包括了五大臣與五世家的家主在內。
  命令宣達完畢之后,嵐大帝站了起來,對著所有人道:“好了,各位好好的打握這最后一次的宴會歡樂一下吧,之后可能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無法在舉行宴會了。”
  嵐大帝雖然是這樣說,但是又有誰可以真正的投入這場宴會中呢?今天晚上聽到了這么多的震驚的消息,又是戒備的命令又是擴大軍備,然后,王儲的身分又正式的確立了,誰還有心情要跳舞?許多人現在已經在心中暗暗的打算著等一下要好好的跟鳴親近一下了。
  忽然,一個聲音傳來:“父王稍待,兒臣不服!”
  會自稱兒臣的除了鳴之外便只有武了,而鳴的王儲身分確立他又怎會不服?
  因此,停下了腳步,嵐大帝轉過身來對著滿臉鐵青的武,縐著眉頭問道:“武,你有何不服?”
  武近乎無禮的道:“父王,為什么你會立鳴為王儲,難道您認為我的能力比不上鳴嗎?”
  嵐大帝眉頭皺的更緊,但是還是搖搖頭柔聲道:“武,并不!相信我們心中都有數,你的能力并不比你的哥哥差,甚至在某些方面比你哥哥要強一些!”
  聽著嵐大帝的回答,鳴雖然覺得不自在,但是王位眼看已經到手了,所以他也不怎么在意嵐大帝這樣的評論了,能力比較差又有什么關系?嵐大帝選他為王位繼承人是事實呀!
  但是武卻不甘愿的問道:“父王,那你為什么舍我而選擇鳴?”嵐大帝溫和一笑道:“因為你不適合,如果是平常的情形之下,或許我會選你當王位的繼承人,但是現在這時期,我們的國家不適合有你這樣的帝王!”
  聽到了嵐大帝不算解釋的解釋之后,武先是臉色極度難看的盯了洋洋得意的鳴一眼,隨即忽然的放聲的狂笑起來:“哈哈哈哈……,不適合?不適合?就為了一句不適合,父王你完全的否定了我的一切的努力,全都因為這一句的不適合?”
  遠遠的看到了武近乎失控的瘋狂模樣,亞芠不知道怎么搞的,心中忽然的升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不加思索的,亞芠忽然的大喝一聲道:“死神小隊集合!”
  伴隨著亞芠的呼喝聲,狂笑中的武同時的瘋狂叫道:“父王呀!既然你不肯讓我繼承王位,那就別怪兒臣不孝了!”
  “所有人注意,動手!”忽然的對著平臺大殿之外,武忽然的用魔法發出了一聲巨吼。
  在這同時,死神小隊在接獲道亞芠的命令之后,瞬間展現出了他們過人的反應力,幾乎是不加思索的,原本散布在平臺大殿各處,本來就負有著警戒的全體人員立即的往亞芠的身邊匯聚,將亞芠、妃雅團團的圍在中央,同時的排除了其他不屬於他們團體的每一個人,形成了一個大圓,往四面八方警戒。
  而見到了武的狂態還有武那不合理的大喝聲,嵐大帝臉色陡然的突變,再聽到了隨著武的命令之后,在平臺大殿之外忽然的傳來了無數聲的慘叫聲,嵐大帝頓時的想到了一件相當可怕的事情。而隨同在嵐大帝的身邊的卡特,在聽到了平臺大殿外傳來的慘叫聲之后,卡特當機立斷的狂叫道:“護駕!”
  同時伸手拔出了腰際上的那一把剛剛與凱特比試時沒有使用到的長劍,面對著武,與其他大殿里的十多個禁衛兵們、以米非耶為首的十九位長老,一起將嵐大帝還有鳴護在其中。
  鳴驚慌的叫道:“武?你想要干什么?”而嵐大帝則是面目陰森的望著狂態畢露的武,未發一語,眼中充滿著憤怒、不信、痛心等等復雜的情緒。
  聽到了鳴的喝問,武又是發出了一聲的狂笑,然后對著鳴怒叫道:“我想要干什么?你這白癡怎么可能會知道呢?”
  嵐大帝憤怒道:“武,現在收手還來的及,我可以原諒你,不要把自己陷入死地!”
  武望著嵐大帝,兩眼赤紅,情緒有點不穩的叫囂道:“父王,太遲了,我既然已經發動了就絕對不達目的不罷休,再說,父王我看你真的是老糊涂了,你看看你現在的處境,到底是誰陷入了死地呀?”
  在嵐大帝與鳴跟武談話的期間,大殿外不斷的有慘叫聲傳了進來,而在大殿里,不斷的有人拔出了身上的刀劍,或是反抗或是壓制,布置奢華的平臺大殿中不斷的上演著一幕幕的鮮血慘劇。
  或還察覺不出現在的狀況的人或是雖然察覺但是卻沒有自保能力的大小官員們,在武早已計畫及安排好的人手突襲下,逐漸的失去了反抗的能力,被武的手下壓倒性的殘殺著。
  更慘的是,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一大群黑衣蒙面人,突兀的出現在這作平臺大殿中,加入了武的人手的行列,對於一些反抗的人加以屠殺,除了少數的人之外,沒有人是他們的對手,全都被他們給斬殺了,幸好武的本意并非要將所有人屠盡,而是要壓制,所以才沒有將這作平臺大殿化成了血海地獄,不過那也夠瞧的了。
  從武開始發出命令到完全的控制住局面,前后的時間不到五分鐘,但是大殿中已經去掉了五分之一人數了,其他的除了少數人之外已經全被武的手下及黑衣人給制住了。
  看著大殿里的凄慘狀況,還有大殿外原本連續不斷的慘叫聲現在已經變成了稀稀落落,嵐大帝不由的一陣的驚駭,知道自己因為措手不及,及未事先防備,所以現在已經落入了早已計畫的武的計算中,情況已經非他所能夠掌握了。
  低聲的嘆息了一聲,望了自己身邊現在似乎已經察覺出來武的意圖以及自己的處境之后,臉色蒼白,渾身顫抖的鳴一眼,正想要說些什么,但是,當嵐大帝的眼光往大殿的四周一掃時,忽然眼中一亮,再度的充滿了希望。
  注意到了嵐大帝的眼光,武隨著嵐大帝的眼光往大殿四處一看,不由的冷哼一聲,原來大殿中的人并非全無反手的馀地,還是有不少人再反抗著武的手下及黑衣人。
  五大世家的族長與他們各世家的子弟或隨從,還有許多的武將都各自集結成了一個個的小團體,正抵抗著黑衣人的圍攻。
  而其中最醒目的要算是亞芠一行人了,人數最多,而且態度是最輕松的,在死神小隊所聚集而成的大圓中,亞芠近乎冷淡的望著四周正不斷發生的屠殺慘劇。
  在他的四周,死神小隊緊緊的將他給守護在其中,對於來犯的武的手下或是黑衣人,死神小對毫不留情的斬殺在地,才不過幾分鐘的時間,死神小隊的四周已經圍了一圈的尸體,而死神小隊的人卻還是毫發未傷,到現在不管是武原先安排在眾人之間的人馬或是后來才出現的黑衣人,都只敢圍在死神小隊的四周,不敢近身,而令人奇異的是以亞芠為首的死神小隊的人馬一點都沒有驚慌的神色,每一個都如亞芠般一副冷淡至極的生硬臉孔,而且也沒有突圍的打算,任由武的人馬將他們給團團的包圍住。
  而嵐大帝就是在瞧見了亞芠諸人的表現,所以不由的燃起了一點的希望。
  看到了亞芠還有其他人的反抗,武不冷哼一聲:“住手!”
  同時轉過頭去,對著從剛剛的屠殺開始,就來到了武的身邊的五大臣道:“你們將大殿里所有人給押出去,另外從大殿外在將多馀的人手給叫進來,那幾個人順便帶進來。”
  領命的五大臣急忙的指揮人馬押著那一整群已經被繳械控制住的非己方的人馬走出了大殿,只留下來武,還有全部的黑衣人,以及被黑衣人給圍在其中的其他反抗的人。
  沒多久,一批批的黑衣人由大殿外涌了進來,幾乎快要將整個大殿給擠滿了,包括亞芠及死神小隊在內,所有的人全都被黑衣人給硬擠的幾乎快要湊成一塊了。
  看著眼前為數眾多的黑衣人,嵐大帝與鳴心中充滿著疑惑,他們完全不知道武何時有這樣的一批實力看起來相當的深厚,而且又是這樣的多的黑衣人來?
  武得意的看著被黑衣人給包圍住的眾人,忽然的發出了狂笑聲,笑夠了之后他忽然對著眾人道:“現在的局面很清楚了,我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愿意支持我擔任帝國的下任帝王的人,如果愿意向我宣誓效忠的話,我不但保證你們可以保有現在的職位,而且還可以加升一級。”
  “我現在數到三,愿意的人就放下你手中的武器,乖乖的束手就縛,我可以既往不咎!”
  得意至極的武望著眾人,嘴里開始念著:“一…………二…………三!”
  隨著三聲的數落,知道大勢已去的眾人當中幾乎大半都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束手就縛,當中甚至包括了兩個世家-馬拿、貝侖迪卡兩個世家的族長。
  當武繳械之后,還依舊是拿著武器,打算要反抗的就只剩下了嵐大帝一群人,阿摩司、加利、亞摩三家,以及亞芠一行人了。幾乎已經將所有的局面掌控在手掌心中了的武,無法遮掩他的得意之情,同時又因為三個世家不識時務以及亞芠等人的堅持而更加的感到憤怒。
  一旁,已經做好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將帝都其他的三個督衛前下靜候發落,同時也將自己的手下安排的將這一個平臺大殿給圍的密密麻麻的西督衛派爾走到了武的面前,對武一躬身道:“殿下,所有人現在已經全部都被控制住了。”
  見到派爾的來到,嵐大帝等人心中一驚,同時的感到了無比的憤怒,難怪武膽敢在這一個時候發動政變,也難怪會有這樣多的攜刀帶槍的人可以這樣輕易的混入了這一個宴會之中,原來是因為派爾的緣故。
  這一個宴會場所正是在於帝都的西半部,治安的維持也理所當然的也是由派爾這個西督尉所負責的,難怪武可以這樣輕易的就將人手給潛進了會場中,原來派爾早已經是他的人了。
  至今,不管是嵐大帝也好,或者是鳴,全都懊惱自己為什么要來參加或是舉辦了這一場的宴會,導自於現在自己空有著龐大的勢力,卻被武用兩千多人的微薄武力給鎖在這里,受困於重圍之中,完全不得動彈。
  對著武稟告完了自己的工作之后,派爾兩眼赤紅,面露嗜血的表情,仇恨的望著被黑衣人圍困在其中的亞芠等人,派爾對著武道:“殿下,下官有一個不請之請!”
  武對派爾搖搖手道:“我知道你想要干什么,先等一下。”
  慢慢的踱步道面無表情的嵐大帝還有臉上混雜著憤怒與恐懼的鳴等人的面前,武呵呵的笑道:“父王,現在你是不是肯將王位給傳給我了?”
  嵐大帝面無表情,不!還是可以隱隱間看的出來他的眼稍正微微的抽動著,盯著武,嵐大帝慢慢的一字一字的道:“不!我還是老話一句,你,不適合擔任帝國的帝王,剛剛我還不敢十分的確定,但是現在我真的是完全的確定了!”
  聽到了嵐大帝的話,武不由的猛吸了一口氣,從他的樣子可以看的出來他現在滿肚子的怒火,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再度的忍了下來,大概是因為現在主動之權是操之在他的手中吧!
  怒極的武,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即的大笑道:“哈哈哈哈………,父王,只怕現在由不得你了,我只要一聲令下,帝國的王位就在我之手了,不適合是嗎?就算不適合,我依舊將會是帝國的下一位大帝,武大帝!”
  “你………”先是怒斥了一聲,隨即的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嵐大帝望了身邊的鳴,又看了武一眼,垂然的一嘆道:“唉!武,你真的是一個傻孩子,王位對你而言真的有那么的重要嗎?聽為父的勸,趁你現在還沒有造成太大的錯,收手吧!”
  古怪的盯著嵐大帝直瞧,武忽然的狂笑道:“怎么?現在你想要用溫情攻勢嗎?
  可別忘了,在你教我跟你旁邊的那個廢物的第一件事中,凡欲成大事著,必舍七情六欲,沒想到你現在反而用著沒用的親情來企圖打動我,你當我是你旁邊的那個廢物呀?”嵐大帝聽到了武的話,不由的心中一顫,但是,他卻什么也說不出來。
  只是,這時,忽然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來道:“親情是沒用的東西嗎?”
  此話一出,當場吸引了嵐大帝、武、鳴三個父子的注視,甚至於其他的人也都不由的將眼光移到發話人的身上,而說出了這樣的一句冷冷的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始至終冷眼旁觀事態發展的亞芠。
  聽到了亞芠的冷言冷語,武在眾人的擁促之下,分開了重重的黑衣人的包圍圈,來到了亞芠等人的面前,武皮笑肉不笑的道:“圣者,不知道你有何高見?”
  亞芠走在死神小隊自動分開的道路上,來到了武的面前,隔著五公尺的距離與武正面相對,慢慢的打量著神態看起來實在是幾乎已近瘋狂的武,眼中流露著冷冷的肅殺之氣,亞芠冷聲道:“沒什么高見,如果沒問題的話,我想要走了!”
  聽到了亞芠的話,武先是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隨即彷佛是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般,忽然的狂笑起來,彷佛笑聲是會傳染一般,整座大殿里忽然的響起了哄天的笑聲,除了現在還被數千人圍困在當中,被人家拿著利劍指著的嵐大帝等人沒有笑,可是,他們卻也像武剛剛般的呆住了,甚至不少人都搖起頭來。
  對他們而言,亞芠在這樣的一個場合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來,的確真的是一個大笑話,武今天晚上擺明的就是一網打盡的局面,事實上他也真的是辦到了,而亞芠卻又輕易的說出了他要走的要求,難怪令嵐大帝等人搖頭而武等人則是狂笑不止。
  好不容易笑完的武,伸手擦擦他笑出來的眼淚,對著亞芠道:“行!圣者這樣的乾脆,本宮當然是不會不識相了,不過,圣者還麻煩你在離開之前先對本宮宣誓效忠,本宮絕對任由圣者離開。”
  “想必圣者不會對自己的神所立下的誓言違背吧?”看著亞芠,武又加了一句話。
  說到底,武雖然很怨恨亞芠治好了嵐大帝的病情,害的他自己的一番苦心付諸流水,而逼的他不得不鋌而走險,突而發難,一舉擒下第國中的大多數的重要官員,以及自己的父兄,用此來獲得他夢寐以求的王位,但是在這樣的一個大勢底定的時機,他卻又舍不得亞芠這樣的一個人才無法為己所用,所以想要憑著武力逼的亞芠對著他所信仰的神立下誓言,畢竟再怎么說圣者可以不能違背自己的神的!
  不過,武似乎是忘記了最重要的一點了!
  望著武,亞芠忽然冷冷的道:“殿下信神?”
  武一愣,渾然不知道亞芠為什么會忽然的問出了這樣的一個問題?
  亞芠忽然又道:“我對神發誓你就可以放心了?”
  武這下更是滿頭的霧水了,他有點聽不太出來到底亞芠忽然的說出這些事情來做什么?不過亞芠的問話卻忽然的提醒了他一件事,雖然說在這個時代中大多數人都信神,尤其是至高無上的渾沌之神,可是,難道亞芠真的對神發誓他就可以放心了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亞芠隨口的一個發誓當然無法讓他信任亞芠真的是效忠於他!
  剛剛武之所以會脫口而出主要是因為他本著一般的觀念,對於崇拜神的魔法師或是教徒,對神所發出來的誓言是絕對至高無上,不可以違背的,而圣者是對於各教中修行地位崇高無比的人物,擁有極高的德行聲望,并且獲得了世人的認同的尊稱,而他也只是基於亞芠的圣者的名號脫口而出的話,壓根就沒有想到亞芠這一個圣者的名聲到底是怎么來的,所以一聽到了亞芠的反問,他頓時的覺得不妥,只是他也奇怪為什么亞芠要問這個問題?
  亞芠忽然的指著自己,還有其他的三個世家的族長道:“如果我不愿意,你要如何處置我們?三個世家的族長呢?”
  “當然是立即的監禁起來,直到你們愿意效忠於我為止,你們在不識相的話,哪可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原本沒有義務也沒有必要回答亞芠的問題,可是剛武一接觸到亞芠那冷厲的眼神卻又不由自主的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亞芠又指著嵐大帝與鳴,還有在他們身邊的其他的長老跟卡特等禁衛兵們問道:“那他們呢?”
  不加思索的,武怒氣勃發,殺氣騰騰道:“不識相的家伙現在就算是想要反悔也來不及了。”
  邊說武般盯著長老群與卡特等人,注意到了武的眼光,亞芠眼中泛出了冷冷的譏笑,又再問道:“那你的父王跟兄長呢?”
  武一愣,又聽到亞芠道:“你的父王不將王位傳給你,所以該死,你的兄長不該與你爭奪王位,所以也該死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