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34 隊長之決

聽著兩個人的談笑,力奧強忍著浮出臉上的笑意,板著臉怒道:「胡鬧!停風,龍紋,你們兩個家伙怎能對兩位大將軍無禮?還不快回來?」
  龍紋臉上浮出了憨厚又有點癡傻的笑容,對力奧傻笑道:「隊長,這兩個老頭…啊!兩個大將軍不是說要挑戰嗎?剛剛停風說我們最會的就是專門挑軟的吃的『暗殺』手段,所以既然要比劃當然是要比我們擅長的,所以我們才會先『下手為強』呀!這樣做不對嗎?不然我們在重來一次好了,這次我們一定會手腳快一點的!絕對不會讓兩位大將軍有察覺的機會的!一定讓他們死的不知不覺,力奧隊長,這樣應該可以吧?」
  聽到了龍紋特別的強調了暗殺,先下手為強這兩句話的語音,同時的察覺到抵在身體背後的那尖銳的東西在龍紋提及暗殺與先下手為強時,又忽然的更往前了一點,弄得自己有點痛了,瑟頓不由的身體一顫,臉色更是微微的一變。
  而聽到了龍紋用真摯的聲音說出了奸詐的話,力奧再也忍不住噗滋的一笑,他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而一旁的停風聽到了龍紋竟然把所有的責任全都推到了他的身上,忽然的手上看似不經意的一用力,原本比他略高半個頭的以司頓時矮了半截,讓停風與龍紋面對面,停風大聲的嚷嚷道:「哎呀!你這個該死的白癡紋,明明是你跟我說要先下手為強的,不然我們這麼弱小,搞不好等一下一被人家比劃兩下就死定了不是嗎?」
  見鬼了!他們弱小?
  聽到了停風的這一聲嚷嚷的所有人心中同時的浮起了那句話,能夠在眾目睽睽下無聲無息的潛近了兩個大將軍身邊制住了兩位大將軍,隨隨便便的一按,身經百戰修為深厚的以司大將軍就矮了半截,這樣說自己很弱小?真是見鬼了!
  同時,所有人心中同時的對著亞芠身邊的那一大群的身穿黑衣神情標和的年輕人另眼相看了,雖然說停風與龍紋是出奇不意,帶點偷襲的味道而制住了兩位大將軍,但是從剛剛他們所站的位置,身上的服飾來看,這兩人還只不過是一般的成員,而一般的成員就有此實力了,那麼,位於帶頭的人的實力又會是怎樣呢?
  越想,眾人越是心驚,不自覺的圍觀在周圍的人忽然的減少了一些。
  這時,忽然的又有一個人慢慢的走出了死神小隊的隊伍中,來到了亞芠的面前,對著亞芠為一躬身說道:「頭兒,既然卡特隊長有意思要比劃,同樣的身為隊長,我也有這個義務接下這個挑戰。」
  原來這人竟然是凱特,凱特早在眾人對亞芠苦苦相逼,好像非得看到亞芠被人給打敗,當著眾人的面出丑時就已經怒火中燒,要不是體念到亞芠不想要節外生枝,甚至不惜向人低頭的份上,他也不會忍到現在,可是現在他再也忍不住了。
  而旁邊的人在聽到了凱特的話更像是火上加油,在眾人的心目中,卡特雖然是隊長沒錯,但是卡特的這一個隊長的意義與凱特的隊長的意義根本不是相同一回事,卡特可是掌握著司達帝國的王宮上萬人精銳的禁衛隊隊長,哪里是凱特這個不到百人,卻有著兩個(別人不知道夜月也是隊長之一)隊長的意義一樣。
  一個人越眾而出,來到了卡特的身邊,指著凱特叫囂道:「卑賤的家伙,你以為你是誰呀!敢與卡特隊長相比?隊長?真是笑死人了!」
  說話的人是派爾,因為希瞿殺死了自己的獨子的緣故,所以他連帶的恨上了亞芠等人,聽到了凱特的話之後,忍不住的出來加油添醋,火上加油一番。而且因為心中恨極,所以出口也不怎麼客氣。
  聽到了派爾的叫囂,死神小隊的所有人不由的一陣的憤怒,派爾罵的太惡毒了,低垂著頭的凱特渾身不由的急促的顫抖起來,無窮的憤怒引發了無窮的殺機,陣陣殺氣由他的身上涌了出來。
  忽然的,眾人一陣的驚呼,原本在懶慵慵的半倚在兩個上將軍身邊的停風與龍紋忽然身形詭異的連閃,離開了兩位上將軍,來到了派爾的身邊。
  龍紋手上拿著一把細細長長,彷佛是一根被放大的長針般的奇異兵器,尖銳的尖端正抵在派爾的脖子上,而停風則是手持一條乍看之下類似一條長鞭,實則是由三十五個小鋼節所組成的多節棍鞭,纏在了派爾的腰際,從停風手中的力道,絕對不懷疑停風可以將派爾攔腰而斷。
  停風這時也不笑了,陰森森道:「該死的家伙,趕出言侮辱凱特隊長,你該死!」隨即,手中慢慢的用起力來。
  一時之間,周遭的人不由的被停風給嚇到了,沒想到這樣的一個
  滿臉笑容的胖子竟然說變臉就變臉,而且還如此的殺氣騰騰的,叫人難以適應前後的變化。
  忽然的,一句平和的聲音傳來:「停風,龍紋回來!」
  霎時,一聽到了這個聲音,停風與龍紋原本殺氣蓋頂的態度陡然一變,恭敬的同聲應聲道:「是!」
  隨即,如同他們出現時一般,龍紋與停風立即的消失在派爾的身邊,回到了自己的隊伍之中。
  而在這當世中能夠讓兩個人如此的聽話的,除了一人之外在無別人,正是亞芠,是亞芠喝退了龍?與停風。
  信步的走到了卡特還有派爾之間,亞芠忽然的微笑道:「我是不知道各位到底是存了什麼樣的心,好像非得逼我出手不可。」
  「也吧!大家好像都很喜歡看我出糗,那我就出一次糗吧!」由於亞芠在帝國里一直是以一個只會治病的圣者,從來沒有出過手,身邊雖然有著一大群的人,但是卻又更加的讓人相信亞芠沒有自保的能力,所以亞芠可以肯定這幾個大臣是想藉著卡特之手來打擊他的聲威,畢竟在這樣的一個時代中,實力就是代表著一切!
  聽著亞芠的話,卡特不由的一陣的為難,他的本意并不是要向亞芠挑戰,只是想要替自己的弟兄們找回一點的面子,但是被幾個大臣們這樣一搭一唱之下,卻完全的變了質了,好像變成了他無禮的要求亞芠一定要出手。
  可是在怎麼說,以亞芠這樣的一位圣者,就算他在如何的高深莫測,也絕對不會是自己這樣的一個專門的戰斗人員的對手,到時候萬一不小心傷到了亞芠,那豈不是太對不起亞芠了,而且這也不是他的本意呀!
  輕輕的一揮手,原本覆蓋在他的身周,經過特殊設計的披風隨著亞芠的手一楊,畫出了一波引人注意的波浪,往後飛揚著,露出了亞芠一身的?黑精美的武士服。
  眾人訝異的望著亞芠一身的裝扮,眾人怎麼也沒有想到,在亞芠一身類似神職人員的寬袍被解開之後,底下竟然是一身剪裁貼身,讓亞芠整個人看起來英氣勃勃的武士服。
  更沒想到的是,只是一個服裝的樣式改變,亞芠整個人的形象頓時的由一個令人敬重的圣者變成了一個威嚴的武者,隨著亞芠臉上的淡淡笑容的消失,面無表情的亞芠竟然散發著一種令人不敢直視,孤傲冷酷的氣息,叫人由心底發出了寒意。
  兩個大將軍以司、瑟頓還有西督衛派爾忽然感到了本能的畏懼,當亞芠那平板的眼光投注在他們的身上時,他們竟然發現到自己不由自主的低下了自己的眼光,不敢與亞芠對視。
  就在這時,見到事情越發不可收拾,嵐大帝終於開口了:「胡鬧!卡特,兩位將軍,還有派爾,你們還不趕快向圣者道歉!竟然感對本王的客人如此的無禮?」
  迎向嵐大帝的雙眼目光,亞芠冷冷道:「陛下不必了,我并不怪卡特隊長,畢竟他是對於陛下的一番忠心而做出這樣的作為,我可以理解卡特隊長的心態,但是,我絕對不原諒可出狂言侮辱我的朋友的人,沒有人可以侮辱我的朋友而沒有付出代價的!」
  而嵐大帝在聽到了亞芠拒絕他的調停時,不由的一滯,暗叫聲壞了,他怎麼會忘記亞芠另外出了名的名聲,他那古怪的脾氣,如今看來除非他用帝王的權力強行的壓制了自己的人,不然是沒完沒了了。
  而當亞芠說出了這樣的話時,兩眼一直盯著派爾,雖然沒有向凱特那樣的散發出殺氣,眼神也是一貫的平和,但是派爾卻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令他開始後悔自己的一時嘴快了。
  就在嵐大帝想要開口說些什麼時,忽然一個人影出現在亞芠與派爾之間,替派爾擋下了亞芠那令他如芒刺在背的眼光,開口道:「圣者,這一切的事情都是下官惹起的,如圣者不快,下官在此向圣者您說聲抱歉!」
  說話的人是卡特,生性魯直的他還真的是以為派爾是替他說話而造成了亞芠的不快,不忍派爾為難,所以出面替派爾抵下了亞芠的挑戰。
  看到了卡特挺身而出,亞芠冷硬的眼神不由的一軟,對於卡特這人,他本著愛屋及烏的心情,他可不想要太為難他。
  忽然的,一個人影又出現在卡特的面前不到三步之處,背著亞芠,對亞芠道:「頭兒,就讓我跟卡特隊長討教一番吧!」
  原來這人是剛剛請戰不成的凱特,亞芠還來不及點點頭,一旁的嵐大帝就已經搶先道:「圣者,今天是我慶祝康復的好日子,我并不希望鬧出多大的事情來,現在,我們就讓卡特還有貴友相互切磋一下,無論是好是壞,這件事就算是到此為止好了嗎?」
  望著嵐大帝,亞芠完全沒有看錯的察覺了嵐大帝眼中的堅持,他總算是見識到了這一代的大帝的強硬作風,想來今晚發生的事情已經叫他有點惱怒了,所以絕不容人再鬧大。
  算了,這里總是在人家的地盤上,亞芠也不想要一個好好的宴會鬧的這樣的不愉快,就依照嵐大帝所說的,一切到此為止好了!
  亞芠點點頭,往後退了幾步,背後的披風又再度的回復了原狀,旋即亞芠又向凱特道:「凱特你就向卡特隊長好好的討教一番,切忌不可受傷。」
  同時的嵐大帝也領著人往後退到了面對亞芠的另外的一個方向,將中間的場地讓給了卡特還有凱特兩人,同樣的對卡特交代點到為止之類的話。
  被留在場中的卡特與凱特兩人互相的點點頭,打了一個招呼,隨即的各自的往後退出了一步,面對面著凝視彼此。
  凱特的手忽然往腰際上一摸,隨即的又向想起來什麼似的,隨即的又放了下來。
  在凱特的腰際藏了一把醉大師精心打造的軟劍,是凱特的慣用兵器,凱特原本是本能的想要拔出,但是在看到了卡特是空手的狀態,在家上又想起來剛剛亞芠的交代,不能受傷,這個不能受傷指的除了他之外,同樣的也是要他對卡特手下留情,不要傷到他的意思,所以凱特又放棄了拔劍的打算。
  只是凱特的手這麼的一抬一放,頓時的給了卡特進攻的機會,大喝一聲,卡特忽然的一個大跨步,右手一拳的往凱特的胸前由下而上的打去,一陣奇異的呼嘯聲由卡特的拳頭上傳了出來。
  凱特感受到了卡特這一拳的勁風,不由的分神的想著,這卡特畢竟是斯達帝國的王宮禁衛隊的隊長,光是看著一拳的力道,死神小隊里的人就沒有幾個人可以打的出來,不過……
  凱特嘴角浮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力量大可不一定就代表一定會勝利呀!
  輕輕的一旋身,凱特避過了卡特的這一拳,轉身到卡特的右手邊,伸手往卡特的右肋下一拍。
  對於凱特輕易的閃過了自己的這一拳,卡特并不感到驚訝,早在清陽鎮時,他就已經見識過凱特那神出鬼沒靈活異常的身法,閃不過去反倒是不正常的。
  收回了自己試探用的一拳,卡特一個回身,踢出了左腿,夾帶的凌厲的勁風,往凱特的下腹而去,若是被他這一腳給踢實了,就算凱特一拳打中他的右肋也無盡於事了。
  略帶驚疑的,凱特閃過了卡特的這一腿,他沒想到卡特竟然會用出了這樣的類似同歸於盡的手法,當然,他的一掌也是落了空。
  恢復了彼此對峙的型態,凱特忽然大喝一聲,兩手化掌為拳,忽然的幻化出了無數的拳影,漫天鋪地的往卡特襲去。
  卡特臉色一變,?他用掌舞出了滿天的掌影,與凱特的拳影相交,引發了一傳串砰砰砰的聲音,亞芠身邊的力奧忍不住大喝一聲:「好!神拳第三式拳影漫天!」
  連串的拳掌相交的爆音過後,凱特與卡特兩人同時的被交擊的力量給逼退了,就在卡特立地駐樁,止住了自己猛退的身形之際,凱特卻利用這擊退自己的力量,兩腳在地上猛踏,身形詭異的化出了一個大圓,反而將這力量化成了助力,讓他沿著大圓的軌道,極度快速的來到了卡特的背後,又是一拳直擊卡特的背心。
  才剛剛止住身形,還來不及調整自己的重心的卡特察覺到眼前忽然的失去了凱特的蹤跡,而背後卻傳來了一陣強烈的拳風,不由的大駭,不顧重心不穩,大喝一聲,上半身往前一彎,同時的大腳一跨,猛往前跨出幾步,躲開了凱特的這一拳。
  凱特面露笑意,窮追猛打,原式不變的緊跟著卡特的背後,追擊而去。
  卡特不甘示弱,忽然來了個回馬槍,右腿忽然的往後一個倒踹,本想阻止凱特的追擊好讓自己重新調整攻勢,誰知道這一腳卻反而被凱特所利用,原本直擊的右拳忽然的化拳為掌,在卡特的右腿上一拍,將卡特的右腿後踹之勢給拍落地,而且來利用這一拍之力,騰身而起,飛躍到卡特的頭上,一個倒栽,頭下腳上的在閃避不及的卡特的兩肩上一按,然後又是一個騰身而起,換回了立姿,兩腿在空中接連的踢出了一遍的腿影,往卡特罩頭而下。
  被凱特在雙肩上一按,只覺得兩臂一陣的酥軟,心知肚明凱特手下留情,不然絕對不會是只有酥軟而已的卡特,強撐著兩臂,交叉在頭前,硬擋下了凱特這連續不斷,最少數十下的重腿。
  如此一來,卡特原本酥軟的兩手頓時又更覺得又麻又痛,差點舉不起來,身形也由原來的前沖的變成了被凱特強行的踢退了。
  讓卡特吃了好幾腿的凱特在落地之後,絲毫不給卡特喘息的時間,輕喝一聲,身形在展,宛如一陣青色的旋風般,夾帶著強烈的氣旋,又在度的往卡特襲去,兩手不住的伸縮擊打,身影在原地停留的時間絕對不超過半秒。
  而卡特的兩手本來就被凱特給弄成了又酸又痛又麻,再加上一直沒有機會喘息,連調整自己的重心,恢復戰斗姿勢的時間都沒有,面對著凱特旋風般毫不間斷與留情的打擊,只能一再的防守著,但是情況卻是越來越糟。
  凱特與卡特這一番硬碰硬,高下立見,卡特雖然說年紀較長,但是也大不了凱特幾歲,依照年歲來論功力,也絕對不會比凱特高出多少,而凱特雖然練氣至今也不過近三年,可是在亞芠所贈與的神之鉆的協助下,又學會了亞芠精挑出來的天翔心法,然後又學會了亞芠獨門的真氣三十六循環的修練方式,三年的時間已經是比之卡特幾乎有著更為深厚的真氣修為,更何況凱特還有著在實戰中所累積出來的深厚打斗經驗,雖然礙於亞芠的命令而白白的放棄了幾乎有十馀次取下卡特的生命的機會,但是卡特與凱特相比無論在哪一方面都略有不足,因此與凱特相較之下,卡特馬上就顯的綁手綁腳的。
  這種情況在卡特硬碰硬的接下了凱特的拳影漫天之後更為明顯,凱特靈活的身形在卡特的身邊不停的環繞著,而卡特由初時的搶攻到有攻有守,在到只能勉強的守住凱特那詭異的攻擊,再到現在卡特幾乎快守不住了。
  明眼人都知道,卡特的落敗是早晚而已,只是大家沒有想到,打從開始到現在,凱特與卡特才交手幾招?卡特卻這麼快的就露出了敗像,這真叫人難以想像,難道凱特真的是強到這樣的地步嗎?
  其實并不,說真的,凱特與卡特的差異若說有,其實也只是微乎其微,但是最關鍵的地方在於兩人的經驗不同。
  凱特自從跟隨在亞芠的身邊之後,先後所遇見到的都是功力高絕的怪物,如水妖王、大力神王、斯達克家的三兄弟、怪物-魔等,最重要的是有一個怪物中的怪物-亞芠始終立在他的面前,這令凱特的眼界大為寬廣。
  在則,接受了亞芠與水妖王親灸,以實戰為目的的訓練,在加上在尋找亞芠的期間,他遇上了不少假冒亞芠之名行惡,而被他所鏟除,可以說凱特說是身經百戰一點也不夸張,有著超出他年歲正常的實戰經驗。
  這幾年的遭遇,讓凱特除了眼界更加的寬廣,功力的修為更高之外,善用戰斗中的每一個情勢,將任何對自己不利的局面變成對自己有利的局面,更懂的要把握住任何一個對自己有利的局面,一占上風即趁勝追擊,絕對不給對手有任何的可以反攻的機會,這是凱特在戰斗中所領悟的,也是教也教不來的,而這也是凱特與卡特最大的不同點。
  反觀卡特,身為斯達帝國王宮禁衛隊隊長,其功力高絕絕對是不容懷疑的,但是,貴族身分,身居高位的他又曾經有幾次是需要他親身動手的?因此一遇到了功力與他相若的凱特,缺乏了在生死間歷練出來的實戰經驗,便成了他致命的缺點。
  就在眼看著卡特即將落敗之時,一旁一直緊張的觀戰的荷達伊忽然的一聲大喝道:「住手!」
  隨即,荷達伊轉身對著嵐大帝與亞芠道:「陛下,圣者,我代舍弟認輸,這場比試是凱特隊長獲勝了。」
  滿身是汗的卡特沒有意見,雖然不甘愿,但是他卻不能昧著良心說凱特不強,在剛剛那場極為短暫的打斗中,他有好幾次都感覺到了凱特的手幾乎都要伸到了他的身上要害,卻又忽然的收回去,而且現在自己滿身的冷汗,而凱特卻是一副沒事人的樣子,誰強誰弱不講人自知。
  垂頭喪氣的對著凱特與亞芠一拱手:「圣者,凱特隊長,我認輸了!」
  然後轉身來到嵐大帝的面前,單膝一跪,垂著頭道:「陛下對不起,請原諒下官有辱國威,請陛下允許下官辭去禁衛隊的隊長一職,下官無顏再擔任禁衛隊隊長了。」
  嵐大帝呵呵的一笑,親自的伸手扶起了卡特,微笑道:「卡特,你又何需如此介意呢?勝敗乃兵家常事,又有誰敢說他永遠不敗呢?」
  「在說,圣者乃當世奇人,能夠跟隨在圣者身邊的人自然也非泛泛之輩,你實在無須如此的介意才是。」聽著嵐大帝的話,卡特感激的望著嵐大第一眼,在嵐大帝的親自牽扶下,急忙的站了起來。
  亞芠忍不住的在心中贊嘆著,嵐大帝不愧是嵐大帝,這話一出,既會去除了卡特打輸的心病,而且讓卡特更加的感激他,對他更忠心,而且又連帶的吹捧了他一下,還真的是一舉兩得。
  事情發展至此,總算是事過境遷了,卡特雖然未能打敗凱特,但是他畢竟是已經盡力了,連他都無法打敗的人,禁衛隊們也知道自己被打昏實在是不冤枉,而兩位大將軍及派爾自也是看的出來,嵐大帝對於他們的自做主張已經有點不悅了,所以也沒有人再敢拿這件事情來大作文章,乖乖的跟在嵐大帝的身後,來到了大殿唯一的一面墻下的那張椅子兩側,站在嵐大帝的兩邊。
  嵐大帝兩眼發出了凌利的眼神,先是橫掃了大殿里所有的人,所有人不由的都被嵐大帝的眼光看的心里發麻,整座大殿里寂然無聲。
  而在大殿平臺下,那些沒有資格進來大殿中的更多的人群,也已經發現到了大殿里的異狀,知道今天晚上的宴會的重頭戲終於來了,嵐大帝即將要宣布眾人一值在猜測的事情了,於是在大殿外的所有人群也跟著變成了安靜無聲,而且所有人更是盡力的往這個大殿周遭聚集,將平臺大殿四周擠個水泄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