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33 風火之舞

跟在嵐大帝的身邊,亞芠有點心不在焉的聽著嵐大帝似乎很高興的在跟他介紹一些斯達帝國中的重要的人物。
  別人對亞芠受到了嵐大帝這樣眷寵的待遇感覺到無比的羨幕,但是亞芠卻是有苦自知,他最不擅長的就是與人交際了。
  自己的個性冷淡,除非是相處已久或是特別的獲得了他的另眼相待的人物,不然要他與出見面的人表現出一副彷佛很熱絡的表情實在是令他很難過,但是他又不能掃了嵐大帝的興,畢竟人家可是以著一國之王的身分熱情的替他介紹,如果他依舊是擺出了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神態也太多說不過去了,這一點基本的禮貌他還是知道的。
  忽然,亞芠的眼睛被某一個人給吸引住了,她是妃雅。
  從他被嵐大帝給拉走之后,妃雅就與夜月還有凱特幾個人站在一起,妃雅的眼光除了注視著他之外,有時也會注視著大殿里,中央的大圓圈中一對對翩翩起舞的人影,眼中還不遮掩的流露出來艷羨的目光。
  而在這段時間,在妃雅與夜月的周邊已經有不少的人聚集著,而且這些人全都是清一色的年少英俊的人物,幾乎一個個都是無比的出色,而且在這些人當中不斷的有著人出來對妃雅與夜月邀舞,可是全被妃雅與夜月拒絕了。
  夜月是為了什么亞芠并不太清楚,但是妃雅的話,光是由妃雅投諸在他的身上的眼光就可以表露無疑了。
  妃雅在一次的由舞池中收回了自己的眼光,舞池里的一對對美麗的身影讓妃雅無比的艷羨,可是她知道,她永遠不會是其中的一個,因為她的他不是一個會去邀請她跳舞的人,雖然有點遺憾,可是她只要看到他在身邊她就已經滿足了,所以,在這樣的一個時刻,她只是有一點點的遺憾,真的只是一點點的遺憾而已。眼光不自覺的投向了宴會的中心人物嵐大帝的身邊,習慣性的找尋他的身影,但是,奇怪!他怎么不見了,嵐大帝為什么會含笑的望著自己?
  同時,在身邊忽然有一只手伸了過來,有人用著最標準的宮廷禮儀邀約道:「美麗的小姐,在下是否有這個榮幸擔任你的第一支舞的舞伴?」
  「不了!謝謝你的好……」本能的想要拒絕,但是妃雅卻說到了一半在也說不下去了,因為這聲音是如此的熟悉,又是曾經令她無比的渴望的聲音!
  眼中霎時的充滿了一層的薄霧,轉過頭來,滿是水氣的雙眼中,映入眼中的是那一個臉上帶著溫柔的笑意,有著一頭白發,穿著一身她親身設計的英挺衣服的俊拔身影。
  難掩心中的激動,近乎顫抖的將自己的小手交到了那一只帶著冰涼但是卻很溫柔的邀舞的大手中,任由他將她帶到了舞池中。
  不知道找了什么理由離開了嵐大帝的亞芠,輕輕悄悄的來到了妃雅的身邊,對妃雅提出了第一支舞的邀約。
  就在眾人驚艷的眼光中,嵐大帝特別的交代之下,一首緩慢,溫柔到醉人的音樂響起來,亞芠伸手攬住了妃雅纖細的腰,握住了她微顫的小手,帶著妃雅慢慢的翩翩起舞。
  妃雅,身為原豐原城的城主,自幼受過了嚴格的訓練,對于宮廷的禮儀,尤其重要的舞蹈當然是個中的高手,而亞芠,出身于華那邦公國的斯達克名將一家,對于宮廷的禮節,甚至舞蹈當然也是必學的。
  再加上,兩人既是心意相投的情侶,加上兩人的家學淵博,人又是男的英俊女的美麗,更是吸引了大殿里所有人的眼光。
  看著舞池中,妃雅一身的淡紅,像朵眷戀的小火焰,貪婪的汲取著如風般,圍繞在她的朵小火焰身邊的亞芠,不斷的滋潤她的溫柔情意,風與火之舞,不知道羨煞了多少的人。
  在那溫柔的樂音聲中,紅裙微飄,黑袍輕飛,無限的情意全都在這紅與黑,火與風的交會中展露。
  不知道何時起,偌大的舞池中竟然在無別人的存在,就只有剩下了這一對沉浸在彼此的愛意中,舞的忘我的情侶美麗的身影,無限的溫柔,無盡的情意充斥著整座大殿,所有人全都忘我的投入了他們的共舞之中,誰也不忍出聲驚擾了眼前的這一刻美麗的影像。
  一曲舞畢,忘我的亞芠完全沒想到現在他們的身邊還有著上千人的注視,攬著妃雅,輕輕的往妃雅那紅潤的香唇,投下了一個溫柔至極的眷戀之吻。
  下一刻,不由自主的,大殿里忽然的響起了轟天的掌聲,是為了他們的舞姿,是為了他們的情意,但是卻驚擾了愛戀中的情人,令他們分了開來。
  察覺自己干了什么的亞芠與妃雅,人稱冰火女王的女人現在只象是一個害羞的小女人,不負責任的將自己的頭窩在愛人的懷中,做個鴕鳥,而被人稱為惡魔或是圣者的男人卻像個被人突然發現到自己的戀情的小男生般,除了紅著臉,摟著自己的愛人,尷尬的自舞池中走了下來之外,他什么也不能做。
  好笑的看著兩個手足無措的人,凱特與力奧、夜月不由的迎了上來,將他們給包在其中,阻隔了外人羨慕但卻叫他們渾身不對勁的眼光。
  總算兩人皆是非常人,很快的就恢復了正常的自己,忽然的,窩在亞紋的懷中的妃亞忽然的將小嘴湊到了亞芠的耳邊,對亞芠咬了一會的耳根子。
  聽完了之后,亞芠不由的一愣,在妃雅連番的催促之下,亞芠含笑的放開了妃雅,來到了夜月的面前,忽然的對夜月伸出手來道:「小妹,大哥不知是不是有興請你跳一支舞?」
  夜月嚇了一跳,急忙搖手道:「大哥,不行呀,我不會跳舞呀!」
  可是亞芠卻不理會夜月的理由,依舊固執的將夜月給拉到了舞池中。
  原本就還沉浸在剛剛亞芠與妃雅的舞姿眾人看到了亞芠忽然的又牽了這場宴會中另外的那一個被受年輕男子矚目的另外的那一個渾身洋溢著神秘感的美麗女子一起來到舞池中,不由的紛紛報以熱烈的掌聲。
  騎虎難下的夜月緊張的對亞芠道:「大哥,我真的不會跳舞呀!你這樣不是要叫我出糗嗎?」
  亞芠好笑的看了夜月一眼,忽然的在夜月的耳邊不知道說了些什么?只見夜月忽然訝異的看了亞芠一眼,但是臉上的驚慌神色倒是少了不少。
  亞芠對著旁邊的宮廷樂隊說出了一首很古典的曲名,眾人不由的議論紛紛。
  這首曲子是古代的名作曲家風臨大師所做出來的一曲描寫家人的感情的名曲,大多數是用在家庭的聚會上,在這樣的一個國宴中倒還是頭一次聽到有人指定這一首曲子。
  聽到了這一首曲子的曲調,原本宴會中的那些妒忌亞芠竟然一手包辦了宴會中最出色,甚至讓三位公主殿下都為之失色,美麗動人的兩朵嬌艷花朵的首舞,心中大為失望的年輕貴族們心中不由的又燃起了希望。
  從剛剛那首亞芠與妃雅共舞的曲子中,任何人都可以看的出來亞芠與妃雅的密切關系,而現在亞芠點了這一首曲子,豈不就是表示出他跟夜月之間只有兄妹之情?
  獲的了這個結論的年輕貴族們不由的摩拳擦掌起來,靜待亞芠與夜月跳完這一曲之后就要上前去邀舞了。
  這時,在宮廷樂隊的演奏下,一首輕快而溫馨的曲子慢慢的響了起來,亞芠與夜月伴隨著樂音開始慢慢起舞。
  只見到,亞芠的腳步始終在方寸之間移動,而夜月卻象是一個活潑的小精靈,不斷的在亞芠的身邊環繞著,給人的感覺,就象是一個穩重成熟的大哥,帶著自己活潑嬌俏的可愛小妹一同出游般。
  哥哥充分的流露出了對自己的妹妹的那種溺愛的神態,彷佛妹妹想要什么天上的月亮他都會為自己的妹妹將月亮給摘下來,而妹妹在活潑靈動之間卻又流露出來對自己的哥哥的那種依戀信賴的神態,兄妹之間的深厚情感在舞蹈之間表露無疑。
  尤其是,亞芠現在不自覺的參雜了自己武技森羅萬象地的心法,讓他本身有種穩重神態,為自己的妹妹可以?起任何的風浪,而照著亞芠的話,使展著她半生不熟的對風的體驗的夜月,宛如是風中的小精靈,又象是夜空中輕靈的月仙子,不離不即的圍繞著自己的大哥,展現這自己的慕孺情懷。
  沒有人介意亞芠與夜月在這正式的場合中并不是跳著正統的舞步,也沒有人介意他們的舞步前所未見屬于個人自創用來展現自己的情懷的,有的只是,被他們之間的深厚情誼所感動。
  一個令人信賴的穩重哥哥,一個嬌俏可人的可愛妹妹,多么令人羨慕,多美的一個畫面!
  以致于當亞芠與夜月一曲跳完之后,亞芠輕輕的在夜月的額頭上蜻蜓點水般的輕輕的吻了一下,離開了舞池,所有人,包括了那群想要邀舞夜月的年輕貴族們也不由的報以與剛剛相同的掌聲,為亞芠與夜月而鼓掌。
  回到了人群里,亞芠與夜月接受眾人的笑容,這可是他們頭一次見識到亞芠展現出了的另類的面目,還真的是令人想象不到。而小臉紅撲撲的夜月則是已經羞的窩進了妃雅的懷中,叫人忍不住的沖著她笑,雖然是善意但是也夠夜月糗的了。
  忽然,一聲輕咳傳來,眾人轉頭一看,不知道何時,嵐大帝竟然已經來到了眾人的旁邊,嵐大帝雙眼直瞧著亞芠,笑意盈盈道:「圣者,我還真的沒想到你有這么好的舞技呀!」
  亞芠淡淡的笑道:「陛下見笑了!」
  發出了一聲的輕笑聲,嵐大帝忽然問道:「對了,雖然說我一直有這個意思,但是我一直沒有面對面的請問過圣者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擔任本國的長老?」
  周圍的人一聽到嵐大帝詢問亞芠的聲音,馬上知道正事來了,所有人不由的傾耳聆聽亞芠的回答。
  亞芠的本意根本不想要介入斯達帝國的政治斗爭中,所以對于這件事情他早已經有定見了。
  「這個世界真的很漂亮,大帝您說是不是呢?」忽然的轉過頭去望著大殿外繁星點點的夜空,亞芠近乎自言自語道,說完之后,亞芠又轉過頭來面帶笑容靜靜的望著嵐大帝,然后又道:「可惜的是,到現在為止,我連我們的奇武大陸都還沒有走遍,更別說在奇武大陸之外尚有亞人大陸、精靈大陸、魔族大陸,我想,我還未看夠吧!」
  并未正面的回答嵐大帝的問話,但是亞芠已經很明確的表達出了自己拒絕的意思了。
  聽出了亞芠言下之意,周圍的人反應不一,多數人都替亞芠惋惜不已,這樣的一個名利兼收的好機會亞芠竟然會這樣輕易的放過了。
  而另外的少數人有的是呆愕,有的是驚奇,更有的是心思隱藏在心中令人無法察覺,譬如說嵐大帝!
  自己親身提出邀請,而亞芠竟然會不識相的拒絕,所有人不由的都同時的想到了,就算亞芠是嵐大帝的救命恩人,但是這樣在公開的大場合上讓嵐大帝如此的失面子的舉動一定會引的嵐大帝勃然大怒的,甚至,嵐大帝左右的禁衛兵們已經將手搭在了自己的兵器上,就帶嵐大帝一聲令下之后,馬上要將亞雯這個不識相的圣者捉拿下來。
  詭異的,嵐大帝忽然的仰面的發出了一連串的大笑聲,笑完之后,嵐大帝忽然的低下頭來,語帶笑音搖搖頭的道:「真是可惜,可惜呀!那么,等圣者你覺得看夠了之后,我斯達帝國永遠歡迎你。」
  亞芠微笑道:「一言為定了。」
  說完,亞芠與嵐大帝忽然的相視的大笑起來,在這一瞬間,兩個人似乎覺得彼此在某一方面有著相當的默契在。
  當嵐大帝說到可惜時,在他身邊的那些禁衛兵們幾乎都已經是刀劍半出鞘了,可是等到嵐大帝與亞芠默契十足的大笑時,卻又不得不愕然的將自己的兵器收下,雖然不知道是發生了什么事,但是起碼知道,嵐大帝并不怪亞芠的拒絕。
  而現場中只有亞芠自己知道嵐大帝的那兩聲可惜的意思,那是在可惜他的帝國竟然無法將亞芠收入麾下,同時也是在可惜以亞芠這樣的人物是無法用強迫的手段的,所以他才會連續的發出了兩聲的可惜。
  而嵐大帝也由亞芠的說法中知道,亞芠并不會因為此時的不加入嵐大帝的麾下,以后轉而去投效其它的國家,他的志不在此,因此嵐大帝大可放心。
  這段的言外之音只有在他們兩人之間彼此的交流著,彼此心證著,這也是大多數人心中不解的疑惑,以亞芠這樣具有神跡般治療能力的人物,在戰時所發揮出來的功效不知道會有多大是誰都無法估計的,而作風向來強硬的嵐大帝為什么會輕易的就因為亞芠的那根本不構成理由的理由而輕易的就放過了這樣的人才?
  在眾人的疑惑中,嵐大帝忽然沒頭沒尾的問道:「圣者,那你下一站預計要到哪里去?」
  「泰龍,泰龍帝國!陛下!」亞芠微笑道。
  聽到了亞芠忽然的提起了自己要到第一強國泰龍帝國去,眾人不由的感到萬分的震驚,反而是嵐大帝不怎么驚訝的道:「原來如此,是為了那件是嗎?」
  哪里件事?嵐大帝沒解釋,亞芠也沒說,亞芠只是點點頭。
  嵐大帝也跟著點頭道:「那正好,我最近也想要派個人到泰龍去,圣者不介意一塊同行吧!」亞芠聳聳肩,一副隨便,悉聽尊便的樣子。
  嵐大帝呵呵笑道:「那好,圣者什么時候要出發,請先通知我一下,我好提早做準備。」
  說到這里,應該算是沒事了,嵐大帝跟亞芠點點頭,正要轉身走回到大殿屬于他的那唯一的一張的王座上。
  忽然的,在嵐大帝的身后搶出了一個人影半跪在嵐大帝的面前,對嵐大帝道:「陛下請先留步。」
  嵐大帝看到了這個人影,忍不住的皺眉道:「卡特,你有什么問題嗎?」
  原來這個人影是魯格的二叔,阿摩司家的二家主,現在擔任斯達帝國王宮禁衛隊的隊長,同時也是嵐大帝極度的信任的卡特˙阿摩司。
  卡特半跪在嵐大帝的面前,低垂著頭道:「陛下,請原諒屬下的失禮,屬下想要向圣者討回一筆賬!」
  討債?嵐大帝與亞芠不約而同的皺起了眉頭,一旁的荷達伊更是忍不住的叫道:「二弟,你在干什么?還不快退下!」
  同時,荷達伊更是來到了卡特的身邊,想要將卡特給拉起來,可是卡特卻怎么也不肯讓荷達伊給拉起來。
  嵐大帝皺著眉頭,疑惑的看著卡特,卡特恭敬道:「啟稟陛下,圣者雖然對陛下有著救命之恩,而且下官也在家兄的口中知道,圣者替魯泰治病,可以說是有著大恩大德。」
  「可是,打從圣者來以后,不管是圣者自己或是圣者的…朋友們,一再的藐視我帝國宮廷的規矩,甚至曾經將下官屬下之禁衛隊打昏,而且今天圣者更是對陛下放肆不敬,請陛下允許下官向圣者討教,下官要看圣者有何了不起感如此的藐視我國,甚至連陛下一番好意聘請為本國長老之好意都加以拒絕,不如此的話下官實在是無法向那些忠心執勤而被打昏的弟兄們交代,而且也對陛下之威望有損,希望陛下允許下官向圣者討回這一筆帳。」
  「說的好,隊長此話真的深入無心,算我老禿一份,我到要看看圣者你憑什么是我們長老們于無物,好像加入我們長老會有辱你的身分一樣?」
  隨著卡特的話聲一落,周遭立即的傳來了一聲的附和聲,由長老群的米非耶的旁邊,有一個禿頭黑衣的五十多歲的長老離眾而出,來到了卡特的身邊同樣的對嵐大帝屈膝一跪,正是在才剛入長老院不久,脾氣被封為最火爆的長老之一,火離刀長老偉翰˙麥連。
  看到了眼前的兩個人,嵐大蒂不由的大傷腦筋,這卡特原本就因為個性魯直而且對他忠心耿耿,所以才會被他提拔為最重要的維護他的安全的禁衛隊的隊長,只是他沒想到卡特竟然會在這當頭提出了這樣的一個要求,無論他答不答應,都讓他十分為難。
  而偉翰長老跟卡特也是同樣的一個脾氣,自從加入了長老院之后,他就一直以自己能身為一個長老為榮,也難怪他會在聽見了亞芠拒絕擔任長老時而勃然大怒,認為亞芠是故意的瞧不起他們,因而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于情于理,嵐大帝實在是無法責怪兩人在這當頭會提出了這樣的不識相的要求,再怎么說,他們也是出于對自己的一片忠心,但是也因此,嵐大帝更是覺得棘手。
  無奈的看了亞芠一眼,嵐大帝嘆口氣道:「你們先起來在說!」而亞芠則是冷靜的看著卡特與偉翰,沒人知道他的心中在想些什么?
  等到嵐大帝將卡特與偉翰叫起來之后,亞芠忽然的出聲道::「兩位隊長、長老,我在此為我及我的朋友們對你們的失禮之處說聲抱歉,請你們原諒我們來自鄉野,不知道禮數之處。」
  見到了亞芠忽然的對著兩個人鞠了一個恭,而且還道歉,兩人奇異的互視一眼,看到了彼此的驚訝,偉翰還好,但是這下卻輪到了卡特為難了。
  若是依照他的個性而言,亞芠這樣的賠禮,他絕對是不可能在去找亞芠的麻煩的了,可是,他本來就是打算在今天這樣的場合,出言挑戰亞芠,替他的兄弟們爭回了一口氣,如果就這樣就算了,那他對于自己的兄弟們卻又無法交代。
  正在卡特不知道該如何的處理時,幸而嵐大帝開口了:「卡特,偉翰,既然圣者都向你們道歉了,這件事就算了,但是記得下次不可在如此,圣者乃是當世的奇人,所展現的乃是真性情,有豈是我們這樣的俗規所能規范的,下次如再犯,我定不輕饒。」
  嵐大帝越說越是臉色嚴厲,而卡特與偉翰只能苦笑的答是,嵐大帝雖然說是看來是這樣的嚴厲,但是實在是給了他們一個臺階下,同時又保存了亞芠的面子,避免兩人因此而得罪了亞芠,畢竟誰也不敢說自己沒有受傷的時候,萬一真的需要亞芠的能力時,這時得罪了亞芠可以說是太不智了。
  本來此事應該就此揭過了,但是,就在卡特與偉翰相偕要退下時,忽然的有人出來橫插了一腿,揚聲道:「隊長,長老且慢!」一個高瘦,微禿著頭留著兩撇白胡子的人影走了出來,他穿著一身的軍服,肩上胸前別了一大堆金光閃閃的徽章,是帝國的大將軍瑟頓。
  瑟頓對著嵐大地恭恭敬敬的一個躬身道:「下官懇請陛下應允卡特禁衛隊長與偉翰長老對圣者的挑戰。」
  緊接在瑟頓的身后一步之差的另一位大將軍以司也跟著走出了人群中在嵐大帝的面前附和道:「啟稟陛下,圣者一行人一再的藐視我國的律法,不但企圖的將其部屬帶進陛下之寢宮,意圖不明,且又再三的是王宮禁規于無物,不但一再的擅闖王宮內院,甚而打昏王宮禁衛,若不加以懲處實難杜絕悠悠之口,日后若人起而效法,更不足以為戒,但是因為圣者對陛下有著救命之恩,如同對我國有著救命之恩,因此又不能對圣者懲戒,讓各國說我國背恩忘義,下官懇請陛下答應禁衛隊長之請求,藉此以示警惕本國之律法不可輕忽。」一旁的瑟頓也跟著請求。
  兩個軍事大將軍同聲的請求,又將國體這一個大帽子往下一扣,嵐大帝雖然是一國元首卻也不能在一言而闢之,盡管不怎么愿意,但是嵐大帝也只能道:「兩位大將軍先請起!」
  「既然如此,卡特,說說你的挑戰辦法吧!」對亞芠投以抱歉的一瞥,嵐大帝語帶無奈的道。
  卡特正想說些什么,忽然臉色大變,猛然的拔出了腰際上的長劍,對著以司的方向。
  而以司在莫名其妙中,忽然的察覺了自己的右肩上,忽然的有一只肥肥短短的胳臂搭了上來,同時的耳中聽到了一個怪里怪氣的聲音道:「我說胖老頭,你未免也也太不識相了吧!咱頭頭都已經很難得的對你們家老大低頭說抱歉了,你還不滿意?真是聽不懂人話的家伙,一想到我自己跟你一樣都是一個胖子那我還真的是以身為胖子為恥,我決定了,從明天起我要減肥了,免的將來我會變成了像你這樣的一個肥老頭,真是丟人呀!」
  「什么嗎!肥風你又要減肥了,看看自己的身材吧!,你有哪里一次成功過?不過,我才想說肥風你改了性子了,竟然沒有說冷笑話了,沒想到你果然還是狗改不了吃屎,不過很遺憾的你這是我今晚聽到了第二個笑話了,一點都不好笑!」另一個聲音緊接著頭一個聲音之后在瑟頓的身后響了起來足足的嚇了眾人一大跳。聽到了第二個聲音,第一個聲音罵道:「白癡紋,你還真敢說呢?不說減肥這件事我不生氣,你一講我就滿肚子氣,你自己說說看,那一次我才說要減肥,你馬上就弄只烤雞來誘惑我,每次都害我減不成,可以說我原本精實的小肚子都是被你給害成現在要高唱團結力量大了,虧你還有臉說我。」
  「不過老實說,你的烤雞未到還真的很不錯,什么時候要拿來?」第一個聲音說完又緊接著饞嘴道:「不過先說好,今天我吃飽了,明天在拿來吧!」
  「好呀!死肥風,難怪最近你老是嚷著要減肥,原來是想要吃我的寶貝雞呀,你想死唷!」第二個聲音忍不住的罵道。
  兩個聲音都是來自身穿死神小隊的服裝的兩個小隊員,前面的那一個五短身材,微胖,有點小肚子,圓圓的臉上有種怪異的古怪笑意,又帶著象是永遠睡不飽的迷糊樣,說不出來的古里古怪味道,第二個人則是一個長相憨厚,目光呆滯,乍看之下有點癡癡傻傻,心智不足的樣子,身材有點高大,略胖,臉上正浮現出標準的白癡式笑容。
  這兩個死神小隊員詭異的出現在兩個大將軍身旁身后,懶散的半倚在斯達帝國的兩個大將軍身邊,面對著卡特急涌而來的殺氣,旁若無人的談笑著,而兩位大將軍雖然震撼于自己被人無聲無息的侵到了身邊而不知,但是他們并不是就這么甘心的被人戲弄,只是他們同時的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的某一部位被自己的身邊或是身后的人用種尖銳的東西頂著,所以叫他們不敢妄動。
  而在聽到了兩人的說話,死神小隊的人差點沒有笑出聲,這兩個人可是死神小隊中的活寶,別看他們一副肥肥癡癡的樣子,那可只是他們用來欺騙敵人的手段,真正的他們可是死神小隊里最精于暗殺的人,連自己人也都常常被他們給潛到了身邊被他們捉弄而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