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31 服儀之爭

“萬幸,魯泰大哥的四支雖然都被人家給用重手法給挑斷了,但是因為用的是利器,加上事后又及時的調理,所以經脈、神經雖然斷了,可是肌肉還尚稱完整,而且受傷到現在不算太久,所以還有機會可以治好。”
  聽著亞芠面帶笑容的說著那些幾乎是一聽就知道是毫無希望的重癥,眾人不由的一陣的心驚膽跳,而荷伊達與魯泰什么也沒有聽到,他們只聽到了亞芠的最后一句話“可以治好”,一顆心這才總算松了下來,同時雖然亞芠還沒有動手治療,但是被亞芠這一個在幾天前不知道救活了多少個絕望病人的慈悲圣者親口斷定沒有問題可以治好,又有什么比這個更叫人高興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亞芠的雙眼忽然的閃耀出了一金一銀的光芒,一種難以言語的莊嚴威勢頓時的充斥著所有人的心中,令眾人幾乎想要跪拜的臣服在亞芠的面前,所幸亞芠眼中的金銀光芒很快的就消失了,免的讓所有人真的跪拜下去。
  嘗試的施展出了完整的神魔眼,亞芠心中不由的大定,看來魯泰真的是注定有救了。
  其實魯泰的傷勢與醉大師極為的類似,因此能用以治療的方法也是相同的,可是自從精神異力大成以來,因為兩種力量的程度差異,亞芠就發現到自己無法同時的施展出精神異力與天心真氣,這對亞芠來說雖然有點不便但是亞芠并不會覺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一直到現在,天心真氣終于追上了精神異力的成長,兩種屬于同源的力量終于又再像它們最初時一樣,又融洽無間了。
  而要治療魯泰的話,是需要天心真氣與精神異力同時的發揮,本來亞芠的打算是可以由夜月來負責精神異力的方面,但是夜月到底不像他那么有經驗,而且夜月的精神異力到底是不是隆家的精神異力還有待商確,多少有點不保險。
  可是,令人不得不贊嘆魯泰的運氣之好,自從亞芠的精神與**分離兩年多再度的結合之后,力量增長到他自己也無法掌握的現在,他隱隱的發現到似乎自己的精神異力與天心真氣已經產生了一點的變化,當他使用其中的一種時,令一種力量也有種騷動的感覺,只是他自己也不敢確定。
  如今,為了要替魯泰治傷,所以亞芠勉強的一試,結果竟然是出乎他自己意料的順利,讓他又找回了自己最初的技能-神魔眼。
  當然,現在的亞芠并不知道,同時施展精神異力與天心真氣會對自己甚至是別人造成多大的影響?
  那將是許多人的福音,以及,更多人的噩夢,那種最深最沉,用鮮血與生命所構成的,最可怕的噩夢。
  要求所有人暫時的離開了整個涼亭的周圍十公尺之外,亞芠站在緊張萬分的魯泰的面前,伸出了雙手,彷佛是從前他在練習天心訣時的手勢,兩手微微的相距大約三公分左右,亞芠將整個心神全都聚集在自己的兩手之間。
  慢慢的,亞芠的兩手開始浮現出了截然不同的光芒,左金右銀的光輝將他的兩手掌變成了象是金子與銀子所鑄成的,正如他現在的神魔眼一般。
  用上了神魔眼,亞芠仔細的觀察著魯泰的身上在神魔眼下所浮現出來的經脈血管的走向,腦中不斷的復習著當初替醉大師治療的步驟。
  忽然的,亞芠發出了一聲令所有人心頭暗震的低喝聲,雙手飛快的直拿魯泰的兩肩,沉重的力道與天心真氣及精神異力的侵入,令魯泰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連串的慘叫聲。
  天心真氣在內不斷的將他的那些錯接的經脈一一的截斷在硬生生的接上的那種斬經斷脈之苦,精神異力在外的不斷刺激經脈重新生長,肌肉的機能復舒的酸癢麻的復雜感覺交錯,叫魯泰不到五分鐘的時間,飽受這種痛苦折磨的他就已經叫不出來,渾身已經被冷汗給浸濕了。
  而亞芠對于魯泰的慘狀似乎又完全沒有察覺到,他只是一再的催著自己那普通人想象不到的可怕的天心真氣與精神異力,不斷的重覆著將魯泰的經脈截斷接上刺激生長的動作。
  時間一分一分的經過了,在涼亭外觀察的眾人每一個人看到了魯泰那痛苦的樣子也不由的似乎感同身受,跟著流出了冷汗。
  荷達伊最是舍不得,但是,光是看到了自己的兒子那原本萎縮的相當嚴重的四肢,在魯泰的痛苦中,竟然微微的有種慢慢的漲大的感覺,而且枯燥的膚質也有了光澤。
  種種的跡象都在說明魯泰的傷勢慢慢的好轉了,這使的荷達伊強忍心中的不舍,看著魯泰在亞芠的手中叫到叫不出聲,冷汗更是流到流不出來。
  終于,在眾人以及魯泰以為幾乎不會停止的漫長等待中,亞芠再輕喝一聲,雙手上的銀光忽然的消失不見,兩手同時的發出了金光,灌注在魯泰的身上,直到快將魯泰給變成了金人,亞芠這才猛然的收手后退,而這時的魯泰早已經被亞芠的治療給痛的昏了過去了。
  看到了亞芠的治療完成了,荷達伊最先的沖了上去,發現到自己的兒子在一團金光中正面露甜笑的安穩睡著,這才讓他放下心來,而耳中聽到了妃雅急問道:“亞芠,你沒事吧!”
  轉頭一看,荷達伊不由的心中又是慚愧又是感激,看著亞芠那一身同樣的被汗水給浸濕的衣服,荷達伊自也是知道亞芠為了替魯泰治傷,損耗絕對是相當的龐大的。
  感激的心情讓他不知道該如何的表示出自己的謝意,只能夠一再的說謝謝,除了這句話之外,他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亞芠擺擺手,示意荷達伊不必如此,他之所以肯替魯泰治傷主要是因為他的那一顆愛子之心的緣故。
  撐著虛弱的身體,亞芠現在只想要找個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剛剛他為了免除魯泰多受治療的痛苦,用這自己超人的力量一口氣的將魯泰身上的傷完全的根治,完全的破除了無名醫經原作者需要多次治療的程序,而且為了確保魯泰的復原,他又多留了半成力量的天心真氣在魯泰的身上,讓魯泰的身體慢慢的吸收,所以他的損失遠比荷達伊想象的多。
  正想要像荷達伊告辭回去休息時,亞芠忽然注意到身旁,牽著臉色過分的蒼白的天風的肅圖一臉欲言又止的樣子,亞芠忍不住的問道:“肅圖你有什么事嗎?”
  肅圖看看亞芠,再看看自己的侄子,欲言又止的,想說又不知道該怎么說。
  注意到了天風過分蒼白的臉色,亞芠自然的理解到了肅圖所未能說出口的話來。
  亞芠伸出了手,對天風柔聲道:“小弟來,告訴亞芠大哥,你身上有什么病?”
  邊說邊在妃雅及夜月等人不怎么贊同的眼光中,亞芠走向了天風,牽過了天風的小手,柔聲的問著,同時天心真氣慢慢的透進了玄風的身體中,仔細的查看著玄風的身體狀況。
  玄風怯生生的說道:“隆長老,爸爸媽媽說玄風因為什么胎毒的關系,所以先天不良,沒辦法做激烈的運動,所以伯伯帶我出來求醫。”
  亞芠輕笑道:“小弟,叫我哥哥就好了,亞芠大哥我今年才二十歲,你可別學其它人叫大哥我什么長老的,你看大哥我象是那種七老八十的長老嗎?再這么叫可是會把大哥我叫老的。”
  為了緩和玄風緊張的情緒,亞芠略帶輕松的語氣說著,只是雖然如愿以償的逗笑了玄風,讓他甜笑的叫他一聲大哥,但是卻叫一旁的荷達伊、邱米羅、魯格、拜倫塔等人一陣的不敢置信,不信眼前的這一個一身神秘的白發青年竟然才只有二十歲而已,原本他們還以為亞芠是一個七老八十,只是修練有成駐顏有術,所以這才會有著一張鶴發童顏的臉的某位前輩,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年輕?
  輕笑著,亞芠緩慢道:“來,小弟,聽大哥的話,你慢慢的想象著你的小腹處有著一團的氣流,這一團氣流會隨著大哥現在由你的手中傳進你的身體中的暖氣,慢慢的在你的身上游走。”
  邊說,亞芠邊伸出了另外一只手先是輕輕的點著玄風的丹田處,然后在轉移著其它的地方,同時灌注著自己的天心真氣來替玄風開拓經脈。
  看起來雖然好像比較簡單,亞芠也沒有特異的清場,對于所謂的先天不良的病癥,在無名醫經上并未有所記載,所以亞芠也不清楚,而且他更是抱持著反正治一個人是治,治兩個人也是治,所以他試著替天風拓展經脈,并且看情況傳他一種真氣心法,以許可以改變天風先天不良的體質。
  只是出乎了亞芠的預料之外的是,天風的體質竟然是大異常人,他的身上竟然隱隱的有種會吸收天心真氣的反應,這不由的挑起了亞芠的好奇,再度的加強自己的天心真氣的輸入份量,固執的要替玄風給打通渾身的經脈。
  由于自己的特異體質,所以小天風完全的感覺不到一般人被強行打通經脈時會有的痛苦感覺,反而是亞芠越是將將天心真氣輸入他的體中,接觸的時間越長,他吸收的亞芠的天心真氣越多,天風就越是感覺到渾身熱呼呼的,好不舒服。
  結果亞芠用天心真氣在玄風的體內繞了一周,竟然不知不覺的被玄風給吸收了近四成的能量,這可是需要亞芠練上個十天半個月才能完全恢復過來的份量,比剛剛替魯泰治傷還多耗了一倍的真氣。
  如此一來,苦了亞芠卻有福了玄風,在身體吸收了亞芠這么多的天心真氣之后,以后天風別說激烈運動了,就算是狂練武與人打斗都可以保證玄風無病無痛的活到八十歲沒問題!
  看著玄風原本過分蒼白的小臉在亞芠的手一握上他的手之后,竟然慢慢的變的越來越紅潤,到最后甚至是紅光滿面,一副再正常不過的樣子,肅圖的心中不由的充滿了感激,他從來沒有見過玄風的臉色這樣的好過。
  但是,當肅圖看到了原本半彎著腰的亞芠松開了玄風的小手站了起來的臉之后,肅圖心中的感激卻變成了愧疚了,因為,此時的亞芠臉上雖然還是掛著淡淡的微笑,可是只要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的出來,亞芠的臉上有著掩不住的倦容以及有點蒼白的臉色。
  看到了亞芠的樣子,妃雅與夜月不由的驚呼一聲,不約而同的上來扶著亞芠,一個叫大哥一個叫亞芠的急問道:“亞芠怎么了?”
  亞芠回以一個苦笑:“真是失算,玄風的體質竟然會吸收他人的真氣為己用,一趟的真氣運行下來,幾乎耗盡了我的天心真氣,真是失算。”
  “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現在只是有點累而已。”隨即,亞芠有轉頭的安撫一下滿臉焦急的妃雅、夜月以及凱特等人。
  看到了亞芠現在的這一副疲累的樣子,知道自己的兒子也是兇手之一的荷達伊馬上叫人準備了一間房間,讓亞芠休息,亞芠也不客氣,在妃雅與夜月的孱扶下,隨著仆人到房間中去休息了。
  等到亞芠再出來時,已經是時間近傍晚時了,經過了一個下午的打坐休息,亞芠的天心真氣雖然無法立即的恢復,不過在表面上倒是已經完全的正常了。
  再一個下午都在他的身邊守護著他的妃雅與夜月的陪伴下,剛剛走出房間門來到了后院處,亞芠馬上的就看到了一副令他幾乎為之噴飯的景象。
  在后院中央的涼亭里何達伊與邱米羅還有魯格三人正坐在其中,邱米羅面對著貪狼星不知道再說些什么?而何達伊父子倆則是面對著現在已經完全的現出了本來面目,停在涼亭里的雷羽,臉上浮現著如癡如醉的神情。
  察覺到了亞芠來了,貪狼星與雷羽兩幻獸馬上往亞芠這方向移了過來,親密的在亞芠的腳邊與肩上摩蹭著。
  引的跟在兩幻獸身后來到的邱米羅與荷達伊臉上滿是妒忌的味道。
  剛剛在亞芠休息的時間中,兩個老大人將他們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貪狼星與已經恢復了自己的本來的雷羽的身上,雖然說兩只幻獸對這兩個老大人并不怎么理會,可是兩個公爵族長卻對貪狼星與雷羽在不經意中所表現出來的靈慧所吸引,越看越是喜歡,甚至還搬來了一大堆的十分高級的幻獸能量石來討好兩只幻獸,可惜的是兩只幻獸甩都不甩他們,所以現在一看到了兩幻獸對亞芠的那股親熱勁不由的叫他們吃味不已。
  亞芠好笑的輕輕的逗一下雷羽,當雷羽慢慢的依附在他的右臂上消失不見之后,荷達伊臉上不由的透露出了一陣的失望。
  而邱米羅則是緊張的望著亞芠,深怕他也將貪狼星給依附在身上,那么他就見不到了才一個下午就讓自己越看越喜愛的幻獸貪狼星了。
  看著兩個族長像個小孩子般似的,彷佛是好不容易的見到了自己最心愛的玩具但是卻又發現到這玩具是別人的那種失望的樣子,亞芠不禁莞爾,但是總不能要她把貪狼星跟雷羽讓給他們吧!
  輕咳一聲,亞芠道:“兩位公爵,我想我這就告辭好了,待會還要去參加大帝的國宴,我想我們要先回去準備一下了。”
  荷達伊與邱米羅悵然若失,忽然,荷達伊忽然的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道:“啊!對了老哥哥,你的家族不就是以紡織為主的嗎?和不叫你的手下替圣者他們趕制衣服,這樣豈不是不用讓圣者他們在奔波一次?”
  邱米羅這時也象是才想起來的說道:“對對!圣者你先等一下,我馬上叫人過來。”
  說著立即的往庭外奔去,亞芠好笑的看著迫不及待的邱米羅還有象是惡作劇得逞的荷達伊,他實在很懷疑荷達伊與邱米羅這樣熱心到底是為了他還是為了貪狼星與雷羽的份上較多?
  不想掃了兩個年紀一大把卻還向小孩子的兩個族長大人的興,亞芠只好留了下來。
  當然,亞芠也很識趣的又喚出了雷羽,命令雷羽停在荷達伊的肩上,看著荷達伊還真的象是一個小孩子般獲得了自己渴望已久的心愛玩具,小心翼翼又寶貝萬分的帶著雷羽到一邊去的樣子,死神小隊的人不由的全悶笑不已。
  不久,亞芠等人看到了邱米羅興沖沖的走了過來,而在他的身后竟然是浩浩蕩蕩的跟了三四百人,每個人的手上還都拿著針線、布尺、剪刀之類的裁縫用具,看的眾人幾乎嘴巴要掉了下來!
  邱米羅想要做什么呀?怎么搞了這么大的一個場面?
  跟在邱米羅身后的那一大群人馬上將亞芠、妃雅、凱特等死神小隊的人包圍住,拿起了手中的布尺,不由分說的就替他們量起身來。
  首次遇見這樣的場面的亞芠等人,全傻眼了,呆呆傻傻的隨人擺布,任憑這群興致勃勃的裁縫指揮他們舉臂抬腳的,全都搞不清楚狀況?
  現場的亞芠等人當中唯一算是清醒的就只有妃雅了,除了七嘴八舌的向身邊替她自己量身的裁縫師傅的要求自己的衣服樣式外,妃雅還一心分多用的與其它的人討論凱特、力奧、夜月還有其它的死神小隊的衣服的樣式,甚至連邱米羅也興致勃勃的以專家的身分加入了討論中。
  好不容易,終于妃雅與邱米羅敲定了自己,凱特、夜月、力奧以及其它的死神小隊的衣服樣式之后,輪到了亞芠了。
  接下來,亞芠等人傻眼的見識到了除了鮮血的戰斗之外的另一場戰爭場面,一場亞芠這一個惡魔自認甘拜下風的戰爭,他根本就完全的插不上嘴,只能呆呆傻傻的任由邱米羅,妃雅在他的身上到處的亂點亂摸著。
  負責要替亞芠定制衣服的裁縫師們聚集在亞芠的身邊,聽著妃雅與邱米羅你一言我一句的討論著亞芠到底該穿什么比較好?
  一個是世家家主,一個是商業的聯主,兩個一老一少為了決定亞芠到底該穿什么而幾乎爆發了一場的戰爭。
  邱米羅認為亞芠身為一個圣者應該是要穿著類似圣職人員所穿的圣袍之類的衣服,而妃雅卻認為亞芠應該是要穿著武士服,她對當初亞芠所穿著的那一身的黑色武士服所表現出來的英姿念念不忘。
  好不容易,這一場為了亞芠該穿什么而引發的口水之戰在歷經了快半個小時之后,終于以雙方各退一步為收場。
  看著所有的裁縫師如潮水的退去之后,亞芠終于是松了一口氣,除了在武學上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成就的他,在其它的方面卻是完全空白的白癡,他從來不知道穿個衣服會有這么多的學問?
  什么材質,縫法,樣式,色調配合,氣質的搭配等等,聽的亞芠一個頭兩個大,聽著妃雅與邱米羅在討論他應該穿什么的那一刻,亞芠還真的是覺得自己象是一個白癡!
  現在那些裁縫師終于的退下了,亞芠不由的松了一口氣,剛剛的半小時叫他比跟千人對戰還來的感覺到疲累。
  不過,亞芠可沒有輕松多久,加利家的裁縫師傅們充分的發揮了高度的機動,不到半小時的時間,馬上又有的一大堆了裁縫師傅們陸陸續續的捧著新制成的衣服走了進來,不由分說的拉著剛剛自己負責的死神小隊的隊員到其它的地方去。
  不久,當所有人再度的來到了后苑里集合的時候,亞芠不由贊嘆的望著所有人。
  現在在這里當中,死神小隊的所有人全都換上了一套嶄新的新服裝,一式的墨黑為底,貼身而不束縛的武士服設計,上半身額外的加穿著一件銀白色的短胄,左臂上依舊繡著死神小隊的標志,背后又加了一件外黑內藍的大披風,讓死神小隊的隊員們看起來暨威風又神氣。
  而凱特身上的穿著則是一套以青色為底,樣式與一般的死神小隊員的樣式一樣,只是凱特多了滾金線的縫邊,披風內側是為青色的,讓凱特有著一種英氣之外再添幾分的溫文。
  力奧與凱特一樣,只是他的衣服與披風內側為火紅色,讓力奧整個人看起來充滿了爆炸般的力量。
  而夜月則是與眾不同的穿的一身的雪白,外罩一層紗紡,微風吹來,輕紗微飄,讓夜月整個人看起來象是虛幻般的充滿了朦朧的美感,更是完全的將夜月的那種夜空明月的清麗深邃的氣質表露無疑,才一出現就叫人給看呆了。
  與夜月不同的是,妃雅穿著一身淡紅色的晚禮服,剪裁得宜的設計將妃雅那凹凸玲瓏有致的身段展露無疑,晚禮服的胸前用無數的小碎鉆相成了一朵火焰的圖樣,無肩的樣式讓妃雅的雪肩與晚禮服相互揮映,更是叫妃雅向團燃燒中的火焰,同樣的叫人看傻了眼。
  最后,終于輪到了亞芠了,當亞芠終于的在裁縫師的協助下,換上了嶄新的衣服走到眾人的面前之后,眾人終于的繼夜月、妃雅之后在一次的又呆住了。
  所有人都知道亞芠長的很英俊,尤其是配合上了他一身與眾不同的氣質,更是充滿了一種冷冷的吸引力,只是平常相處久了因此倒也不怎么注意,但是,眾人所沒有想象到的是,亞芠在換上了這一身由妃雅與邱米羅討論出來的衣服之后,竟然會是如此的出色。
  宛如深夜的一身漆黑,完全沒有參雜任何一點的雜色,一身設計精美的純黑武士服,令亞芠看起來有種神秘的氣質,特殊設計的寬大披風,在亞芠不動時,可以將亞芠的全身罩住,變成了一襲類似袍子般的衣服,讓亞芠又有著另外一種特殊的莊嚴。
  頂級的衣料讓亞芠完全不會因為披風的存在而感覺到任何的氣悶與不舒服,讓亞芠一穿就喜歡上。
  滿頭的白發全數往后梳理,用一條黑色的發巾在尾端束住,白發黑衣,兩種孑然相反的顏色在亞芠的身上出奇的調融洽,就象是亞芠的惡魔與圣者的身分一樣。
  看到了亞芠的樣子,所有人全都呆住了,尤其是妃雅,她又再一次的感到后悔,亞芠實在是太出色了!
  看到了眾人的傻樣,亞芠幸好已經有過了之前在瑟吉耐城的經驗了,所以到也泰然自如,不像頭一次般的失措。
  好不容易的眾人回過神來,妃雅正想要說什么時,不遠處,不知道何時已經?好了一身的華服,手里捧著雷羽,一邊滿足的撫摸著雷羽柔順的羽毛,一邊走過來的荷達伊邊走邊高聲的叫道:“圣者,我已經叫人準備好了一輛馬車及許多的馬匹,時間也不早了,我們該……”
  說到一半,來到了亞芠的面前,看清楚了眾人的樣子之后的荷達伊暮然的呆住了,后面的話在也說不出來了。
  好不容易的回過神來之后的荷達伊忍不住的一陣搖頭晃腦,左看看又瞧瞧的,看看亞芠,看看妃雅,看看夜月,再看看凱特、力奧,最后眼光移到眾多的死神小隊的身上。
  最后,荷達伊嘴里不知道在念些什么,忽然的又轉過頭來,對著旁邊的一個仆人道:
  “去告訴總管,叫總管把府里所有的馬車全部都給我拉出來。”
  說完,荷達伊又轉過頭來對著一旁似乎很滿意亞芠等人的服飾的邱米羅抱怨道:“我說老哥哥,梅是你干嘛將圣者他們打扮的這樣的出色呢?難到你就不怕待會宴會時會讓那些王公貴族子弟們暴動?”
  聽到了荷達伊那間接卻露骨的稱贊,難得亞芠竟然也感覺到一絲的不好意思,而邱米羅則是呵呵的直笑。